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飞天》 > 2000年第06期
  • 半世纪跋涉 五十年纪程——《飞天》创刊五十周年纪念特大号即将推出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今年8月,是《飞天》文学月刊创刊50周年。50年来,在党的领导下,经过几代编辑家、作家和广大读者的共同努力, 《飞天》及其前身《甘肃文学》、《陇花》、《红旗手》和《甘肃文艺》,在时代的风雨中,成长壮大。为本省乃至全国的文学事业和出版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值得纪念的贡献。——它记录了时代的风云、社会的变革,以及文学本身的发展,堪称半个世纪生活画卷的缩影。——它发现、培养和扶植了大批省内外青年作家。——它发表过大量各类优秀文学作品,产生过广泛影响,被众多选刊、选本和影视收录、评论和改编。
  • 面对地球仪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假如秦始皇还在世,当他用那统一过六国的手拨动这小小的玩意儿时,会嫌长城造得不够长吗?会嫌当中国的始皇还不过瘾吗?如果当初汉朝的使者去见夜郎侯时送给他一只地球仪,那个夜郎侯还会提那个大失水准、令中国人大笑了两千年的愚蠢话题吗?一岁的婴儿也能玩它于股掌之间,左转,右转,随心所欲。但是,能推动地球的人出生了吗?那个扬言只要给个支点就能撬动地球的入果真试验过吗?面对地球仪,我的思绪禁不住像脱僵的野马扬鬃奋蹄。与真正的地球相比,地球仪给我以鲜明的直观感和丰富的联想。它虽然微小如一只篮球,却
  • 文革旧事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审戏工作队进村的那年冬天,大队成立了宣传队。临近春节,准备把排练了一个冬天的节目演给村里人看。工作队带队的老吕知道这件事后,顶着尖尖的小北风,在村后小学的操场上找到村里的党支部书记老曹。老吕把老曹扯到一边的小树林旁,很是严肃地提出来:所有的节目,在演给群众看之前,必须先在内部演一下……老吕说的“内部“,无非是指他们县
  • 青年诗坛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石桥下第四户人家(外二题)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娘把我送出庙门天已拂晓。娘再三叮嘱我:石桥下第四户人家,千万别记错了。并目送我消失在小树林里。我们小镇有风俗,将近年关都要去趟丈母娘家看小媳妇,若征得丈母娘同意,就带小媳妇回来过年。我就是去大镇看我的小媳妇的。小镇离大镇有七八里地。一路上我来回背着娘的话,生怕到了大镇记不清媳妇的家在哪里。虽然相亲那天到过她家,可去她家时天已黑了,懵懵懂懂地跟在媒人后面,回来又是同去的姨妈背回来的。所以对那条路很陌生。来到大镇我就更糊涂了,大镇上的石桥不止~座。娘说的那座桥到底是哪一座呢?我只能靠仅存的一点记忆,走过富安桥,沿着石驳岸开始数。可
  • 酸甜的杏干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吃饭时他们就讲好,晚餐后她负责洗碗,他出去买下一个星期用的蔬菜。她在水槽里洗好最后一只碗时,楼梯上也适时响起了他的脚步声。多年来,她早已熟悉了他:走路急匆匆、雄赳赳的,但一点也不杂乱无章,一下一下,踏踏实实地踩在地上,即便是行走在云彩和水面上,他也能走出铿锵有力的节奏来。她能从千万种声音中,准确无误地分辨出他的声音。她跨出厨房时,他已经站在客厅的中央。狭窄简陋的客厅使他看上去十分高大。现在是日落时分,他仍然有着早晨八九点钟太阳的神气。她似乎从未见他萧条过,沮丧过,他总是那么神气,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她迎上去,伸手接住他递过来的一篮子
