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陈希我/学者作家
  • 年轻时总想自杀。但父母在,不能死。就想,等父母去世以后吧!但至今父母仍然健在,而且自己又娶妻生子了。
  • 跪在她脚下
  • 一 一个叫春琴的女琴师,九岁因眼疾失明了。仆人佐助对她十分倾慕,为了能更多地跟她在一起,就跟春琴学琴。春琴待人苛酷,他们的教与学,简直就是在春琴的虐待和佐助的哭泣中进行的。
  •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小辑:一个尘封垢埋却愈见光辉的灵魂——建党九十年想起张闻天
  • 从来的纪念都是史实的盘点与灵魂的再现。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了。这是一个欢庆的日子,也是一个缅怀先辈的日子。我们当然不会忘记毛泽东、邓小平这两个使国家独立富强的伟人;我们不该忘记那些在对敌斗争中英勇牺牲却未能见到胜利的战士和领袖;同时我们还不能忘记那些因为我们自己的错误,在党内斗争中受到伤害甚至失去生命的同志和领导人。一项大事业的成功,从来都是由经验和教训两个方面组成;一个政党的正确思想也从来是在克服错误的过程中产生的。恩格斯说,一个苹果切掉一半就不是苹果。
  • 我们村的白求恩
  • 世间有非凡的人,他们总是远在天边,而不可能近在眼前。毛主席住在神圣的北京城里,诸葛亮,张飞,赵云只在书里。这是我小时候的心理。用后来学会的词语来说,
  • 别具一格的讽刺诗——毛泽东《念奴娇·鸟儿问答》导读
  •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借问君去何方?雀儿答道:有仙山琼阁。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
  • 鲁迅对何白涛的教诲与关爱
  • 何白涛又名何可准,广东海丰人。他从小热爱艺术,酷习书画,成绩喜人。九岁就学会画人物肖像,十三岁就能为乡村邻里书写春联。因此名扬遐迩,无不为人们所称许。在校学习期间,
  • 孤独者的命运吟唱——鲁迅小说里的孤独精神
  • 我时常感觉到自己生活在嘈杂中,在行走的奔波、话语的喧闹、事务的繁忙中,体会一种身不由己的"充实"。案头的读物从四面八方寄来,那里面有朋友的热情与希冀,然而自己却不知道应该打开哪一本来展读。回望书架,目光时不时会停留在一套散装的《鲁迅全集》上,若有闲暇,
  • 铁屋子——关于鲁迅的絮语
  • 沉睡,挣扎……从前,有一座密不透风的铁屋子,里边躺满了熟睡的人群。偶尔有一个身材短小的人,因为铁屋内的窒息打断了他漫长的、跟"好"有关的美梦,就从深寐中醒过来了,
  • 鲁迅小说中的青年话语
  • 在《呐喊·自序》中,鲁迅写道,"并不愿将自以为苦的寂寞,再来传染给也如我那年青时候似的正做着好梦的青年"(金隐铭校勘《:鲁迅小说全编》插图本,漓江出版社1996年版,第5页。下引此书,只标页码)。而到了《南腔北调集·〈自选集〉自序》里,
  • 后唐宋体诗举要:李锐、杨宪益——“后唐宋体”诗话·之八
  • 李锐李锐生于1917年,至今仍活跃于诗坛。由于他特殊的经历和他"学操董笔"的追求,他的诗就成为了真正的诗史。其实,他的人生道路就是一部长诗,不但起承转合引人入胜,
  • 文武之道,未坠于地——《论语片解》自序
