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论邓小平文艺以人民为本的思想
  • 邓小平早在1979年《在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的祝词》中,明确指出:“我们的文艺属于人民”。文艺以人民为本的思想,是邓小平文艺理论坚持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论的原则,是邓小平文艺理论中的一个核心内容,是邓小平对文艺创作提出的基本要求,也是邓小平对评判文艺作品提出的根本准则。文艺以人民为本,一直是邓小平最为关注的问题。改革开放之初,当时社会上一些人对党中央提出的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表示淡漠时,邓小平就及时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可以说,以人民为本的思想,渗透于邓小平整个理论之中,融合于他的整个决策和实践之中。认真学习邓小平关于文艺以人民为本的思想,对于进一步从整体上掌握和全面理解邓小平文艺理论的深刻内涵和精神实质,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在文艺实践中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 为什么革命?——歌剧《白毛女》等作品中的农村世界
  • 赵树理的小说《李家庄的变迁》极富戏剧性:小说以龙王庙里一场颠倒黑白的审判开始,又以龙王庙里一场暴风骤雨式的清算结束,以一种圆满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叙述。然而,这却不是一个终点与起点重合的平面之圆,而是一个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的立体之圆——当故事结束的时候,我们看到这条叙述之线如一条条夭矫的灵蛇,不再在地面上游移、徘徊,而是凝聚起全身的力量,腾空而起,向着囚禁他们的铁屋子和疯狂压榨他们的敌人发起了一次猛烈的冲击。此时,这战斗的灵蛇已不再是孤军奋战的散兵游勇了,而是相濡以沫、生死与共的战斗集体——当无数分散的灵蛇在一个共同使命的催促下而向共同的敌人冲锋时,他们已经团结、生长在一起了,既坚守自己,又超越自己,升华为马克思笔下那一旦时机成熟就从历史的隧道中一跃而起的“老鼹鼠”。
  • 未完成的“金光大道”——对我国农村社会主义道路的再思考
  • 1、未完成的“金光大道”及其论争。《金光大道》是浩然从1970年12月动笔,历经七年陆续写完的,小说共分四部,二百余万字。第一、二部分别在1972年和1974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第三部曾在1976年6月《人民文学》选载。1994年8月,过了近20年后,《金光大道》全四部才由京华出版社出版发行,在那之前,这部小说可以说是“未完成”的。
  • 历史的转折与“新乡土小说”的意识形态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社会主义中国以前所未有的积极姿态加入世界经济体系,成为亚太乃至全球一个重要的经济增长点。于是,在后冷战的世界格局中,中国作为民族国家的职能开始发生变化。在这种“中国现代性”转向的背景中,中国乡村在国内的结构性位置也悄悄发生了改变,获得了新的意义。历史的巨大改变使对于乡村的想象和学表达发生了变化。这一文学史过程的背后,是意识形态对乡土阐释权力的争夺,从这一意义上说,乡村作为不能发声的客体事实上已沦为中国国内的“东方”与“第三世界”。
  • 《中国解放区文学俄文版序跋集》
  • “网络文学与数字文化”学术研讨会召开
  • 数字化网络与文学命运
  • 网络文学“出场”的时间不长,《网络文学论纲》便以其学理姿态面世,这对发掘数字化时代的文论资源,建构面向未来的文艺学当代形态,无疑是一次有价值的理论历险。
  • 互联网与后文学时代
  • 科技的发展改变着当今世界文化和文学的版图。首先是电视,然后是互联网,对文化和文学的既定存在形态构成了巨大的冲击和尖锐的挑战。对文学而言,这种挑战首先表现在传统的欣赏方式的改变,越来越多的读者,特别是青年一代读者,被网络所吸引,以读屏的方式而不是读书的方式成为文学的读者,传统的阅读方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以前是普通人群被大众文化和俗文学所吸引而远离文学经典,现在则是相当一部分青年知识分子也进入了这种状态。文学版图的这种改变,是我们无法回避的现实。其次,与文学传统读者流失相联系的更严峻的挑战是,新的审美形态培养着新的审美心态,新的审美心态又孕育着新的审美标准,对传统的经典性的审美标准形成了巨大的冲击。传统的审美以艺术的精致,品味的高雅、思想的深度为标准,但网络为代表的新的审美形态却将艺术的随意性,品味的感官性,思想的平面性当作了自身的标准。新的审美形态,新的审美心态,新的审美标准,这一切在我们眼前展开着,扩散着,无法回避,也不得不引起关注和正视。人们不得不向自身提出一个近乎残酷的问题:由文学经典所形成的审美标准会被挤出舞台中心而边缘化吗?一个后文学时代即将展现在我们面前吗?
