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草地》 > 2016年第01期
  • 若尔盖的记忆碎片
  • 关于牧民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句耳熟能详的北朝民歌是对游牧的写照,但是,牧民的游牧生活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呢?若尔盖是藏民族聚居区,它偏僻的地理位置,以及在中国历史的进程中的地位,让我们望而却步,久而久之也就顺理成章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 冬天过后花会开
  • 一 正月过半,阳光温柔地拥裹着大地。满头白发的柱子,抬头看看瓦蓝的天空和笑脸似的太阳,心里的别扭劲儿松了,不再踌躇地朝女儿枝枝的养老中心走去。当他佝偻着背走到铜陵开发区“枝枝养老中心”的院门口时,却被另外一个老头拦住了不让进。
  • 珍贵的遗产
  • 老满头突然去世,让这个家一下子散了。 说起老满头,这一带无人不知。老满头的妻子,生下第二个儿子没多久,就因病去世。老满头又是当爹,又是当娘,将两个儿子抚养成人。从白手起家,到如今拥有两家饭馆,老满头成了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一个传奇人物。
  • 撞鬼
  • 一 王有钱只犹疑了几秒钟,便横下一条心,飞快脱下裤子,将白花花的屁股转向了摄像头。他一边用力“嗯嗯”,一边漫不经心地抠着内裤上的小洞洞,洗得泛白的布面,像被虫蛀过,老婆早就说过,这种破烂,就算扎拖布都没人要!每晚王有钱脱衣上床,都要忍受老婆的一阵白眼,但他认为无所谓,爬上床时也是赤条条一好汉——脱.了内裤睡,省得磨损布料呢,自家老婆的嫌弃,又算得了什么?
  • 角色
  • 到成都出差,忙完所有的事情后,和同事到天府广场对面的书城里买了几本书,然后在旁边的“德克士”里闲坐。 正午的阳光炽烈地照着,窗外的景象犹如一张过曝的照片,不只晃人眼睛,还使人昏昏欲睡。“德克士”里坐满了人,可是很安静。我们本来打算看会儿书,可是在冗长的炎热中,睡意渐渐袭来,脑中一片混沌,眼皮也跟着沉重起来,头昏脑涨的什么也看不进去。
  • 乡问植物(三题)
  • 百里香 如果不曾在农村生活过,就无法将百里香的香味与家乡的气味联系在一起,抛开家乡,百里香就只是一个生僻的名词。 百里香通体带着香味,浓而不俨,清爽宜人,我熟悉这种香味。因为熟悉,便无端地喜欢上了百里香,它与我在成长中逐渐喜欢上的家乡的所有事物一样,大都是因为熟悉,然后才深深地喜欢上它们。
  • 听玉米生长的声音(外一篇)
  • 在新疆伊犁喀班巴依的雪峰下有个恰布其海,也叫恰海,海边有一个美丽花园,主人在园里种满了太阳花、玫瑰和向日葵。每天忙完地里几千亩的活后,他说最想干的事就是回到恰海边的花园里,在黄昏来临时,一个人静静坐在园子的石阶梯上,看花园里壮美的夕阳慢慢地落在大漠那边,听花园外恰海微微荡漾的波涛声,他会一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坐到月亮在东山顶上升起也不愿睡去。
  • 众山之巅(组诗)
  • 忘记和记忆 俯视又仰望,在时间的分水岭上,我是祖先最后的牧人,放牧头顶上空的云。脚下大地尽情无边,像心愿,盛开祖先歌声飞扬的牧鞭。
  • 辽阔(组诗)
  • 羌山行——致羊子 山峦,沟壑,峻岩,峭壁 能在无法生存的地方生存的 只有——羊
  • 小小歌
  • 1 时光之手 一直想描绘你的全部 而你却总是让这个世界 看到你的侧面
  • 刚杰·索木东的诗
  • 路过的桥,是一把竖琴 路边的这棵树 秋叶,已经落尽了 路过的这座桥 把粗壮的手臂 伸向天空,却抓不住 满天的喧嚣
  • 情系远牧场(外二篇)
  • 我有一个夙愿,想到远牧场去看看,如果有时间的话,在那里待上一阵子,和牧民一起放放牛,骑骑马,感受一下牧区天高云淡、自由自在的生活,那该有多惬意! 可是,我这个想法就像一只老母鸡,在我的脑子里咯咯咯地叫了好多年,就是孵不出蛋来。就在老母鸡已经快叫不出声来的时候,我很偶然地得到一次机会一随同一个工作组去阿坝镇七村远牧场,检查验收一个产业发展扶持项目。
  • 没有阳光的清晨(外一篇)
  • 没有阳光的清晨很冷,那是我刚来这里的第一年,迎来的第一个冬天。早饭,一碗糌粑汤汤如何都不能填饱肚皮,其实是自己没有食欲的原因。高原的清晨有道不明的一种奇怪,没有一丝风,反而冷得出奇。不论怎么冷,出去觅食是每天必须的事情,就像鸟儿。
  • 川西北高原明珠——阿坝
  • 炎热七月走进阿坝县,胸襟豁然开朗,畅快与惬意涌入心怀,风擒着万物体香拂身,灵魂抖落尘世纷扰,染一身馨香,驾着纯净划过高山、峡谷、森林、草原……瞬间,心被云天窃走,躯壳立于泥与风中,环绕于万物灵气里;眼球驾着神思环游,醉于山水间、醉于神韵的烟火中。
  • 金色阿坝(组诗)
