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雨花》 > 2013年第03期
  • 道德之城
  • 不要生气,凯教授。我给你讲,道德是什么,道德就是唾沫。亿万民众的唾沫。你想象一下,一条汹涌的唾沫的河流,绝对能淹死人。你想试试吗?欢迎您来到思特市。市接待长紧紧握住刚刚走下火车的社会学家凯教授的手说。我们这儿是一座道德之城。
  • 短脚雨
  • 那个男人笑了笑,说欠条的事我看就算了。说着便把欠条掏了出来就要撕掉。蔡老头说,我都签字了,你不能撕掉。等我把钱还上了你撕也不晚。那个男人说,老蔡!你脑子没问题吧?你看这雨下得,急一阵,慢一阵,没个完了。再这样下下去,连人也要发霉了。蔡老头瞅着落下来的雨,看一眼老婆子。他从睁开眼就开始喝酒,都到中午了,还端着个酒盅,不时哧溜一口,然后捏一粒五香花生米填嘴里。老婆子没他那心情,唉一声,叹口气,又唉一声,叹口气。
  • 女人的茶园
  • 林子里闷得只有虫子叫,叫声脱了水似的干燥,听得人耳根发硬。说是林子,其实里面没有一棵碗口粗的树了。早些年有,被砍光了,剩下了大大小小的树桩。有的树桩已经腐烂,成了蚂蚁和虫子们的安乐窝。女人准备到林子里去歇息。
  • 家具
  • 石山对丽达说:"告诉你妈,今年五一节是什么日子?""我知道,是国际劳动节,也是爸妈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是重要的珍珠婚纪念日!"惠芝这才明白石山为什么要抓紧购买红木家具,丈夫一心要及早兑现三十年前的承诺。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南京,从大学四年级开始到走上社会,石山和惠芝巧合地相识相恋了三年。他们本不在一个大学读书,学的专业也毫不相干,石山学中国语言文学,
  • 怪圈
  • 报纸用了整整两版来报道这件事,村长特地把报道放大,打印出来,张贴在村子里的大事报道栏里,凡是路过本村的,都可以看见那硕大的标题《疑似外星人神迹,小乡村里出怪圈》。三子到麦地的时候,看见麦子倒了一大片,钻进麦丛,沿着被割掉的、齐刷刷的麦秆走,几只麻雀盘旋着,像几只标点符号,为阳光断句。三子越往里走心越沉,就像在强酸中逐渐消融的铁。
  • 那年我二十八
  • 有句话憋在心里我很想问,就是"虱得"他小组长当得好好的,为什么也要和我一样出逃呢?那年,我二十八。姐夫说。我吓了一跳。姐夫,你咋忽然怀旧起来了呢?想笑,但没有笑出来。我比他小了近两轮,四十年来他不苟言笑,我早就习惯了自然了。怎就忽然"二十八"起来……是今天他七十大寿高兴的?况已客散人去夜深深,况是面对我一个人。
  • 陌生的电话
  • 想了好久,她终于找到了一个既顾及脸面又达到目的的办法。那就是把要说的话录下来,等丈夫醒来后找个机会交给他,这样既表达了自己的忏悔之意,又避免了面对面的尴尬。丈夫昨天出事居然和一个电话有关,这让林芳菲多少有些意外。昨天是星期六,林芳菲送儿子去舞蹈培训班后回家。差不多只一顿饭的工夫,就接到了警察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她丈夫李军出事了。
  • “饿乡”:一个被忽略的谶语
  • 在瞿秋白旅俄游记《饿乡纪程》和《赤都心史》中,频频出现的一个核心词是"饿乡"。以前读到这个词轻易将它放过,只照表层意思来理解。这是读书囫囵吞枣的恶果。最近又读该书,仔细琢磨"饿乡",发觉以前并未读懂,"饿乡"并非"饥饿之乡"那样简单。在《饿乡纪程》中,瞿秋白解释道:
  • 暧昧之词与暧昧之事
  • 鲁迅在自己的日记里爱用"洗脚"一词,"今晚洗脚","又洗脚"。学医出身的鲁迅或许真的很讲究卫生,但似乎没有在日记里记录洗脚的必要,那么这个词则另有别意了。实际上鲁迅笔下的"洗脚"是一个相当委婉及暧昧的词。同一件事,在许广平笔下,则用了另一个感受完全不同的词:
  • 《一九四二》复活的灾荒记忆
  • 豫陕两省人共同的记忆"老天爷要收人啊!谁都挡不住!"2012年11月6日,黄河南岸的汜水镇虎牢关村的一间窑洞里,95岁的刘万通对记者感慨道。老爷子中等身材,瘦削矍铄,一缕花白胡子,塌陷的眼窝里写满了沧桑。虎牢关地势高而崎岖,人多地少。70年前,刘万通家有9口人,才3亩半地。
