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讲故事的人
  • 尊敬的瑞典学院各位院士,女士们、先生们通过电视或网络,我想在座的各位,对遥远的高密东北乡,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你们也许看到了我的九十岁的老父亲,看到了我的哥哥姐姐、我的妻子女儿和我的一岁零四个月的外孙子,但是有一个此刻我最想念的人,我的母亲,你们永远无法看到了。我获奖后,很多人分享了我的光荣,但我的母亲却无法分享了。
  • 突然遭逢莫言
  • 诺奖公布前:我没看法每年的10月份,来自北欧瑞典的诺贝尔奖总能在东方这片古老而充满生机的土地上不断掀起波澜。这份特殊的成绩单,在国人心中已经发酵为一种充满焦虑、五味杂陈的诺贝尔奖情结。
  • 诺奖公布后24小时:惊喜并惶恐
  • 10月11日18时40分(瑞典时间当日12时40分)在对外公布结果前二十分钟,瑞典学院常务秘书彼得·恩隆德致电莫言,通知其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莫言表示“惊喜并惶恐”。
  • 获奖后第一周:我不希望引起什么莫言热
  • 10月12日至17日,国人见证了莫言获奖这一“文学事件”如何迅速演化为一场波及社会各个领域的“莫言效应”。12日上午全国书店卖光莫言作品以及文化传媒股涨停,堪称一个壮观的开始,但仅仅是开始,接下来的故事情节要比莫言的小说更为精彩。
  • 10月18日至10月末:我似乎变成了一个旁观者
  • 10月18日,距诺奖公布已经过去一周,莫言首次亮相北京,他以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的身份出席了该院举办的“祝贺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座谈会”。
  • 11月:我是一个会写小说的农民
  • 10月20日,第三届“中国(高密)红高梁文化节”在高密市文体公园盛大开幕。莫言在致辞时说"我过去是、现在是、将来都是一个会写小说的农民,都是高密父老乡亲不太称职的儿子!”据((华西都市报))10月30日报道,“在非遗文化展区,在美食文化展区,莫言每走到一个展区参观,都会引起轰动……莫言与乡亲们接触,始终充满微笑。
  • 12月:永远不敢称大师
  • 12月5日,莫言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发,前往斯德哥尔摩领取诺奖,平静了一个月的媒体报道随之再次兴奋起来。莫言在瑞典的衣食住行,莫言密集的行程及活动的每个细节,尤其是莫言的每一次开口讲话,都成为媒体关注和公众讨论的焦点。
  • 童年与成长
  • 1955年2月17日(农历乙未年正月二十五),出生。
  • 映像莫言
  • 1.莫言出生的炕头 1955年春,莫言在此呱呱坠地。遵从村里习俗,父亲从大街上扫来浮土垫在母亲身下,莫言一出母腹,便落在这层土上,所谓“万物土中生”是也。
  • 数字莫言
  • “莫言”意为“不说话”,即“无”,即…0’。据莫言本人讲,之所以取这个笔名,有以下原因:一是,他本名中有一个“谟”字,拆开来就是“莫言”;二是,他小时候经常乱说话,给父母带来很多麻烦,
  • 寻常百姓道莫言
  • 莫言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作为老百姓而写作”,他反复强调他不是“为老百姓而写作”,别看只有一字之差,在莫言那里是全然不同的,因为后者表面听上去谦卑却实是一种居高临下。现在获了奖的莫言更希望做回老百姓,他坦言希望自己能尽快忘记这个奖,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忘不了就用两个星期,忘不掉就再努力忘。
  • 在故乡
  • 对于地西村的人们来说,12月8号是个大日子,当天深夜,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睡觉,他们端坐在电视前,等着小说家的出现。小说家出自他们村,许多人都有大量的和小说家相关的故事,有的人和小说家一起偷看过姑娘洗澡,有的和小说家一起在棉花厂上过班,还有的声称,小说家曾经向她示过爱。
  • 莫言的影视戏剧情
  • 我不是鲁迅,也不是茅盾,改编他们的作品要忠于原著,改编莫言的作品爱怎么改怎么改。
  • 漂泊与归乡
  • 他穿过众声喧哗的文坛,以沉默的姿态,藐视所有的成规戒律,用一支呼风唤雨的笔,将神怪故事、英雄传说、乡土的各异人生熔为一炉,熊熊火焰照亮了那片永恒的高梁地。莫言,一如自然的精灵,带着成年人对童年的绝望怀恋,不断回望,试图寻回古老土地的宿命力量,以此来拯救现代人日渐贫弱的灵魂。
  • 超越故乡
  • 一、题解 当小说家妄图把他的创作实践“升华”成指导创作实践的理论时,当小说家妄图从自己的小说里抽象出关于小说的理论时,往往就陷入了尴尬的两难境地。当然并不排除个别的小说家能写出确实深奥的理论文章——一般地说,理论越深奥离真理越远——但对大多数小说家而言,小说的理论就是小说的陷阱。
  • 会唱歌的墙
  • 高密东北乡东南边隅上那个小村,是我出生的地方。村子里几十户人家,几十栋土墙草顶的房屋稀疏地摆布在胶河的怀抱里。村庄虽小,村子里却有一条宽阔的黄土大道,道路的两边杂乱无章地生长着槐、柳、柏、楸,还有几棵每到金秋就满树黄叶、无人能叫出名字的怪树。路边的树有的是参天古木,有的却细如麻秆,显然是刚刚长出的幼苗。
