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政坛里的狷介书生——从叶公超的一首中文古体诗谈起
  • 叶公超的一首中文古体诗 学贯中西的叶公超先生,曾担任过“外交部长”及“驻美大使”(1949年5月,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部长,国民党政府退踞台湾后,兼任台湾当局“外交部长”,1958年,调任“驻美全权大使”——编者注),又曾先后在北大、清华与台湾师大、台大等著名学府教授过英国文学及英美近现代诗等课程,因此,在一般人印象中,总认为叶的英文英语造诣要比他的中国语文学养深厚;尤其在“诗”这个特殊文体领域中,一般认为叶虽然曾是“新月派”诗人之一,但那恐怕只限于不一定讲究规格韵律的新体诗吧,对于古体诗,他就不一定内行。
  • 内七篇的“息黥补劓”宗旨——《庄子复原本注译》选(三)
  • 庄子亲撰内七篇,在终极论道的第六篇《大宗师》点破著书宗旨——息黥补劓。 黥,刺面之刑。劓,割鼻之刑。庄子以身喻心,借用庙堂伪道之身刑,譬解庙堂伪道之心刑。
  • 聂绀弩及其《北荒草》(下)——“后唐宋体”诗话·之六
  • 古人有“诗胆”之说,但似无具体界定。据我体会,可能有下面三层意思。一是语言能够大胆突破常规而特别富有诗意,如杜甫的“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这是语言的冒险。二是想象之奇特大大出乎人们意料而备感惊奇,如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李贺的“羲和敲日玻璃声”。三是基于自身的信念甘于付出一切代价挑战邪恶坚守真实真理,这最困难也最珍贵,也许就是诗胆的核心。唐人刘叉自称“酒肠宽似海,诗胆大于天”。其代表作之一《偶书》云:
  • 沉鱼落雁与闭月羞花
  • 人们形容美貌的女子,“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是常用套语之一。“沉鱼落雁”典出《庄子。齐物论》:“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①明代彭大翼《山堂肆考》卷113:
  • 王徽之:雅量高致有爽气
  • 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的精神成长史,那么,一个人的阅读应该从哪里开始?三十多年来,我们始终提倡在校大学生精研中外经典文学艺术作品,在阅读中接受人文精神的濡染,同时开启创造性的思路,进而实践研究性学习这一新的教育理念。所以,本期刊发这篇文章,与前此刊发许若文《“那些梦包围着我”》及《(呼啸山庄)阅读笔记》(2011年第5期)的意图一致,均着眼于此。文章的作者是—位本.科在读的大二学生,在她重新解读王徽之的文字中,在她综合了史美哲和心理学的索隐钩沉、剖析辩证的结构层次中,能感到一种激浊扬清的心志,这种清新之气和“源头活水”,正是我们需要的。
  • 百年来中国文化人的经济生活变迁
  • 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工资体现出一个社会人的政治经济属性,是衡量一个人社会作用大小的经济指标。换一句话说,工资可以改变一个人身高,也可以限制一个人的想象力,事关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乃至家庭地位。东西方的先哲对“工资收入”的看法大相径庭,孔子希望学生给他“自行束惰以上”(交学费),而为苏格拉底所不齿的职业教师的行径就是收学费,可见“人心不古”,古来有之。两个伟人的做法,正好可以反映出他们作为思想家文化人所承受的生活压力和所面临的社会环境。陈明远先生此文,
  • “巨人之死”与“巨星陨了”——路易士两首诗作的辨析及史料新发现
  • “巨人之死”:纪念被暗杀的托洛斯基 关于诗人路易土(纪弦)抗战期间的历史问题,古远清先生从2002年起迄今,反复说过不少次。最近的一次,是在《几度飘零:大陆赴台文人沉浮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25—226页)一书。且引其中一段:
  • 从一篇佚文看姜贵与苏青的一段情
  • 前年张爱玲的遗作《小团圆》问世,再度掀起话题,一时之间报章杂志“满城争说《小团圆》”。当代中国作家的遗著,还能引起如此热烈的讨论者,大概只有我们“祖师奶奶”了。在如此巨大的讨论中,有相当大的篇幅集中于(《小团圆》的影射人物。《小团圆》是自传体小说,毋庸讳言,有它指涉的对象,但张爱玲写起小说来,充满想象力,“穿、插、藏、闪”,
