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论文学释义范式的嬗变
  • 美国科学哲学家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将科学的发展归结为研究范式的变化,范式规定了科学研究的眼光、思路与对象。如果从这一角度来观照文学释义问题,我们就不难发现文学释义也经历了不同范式的演变过程:古典他律释义性范式、现代自律释义范式、后现代自律与他律互补的释义范式。这一演变与文学创作范式的嬗变大体同步,是文体创作范式的变化在文学释义领域的折射。
  • 诗意与旋律——鲁迅散文诗《复仇》《复仇(其二)》赏析
  • 众所周知,诗与音乐有着密切的亲缘关系。诗的节奏和韵律、复沓和回应、凝练与含蓄均与音乐有着某种内在的相似相通之处。传统的古典诗词讲究声律,实质上是在追求“上口”与“悦耳”的音乐效果,增强其乐感的感染力。现代诗已不再拘泥于声律的考究,而更注重情感律动的起伏节奏。
  • 死神与爱神接吻——现代派文学中的爱情描写
  • 我没有看到过研究现代派文学的爱情描写的文章。或许,在一般人看来,现代派作家根本就没有写过爱情。是的,他们没创作出《罗密欧与朱丽叶》、《少年维特之烦恼》,但是,不能说现代派文学中没有爱情。现代派作家提出了一种新的爱情观,开创了人类爱情文学的新阶段。
  • 声、光、色交融的艺术世界——谢灵运山水诗名篇迥句赏析
  • 谢灵运是南朝宋初的著名诗人,他以领风气之先的艺术敏感,创作了既多且好的山水诗,为自己在生前和后世都赢得了极高声誉。据《宋书》本传记载:谢灵运罢官家居时,“每有一诗至都邑,贵贱莫不竞写,宿昔之间,士庶皆遍,远近钦慕,名动京师”。钟嵘《诗品》列谢灵运诗为上品,认为其诗“名章迥句,处处间起;丽曲新声,络绎奔发”。谢灵运的山水诗创作取得如此成就,秘密何在?笔者近日阅读谢诗,深深感佩于诗人对山水物象的声音、光度、色彩的灵敏把握和传神表达;
  • 意满文自奇——《青青陵上柏》对主题的虚化及其诗性特征之生成
  • 《青青陵上柏》在写法上不以古诗中所常见的复沓形式和顺承的句式为特征,结构上更没有细针密线,腾挪变化之妙,尤其是全篇的运笔没有出现像《行行重行行》那样明显的疾徐变化,所以各句之间相对显得比较松散,“而且好像说到那里是那里,不嫌其尽的样子”。
  • 诗学的梦想——也谈《边城》的意蕴
  • 现在,人们对沈从文的代表作《边城》写的研究文章已经很多了,但我总觉得人们仿佛还并没有真正地把握沈从文及其《边城》,孤独的沈从文依然被放逐。
  • 都市文化与传统文化撞出的心理漩涡——施蛰存的《梅雨之夕》赏析
  • 从江南带有书香气味和恬静风光的城镇人家走出来的施蛰存,在晚年回首时说:“我的一生开了四扇窗子,第一扇是文学创作,第二扇是外国文学翻译,另外则是中国古典文学与碑版文物研究两扇窗子。”正是因为这种古今兼修的学养和中外兼及的趣味,在他的心中涌动着两股泉源:东方温柔的诗教和西方的人性探索。
  • “茶花女”一角在小说和歌剧脚本中地位的转换
  • 1847年,小仲马发表了他的长篇小说《茶花女》。这是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作曲家威尔第读后,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歌剧题材,当他听说小说被改编成话剧演出成功,他立即请剧作家皮亚威撰写《茶花女》的歌剧脚本。很快,威尔第完成了这部歌剧,演出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从这一段历史渊源,我们可以看到歌剧《茶花女》和小说《茶花女》之间的血缘关系。歌剧的文学素材来自小说,玛格丽特(在歌剧中名叫薇奥列塔)在歌剧中的命运安排沿用了小说的说法。
  • 抒情激烈 感伤浓厚
