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陆游《钗头凤》新解
  • 在有关拙文中,早已涉及到陆游《钗头凤》,或专就此词之解读,笔者已经煞费苦心、三番五次地笔耕加口耕。以下之新解,系在上述“分片”耕耘的基础上,意欲“规模化”地“精耕细作”,至少为之添加一些新的养分,并非清一色的老调重弹。此番劳作,洵为有感于《名作欣赏》这一名刊编者的由其高度敬业精神所凝聚而成的,几可谓金声玉振之响——“经典不读不新。
  • 山与海的对话一诗海游踪·之六
  • 诗人写的是他们感到有意义的事物和题材。 山与海同为自然界的伟大景观,都能够触动诗人的灵感,但引人注目的是:在山与海之间,中国诗人和西方诗人有不同的选择取向,中国诗人爱咏山,西方诗人爱咏海。可见中国诗人和西方诗人从自然界感受到的是不同的意义。
  • 非禅而禅——谈王维诗的“禅化”
  • 王维诗是禅诗吗? 王维诗风淡远闲静,于唐代即甚为知名,(唐)殷瑶曰:“维诗词秀调雅,意新理惬,在泉为珠,着壁成绘,一句一字,皆出常境。”(《河岳英灵集》卷上)但是当时并无人将王维诗解读为禅诗。司空图说:“国初主上好文雅,风流特盛。沈、宋始兴之后,杰出于江宁,宏肆于李、杜,极矣。右丞、苏州、趣味澄复,若清风之出岫,大历十数公,抑又其次焉。”
  • 唐宋体诗例话:胡适——“后唐宋体”诗话·之五
  • 胡适倡导白话新诗,可以说是掀开了我国诗歌史崭新的一页,贡献巨大,影响深远,厥功甚伟。所谓“倡导”,表现在创作实践和理论建设两个方面。就其诗歌作品本身而言,往往阳刚之气不足,时代气息不浓,或失之平易浅白,其价值主要在新诗史上的开拓地位。而其诗歌理论,除了历史影响,有的至今仍有现实意义,当然也有矫枉过正之处。
  • 疑案权作佳话看——宋之问、骆宾王与《灵隐寺》诗刍议
  • 初唐诗人宋之问与骆宾王的诗作中有两首诗在各自某些诗集中互见。其一为《陪润州薛司功丹徒桂明府游招隐寺》,其二为《灵隐寺》。前者最早见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修纂的《全唐诗》,陈熙晋《洛临海集笺注》据以补入,非骆氏集原有。而其他一些诗集或史志,如《嘉定镇江志》《瀛奎律髓》《诗渊》诸书多署名宋之问。于此前人似无多歧义。而于后者,即《灵隐寺》诗,则颇多歧异说法。有趣的是还由此演绎出一段文坛佳话。先来看原诗:
  • 何谓盛唐?