  • 我与苏青
  • 民国三十四年九月间,我带着整整八年的大后方的泥土气,到了上海。我在虹口一座大楼里担任一个片刻不能离开的内勤工作。我的“部下”有六个打字员,恰好三男三女。他们都是二十岁刚冒头的青年,从未离开过上海一步的地道上海人。他们新近加入我的工作。
  • 以谦卑姿态作从容文章——汪曾祺《跑警报》赏析
  • 一个诗人必须同时是一个优秀的批评家,这一要求在波德莱尔以后的诗歌史中得到了进一步加强。现代诗歌正在变成一门越来越讲究方法的艺术,一个诗人必须为他的诗歌发明出独特的方法。而对于散文作家,这一要求多少是额外的。但汪曾祺却是一个例外,他是一个找到了自己的方法的作家。这一方法得益于他对汉语的悉心揣摩及由此而来的理解。这使得汪曾祺成为当代散文作家中一个卓异的例子。
  • 跑警报
  • 西南联大有一位历史系的教授——听说是雷海宗先生,他开的一门课因为讲授多年,已经背得很熟,上课前无需准备;下课了,讲到哪里算哪里,他自己也不记得。每回上课,都要先问学生:“我上次讲到哪里了?”然后就滔滔不绝地接着讲下去。班上有个女同学,笔记记得最详细,一句不落。雷先生有一次问她:“我上一课最后说的是什么?”这位女同学打开笔记夹,看了看,说:“您上次最后说:‘现在已经有空袭警报,我们下课。”’
  • 文学中的疾病主题
  • 读19世纪末叶到20世纪初叶的欧洲小说,感觉留在西方文学史记忆中的,总有一种病恹恹的审美气息。直到看了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的《疾病的隐喻》,才恍然那是一种结核病的气息。《疾病的隐喻》探讨了西方文学史乃至疾病史上对结核病所进行的审美化认知,进而分析了疾病在文学中是怎样作为浪漫的隐喻被解读的。正是从桑塔格的这部名著中,我了解了结核病和瘟疫曾经怎样构成浪漫主义时代西方文学的重要主题。
  • 疾病的隐喻(节选)
  • 引子 疾病是生命的阴面,是一重更麻烦的公民身份。每个降临世间的人都拥有双重公民身份,其一属于健康王国,另一则属于疾病王国。尽管我们都只乐于使用健康王国的护照,但或迟或早,至少会有那么—段时间,我们每个人都被迫承认我们也是另一王国的公民。
  • “莫斯科啊,亲爱的家乡”——忧郁的土地(一)
  • 作为世界文学宝库中的一朵奇葩,俄罗斯文学以其关注国家命运、人民疾苦以及人的精神生活的忧患与担当意识,铸就了其独特的文学传统,并为世界人民所景仰。可以说,自近代以来,中国文学的发展受俄罗斯文学的浸染和影响极为深广。所谓“批判现实主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等创作方法,
  • 皇村回忆
  • 睡意噱咙的苍穹上 挂起了阴沉的夜幕; 万籁俱寂,空谷和丛林都安睡了, 远方的树林笼罩着白雾; 小溪潺潺,流入丛林的浓荫, 微风徐徐,已在树梢上入梦, 娴静的月亮好像富丽的天鹅 漂浮在银白色的云朵中。
  • 睁了眼看(下)
  • 趁着还有同学没来之前,我们讲一些闲话。我在来上课的路上,突然想起今天是愚人节,于是我就想起,鲁迅在去世之前,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做“我要骗人”。(板书:我要骗人)这篇文章写得非常的感人。他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冬天的早晨,鲁迅一大早就出门,碰见一个小女孩,那个时候中国每年都有旱灾、水灾之类的灾荒,而这个女孩就是募捐的,
  • 郭怡孮绘画作品
  • 一只苍蝇引发的心理剧——评汤吉夫的短篇小说《从早到晚》
  • 最初读到这篇小说时,我仿佛被一种黏稠的东西所攫住。在它平淡的情节和熨帖自然的意识流背后,有种略带沧桑感的力量,将入深深震撼。以致今天再次读到它时,觉得它就像一位故人,还一直站在上次见面的地方。
  • 从早到晚
  • 天一亮她就醒来了。暑热季节,是睡不好觉的。一只苍蝇在她的脸上响亮地飞翔。她想起当年日本飞机轰炸武汉,也是这样地嗡嗡响。那年她五岁。
  • 忧伤而优雅的女性之歌——读阿毛抒情长诗《女人辞典》
  • 2001年3月8号那天,为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阿毛写了一首长诗:《女人辞典》。在她的辞典里,可翻阅到女人的全部秘密:性别、花朵、芳香、美丽、天真、禁果、贪婪、爱情、母性、桎梏、时间、奉献、破碎和凋零。女性生命历程中的问题或多或少能在诗中找到对应的答案。这种写作是女性诗人对女性生存的诗意总结、女人命运的高度概括,诗作传递出忧伤而优雅的精微感情,