  • 迪伦·托马斯(Dylan Thomas 1914—1953)生于威尔士的斯旺西,就读于斯旺西中学。毕业后当了报社记者,1933年因为参加一家通俗报纸的诗歌比赛而崭露头角,成为小有名气的诗人。1934年他前往伦敦出版他的《十八首诗》,因诗中意象新颖、意义朦胧而引起轰动;英美文坛各路批评家赞誉叠出,
  • 《三国演义》的人情世态美
  • 《三国演义》是一部历史战争小说,全书描写了魏蜀吴三国间近一个世纪的政治军事活动,这幅以军事政治活动为中心的社会历史长卷,浸透着现实人生的情感体味,同时也是一幅世俗生活画,具有其独特的人情世态美。
  • 黑皮诗丛(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
  • 用鼻、用眼、用耳、用心去读——屠格涅夫的《树林和草原》赏析
  • 屠格涅夫的散文《树林和草原》是他的《猎人笔记》的压卷之作。作家说,他担心在杂志上已经发表的笔记会让读者感到厌倦。——写这一篇的时候他特别投人。全文灵感飞动,才气逼人,活脱脱把俄罗斯的大自然倾泻在素笺上。你得调动多种感官,才能把这篇不大的作品融汇在心,从而逃逸出尘俗的操劳和烦忙,得以解脱和升华。
  • 从顿悟到超越——苏轼《答径山琳长老》赏析
  • 在中国古代社会里,人们普遍遇到而又无力解答的,莫过于生死问题。苏轼对这个问题却有独特见解:他往往采取一种通达乐观、荣辱得失无系于心的处世方式来面对现实、面对人生。他的《薄薄酒》把上层社会所向往的富贵功名贬得一钱不值,显示出绝然不同于世俗的人生价值观念。
  • “四海永为家”的高亢颂歌——高启《登金陵雨花台望大江》解析
  • 高启是明朝开国初期著名诗人,与杨基、张羽、徐贲被誉为“吴中四杰”,而以启为冠。他诗文皆工,尤精于诗。其诗兼采众家之长,雄健有力,颇富才情,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之“天才高逸,实据明一代诗人之上。”
  • 情感的流泄 心灵的呼唤——萧观音《回心院》词赏析
  • 变调的狂欢曲 惊醒的白日梦——“横槊赋诗”片段赏析
  • 《三国演义》一书中,“横槊赋诗”片段出现在第四十八回,是赤壁之战爆发前的一个情景。整场战争,笔墨集中地放在曹操身上的片段为数不多,“横槊赋诗”便是其中之一。它发生在一个美丽的、静谧的夜晚,四野开阔,皓月当空,江如素练,曹操率领部下纵情欢笑、饮酒唱和。生死攸关的当口,竞有如此雅兴,颇为出人意料。
  • 追寻洒脱飘逸的智者——柳宗元《江雪》、《渔翁》中的渔父意蕴浅析
  •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江雪》
  • 红色猎人帽挡不住社会的倾盆大雨——读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 解读《麦田里的守望者》,主人公霍尔顿·考尔菲德头戴的那顶红色猎人帽也许是最适宜同时也是最关键的切入点。在小说中,关于这顶帽子的描写前后多达七次,由于作者的精心布局,实际上,它已成为一条贯穿全篇的红线,在小说灰暗阴郁底色的衬托下,挥洒出格外鲜亮、有力和感人至深的一笔。
  • 离经叛道 惊世骇俗——谈《聊斋志异·黄英》的反传统观念
  • 一部《聊斋志异》,集中体现了作家对人生社会的不平之慨和对黑暗现实的“孤愤”之情。锋芒所至涉及封建社会的各个方面。其中一些作品不乏离经叛道、惊世骇俗的思想观念,闪射出独特的思想光华,表现出作家深刻的人生见解。
  • 浅谈《虹》中的意象、宗教与哲学思考
  • 《圣经》中说“太阳底下没有新事”。古往今来,生生世世,生命,死亡与爱情乃是古老而又永新的主题。劳伦斯的《虹》用诗样的语言、充满启示般的激情与对生命幽邃的穿透力熔铸了一部家族史。它揭示了生命的轮回,更展示了以个人及家族为中介而形成的精神文化的嬗递及人类文明的历程。许多评论家曾指出劳伦斯作品与印象派绘画的渊源,《虹》中使用的大量的意象,创造出种种如诗如画的意境。尤其是虹的意象或明或暗逶迤贯穿于作品的始终,代代相承,直至篇末横空出世般的显现,不仅像一缕金线维系着整个作品的结构,更以其非凡的寓意,赋予整部作品以生动的灵性与精魂。