  • 2004’首届中国北京国风诗人端午节大会召开
  • 《古远清自选集》简介
  • 征稿启事
  • 文学:距离底层民众有多远
  • 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我们的文学像一条没有航标的河流,左冲右突,浩浩渺渺。随着“小康社会”的逐渐显现和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推进,文学也进入一个多元化、个性化、世俗化、现代乃至后现代时代。整个社会都在发展,但重心却在向经济、向城市、向社会上层倾斜。文学逃不脱社会的制约,表面看它是多元化的,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河流的许多支脉都在向一个地方拥挤——社会上层,在那儿构筑了一个五光十色的“浮华世界”。这并不奇怪,有什么样的经济社会基础,就会有什么样的文学形态。但我们要问,文学创造的这个“浮华世界”,是一个真实的中国吗?中国有庞大的底层社会和底层群体,为什么在文学中“淡出”了呢?文学在整个社会生活中的日趋“虚化”和“边缘”,是不是同它疏离了最深广的社会土壤和地气有关呢?
  • DV电影与人民美学
  • DV电影的出现是电影发展史上的一场深刻革命。
  • 数字化时代的文艺研究——《网络文学论纲》三人谈:网络文学的学科形态建设
  • 一、必要与可能。网络文学是一种用电脑创作、在互联网上传播、供网络用户浏览或参与的文学。这一伴随现代数字化技术而迅速崛起的崭新文学形态能否在人类艺术审美的表意链中,以自己的迹化形式镶嵌出文学史的一个历史节点,以媒介转型实现“范式转换”,不仅要有丰厚的创作实绩确证自身的地位,而且需要有自己的学科形态来表征其理论逻辑和价值律成,以便在理性觉识与理论建构的双重意义上,实现对这一新兴文学历史性“出场”的合法性体认。
  • 思念克家同志
  • 臧老走了。不论理性、感情都难以接受。老人自进入晚年,常讲:“我是不服老的。”他的《抒怀》一诗,生趣盎然:“自沐朝晖意蓊笼,/休凭白发便呼翁。/狂来欲碎玻璃镜,/还我青春火样红。”大自然原是有情的,它确为老人的暮年洒下一片明媚的春光。臧老曾
  • 精彩回放:一首关于伊拉克战争的奇诗
  • 伊拉克战争不觉一年过去了。一年时间,不过历史的一瞬,入侵者已经开始尝到陷入“汪洋大海”的味道,有点焦头烂额了,而震惊世界的“虐囚门”事件,更是把号称“民主”和“人权”卫士的画皮撕得精光。想一年之前,美国人得手之际,那是何等声势!几乎迅雷不及掩耳,一鼓作气占领了全境。于是,以美国老板为首的强势世界一片狂欢:又是“信息战”,又是“斩首行动”,简直是老美打你没商量,眼看着下一个就该轮到“北朝鲜”了——还不识相!中国人赶快“傍美国大款”甘当孙子吧,做三百年殖民地也比现在强。
  • 40年代文学理论主潮
  • 中国20世纪40年代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这不仅仅因为它一直处于战火纷飞之中,还因为它在时段上分为抗日战争(1937.7.7—1945.8.15)和人民解放战争(1945.8.15—1949.10.1)前后两个时期,这两个时期的战争性质和范围有着很大的不同,其政治和文化状况及特点各异。