  • 极端事件让人难以心态平和
  • 近日,有人在影响力颇大的报纸上号召:摈弃狭隘的极端主义。作者指出了极端主义的种种表现及其危害,希望人们以平和的心态看问题。作者说得没有错。每个社会成员若都能以清醒的头脑、客观的视角、辩证的思维、平和的心态看待问题,就会更加公允持正,与人相处就会更为和煦宽怀,我们的社会必会少些矛盾、多些和谐。然而,
  • 我们为什么不能虐待动物
  • 最近,反对虐待动物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呀?当年,孟子讲"恻隐之心",举出的例证,就是齐宣王对一头将死的牛表示"不忍其觳觫(吓得发抖),若无罪而就死地"。牛如此,狗和熊,也一样。事实上,一个人,如果不把虐待当回事,下一步,就有可能以此为乐。这时,他就会完全丧失了人性。
  • 明朝人怎样逃交过路费?
  • 玩过京杭自驾游的现代人都知道,从杭州到北京,最短公路里程1300公里,要走九段高速,交费624元,平均每公里交五毛。玩过京杭自驾游的明朝人都知道,从杭州到北京,最短水路里程1700公里,要过12个钞关,交费348文,平均每公里交两文。
  • “香草美人”话萧红(外一篇)
  • 然而,朽乎不朽,非尽听命于教授、学者的生花之笔;依我的草野之见,有着"女性作者的细致的观察和越轨的笔致"的萧红,连同她的见证了"东三省被占的事情",力透了"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的《生死场》等作品,是会永久地活着的。这是一部曾被称为"龙年(2012年)新片"的电视连续剧:《香草美人》。我的话题,亦由此兴发。"香草美人",取意于屈原《离骚》,是大家熟悉的"典故",而以此命名的这部电视剧,
  • 雁字回时(外一篇)
  • 雁在中国文化中,也相当于一个文化符号。鸿雁传书,非常美好。断雁孤鸿,有飘零之感。雁也可入诗,古来这类诗词甚多。到承德旅游,看过即忘,无非皇家园林,气派堂皇,避暑山庄。倒是有一天在外面,无意间一抬头,天空正飞过一群大雁,给我留下至深的印象。我有很多年没有看到天空中的雁群了。也许久居城市,很少注视头顶的天空;
  • 用犄角“投票”(外一篇)
  • 告别暴力,票决大事,和谐相处,是人类社会经过残酷的暴力、战争之后提出的全新的概念。动物的智慧是本能的智慧,这是不难理解的,就连专家遇到说不清动物的奇妙智慧所以然时,也常常说"那是遗传、那是本能",于是只能观看"动物世界"的大众也就不再刨根问底了。可当动物们智慧不是个体的行为时,
  • 养心(外一篇)
  • 养心,如同种树、盖房,功夫到了,投入足了,见效也是水到渠成之事。时下,心脏病患者越来越多,名人和非名人死于心梗的噩耗频频传来,养心就成了一件保健大事,药店里那些有用没用的养心丹、养心丸、养心胶囊琳琅满目,购销两旺。我这里说的是另一种"养心",就是涵养心志,培养心性,保持心理健康。
  • 重温菊花沟的硝烟
  • 车桥战役,在抗战史上,是1944年以前我军在一次战役中俘虏日军最多的一次。在古老的淮安城向东延伸着一条80里长的大河,因为那时河两岸一到秋天就开满了黄色的野菊花,人们便把这条河称为菊花沟(又名涧河)。在抗日战争时期,这80里菊花沟弥漫起浓烈的硝烟,进行过举世闻名的车桥战役。
  • 微笑的理由(外一篇)
  • 微笑并不需要理由。一定要学会微笑。如果幸福了,就请你微笑;如果不幸福也请你微笑。开始学英语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出了这样一道谜语——英语中最长的单词是哪个?同学们听了都踊跃发言,可是老师却笑而不答,个别同学甚至违反游戏规则偷偷地打开了字典在里面拼命地找。最后,
  • 杨姐的家事(外一篇)
  • 杨姐觉得上帝对自己还是厚道的,俩儿女,出息了一个,够好的了,人不能太贪!杨姐六十多岁,心宽体胖,每天与瘦精精的老伴同出同进,不是去居委会搓搓麻将消磨时光,就是搭免费的大巴去江宁商品批发市场逛逛,连买带拣些蔬菜水果回家。杨姐要强,年轻时候跟丈夫搞不来,
  • 船工老黄(外二篇)