  • 一幸乎不幸,我生长于国人狂獗批孔的上个世纪。上世纪50年代初,学龄前,在乡间,偶然读到过一本早年农家子弟开蒙的《三字经》。"论语者,二十篇;群弟子,记善言",那十二个字,成为我对《论语》的全部了解。
  • 吸纳西学一世纪
  • 人类各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各族的语言又会派生出不同的语系,这语系还会产生出各个支派。如此的复杂,如果没有翻译,要理解不同语言所表达的内容就非常困难了。
  • 向诗人鞠躬——忧郁的土地(三)
  • 从普希金的诗中,我们已经看出他善写女性。诗人优美的笔墨,曼妙柔情,总让他笔下的女性呈现出异样的美丽可爱;千娇百媚的女性生活的环境,也往往是美妙的。他长诗中的达吉雅娜,
  • 里尔克给我的信到了——读里尔克《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 最早见到里尔克的这本书是在太原,大约是十几年前的事,在一个诗人的书架上。当时我坐在他的客厅里,随手从架上抽出看起来是最薄的一本,随意翻开,那页上有一句"不要写爱情诗”,
  •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第一封信)
  • 尊敬的先生,你的信前几天才转到我这里。我要感谢你信里博大而亲爱的依赖。此外我能做的事很少。我不能评论你的诗艺;因为每个批评的意图都离我太远。再没有比批评的文字那样同一件艺术品隔膜的了;同时总是演出来较多或较少的凑巧的误解。
  • 经典正读
  • 何谓"正读"?至少可以从两个方面去分析:其一,当是与"误读"或"误解"相对的。德里达说"我误解,所以我多解",可见,"误读"或"误解"也不是错误的理解了,而是读者充分发挥自己的自主性和创造性,
  • 许辉小说:世俗的经典
  • 在日益商业化视觉化的社会,叙写世俗生活并不是一件难事,而一切正在发生的事情唯有被文字记述,方可在历史的进程中具备真实性。人类的世俗生活与精神生活、历史生活从来都是文学创作的形态,
  • 罗永才被第一声鸡叫叫醒。他知道时间还早,春天的鸡都叫得早。翻身靠起来,他看见了手腕上的表——春夜总是半昏半明的,窗外总有些微散光——才凌晨两点半钟。
  • 粮食背后的文化博弈——读美国F·皮尔逊和F·哈珀著《世界的饥饿》
  • 对一本上世纪50年代出版的图书作出评价,头脑里有一种时空感。如果在上世纪的80年代初,我肯定自己完全没有从个人视角评论这本书的能力和念头,不仅因为那时太年轻,
  • 阅读
  • 阅读集中了最多专注 它消磨掉生活的精粹 沉闷的大师,日夜在阁楼上 衣着和风度不值一提 阅读的灰烬,并不多 像雪的霰粒拍打窗户 那时他徘徊于冬夜
  • 诗人不是在写他自己——答吴炯十二问
  • 吴炯(以下简称吴):您是出道很早的诗人,上世纪80年代初我读大学的时候就读过您的诗,感觉您和"朦胧诗"是一代人,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朦胧诗"对您有什么影响?
  • 诗人不是在写他自己——答吴炯十二问
  • 吴炯(以下简称吴):您是出道很早的诗人,上世纪80年代初我读大学的时候就读过您的诗,感觉您和"朦胧诗"是一代人,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朦胧诗"对您有什么影响?
