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世纪引言
  • 刚刚过去的一百年,是全世界各地区、各文明高度互动的时代。应该说,人类各部分只是到了20世纪,才汇成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史。在西方列强控制东方世界之后,生产无限扩大化与消费相对不足这一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在更大范围内,以更剧烈的形式展开了。资本主义的竞争和危机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战争导致革命。俄国十月革命作为追求平等与自由的一次最真诚的努力,开辟了人类进步史的新纪元。
  • 经济全球化和文化的自主防御
  • “经济全球化”,实际上并不自今日始。资本主义的生产与扩大再生产,资本不断的积累与集聚,最终必然地使资本循环运动超越一个民族国家的界限。十九世纪中后,世界史上的帝国主义时代的展开,在本质上,正是资本帝国主义的经济全球化。
  • 《艺术的三维观照》
  • 在列夫·托尔斯泰的故乡(续)——访问俄罗斯日记三则
  • 午餐摆在文化宫。就典型的俄罗斯式宴会来说,这是我们此行最丰盛的一次。但是口福尚在其次;使我终生难忘的,是席间洋溢着两国人民的深情,是显然具有不同政治倾向的各位俄罗斯友人在中俄友好问题上的共同的、真挚的心愿。
  • 毛泽东语体在现代汉语写作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
  • 现代汉语与现代中国是一种表与里、形式与内容的关系,现代中国的成长史也正是现代汉语从草创走向成熟的过程。领导中国人民走出半封建、半殖民地梦魇,毛泽东作为现代中国的政治缔造者,同时也对现代汉语的成熟发挥了独一无二的、巨大的、不可磨灭的影响。正如乔叟与现代英语,马丁·路德与现代德语,拉伯雷和蒙田与现代法语之间难解难分的关系一样,毛泽东对现代汉语的历史性影响,是一个仍有待开掘的丰富课题。本期刊出的研讨“毛泽东语体”的文章初步展开了这一课题。同时,文章对于我们警惕和反省在文论界肆虐多年的新潮话语的“殖民地性格”,也深具启迪意义。
  • 《辛苦又欢乐的旅程》
  • 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备忘录
  • 诺贝尔文学奖自1901年开始颁发以来,到1999年,共有32个国家的96位作家获奖。亚洲计有日本和印度的3位作家获奖,中国人一直与此无缘。2000年10月,瑞典文学院宣布,将该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法籍华人高行健。10月12日,瑞典文学院发布《关于授予高行健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公报》。该公报说:“200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文作家高行健,以表彰其作品的普遍价值、刻骨铭心的洞察力和语言的丰富机智,为中文小说艺术和戏剧开辟了新的道路。”
  • 对人性动把恻隐心——读刘庆邦、孙春平、迟子建的“证美”小说
  • 这是小说界正时兴着的一件事情:向人性的深层“挖掘”。评论界也为此酿造出一种文学风气,凡是把猥琐、丑陋乃至罪恶视为人性“深层”而“挖掘”进小说里的,就都被欢呼为“深刻”,能得到一大堆赞美之词的。
  • 社会随笔(二则)——理性在哪儿的自由主义
  • 北京湫隘的小胡同里,如今开了不少私人诊所。这些诊所虽然大多局促简陋,但墙上却挂满歌功颂德的锦旗。锦旗是业主自己置办的,只能由前来上当的患者“报销”。中国自由主义者总挂在嘴边的“理性”,和这锦旗有点类似。
  • 革命及相关词语
  • 暴民的说法,去年五·八以后特别流行。从大洋彼岸的余英时到他在这边的私淑弟子,望着美国使馆的玻璃茬子无不痛心疾首,咒骂起“义和团”和其他各类“痞子”。余英时住在人均GDP高高在上的地方,自然见不得一点风吹草动。而这边的一些学者,据郝建先生坦白,连冒充乞丐的念头都有过,却乡勇民团似地紧急集合到富人区外围昼夜巡逻,嗅嗅那部书,一股子民族主义——纳粹的前兆!摸摸那出剧,民粹主义的反骨见棱见角!读这些人的名片,是自由主义者;看这些人的神色,像联防队员。
  • 从《春雷》说开去——在志昂同志叙事长诗《春雷》研讨会上的书面发言
  • 我不是一个诗歌评论者,我没有资格在这里,在这么多行家里手和文艺界的前辈面前,“班门弄斧”,就诗歌,特别是在叙事诗歌的艺术造诣方面说三道四,妄加评头论足。我也可能就这方面作出中肯的评价和分析。我只能在这里带着一种特殊、复杂的感情,简单地说一说我连续三遍阅读《春雷》这首长诗后的一些发自内心的感受。
  • 迷乱的星空——从卫慧、棉棉的创作看“七十年代以后”作家的创作生成背景及其缺陷
  • 在全球化时代,资本扩张导致生产能力过剩,贫富分化造成购买力不足。于是,刺激消费、鼓励享乐、拉动需求,就成为资本寻求出路、赚取利润的必由之路。因此,毫不奇怪,在资本操纵下,媒体和舆论,以及广告、时装和流行文化,无时无刻不在千方百计地营造一种消费/享乐主义的文化氛围。所谓“新新人类”女作者及其作品的炒作和流行,人的异化,文学的异化,均应放在这一宏观背景中予以解读。本刊今期发表评析“七十年代”作者的文章,意在引起评论界和读者的关注。同时,我们期待着从左翼的政治经济学和美学立场出发解读全球化时代的“人与文学”的新观点不断问世。