在此时期,中国文艺界并没有因战火连绵而停滞不前,正是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巨大灾难,促使文学家们对社会、对人生等方面的问题做出了深切的思考,以抗战时期为主体的40年代,文学创作、文学批评和文学理论在艰苦的生存环境中仍然取得了可观的成绩,抗战结束后,接踵而至的3年人民解放战争期间,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仍然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现实主义文学理论以及人民至上主义的文学,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发展成熟的。在此方面,历史与逻辑取得了一致,即中国文学理论的发展与社会生活的发展基本上是同步进行的,抗日战争和人民解放战争的发展过程,是中国人民一步步走向觉醒和独立、最终成为国家主人的过程,也是文学理论弃旧图新、走向新生的过程。
  • 在传统失落的世界里重返家园——论现代性视域下的怀旧情结
  • 一、词源考证。从西文词源学的角度来看,怀旧(nostalgia)一词源于两个希腊词根nostos和algia,nostos意即回家,algia指思慕回家的痛苦状态和焦灼感。1688年,瑞士医生J·霍弗尔(Johannes Hofer)把这两个词根连接起来,首次铸造了nostalgia一词,专指一种众所熟悉
  • 论魔幻现实主义与寻根文学的隐喻象征手法
  • 魔幻现实主义与寻根文学的影响不仅表现在美学追求、思想主题上,而且表现在艺术形式与技巧的借鉴上。特别是艺术表现手法的影响成为了显而易见的外在标志。表现手法是作家刻画人物、揭示主题的重要手段与方式。一部作品其艺术水准的高低,常与表现手法密不可分。那么,魔幻现实主义与寻根文学的表现手法是什么,这成为了我们评判其艺术价值的标尺之一。魔幻现实主义与寻根文学使用最频繁的表现手法是隐喻象征、变形夸张和心理幻觉等。这些手法已经被当作魔幻手法为评论界所圈点评价。而尤以探讨隐喻象征的评论文章居多。论者也拟对这一表现手法展开讨论。
  • 诗歌与绘画关系新探
  • 历史上各个朝代有很多作为诗人与画家兼一身的,如东晋的顾恺之、唐代的王维、宋代的徽宗赵估、元代的赵孟頫、明代的唐寅等,都有诗文行世而又誉满画坛。尤其是中唐王维的诗与画被大文豪苏东坡称之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道出了诗是无形画,画是无形诗的密切关系,为后人乐道。
  • 从人生之旅到文学之境
  • 人们常说:“文学即人学”。人情世态,人世沧桑,人的喜怒哀乐,理想愿望,大到历史变迁,国家盛衰,小到情绪波动,心理变化均在文学中予以表现。不同的人对文学与人生亦有不同的理解与感悟。遗憾的是,一段时期以来,我们的文学“同我们的现实、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公众(同时也是我们的读者)关系越来越疏远了(李洁非语)。有的人是放弃了自己的责任。逃避!躲到历史、躲到闲适、躲进后宫逸事中去了”(谢冕语)。文学与人生的距离越来越远,干预人生的作品越来越少,能够引起人的共鸣的就更是凤毛鳞角了。这不能不说是我们时代的悲哀。因此,我们有必要重提“文学与人生”的话题,唤起作家们的社会责任意识,引起更多人对文学与人生的关注,呼唤反映我们伟大时代的伟大作品。
  • 浅谈工业题材文学创作
  • 关于“工业题材”创作,在中国文坛算是一个老话题了。过去,人们还经常谈论它、研究它,报刊和文学部门也常常摆到议事日程上议论一番;可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再提及了。因为它既不时髦,也不时尚,很不合一些人的胃口。今天开这个讨论会,是老话重提,是不是合乎时宜,还很难说;附带说一句:把文学题材用行业来划分,也不十分科学,但多年来人们都习惯这么说,已经”约定俗成”了,因此仍姑妄如此谈之吧!
