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语
  • 孙犁:《孙犁全集》(共1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7月版
  • 中国艺术研究院召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
  • 2004年11月16日—18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在北京五洲大酒店隆重举行了为期三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铁木尔·达瓦买提、文化部副部长周和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代表处代表青岛泰之出席会议并讲话。开幕式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刘茜主持。
  • 北京文艺界举行系列活动纪念贺敬之文学创作65周年
  • 贺敬之是我国当代著名诗人,他于1924年11月出生在山东峄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40年奔赴延安。从15岁开始发表作品,在其漫长的文学生涯中创作了大量歌剧、歌词和诗歌作品,其中歌剧《白毛女》、歌词《南泥湾》以及诗歌《回延安》、《放声歌唱》、《雷锋之歌》和《西去列车的窗口》等,深受人们喜爱。2004年12月,北京文艺界、出版界举行了一系列庆祝诗人贺敬之文学创作生涯65周年暨80华诞的活动。
  • 《蒋路文存》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12月版
  • 姚文放:《当代性与文学传统的重建》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3月版
  • 古远清著《海外来风》简介
  • 《新自由主义评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6月版
  • 写在“伤痕文学”边上
  • 这些年来,创作和评论界都在不约而同地谈论“文学的困境”;另一方面,一些人却在谈论和期待文学创作的高峰。同为文学,此文学已非彼文学。那些相信中国文学正在走向辉煌的人主要是由所谓“纯文学”的角度,从所谓文学内部和纯粹技术的角度来高度评价当前文学成就的。这种辉煌,即使来临,也将是一种“白宫”的辉煌。正如西方学者所提出的看法:“中国的情况提供了一个机会来表述一个看来是非常重要的结论。
  • 脚镣与舞姿——《子夜》模式及其他
  • 作为茅盾研究中心点之一的《子夜》研究,已经乘坐在《子夜》这艘母舰上,驶过大半个世纪的航程了。对这条航道进行一番回顾和重勘,不难发现,《子夜》的作用大大超出了普通文学概论所归纳的一般意义上的教育、认识、审美、娱乐的范围,它越过文学的堤岸,蔓延到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史、思想史等其他领域,以至在今天的政治经济学课堂上,仍然有些教师郑重地向学生推荐《子夜》。
  • 突围中的建构——鲁迅小说《怀旧》之于中国小说现代化的意义
  • 鲁迅是孤独的,他时时处在时代思想的前列,他的忧虑与自省超越了同时代其他的任何人。鲁迅又是痛苦的,他看到国民的病根、社会的痼疾,但又苦于没有有效的方法来铲除这些病根和痼疾,从而使国民觉醒、民族富强起来。鲁迅是矛盾的,他总是处于矛盾的嬗变冲突中,从热心于科学救国到致力于揭示国民性;从相信进化论到不再相信“将来必胜于过去,青年必胜于老人”,处处显示出他的被围困与突围。
  • 复返初始的神话——《边城》水原型的整体解读
  • 沈从文的《边城》一俟问世,各种评论接踵而来,毁誉参半,形成众声喧哗的局面。在众多声音中,有一种声音特别强劲,穿越半个多世纪依然势头不减。这就是所谓的“世外桃源论”。其共同之处就是给《边城》戴上一顶“非现实主义”的帽子,要么指陈它构筑了一个桃花源式的人生幻境,要么指陈它宣扬资产阶级抽象的人性和人类之爱。
  • 中国十大文学期刊2004年第5期综评——看《当代》
  • 曹征路的《那儿》(中篇)堪称这一时期最具有代表性的现实主义力作。它不仅揭示了重大现实问题,而且在艺术上颇有力量,给人以强烈震撼。能够及时推出这样的作品,再次显示了《当代》杂志“直面现实”的可贵传统。(有关《那儿》的详细解读和评论,请见《“左翼文学”传统的复苏和它的力量——评曹征路的小说(那儿)》一文,此处不再赘言)。
  • 看《人民文学》
  • 《人民文学》第9期值得说的是头条——鬼子的《大年夜》(中篇)。这部小说大概可以称为“半部佳作”。前半部依然延续鬼子的一贯风格,在极至的情境中显示了对现实生活的穿透力度。大年夜的故事是由“小”开始的。临时拿捏着小权力的莫高梁贪图小利,在对更弱者老阿婆的掠夺、关押中完成了对权力威严的模仿。一些对话、神态的描写都相当传神。
  • 看《收获》