  • 认识图书管理员景辉阿姨,是因为她在校园网上发帖称:"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替迟到半小时以上的占座者保留座位,水杯、字典、笔记本,甚至一卷卫生纸,它不能代表你今天将来认真看书。如果你发现东西不在了,找女管理员景辉认领。
  • 飞蓬(外一篇)
  • 这古诗中最经典的意象符号,竟然就是狼尾蒿。"见面不如闻名"。这句话,我觉得用在某些人身上确实如此。但是,我更愿意用在一种草木的身上——飞蓬。在典册之中,最经典的飞蓬意象,似乎李白特别喜欢运用,他一生都在奔命,马不停蹄地与男人与女人告别,最有分手离别的体验。
  • 夏收
  • 这是一天中最舒展的时候,男人的姿势里都有了胜利者的味道,于是从身后的篮子里拿出那瓶烧酒,咬开瓶盖,就着萝卜干喝上了。端午近的时候,麦子锈了。庄稼人不会说"麦子成熟了",他们没那么矫情,只说"锈",跟镰刀上铁锈一样,有了金色和分量。在田埂上走几圈,麦穗上捻捻,心里便定了收割的日子。日子一到,半夜就要爬起来,照例是男人卷着裤脚在井边磨刀,
  • 旧时巷门
  • 到了深夜,他会提个马灯,在巷子里来回巡视一遍。见到有人家大门未关好的,还要提醒几声。所以安生在巷子里口碑是蛮好的。何谓巷门,可能许多年轻人茫然不知。其实,在解放前,苏州有不少巷子是有巷门的。我小时候住过的弄子,是坐落在北寺塔附近的一条短巷,呈"丫"字形,一头是一座庙宇,是条死弄堂,另两头连接两条巷子。
  • 豆花婶娘
  • 他再也不敢走近豆花担了。那一头挑着碗碟调料,一头挑着小铁锅、锅底还燃着木炭的担子,配着那一声喊,响彻在男孩的中学时代。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久远得如同一个古老的童话。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有个男孩在金坛县城上初中,嘴里念着杜子美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肚子却被饥饿折磨得吃了上顿巴望下顿。那年月,
  • 过年穿新衣
  • 不过,谁也没说过,小孩子过年穿了新衣服,就一定不会挨打。有时被大人打,除了淘气之外,还有就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穿了新衣。今天已是2009年新年里的大年初三,没想到,如今的我,也会重蹈穿新衣过年的风俗,穿着新衣服,让店员包了旧衣服,意气风发地向家走去。原本,我是没有想过要在这时节去买新衣的,但正在外面和朋友逛街的二姐,却把我的手机直打得叫个不停,
  • 钱穆和他的生存空间(外一篇)
  • 学术界将钱穆评介为二十世纪中国不可多得的国学大师、思想家、教育家,在华文世界被称为"一代儒宗"、"新时代的新朱熹"。我知道钱穆这个名字,是在中学语文课文《丢掉幻想,准备斗争》里。毛泽东在这篇亲手写的社论中,将胡适、傅斯年、钱穆三人定性为"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的反动政府控制的极少数人"。
  • 寻禅记
  • 晚上想好千条路,早起照样烧水磨豆腐,纵然醍醐灌顶,棒喝当头也于事无补。一个身居三界内、不在五行中的俗人,要是也来附庸风雅,寻禅问道,一定贻笑大方,不信我们试试?一、将心比心据说,佛家以心划线,凡主张佛向心中求的都是正道,凡主张心外求佛的都是外道。
  • 八大山人 个山人屋花卉图
  • 黄山八胜图
  • 西班牙油画家歌雅·多美尼斯·作品
  • 《雨花》封面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主  编:周桐淦

    地  址:南京市颐和路2号

    邮政编码:210024

    电  话:371764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9059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69/i

    邮发代号:28-29

    单  价:5.50

    定  价: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