  • 本来打算谈谈盛唐在文学史文化史上的地位。但这个论题太大,恐怕非数十万言不能解决,故今仅先解释“盛唐”两字。
  • 从“家亡人散”到“逃异地”及其他——“《红楼梦》与鲁迅”论笔·之三
  • “家亡人散”与“逃异地” 《红楼梦》是一部具有强烈家史、自传性质的小说,这已经是胡适、俞平伯开创“新红学”以来的一个红学的常识。
  • 徐志摩和他的《海韵》
  • “女郎,单身的女郎, 你为什么留恋 这黄昏的海边?—— 女郎,回家吧,女郎!” “啊不;回家我不回, 我爱这晚风吹:”——
  • 从小说家到文体家的魔力指引——以《优美的安娜贝尔·李寒彻颤栗早逝去》为例
  • 一本翻译后只有十二万汉字的《优美的安娜贝尔·李寒彻颤栗早逝去》,认真地阅读之间,那位迎来战争失败并受辱后他居美国的樱,她的漂亮、她的才情、她成为世人关注的电影明星的艰辛之路,渐渐地从我的感受中退居次位,而这部小说的文体——结构叙述之繁复层叠的样貌,却如同玻璃建造的迷宫,表面看是那么清澈透明、简约明了,可真正走入其中,不免就让人迷乱痴执,渴望探个究竟。
  • “鲁滨逊”陷入恐慌的时刻——从《鲁滨逊飘流记》到《冷皮》
  • 鲁滨逊:朴素的英雄和上帝的见证 谈论海洋文学,我们不由得会想起英国作家丹尼尔·笛福著名的长篇小说《鲁滨逊飘流记》。众所周知,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引发了笛福的兴致和灵感,使得他于1719年写出了这部作品。
  • 马尔克斯的魔幻华章
  • 1965年1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加西亚·马尔克斯带着妻儿到墨西哥的海滨城市阿卡普尔科去旅行,当他驾驶着那辆漂亮的奥佩尔牌小轿车驰骋在公路上时,他殚精竭虑而不可得的小说情节却突然奔涌到他的眼前,他为这部从青年时代起就一直构思的小说出现这样的转机而振奋、惊奇和激动不已。
  • 生命元素的想象(下)
  • 学生作业中的多样解读和发挥(学生作业一) (一)在“烧”与“冻”之间徘徊 喜欢“‘那我就不如烧完!’他忽而跃起,如红彗星”这个结尾。虽有些感伤,但骄傲和欣喜压过感伤,并能引发思考:关于生和死的意义。
  • 话语背后的历史存在——贴着韩愈的心解读《师说》
  • 作为议论文,大家读《师说》时都有这么一个感觉,就是这篇文章的中心论点不像有的文章那样容易把握,如苏洵的《六国论》一文中心论点“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很清楚,当然其讽劝意图很了然。然而,读《师说》,对于文本的中心论点,大凡有这样几种说法:1.古之学者必有师;2.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3.吾师道也。
  • 赤子护心多关怀——丰子恺漫画、散文及其对于语文教育的现实意义
  • 现今各类文本,对丰子恺的介绍是“著名的画家,文学家,翻译家,音乐、美术教育家”,这是一个恰当的评价,现当代能将此类身份集于一身并都能取得很高的成就的并无几人。过去我所读所教,包括求证于更早年的中小学及大学选本,丰子恺的文章与画所列所选不多,甚至没有,可能是早些时候我们的中学包括大学教材选文标准有着时代特征的缘故。
  • 朝圣路上的精神漫游——李琦的长诗《死羽》重读
  • 李琦的长诗《死羽》发表于1988年(《东北作家》创刊号,随着时间的推衍,它的影响越来越大。抒情主体李琦的现实信息源在俗称“东方小巴黎”的哈尔滨,抒情客体《死羽》的文本信息源却发自西北高原。西北与哈尔滨,两个陌生而遥远的世界是怎样奇妙地邂逅并复合在同一精神空间的?这是我面对《死羽》时最初的疑惑与感觉。
  • 仇恨的背后是控诉,是批判——巴一小说《复仇》之命意探幽
  • 巴一的中篇小说《旋转的火光》发表在2003年第1期《红岩》头条;2004年第1期《中华文学选刊》头条转载;2004年(《小说月报》转载;《新安晚报》《颍州晚报》2004年5月-7月连载。(《文艺报》《文学报》《文学自由谈》《小说评论》《作品与争鸣》等报刊均对此小说发表了文学评论,后收入作品集《故乡在晚风中》。
  • 复仇(节选)
  • 一九七七年,于天成十九岁,他的弟弟于天良九岁。天成刚刚初中毕业,天良正读小学三年级。 八月的一天下午,雨下得很大,当于天成淋得浑身湿透从学校跑回家时,突然看到母亲和弟弟正在他家门前的红芋地里逮猪呢。天成知道他家的猪又拱圈跑出来了,便急忙追了上去。
  • 时间美人之歌
  • 某天与朋友偶坐茶园 谈及,开元、天宝 那些盛世年间 以及纷乱的兵荒年代 当我年轻的时候 我四处寻找作诗的题材 我写过战争、又写过女人的孤单 还有那些磨难,加起来像椎子 把我的回忆剌穿 我写呀写,一直写到中年