  • 本期《收获》阵容豪华,无论与前几期相比,还是与同期其他刊物相比,都算得上是一场“盛宴”了。《收获》向以“中国当代文学简史”自期,从史的脉络上看,这场盛宴的特点在于“写实”,不但“写实作家”占据主体,以往“尚虚”的作家,也向“写实”靠拢。这并非偶然。先锋小说“怎么写”的实验难以为继之后,“写实”又重新成为评价小说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但如何“写”才能落“实”,各路人马还要各探门径。
  • 看《花城》
  • 本期《花城》排在头条的,是王祥夫的《榴莲》(中篇)。故事的切入点极富张力:追求性爱,却厌弃婚姻的画家安乐遭到了白荷的死纠乱缠。就像点题的水果榴莲,对于婚姻,爱者趋之若骛,憎者避之不及。矛盾就在这里,张力也在这里。小说的叙述之笔,闪回在安乐逃避的身影和白荷步步迫近的步伐之中,盘旋回绕。如果说,好小说的标准之一是,
  • 看《十月》
  • 本期《十月》,整体嫌平。我们推荐其中一篇:老虎的《锦鲤记》(中篇)。
  • 看《钟山》
  • 这期《钟山》名为“中篇小说专号”,虽有11篇作品的大容量,且其中红柯的《飞啊飞》和姚鄂梅的《死刑》也已分别被《小说月报》第11期和《小说选刊》第12期转载,但惜无精彩之作压阵,少了些“专号”的力度。
  • 看《大家》
  • 作为“十年刊庆特大号”,《大家》第5期在厚度和容量上给人以丰盛之感,不仅有各路名家的贺词,还有各色小说的捧场,其热闹着实让人充满期待。
  • 看《萌芽》
  • 第9期的《萌芽》从整体上看,可谓忧喜参半。一方面,“80后”小说依然纵容情绪的倾诉而匮乏于小说的艺术;另一方面,这类小说终于从郭敬明、易术等小说的忧郁主题中产生出新质:渐渐冷却了做秀的“啼哭表演”而开始转向依凭情感取暖。
  • 看《山花》
  • 《山花》第9期的“黔地”栏目推出了盛慧的《夏天又来到了后赵圩》(短篇)。语言细腻却不拖沓、宁静而不沉闷,结构的编织与隐喻的展开巧妙而自然地贴合在一起,既有散文那种“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的漫不经心,也有小说构思中的“刻意”和精妙。作品的文体介于小说和散文之间,不少读者认为是散文,我则更倾向于称之为“散文化小说”。因为,作品中对细节的还原达到了精细的程度,与其说是当时情境的回顾,不如说是故事的当下讲述。
  • 看《上海文学》
  • 《上海文学》第9期的“月月小说”栏目推出的是韩少功的两个短篇《801室故事》和《是吗?》。最近,又值韩少功一勃发期,《天涯》第5期和《人民文学》第10期也先后发表其中短篇小说和散文。在这一批作品中,《上海文学》推出的这两篇最专注于文本试验。
  • 胡德平:《说不尽的红楼梦——曹雪芹在香山》中华书局2004年4月版
  • “左翼文学”传统的复苏和它的力量——评曹征路的小说《那儿》
  • 如果用一种创作上的倾向来形容“左翼文学”,“左翼文学”传统应该是这样一种传统:它以骨肉相亲的姿态关注底层人民和他们的悲欢,它以批判的精神气质来观察这个社会的现实和不平等,它以鲜明的阶级立场呼唤关于社会公平和正义的理想。代表一种思想或政治倾向的“左翼文学”传统,从上世纪20—30年代以先锋姿态出现开始,经过延安文学,17年文学再到文革文学,
  • 小说、世界和女作家林白——评《万物花开》和《妇女闲聊录》
  • 作家转型不是件容易的事,转型并且超越的作家更是稀罕。在《万物花开》和《妇女闲聊录》这两部长篇近作里,我以为林白做到了。
  • 王朝闻访谈录
  • 王朝闻(以下简称“王”):我现在担任的编《中国美术史》的工作任务很重,同时我还在写一部专著,题目是《艺术美学中的雕塑》。1990年出版时改名为《雕塑雕塑》。
  • 扫乱文学价值取向的闹剧
  • 从一则《文摘》中知晓,有人套用20年前写自卫反击战的小说《战争,让女人走开》的书名,写了一篇《文学,让鲁迅走开》的杂文。它说鲁迅是学医的,对文学外行,他的杂文乃非文学的文字等等,因而叫人别用鲁迅掺和“文学”而喝他“走开”。其实,世上没有几个,更没哪位大家是从大学文学系学出来的。鲁迅学医,救死扶伤,正是当今最时髦,认为是文学永恒于爱的话题,是他出于对人的最深切之爱,
  • 复活文学信仰的可能性——评李建军的长篇博士论文《小说修辞研究》
  • 很长时间以来,人们不约而同地用“边缘化”指认文学的当代生存处境。“边缘化”的准确所指不应该是文学在社会生活中失却了所谓“中心”位置;要文学在社会生活“中心”位置上扮演角色,那一定是社会有了毛病。“边缘化”应该是文学因为人们失却了对它的信仰,而在人们的精神生活中不占位置了、靠边了。属于精神之域的文学,变得开始不被精神所理睬。
  • 压缩之后的价值:“十七年”小说漫议
  • 随着21世纪的到来,对于上个世纪文学的压缩工作也就开始了,一些类似《20世纪中国文学名作典藏》的压缩本图书迅速地被摆在书摊上,并受到读者欢迎。应当说,定期地压缩上个时段的文学,存精华,去芜杂,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连长达几千年的中国古代文学史,一般都仅有4册,总计不到100万字,何况只有百年历史的世纪文学呢?
