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文学港》 > 2016年第01期
  • 一个人的百姓史
  • 魏家庄的魏三,原来给财主看家护院。1943年带一杆枪投了区小队,立了一功,当上了副班长。当时抗日武装枪支紧缺,一个区小队仅有两杆水连珠,三杆汉阳造,四把独一响,几十颗手榴弹。1945年围攻邢台。区小队打东门,夜里一个保安队员坠城开小差,被魏三撞上,抓住送到团部,又立了一功,提升为副队长。土改运动后顺理成章地当上了三区区长。
  • 隐形人
  • 老汪的退休生活单调而乏味。天不亮,老汪就醒了,爬起床,刷牙、洗脸,然后换上耐克运动鞋,出门锻炼。有时跑步,有时快走。流一身汗,再返身回家,吃老伴准备好的早餐。他患有糖尿病,吃食相当讲究,多是粗粮,小米粥、紫薯、玉米。过去他爱吃炸油条、口味辛辣的汤面,临退休前,听从体检医生建议,选择对一些食物忌口。他想工作忙忙碌碌一辈子,总得为自己活些日子,或者争取再多活几年,看着外孙女陶陶生儿育女。
  • 晚餐
  • 幸福就好比一条鱼身上那好看的鳞片,若鳞被刮掉,鱼也就只剩下赤裸和喊不出声的疼痛了。柳眉一边刮鳞,一边觉得,自己就是砧板上那条被刮去了鳞片的鲫鱼。晚饭时,她又跟刘跃进发了一通无名火——其实丈夫也没说错什么,不管凉拌豇豆,醋溜包包白抑或开胃汤,这桌上任何一道菜,确实比往常成了太多,尤其那盘豆瓣鲫鱼。相比菜里堆砌的盐分,他的怨言已经算是非常婉约了。她不是不知道,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委屈。
  • 深井
  • 雪薇为这次新书发布会细心地化好了妆,穿上了和虎妈一起买的深绿色缎面连衣裙。还有新买的高跟凉鞋。“很漂亮。”虎妈在说她的发型。她笑笑,摸了一下脖子上的弥勒佛玉坠。三十三岁,她开始化妆上瘾。忘了是哪一次,小希望之家的几个同事,虎妈、嘉乐,都委婉地要求她出门必须化妆。她看到了网上恶搞的截图,她素面接受采访时扭曲的脸,像个巫婆。从那以后,雪薇知道自己不再有权利自由支配她的脸。那一天,她发狠地往眼睛上涂抹睫毛膏。
  • 你肚子里有一只会唱歌的青蛙
  • 他站在栀子花前一动不动。他想起妻子离开前,每天早晨喜欢用小喷壶浇花。她抚枝弄叶,会久久地站在那里,想着心事。也可能她看到洁白的栀子花开,闻到沁人心肺的花香,会想想久远的什么。可是在他疯狂得如狮吼的那天,他自己不知自己酒后做了什么,反正她不见了,彻底地从这世界上消失了。香水河边一位钓鱼的老头看见她跳河并报案的那天,正是她出走的第三天。
  • 蒙在股里(外四题)
  • 股市想任性。真是什么也挡不住。这轮牛市从前一年的下半年开始从2000点上下踏上牛途,到次年初,不到半年就轻松越过了3000点关隘,到4月中旬又在资深股民百般纠结、新股民蜂拥而人中,蹭蹭蹭跃上了4000点大关.向5000点大步流星挺进。人们欢呼:牛来了!接着惊叹:好大一头牛!再后来是癫狂又恐惧:好疯好疯的牛啊!
  • 暗合(组诗)
  • 暮色,像一个埋坟的人它刚埋完远方的山岗,村子,河流又转过身来一锹一锹埋掉身旁那些埋头走在回家路上的牛群和羊群对赶往村尾的那条小路我亲眼所见。它是迎面埋过去的那一位举着火把赶路的人其实,也是它想埋葬的对象只不过.
  • 转世(组诗)
  • 这些年.我已在体内 建成一所大学.自任校长 所有课程全天候开放 文科在左心室区域,工科在右心室区域 研究生和博士生,安排在心脏部位 甚至可以高出我的头顶
  • 一纸轻愁(组诗)
  • 那块石头,也许是因为丑陋和粗糙 而涨红了脸.心脏也差点 停止了跳动。前半生。他被浑浊的河水 那温柔的鞭子抽打、驱赶 然后随意甩在了陌生的岸边 如今.冷风吹着他的后脑勺 雨滴一下一下,想要掏空他口袋里 仅剩的热度。我知道他的疼 不能用眼泪表达。只能用忍耐抵抗
  • 游走的炊烟(组诗)
  • 有时候,人可以越过高山 与云依偎,就是越不过尘世的高 尘世的高.随意放在那 看得见,够不着,还板着面孔 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世的高。一个巨大的围栏 把我们的想法圈养 们成了一群卑微的人 我们领到了土地,还有跟上来的阳光
  • 谩歌七阕
  • 看着大漠孤烟,他决计无视长河落日。浮云里留不下飞鸿的羽毛,逝水里也驻不了年少的荣耀,从哪里得来的赞美,就可能在哪里变成诅咒,随便交集的朋友是飞舞的杨絮,忽然变脸成阴暗里放矢的冤仇,即使被他囚禁和锁定的记忆,也未必就是一呼摇尾的忠犬。
  • 我看不见你脸上的表情(组诗)
  • 等待总是一幕喜剧的开始 黄昏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下 来路不明的人让生活充满希望 可怜的是两个流浪汉 嗅靴子,闻帽子,啃胡萝卜 无望中向那棵树走去 模仿死亡的游戏 然后等待身上的奇迹
