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12年第09期
  • 裁缝店
  • 徐俊红来白水街那天,天气不好,下着毛毛细雨。她蹬了一辆三轮车,车上载了一台缝纫机和锁边机。那两台机器被塑料布盖着,等她把塑料布掀开,大家才知道她是个裁缝,要在白水街开店。
  • 锦衣
  • 坐在餐桌前,她下意识地,漫无目的地咀嚼着。牙齿忽然像生锈的刀片,鱼肉在口腔里散发出腐败的气息。她一阵恶心。它们已经通过光滑的食道,一路溜到鼓胀的胃囊里。她略微直了直身,对面的男人正一声不吭地对付盘子里那半条剩鱼。他旁若无人地举箸,脸低到胸口最深处。他专心吃饭的样子像是在抽泣。自从她隐约地意识到那件事后,就千方百计地避开他的目光。他默默地专心地对付着盘子上的鱼
  • 事如春梦
  • 谢先生越来越臃肿了。下放回来,特别是老伴走了以后,他就不太爱动了,和人交往也懒懒的,不像以前那么热心了。他喜欢在大格子窗前的四仙桌前看看闲书。桌上摆一只小香炉,里面点上一支香,淡蓝色的烟气绕着文竹,久久不散。他睡觉的老式床不靠墙放,空出一段距离挂上老伴的相片,
  • 少年愁
  • 少年不识愁滋味,古人这句诗其实是没有道理的,只是少年人羞于在大人面前流露愁的滋味。对于少年,愁是一种秘密,一种无法表达的忧伤,却又是一种可以品尝的味道。是的,少年的愁才称得上"滋味"。它不是很实在的痛苦,也不是虚无的感伤,但是丝丝缕缕,缠缠绵绵,甩不脱摆不掉。就拿宋桥街的
  • 薄雾浓云愁永昼
  • 这是宋绮云喜欢的房间。香格里拉山景房,位于城市最宜人的风景地段。眼下,她挂上电话,全身赤裸站在卧房中央。朱红色的撒花窗幔垂地,密密实实,不见一丝漏缝。头上团花状水晶灯垂悬,水晶吊坠低垂成一圈流苏,枝型大铁架上插着电光蜡烛。地毯白色底子上刺绣着起花大团艳丽牡丹,人就站在牡丹花心处。正对着窗的侧墙,做成壁炉,前面放着两把玫红绢丝维多利亚宫廷椅,蔓延着白绿相间的枝叶和花朵。
  • 如球
  • 今天是儿子的生日,起床的时候,妻子就再三提醒他。妻子说,平日里你不回家吃饭我都理解,但今天再忙,必须给我回来!尽管他身为局长,在老婆面前,他就是下属。怕老婆不是因为喜欢老婆,而是没有老婆的父亲,他就走不到今天。与其是说怕老婆,不如说怕自己的岳父。这种怕,就跟怕自己的分管领导奚老一样。
  • 断案
  • 村长德玉刚放下筷子,猛然从窗户上看到秋林手提菜刀冲进招待所,脸庞涨得血红,样子要找人拼命。德玉一哆嗦,刚填进嘴的红烧肉一下子掉在酒杯里。客人也惊:"怎么……回事?"德玉稳稳神儿,说:"没事儿,没事儿。"
  • 假坟
  • 岳江市秦光庆市长,吸引东南沿海资金有招,使这个城市的经济近几年有很大的发展。尤其有的外地房产商很有经济头脑,不仅开发房地产,而且开发了西郊凤凰山墓地,他们谋取的利润比经营房地产还高。
  • 闲话江山
  • 新文化运动兴起以来的数十年间,不断有学者对汉语的严谨性提出质疑,意见大都不外乎"没有系统而规范的文法、过多的转借通假引申附会导致词义的不精准、不利于外国人的理解和学习"等等。说得似乎也很有道理,特别是他们举出的一些实例,虽事隔多年,仍令我记忆深刻——比如"打江山"一词,如不专门讲解,从字面上,外国人无论如何也弄不明白它的真实含义云云。
  • 宠辱皆忘是一种风度吗?
