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12年第04期
  • 血色黄昏
  • 我强忍着内心莫名的疼痛,再次哀求兔子道,兄弟,放下枪吧,我证明你是自首的。接到猪头命令,已近午饭时分,我正躺在会议桌上做梦。昨夜加班一直忙到凌晨,连上下眼皮打架的工夫都没有。本来说好今天休息,想不到猪头越发没人性,要我留队待命。被猪头吵醒那一刻,我非但没闻到饭菜的芳香,反而闻到了一股臭味。
  • 飘逝的丝巾
  • 当双双的目光毫无滴漏地落在对方的脖子上,妮发现她的脖子上也围着条与自己相似的丝巾。但她看到妮脖子上的丝巾,如被电击一般,顿时面色煞白地进了试场顿时面色煞白地进了试场。镜子被上下左右四根钉子以最简单的方式牢牢地钉在泛黄的粉墙上,但钉子钉不住水气的侵蚀,四边斑驳的锈迹像朵朵枯萎的花由周边向中间蔓延。
  • 钻戒
  • 余兰是专门骗他们的,因为今天是4月1日,是愚人节,是骗人节。小骗骗是可以的,只是你余兰不能这样朝死里骗人呀!余兰推着老爷子拉上大门的那一瞬间,脑际一个念头一闪,唷,手机没带。心里顿时有一丝失落的感觉。权衡了一阵,余兰料想手机定是搁在二楼卫生间里。
  • 征集书稿启事
  • 江海科技文化研究会是政府民政部门批准开办的社会团体,由江苏南通市作家高保国先生担任会长、法人代表。从即日起组织一套江海文丛书系出版(内容涵盖各级文学艺术联合会各协会、各门类),面向各位艺术家征集书稿,愿意自费出版个人(或集体)的专集作者,研究会以最真诚的服务态度,为每一位作者出版好每一册图书。
  • 柿子
  • 张秋兰从筐里选柿子的时候,专拣小的和红的来拿,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只有那种又小又红的柿子,才最甜、最好吃。张秋兰特别喜欢柿子。张秋兰住的这个村叫张柿元,之所以叫"张柿元",大概也和这整片的柿树林有一定关系吧。村子西半部,紧邻沙颍河河堤,河堤两边,密密麻麻长满柿树。
  • 六周龄
  • 我们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六周是我们的一生。吉尼斯上记载,一位寿星活了16年!16年,那是天文数字,我们不奢望。我们只想活上一年,看看四季美景,体验一下成鸭的生活,就死而无憾了。《现代汉语词典》上说我们是鸟类一科,嘴扁腿短,趾间有蹼,善游泳。肉可吃,毛可以用来絮被子、填充枕头。词典说得这么清楚,你们知道我是谁了吧?
  • 女儿身
  • 确确实实,她二十岁的时候,还是个处女。虽然多年来的手淫生涯使她对自己的纯洁丧失了信心。一现在,她常常想起来小的时候。是无意识的一种想。在那些庸常的时日里,手中操作着某一种活计,结果,毫无因由的,她想起来小时候。这样的想起,有一点散漫,也教她觉出一点人生的惫懒。
  • 锄荒
  • 淑妞觉得过意不去,扭头瞥见栓子脊梁上一轮豆粒大的汗珠,就捡起毛巾替栓子擦。栓子感到浑身不自在,反伸回手去挡,迷迷糊糊地攥住了淑妞的手。雨一连几天没断线,庄稼拔高了。田里的杂草也呼地蹿起来。正是庄稼长秸的金贵时候,草那么旺,还不把庄稼吃瘦了。锄荒!农人把墙上挂得生锈的铁锄摘下来,用砂石铿铿锵锵地擦亮锄刃,一声吆喝,便老老少少向田里涌去。
  • 对信仰危机的体会
  • 一我喜欢读书,年轻时候把读书看成是追求真理的门径,觉得书中虽然不一定有"黄金屋",不一定有"颜如玉",但书中有我不懂的科学知识是实在的,我只要沿着科学知识的理性途径去寻求真理,即使我学问不够,发现不了真理,路子总不会错。后来读了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和一些其他哲学家的书,虽然我读得半懂不懂,可觉得,康德已经看透了,人的理性的作用是有极限的。
  • 切尔诺贝利:他依然没有撤离
  • 近段时间,媒体上连篇累牍地重新解读切尔诺贝利,这固然必要,但仅仅物理性或事故性地看待切尔诺贝利,那么我们距离这场悲剧的"堆芯"只能越来越远。这不能不令人悲哀和黯然。如果百分之八十的死难者本可以逃脱死神,如果更多的"辐射人"本可以健康地活着,如果……
  • 哪一根稻草压垮了大清朝
  • 同治六年六月二十日,即公历1867年7月21日晚,两江总督曾国藩与其幕僚赵烈文之间,有一场著名的对话。曾文正公像个时评节目主持人似的,在阐述了"都门气象甚恶,明火执仗之案时出,而市肆乞丐成群,甚至妇女亦裸身无袴"的景象后,问赵:"民穷财尽,恐有异变,奈何?"赵烈文的应答非常直接:"天下治安一统久矣,势必驯至分剖。
  • 把慈善做成好看的事
  • 如果在菜市场看到一个老人为了几棵菜讨价还价,你是否会不屑?或者,在街上看到一个老人从垃圾桶里翻拣回收物,你是否会掩鼻而过呢?那位讨价还价的老人叫梁沛景,今年70岁,是香港中文大学退休教授,一个普通的香港人。的确,他的家庭十分普通,他的生活也很俭朴,他每天都和太太一起散步,到最近也是最普通的菜市场买菜,买菜时总不忘讨价还价。谁能想到,10年来,节俭的他却偷偷做着一件"天大"的事呢!
