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11年第12期
  • 戚姬苑
  • 我是在当天上午返回县城里我们入住的宾馆的。笔会已经结束,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友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个,看见我都吃了一惊,问我到哪里去了,手机也打不通。我说去了戚姬苑,并在那里住了一夜。他们说你骗谁呢,你已经走了三天了。三天?怎么会呢?我只在那里住了一夜呀。
  • 凝眸
  • 一 柏树庄的人,最先看到的不是日本兵,而是日本的飞蜓(飞机)。
  • 中锋的失落
  • 林前进心在往下凉,他没想到市委书记是这么看这张报纸,和记者编辑们的想法天壤之别,他虽然在往笔记本上记,心里早乱了。
  • 郑阿姨的脑筋急转弯
  • 我终于十六岁了,可以自由地去做一件正义的事情了。
  • 鸢尾
  • 我写下这个故事是想告诉你们,男人的成功和失败就像天上的云彩一样变幻莫测,瞬息万变。
  • 庙门上的钉
  • 慢慢地,温彬来到了童万身边,在村中心大街,和那群老人拉开着一段距离。两个人坐在一起,像两个前朝遗老,也像两只孤独病老的狮子。
  • 告别
  • 亦心即将赴美攻读博士,全家人十分高兴。 亦心走的那天,雨后天晴。车行山路,映人眼帘的是一片燃烧着的枫树林。亦心感觉每一片枫叶都在向她点头,每一道景色都在为她道别。情不自禁时,她紧紧攥紧亦山的手,小鸟依人地靠在爱人的肩头。亦山呢,他也欣赏那份红。
  • 给我一座华丽的城市
  • 他走上去抱住他,抱得很紧,感觉到父亲的心跳,感受到父亲开始微微抽泣,温湿的泪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 从“就地正法”说起
  • 门丁敲诈引发的血案 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正月,署理两广总督岑春煊,向清廷奏报:
  • 菜根谭二题
  • 风尘饮食录 旧时的青楼女子,身体就是本钱,也就很讲究驻颜之术。花粉胭脂,虽也能勾画出桃腮樱唇,毕竟是描绘出来的美丽,一洗无余。倒是好的饮食,能入血入骨,能滋养出千般风流万种风情。
  • 中国人十大不可思议
  • 我一直关注中国人的思维和行为方式,摸索其规律和模式,这样有利于与他们沟通。在我看来,中国社会是文化、习俗、惯例等味道浓厚的社会,这些几乎渗透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 钱学森究竟还说了些什么?
  • “钱学森之问”,热闹了好两年了;我估计还得热闹好多年,只要发展上有不顺心的事,就会拿这个“钱学森之问”来说事。
  • 茉莉那么开,苏州这么好——略记苏州之旧、新习俗
  • 苏州名胜古迹太多,一天两天三天也玩不过来,更不要相信什么苏州一日游,单凭一个虎丘,一个拙政园,一个沧浪亭再加一个观前街,就能读懂苏州了吗?非,那是苏州的皮毛,走马观花,那花还仅是花骨朵。若想读出苏州习俗之精神,起码要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定下心来。
  • 课本到底该讲些什么?
  • 一、传统文化的价值观 我所在的这个城市,不知谁拿的主意,大概为了搞“国学普及”吧,在很多公交车厢里图文并茂地挂了全套的“二十四孝故事”。
  • 戈尔巴乔夫:我不后悔当初的改革
  • 今年春天,我过完了自己80岁的生日。我没想到自己可以活到这个岁数。在过去的5年里,我的健康状况并不尽如人意。我接受了3次手术,都是大型手术:颈动脉一次,前列腺一次,还有一次是在脊椎。最后一次手术是在慕尼黑进行的。这次手术风险很大,但我挺过来了,感谢我的德国医生。手术后,医生告诉我:需要3到4个月才能重新下床走动。现在我可以走路了,但仍然处于恢复阶段,复健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 概念太好玩(外二篇)
  • 因为中国出口一美元商品,在国内就得按汇率增发相应数量的人民币,以平衡国内市场,导致货币投放超量,通货膨胀,物价飞涨。
  • 熟人
  • 熟人有时比程序还管用,熟人有时比规定还吃香。“找找熟人”,已变成许多中国人要办事前常说的一句口头禅。
  • 往事与回想
  • 庙山 我们庄子的东北方有一座很高的山——高出于四周的山,上面有一座古庙,听人说那是一间塌圯的古庙,里面有被打碎的泥塑的观世音菩萨和缺胳膊断腿的罗汉像。虽是塌圯的古庙,但四面墙壁还在,庙门前还有一棵枝干遒劲的老槐树,所以远远看去像一座相对完整的古堡。
  • 乐势群体
  • 有人习惯将人们分类成强势群体、弱势群体。其实,还有一种划法,就是乐势群体、愁势群体。强势与乐势、弱势与愁势是不对应的,有时,强势会滑成愁势,弱势却变成乐势。当然,在社会状态理想的情况下,强势中的乐势者会偏多;弱势中的愁势者会减少。如此说来,乐势者居多,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是社会主流,值得肯定。
  • 贪官·狗·老鼠