  • 女人辞典
  • 暗夜里的种子怎样变成一个花骨朵? 或者说女人的命运怎样由女孩开始? 她,生来就不同于他。被叫做 夏娃或女娲,一开始 姓名中的偏旁就是性别。 没办法改变的不仅是 身上的那朵深渊。
  •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 十一月入夜的城市 唯有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突然 我家树上的桔子 在秋风中晃动
  • 边缘,靠近家园——2010年纽斯塔特文学奖受奖辞
  • 今夜面对诸位,我仅愿望低调地言说,以便让感谢这个词能够听得更为真切。这是一个必须说出的词,且在很久以前就应当说出。
  • 变迁是我的故乡
  • 2004年多多回国到海南大学任职,我当时在《书城》杂志,第一时间飞到海口给多多做了专访,那大概是国内媒体十多年来第一次专访多多。我们聊了几天,颇为投机,以后我们每年都会见上一两次,每次都是通宵达旦地聊诗,当然这些都是私下的畅谈,没有再录过音。这是我第二次给多多做专访,因为彼此已经很熟悉,我只是简单列了几个多多感兴趣的问题,就天马行空地聊起来,就像以前我们很多次的聊天一样畅快,
  • 悖论:对自我的持续辨认和抚摸——多多《阿姆斯特丹的河流》第三辑
  • 没有人愿意在寒冷的冬天离开自己温暖的家园,我想谁也不会——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一种被动离开之后所面对置身遥远世界的一般状况:那是一个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温情和希望的所在,它注定要与悲惨,要与永恒的痛苦,与不期而至的阴险遭遇密切相关。因此,当我将多多的(《阿姆斯特丹的河流》第三辑(1989—1998)所有诗歌如碗青酒一饮而尽时,在黑的夜里,透过湿冷的窗骨我仿佛又一次望到了远方国度多多负重的身影,披着语言光亮的铠甲在遥远的异地无限生辉。
  • 我们究竟应该如何评价《创业史》——兼与陈晓明先生商榷
  • 忘记谁在什么地方说过的一句话——《创业史》中“所有的问题都能引发中国五十年来长篇小说的创作讨论”,的确如此。且不论《创业史》第一部出版以后“阶级叙事”模式对浩然等众多反映农村生活作家的巨大影响,即以新时期文学而言,路遥、陈忠实、周克芹等人的文学大厦都是奠基于其上的。柳青是路遥最为敬重崇拜的当代作家,《创业史》从未离开他的书桌床头,
  • POINT人文新知野
  • 【嘉宾寄语】 今天,我们借文学谈故乡,是地理的,文化的,历史的,乃至精神的,不过不是象征意义上“文学是寻找精神故乡”之类的很煽情的话。两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讨论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住处旁边的书店里陈列着很多经典文学作品,但是这些作品的作者绝大部分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
  • 从《手机》到《一句顶一万句》
  •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三十一年前我来到北大,胸前抱着一个大木箱子,身后背着一个我妈给我包的包袱。当时的车站在建国门火车站,那个车站有个毛病,就是进站的火车得绕一个弯,就像有些人评价我的作品特别绕,然后我就进了北京。
  • 《水浒传》江湖人物论(九)——一百零八将中真正的侠客鲁智深
  • 为了他人的和尚 金圣叹读到鲁智深的故事,有段批语写得很感人:“写鲁达为人处,一片热血,直喷出来。令人读之,深愧虚生世上,不曾为人出力。”《水浒传》中真正令人血脉贲张之处就是鲁智深救人的故事,正如《水浒传》电视剧主题歌所云:“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只有鲁智深能够当此品评。鲁智深才是人们心中期盼的“侠”。
  • 韩石山先生谈李健吾(下)
  • 张新赞(以下简称“张”):韩先生,我知道您的家乡是山西临猗,在地理上和李健吾先生都属于晋南(运城)地区,算是不折不扣的老乡了。晋南(运城)这个地方,地处秦晋豫三省交界,古称河东,西,临黄河,南面中条山。中学时代,李健吾就写过一篇小说《终条山的传说》发表在《晨报副镌》(副刊)上,晚年的李健吾也写过怀念家乡的散文如《梦里家乡》。那么家乡在李健吾的文学生涯中占据怎样的位置呢?