  • 在社会变革的旋涡中沉浮——中国工业文学中的工程师形象考察
  • 近现代工业是科学技术进步的结果,工业的发展最生动地说明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工程技术人员——工程师们,正是把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实践者。因此,反映他们的生活,刻画他们的形象,理应成为工业文学不可缺少的部分。今天我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实现工业化、现代化,工程技术人员在这个历史大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所以,回顾百年来工业文学中工程技术人员形象的塑造,当是不无裨益的。
  • 站立的灵魂与游动的精灵——试论李瑛诗歌中树和鱼两个主体意象
  • 李瑛是当代新诗史上有着独特艺术才情和个性的诗人,六十年如一日的笔墨生涯不仅留下了近五十卷诗意葱茏的集子,而且在诗歌潮流汹涌向前的流变中担当了一个不可替代的参照系。我们称著作等身的李瑛为一种诗歌现象,大概一点也不为过:作为一个业余诗人,自立于诗歌圈的风风雨雨之中,却拥有许多专业诗人所无法比肩的创作成就;在不计其数的诗人忙着下海转行等始乱终弃过程中,李瑛留给诗坛的是“从一而终”的“执迷不悟”,他始终与缪斯相濡以沫的拳拳情愫,历经时代大潮的洗涮、冲击而岿然不同。这一切都说明了诗人对诗神的不倦求索,对人生、社会的诗性倾听与诉说,可以说诗歌作为一种人文精神早已完全融入他的全部生活,正如诗人所言“诗歌的精神力量是不容抹杀和不可磨灭的。诗歌的力量就是真善美的力量,就是诗人的人格力量。在二十世纪的今天,每一个严肃的、有责任心的、有志于诗歌事业的人,都必会作出自己对于理想信念和诗歌前途的真正的回答。”把诗当成一种事业和力量,李瑛让人们激活了许多诗内诗外的思考。
  • 形而上的困惑与追问——论曹禺《雷雨》创作时期思想的几个主题
  • 1933年曹禺创作《雷雨》,1936年1月写了《雷雨·序》,他在创作《雷雨》前后时期主要思想在两种文本中得到充分体现,前者是思想具象化的文学结晶,后者是他对此期观念的理智叙述——向社会解释剧作主旨,自述此期基本观念。本文拟通过解读这些文本,分析曹禺这一时期的观念形态,即对他首次完整人生观念表述作一概括。
  • 面对动物的尴尬——《一岁的小鹿》读释
  • 动物小说或者涉及描写动物的作品,通常都被当成儿童文学看待。这种理解似乎存在某种偏失——把动物形象和动物小说所承载的意涵,局限于儿童的认知与理悟层面。造成这种认识的根源在于,人们关于动物形象的思考,仍习惯性地囿于寓言、童话模式,
  • 寻找生命的和谐——评《溺水的鱼》
  • 正如亚里士多德曾“玩笑”过的那样,人群中确实呈现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命态度或生存境界:有的人活着是为了吃饭,有的人吃饭是为了活着!无疑,少鸿是属于那种守望尊严,以坚执的文化信念与对人生的和谐渴望为生存养料的人群中的一个,正因为这样,他才能在一片冷冰冰的哄闹中清晰地表达一份旷达坚定,在体验着痛苦与悲剧的同时顽强地“绵延”、涌动着一股生命之流或生命冲动(vitalimpetus)。读他的长篇新作《溺水的鱼》,在他心爱的人物“尤奇”身上,我们再一次领略、感受到了这种生命的本色与执着的精神气质。
  • 文学的文化研究退潮与经典化文艺学重建的可能
  • 随着20世纪80年代末期后现代主义争论的式微,欧美学界短暂的理论真空很快被刚刚兴起的文化研究所填充。应该说这有一定学理延伸逻辑性的支持:近半个世纪的文学研究向内转——语言学转向,诸如结构主义、符号学、新批评以及后结构主义等,尤其
  • 真正的人,真诚的诗——《鲁藜诗文集》序
  • 鲁藜同志去世已近五年了,但他的诗却将长久地活在人们心中。
  • 读图时代文类“内爆”的典型文本
