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12年第05期
  • 走眼
  • 屋里很黑,外面很吵,使劲掐一把大腿,发觉很疼,小国这才终于从梦里醒过来,明白自己犯了大错误,稀里糊涂耍了回流氓。亮天儿前扬了阵小清雪,米糁子样的雪粒子,小蠓虫似的,吵吵闹闹从天上飞下来,一只挤着一只,一只撞着一只,在地上趴了薄薄的一层。太阳光一照,就变成了鬼精鬼灵的小眼睛,一睁一闭,调皮地直
  • 雪静长篇小说《天墨》研讨会在京召开
  • 三月八日上午,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和南京市委宣传部在京联合为满族女作家雪静新出版的长篇小说《天墨》召开研讨会,何建明、雷达、胡平、白描、阎晶明、吴义勤、施战军、彭学明、刘润为、李建军、陈福民、吴秉杰等在京二十多位专家学者对此书给予肯定评价,认为该作品是女作家雪静的最新力作,
  • 孙武和他的黑夜
  • 马二丫黯然一笑,笑得泪珠乱颤,说我们的账在十五年前就扯平了,但是,你还欠着另外一个男人的良心账,他有做父亲的权利,可是被你的这个肮脏的东西剥夺了!
  • 别站在电线下呐喊
  • 女孩伸长了脖子看对岸的灯彩,见他说了半句话不说了。就转过头,想问他下文。却不见了男孩踪影,突然周围安静得只剩下虫子的鸣叫,这让女孩产生了极度的恐惧感。
  • 越狱犯
  • 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但见手铐刚"喀嚓"一声上锁,赵五就醒了,他不但一点也不见挣扎,甚至还似乎冲着面前的警察龇着牙齿笑了笑。电视台播放新闻的时候,忽然,老婆在外间杀呛猪似地急叫了起来":老头子,快来,快来看呀!"
  • 女房东
  • 女人接着对齐成说,去年,她当村长的男人和妇女主任说是去开会。一直开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一、借宿农历九月。秋高气爽。一年一度的汉江整险加固工程又开始了。荷花镇水利站派工程师齐成当先头兵,去汉江堤防处接受任务、找住房。齐成走在路上。路边的野菊花站在路边,把她们历经一个春天和
  • 音乐之谜
  • 他倒是很快来信,大意是说,搞了这么多年音乐越来越觉得音乐犹如禅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传便是错。那首曲子慢起式,如茵茵绿草地飘然而至。等不到花开,乐曲又缓缓向前走了,抒情的柔板悠扬悠长,仿佛浸入人的骨髓,身心融化一般,不知今夕何夕。乐曲继续向前,轻快清脆,如叮叮小溪流入一片宽广无垠的湖泊,水波荡漾,柳丝轻摆。恍惚间似有几声
  • 无饵
  • 把头不敢再犹豫,手起刀落,砍断了绷紧的钓丝。大鱼噗一声沉入水底,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电学课用个把月讲完了,方平上午也有了空。有时候,连里打渔船上的单缸小柴油机出了故障,方平带着修修,顺便给打渔兵小范小梁讲一点儿内燃机理
  • 此人是神是人还是鬼
  • 近十年来,曾国藩忽地走了鸿运,一下子从"鬼"变成了"神"。过去,曾大帅一直是以"卖国贼""、镇压农民起义刽子手""、曾剃头"的形象出现在书报刊和人们的记忆中的。上世纪90年代后,渐渐有了翻案文章,有人试图将他"还原"成一个有"辉煌成就的政治家"。1994年,湖南一位作家出版了一部三卷本长篇历史小
  • 坐爱停云香(外二篇)
  • "请您寻出家传的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您这一炉沉香屑点完了,我的故事也该完了。"这是张爱玲在她的《沉香屑第一炉香》中起首的一段文字,聊聊几笔,了了,又潦潦,又辽辽。小说一开始就像爱玲的眼神一样,存心煽情,也有意诡异,悄无声息牵引着人们去挨近另一种神秘,另一种离奇,
  • 悲喜曲线:一个中国家庭的2011流水账
  • 最低工资上涨了,个税降了;教育账单上涨了,医药账单减少了;物价仍在涨,房价还不跌。一个普通家庭2011年的流水账背后,诠释着中国居民2011年生活收支的悲喜曲线图。新年旧岁交接之时,《小康》记者鄂璠的文章通过一个缩影道出了中国亿万普通家庭的生活悲喜。
  • 晚清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 鸦片战争之前,许多人认为洋人吃的是牛羊肉磨成的粉,食之而不化,没有中国的茶叶、大黄就会"大便不通而死"。林则徐刚到广州时,断定英人不敢轻易开战,否则,中国只需禁运茶叶、大黄,英人定会大便干燥,不战而降。
  • 不要说我是记者
  • 肯定有少数公家人讨厌记者。《北方新报》讲了这么个故事:8月24日晚,内蒙古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学生邵学光骑自行车,车前轮掉进一个无盖的井,磕掉了七颗牙齿。多日投诉后,赛罕区巴彦镇副镇长高亮介入,9月1日,一位自称是无
  • 模拟“打击地沟油”新闻发布会
  • 发言人:女士们、先生们、新闻界的朋友们,下午好!欢迎大家出席"打击地沟油专项行动"新闻发布会。有关书面材料已经发给各位,下面,欢迎记者提问。记者:大家都知道地沟油对人民生命安全构成很大威胁,但长期以来禁而不绝,此次严打行动是否能从根源上杜绝?