  • 文化解说——写作解析之八
  •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为谁?”“我要到哪里去?”这是人类永远“进行时”的话题,也是文学永远的母题。
  • “词汇”里的人生——从现代语言学视角解读韩少功的《马桥词典》
  • 一看到海南陈道谆先生关于韩少功《马桥词典》的来稿,我的思绪马上就回到了上个世纪末中国文坛围绕这部小说所发生的那场激烈的文学论争现场。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但那种激烈碰撞所散发出的硝烟味却依然历历在目言犹在耳。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马桥词典》作为一部带有突出原创性的小说经典这一结论,应该说已经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认可。
  • 马桥词典(节选)
  • 012小哥(以及其他) “小哥”意指姐姐。显然是出于同一原则,“小弟”是指妹妹,“小叔”和“小伯”是指姑姑,“小舅”是指姨妈,如此等等。
  • 最美的石头会唱歌之《大卫像》——米开朗琪罗雕像启示录(一)
  • 欧洲文艺复兴之前的中世纪是一个黑暗的宗教时代,艺术是宗教的婢女,我们看到的美术作品与雕塑作品,几乎清一色地表现着宗教——神的主题。与达芬奇、拉斐尔并称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的米开朗琪罗,他的作品虽然还是取材于《圣经》故事,但我们从中读出的却是米开朗琪罗对《圣经》人物的一种反叛与解构。
  • “杂碎”随笔
  • 1 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为《长恨歌》之“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句注释如下:“《白氏长庆集》伍陆《卧听法曲霓裳》诗所谓‘宛转柔声人破时’者是也。至乐天于‘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句中特取一‘破’字者,盖破字不仅含有破散或破坏之意,且又为乐舞术语,用之更觉浑成耳。又霓裳羽衣‘入破时’,本奏以缓歌柔声之丝竹。
  • 正大气象 丹碧流光——郭怡孮的新花鸟画
  • 世族大家 文脉相传 郭怡孮出身于潍县郭氏六百年世家望族。郭氏一族,世代崇文,家族前贤处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地位。由于家族文化积淀深厚,文脉承传,文化侵染,几乎代代都出文化大家。据郭氏族谱记载,六世祖郭尚友,明崇祯年间任咨政大夫,太子少保,吏部尚书。明崇祯十一年,年七十,归潍故里,逢潍连年大灾,郭公散粟救荒,煮粥活人,郭氏“事亲以孝,事君以忠,待人以恕,处事以公,
  •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记陈建坡的篆刻艺术
  • 中国重要的美学典籍《二十四诗品》中有“高古”、“豪放”,有“雄浑”、“清奇”,有“劲健”、“洗炼”,还有“旷达”、“疏野”。依我看,这些品位,在建坡先生的印中都有。他的印章传达出来的这种种变化,正是他孜孜不倦地追求“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的境界的结果。
  • 情报专家看未来百年——读《未来100年大预言》
  • 背景故事:“民间中情局局长” 1996年,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一个叫做“战略预测公司”的私营隋报机构成立了,这家机构出手不凡,屡屡灵验。成立当年,成功预测了亚洲的金融危机;2001年“9.11”事件爆发之后,准确预测了布什政府的策略方向;此外,还预测了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紧张局势的升级。一些中央情报局都办不到的事,这家机构轻松搞定。