  • 午夜正适于分离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他们站在广场边上。男人穿着牛仔裤和系带的休闲皮鞋,黑色衬衣外是浅灰色的马甲,长带的摄影包很时尚又并不肤浅地在他腰侧显示着他的外来者身份。他理着平头,不是那种可以用英俊与否来衡量的男人,他低头望着女人时微躬的高大身材蕴藏着弓一样的张力。女人看起来比男人年龄稍大,头发是栗色的,长裙是亚麻色的。她的脸比较瘦,裸露在空气中的双臂却白嫩丰满,像用纱布控制形状的豆制品。女人的鞋后跟像一枚倒立的长钉,这使她即使站立时都有一种弱柳扶风般的惊险之美。男人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于女性的经验,目光始终盯着女人的眼睛。女人摇着头:“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她这样感叹倒不是为了掩饰慌张,她确实想不到男人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城市。男人也学着她的样子开心地摇着头:“想不到你比你说的漂亮多了,我以为只有丑陋的女孩才会说自己孤独。“
  • 假如认真想走进东方——“中国式”发微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东方“是“中国“的同义词。研究文化上的“中国式“,对研究一切具有东方属性的人和事都有特殊的价值。文化风格上的“中国式“,源于人的心理习惯和行为习惯上的“中国式“。化简一点来说就是:要弄清什么是“中国式“,必须首先弄清什么是“中国人“。中国人不仅仅是地域概念、种族概念,更是一种心理类属、行为类属。只要是中国人,不论其是农民还是学者,不论他是穿长袍还是穿西装,也不沦他从未走出过田垄还是刚刚留洋归来,也无论是将他放在同胞面前还是放在洋人面前,人们很快就能识辨出他是中国人。即使蒙上脸、说洋话,也很难被误猜。鲁迅在《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中,开篇便说:“中华民族先居在黄河流域,自然界的情形并不佳。为谋生起见,生活非常勤苦,
  • 杨牧答《时代青年》记者问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星星》诗刊于1999年始开展的关于诗歌教材的讨论,在时下困寂的诗坛激起了一些波澜。这讨论,这争鸣,应该是有意义的。为给更多关心讨论的读者提供点信息,现将《时代青年》所刊《星星》主编杨牧答记者问一文予以转载。
  • 楼上楼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楼上楼不是房子,是一个喝酒的用语,由佳校长的绝活儿。由佳说,柳老板,您喝一个,我楼上楼。大家都赞同,鼓动柳老板,喝,喝吧。柳老板只好喝了一杯。由佳校长三个指头,上下夹着俩酒杯,举着,然后细细地倒在自己的嘴里,惹得大家一致喝彩。由佳是一所小学的校长,可在这所城市却大名鼎鼎,是酒场上的名家。喝这场酒,由佳是市教育局局长特请的嘉宾,他明白局长的意思,让他陪好台湾来的柳老板。柳老
  • 聚五的天宇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聚五没啥背景,要说背景就是九年前庄户人燃烧起的一种幻想的冲动,退了承包田来到这座城市。他有庄户人的务实的肯干,也有庄户人的盲动和粗鲁,干过装卸、拉过板车,攒了点钱又借账背债开了家压面铺。南大街九层大楼对面的那个,旺呢。压出的面好,有十七家饭馆早上卖臊面,都从他这提取,终年不断。三处楼群,多半条街的市民都乐意到他这换面。他的面有粗有细,有宽有窄,还开发加工香头、搓鱼、菠菜面、芹菜面、西红柿面、挂面等多
  • 你比我厚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我常觉得惟“黑暗与虚无“乃是“实有“,却偏要向这些作绝望的抗战,所以很多着偏激的声音。其实这或者是年龄和经历的关系,也许未必一定的确的,因为我终于不能证实:惟黑暗与虚无乃是实有。