  • 清澈并沉浸——读潞潞和他的诗
  • 我有一个梦想诗人的心永远是动荡的。也许有时会沉浸,但永远不会宁静。无论是面对喧嚣的现实,无论是面对既往的九幽。只有诗人可以在类似真空的环境中种植玫瑰或者发出声音。
  • 小说与因果:文学中的“小历史”思考
  • "小说与因果",为什么要谈这个问题呢?首先是写作了三十年之后,你发现所有的作家、所有的写作都受困于故事,我们都为故事朝思暮想,十分的焦虑,为写不出一个好故事、
  • 小如师教我写文章
  • 吴小如先生是一代大家,文学、历史、训诂、书法,无不精通。曾主编《中国文化史纲要》,撰写《读书丛札》《中国文史工具资料书举要》等二十多种著作。在潜心于学问的同时,小如先生也从未松懈对后辈学人的培养和关怀,朱则杰先生便是其中一例。从其文章中,我们即可见到乃师深厚的学养、广博的知识及对弟子认真严格的态度。但我们刊发此文,却并不唯此,另一个更显明的目的则是,希望读者能在师生二人的授受过程中,得到一些可资借鉴的做学问及写文章的方法。另,今年9月,正值吴小如先生九十寿辰,借此,向先生致敬并祝健康长寿。
  • 星空与土地上的灵魂——王兵的《和凤鸣》和冯艳的《秉爱》
  • 2007年10月11日,在日本山形电影节上,中国独立制作的纪录片《和凤鸣》(导演王兵)和《秉爱》(导演冯艳)分别获得国际竞赛单元大奖和亚洲新浪潮小川绅介奖,
  • 绚烂与平淡——读李木绘画作品
  • 在愈来愈拥挤的人隙间,自然总会予喧哗以静地,予生命以自由与惬意。艺术家心灵的光辉使其作品拥有了与造化同样的魅力,李木先生的绘画作品即是如此。因为"绚烂",也因为"平淡"。以"绚烂与平淡"为题,是因为无论面貌发生怎样的转变,在李木先生的作品中,
  • 余正的篆刻艺术及印学研究
  • 谈起浙江印坛,余正是个无法回避的人物。以他在篆刻创作上的综合实力及多方面才能,单凭一手工稳严谨的浙派印风,足成名家。作为专业印人,他长期在西泠印社从事篆刻创作,
  • 《千年吴越》:“黏板”的艺术
  • 释题题名中的"黏"字,不能读作"年",也不能读作"占"(很长一个时期,黏简化为粘),要读作"然"。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这个读音,陕西关中一带肯定是有的。我老家晋南,
  • 多维视角里的乡村现实——谈《中国在梁庄》
  • 梁鸿是我的同事。她的专业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她很勤奋,成果颇多。但我们平常接触时,她却时不时对自己的工作流露出疑惑:这些研究到底有什么意义?
  • 论现代诗学视域中的“意境”与“意象”
  • "意境"和"意象"问题是现代诗学中的核心问题,对之精细的研究至今尚缺乏,以致经常混为一谈,为了有效地辨析二者之间的联系和区别,我们先来对照着阅读两首诗。第一首是刘禹锡的《和乐天〈春词〉》:
  • 抒情写意的诗意笔墨——论《柳林风声》的散文性
  • 时令转换与海岸生活肯尼斯·格雷厄姆的《柳林风声》是英国爱德华时代(1901-1910)最重要的童话小说经典之一。这部小说文体风格的一大特色是抒情与写意相结合的散文书写。这一特征尤其贯穿于整部作品有关时令和景物的描写之中。一年四季,
  • 行者无疆——经典影片《黄土地》与第五代
  • 陈凯歌二十五年的导演生涯在2009年的影片《梅兰芳》处走到了一个新的轮回,而今回首望去,那部暖暖的《黄土地》已经成为第五代旗帜性的作品。它凝结了导演陈凯歌、摄影师张艺谋等1977年恢复高考后入学的一代中国电影制作人新鲜血液的智慧,
  • 虏寇·坐毙
  • 一明亡于清,这是历史事实。从这个事实,人们又普遍生出一种看法:满清是明朝不共戴天的仇敌;正如金人是北宋的仇敌,蒙元是南宋的仇敌,抑或日本是近现代中国的仇敌。
  • 恐惧与缪斯轮流值日
  • 她是那样庄重,又是那样忧郁.“在本世纪(指20世纪——编者注)的第一个十年里,不言而喻,我们无处不相逢:在某些编辑部,在一些友人的寓所,在《吉别尔保雷》星期五聚会上……”在那个被称为“阿克梅的早晨”的美妙时期,阿赫玛托娃所说的一切让人欣羡。他们那个小小的、伟大的诗歌团体——“诗人车间”还没有做好准备去迎接那个充满革命气息的冬天。他们集会、争论、出版诗集,
  • 画与世奇
  • "佛门以洒扫为第一执事,自沙弥至老秃,无不早起勤做。香林有塔扫而洗,洗而复扫,舍利才放大光明。光明不在塔中,而在手里。"上述不光说修持僧,也在说世奇。世奇在我乡环卫处当书记,工作便是扫,扫而洗,
  • 观点