  • 我不知道我是谁
  • 我们是谁?来自何方?意欲何往?这是自古以来就困扰着人类的最为原始的问题。没曾想到,这个形而上学的问题,如今不仅在自然科学领域,而且在社会科学层面,也有了探究的价值。——在一项关于身份认知的调查中,有一半的新生代农民工不清楚"我是谁",不知道自己应该定位为"城市人"还是"农村人"。有一半以上的新生代农民工,不再把农村户口迁入城里,作为自己的梦想追求。
  • 辛亥遗事容再思
  • 惟此之故,改变了中国历史进程的辛亥,就不是"立宪",而是革命;不是"君主",而是共和。百年纪念过了,辛亥则是个永恒的历史话题。辛亥百年纪念已过,但并不意味着"告别革命"。相关之人之事足启后人再思,谨盘点几桩遗事珍闻。造楚材,覆满祚:张之洞未及赶上民国"头班车"纪念辛亥革命,还在百周年到来之前即已启动了。
  • 话说“鲁迅后”
  • 苏雪林之后居然还有人要把"反鲁"当作"大业",实在让人觉得可笑。即使要彻底否定鲁迅,我也还是劝他去干点别的营生,只做"反鲁大业",有"挨饿"的危险。去年是鲁迅诞辰130周年。因为"逢十",有关的话题自然也就又多起来。这不能怪。
  • 清清黄河水
  • 苍茫青藏高原,险峻大峡谷,人迹罕至,"身在深闺人未识"。能远足探险,一睹"黄河少女"的芳容,真是一件幸事!十月底,当北京人踊跃去香山看红叶的时候,我们却应邀去青海看清清的黄河水。因大雾,上午十一点多的飞机,到下午五点才起飞,晚上九点才到贵德。
  • 用洁净的筷子过年(外一篇)
  • 各行各样的人,在可能的情况下就便的情况下,细心一点、耐心一点、好心一点,做些利人利己的考虑,做些利人利己的行动,对全社会就是最大的方便。大家围坐在春节的餐桌上用餐,有人的筷子掉地了,没有多余的筷子更换,这个人会怎么办?放在手掌上擦擦好了。放在水杯里涮涮再用。放进锅里高温煮一下。
  • 府衙
  • 如果把府衙当作是一位能对话的老者,当今的公仆们能否对天发问,从心底喊出,数千古清廉人物还看今朝?淮安"府衙"是全国保存最完整的知府衙门。走进"府衙"大门,迎面一座牌楼,巍然壮观,牌匾上刻着"公生明"三个古朴遒劲的大字,透出一股凛然正气,让你一进门就感知这是一个公正无私、正大光明,集皇恩和国威于一体的严肃场所。
  • 我的“同乡朋友”(外一篇)
  • 爱惜自己的人大多是这样的,他们爱惜对方的同时,也珍爱自己的羽毛和自尊,不能够把内心的压力轻松地放在现实里不管。几年前读过哈代的一个不常被提及的中篇《同乡朋友》(又叫《乡亲》)。它说的是一个乡绅暗恋上一个像草莓一样鲜活的女孩,女孩子却与自己的好朋友结婚了。乡绅尝试着忘掉她,却一直不能,于是远走他乡,希望在遥远的地方重新编织自己的生活和记忆。
  • 苏州吉庆街
  • 苏州这样的人家很多,开门做生意,八仙桌摆开了,招待十六方的架势也有了,却一副笑骂由人的样子。你来与不来,我就在那里。阳春三月,吉庆街沿河的垂柳,早已是娉娉婷婷。间隔在绿丝带之间的桃树,仿佛一夜之间睡醒了一样,丫丫杈杈,星星点点。有的虽然还沉默无语,有的却泼辣张狂了,粉嘟嘟,红艳艳的,冬藏之后的爆发力让人吃惊。苏州是文化名城,寻常巷陌,秦砖汉瓦,不经意就撞入眼帘。
  • 一条在我心里游了五十年的鱼
  • 最后一次见面是十六岁,她又给我送来一条"草鞋底",放在一个脸盆里,又弄了点水草放进去,蹲在那里一边侍弄着一边对我说:你好好照顾你自己,这条鱼你要是不想养了就把它放到河里去。我要插队去了,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唉——要是能继续读书多好啊!
