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碛口枣事
  • 柳条簸箕里晒的是红枣。.柳条笸箩里晒的是红枣。红枣,红枣,红枣。阳光下的红枣,弥漫着淳朴、绵润、甘醇和黄河岸边特有的气息——这是碛口家家户户窑洞门口的一景。碛口的农家一年四季日日晒枣哩。某日,我蹲在窑洞门口,双手从笸箩里捧起一把红枣,然后慢慢丢下去,三个枣,五个枣,两个枣,一个枣。复捧起,.复丢下去,四个枣,两个枣,三个枣,一个枣。反复几次,每次都不一样,我禁不住笑了。红枣,已经晒得红红,但是碛口人,还是每天要晒枣,就像饱满而幸福的日子越晒越红呢。
  • “互文出,理论:破解《拟古》九首的密钥——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二)
  • 我们必须看到,单纯采用传统的渊源考证和影响研究的方法,固然能够解决《拟古》九首的问题,但在具体操作的过程中,文章必将流于繁芜和琐碎而充斥馒仃气,且在文学阐释上欠缺现代性的理论光彩。哈罗德·布鲁姆(HaroldBloom,1930一)说:“影响,在我看来意味着,不存在文本,只存在文本间的关系。”①为此,我们特别引入西方的“互文性”理论以统摄全局。
  • 是感配寺,不是感化寺——王维《山中与裴秀才迪书》别解
  • 王维《山中与裴秀才迪书》,乃历代传诵的名文。但笔者检索诸家注析,发现在此文所涉及的作者游程的地点等问题上,或语焉不详、含混不清,或解释有误、抵牾矛盾,从而影响到对全文的正确理解。笔者就此略陈管见,权当做对王维此文几点不成熟的别解。
  • 朱熹父子与苏轼的《昆阳城赋》
  • 朱熹(1130-1200),自幼受学于父亲朱松(号韦斋),非常喜欢苏轼之学。三十一岁拜理学家李侗为师后,即以维护儒学的纯正为己任,对苏轼其人其学其文进行了激烈的批评。但在经历了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特别是庆元党禁的白色恐怖后,晚年的朱熹对苏轼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对其书画及诗文词赋多有称道,如称“东坡老人英秀后凋之操、坚确不移之姿,竹君石友,庶几似之”①,“东坡笔力雄健,不能居人后”②,“文字到欧曾苏,道理到二程,方是畅”④。朱熹父子与苏轼的《昆阳城赋》曾有一段铭心刻骨的情结,干载之下,令人感动、感慨与感佩。
  • 至爱至悲千古绝唱——《华山畿》爱情悲剧美赏论
  • 《华山畿》是南朝乐府民歌中颂扬男女至爱至悲的千古绝唱,它就诞生在一千五百余年前的镇江(南朝时镇江称南徐)大地上(即今镇江市丹徒区石桥乡华山村)。《华山畿》组诗共二十五首,收录在《乐府诗集》卷四六“清商曲辞”中。其第一首在组诗中最具代表性,为全诗奠定了男女相思、至爱至悲的浓郁基调。其诗云:
  • 论语片解·之二
  • 有子立论的致命偏颇孔子述而不作。好在有弟子和再传弟子们,记录下来老先生的许多精彩言论和行状,而有伟乎其大的《论语》传世。但在《论语》中,主要记录孔子的言行之外,还夹杂记录了若干弟子们的言行。于是,在编辑体例上,就给人某种“摊破”的感觉。
  • 锦瑟有端五十弦
  • 唐代大诗人李商隐的《锦瑟》一诗,是现代中学语文教材的传统篇目。然而自此诗诞生一千一百多年以来,它就一直是一个难于破解的谜。一方面,《锦瑟》佳旬脍炙人口,流传千年;一方面,《锦瑟》内蕴朦胧多意,晦涩难解。一方面,诚如梁启超所称,《锦瑟》是中国文学史上“最美的诗”;一方面,又如王士稹所言:“獭祭曾惊博奥殚,一篇锦瑟解人难。”因而元好问感叹:“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瑟怨华年。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 纵情的极限——郭沫若诞生(上)