  • 走过来走过去的日子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总编的唾沫星子第十九次溅到我的脸上。总编说,广告和发行,是刊物的两条腿.哪一条短了都不行。总编说,缺任何一项,年底都别想拿奖金。其实总编的意思概括起来就这几句话,可他反复来反复去的,就这样没完没了着。我努力不使自己的脸别得太过,我不想给他留下完不成任务是因为态度不积极的坏印象。我等待着风把我的脸吹干。我很庆幸自己坐在靠后些的位置,我想象着坐在前排的我的同事们湿淋淋的脸,心里就有点想笑,但我立即就觉出了自己的无聊。有什么好笑的呢?反之,我的心中立即升腾起一股洋葱的味道。这反应与其是生理的,不如说是心理的。我想起我第一次去谈广告的经历。那是一家饭店,是同事周光介绍给我的。周光说,人家有意向,只是时间问题。于是我就在周光指定的时间里去找那个姓阮的经理。
  • 记性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范的记性越来越糟糕了,这让范和他的下属都很头疼。范最恼火的是自己竟然把顶头上司的生日寿辰给忘了。这几年他准时携礼登门祝寿,有时上司自己都忘了生日,上司就很感动,就和范推心置腹地吹一通喝一通,范的职位也一升再升到了局长。眼瞅着上司快到了退下来的界限,有消息说范是最可能的继任者,就看上司推荐的力度如何了。偏偏在关键时刻竞把上司的寿辰忘了个一干二净。范悔得直敲脑袋,把马秘书骂了一通。马秘书翻着白眼坠入雾中一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局办小辛嘟噜着脸从局长屋里出来,对主任说,范局长也太黑了嘛,昨天晚上我去他家,他答应让
  • 西出阳关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古代的阳关与玉门关相去不远,均在今甘肃敦煌境内。阳关位于敦煌的西南部,玉门关则位于阳关的北部,同为汉代所置关隘。自古以来,阳关与玉门关是进出西域的必经之地。阳关、玉门关是西部有名的关隘,除了承担东;西经济交流的重任,很多时候与大漠战事、沙场点兵相联系,加上其独特的地理位置,长期以来在人们的心目中,那是个既遥远叉苍凉的地方。1982年夏天,我终于有了机会,对阳关、玉门关进行实地的认识。西出阳关,果然进入另一番天地。它不仅使人领略到西北戈壁的壮阔风光,而更让人不能忘怀的,是那种苍茫与雄浑、辽阔与变幻的意境。当时,我们从敦煌县城出发,下车以后便在茫茫的戈壁上寻找着古阳关遗址。
  • 簪殇·牛殇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簪殇桂花嫁给木子的那天,婆婆拿来一只小木匣。婆婆打开木匣,拿出一个红布包,掀开一层又一层红绸布。掀开最后一层红绸布时,桂花的眼出奇一亮,一只金色的凤凰展翅欲飞。婆婆说:“这金簪是婆婆给我的。婆婆叮嘱我,即使饿死了,也不能卖这金簪。金簪要一代代传下去。“桂花不住地点头。“这金簪就交给你了。“桂花从婆婆手里接过金簪,觉得金簪很沉,似有千斤重。桂花的手不由抖起来。桂花进了房,木子拿了金簪,插在桂花的发髻上。桂花说:“好看么?“木子说:“好看,有只凤凰歇在你头顶上呢!“桂花
  • 进入状态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教务处张处长把戴益成领到办公室门口,推开门,说,这是办公室,以后你就在这里办公。张处长说完话,转身就走。戴益成的脚还没跨进门,头先探进去看,吃了一惊,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屋子中间空出一大块地方,屋里的四张桌子靠着四面墙,四把椅子紧贴着桌子,四张桌子上蒙着厚厚的一层灰尘,地面上飘落着几张旧报纸,像是好久没人来过了。戴益成轻手轻脚走进办公室,像是工兵走进了地雷阵,百倍小心,生怕踩响了地雷。走到屋子中央,戴益成四下看看,眼睛停在贴在门边的一张值日表上,值日表上有五个竖格,上面有四个人的名字,一格空着。刚才张处长对自己介绍说,办公室有四个老师,你一去,正好是五个人,轮值日也好轮。他不知道张处长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话,看到这张表,明白过来了。他走到那张值日表前,拿出钢笔,在上面那个空
