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11年第11期
  • 灰猫(外一篇)
  • 有时我会在那问很少有人逗留的旧档案室里静静待上一两个小时。我有些迷恋黯淡光线里的一些静静的物体,比如漆色斑驳的暗红色铁皮柜子,架子上堆满了的灰尘厚厚的卷宗,还有墙角那些好多年都没有人坐过的老式牛皮面的破旧圈椅。当然.令人迷恋的背景是那些陈旧的案卷,尤其是那些直到最后也未能结案的案卷。
  • 姚鸿喜
  • 姚鸿喜,最终还是死在了我的左手上。 八十年代末的秋冬,我刚刚独立夜班。那时的天墨黑墨黑,墨到透蓝,隐约闪现宝石的晶莹,嵌在天上的星星,是一颗就亮一颗,亮得白真。下半夜,他来了。一床烂棉絮被子盖着,裹着蓝布棉袄,只露出面孔,双目紧闭,点头样呼吸。值班的护士跟他很熟悉,嘴里说着“老慢支”又发啦,就直接把他安排进了抢救病房,插上氧气之后,问我:“于医生,用什么药?”
  • 太阳岛
  • 美凤没想到,这是许阳光最后一次来太阳岛洗澡了。再见到许阳光是在法庭上。许阳光仍然穿着雪白的衬衫,黑色的西裤。衬衫那么白,灼着美凤的眼睛。
  • 麦子花开
  • 女人说什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包养了女人,还生了一个女儿。女人想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女人多希望男人对她说,这不是真的。女人想哪怕男人说谎也好。就算再对她说一次谎:这不是真的。可男人这次没有撒谎。男人把头勾得很低,都勾到裤档里去了。
  • 池塘
  • 柳东平家门口的这个池塘,其实是柳家村的护村河塘。不知为什么,古代人好像总是比现代人要聪明些。现代人一不留神就制造垃圾,而古人一不留神就留下点让后人赞叹不已的奇恩妙想。就如赵州桥、都江堰、坎儿井、福寿沟什么的。柳家村的池塘虽比不得那些伟大的工程,但是对于柳家村来说,也是了不起的奇思妙想了。
  • 丢了那个兄弟
  • 我家离钟山风景区不远,步行5分钟便是紫金山脚下,那里应该是南京城最美的地方了,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整齐地排列在道路两侧,明代的城垣倒映在绿色的琵琶湖面,偶尔林间还会漏出些亭台的檐角,许多历史的故事就隐藏在这片美丽的山林之间。景区里的景点很多,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明孝陵前那条不长的石象路,心情烦闷的时候,我便会选个清晨或傍晚去那儿走走,游人未至或已散去,静静的,
  • 《查特莱夫人的情人》阅读札记
  • 关于肉欲 郁达夫在1934年评论了这本小说。他说了一段话:“……梅勒斯迫不得已,就只好向克列福特辞了职,一个人又回到了伦敦。刚自威尼斯回来的路上的查特莱夫人康妮,便私下和梅勒斯约好了上伦敦旅馆去相会。肉与肉一行接触,她也就坚决地立定了主意,去信要求和克列福特离婚,预备和梅勒斯两人去过他们的充实的生活。”
  • 为什么“神医”大都是“中医”?
  • 又一名“神医”被媒体曝光了。一年前我已注意到这位“养生大师”,因为她提倡的养生方法——生吃泥鳅不仅古怪,而且危险。但一年来此人不仅越来越红火,还成了包治不治之症的“神医”。“渐冻人”(运动神经元疾病)是她治疗过的最简单的病,而治疗的方法仍然以生吃泥鳅为主,再加上买她发明的固元膏和在穴位注射当归注射液。她要攻克的下一个目标是艾滋病,估计治疗方法也差不多。近年来冒出的“神医”,虽然治疗方法千奇百怪,喝芒硝、吃蹄髓、喝绿豆汤、吃生茄子、吃生泥鳅……
  • 众生平等,与钱无关
  • 他年收入一百多万 开着一辆“宝马5”,天天被应酬折腾得要死要活,真想狠狠心不干了,当初干嘛非要自己创业,当年在那家外企也能挣个四五十万,加上些油水,再弄个几十万,比自己干不知道要轻松多少!五险一金有公司给上着,多好啊!再看看现在,看看老婆孩子,还有跟着自己吃饭的好几十号人,哪能说放手就放手,硬着头皮接着干吧。这不,一个“猿类”又给他打电话了,不知道又要干啥。唉!