  • 神山阿伊拉 四千米之上,阿伊拉神山的雪松 仿如佛主遗留在尘世的仙子 伫立在神座之前 孤傲地凝望日月轮回
  • 夏日草原(外一首)
  • 时间走进夏日,青草旺盛的向上 还有积极的心事,不负重望 在夏日的草原,把心扉打开 浓郁的生机,便激荡开你的心力 有灵的万物,生长天堂的梦
  • 神座,查理河深情喂养的村庄(外两首)
  • 有人想逃离,城市纷扰的情绪 有人想眺望,山与山抬举的村庄 最先让我心动的河流 搅乱目光深处的柔波 一只鸟淌过查理河的温柔 水滩里,葳蕤的灌木挂有酸涩的果
  • 阿坝高原(组诗)
  • 各莫寺前 明朗的蓝把天空涂满 云朵开出莲的花瓣 错落的时光里 我的心静寂在青草深处
  • 江畔
  • 我与涪江,有十六七年,都是一只水鸟与一条河的关系。 我们把水鸟叫水拐子。它站在浅水中的石头上,跳跳,提水虫吃。水鸟比麻雀大一点,个儿显瘦,羽毛暗红,斜飞起来像个精灵,站在石头上像个隐者。
  • 故道上,有我的乡亲
  • 百度“故道”,指旧道路,老路。我们罐子沟就在两条老路的中间。百度“乡亲”,有三种解释,本题取第三种。本文所述之人,既是同乡同村,又都有亲戚关系。
  • 我点燃一支蜡烛,借着它的死亡取暖
  • 在苍凉与灿烂并存的断裂带,在巍巍群山总是让人感觉老态龙钟随时可能面露狰狞的断裂带,贫穷往往会从一个人衣服上的补丁或鞋子的鱼嘴巴里长出来。它会朝周围的人递出一个让恰好长着这样一截尾巴又稍微爱面子的人都会抬不起头来的信号:你过得很衰。
  • 匪气
  • 吴家濠匪气重。 这话我是听我妈说的,我妈是听吴兴元表叔说的。我爸妈是从射洪县搬来的移民户,吴家濠的人叫他们“下河拐子”,他们哪晓得吴家濠的旧事。大集体那阵,干活干累了,社员坐在树荫下歇气,都喜欢围着吴兴元表叔听他摆龙门阵。吴兴元表叔的脑壳里装满了吴家濠的前朝故事,像讲阶级斗争那样,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他到死也没讲完。
  • 情到多时情转薄
  • 同那杯子的告别,选择在那所城市,是一场精心的预谋。因为与那杯子的相遇,也在那所城市。许是冥冥中的轮回,许是一段缠绵的缘分。 时光是耐心的工匠,他能将平淡无奇的物品打磨成珍品,存放在心灵和记忆中。何况那杯子是我在最艰苦岁月里得到的物品,它虽不是多么贵重,却与我淡然相隧,成为我生活的必需品。
  • 高天远地的风流(组诗)
  • 生着柴火的冬天 冬季,我们整天生着柴火 用滤豆腐的纱布,把寒气滤干 把其他三个季节的劳动 挂在烟熏火燎的房梁上 打着盹,等着过年
  • 熊猫故事,埋葬在记忆中的悲伤
  • 一 初识你,是一只毛绒绒的玩具 走进我年少记忆里的是一个可爱的小精灵 你的陪伴温暖了我童年寂寞的岁月 搂着你入眠你让我的梦境不再孤单
  • 一个活在民间的诗人
  • 一 短短不到一年时间,文佳君接连生了两个“二胎”,真可谓双喜临门。 2014年农历9月11日,佳君的爱妻小孟“二胎”生了个胖小子。诗人难掩心中的狂喜,他在新诗集“写在儿子的百日宴里”写道:“两个小时前我们相遇在梦里/你牵着风筝奔跑,春天也在奔跑/我气喘吁吁地追赶你,追赶春天/我知道春天和阳光都是爱着你的/不然,它们怎能/映照这浩荡的悠远呢/现在,你就睡在我的身旁/嘴角调皮地动来动去”。
  • 路过文家大院
  • 一 2013年夏天,我和爱妻小郭突发意想,每日晚饭后沿小区旁的小路深入乡村漫无目的闲走。这是我居住都江堰三十多年来第一次兴趣盎然游走川西平原乡间。所到之处,水灵木翠,平和静谧。某日,选一清亮小河岸边土路无羁而行,都快到聚源镇场镇上了,见一处竹树密致,几座农房隐在绿荫深处,其中一户人家,一棵巨大的槐树树冠雄伟,一些枝桠搭在围墙上,其象甚异,即折路而进。
  • 在高原的土地上记叙人生的滋味(外一篇)——读白林小说集《远亲近仇》
  • 白林是笔名,本名叫刘善刚,随父母从湖北进入四川江油长钢,大学毕业后支边到川西北高原的九寨沟。跋涉在藏区的三十年间,演绎过中学教师、公安警察、国家公务员、作家等人生角色,娶了个美丽的藏族女人相依相伴。藏区的阳光,藏区的风色已经把这位汉子深深地同化成一名跋涉在藏地的汉族作家,在高原的土地上默默地孤独地回忆在内地钢厂生活的日子,把一种不舍的思乡怀旧情节用小说的语言展现出来,感动读者。
  • 陈世刚 油画作品欣赏
  • 《草地》封面

    主管单位:四川阿坝州文化局

    主办单位:阿坝州文化局

    主  编:贾志刚

    地  址:四川马尔康崇列街10号

    邮政编码:624000

    电  话:0837-282233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0618

    国内统一刊号:cn 51-1085/i

    邮发代号:62-69

    单  价:5.00

    定  价:3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