  • 卷首漫语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李中和以往已经写过一些东西,《聚五的天宇》可以说标志着他创作上的一个不小的飞跃。这篇小说写得很饱满,就像一株吸足了养料和水分的树,在阳光下散发着新鲜的气息和强壮的活力,通篇闪烁着良知、道义和才思的光华。小说的情节很有戏剧性,却没有牵强造作的痕迹;小说的人物性格异常鲜明,却不是常见的脸谱或象征符号。那都是在命运的摆布下互相碰撞、互相纠缠的灵肉之躯。那个财大气粗专横跋扈的聚五,屡屡被自身的狭隘和无知揶揄嘲弄;善良聪明的打工女褶子,你会担心她在生活的冲击和挤压下必将无力自持,不料她竟然还是逢凶化吉,因祸得福。
  • 黑眼圈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公司把他从会计科调出来,加入到庞大的销售队伍中。其实他在会计科干得很好,他熟悉那里的一切业务,他认为自己的表现无可挑剔。当然,只有一点使他不顺心,他和会计科的科长关系不好,但公司的上层领导都知道这一点,也从没因此而过多地指责他,他相信自己的能力,公司领导层是能够正确合理地使用他的。天暗下来,他想,这是他登场的时刻了。下午,他跟公司其他销售人员一样,从公司仓库领出了他要推销的产品——无跟直统袜。他看到公司的仓库里一大包一大包的无跟直统袜时,吃了一惊,也不知哪个家伙这么冒失,进了这么多无跟直统袜,令销售人员大伤脑筋。他看到几个来实习的大学生跟他一样领了一大包袜子,他们嘻嘻哈哈地相互打闹着,像小孩子过年一样高兴。大概他们觉得销售一包袜子是很好玩很痛快的事吧。也许,他们自有他们的门路,比如,他们可以
  • 解决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他的这个问题老是不能解决,于是他老是往局长房子里跑。这到底是个什么问题呢?他认为这是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可局长认为这是个并不重要的问题。局长往往敷衍他,老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可就是不解决,他觉得局长有点厚颜无耻。于是他也学局长的厚颜无耻,总是笑眯眯地到局长那儿磨一磨。这磨一磨,磨来磨去他们竟然十分熟悉了,当初的那种拘谨不安一概地消失了。他常常到局长那儿去,起初呢他还提一
  • 苟天晓的诗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三姐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三姐俏,三姐二十岁时,村子里的小伙子眼睛都直跟那身影儿贼溜溜儿转;三姐爱笑,三姐笑起来,一口皓齿会勾你的魂儿;三姐爱唱,那银铃般的歌喉必然醉了你的心儿。只是,三姐九岁时,娘就撒手西去,三姐念了三年级,屁股蛋上就再没有吊过书包。三姐好命苦。但,三姐也不悲观。悲观没必要。三姐想。夏天,村子里办起了“扫盲班“。老师是个中专毕业城里没处安排的小白脸儿,二十刚出头,外村人,鼻梁上架副金边眼镜儿,名叫白学。摸底表上有张三姐的名字,白学就来到了三姐家。三姐问,老师我要写不好字你骂吗?三姐的脸上挂满笑意。哪里哪里。白学有些窘迫。三姐又问,老师我要写不上字你用教杆打吗?三姐的眼睛都在笑。岂敢岂敢。白学窘
  • 药都三题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李一刀药都最盛时当数康熙年间,全国百万药商汇聚于此,商栈会馆自然摩肩接踵。同属西部的山西和陕西药商为了一展富有,决定合修一座会馆,山陕会馆。会馆动工之时就议定修一戏台,供闲时听戏所用。药都会馆几乎座座内设戏台,要想超人一筹就只有在戏台上装上精致的木雕。山陕商人定了这想法后就遍寻木雕艺人。这时药都人就推荐说城内爬子巷有一李姓老头,名叫李一刀。据说原是紫金城内的木雕师傅,三十年前因着一根龙须没有刻好被刺瞎了右眼回到药都。究竟是真是假,