  • 沉默的絮语(组诗)
  • 在耀眼晨光里 开往苏州的动车真像鸟 它忽闪着翅膀 静悄悄地滑向远方 想去流浪的时候 我宁愿乘坐牛车或者步行 不想要一段 预设终点的旅行
  • 月光下的小村庄(组诗)
  • 她睡了 奔忙一天 像个婴儿 噙着大地的乳头 忘记了贫穷 梦见了丰收 月亮 是她的牧羊犬
  • 神性的大地
  • 天将欲雪的冬日傍晚,无事可做,除了窗前阅读,冥想,一辆辆疾行的车从眼皮底下滑溜过去——如日子翻过一页,后面的一页,仍是一样的。缅怀唐诗中的夜晚,雪夜对饮,“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那些亲切洁净的名字如酒上微绿浮动的泡沫,在我脑海里散发出玫瑰色的芳香。艾米莉·狄金森。古板瘦削的脸,素白连衣裙,女尼的气息。二十五岁之后,几乎闭门不出。
  • 偏见的孔子
  • 尼山下,沂河畔。清明前后的一天早晨,绿,阳光和煦,万物萌动。极目远眺,漫山遍野,艳。绚丽烂漫。朝雨骤停,春草泛桃红柳绿,万树争驻足俯视,沟洼渠塘,轻波漫堤,鱼凫击水,鲤跃池面。田埂边草垛旁,鸣鸠拂其羽,戴胜降于桑,鹁鸪杜鹃啁啁对鸣。互争邹鲁第一好声音。在春秋群雄争霸的狼烟下,邹鲁这块小天地生机勃勃。呈现出世外桃园的景象。
  • 行者无疆(四题)
  • 埃及注定是相思很久一见倾心的恋人。在我酝酿这段行程前,已经完成情感的时空出游,因为古老生息的尼罗河,久久藏于我案头的书本。在我走完这段行程后,一直处于时空穿越的剪刀差,因为梦幻深情的地中海,轻轻摇曳于我远行的梦中。我想,关于埃及的文字是需要时间准备的,她已经被亿万相思成灾的旅人深耕,嵌进了烟熏火燎的岁月。她一直以站者的姿态,书写古老。
  • 散落在民间的“皇官”
  • 从江西省龙南县东行约二十公里,有一个关西镇。圩镇旁边,矗立着一座建筑面积近一万平方米的巨大围屋。它突兀于广袤的田畴之间,优美的自然风物、悠久的历史积淀同淳厚的客家文化浑然融为一体,这就是被誉为“东方的古罗马城堡”的关西新围。围屋按照清朝皇宫规格而建造,人称“散落在民间的皇宫”。
  • 终于认出东君
  • 那日在宁波,评《文学港》杂志的储吉旺文学奖,东君得了大奖。东君我是认识的,也曾温州喝过酒,也曾西湖饮过茶。但想了想,东君长什么样子,想不起来。实际上,有几次,当面见了,一时竟认不出来。却记得东君的字好,是魏晋钟王的路子,有根底有来历,大处端正,小处放荡。江南文人的字,我见过的,大多走的是这一路,荆歌、艾伟等等。这似乎是传统,似乎也是地气使然,比如黄酒,北人如我就禁不住,
  • “师弟”高高的三种身份
  • 大约是七八年前的一天,我忽然接到一则短信。对方言称是我的师弟,目前供职于我谋生的邻县。说是在网上读过我写的一些诗,希望有时间联系云云。说实话,我对这种陌生入的突然造访心怀警惕,因为之前也有一些人打着老乡的名义来套近乎借钱,但在我“倾囊”之后便杳无音讯,所以我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回复。后来在博客上我又看到留言,觉得对方是认真读了我的几首诗。
  • 枇杷落下一地黄
  • 小说在老一辈人的嘴里就是故事,我写的这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的回答是有真也有假,有实也有虚。何谓虚?就像每个人做梦。都是对个体生命的一种虚构。梦的边界是无限的,梦者必须有生命的存在,如果没有生命了,就再也不会做梦了。所以我们要想得到虚的东西,生命作为实的东西是第一性的。
  • 希梅内斯诗选
  • 胡安·拉蒙·希梅内斯(L]uan Ramon J1menez,1881—1958),20世纪西班牙现代主义诗歌主将、“九八年一代”的代表人物之一、195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生于安达卢西亚的莫古尔,早年在塞维利亚大学攻读法律,后来转向写作。
  • “宁波榜样·时代回声”主题征文获奖名单
  • 《文学港》封面

    主管单位:宁波市文联

    主办单位:宁波市文联 宁波日报报业集团

    主  编:李建树

    地  址:宁波市柳汀街150号

    邮政编码:315010

    电  话:0574-8731208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6830

    国内统一刊号:cn 33-1025/i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