  • 新世纪以来,一种新的艺术概念迅速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它的进入,不是悄没声息的,而是大轰大嗡的;不是慢条斯理的,而是“长驱直入的;不是少数人捣鼓的,而是全民总动员”的:这就是摄影文学。一时间,做文学研究的耆宿老将、中年骨干、青年新秀,似乎统统被这一新玩意儿所劫持、所裹挟,几乎每一个人都试着在这一新辟的场子内练了一把,都试着对这一新玩意儿表达自己的看法,不仅发出了声音,形诸文字,而且还附上了各自的光辉形象——当然是照相镜头摄下的。其文本本身就是对于“摄影文学”的一个隐喻、一次演示:既有文字,又有摄影。然而遍观人们的反应,不管对于这一新玩意儿作出何种阐释,骨子里都不无一丝惶惑,不无一点疑问:“喂,你是谁?你想干吗?”
  • [邓小平诞辰100周年]
    论邓小平文艺以人民为本的思想(陈飞龙)
    [文学视野中的“三农”]
    为什么革命?——歌剧《白毛女》等作品中的农村世界(鲁太光)
    未完成的“金光大道”——对我国农村社会主义道路的再思考(李云雷)
    历史的转折与“新乡土小说”的意识形态(刘复生)

    《中国解放区文学俄文版序跋集》
    “网络文学与数字文化”学术研讨会召开(欧阳)
    数字化网络与文学命运(吴炫)
    互联网与后文学时代(阎真)
    2004’首届中国北京国风诗人端午节大会召开
    《古远清自选集》简介
    征稿启事
    [当代文艺评论]
    文学:距离底层民众有多远(段崇轩)
    DV电影与人民美学(李启军)
    数字化时代的文艺研究——《网络文学论纲》三人谈:网络文学的学科形态建设(欧阳友权)
    [自由论坛]
    思念克家同志(丁宁)
    精彩回放:一首关于伊拉克战争的奇诗(宪之)
    [理论探索]
    40年代文学理论主潮(张清民)
    在传统失落的世界里重返家园——论现代性视域下的怀旧情结(赵静蓉)
    论魔幻现实主义与寻根文学的隐喻象征手法(邓楠)
    诗歌与绘画关系新探(张冠印)
    从人生之旅到文学之境(李国春)
    [作家作品研究]
    浅谈工业题材文学创作(程树榛)
    在社会变革的旋涡中沉浮——中国工业文学中的工程师形象考察(贾玉民 刘福智)
    站立的灵魂与游动的精灵——试论李瑛诗歌中树和鱼两个主体意象(颜同林)
    形而上的困惑与追问——论曹禺《雷雨》创作时期思想的几个主题(张先飞)
    面对动物的尴尬——《一岁的小鹿》读释(朱宝荣)
    寻找生命的和谐——评《溺水的鱼》(夏子)
    [商讨与争鸣]
    文学的文化研究退潮与经典化文艺学重建的可能(盖生)
    [序与跋]
    真正的人,真诚的诗——《鲁藜诗文集》序(张学新)
    [摄影文学研究]
    读图时代文类“内爆”的典型文本(姚文放)
    《文艺理论与批评》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文化部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社  长:吴祚来

    主  编:陈飞龙

    地  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

    邮政编码:100029

    电  话:010-64935584

    电子邮件:wenliping2511@sohu.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58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81/j

    邮发代号:82-205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