  • 英雄孤单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小城有位很有名的英雄,叫方飞。说是英雄,倒也不是什么大英雄,只因常常抓小偷抓出了名,有次抓个偷车贼,被贼捅了一刀,住了院,市上领导都去看了,本地新闻一播,全市出了名。就是这么个英雄,就是这么回事。说白了,方飞是个爱管闲事的人。方飞的本职工作是电影公司的放映员,住在电影公司的家属院。跟左邻右舍的关系都挺好的,尤其是方飞出了名以后,他所在的那个家属院沾了他名气的光,一般的小蟊贼是不敢来了。有好一阵子,甭说车子,就是连针也不会丢一枚。
  • 槐树坝人物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海娃海娃是槐树坝最早出名的人,大名鼎鼎。方圆三五十里都知道海娃娶了个年画似的大美人做老婆,都知道海娃为了娶红玉没日没夜地烧了三年的窑,也更知道海娃为三万元而喝了一碗马尿,他的那玩艺蔫了残了。海娃小时长得很蛮气,也有人背地里说是匪气,跟土匪样的。也怪,海娃长得虎头虎脑不说,两只眼睛特大,看什么东西时常居高临下的样子。眼光也是凶凶的。记得上学时海娃就从来没背过书包,只把那碎花布绣成的书包拎出来,一手插腰一手的食指挑着书包的带子转圈,那书包就一圈一圈转起来,且越转越快。直等过来一位同学,海娃立时收了书包,伸出手指向那位同学勾了一勾,那位同学就像中了邪似的乖乖走上前去接过书包,成了海娃的书童。海娃则像公子哥样洋洋自得地前面走着。也不知为什么,凡小一点的娃们都怕海娃,说海娃的眼睛像老鹰的一样,一碰见两只小腿就颤。唯比海娃小两岁的冷娃很喜欢海娃的这种骨气,常常跟屁虫样跟前跑后,乐不可支的。
  • 退亲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鹿氏家族正在召开批判大会。在族长鹿三爷的主持下,大家情绪激昂,个个义愤填膺,大揭大批不孝的鹿孙子不要媳妇的罪行。字字血,声声泪,讨伐声一浪高过一浪。鹿氏家族祖祖辈辈穷得没裤子穿,也祖祖辈辈娶不起女人。鹿三爷的爷辈弟兄四个,只一个捡来个疯傻女人。到了鹿三爷的父辈,弟兄五个,有两个娶了女人。两个女人,一个哑巴,一个跛子。为了给鹿家传宗接代,娶上女人的汉子们肩上扛着神圣的职责,就是多多生娃,以弥补娶不上女人的汉子们的缺憾。而娶不上女人的汉子们。必须为娶上女人的汉子无条件地效犬马之力。
  • 我们需要严肃文学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近日读高和先生《“严肃文学“质疑》一文(该文载《飞天》1999年4月号),颇有感慨。高先生之意大致是文学不应有严肃、通俗或不严肃之分,文学期刊“更不应拘泥于‘严肃’的樊篱“,“而应该立足商品社会这个现实,把人民群众的好恶当作衡量作品优劣的唯一尺度“等等。何谓严肃文学,我们认为,尽管这一用法无从定义,事实上也无法定义(现代文艺哲学告诉我们, “文学“这一类词是不可定义的,最多只能是作释义性的解释而已)。但是“严肃“与“不严肃“,无论是从文学的社会性还是从文学作为艺术的内部规定性来说,还是有其界限的。对于创作者和欣赏者来说,真正意义上的文学都是严肃的,从来就不存在什么“不严肃“的文学。无论文学的概念和界定如何宽泛,如何不可定
  • 诗词之页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杂感四题谢宠感遇混迹吹竽老戏班,梨园缩项一南冠。鸿飞明月潇湘远,叶落秋风陇坂寒。自笑优伶叨供奉,肯将袍笏跳加官。偷闲学得西秦曲,北调南腔唱乱弹。七十星霜百劫身,余光差喜不忧贫。无儿跨灶浑闲事,有女承欢足解颦。不悔氍毹充副末,尚留肝胆作诗人。平生一事难更变,只重文章不信神。
  • 电梯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涂强也算是幸运的,大学毕业后,能和另外两名同学应聘到一家国家机关。虽然是三个选一个,但毕竟是有三分之一的希望啊。单位楼很高,所以上上下下都得坐电梯。这天,涂强出去办事,电梯里就他一个人。这时,涂强开始想入非非了,要是有个漂亮小姐该多好啊。可是,一直到底层,也没上来一个漂亮小姐。第二天,有人告诉涂强,说处长找他。涂强来了都快三个月了,处长第一次找他,咋回事呢?处长姓刘。刘处长谈了点工作的事,话题一转:“这次竞争很激烈,三个取一个。“涂强摸不准什么意思,只好默默地