  • 人和动物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人能知廉知耻,而动物却不能。所以,做人要讲人格,当官要有官品,这是人类最起码的道德准则。
  • 和而不同
  •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如今的“富二代”虽然不能简单地用“君子”和“小人”来群分,但有一些质的类别确是客观的事实了。
  • 拍马屁的风险
  • 拍马人人都会,但要拍得好,就难了,往往需要长期揣摩和修炼。 “拍马屁”这个词儿,其实是有来历的。 游牧民族蒙古族未入主中原时,家家都会养几匹马,牧民们常以养得骏马为荣。
  • 温暖每一个牙缝
  • 他熟练地从大红塑料桶里抓一把苕粉,盛入漏网放进沸腾的红油锅,鼓起的水泡里,能看见花椒、大蒜、生姜、辣椒……人生百味,煮一碗简单的粉条,足以暖饱人心。
  • 母亲的身影(外一篇)
  • 考进中学时,学费成了一只拦路虎。晚上,我看见她在翻看床褥下面压着的越来越多的当票(家里已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好当了)。
  • 浴室
  • 不知为什么,在浴池里不管是什么人,他歌唱的声音总是十分宏亮,有一种温润的韵味和嗡嗡的回声。我自己以后也屡试不爽,以致只要在浴室里唱戏唱歌,就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埋没了声乐天才。
  • 花香藕(外三篇)
  • “头刀韭,花香藕,新娶的媳妇,黄瓜纽。”这是流传于江南水乡的一首民谣,说的是世上四大鲜,话虽粗俗失雅,道的却是实情,所谓话糙理不糙,大抵如此。
  • 到八大公山去
  • 老婆婆一边采着野菜、拾着干柴,一边召唤着我回家吃饭。 去年十月,为了静心写作,我一个人跑到桑植县澧水河畔一个三面环水的小岛上,一住就是十来天。一个地道的北方人被彻底浸润在沈从文笔下的湘西风光中了。寓所周围的青山、绿水和村舍自不必多说,就连那在澧水两岸荡来荡去的渡船和船上的老船工都好像活脱脱从《边城》中走出来一般。
  • 染发
  • 一个人老与不老,不在染发不染发,而在精神衰不衰。 我曾经有过无法摆脱的烦恼和悲哀。 才十三、四岁的我,头上就出现了白发。起初只寥寥几根,我就对着镜子把它拔掉。谁知白发如野草,你拔它又生,而且变本加厉,越生越多。于是我原本的黑发头很快就变成了花白头,左右邻居,大人小孩,一个个见了我都喊我“小老头”。
  • 《雨花》人(之一)
  • 章品镇 我到江苏作协时,无论是从“追随革命”还是从“追求学问”来说,章老都可谓资深者。如早年在敌占区参与对敌策反,负责一方诸多交通站的建立。如早年进外国语专门学校专修俄语,对十九世纪俄罗斯文艺发生很大兴趣.
  • 黑白爱(外一篇)
  • 一天,她看着看着,突然喃喃一声:“卫华。”他听到了,喜极而泣。这么多年,他等的,就是她一句唤。如当初相遇在田间地头上,她咬着嘴唇笑,轻轻叫:“卫华。”一旁的油菜花,开得噼哩啪啦,满世界的流金溢彩。
  • 种桃种李种春风
  • 她们在不同的时空绽放着光芒,没有交集又好像俩俩相望。 很多年前,一次古代文学史的课间休息。文学史老师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和室友正置身在各自“金粉金沙深埋的”世界里。老师翻翻我手里的书,那是本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再看室友的,“《三个火枪手》,嗯,好书!”我用讪讪地笑来应对这评价里的厚此薄彼,那感觉像中学课堂上看琼瑶或金庸被抓了“现行”。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祁智
  • 祁智,1962年生于江苏靖江。1983年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学校、机关、科研所、新闻单位工作。现在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工作。编审。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徐风
  • 徐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省作协散文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无锡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宜兴市文联主席、宜兴市作家协会主席。
  • 中国淡水珍珠之乡——渭塘镇
  • 渭塘镇是江苏省重点中心镇,地处苏州最具发展潜力的中心城区北部,是苏州市未来发展的一类中心镇,素有“中国淡水珍珠之乡”的美称。201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亿元,增长22.8%;近年来先后获江苏省文明镇、国家卫生镇、全国环境优美乡镇等荣誉称号。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