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12年第03期
  • 真假
  • 一任毅迁居到一座滨海小城。这是一个风光旖旎、气候宜人的地方。小城三面临海,南北两端是海滨浴场和散落的白墙红瓦的精巧别墅。东面是港湾,停泊着几艘游艇。城市坐落在山坡上,鳞次栉比的房屋掩映在一片树海之中。路面洁净,路两边是挺拔的棕榈,间或也有高大的菩提。房屋之间是大片的绿茵茵
  • 月陨
  • 月亮被送到医院时昏迷不醒,急诊抢救室里各种各样的设备如耕地的绳索一样套在月亮的身上。它们好像也使出全部的力量把死亡线上的月亮往回拉。
  • 纸蝴蝶
  • 小弟弟呀小弟弟,你就呆在妈妈肚子里不要出来吧!出来有什么好呢,迟早要去上学,天天写作业,考得不好要被罚,妈妈的巴掌可厉害了,一记就能把你打得眼前冒星星。
  • 六指
  • 一在我五岁的时候,爸爸曾带着我去过一家大医院,爸爸让医生切除我右手上的第六个指头。"这个指头连着神经。不是轻易就能舍弃的。"医生摇摇头说。"留着又不疼,又不碍吃饭,干嘛要切除呢!"又一
  • 烟花
  • 梅子也随父母跪了下去。梅子低下头的那一刻,心里不禁一阵酸楚,她暗地企求着,让自己得到一个力量的支持,让她掌握自己的命运。
  • 跨国婚姻
  • 我为什么那么愤怒呢?仇外?惋惜?妒忌?厌恶?何必由着性子来呢?遇到事情必须考虑各种利害关系,比如年终评比的问题……"
  • 庄台人物
  • 绝才庄台上人家办喜事,最活跃的便是老李,老李会说喜话。到了深更半夜,吃喜酒的人陆陆续续趔趄着走了,新人进了房,老李就带着一帮小伙,捣新房的窗户纸。一边捣一边说喜话:捣破窗棂纸,
  • 抢日头
  • 一学校里又放假了,真的!不骗你。麦子已开始抽穗,天气在一天天热起来。同学们三五成群都回去了,一路上嘻嘻哈哈好开心,我也稀里糊涂地跟着走,不知道这一次的假又要放到哪一天。老师去城里开会学习了,是当校长的姐夫带
  • 今为辛卯,何为辛亥?
  • 今年是农历的辛卯年,离那个发生过一场并不波澜壮阔的辛亥年的资产阶级革命整整一百年了,但谁又知道这一场革命虽不起眼,却又和中国的"现代化"、"民主"、"科学"、"自由"等观念的关键词联系在一起呢?没有它,后来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就不会如
  • 请向我征税
  • 不久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参众两院议长收到一封联名信。署名的是美国的200位顶级富豪,目的就是主动要求国家对他们多征税。这封公开信中这样写道:"我们现在写信,是敦促你们将国家利益置于政治考量之前。为了我们国家的财政健康和民众的福利,我们请求你们对年收入100万美元以上的人加税……我们作为忠实的公民提出这样的请求。
  • 悠着点,慢着点——“贫富与欲望”漫谈
  • 感谢而且佩服日本朋友们,为论坛选了这么一个丰满的议题。人类社会闹闹哄哄,乱七八糟,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看上去无比的复杂,但认真一想,也不过是贫困者追求富贵,富贵者追求享乐和刺激——基本上就是这么一点事儿。中国古代有个大贤人司马
  • 过去的大师与现在的大师
  • 大师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谁顶上这个桂冠,不说通体放光,也会有数不清的人顶礼膜拜。大师,光在某一领域有超人的成就还不算,在道德上也要堪称楷模。1915年,袁世凯要当皇帝,复辟帝制的紧锣密鼓,激怒了流亡归来的梁启超,他在给女儿的信中表示,"吾实不能坐视此辈鬼蜮出没,除非天夺吾笔,使不复
  • 莲步(外一篇)
  • 似乎每个女孩小时候都有一个关于高跟鞋的梦,我们期盼着有一天能穿上漂亮而淑女的公主裙,配着时髦的高跟鞋,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着一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让他对自己曼妙的身姿、优雅的曲线一顾忘言,再见倾心。就这么轰轰烈烈地,共同演绎一场爱情传奇。
  • 不怕与害怕
  • 我有时胆子贼大,不说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但是,上不怕天,下不畏地,中间不惧人的气魄还是有的。可是,有时我又特别胆小,不说胆小如鼠,像兔子一样惊惊惶惶是常有的事。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生活在矛盾当中,是个矛盾的复合体,有点讲不清自己到底是胆大妄为之人,还是贪生怕死之辈。我
  • 救赎红十字会
  •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正在遭遇空前的信任危机,这从网友的调侃可以看出。慈善事业在内地起步较晚,近年来各种诈捐、骗捐多发,上海卢湾红十字会还爆出天价餐费的丑闻。慈善组织到底应该如何运作?所募善款去向应该如何监管?6月27日,记者采访了香港红十字会以及部分业内人士。(6月28日《南方都市报》)香港红十字会,尽管是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分