  • 利季娅,对中国读者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俄罗斯文学专家蓝英年说,他是直到1989年才知道她的,我是前几年看了蓝英年先生的《利季娅被开除出作协》,才知道她是苏联有名的小说家、散文家。1939至1940年,利季娅写出了反映20世纪30年代大清洗的小说《索菲娅·彼得罗夫娜》,但没有哪家出版社肯冒死出版。苏共二十大后,当局开始反思斯大林时期的铁腕政策和"个人崇拜",利季娅把小说投
  • 大串连碎片(外一篇)
  • 国人的辞典里头从前似乎没有旅游这个词,即便跑遍天南地北,那也一定有着十分明确的功利色彩,谁也不肯去做那种"花钱找罪受"的冤大头。要说有例外,唯一的例外是1966年的大串连,大串连简直就是全国千百万年轻人的集体旅游,公费旅游。那年头全国人民都心悦诚服地让一只巨手提着。大概是66年6月,学校要求每个班级推举4名学生代表去北京见毛主席。这是天大的荣誉,
  • 个人挂像越多越危险
  • 一位从利比亚采访归来的女记者谈感受,她说,一个国家,个人的挂像越多,这个国家越危险。在利比亚,无论街头巷尾,还是庄前村后,无处不悬挂着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像,人们一集会就举着他的画像。现如今,这个到处悬挂个人画像的国度——更准确地说是政权,果真已经消亡了。
  • 凝望麦地
  • 伸开双手,触摸田间的麦子,绿色的麦穗温和地刺在手心,好舒服啊。"云开雾散艳阳骄"的天,似乎有点儿热。那不知季节变换的城里,因早上有只布谷掠城而过,不知是故意对着我低飞提醒我,还是我的心中放不下而特别敏感,竟听到了"麦儿快黄,麦儿快黄"的啼音,让我想起了麦子快熟了,得去看望麦地。
  • 养心殿的楹联(外一篇)
  • 雍正帝的翰墨不赖,笔力雄健,刚毅浑厚。皇家紫禁城、圆明园里,处处留有他的墨迹。相比而言,雍正的勤学好思,刻苦用功,在康熙的众多皇子中,是无出其右的。因此,康熙选他承继大统、做接班人,倒不算偶然。以读书说,儒释道诸家的经典,雍正帝虽不能
  • 在淮河两岸看冬小麦
  • 淮河两岸冬小麦的区别此刻还看不出来,要到阳历的五月。如果是五月下旬,从江南,到江淮淮南,再到淮北黄淮,再到冀东北渤海平原,一路北行,随着纬度的升高,在短短的一两天时间里,就能次第体验到冬小麦归仓、收割、待收、成熟、抽穗灌浆的全过程。
  • 门外谈吃
  • 国人好吃、会吃,是举世闻名的。试想,外国科技再先进,文化再发达,中国的八大菜系、满汉全席,哪个国家能想得出,并做得出?老子云:"治国如烹小鲜",把治理国家比作像做小鱼、小虾一样容易,可见国人对饮食的重视程度。这种理念造就的饮食文化,的确可称之"东方不败"。
  • 妓女都不如
  • 1931年6月22日,时任中共最高领导的向忠发和与他同居的妓女杨秀贞一起被捕。还没上刑,向忠发就招供了,是典型的软骨头。杨秀贞却坚决不承认向是共产党,于是特务便让向忠发与她对质,向无耻地说:"人家都知道了,你就都讲了吧。"可是,便宜无好货,向忠发那么容易就变节了,让国民党特务机关也觉得索然无味。警备司令熊式辉电告
  • 恨的境界(外一篇)
  • 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常八九"。碰到不如意怎么办?常见的应付之策是"恨"。恨"父母没能耐"、"领导瞎了眼"、"命运捉弄人"、"小人当道"、"生不逢时",总之把造成不如意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很少能够从自身寻找不如意的原因。
  • 母亲的细节
  • 母亲虽是长女,但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外公外婆压根儿就没把她放在心上,而是跳过她的存在,期盼着"下一个"的来临,取名叫"福娣"。更为伤感的是,母亲结婚后,连这样的名字也没了。按照村里族上的规矩,新媳妇进门原名不再使用,而是随夫在宅门里的排序,分别被称唤做一娘子、二娘子、三娘子……十娘子,十娘子之后就称十一家、十二家了。我父亲在族里排行十一,那么,母亲便有了"十一家"的新名字,这么一来,她连原本的"张"姓也丢了。
  • 美丽的护士(外二篇)