  • 潘岳的人品与文品
  • 潘岳是西晋太康文学中兴时期的代表作家,在文学上取得了较大成就。他与陆机齐名,在当时文坛上颇负盛名。潘岳作为西晋文学的代表作家,凭着敏捷的才思、明净的文辞为空泛低沉的西晋文坛吹进了一缕清新之风,但学界对他的研究却没有凸显出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和意义。潘岳在中国诗歌史、
  • 重返家园的奥德赛——从生态美学视角谈《冷山》的家园意识
  • 现代社会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人类物质欲望急遽膨胀,自然环境不断遭到破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日趋淡漠,现代人精神焦虑不断加刷,人们普遍感到茫茫然失去家园。正因为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与精神家园几乎变得满目疮痍,人类正面临失去家园的危险,无家可归正在成为人类在世的基本方式。美国作家查尔斯·弗雷泽在小说《冷山》里面,着力描绘了一个正在逝去的美丽世界,在作者的心灵空间里,同时也在努力追寻并构筑一个美好的物质与精神家园。
  • 黑色幽默和绝境的诗意——《第二十二条军规》赏析
  • 以象征为血脉 作者约瑟夫·海勒在《第二十二条军规》扉页上写道:“这里面只有一个圈套……就是第二十二条军规。”第二十二条军规规定,空军军官必须完成规定的战斗次数才能回国。但第二十二条军规又规定,无论何时你都得执行司令官的命令。即使上校在你飞满规定的次数后,还叫你飞行,你还是得去飞。否则你就犯下了违抗上校命令的罪行,也就违反了第二十二条军规。
  • 书目精神
  • 每到年终,总会有各种媒体评选的“年度图书榜”纷纷出炉。对照各个榜单,我发现其中我没读过的,或读过但感觉不过如此的图书总是占了很大的比例。于是有些惶惑:自己多少也算个读书人吧,怎么别人以为好的,我倒觉得了了呢?难道是我OUT了?研究了一些榜单后我发现,这些上榜图书往往既非小众读物,也非大众读物;既非专业读物,也非流行读物;
  • 和平画戏
  • 和平先生出画集,嘱我写一点文字来。 和平先生画戏画,当然他不光是画戏的。画戏画必要提到贺世魁与沈蓉圃,贺是清中叶人,曾画《京腔十三绝》,京腔十三绝由此得其名。时值京剧极盛,霍六,正生演老生,池才官演武生,当时没有电视广播来宣传,百姓是通过贺世魁的画作才了解那些戏剧名角的。乾隆下江南,没有摄像拍照作记录,
  • 观点
  • 什么叫真相?真相是属于科学的东西,我们中国最缺乏的就是科学。回头研讨一下,几十年来的书籍报刊资料里有很多所谓“真话”实际上却并不是真相,而是“似是而非”的假象。有几分证据说几分道理。“求真”的三部曲“敢说真话,发掘真相,探寻真理”——这三者之中,发掘真相是关键。掌握了真相,才敢于、善于说真话;也只有掌握了真相,才能进一步发现和发展真理。
  • 声音
  • 以本院系学业困难学生为主,兼顾其他“重点学生”。包括: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生活独立、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等十类学生。
  • “读者评刊”精选
  • 非常喜欢这本杂志,四五年前第二次看到,就喜欢上了它。大气厚重而朴素,感觉和自己很相投。每次订阅的杂志一到,就迫不及待一睹为快。其中有文坛的新气象,亦有中学语文教学的前沿指导。作为一名一线语文教师,感觉这本杂志是我的另一教参和业务进修地。
  • 读《为什么读经典》的第一步
  • 一个怪异的人,一个制造迷恋的写手,一个在叛逆中不断回归原点的小说家,伊塔洛·卡尔维诺先生,在他五十八岁的时候,写了一篇《为什么读经典》的文章。