  • 几度半山回首望——历史人物记之胡适
  • 1962年胡适在台湾去世时,曾有这样一副挽联: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社会各界公认这是对胡适一生最公正的评判。
  • 曾国藩的宽恕之心(外一篇)
  • 晚清名臣曾国藩无疑是个人物。他打败了太平军,头上顶着各种闪闪发光的符号,成为六位汉人大学士之首,功名抵达极致。其人脉极旺,门生满天下,光是后来担任督抚的就有一个惊人的数字。然而,历史记载,曾国
  • 速度不是加速度(外二篇)
  • 人类的速度永远没有人们向往的那么快。就说这京沪高铁的时速吧,快时达到每小时350公里,4个小时就从北京到上海,要是能3小时到,乘客觉得更好!慢了有人心烦,快了没人讨厌。
  • 笑出好心情
  • "你想每天过得开心么?你想身体健健康康么?那你就每天都笑一笑,保管让你的生活有滋有味。"打开朋友发我的短信,上面是一观音菩萨,嘴角露出微笑,像是涟漪荡漾,下面是一行文字,大概是提醒我要多笑。看着,我首先
  • 四嫂也如母
  • 下午放学后,我们打过猪草,做好作业,还有一项功课要做,那就是出去找我们的呆子六叔。没有哪一天的饭期,不用找,他会自己回来的。他是我们的六叔。是个白痴,生下来就是。从小,我们就习惯了跟着大人喊他"六
  • 莲花落
  • 莲花庄是苏北平原上一个古老的小村庄。以前因家家会唱"莲花落",故得名"莲花庄"。如今莲花庄已有近百户人家,上年纪的人都还会唱几句莲花落,手舞足蹈,笑逐颜开。其实,莲花落既是一种曲艺,又是一种民
  • 幸福的女人(外三篇)
  • 慈悲是一种高贵的品质,对那些被摧残的心灵乃至被摧残的生命,都具有无比强大的修复能力,它是人类得以延续繁衍至今的最根本原因。
  • 吊红熟了
  • 麻伯见我们吃得开心,便说:怎么样?吊红啊,得熟了才摘,昨天摘没熟,带涩;明天摘太迟,要掉落。只有今天才正好,这就叫火候,这就叫水性。
  • 在海拔最高的圣湖游泳
  • 一转眼,我游出去几十米。湖水越来越深幽,越来越冰人,满眼是冰清玉洁的淡绿湖水,轻柔的划水声激在耳边,仿佛女神在湖底袅袅呼唤。说不清是恐惧还是幻觉,湖光山色,肃穆而立,我好像期待与女神不期而遇。
  • 朝天门(外一篇)
  • 对重庆男人来说,爬坡上坎,连女友或老婆的体重也不能承受,是多么狗熊的行为啊,叫他今后怎么在朝天门码头混啊。
  • 麦蚕
  • 闻不到麦蚕的青香,曾有些年月。远在北方的海岛当兵,一走就是近二十年,中间偶尔探亲回家,也都是来去匆匆,未有一次能赶上吃麦蚕的时节。可是,儿时闻到的麦蚕的
  • 那块竹园
  • 破土的竹笋可是不好用手去指的。竹笋经手一指,就会"呜脱"(吴语方言,指蔫掉的意思),万一真"呜脱"了,那咸菜汤里的新鲜笋块,可就没着落了。
  • 阿诗玛,你在哪里
  • 我不无忧伤地写下的这个题目,是粉碎"四人帮"后,陈荒煤同志怀念著名电影演员杨丽坤的一篇文章的标题。那篇深切感人的文字,表达了老一代电影艺术家劫后余生对年轻人的关爱,那份缅怀、那份关注,传达出的绵思
  • 栀子(外一篇)
  • "栀子花,玉兰花……",一声湿漉漉的吴侬软语从弄堂深处溢来,有雨后的清新之感,刹时掀开了老上海的初夏……那喊声的尾音里,一辆黄包车汲水而过,我看到了一个优雅女子的侧影,她飘落的手帕扑到我鼻子上,有栀子的香。窗外确有雨。江南此时正值梅雨
  • 课上的爱情
  • 我早就在课上注意到了这一对情侣,只是,那时他们还没有放肆到在课上卿卿我我,并公然地将手牵在一起。所以我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他们是在上演课堂爱情小剧目给我欣赏。但这样的宽容,换来的,却是他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陆幸生
  • 陆幸生,1953年生,江苏海门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协报告文学创委会副主任,国家一级作家,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特聘教授,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高级研究员。1968年去江苏建设兵团,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闾海燕
  • 闾海燕,1976年参加工作,曾从事教育工作,发表教育教学论文多篇,合作编著出版《技校作文写作指导55。1992年底调入江苏省作协;参与编撰
  • 中国淡水珍珠之乡——渭塘镇
  • 渭塘镇是江苏省重点中心镇,地处苏州最具发展潜力的中心城区北部,是苏州市未来发展的一类中心镇,素有“中国淡水珍珠之乡”的美称。201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亿元,增长22.8%;近年来先后获江苏省文明镇、国家卫生镇、全国环境优美乡镇等荣誉称号。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