  • 证券分析师:其实我是一名演员
  • 不久前,张一(化名)被一家媒体评为了最值得信任、最靠谱的分析师之一,但有意思的是,他对此并不看重,甚至不认为那是一种荣誉。“在机构投资者眼中的个人品牌影响力才是我最为看重的。”张一说,他最看重的依然是基金经理们的打分、派点和他所能获得的分仓佣金提成。
  • 被垃圾教参“杀死”的小学生
  • 家:艰难的维系 很多人更愿意从家庭角度理解洪杰的死。在网络上可以看到一份来自金星小学的声明,最后一句写道:“其家人称,该生因为受影视剧影响,平时就有危险的举动。”学校想以此解释,为什么9岁的三年级学生洪杰,在5月25日早上7点半到8点之间,用一根塑料绳将自己挂在家门口的柿子树上,并踢倒了脚下的板凳。洪杰的父亲李发拼命摇着头告诉记者:“我们从来没有这样说过,
  • 官员的“政治洁癖”和社会的“零度宽容”
  • 一个文明的国度,并不意味着它的政府没有失误。因为民主政治崇尚的是“少数服从多数”原则,难免会由于“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而出现“偏锋”的现象,何况在实施决策的过程中还会受到国内外诸多因素的牵制。所以,除重大失误须弹劾,
  • 关于春天的言语
  • 一说到油菜花,头脑里闪出的第一反应不是美,而是笑,如同在乡间看到一个红脸颊的娇俏小姑娘,金黄滚边青头巾、翠生生花布夹襟袄、水湖绿小细腰裙,喜眉喜眼的,未开口,就先笑了。所以说,油菜花是一种沾满喜气的花,和江南的春天一样,欢欢喜喜、热热闹闹、别有生气。
  • 武丑乎,文丑乎?(外二篇)
  • 他曾画龙点睛地谈及官场存在的一个坏毛病.“文官喜爱谈兵习武,而武将却爱弄墨舞文,想当文武全才的所谓儒将。”
  • 浮华不愿随风去
  • 我在观赏苏州扬州园林时总是感觉一种轻松和休闲,而来淮安园林观赏时心间总是有一种压抑和沉重。这或许就是不同的历史文化带来的不同的城市性格的一个原因吧?
  • 秀才醉了(外一篇)
  • 如果按宋孝宗的胸怀雅量和量刑标准,历史上很有几个文化名人是完全可以不杀的,杀了留下杀人者万古恶名,不杀则可能是千秋美谈。
  • 超越时空的传奇邂逅
  • 公元700年9月,悲凉的秋风拂过了武周王朝肃穆的宫墙。素有“唐室砥柱”之称的一代名臣狄仁杰因病而逝,朝野悲恸,女皇武则天泪流满面,叹息道:“朝堂空也!”刚正,善谋,忠诚,坚毅……后人口中充满褒扬之意的评价,勾勒出了狄仁杰荡气回肠的一生。临终时的狄仁杰,也许知道自己秉公执法的故事正在坊间说书人的口中争相流传,
  • 找个借口说事儿
  • 人这一辈子,总在主动与被动之间慰藉或者受伤,很难摆脱人情与面子、赐予与索取、婉拒与逃避、恩惠与凌辱、真诚与欺诈的纠缠,而借口像川剧变脸艺术,在美与丑、善与恶、痛与快之间游刃有余。
  • 吃得有尊严(外一篇)
  • 而中国人的肠胃似乎是特殊材料制成的,特别能“战斗”,农药残留、铅砷超标,到了中国人的肚子里,全部不会成为问题。
  • 书见
  • 买书的钱是不愁了。于是特劳篆刻家张厚全刻了一枚闲章:“有钱买书”。我对他说:这四个字有两层意思,一层是说,我有钱买书了;另一层是说,有钱不买别的,只买书。所以虽然只有四个字,却具有概括我长长的一段现实生活的容量。他大为感奋,精心刻好,亲自送来,分文不取。
  • 落魄
  • 我从冷眼里打量他们,虽然两人语言不通,一直重复着几句话,但看得出他们的心里有多么的欢畅,父亲脸上泛起红晕显得特别年轻了,和墙上挂着他的大照片一样有风采。
  • 南市里
  • 她微微一笑,说:“同学们好!”然后将书放在讲台上,向学生介绍自己:“我姓顾,大家叫我顾老师吧……”
  • 我的两个母亲
  • 在静夜里,母亲切芦苇的声音很脆,我喜欢母亲的这个动作,带着母亲性格里的坚毅,这个动作还意味着母亲一夜的工作将要结束。
  • 菜花昂(外一篇)
  • 每年春分一过,清明接踵而至后,沉睡一冬的庄稼,开始日渐碧绿;野草、野菜也不甘落后,铆足劲头尽显绿意;枯落了很久的河水也开始上涨。兴化人看到这些,想到了菜花昂,那是也叫昂嗤的一种鱼。个头不大,无鳞,有粘液,带刺,有黄色,也有褐色,嘴是“鲶鱼嘴”形,有胡须两根,极其味美。
  • 把日子腌起来