  • 燃烧的火焰——王安忆情爱小说《岗上世纪》解读
  • 在当代情爱小说的百花园里,王安忆的《岗上世纪》是出类拔萃、独具风韵的。作为情爱小说的艺术佳构,《岗上世纪》毫无疑问把情爱话语作为文本叙事的主流话语,在灵与肉、情与欲、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的矛盾冲突中塑造人物、描摹心志,传述作家的审美感受。但是,王安忆并没有用火爆刺激的言语着力描写渲染“色”的画面;
  • 文学教育升帐 传统文化奠基 《新教材高中语文名作欣赏》适时推出
  • 语文学习小丛书(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
  • 张恨水小说精品集(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
  • 语文教材革 新文学教育问鼎——《新教材高一语文名作欣赏》适时推出
  • 邮购启事
  • 《陌上桑》中女主人公的身分问题
  • 汉乐府民歌《陌上桑》的主人公是秦罗敷。此女子的身分问题,是诗作者为读者留下的一个疑惑。根据作品第一段的交代,我们知道罗敷是个采桑女;但作品同时又告诉我们,她的衣着华贵无比。她是采桑女,但是否意味着她一定就是一个处于生活底层的劳动妇女?她衣着华贵,但是否就可以据此断定她一定是一个贵族妇女或富家小姐?问题似乎简单:又似乎颇为复杂。
  • 怎样看待刘兰芝这一人物形象——对《无情·生情·殉情》一文的质疑
  • 《名作欣赏》99年第6期刊登了林怀宇先生的《无情·生情·殉情》(以下简称《无情》)一文。文章剖析了汉乐府长诗《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的心路历程。文章的分析颇有独到之处,见解亦不可谓不新颖,而笔者读后对文中某些见解仍有疑惑,今不揣冒味,陈述如下,以就教于方家。
  • 《等待戈多》:贝克特的谜语与谜底
  • 贝克特(1906-1989)的大名是因1953年上演的荒诞剧《等待戈多》而广为人知的。但此前,他已有了23年的写作历史。在长达60余年的创作史中,他拥有长篇小说7部、短篇小说集2部、20多种剧作以及多卷诗集,实绩可说丰厚。像他自己所特别看重的一样,
  • 苍蝇
  • “你这儿可真舒服啊,”老伍德菲尔德先生尖声说道。他坐在他那作老板的朋友的办公桌边的宽大的绿皮扶手椅上眯着眼睛向外看,仿佛一个婴儿从婴儿车里向外瞅。他的话说完了,他该告辞了。可是他不想走。自从他退休以后,自从他……中风以来,他妻子和女儿们除了礼拜二,每天都把他困在家里。每逢礼拜二她们便把他穿着打扮起来,
  • 巧妙的象征 深刻的内涵——曼斯菲尔德的《苍蝇》赏析
  • 英国小说素以长篇著称。到本世纪20年代以前,英国文坛上长篇巨制为数不少,短小精悍之作却寥若晨星。1920年,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短篇小说集《幸福》的问世给英国短篇小说注入了生机和活力,极大地影响了乔易斯、爱略特、弗吉尼亚·沃尔夫、以及劳伦斯等一批现代主义大家,开辟了英国短篇小说创作的新局面。曼斯菲尔德被誉为20世纪初英国最具才华的女作家之一。她对英国短篇小说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 无中写有 虚中见实——读曾心的《琼花何处寻?》
  • 读曾心的《琼花何处寻?》(泰国《亚洲日报》1999年6月11日),给人一种茫然之感。无论你是识琼花,还是不识琼花,是有意寻琼花还是无意观琼花,是学究式的考琼花还是咏琼花,曾心都会将你领进扬州园林,在一片江南美景中,让你闻到阵阵花香,只见朵朵巴掌大的雪白奇葩,随风摇曳,好像欢乐地为你这位远方客人起舞。
  • 唐诗与音乐(之一)