  • 1919年与1920年之交的那几个月,无论对郭沫若本人,还是对中国现代文学史都极为重要。受“五四”运动和惠特曼诗风的激荡,一连串气势磅礴的诗篇从郭沫若胸中喷发而出,在中国诗坛猛烈地爆发,宛如横空出世。这种气势,仅从标题就可看出端倪:《立在地球边上放号》《天狗》《匪徒颂》《凤凰涅粲》
  • 京粤华章情未了——读陈学勇《高门巨族的兰花——凌叔华的一生》
  • 一个人在茫茫人海、万千世象中,究竟会遇到哪些人,使原以为旁人的陈年旧账,突然与自己有了千丝万缕的瓜葛?这真的是一种缘分。
  • 中秋晚
  • 中秋节的夜晚,月儿方才婷婷的升上了屋脊,澄青的天不挂一丝云影,屋背及庭院地上好像薄薄的铺了一层白霜,远近树木亦似笼罩在细霰中。正厅里不时飘出袅袅的香烟及果饼菜肴的气味。
  • 酒后
  • 夜深客散了。客厅中大椅上醉倒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酣然沉睡;火炉旁坐着一对青年夫妇,面上都挂着酒晕,在那儿切切细语;室中充满了沉寂甜美的空气。那个女子忽站起来道:
  • 成为特朗斯特罗姆
  • 作为诗人,每一个人都渴望在一定的年岁达到一个不寻常的高度,但很多人在内心的渴望和呈现出来的文本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只有少数人才能以天纵之才抵达被人敬仰的境界。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是这样的诗人。199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沃尔科特说:“瑞典文学院应毫不犹豫地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特朗斯特罗姆,尽管他是瑞典诗人。”
  • “不能写的”隐喻——特朗斯特罗姆《致防线背后的朋友》赏析
  • 给你的信如此简短。而我不能写的 就像古老的飞船膨胀,膨胀 最后穿越夜空消失。
  • 《遗瞩集》译选及维庸诗作
  • 1431年,英国强盗在火堆上烧死了贞德,硬说她是“背教者和异教徒”。 1431年,弗朗索瓦.维庸诞生,他是法国全部诗人中最具法兰西精神和最具异教徒精神的诗人。
  • 阳光中的向日葵(外二首)
  • 你看到了吗你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而是把头转向身后就好像是为了一口咬断那套在它脖子上的那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
  • 根子
  • 多年以后,当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还活着呐?”我惊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那是前几年的一天,老根子突然从美国回来了,在此之前我们已有十多年没见面,我只知道他出去了,去了美国。至于他在那里如何生活或生活得怎么样,我是一无所知。
  • 诗人芒克:我完好无损地活到现在
  • 芒克喜欢和他的朋友们在一起。他们常去的据点是北京三环边上、他们叫做“食堂”的一家餐馆。那天,艾丹有点喝高了,脸庞红红的,正在痛斥一个来自浙江的文学青年的品味;一个中戏的女学生导演正在热情邀请别人去“东方新天地”观看她和男友新排的、据说和余祥林冤案有关的话剧;一个交响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某人的前女友,沉默地坐着;四十岁的肌肉美男宝琦,据说在纽约的时代广场做过模特,以前是西安美院的学生,现在是MBA的解说员,业余客串画家,穿着短袖T恤正在高谈阔论一些有关艺术的话题。他刚刚给芒克的少妻潘无依画了~幅肖像:画面上的美人儿娇俏动人,胸前挂着一颗蓝色石头,众人看了,都喝彩道,画得真像!
