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12年第02期
  • 东方水脉满眼春——记江苏省作家协会作家南水北调采风活动
  • 在我国南水北调工程进入全面加快建设的高峰期和如期实现通水目标的关键期,江苏省南水北调办公室、南水北调江苏水源公司联合江苏省作家协会共同组织以“走进南水北调东线源头,共话南水北调千秋伟业”为主题的作家采风活动,旨在营造良好的建设氛围和舆论支持,携手为南水北调工程又好又快建设和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做出贡献。参加这次采风活动并撰文的有: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赵本夫、省水利厅党组成员、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张劲松,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叶兆言、储福金,省作家协会联络部主任傅晓红,本刊主编姜刑敏、副主编梁晴,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薛冰,《扬子江》诗刊编辑部主任胡弦。特将他们的作品刊登如下,以飨读者。
  • 水!水!水!……
  • 南水北调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浩大的工程,它的伟大意义,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益显现。 北方缺水是历史性的,现在更加剧了这种趋势。其中有地域的原因,气候的原因,也有人类活动的原因。特别最近几十年,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的发展,社会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
  • 大运河的新使命
  • 从事水利,有了与大运河N次的亲密接触,常生感慨,大运河竞流过了那么久。2500多年,大运河承载了万物生灵的给养,目睹了千古这般的风流,滋生了大千世界的百态。
  • 水利天下
  • 我伯父是个科普作家,人生态度讲科学。譬如对于三峡,就不许小辈胡说八道,因为这非常专业,究竟好,还是不好,绝t~#i-行拍拍脑门便能明白。他给我的教诲是多读书,少发表意见,认认真真做学问。学问学问,先学会问,不要人云亦云,要用自己脑袋去思考。
  • 治水
  • 当年插队时,麦收后,年前年后农闲之际,便会参加开河工。很多很多的社员编成不少队,分段挖河泥,挑河泥,开出一条新河道来。我也穿着长统胶雨鞋,肩上一根扁担挑两个泥搭,从几米深的河道中间,踩着一节节湿滑的泥阶,把河泥挑上河岸。那时,知道这便是水利工程;知道一句口号:水利是农业的命脉。
  • 水往高处流
  • 水,人类不可或缺的生命之源、立足之本。人们须臾也离不开它。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水成了紧缺资源。
  • 与水同行
  • 我国是个贫水国家,水资源分布很不均衡,南多北少,我省也一样。这些年来,我走过黄土高原,走过宁夏西海固,路过只能喝窖水的村庄,看过龟裂干涸的田地与干渴的人们,我常为自己生在江南水乡而暗自庆幸。
  • 上善
  • 没有切实走访南水北调工程之前,我也仅把它视作一个近年来的敏感话题,在通常的理解里,它如同三峡工程饱受世人诟病。
  • 在运河流韵
  • 说来好笑,大运河那么有名,又流经江苏,从前我却只见过两次。一次是20多年前去微山湖,有一段坐船,行船途中,有人说这就是大运河,我吃了一惊,浑黄的河水,与我心中的古老二字相去甚远;另一次是七、八年前去骆马湖,河与湖都在高处,坝下的古镇窑湾紧挨着,一片屋顶铺向河堤,好像大运河就是依靠。
  • 借点水
  •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孔子喟叹的是流水般义无反顾的时间。其实那“奔流到海不复还”、大量白自流失的逝水,亦足让人叹惋。科学和现实早已证明,水不仅是地球上一切生命之源,亦是维系生命、繁荣种族和国计民生不可或缺的血脉。
  • 生意人四题
  • 老顾客说,吃着老李家那外酥里软的火烧,再喝你这羊杂汤,那真是香到心里去了,没了他那火烧,你这羊汤的味道大打折扣呀!