  • 诗是我们反抗一种无所不在的束缚的语言——中坤国际诗歌奖获奖感言
  • 首先谢谢中坤集团和把我送到这个位置上的各位评委! 尽管我一人在此,多少有点孤单和心怯。因为我知道,还有许多更优秀的诗人,由于各种原因,没有走到这里来。我不会狂妄地认为:是因为我的写作超过了他们。我把这次获奖,看成是一种激勋;不是激励一个人的野心,而是激励一个人坚持不懈地创作。更重要的奖项是来自我的读者和我的内心。
  • 翟永明:编织词语与激情的诗人
  • “最初的蜜”1962年的某一天,贵州省桐梓县城,一个坐落在山坡上的幼儿园,一名七岁的女孩看到远处正有一队人抬着黑色的灵柩走向山脚下她家的方向。小女孩的心中忽然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她从高高的山上一口气奔回家中,令她震惊的是,她的祖母,这位在她七岁前给予了她母爱的老人,躺在床上,脸上盖着一块手帕。
  • 亲爱的马莉和她的诗学符号
  • 马莉是谁?很多年以前,马莉出现了,带着她形影相随的爱人子庆和他们的儿子安安出现在彩云之下。多少年过去了,在逝去的时间中,我一直保留着他们一家人的声音和微笑。马莉,就是那个出生于海边并用身体自始至终与波涛的微语亲密接触,在光阴中寻找诗学符号的女诗人。多年以前我就记住了马莉的出生地湛江,那时候,我就在想象中看见了滋养马莉身体的那些热带甜蜜的植被果木,正是这些原初的图像构成了马莉生命中荡漾不息的呓语。
  • 马莉的油画
  • 这是一个消解专业领域的时代,在世界范围内,艺术的专业与业余界限不断被打破,越来越多的业余艺术爱好者出于对艺术的热爱和追求,参与到艺术的创作中。艺术的专业性也在这种不断校正的艺术标准中得以改变,至少这样的专属权利已经不再能束缚业余创作者的想象力和探索性。
  • 为诗歌僧侣造像——看马莉的画有感
  • 诗人是一群神,汉语庙堂中的僧侣。 如此说其实很矫隋,但这个时代如此严重,诗歌已经几乎不必因为它自身的品质而获得殊荣,只要有人依然继续写诗这一行为,就足以使他在人群中卓尔不群。
  • 话题与歧义
  • “五四”与传统文化:不是“零和”模式 第一个问题,谈一下“五四”新文学运动和传统文化。“五四”不多说了,因为北京大学是“五四”的发源地,我现在谈的是原因。“五四”时期对传统文化进行了很猛烈的批评,这种批评很刺激,可是现在呢?我们国家又确实面临着一个挖掘传统文化、弘扬传统文化的热度,我想真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 《水浒传》江湖人物论(六)——农民出身的江湖人
  • 传统的中国的生产方式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其主体历来以农民最多,占了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游民大多是脱离了宗法网络控制的农民,因此堕入江湖中的也以农民为最多。看来,很长时间内,人们把《水浒传》这部反映游民生活和思想意识的小说认作是描写和歌颂农民武装起义的,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梁山泊的数以万计的小喽哕中大约以破产农民为最多,然而一百零八将中真正出身农民的却很少,因此出身农民的江湖人决定不了梁山的走向。
  • 法兰西第二帝国的文化创意:流行时尚与世博会
  • 1852年,法兰西第二帝国正式登场,路易·拿破仑实行独裁统治,但在经济上却有令人称道的文化创意。首先,他举办了两届世博会,接着皇后欧仁妮更亲自推广时尚产业,让法国名牌商品得以扬威国际。回顾过去,巴黎的道路弯弯曲曲,一下雨,就积水,而夜幕低垂时,各区几乎是昏昏暗暗,要感受到火光四射,只有在放烟火或遭受祝融之灾的时刻。
  • 棋中自有真人生——解读《棋王》
  • 阿城的《棋王》《上海文学》1984年第7期)白面世以来,就得到了广泛的赞同,被各种选本转载。二十多年过去,许多当年名重一时的作品已经泛色,而《棋王》昂然屹立,随着文学史教学这种稳固而强势的传播渠道,文本正在被经典化。颇有意味的是它被归于不同的文学流派,如知青文学、反思文学、寻根文学,研究者依据各自的标准将它归类。这些帽子虽没有给文本增添意义,却表明《棋王》是既有文学价值,又有文学史价值的精品。
  • 成都拜访流沙河
  • 到成都,当然要去拜访流沙河。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精神高地,流沙河,是这个城市的一个精神标高。寻找思想的矿藏,不妨到他那个小区去。
  • 一枝桃花
  • 友直兄(即贺友直,著名连环画家——编者注)寄来三卷本《杂碎集》。信手一翻,一画中人物赫然入目,眼前一亮。我一看再看,复三看四看。不由拍案称绝:贺老夫子真厉害!