  • 芒克:一个人和他的诗(节选)
  • 我是1979年上半年第一次读到芒克的诗的。其时我在大学读二年级,正值著名的思想解放运动潮头初平。由于“陪读”的方便(所“陪”对象为外国留学生),可以及时地读到各种“地下”刊物,包括《今天》。《今天》创刊号上的诗对我,以及我们以“二三子”自谓的诗歌小圈子所造成的冲击,犹如一次心理上的地震;而芒克的《天空》和北岛的《回答》是最主要的“震源”。如果说,读《回答》更多的像是经历了一场理性的“定向爆破”的话,那么,读《天空》就更多的像是经历了一场感性的“饱和轰炸”:
  • 通往理想的绳索——读海飞小说
  • 海飞的中短篇小说里叙述的大多是市井瓦肆中为世情所累的众生,他仿佛一直行走在城市的巷陌间,站在那些琐碎斑驳的日常生活的光影里。在海飞的笔下,故事的内核往往不是宏大的,人物也大多轻盈,但他的叙述却总是能以逼真的轻描淡写触及一些寻常灵魂的根本。按昆德拉的想法,“小说经常只是对几个难以把握的定义进行长久的探寻”,海飞便是用了灵巧诗意的语言探寻着日常生活中周而复始的平民的苦难。他把那些温情的、窘迫的、美好的、悲哀的、流离不安的事端,搅乱了放在文本里,意欲实现对现实的主观重构,进而专注于己身理想的复现和对鲜活生命的探求。
  • 赵邦和马在一起
  • 阳光从窗玻璃钻进来,一束隶松针一样扔在赵邦瘦弱的大腿上。赵邦醒过来,看到阳光有一半落在了赵红梅身上。赵红梅侧卧着,她身体的形状,看上去有连绵的山峰的味道。赵邦的手伸过去,手犹豫了一下,停住了,但最后还是落在赵红梅的屁股上。那是一只有些像是红富士苹果的熟悉的屁股。
  • 《水浒传》江湖人物论(十)——江湖上的芸芸众生·之四
  • 汴京牛二的戏不多,在《水浒传》中占的篇幅不到半回,但给读者留的印象极深,并且牛二作为典型形象流传了下来。我们在今天仍然经常看到牛二式的人物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晃动,网上更是充斥着牛二式人物。在他还没有出现在读者面前时,我们就感到这个人不一般,“只见两边的人都跑入河下巷内去躲。杨志看时,只见都乱窜,口里说道:‘陕躲了,大虫来也。'”京城的人,按说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也如此怕他,可见其威力。书中有首词形容其丑陋肮脏,并介绍他:
  • 从诗文中打捞驿站
  • 情感驿站、房屋驿站、婚姻驿站、成功驿站、流行驿站、老歌驿站……21世纪返旧作新几乎无处不建驿站,也许是世纪交替引发喟叹“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的反应?不过,这些个驿站没建在地上,没有接通地气,只是借助片刻遥远的回望而兜售时兴物件,因为它没有“马”,那马字旁纯属虚拟,真实的驿站已经消失了百八十年了。要说呢,它也是一种网络,是脚踏实地踩出来的官道编织成的交通网、邮网、情报网。驿站就是此类实在网络的网站,它的功能类比各级政府的招待所、邮政局,以及高速路上的服务区等等。它是骑在马背上的,按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当年的统计,中国元代驿站有三十万匹为它奔驰(呵呵,按李双双的丈夫喜旺的口吻,马可·波罗自己也当是姓马一族)。至今,驿站的遗址处,遗物最多的应该就是拴马桩。
  • 和胡兰成在东京的一段交往
  • 我称不上是胡兰成的朋友,虽曾相识,但交往不深,相知也不够,只是在1950年代后期到1970年代初期那段时间,他像伏枥老骥一般窝在东京的时候,我在东京担任台北《中央日报》驻日特派员,经朋友介绍,我们认识了。一度,他高估了我,以为我在台湾政界及文化界人缘很广,可以帮助他来台栖身及发展,所以毫不隐讳地多方接近我。起初,由于他的背景及经历,我还多少有点戒心,但接触较多之后,我发现他的确是一位颇有文采而并不讨人厌的人物,遂很热络地交往过一阵。后来,大概是他发现我的能力有限,无法帮助他来台,我们才慢慢疏远。他和我不再联络之后,过了好一段时间,忽然听台湾来的朋友说胡兰成已经到了台湾,在大学里教书,更出版了几本轰动一时的著作。我很为他高兴,可是,不久又听说他被“赶出”了台湾,去到香港,辗转又回到了日本。他未再和我联络,我也未再找他。最后他的死讯,我还是看日本报纸才知道的。