  • 台湾《左翼》杂志
  • 穆旦漫议
  • 对穆旦,了解不多,可从近年的“穆旦热”所看到各家论述的穆旦,与我听他本人所说的情况越来越远,已是借评穆旦以推销自己和自己那套主张,为此,颇为思量。五十年代,他刚回国,看什么都很新鲜,也太陌生,议论诗时,静心地听,很少开腔,又绝非对这个世界的沉默。那时,我只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在当时的诗坛,对这位解放前虽被视为“左翼”,解放后又被看作“非主流”的诗人和作品,一无所知。
  • 鲁迅小说的叙述者
  • 在对叙述学理论还相当隔膜的时候,我们习惯于想当然地把小说的叙述者和它的作者等同起来。例如,把《一件小事》、《故乡》、《祝福》等小说中的第一人称叙述者“我”看作是作者鲁迅本人。即便面对那些叙述者明显“不像”作者的小说,如以一个无知且没有同情心的酒店小伙计为叙述者的《孔乙己》,以一个抛弃了妻子而陷入自责忏悔之中的负心汉为叙述者的《伤逝》等,我们也不会郑重其事地去寻根究底,至多视其为小说家所玩的一个无足轻重的花招。
  • 泉城盛会谱新篇——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第三届年会暨山东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成立大会在济南市隆重举行
  • 10月23日至25日,来自全国各地的毛泽东诗词研究者和爱好者的代表120余人聚会济南,举行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第三届年会暨山东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成立大会。与会学者们认为,像这样的“三会”并开的诗坛盛会,是中国毛诗会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必将对今后毛泽东诗词研究事业的发展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从此谱写出新的篇章。
  • 秧歌·台北——台湾新文艺运动的青春之歌
  • 1949年2月,杨逵在台中欢迎台大麦浪歌咏队的茶话会上,即兴朗诵了这么一首诗,以表达他个人在经历了一场“二·二八”的民族悲剧后,对麦浪歌咏队巡回演出团及青年一代的热烈期望。可这个期望却在不久后的4月6日那天破灭了;因为先前发表的《和平宣言》及其支持麦浪歌咏队的行动,杨逵先生与包括许多麦浪歌咏队成员在内的无数青年学生都被捕系狱。
  • 杨逵与台大麦浪歌咏队
  • 我想谈谈杨逵这位伟大的台湾作家、台湾新文学奠基人之一,对台湾新文艺活动,主要是对台湾大学学生文艺社团——台大麦浪歌泳队的关心和支持,由此体现了杨逵对年青一代所寄予的厚望,对在台湾开展新文艺活动的殷殷期待。
  • 《文学思潮论》
  • 论回族《宴席舞》的式微
  • 在我国西部的甘、青、宁回族聚居区,曾经活跃着一种婚俗性民间舞蹈,它就是被誉为“甘青瑰宝”的宴席舞。西北回族群众称儿女嫁娶这一人生之礼为“吃宴席”,凡在婚礼场合表演的歌舞即被称为“宴席舞”,它曾是回族民间传统婚礼仪式中不可缺少的艺术形式。在婚礼上,民间艺人们载歌载舞,唱古颂今,热闹非凡。
  • 《格萨尔王传》摭谈
  • 在中国北方广大的草原游牧区,伴随着游牧民族在历史上的沉浮和盛衰,形成了一条与游牧民族的军事战争同样气势磅礴的英雄史诗带,虽然它们属于不同的文化圈,但由于其相同或相似的经济、军事和文化形态,史诗内容均以军事战争为其核心。其中最著名的有四大英雄史诗,它们分别是藏族的《格萨尔王传》、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蒙古族的《江格尔》、赫哲族的《伊玛堪》。
  • 《批评重构——现代批评学引论》
  • 侨民文学·马华文学·新华文学——试论新加坡华文文学发展的三个阶段
  • 1984年,新加坡广播电台推出一项特别节目:“文坛二十五年(1959-1984)”。节目制作人在第一辑中采访新加坡著名的批评家方修,首起的问题是:“以新加坡华文文学发展史来说,1959年新加坡自治是否可作为一个分界线呢?”
  • 选择与坚持:早期现实主义电影批评(1932—1937)
  • 对于20世纪中国电影来说,现实主义批评既是其主动选择,又是其必然命运;也正因为如此,中国电影批评史上源远流长的现实主义批评传统得以形成。
  • 王朔缘何贬损鲁迅?
  • 新千年伊始,中国文坛出了件怪事:以王朔为代表的一些文学大腕,采取常人意想不到的笔法,联手贬损鲁迅。下边,对王朔用以贬损鲁迅的几种笔法,试加评析。
  • 我不尊敬这样的陈寅恪
  • 对陈寅恪的名字,早有所闻,陆健东《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出版后,更是震耳欲聋,此后随声附和、搭车吹捧者络绎不绝,前不久李慎之还写《作为思想家的陈寅恪》以自我壮胆。重组不才,也曾认真看过陈氏的著作,包括其史稿、《寒柳堂集》以及其他能够搜求到的东西,自信还有发言的资格,今天就来谈谈这个被大炒特炒的人物。