  • 木瓜玩——画学杂读·之一
  • 更上楼下,我在吃油炸慈姑片,这倒是苏州传统零食。以前做人家的还会撒些盐,做吃粥菜。“做人家”,吴方言,“会当家”的意思,也就是勤俭持家的意思。帮助料理家务的阿姨是河南人,她问:“土豆片?”我告诉她慈姑,她不解。我曾经把慈姑称作“中国土豆”,有人明白了。
  • 爱情戏
  • 要我罗列喜欢的日本作家,数出五十个也肯定没有江国香织,虽然我看过她挺多书,并且几乎不曾失望过。不失望主要是因为没抱希望,读她的书多半是在各种不溜号也学不下去的课堂上,这种不软不硬的风格,伴随各种被忽略的讲课声,很适合。
  • 一种反命题的叙说——对尚扬绘画的释读
  • 在1980的时代,尚扬在艺术上的转型是惊世的,是他那一代人中仅有的。虽然当时有一批“八五新潮”的年轻人,但那都是他的学生辈。凭借他研究生毕业时的作品,一种主流形态的油画,尚扬已是在全国有影响的油画家了。声名已就的他,在艺术上却来了一个急转身,与当下主流的、流行的方式采取决然的脱离,这对一个艺术家并非易事。在他所在的时代,油画只有社会现实主义的方式,一种精心编排的叙事。
  • 双一楼书印詹言
  • 刀法、笔法与兵法的联想 2006年6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成立,顾问史树青先生曾有贺词: 秦汉迢迢印派开,问奇载酒客常来。 诸君刀法通兵法,布阵虚实任安排。
  • 狂欢中自有陷溺
  • 最近一段时间,一种新型的“微博叙事”大肆兴起,其蔓延之势有如病毒,已入侵到人们生活的各个领域。有乐观者认为,“微博叙事”将改变中国,这种“微动力条件下的病毒式传播”将成为一种“升级版即2.0版的公民围观的一个里程碑”。(笑蜀语)
  • 速览
  • 观点 给中国的电影人一点表现生活的活路吧,如果我们还想让中国的电影真正成为艺术作品的话。请不要用新闻的标准来要求电影。也不要为了躲避新闻式的电影审查而一味胡乱搞笑。而《子弹》恰恰在这二者之间做出了很难得的尝试:既在真实地塑造人物,又注意了社会效果所必需的分寸。既要不能不要的票房,又保持了艺术家独立的艺术人格。而真实地塑造人物,进行独立的思考,恰恰是艺术创作的生命所在。在这一点上,我真是感觉到“姜”还是“文”的辣。
  • “读者评刊”精选
  • 《名作欣赏》是国人,更是我所敬仰的刊物,一直以其锐利、细腻而灵动的名作赏析见称。主编续小强先生在2010年第7期的《思想性》这篇文中所言极是:强调思想性,反对庸众的思想。倡导传统文化,并以宽容的态度接纳多元的思想,提升国人的人文情怀。这的确是一项艰巨而光辉的使命。
  • “微博”起兮谁飞扬
  • 一到“年底”,每个中国人都要纠结那么一阵子。平常就够奔忙了,“年底”更奔忙。原来我不太在意这个事儿,大家都忙,干吗你能闲着?最近,从“形而上”的层面,我似乎想明白了这个事儿。为什么纠结如此,奔忙如此?大概源于两个“年”的压迫,一个是公历,也就是西元的“年”,另一个,便是农历,也称阴历的“年”,最近几年时兴叫“中国年”。视不同年份,两个“年”相隔的远近程度,“年底”之给力程度不同。幸与不幸,只能交给时间说了算啦,可谓之:“年”的双向煎熬。
  • 本期主笔 陈祖美/学者