  • “高考作文是检验中学语文教学的一块试金石,它应该对中学里讲授的古今中外名著负责,这是留给中国中学少之又少的人文教育的一点地盘。它要在人文的、文学的、美学情趣的框架里来命题;在符合少年健康自然成长天性的前提下来命题;能写出少年独有的心理、独有的经验、
  • 声音
  • 第一部电影(《建国大业》)我进入比较晚,还是有点像作业。《建党伟业》我已不按照原来的路走了,实际上我已完全把它变成一部作品了。——与《建国大业》相比,黄建新更青睐于他执导的新片《建党伟业》。
  • 名作欣赏书画研究会会长赵际滦先生绘画作品展在京举行
  • 4月13日,著名画家,我社书画研究会会长、艺术总监——赵际滦先生的个人画展“神韵游盈——赵际滦绘画作品展”在北航艺术馆开幕。北航艺术馆馆长蔡劲松主持开幕式,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刘巨德、美术评论家杨悦浦、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王玉良、中国民航大学副校长董健康等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嘉宾们在发言中充分肯定了赵际滦在艺术创作上的独特风格和深厚造诣,特别是他将对土地、生活、生命的热爱与感悟凝练在笔墨中率意而质朴的情怀。
  • 《名作欣赏》副主编张乐朋先生喜获“赵树理文学奖”
  • 4月22日,山西省作家协会第五届全省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在太原召开,会上颁发了2007-2009年度“赵树理文学奖”,我社副主编张乐朋先生凭借其短篇小说《边区造》(《中国作家》2009年第2期)喜获“赵树理文学奖短篇小说奖”。
  • 不多余的多余
  • 一首诗诞生了。它有着太多的秘密,无人知晓。甚至——连孕育它的诗人也毫无准备,他糊涂(怀疑)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就像,我们现时代的动物保护主义者探视狮虎兽时的尴尬、焦灼与芜杂。
  • 李木绘画作品
  • 李木,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长期从事东西方现代艺术比较研究和教学工作,作为访问艺术家和学者多次前往法、德、美等国家进行艺术创作和学术研究。提倡艺术的思辨性和包容性,坚信艺术的发展对于人性的
  • 从容画
  • 在我们当中,周一清是最有口碑的,几乎所有朋友都觉得他亲近,这是因为他关心所有朋友。我与一清是近邻,接触颇多,不光从为人上了解他,也比较关注他的画画。其实,外界对他在画画上的优势往往忽略了,尤其是他的版画。
  • 《十月》杂志插图
  • 对话或漫谈:李小山与周一清
  • 李小山(后简称李):从当代艺术格局来看,从杜尚以后,任何的艺术类别,媒介的因素已经降低了。艺术家的观念重于制作,比如说油画、版画、雕塑,媒介的功能大大降低。很多艺术家用实物在做,杜尚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小便池”,还有就是在蒙娜丽莎脸孔上画两撇胡子,他把从文艺复兴时期,甚至中世纪人们对于美的那种固定的理解模式进行颠覆、消解。首先是破坏它。以往的艺术家做的都是加法,比如拉斐尔、前拉斐尔派、后拉斐尔派、德拉克罗瓦、哥雅,都是在油画肌理上、
  • 重温阳光
  • 前段时间给学生上风景写生课,带着他们搭上轮渡,来到长江中间一个狭长的小洲。当我们步人小洲上的田间村落时,不由得感受到一种别样的亲切,这不仅是久违了田园乡间后的重逢,更像是与田园乡间景物在绘画中的欣然相遇。是绘画突然变为现实,还是现实成为了绘画呢?一种从未有过的体会拥塞着我的周身,犹如得到一份意外的惊喜,一种久等不至却又出其不意的收获。
  • 关于周一清
  • 周一清在他的朋友圈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人们谈起周一清,会不约而同地赞美他的人品。所有的好人都给别人以安全感和信赖感,但是一个隐藏的事实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好人的头衔从来都是暖昧的,甚至是危险的,它基本上不会给你带来什么福音,相反,会让你处于一个扭曲的有失公允的处境中——某种偏见植根于人们的心中,尽管三缄其口,但人们紊乱的世界观和机械的艺术观很容易发生化学反应,产生一种异香扑鼻的毒气,我们身边经常弥漫着这种毒气,在集体化的理性晕眩中,谬误以深刻而独特的姿态大行其道,