  • 生日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不知该怎么过。和丈夫分居巳半年多了,她甚至回忆不起来分居的原因了。感情不和吗?从结婚的那一天起,他们之间就互相明白这个事实。他们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结婚而结婚的,究竟为什么分居,她想丈夫也不可能知道的。看看表才六点四十五分,时间像蜗牛在爬,总是爬得很慢。在她生日的今天,她不敢也不愿早早回家。她怕自己会哭。包里的呼机急促地叫了起来,使她心惊,看看号码并不很熟,密码却加着478,死去吧,她不禁
  • 泼婶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卜村泼婶砸撷芳舞厅的消息,像一阵飓风,迅速传遍四乡八村。泼婶何许人也?还得上溯十多年说起。那阵子,卜村的经济垮得一塌糊涂,一个劳动日才值九分钱。村干部每家轮流着都干过,没人再愿收拾烂摊子了。当时还是卜嫂的她,便毛遂自荐,拍着胸膛挑起重担。她上任烧的第一把火,便是从娘家借来瓜种,带领社员种瓜,以副养农。早起上工钟声敲响,她便扛着锄头第一个到地里刨坑,但日上三竿,才稀稀拉拉来了十几个人。她眉头一皱,妙计顿生:打蛇抓七寸,兴村抓关键,得从二愣身上开刀。二愣是前村长的儿子,平素就懒得出奇,新近娶了媳妇,新婚燕尔,就更不出工了。卜婶停下锄头,带着地里这帮人打道二愣
  • 我的秋夜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夜班回来,已是星河横斜,月出东山。竟然睡意全无,几乎每夜都是这样,似乎将俗世关在门外了,想寻找点什么。翻着几本书,有意无意之间,思绪如风飘散。新雨之后,空气清鲜,秋气浮上来。屋后川洼一片蛙鼓,像在神秘地祷告什么。这蛙鼓里熟了苞谷,黄了糜。夏和秋,这两位已嫁出的女子,将要离开最后的家园,越走越远。她们是我的好姐妹。在秋的沙岸线上,小屋如螺壳。一些轻巧的蚊虫,白天偷偷潜伏在屋内角落。夜间亮了灯,它们伺机吸血,在你忙于生活不经意的时候。我无可奈何。它们是不良的生命和小人,对你陷害和骚扰。静得最脆弱的时候,总有一两只围系白纱裙的飞蛾,反复地执意
  • 告别诗的残局:西部文学的精神生态研究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一、西部文学的精神生态研究中国的西北,土地辽阔,民族众多,文化积淀深厚。在中华文明的形成期与丝绸之路兴盛的岁月里,这里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然而,随着中华帝国明、清以来的衰落,西部地区也陷入了贫穷、落后和冷寂,近代以来海上贸易的兴起,更使这里沦为僻远、荒辽的“西北角“。即便在现代化潮流席卷中国大地的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的经济文化发展速度仍然明显地滞后于东南地区。经济文化的落后不仅影响着人们的实际生活,而且也影响到人们的精神生态,而后者又反作用于经济文化的发展,两种因素互为因果,进一步加深了西部的落后。因此,追求突破当下困境的西部人,除了进行种种现实的努力之外,亟需一种精神上的自省与自新,从而为西部的发展扫除精
  • 《飞天》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甘肃省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甘肃省文联

    主  编:陈德宏

    地  址:兰州市东岗西路558号

    邮政编码:730000

    电  话:882580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803x

    国内统一刊号:cn 62-1012/i

    邮发代号:54-5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