  • 我出生在胶东腹地,古称胶水县最东端的一个渌水环抱、亦农亦商的大型集镇。约十岁之前,从善良无似祖母的言谈中,所谛听的,不少是我日后发现的《红楼梦》中的原话——这或许是我走上文学之路的一种因缘。在哺育我的母校中,从启蒙的平东古岘完小和插班的青岛铁路一小,到青岛铁中,以及从青岛迁至济南的山东大学,每每有我终生铭戢之恩师。
  • 陈坤一: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陈坤一,字子乾,号了无老人。1944年生于台湾新竹,现居台北市。 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学会顾问、国立台湾艺术教育馆咨询委员、两岸诗词联谊会常务理事。
  • 陆游《钗头凤》新解(陈祖美)
    山与海的对话一诗海游踪·之六(飞白)
    非禅而禅——谈王维诗的“禅化”(林明昌)
    唐宋体诗例话:胡适——“后唐宋体”诗话·之五(王尚文)
    疑案权作佳话看——宋之问、骆宾王与《灵隐寺》诗刍议(蔡润田)
    何谓盛唐?(龚鹏程)
    从“家亡人散”到“逃异地”及其他——“《红楼梦》与鲁迅”论笔·之三(梁归智)
    徐志摩和他的《海韵》(孙良好)
    从小说家到文体家的魔力指引——以《优美的安娜贝尔·李寒彻颤栗早逝去》为例(阎连科)
    “鲁滨逊”陷入恐慌的时刻——从《鲁滨逊飘流记》到《冷皮》(高兴)
    马尔克斯的魔幻华章(孙霄)
    生命元素的想象(下)(钱理群)
    话语背后的历史存在——贴着韩愈的心解读《师说》(蒋平)
    赤子护心多关怀——丰子恺漫画、散文及其对于语文教育的现实意义(陈兴才)
    朝圣路上的精神漫游——李琦的长诗《死羽》重读(罗振亚)
    仇恨的背后是控诉,是批判——巴一小说《复仇》之命意探幽(李安全)
    复仇(节选)(巴一)
    时间美人之歌(翟永明)
    诗是我们反抗一种无所不在的束缚的语言——中坤国际诗歌奖获奖感言(翟永明)
    翟永明:编织词语与激情的诗人(周瓒)
    亲爱的马莉和她的诗学符号(海男)
    马莉的油画(翟永明)
    为诗歌僧侣造像——看马莉的画有感(于坚)
    话题与歧义(王蒙)
    《水浒传》江湖人物论(六)——农民出身的江湖人(王学泰)
    法兰西第二帝国的文化创意:流行时尚与世博会(辜振丰)
    棋中自有真人生——解读《棋王》(申霞艳)
    成都拜访流沙河(毕星星)
    一枝桃花(韩羽)
    木瓜玩——画学杂读·之一(车前子)
    爱情戏(马小淘)
    一种反命题的叙说——对尚扬绘画的释读(马良书)
    双一楼书印詹言(陈坤一)
    狂欢中自有陷溺(朵渔)
    速览
    “读者评刊”精选
    “微博”起兮谁飞扬
    本期主笔 陈祖美/学者
    陈坤一: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2013年
    •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