  • 余正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1942年12月生,祖籍浙江鄞县,世居杭州。别署今日轩,师承韩登安。现为西泠印社理事兼篆刻创作研究室主任、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曾任中国书协篆刻艺术专业委员会委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第三、四届全国篆刻展评委,曾获杭州市政府首届文艺奖。
  • 陈希我/学者作家
    [本期主笔头条]
    跪在她脚下(陈希我)
    [名作万象通览]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小辑:一个尘封垢埋却愈见光辉的灵魂——建党九十年想起张闻天(梁衡)
    我们村的白求恩(杨新雨)
    别具一格的讽刺诗——毛泽东《念奴娇·鸟儿问答》导读(金汝平)
    鲁迅对何白涛的教诲与关爱(王祚庆)
    孤独者的命运吟唱——鲁迅小说里的孤独精神(阎晶明)
    铁屋子——关于鲁迅的絮语(敬文东)
    鲁迅小说中的青年话语(朱崇科)
    后唐宋体诗举要:李锐、杨宪益——“后唐宋体”诗话·之八(王尚文)
    文武之道,未坠于地——《论语片解》自序(张石山)
    吸纳西学一世纪(余凤高)
    向诗人鞠躬——忧郁的土地(三)(陈占敏)
    里尔克给我的信到了——读里尔克《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张乐朋)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第一封信)(里尔克【奥地利】)
    经典正读(李安全)
    许辉小说:世俗的经典(汪杨)
    (许辉)
    粮食背后的文化博弈——读美国F·皮尔逊和F·哈珀著《世界的饥饿》(许辉)
    阅读(潞潞)
    诗人不是在写他自己——答吴炯十二问(潞潞)
    诗人不是在写他自己——答吴炯十二问(潞潞[1] 吴炯[2])
    清澈并沉浸——读潞潞和他的诗(郭克)
    [人文新知视野]
    小说与因果:文学中的“小历史”思考(阎连科)
    小如师教我写文章(朱则杰)
    星空与土地上的灵魂——王兵的《和凤鸣》和冯艳的《秉爱》(崔卫平)
    绚烂与平淡——读李木绘画作品(薛书琴)
    余正的篆刻艺术及印学研究(唐吟方)
    《千年吴越》:“黏板”的艺术(韩石山)
    多维视角里的乡村现实——谈《中国在梁庄》(邢小群)
    论现代诗学视域中的“意境”与“意象”(鲍昌宝)
    抒情写意的诗意笔墨——论《柳林风声》的散文性(丁素萍)
    行者无疆——经典影片《黄土地》与第五代(贾月)
    [文瀛每月新报]
    虏寇·坐毙(李洁非)
    恐惧与缪斯轮流值日(朵渔)
    画与世奇(怀一)
    观点
    声音
    名作欣赏书画研究会会长赵际滦先生绘画作品展在京举行
    《名作欣赏》副主编张乐朋先生喜获“赵树理文学奖”
    不多余的多余

    李木绘画作品
    从容画(李小山)
    《十月》杂志插图
    对话或漫谈:李小山与周一清(李小山)
    重温阳光(周一清)
    关于周一清(苏童)
    余正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主管单位:山西省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北岳文艺出版社

    主  编:解正德

    地  址:山西省太原市府西街12号

    邮政编码:030002

    电  话:0351-7183907

    电子邮件:mzxs@bywy.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01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034/i

    邮发代号:22-5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