  • 译文的影响力
  • 我这篇文章的题目原来是“译文总是自己的……”,其中的“……”一般说来该是个“好”字。“文章总是自己的好”,谁不以为自己的文章好呢?不这样以为,那也就不这么写出来译出来了。可是我的意思只是说:文章写来写去,译来译去,还是自己的味儿,文雅点说,还是自己的风格。鲁迅老是鲁迅风,知堂总是知堂风。钱锺书多会儿也是那么尖刻、犀利又风趣。这是文章风格,
  • 告别战争:“身体写作”的理性回归
  • 当吉尔伯特与古巴尔把《简·爱》中的伯莎·梅森阐释成为“简·爱”反抗男性中心位置潜在欲望的实现和毁灭男权的象征之后①,在文学作品中用“怨妇”、“疯女”形象和方式向男权中心主义抗争,就成为“两性战争”的一种形态。张爱玲的作品中,“曹七巧”、“自流苏”、“葛薇龙”、
  • 谈戏剧影视中的主题性错位“写在静安寺的戏剧杂谈”之一
  • 当今的电影或者动画影像中,错位似乎正在成为审美主流之一。如在宫崎骏的动画中海盗成为了正义的人物,在好莱坞电影《赌命鸳鸯》和《十三罗汉》中偷窃行为被娱乐化了,成为了快感的源泉。在我的理解中,电影、戏剧中的错位就是一反常态——比如,在戏剧中我们现在已经习惯坏人长得很英俊了。而奥斯卡获奖片《浓情巧克力》则反其道而行之,片中英俊的船长和随着母亲四处迁徙的女孩都有非常动人的相貌,可是在戏里一开始他们被当地人看做是异类或者是魔鬼的邻居,这就是编剧营造错位的手段之一。错位和人类审美的“颠倒”‘陛心理有关,
  • 我读《夫子情思》——从艺术形象的塑造看文化身份的确认
  • 《夫子情思》是2004年袁运生先生为香港城市大学所作的两幅壁画之一(另一幅是《万户飞天》),先生亦曾使用“魂兮归来”作为该画的题目。材料是丙烯亚麻布,画面高4.5米、阔10米。这幅作品描绘了高山流水间,夫子抚缦操弦恬然自得的景象,整个画面沉浸在一片愔愔琴德,不可测兮。体清心远,邈难极兮”的琴韵之中。
  • 小玺创作手记
  • 几年前有朋友说我擅刻砖文,不善于小印的刻制。有了这样的批评,近年我开始了大印章向小玺印的过渡,这个转化也不是放弃了大印的创作而专习小玺的刻制,仅就数量而言,大印的创作仍然比小印为多。因为常常受朋友之嘱,得满足他们的心愿,大印的制作就势不可免。但是自己息想上的重心轴线还是放在小印一路,预计达到近千之数,陆续予以印行。
  • 原点在“边城”
  • 初看到亮毛(本名彭共)这本诗词集的题名——吹梦到边城,便觉得,这应是他集子里一首诗词的名字,或其中的一句。果不其然,在《临江仙·伤情》中,我终于寻到了它。“莫忆梅亭亭上饮,莺飞折柳伤情。廊桥月冷水无声。塔清孤笛起,吹梦到边城。花事流年一觉醒,霜飞鬓角堪惊。碧空云淡醉江枫。橹声柔似梦,依旧月朦胧。”这应该是亮毛的一首得意之作,不然定不会单取其中的一句出来作为书名了。而且,我猜想,它亦总领着书里其他的诗词。你看,
  • 宋代词话的比较性传播
  • 比较批评法在中国古代文学批评中运用极为广泛。钟嵘《诗品》运用深入、立体、有层次而又丰富多彩的比较,成功地向读者展示出当时诗坛不同诗人风格的特色与差异。纵观古代文学批评的发展史不难发现,自钟嵘《诗品》以后,比较批评法就成为后世诗话、词话所普遍采用的方法。如果转换视角,不仅从批评的角度,更从传播的角度来分析,比较更是十分有效的传播手段。比较的前提是选择,而选择也是确定传播对象是否具有传播价值和意义的过程。充分而细致的分析、展示过程,也就是劝服读者,使之接受的过程。通过比较优劣,判别高下,以扬其名声、传其作品。
  • 论曹文轩创作的童话色彩
  • 回忆回过头来思已思过的东西。——海德格尔诗性精神与童话品格把曹文轩所有的文字聚拢起来,我们就能够发现曹文轩创作的诗学指向和开阔气度。海德格尔曾如是描述文学的景观与意义:它在大地与天空之间创造了崭新的诗意世界,创造了诗意的生命,它使人充满劳绩,但仍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之上——这种景观,正是曹文轩的理想。
  • 金庸《神雕侠侣》中的情感塑造