  • 潜伏在历史深处的暗算
  • 淮安的这些历史名人无一例外地遭人暗算,这难道仅仅就是一种巧合?一这天是道光二十一年二月初六(1841年2月26日),已经被革职留用戴罪立功的关天培举头仰望着阴冷的天空,长叹自己死期将至。他前天就已经将自己在前几次战斗中被
  • 从众
  • 大活人因为有从众心理,竟然就成了一群乖乖的羊,竟然就会像羊羔一样被他人被舆论被潮流甚至被谣言牵着鼻子走,完全没有了自己的主张和意志,这也真是让人吃惊和可叹了。
  • 阿凡提们
  • 这些机智人物是一种本我、自我和超我的混同体,不仅仅是人民智慧的结晶,而且在他们身上还有崇高的道德观,对自己力量的信心,有朝气蓬勃的乐观主义精神,是社会维系与转变中不可或缺的。
  • 啊要白兰花?
  • 只要春天的花季一到",啊要白兰花?""啊要白兰花?"一声声水乡女子温润婉约的叫卖,伴随着淅淅沥沥春雨,便成了姑苏街头一道动人的风景。许多年过去了,这句轻轻的吴侬软语,竟不时地在耳边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丝淡淡的清香和怅怅的思绪。
  • 孔尚任过淮留诗(外一篇)
  • 从古到今,大凡文人多有怀才不遇之感,总觉世间难有识君之人,踌躇满志而又命如纸薄,最终还是要回到"做文写章"这个事上来。偶尔读书,看到清代著名戏剧家孔尚任写的几首和淮阴有关的诗,才知这个以一部《桃花扇》而著名的戏剧家,不仅是个能
  • 清明那桌饭
  • 农民心底那朴素的善良啊,容不得任何的负罪,哪怕这负罪如何明正言顺,如何义正辞严。母亲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初一月半必上香吃斋。至于清明祭祀祖宗,那是铁定的仪式,必不可少。祭祖宗仪式,在我老家称"做饭"。只是纳闷,每次做饭,村上别人家都只
  • 西海固的疼与痛
  • 我老说等风调雨顺了就搬回老家,我总觉得月还是故乡的明。然而现在,我愈来愈觉得惶惑和渺茫,觉得回家的路变得愈来愈漫长。望着没有一滴水的河滩,望着疯长的芦苇,我的心在下沉、期望在变轻。这些自由蔓延的植物,竟然让我想到了新疆楼兰古城的黄沙、意大利庞贝古城的火山灰,还有传说中沉兰大西洋的亚特入蒂斯的汪洋……
  • 上海大嫂
  • 进亭子间,大嫂对我打量来打量去,她自言自语,蛮好一个男孩,眉清目秀,穿这么一件灰不溜秋的破长衫,像个小叫化子,你妈也不想想看,这里是大上海呵,又不是乡下头哟!我让你大哥给你去买一身新衣服!
  • 伤逝(外三篇)
  • 忽然听见老太嘤嘤地哭泣,还有哀告:妈妈我要回家!妈妈我要回家!她居然喊自己的女儿"妈妈",这是怎样的一种示弱,一种下跪,一种悲凉。起初并未留意他们,因为自顾不暇,后几日腿疼得不那么悲摧,才得空把同屋的病友们一
  • 紫薇古井
  • 他看着我画画,然后说:"画画真好。手艺人好吃饭。下乡插队就可以靠画画吃饭了。"有一段时间我并不上课,而是被安排在"大教室"的西厢里,远离了同学,一个人画政治漫画。我想这多半与我的美术课的成绩有关。画漫画,是一项任务。每画完一幅,我就
  • 神湖,神树,神鸟(外一篇)
  • 在中国的版图上,九寨沟和香格里拉是两处最让我倾心的绝尘净域,上天将它们全都交给藏族,只能说上天有眼。肃立无语的巨杉给普达措神性,海子里漂游的白云给普达措灵性,不见牧人的牧场给普达措人性。
  • 隐士
  • 所谓隐士,辞海上说是隐而不仕的人。但是中国的隐士大都像王维这样先仕而后隐,不然百姓一个,已落至尘埃,何须去隐?1976年,西班牙有部电影《隐士》得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最佳男主角就是隐士,他孤身一人在山巅,丑陋、苍老,右手高举
  • 两清(外一篇)
  • 情没了,勿说钱。真要到说钱的份上,就先把心底的情之贪念撇清,这样才可以做到心如止水,银情两清。读国画大师徐悲鸿与蒋碧微的情事,发现多处谈到钱。最后一次,是他们离婚那阵,关于蒋提出的一百万赡养费、四十幅古画、一百幅徐的作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雪静
  • 雪静,本名高晶,1960年4月生于北方,满族,鲁迅文学院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本科文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创作一级职称,南京市“五个一”人才,曾任文化馆员、宣传部干事、杂志社副主编及执行主编,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刘剑波
  • 刘剑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省作协首届签约作家,.现为如东县文广传媒中心记者。,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开始文学创作,
  • 西班牙油画家歌雅·多美尼斯·作品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