  • 中国的唐代,是世界公认的人类诗歌艺术光辉灿烂的时代,素有“大唐诗国”之誉。其实,还应该为它加上一个头衔:“大唐乐国”。以兼容并蓄思想指导下产生的“十部乐”为代表的宫廷音乐,是中国古代音乐艺术的高峰。宫廷尚乐,也带动了全国音乐艺术的发展。一个被人们忽视了的有趣现象是,唐代的诗和乐,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可谓诗中有乐、乐中有诗。
  • 道是无情却有情——浅谈张爱玲《传奇》中的比喻艺术
  • 读张爱玲的《传奇》常会感到被丝丝的寒意包围着。一想,也许是由于作品内容的苍凉。再想,也许还有叙述层面上的原因,即传奇的叙述者似乎总是以一种隔岸观火的旁观者姿态冷眼看着对岸芸芸众生的忙忙碌碌。张爱玲谈到过“洋人看京戏”的视角,洋人看京戏,是隔着适当的距离对异族文化,异域习俗的评价与鉴赏,张爱玲自己也“用洋人看京戏的眼光来看看中国的一切”。
  • 浅谈古典诗词中的柳意象
  •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柳以其独有的特质,点缀着古典诗词,使之成为中国古代文学中一个符号化了的重要意象。柳作为一种文化价值,是值得我们去研究的。
  • 一句诗不朽与万首非诗人
  • 诗坛上竟有这样的怪事:因为一句诗而名扬千古,永垂不朽;可即使写诗数万首之多,文学史上却不承认他是“诗人”。
  • 蒙古族战士的爱情诗——读《永远的其其格》
  • 时代文艺出版社最近出了一套“蓝磨坊诗丛”,计有四册:苏叔阳《等待》、“顾笑言”《我是你的太阳》、由庚《岁在戊寅》、刘·戈日勒《永远的其其格》。苏叔阳与“顾笑言”,广大读者大抵是熟悉的。前者以话剧《丹心谱》、《左邻右舍》,电影文学剧本《夕照街》等知名作品,确立了他在当代剧坛影坛上的地位。此外,还有诗集《关于爱》;
  • “根之茂者其实遂”——乔忠延散文漫赏
  • 乔忠延把他二十年间的散文选了一个自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年给以出版,起了一个题目:《远去的风景》,散文家楼肇明先生作序,说忠延“在丰饶和荒脊的网扣里‘拔步’”。乔忠延自己在“跋”中说:“我不会在成熟中陶醉,只能在青涩中追逐,追逐人生的意境,散文的风景。”这些话,已经基本勾画了忠延的轮廓,
  • 陈子昂何以悲歌幽州台
  • 武则天派侄子建安王武攸宜征契丹,高置幕府,右拾遗陈子昂任参谋。武攸宜用兵如儿戏,“不立法制”。第二年(697),前军败于渔阳,全军震恐。子昂直陈己见并请拨万人破敌,被谢绝。几天后再献策,触怒武攸宜,降为军曹。子昂连遭打击,有志难骋,“出自蓟门,历观燕之旧都”,因登幽州台(即蓟北楼,遗址在今北京西南),
  • 卡罗尔写《爱丽丝奇境历险记》——对一位孩子的真诚的爱
  • 1862年7月4日,美国从独立战争开始,已经过去了85个年头。南北战争也已经进行了15个月:林肯总统说,还得继续战争,继续战争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铲除奴隶制度,而是为了保住合众国。这个时候,密西西比河完全笼罩在惊恐和不安之中。可是在英国,牛津大学旁的泰晤士河却是一片宁静,一点也闻不到战争硝烟的气味,可以无忧无虑地在河里划船,还可以在河岸的树荫底下悠闲地喝茶或讲些有趣故事。
  • 穆时英新感觉小说:心态的图画
  • 1932年5月,随着《公墓》在《现代》创刊号的露面,穆时英小说显示出与其以往小说的完全不同,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心态的图画”——以形象的画面构建外在框架,以丰富的情绪形成内在张力,这就是穆时英小说独树一帜的新感觉派小说。
  • 海明威小说的现代性
  • 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学达到了高峰。到二十世纪,小说发生了巨大革新,对题材、对表现形式,都有作者个人的探讨,将文学的触角从外倾转向内倾,将视野从对社会生活的关注转到对个人命运的关切。海明威就是其中一个典型例子,他在作品中,敢于突破传统,创造新的风格来适应题材的需要,形成一种简洁流畅、清新洗练的文体。