  • 鸭绿江南岸
  • 这得感谢朝鲜政府,对国外游客开放的旅游线路,肯定是其精华所在,亮点所在,门面所在。如果我们看到的是另外一种水深火热的穷苦景象,心情不知该沉重成什么样哩。(一)这是一条颇特别的水。特别之处有三。"一江春水向东流"说的是一般大河的流向,这条水反其道而为之,从东往西流,由吉林长白山发源,一路西行,注入黄海。此其一。
  • 秘密
  • 似乎再也没有人见过那张照片。这是祖母馈赠给我的遗产,我将带着这个沉重的秘密像影子一样在人间继续孤独地行走。迎着光线中的尘埃,我打开祖母仿红木的老式梳妆盒:褪色的雕花木镜,竹制的梳篦,琉璃簪钗,红玛瑙手镯,温软的针线包,一把放大镜,还有一副老花眼镜。一个女人的一生,和早年生活的细碎光泽初见端倪。
  • 南瓜
  • 我妈沿着房前屋后墙边,每隔尺把距离就挖开两块砖,松开下面的土,再加层草灰细泥,形成一个个小方坑。每年开春时节,她将精选并预留着的南瓜籽用微温水浸泡了,然后就分别栽这些小土坑里到浇上水,。每天,妻子总是取一小段南瓜,切成小块用玻璃碗盛了,放在微波炉里烧烤5分钟后,搁到我们的早餐桌上。我看到这金灿灿宛若块块黄玉的食物,胃口大开,风卷残云,顿时间就将它消灭干净了。
  • 纪念碑
  • 在组织层面上,它是战斗檄文。如果不是战斗檄文,为什么历来总是把文化列入战线呢?在精神层面上,它让我们警醒:究竟什么是文化,究竟怎样理解和应对当代文化?乔良将军写过一本《超限战》。那是一本立足信息和导弹时代的观念新鲜、视角独特的军事著作。他所说的"超限",是超越观念、超越时空、超越兵器之局限。
  • 当你老了,头白了
  • 深刻地爱一个女人,是用灵魂去拥抱她的灵魂,这不同于迎合,奉承,迁就,而是理解,欣赏,共鸣,是毫无保留地交融,心甘情愿地追随,义无返顾地专注。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
  • 佛经好文章(外一篇)
  • 但如今,对美文的感觉,我不说谎,就只剩下一个字,腻。翻了几十年的书,若到今天还不能识得一点文章的高下好丑,岂不冤枉。如今喜欢的,正是《金刚经》这样的文字,质朴,平实,辞达而已矣,这才是好文章呢。听说,对那些瞎改他文章的编辑,张中行曾出过恶声":改我一字,男盗女娼。"不知道的人,以为这老头子倚老卖老,太不讲道理,你再是什么名家,文章做得再好,当真就一字也不能动吗.
  • 第四届“漂母杯”全球华文母爱主题散文作品大赛征文启事
  • 据《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漂母是秦汉之际淮河边上一个普通的劳动妇女,以漂洗丝絮为业,在韩信少年困苦时给予了慈母般的关怀,慷慨分食与他,并激励韩信奋发图强。漂母的身上体现了中国母亲对苦难的悲悯之心,对弱者的同情之心,体现了东方母爱善良仁慈、扶危济困、无私奉献的美德。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柯江
  • 柯江,插过队、当过兵、打过仗、做过文化馆长、省级媒体记者编辑、省级机关公务员,现任江苏省文化发展基金会秘书长,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黄孝阳
  • 黄孝阳,1974年生。江西抚州人。江苏省第三届、第四届签约作家,获第三届紫金山文学奖。江苏文艺出版社图书编辑室主任。
  • 西班牙油画家歌雅·多美尼斯·作品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