  • 有些人宁可不吃新鲜的肉,反倒把肉腌了一段时间再拿出来吃,就如同是一段美好的事情暂时存放在记忆里,待有空时再拿来细细咀嚼。
  • 二叔的蜂蜜
  • 二叔最初养蜂是个“土把式”,他把家里所有的窗口都利用起来,从堂屋到偏屋,从前屋到厨房,一个窗口一箱蜜蜂。二叔对蜜蜂的生活规律掌握得十分清楚,比如哪箱蜜蜂有啥特性,什么时候出去采蜜,什么时候返回,他都掐算得忒准。随着养蜂技术不断提高,他饲养的蜜蜂已发展到30余箱。他还有一辆手扶拖拉机,一个帐篷,都是他养蜂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流动家产。
  • 小宁奶
  • 小宁奶并非小宁的奶奶,她是一对南京籍知识分子夫妇为女儿小宁请来的保姆。 当时她的年龄大约五十岁左右。素净好看的脸,胖瘦适中的身段,温存和善的笑,干净利落的举止。头发在脑盾窝成一个发髻,乌黑油亮,一丝不乱,一笑一日洁白如玉的牙齿。每日里带着小宁,还负责操持主人家的所有家务,不紧不慢,有条不紊。
  • 水意——渭塘遐思
  • 1 水没有形状,但有形态。 波涛之于大海,激流之于大江,是水的激情的形态。春和景明,池塘里圈圈涟漪,是水的慵懒的形态。叮咚泉水,淙淙溪流,水很欢快。水至虎跳峡,顷刻间粉身碎骨,到了黄果树,“遥看瀑布挂前川”。
  • 珠遇
  • 小时候我对“珠宝”的认识,可能比别的孩子稍多一些。别的孩子见识“珠宝”是在电影院,电影院前厅悬挂着一批著名电影演员的照片,那里面的女演员们多半配戴了珍珠首饰,其中王晓棠和上官云珠的美丽最是与珍珠相得益彰。
  • 情系珍珠
  • 我的整个青春期从没拥有过任何一件首饰,这恐怕是我们这一代大多数姐妹的状况。那时要求艰苦朴素,革命即无产阶级化,商店没有化妆品、饰品,更没有珠宝类的商品。况且那年头吃饱饭是第一位的。有些人家还有些祖传的老东西藏着掖着,不敢公然戴出来,而我们家是什么都没有。记得改革开放初期,市面上开始出现黄金首饰了,
  • 痛,是生命里最璀璨的果实(外一篇)
  • 一只从来没有疼痛过的河蚌,是不会培育出多姿多彩的珍珠的;一样,一个从来没有疼痛过的人,也不可能结出自己生命最辉煌最亮色的结晶!
  • 渭塘行
  • 米苏是渭塘人,这个渭塘人啊,美丽,善良,略微反应迟钝,其实又非常聪慧。她在渭塘闲适地生活着,编一本杂志,写写文章,有时出来聚会,和我们一起逛街K歌,拿自己的迟钝开点玩笑。
  • 生命之珠
  • 今夜我在渭塘。 想来有些玄奥。我本苏州人,少时居处就在距渭塘不过20来公里的葑门。50余年却阴差阳错,从没到过这个早已因“中国淡水珍珠之乡”而驰名中外的江南名镇。但命运终究还是将我牵引到这里;凭窗眺望着珍珠湖畔那串串珍珠般诱人的灯火,感觉竟熟谂而亲切,毫无陌生之感。这就是爹隋吧?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薛冰
  • 薛冰,老三届知青,返城进厂后开始文学创作,一九八四年调入省作协创联部,后任《雨花》杂志编辑,《东方文化周刊》编辑部主任、副主编,《江苏省志·文学志》副主编,现为省作协专业作家,南京市作协副主席。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爱情故事》,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赵践
  • “我不常个人照相,只为把旅途紧张的时间留给就将走过的山水。由此一有什么事,可供选择的照片就少。这些照片排列,能说的似乎只是年轮。这一个词,我们不理会它的严峻也罢。因为与年轮共增长的,依然还有……梦想、激情。”
  • 中国淡水珍珠之乡——渭塘镇
  • 渭塘镇是江苏省重点中心镇,地处苏州最具发展潜力的中心城区北部,是苏州市未来发展的一类中心镇,素有“中国淡水珍珠之乡”的美称。201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亿元,增长22.8%;近年来先后获江苏省文明镇、国家卫生镇、全国环境优美乡镇等荣誉称号。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