  • 在吴氏家族完成的文化整合
  • 吴氏家族是指以吴赢(吴景洲),及子吴祖光、吴祖强,媳新凤霞和孙吴欢、吴双、吴刚为代表的家庭。
  • [欣赏探奥]
    论文学释义范式的嬗变(刘月新)
    [阅读与欣赏]
    诗意与旋律——鲁迅散文诗《复仇》《复仇(其二)》赏析(赵卓)
    死神与爱神接吻——现代派文学中的爱情描写(缑广飞)
    声、光、色交融的艺术世界——谢灵运山水诗名篇迥句赏析
    意满文自奇——《青青陵上柏》对主题的虚化及其诗性特征之生成(周绚隆)
    诗学的梦想——也谈《边城》的意蕴(付道磊)
    都市文化与传统文化撞出的心理漩涡——施蛰存的《梅雨之夕》赏析(黄晓娟)
    “茶花女”一角在小说和歌剧脚本中地位的转换(阎笑雨)
    抒情激烈 感伤浓厚(苏福忠)
    《三国演义》的人情世态美(夏曼丽)
    黑皮诗丛(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
    用鼻、用眼、用耳、用心去读——屠格涅夫的《树林和草原》赏析(刘亚丁)
    从顿悟到超越——苏轼《答径山琳长老》赏析(薛亚康)
    “四海永为家”的高亢颂歌——高启《登金陵雨花台望大江》解析(郑伯勤)
    情感的流泄 心灵的呼唤——萧观音《回心院》词赏析(贾秀云)
    变调的狂欢曲 惊醒的白日梦——“横槊赋诗”片段赏析(于春敏)
    追寻洒脱飘逸的智者——柳宗元《江雪》、《渔翁》中的渔父意蕴浅析(秦安红)
    红色猎人帽挡不住社会的倾盆大雨——读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杨秋荣)
    离经叛道 惊世骇俗——谈《聊斋志异·黄英》的反传统观念(夏中权)
    浅谈《虹》中的意象、宗教与哲学思考(王育芳)
    [新作拔萃]
    燃烧的火焰——王安忆情爱小说《岗上世纪》解读(张清祥)

    文学教育升帐 传统文化奠基 《新教材高中语文名作欣赏》适时推出
    语文学习小丛书(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
    张恨水小说精品集(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
    语文教材革 新文学教育问鼎——《新教材高一语文名作欣赏》适时推出
    邮购启事
    [鉴赏与探讨]
    《陌上桑》中女主人公的身分问题(杨志学)
    怎样看待刘兰芝这一人物形象——对《无情·生情·殉情》一文的质疑(魏东河)
    [世界文坛之窗]
    《等待戈多》:贝克特的谜语与谜底(仵从巨)
    苍蝇(凯瑟琳·曼斯菲尔德 徐凯)
    巧妙的象征 深刻的内涵——曼斯菲尔德的《苍蝇》赏析(徐凯)
    [海天片羽]
    无中写有 虚中见实——读曾心的《琼花何处寻?》(古远清)
    [芳林漫涉]
    唐诗与音乐(之一)(孙焕英)
    道是无情却有情——浅谈张爱玲《传奇》中的比喻艺术(王蕊)
    浅谈古典诗词中的柳意象(郑宏)
    一句诗不朽与万首非诗人(黄炳麟)
    [读书俱乐部之页]
    蒙古族战士的爱情诗——读《永远的其其格》(李靖国)
    “根之茂者其实遂”——乔忠延散文漫赏(王愚)
    [作家与作品]
    陈子昂何以悲歌幽州台(秦吟)
    卡罗尔写《爱丽丝奇境历险记》——对一位孩子的真诚的爱(余凤高)
    [风格与流派]
    穆时英新感觉小说:心态的图画(陶媛媛)
    海明威小说的现代性
    [美术作品欣赏]
    在吴氏家族完成的文化整合(邹文)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