  • 感受洪潮
  • 己丑初冬,第二场大雪覆盖京城,与画家洪潮兄相聚中国艺术研究院。窗外十几株柿树,黄叶尽脱,红果压枝,白雪覆盖其上,如同画上景物。观洪兄大作,听洪兄高论,每有心领神会处,便快然自乐,忍不住评头品足,忘却我乃美术门外汉也。
  • 意义与局限——谈莫言的短篇小说创作
  • 迄今为止,莫言的近八十个短篇,既有严厉拷问伦理、历史、人性的《白狗秋千架》《枯河》《冰雪美人》等精品,也有不注重主题寓意,
  • 白狗秋千架
  • 高密东北乡原产白色温驯的大狗,绵延数代之后,很难再见一匹纯种。现在,那儿家家养的多是一些杂狗,偶有一只白色的,也总是在身体的某一部位生出杂毛,显出混血的痕迹来。但只要这杂毛的面积在整个狗体的面积中占的比例不大,又不是在特别显眼的部位,大家也就习惯地以“白狗”称之,并不去循名求实,过分地挑毛病。
  • 冰雪美人
  • 叔叔从市医院退休之后,在镇上开了一家私人诊所。我高考落榜,庄户不能,学问不成,心情坏得不行。在家闲得无聊,整日与镇上几个不良少年斗鸡走狗,眼见着就要学坏,父亲心中焦急,使豁出一张老脸,求到叔叔面前,让我到诊所里去,跟他学医。
  • 蝗虫奇谈
  • 1927年4月的一天,我爷爷扛着锄头到田里去锄小麦。从头年秋天开始,跨过一个漫长的冬季和一个荒凉的春天,几乎没下一点雨雪。河流干涸,池溏见底,一堆堆蝌蚪干死在臭水坑里。井水落下去一扁担。街道上尘土飞扬。南边胶州岭地人畜饮水发生了困难,早几日已有马车拉着大缸和牛皮口袋来村里拉水。
  • 做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从莫言的长篇小说说开去
  • 莫言红了,不是因为《红高梁》电影红了,不是因为饱受争议的〈丰乳肥臀》红了,也不是因为他终于凭借《蛙》拿到了茅盾文学奖而红了,这次,当国人期盼良久的诺贝尔文学奖桂冠终于落到了他的头上时,我们知道,莫言是真红了。这次,我们可以挺起腰杆去说,瞧,那个中年男人,他来自中国本土,是朴实的农民的儿子。
  • “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的历史
  • 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莫言,是对其文学创造的充分肯定,亦是对中国当代文学整体实力的充分肯定。谈莫言的文学贡献,其独特的历史书写无法回避。
  • 《丰乳肥臀》:母亲与生命的悲歌
  • 这是一部艺术特色鲜明的小说,也是一部历史内容厚重的小说。出版之后,一直存在种种争议,一方面是获得十万元大奖,一方面是指责之声不绝于耳。
  • 苦难的生殖——关于莫言长篇《蛙》的随想
  • “说书人”的狂欢每次读莫言,都近乎跃入一种欲罢不能的狂欢。
  • 莫言:越奇幻,越民间——关于《蛙》和《生死疲劳》
  • 蛙声齐鸣的夜晚我被《蛙》里一个场景触动。小说中的姑姑一个人走夜路,两边是一人多高的芦苇。一片片水,被月光照着,亮闪闪的。这一刻,姑姑听到了叫声,“蛤蟆、青蛙呱呱地叫。
  • 莫言:红高梁、燕尾服及其他
  • 确认莫言获2012年诺奖的消息时,在万松禅院。虽则此前声浪滔滔,又兼自小所受爱国教育,颇觉中国文学获得世界认同,国家荣誉攸关,自己多年作当代小说研究,似乎理应跟着窃喜,真正尘埃落定,仍旧不免有些意外。
  • 莫言小说的世界性
  • 现在看来,莫言获得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作为一个重要的文学事件,肯定要长久地驻足于中国文坛,在一个很长的时段内成为大家关注讨论的话题。
  • 我们仍在阅读
  • 颁奖辞
  • 莫言墨蹟
  • “张看”
  • 《名作欣赏》本年度隆重推出专栏:“张看”。张莉、张艳梅,两位青年学者,将以女性的特有视角对活跃在当下文坛的一流作家及其作品予以深度观照。相信,她们睿智而又不乏灵动气息的解读,将会为我们开启一扇体认名家、欣赏佳作的新窗子。
  • 洪潮山水画作品
  • 洪潮,1964年生,号云门山人,安徽宁国人。先后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中国艺术研究院贾又福山水画工作室研究生班。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现为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东方山河画院院长,日本亚钢美术院客座教授。2009年7月随团出访意大利并受到胡锦涛主席亲切接见。
  • 莫言书法的趣味与感性
  • 201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实至名归。莫言经历一定的人生磨难和繁重的文学劳动,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文学成果,为中国文学赢得了应有的国际地位。
  •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2013年
    •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