  • 二舅的爱情
  • 二舅本不是个惜言如金的人,他年轻的时候是全焉支山也找不出第二个的活泼后生。他没有上过学,只是跟村上的老秀才学识了百八十个字,老秀才一死,他的字就算是识到了头。可他有天生的文化细胞,对书啊,曲啊,歌啊什么的特别痴迷,记性也特好,听人讲过一遍的故事,唱过一遍的曲儿,他就能过耳不忘。
  • 侯鸟
  • 她是来参加一个会议的,会议本身并不重要,也许,她只是想借着开会的名义出来散散心。本来,单位是安排另一个人来开会的,但那人家里出了点事走不开,她才临时补了缺。
  • 救人
  • 1 今天下午,柳春秀看到吴厚德进了左慧中家的门。她心里说,歹了歹了,这后生忍不住了,要做糊涂事了。
  • 大糕
  • 1 米儿在窗前嘭地放了个炮仗,就把疙瘩炸醒了。疙瘩迷迷糊糊的,睁眼一看,天才透了点亮,雾霭茫茫。冷风飕飕的,吹得门头上的挂笺哗哗响,寒气逼人。挂笺和对联是米儿贴的。疙瘩个头矮,够不着门头。米儿贴得特牢实。米儿想,今年家里要多沾点喜气,争取让彩儿从井下到井上来。
  • 推山鬼
  • 月色朦胧,万籁俱寂,唯有青蛙和蟾蜍发出几声低沉的呜叫。社场一隅的草棚里传出比蟾蜍叫声更低沉的咳嗽声。草门慢慢打开,一个幽灵踉跄来到一个草垛前,撒了一泡尿。完事后睡眼惺忪回到草棚,隐约觉得手上湿漉漉的,打开手电简一看,懵了,那上面有道血印,正渗出鲜红的血水来。他沿着小便的路察看,
  • 大观园
  • 她们璀璨的笑容顿时如西山太阳一样,悄悄隐退了,相册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又从最后一页翻到第一页,脸上便黯淡无光了。
  • 指甲花
  • 斗龙小街上出现了一家“指甲花”甲饰店。开业那天,他们没有燃放鞭炮,也没有请乐队造势助威,只是不停地播放着老罗的《指甲花》。
  • 《至诚六种》序
  • 父亲非常热爱写作,这是他一生的志向。整理遗作时,我忍不住一次次流泪。首先是为他的认真,父亲的字仿佛印刷体,一笔一划都很清楚。他总是没完没了地抄写,要仔细辨别,才能确定哪几页才是最后的定稿。我知道抄写有时也是一种被逼无奈,他想通过这种近乎笨拙的方式,进入自己要写的文章。作为一个写作者,他排除干扰的能力实在太差了,以至于大多数时间,都处在想写而没有写的状态。
  • “探求者”的话(外一篇)
  • 我是“探求者”的成员之一。这次到会的几个当年的“探求者”聚在一起,推我来作个发言。 二十二年前我们这些人都还年轻,我是最大的一个,也不过三十二岁。再往前推算到新中国成立的那个时候,我只有二十四岁。这就是说,我们这些人正当在长知识和形成世界观的时候,
  • 《辛亥文谈》(三篇)
  • 孙中山与诗 孙中山(1866~1925,名文,字德明,号逸仙,广东香山(今中山)县翠亨村人。)是我国伟大的革命先行者,资产阶级革命的领袖。毛泽东说“在辛亥革命时期,领导人民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的是孙中山先生。
  • 食道通天(二则)
  • 欺世盗名的红楼宴 《桓子新论·谴非》载:“鄙夫有得艇酱而美之;及饭,恶与人共食,即小唾其中。共者怒,因涕其酱,遂弃而俱不得食焉。”
  • 特权阶层的那份自信从何而来
  • “爹是儿的通行证,儿是爹的墓志铭”,这是微博上流行的一句非名人名言,说的就是歌唱家李双江之子北京街头寻衅。年少气盛一时冲动,本也寻常。不寻常的是,寻衅之后依然嚣张。这就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其特殊的家庭背景,尤其乃父李双江所起的心理暗示作用了。
  •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吃得放心