  • 陈建坡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陈建坡,字伯平,号晓庄、心斋、痴黠,以“痴黠轩”名其室。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1949年生于中国,1962年移居新加坡。1970年毕业于南洋美专,从事中国书画篆刻研究,于国内外举行十一次个人画展,历任啸涛篆刻书画会会长,现为该会顾问,曾任国家美展东方绘画评委、国家文化奖及青年艺术家奖评委、南洋艺术学院中国画讲师、书法家协会评议员、中国西泠印社社员、韩国篆刻研究会永久名誉理事。
  • [本期主笔头条]
    政坛里的狷介书生——从叶公超的一首中文古体诗谈起(黄天才【台湾】)
    [名作万象通览]
    内七篇的“息黥补劓”宗旨——《庄子复原本注译》选(三)(张远山[上海])
    聂绀弩及其《北荒草》(下)——“后唐宋体”诗话·之六(王尚文[浙江])
    沉鱼落雁与闭月羞花(刘志庆[北京])
    王徽之:雅量高致有爽气(张旭【北京】)
    百年来中国文化人的经济生活变迁(陈明远[北京])
    “巨人之死”与“巨星陨了”——路易士两首诗作的辨析及史料新发现(吴心海[江苏])
    从一篇佚文看姜贵与苏青的一段情(蔡登山[台湾])
    我与苏青(姜贵[台湾])
    以谦卑姿态作从容文章——汪曾祺《跑警报》赏析(西渡[北京])
    跑警报(汪曾祺[北京])
    文学中的疾病主题(吴晓东[北京])
    疾病的隐喻(节选)(苏珊·桑塔格[美国])
    “莫斯科啊,亲爱的家乡”——忧郁的土地(一)(陈占敏[山东])
    皇村回忆(普希金[俄罗斯] 王士燮[译])
    睁了眼看(下)(钱理群[北京])

    郭怡孮绘画作品(郭怡孮)
    [名作万象通览]
    一只苍蝇引发的心理剧——评汤吉夫的短篇小说《从早到晚》(林霆[天津])
    从早到晚(汤吉夫[天津])
    忧伤而优雅的女性之歌——读阿毛抒情长诗《女人辞典》(刘川鄂[湖北])
    女人辞典(阿毛[湖北])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多多)
    边缘,靠近家园——2010年纽斯塔特文学奖受奖辞(多多)
    变迁是我的故乡(多多 凌越)
    悖论:对自我的持续辨认和抚摸——多多《阿姆斯特丹的河流》第三辑(续小絮)
    我们究竟应该如何评价《创业史》——兼与陈晓明先生商榷(王鹏程[陕西])

    POINT人文新知野(陈晓明)
    [人文新知视野]
    从《手机》到《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北京])
    《水浒传》江湖人物论(九)——一百零八将中真正的侠客鲁智深(王学泰[北京])
    韩石山先生谈李健吾(下)(韩石山[山西][1] 张新赞[北京][2])
    文化解说——写作解析之八(孙武臣[北京])
    “词汇”里的人生——从现代语言学视角解读韩少功的《马桥词典》(陈道谆【海南】)
    马桥词典(节选)(韩少功【海南】)
    最美的石头会唱歌之《大卫像》——米开朗琪罗雕像启示录(一)(陈为人[山西])
    “杂碎”随笔(韩羽[河北])
    正大气象 丹碧流光——郭怡孮的新花鸟画(马良书[北京])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记陈建坡的篆刻艺术(骆芃芃[北京])
    情报专家看未来百年——读《未来100年大预言》(杨思卓[北京])
    潘岳的人品与文品(熊泽文[四川] 王琴)
    重返家园的奥德赛——从生态美学视角谈《冷山》的家园意识(潘学权[安徽])
    黑色幽默和绝境的诗意——《第二十二条军规》赏析(张建宏[浙江])
    [文瀛每月新报]
    书目精神(朵渔[天津])
    和平画戏(怀一[北京])
    观点
    声音
    “读者评刊”精选
    读《为什么读经典》的第一步

    陈建坡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