  • 老人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月时光,很痛苦。每天,他需要打杜冷丁才能止痛。帮他注射的是位美丽的护士,很和善,很善解人意。老人也是男人,即使在如此痛苦的情境中,对于这位美丽的护士,老人在以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持着仪容和坚强。譬如他要求陪护者每隔一段时间给他梳一次头发,每次醒来,用热水给他洗一次脸,还有,他要求陪护者每天换洗他的睡衣。
  • 黄水边
  • 1942年,我们全家在黄河泛滥、敌军压境的险恶情况下,随同父亲的工作单位转移到了豫西的周口市。周口位于贾鲁河岸,河水将周口市分为三个部分,彼此由一座大桥连接,昔日码头繁华、商贾云集,历史上有"一河三寨"的美称。
  • 我的老师俞彩霞
  • 一天,因为个子小而坐在第一排的我,正起劲地喊叫着"啊——哦——欧——"时,俞老师忽然对我说:"啊呀,这个同学,你再叫一声‘啊——’。"我又大张嘴巴叫了一声"啊——"。"啊呀,啊呀,你的牙齿,蛀得一塌糊涂。赶快叫你爸爸妈妈带你去看医生。最好一下课就去。真是蛀得一塌糊涂。"
  • 山高人为峰
  • 1960年,我带着没被名校录取的遗憾来到扬州师院中文系。我是在课堂上认识曾老师的。他用男中音不紧不慢的声调开始:"鲁迅,原名周树人……"略带福建口音的普通话,一个手势,一个微笑,就把学生带到鲁迅的文学境界里去了。讲到《狂人日记》、《阿Q正传》等作品,
  • 一条裙子的路途
  • 患了胃癌的舅舅住在云南边陲小镇芒市的医院。他拒绝理发,剃须,时常糊涂,连亲人的相貌和声音都分辨不出。他今年八十三岁,滇西七支队的老游击队员。此刻,他听说我们要从南京来看他,理发,剃须,出院。戴顶黄军帽,拄根拐杖,端坐在堂屋的正中,像
  • 姨妈
  • 我的大脚板大个子一脸麻子的姨妈,88岁还是重要劳动力,秋收还推车子运粮食。年根她忙着做馒头,一笼一笼抬上去又抬下来。姨妈向来利索,做馒头这天得起大早,早饭不吃,反正做馒头嘛,馒头就是早饭。
  • 夜深沉——流水华章之三
  • 2007年9月21日晨,九十高寿的艺术家高马得老先生在南京仙去。笔者与他们一家近三十年素交,哀哀悼别,无可言表。捡拾旧日笔墨,慈颜音容犹在,却都成了往事,不胜唏嘘。择其数节整理,以为遥祭。
  • 幻觉
  • 我疑心那是我的幻觉。穿过林梢的滑翔,从容里带着小小的慵懒——白鹭真的回来了。我的视线追随着它,甚至忘了我还在授课。侧偏着头,余光还在搜索,眷恋而欢欣的情绪——应该还是去年的那只白鹭。它却不理睬我,兀然向小溪的那头俯冲。
  • 夏天
  • 夏天就是一张熟悉的脸庞。像一朵花盛开着,又像一朵花快要谢了,清芬之初,热情之吻,褶皱处藏匿着一份亘古不变的情意与难舍难分的往事。"斗指东南,维为立夏,万物至此皆长大,故名立夏也。"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过立夏,是在多年前。
  • 老城
  • 我站在远处,是城的过客,是一只鸟,一滴露,一粒尘的旅行,得遇城,城中人,城的景,然后低头远别,做我山里的清梦,无关城。我站在城中央,被泡桐和香樟,还有我所不识的各类树种,以及旧民居,民居被若隐若现探出来的无名花草包围。河水正在缓慢地经过,桥守候着一个老名字长长久久地供人间踩踏。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李风宇
  • 李风宇,又作李凤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人事部主任、机关党委副书记,1984年开始在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作品主要以小说、报告文学、
  • 江苏作家群英谱之凌鼎年
  • 凌鼎年,中国作协会员、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中国小小说名家沙龙副会长、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特聘副总编、香港《华人月刊》《澳门文艺》特聘副总编;在《人民文学》
  • 西班牙油画家歌雅·多美尼斯·作品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