  • 我刚在《新帝国主义在中国2》中谈了转基因,还有现在又出来个地沟油的问题。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地沟油真是给我们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循环经济,什么是充分的变废为宝。我告诉你,在地沟油的背后,有一个非常完整、高效的产业链,而且它还是一个彻底的循环经济,因为它真正做到了从餐桌回到餐桌。其实这个问题全国都有,它完全是一个全国性的产业链。
  • 征集书稿启事
  • 江海科技文化研究会是政府民政部门批准开办的社会团体,由江苏南通市作家高保国先生担任会长、法人代表。从即日起组织一套江海文丛书系出版(内容涵盖各级文学艺术联合会各协会、各门类),面向各位艺术家征集书稿,愿意自费出版个人(或集体)的专集作者,
  • 高子止水:走投无路的抗寄
  • 此时,弟子华时亨(字仲通)从苏州匆匆赶到,报告在苏州听闻拿问名单中有老师在内。高攀龙只是轻笑,继续饮酒,继续谈论他的学术。
  • 鼠辈(外一篇)
  • 民间的认知,对于老鼠这样的爱又爱不了,灭又灭不了的芸芸众生(我们一直“严打”的),一定是承认它,逆反一点的话,也可以尊崇它。
  • 另一种语言,另一种梦
  • 入,是梦。出,是梦。在凤凰沱江,不知身是客。环佩叮当,战马嘶叫,却是粼粼清波。
  • 水城游
  • 我环绕着老街信步游走,不疾不徐。水城的人走出去,恐怕就是为了传递这浩淼的文气艺脉吧?
  • 糊涂郑板桥
  • 但如果翻开他的履历,你也许会惊诧不已,这哥们还真有犯糊涂的时候。
  • 野趣
  • 酒桌上,有位朋友乘着酒兴,用渲染性的语调呐喊:“我们小时候,比现在的孩子幸福多了!”顿时满桌惊愕,他却更见兴奋,越发来劲地历数当今孩子所受电视电脑之害、手机游戏机之害,独生之害,压断腰的书包和奥数、择校之害……我被同辈小老弟那似调侃又顶真的诉说,触动了某些神经,当晚好半天睡不着,竟然开启了往事索索的闸门……
  • 青涩
  • 1983年,我上初三。 一条芦苇和灌木密集的小河边,两间低矮潮湿的老房子是我们临时的教室。房子后面是田野,西面是树林和零散的几家住户。东南面有一个大院子,露出里面一个个白色的圆堡。大院子的院墙苍蓝,
  • 行走珠峰
  • 那山脊并不是简单两撇的金字形,而是呈三菱形,其南、北两脊隆起,而东脊较低,三菱形的山脊与伟岸的山体相连,便形成了方刚坚毅的巨型金字塔,果真雄伟坚挺,威武壮丽!
  • 乌鸦姑娘
  • 傍晚的时候,乌鸦回来了,沙丫迎着大漠天边金红色的又大又圆的落日向着远处飞回来的乌鸦大笑着伸出了一双小手。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丁帆
  • 丁帆,男,1952年出生于江苏苏州市,祖籍山东蓬莱。现任南京大学中国现代文学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中文学科组成员、国家社科项目评议组成员、江苏省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学会副会长、江苏省评论家协会主席、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扬子江评论》主编。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王振羽
  • 王振羽,1968年出生,1992年毕业与东南大学,曾在报社、省级机关供职,现服务于凤凰出版传媒集团。1988年至1992年7月,大学期间开始创作,并发表人物传记,主编大学生刊物《东南魂》。
  • 中国淡水珍珠之乡——渭
  • 渭塘镇是江苏省重点中心镇,地处苏州最具发展潜力的中心城区北部,是苏州市未来发展的一类中心镇,素有“中国淡水珍珠之乡”的美称。201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亿元,增长22.8%;近年来先后获江苏省文明镇、国家卫生镇、全国环境优美乡镇等荣誉称号。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