  • 炫耀消费与身份焦虑
  • 消费已成为当今社会风尚。全球化思潮使人们身不由己地进人消费主义社会的运转之中,消费逐渐成为经济、文化和政治体制再生产,社会和个人协调整合,以及个体与个体行为之间的关键性话语。本文将从人们消费什么、如何消费以及为什么要如此消费的文化价值和意义系统中,揭示出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消费现象所涉及的身份观的显著变化以及由此而来的文化焦虑,
  • 文化研究在中国
  • 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是目前英美学术界最富活力的学术思潮之一,它在90年代初期被介绍到中国,并逐渐成为目前中国学界的前沿课题。但总的来讲,“文化研究”在目前的中国学术界是一个很含混的概念。下面,我将首先梳理当代西方文化研究在中国的发展脉络,并进一步指出中国文化研究从诞生之日起就伴随的强烈的自我建构意识,以及由此产生的研究误区。
  • 评“80后”——“80后”看“80后”
  • “80后”写作这一说法最近被如此喧嚣地提起,仿佛突然在整个文坛形成了一股飓风,一时间各大文学媒体和文学网站对此都做了专论批评,其声势之浩大,很容易就让我想起多年前关于朦胧诗“崛起之后”迅速兴起又逐渐冷却的批评运动。事实上,正如发表在《南方文坛》的一位年轻的“80后”评论者文中指出的,20世纪80后出生的年轻人,如今最大的24岁,最小的也有15岁,基本上已经到了“文学自觉”的年龄——我赞同这个字眼,是因为我觉得到了一定年龄,
  • 散漫的自由——关于《红X》
  • 初登文坛,李傻傻引起人们注意的,是他的散文和短篇小说。其中的一些优秀之作,比如《打口古都》、《我最难忘的一次偷窃》,在网站细菌的传播下,曾迅速地感冒了一大批读者,其中既有怀才不遇的文学愤青、毛头青年,也不乏文坛耄将、江湖元老。他们都被他浑然天成的豁亮语言、生气的文字、奇诡的想象力、朴实而又奇特的乡村童年、坦率真诚的表达所深深吸引而交口称赞。迄今为止,虽然还只是西北大学中文系刚刚毕业的本科生,李傻傻已在多家文学期刊上发表过文章,
  • “80后”的时尚写作——兼谈《十少年作家批判书》
  • 继《十作家批判书》的热闹之后,又一本集合了所谓少年批评家的《十少年作家批判书》日前被推出。不过,这次的主角成了在2004年风起云涌气势凌厉的“80后”。从年初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大篇幅报道了中国的几位“80后”作家,到《羊城晚报》推出它颇有争议的“80后实力作家排行榜”,再到“80后实力派五虎将”这个概念的命名,
  • 东方吉卜赛:论鲁迅、路翎的精神特质
  • 在西方,吉卜赛人是流浪民族的代名词。今天,我们一提起吉卜赛人,总习惯把它与巫术(占卜)、相命、歌舞(性感)等联系在一起,其实这些都是表面的特征。不妨对照一下犹太人“浪迹天涯”的历史,可以看出,他们仅仅是为生存所迫才走上流浪之路,属于不情愿的、宿命的流浪者。他们为了种族的延续,其流浪和迁徙往往大都表现出“大军团作战”式的集体行动,具有明确的目的性。
  • 《我亲历的文坛往事》(丛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7月版
  • 对创造社“为艺术而艺术”的哲学理解
  • 学术界一般是把创造社定位为“艺术派”,其实这似有欠妥之处。因为创造社终究不属于单纯追求艺术的文艺团体。与此相关,既有研究对创造社“为艺术而艺术”文学观的理解和评价似乎也未必恰如其分。因为这一命题的内涵十分复杂,并不像人们理解的那么简单。
  • 动物形象:小说研究中不应忽视的一隅
  • 对于文学作品中的动物形象,我们并不陌生。在不少人的观念中,文学中的动物形象,仅是久远的蒙昧时代的生活回响,或者只是民间文学和童话、寓言、志怪作品等文类中特定手法的运用,随着文学写实品格的确立并成为主流,动物形象就渐渐淡出了作家的视野。实际情形并非如此,我们只要稍稍回顾一下刚刚过去的20世纪,
  • 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历史范畴的二重意义
  • 若说马克思主义认为文艺在本质上从属于历史,这是既无人反对,也无人深究的问题。特别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怎样理解文学的历史属性问题,更是没有深入研究。也许。正是由于人们过于疏忽了对这个范畴的研究,才使我们文艺事业的指导思想一度产生失误:误解了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历史范畴的原意,实践上造成了惨痛的教训。因此,当我们回顾20世纪中国文论的来路,反思中国文艺理论建设时,便不能不把这个重要的范畴提出来加以讨论了。
  • 消费主义与颓废主义文学思潮