  • 潘多拉对张大民的曲解
  • 潘多拉发表在《杂文报》上的文章《且看刘恒打飞机》,气冲冲向刘恒的优点展开批评,或者说向虚无的错误进行斥责,诚如与农用的风车作战的唐吉诃德,盲目地大动干戈,取得的胜利近似阿Q自己打自己像打别人的胜利。
  • 贾志刚:《戏曲体验论》
  • 切·格瓦拉和他的母亲
  • 由古巴作者弗洛伊兰·贡萨雷斯和阿迪斯·库普尔撰写的《一首未唱完的歌——献给切·格瓦拉》日前由东方出版社出版。这本叙事性传记体作品的独特之处是通过记述格瓦拉母亲的生平来反映格瓦拉的思想、性格。
  • 米洛舍维奇夫人谈南斯拉夫
  • 商务印书馆日前出版了一部新书《昨天或者明天》,该书作者米拉·马尔科维奇是南斯拉夫前总统米洛舍维奇的夫人。她毕业于贝尔格莱德大学,获社会学博士。现为贝尔格莱德大学教授,俄国社会科学院院士,国立莫斯科罗蒙诺索夫大学客座教授,贝尔格莱德国际管理学院教授。她是南斯拉夫左翼运动的缔造者之一,同时也是南斯拉夫左翼领导机构的主席。
  • 九叶的歌
  • 陈敬容和唐湜、杜运燮、杭约赫、郑敏、唐祈、袁可嘉、穆旦、辛笛九位诗人曾在80年代合出过影响深远的诗集《九叶集》。《九叶集》被认为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第一册新诗的流派选集。因为《九叶集》的缘故,他们九人后来被称作“九叶诗人”。
  • 从诺贝尔文学奖说起
  • 按说钱和奖状都在人家口袋里,人家爱给谁给谁,不关别人的事。所以我们也用不着对谁该得奖,谁不该得奖,以及诺奖的标准,发表意见。但是另外一方面,诺奖的颁发,本身也算是一不小的社会性事件,而对这类事件,各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评论。
  • 《切·格瓦拉》前言
  • 冷战之后十年,《切·格瓦拉》问世。一个时代与孕育它的作品之间,总是保持着相互阐释的关系,一种内在的、深刻而又紧张的关系。2000年,史诗剧《切·格瓦拉》的登场掀开了时代帷幕的一角,为我们破解冷战后世界的本质,提供了一种年青的、尖锐的视角和立场。
  • 世纪引言
    经济全球化和文化的自主防御(陈映真)
    《艺术的三维观照》(苏国荣)
    在列夫·托尔斯泰的故乡(续)——访问俄罗斯日记三则(文甘君)
    毛泽东语体在现代汉语写作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傅金祥)
    《辛苦又欢乐的旅程》
    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备忘录(郑凡夫)
    对人性动把恻隐心——读刘庆邦、孙春平、迟子建的“证美”小说(李万武)
    社会随笔(二则)——理性在哪儿的自由主义(黄纪苏)
    革命及相关词语
    从《春雷》说开去——在志昂同志叙事长诗《春雷》研讨会上的书面发言(徐非光)
    迷乱的星空——从卫慧、棉棉的创作看“七十年代以后”作家的创作生成背景及其缺陷(郎伟)
    台湾《左翼》杂志
    穆旦漫议(周良沛)
    鲁迅小说的叙述者(叶世祥)
    泉城盛会谱新篇——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第三届年会暨山东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成立大会在济南市隆重举行(贺云)
    秧歌·台北——台湾新文艺运动的青春之歌(蓝博洲)
    杨逵与台大麦浪歌咏队(方生)
    《文学思潮论》
    论回族《宴席舞》的式微(马盛德)
    《格萨尔王传》摭谈(马成俊)
    《批评重构——现代批评学引论》
    侨民文学·马华文学·新华文学——试论新加坡华文文学发展的三个阶段(周宁)
    选择与坚持:早期现实主义电影批评(1932—1937)(李道新)
    王朔缘何贬损鲁迅?(益人)
    我不尊敬这样的陈寅恪(重组)
    潘多拉对张大民的曲解(胡沱浪)
    贾志刚:《戏曲体验论》
    切·格瓦拉和他的母亲
    米洛舍维奇夫人谈南斯拉夫
    九叶的歌
    [透视诺贝尔奖]
    从诺贝尔文学奖说起(方丈)
    [序与跋]
    《切·格瓦拉》前言(祝东力)
    《文艺理论与批评》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文化部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社  长:吴祚来

    主  编:陈飞龙

    地  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

    邮政编码:100029

    电  话:010-6493558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58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81/j

    邮发代号:82-205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