  • 今天的社会已由计划经济进入市场经济,商品意识深入人心。由此,生活于其中的人们的思想观念也随之一变。一切成了商品,消费主体成了上帝,满足上帝的需要则成了一切社会活动的目的与动力。物质生产如此,精神生产也是如此。于是,一些高雅的文学刊物在经济杠杆的调节下,逐渐堕落为“花边刊物”、“地摊文学”,一些号称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作家也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改弦易辙,大量炮制“媚俗”乃至迎合某些读者卑劣心理需求的作品,“下半身写作”的颓废主义文风一发而不可禁。
  • 论美是人与环境的和谐——以凡高与阿尔为例
  • 绘画是一门视觉艺术,而视觉艺术的美感又是凭借画家的眼睛与客观对象直接对话过程中产生的精神感悟或灵感。是画家由周围的实际环境得来的直觉印象产生的激情和情感的富有表现力的艺术形式。由于现实生活中没有抽象的人,所以清代大画家石涛说“夫画者,从于心者也”。是“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肯定了绘画是艺术家个人与山川神遇的形而上顿悟的物化。
  • 卷首语
    孙犁:《孙犁全集》(共1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7月版
    中国艺术研究院召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戴和冰)
    北京文艺界举行系列活动纪念贺敬之文学创作65周年(宗波)
    《蒋路文存》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12月版
    姚文放:《当代性与文学传统的重建》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3月版
    古远清著《海外来风》简介
    《新自由主义评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6月版
    [作家作品]
    写在“伤痕文学”边上(旷新年)
    脚镣与舞姿——《子夜》模式及其他(孔庆东)
    突围中的建构——鲁迅小说《怀旧》之于中国小说现代化的意义(方春荣 胡明贵)
    复返初始的神话——《边城》水原型的整体解读
    [最新小说荐评]
    中国十大文学期刊2004年第5期综评——看《当代》(李云雷)
    看《人民文学》(魏冬峰 赵晖)
    看《收获》(过桥)
    看《花城》(余旸)
    看《十月》(隋无涯)
    看《钟山》(天文)
    看《大家》(晓南)
    看《萌芽》(徐妍)
    看《山花》(王振峰)
    看《上海文学》(燕君)
    胡德平:《说不尽的红楼梦——曹雪芹在香山》中华书局2004年4月版
    “左翼文学”传统的复苏和它的力量——评曹征路的小说《那儿》(季亚娅)
    小说、世界和女作家林白——评《万物花开》和《妇女闲聊录》(徐则臣)
    [访谈]
    王朝闻访谈录(陆华 胡月萍)
    [自由谈]
    扫乱文学价值取向的闹剧(周良沛)
    复活文学信仰的可能性——评李建军的长篇博士论文《小说修辞研究》(李万武)
    压缩之后的价值:“十七年”小说漫议(高旭国)
    [文化研究]
    炫耀消费与身份焦虑(魏红珊)
    文化研究在中国(马征)
    [研究生论坛·评“80后”]
    评“80后”——“80后”看“80后”(文珍)
    散漫的自由——关于《红X》(余祖政)
    “80后”的时尚写作——兼谈《十少年作家批判书》(王颖)
    [争鸣录]
    东方吉卜赛:论鲁迅、路翎的精神特质(戴嘉树)
    《我亲历的文坛往事》(丛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7月版
    对创造社“为艺术而艺术”的哲学理解(王国绶)
    动物形象:小说研究中不应忽视的一隅(朱宝荣)
    [理论]
    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历史范畴的二重意义(顾祖钊)
    消费主义与颓废主义文学思潮(吴家荣)
    论美是人与环境的和谐——以凡高与阿尔为例(陈流)
    《文艺理论与批评》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文化部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社  长:吴祚来

    主  编:陈飞龙

    地  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

    邮政编码:100029

    电  话:010-6493558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58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81/j

    邮发代号:82-205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