  • 在中国古典武侠小说中,侠客大都是“无情”、“无欲”的,是以义气为重的江湖豪杰,一般不近女色。然而情感是人类永叵的主题。现代武侠小说则将“武侠”与“情感”结合起来,把激烈的打斗当做衬托人物隋感的一个背景、一种方式。在金庸先生的十余部武侠作品中,能把人的情感展现到一个新的境界,推向一个新的巅峰,并用意想不到的手法揭示出情感的内涵。在金庸十余部作品中,让读者耳目一新、心驰神往的,无疑要数《神雕侠侣》。《神雕侠侣》努力挖掘着情感的本质,并将人的情感的专一性与复杂性的微妙变化有机地统一起来。
  • 民心·头发(下)
  • 南方的抵抗,不限于少数人或个别群体,而有上下一体、不分阶层的全民性。且极具恒心与韧性,前仆后继,几年内,江、浙、皖、闽四地均可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为便于观察,我们挑选两个比较完整、集中的事件,了解其情形。
  • 当鲁迅被架上政治的神位
  • 今年是鲁迅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1881年9月),逝世七十五周年(1936年10月)。按照我们这里“十年一大庆,五年一小庆”的规矩,想必又是一番大张旗鼓的庆祝吧?
  • 观点
  • “怎么建立一个良性循环,我觉得就三个词:公平、民主、希望或者叫信仰。没有公平,他就会愤怒,他就会焦虑。我希望全中国入都成为富二代,当所有人成为富二代的时候,财富就没那么重要了。敢真正抛弃财富的人,才是真正富裕的人。当中国人都成为富二代的时候,生活也就静下来。这需要公平,需要规则的公平,需要各方面的公平。第二个是民主,只有民主,才能让全社会的信任建立起来。最后一个是信仰或希望,只要有希望、有信仰,人活着就不那么焦虑。”
  • “读者评刊”精选
  • 《名作欣赏》主要发表文学类的鉴赏文章,我觉得也可以把一些理论名篇包括进来,不是那种简单的理论导读,而是声情并茂的解读,也可以是借他人之酒,浇自己块垒。尤其是上世纪60年代以来国外后现代、全球化研究及文化研究方面,可以是一本书,也可以是一篇文章,等等不拘。由于名作“欣赏”的性质,稿件一定要写得漂亮,要有欣赏性。开辟此类文章专栏的好处是:让《名作欣赏》与当代文化理论思潮接轨,丰富其内容,与时俱进。这种想法源于后现代的“阅读”概念。
  • 头条的理由
  • 本期主笔头条犹豫了许多日,最后决定,还是选择《碛口枣事》。这是李青松先生新作的一篇散文。前些日子在北京,与梁衡先生一起喝茶,聊得都起了劲儿。话中说起他要和几位作家一起到山西采风的事儿,于是没过几天,在他们东奔西跑的空余,我们在太原又见了面。那次相聚,便有李青松。·
  • 翟万益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翟万益,祖籍陕西三原,1955年12月生于甘肃平凉,毕业于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进修于北京大学考古系,现为甘肃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甘肃书协常务副主席,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篆刻委员会秘书长,西泠印社社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 袁运生绘画作品
  • 袁运生,一九三七年生于江苏南通。196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董希文工作室。1978在云南博物馆举办个展。出版“云南白描写生集”。
  • [本期主笔头条]
    碛口枣事(李青松)
    [名作万象通览]
    “互文出,理论:破解《拟古》九首的密钥——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二)(范子烨)
    是感配寺,不是感化寺——王维《山中与裴秀才迪书》别解(师长泰)
    朱熹父子与苏轼的《昆阳城赋》(张进)
    至爱至悲千古绝唱——《华山畿》爱情悲剧美赏论(李莹 李金坤)
    论语片解·之二(张石山)
    锦瑟有端五十弦(李建永)
    纵情的极限——郭沫若诞生(上)(李兆忠)
    京粤华章情未了——读陈学勇《高门巨族的兰花——凌叔华的一生》(董之林)
    中秋晚(凌叔华)
    酒后(凌叔华)
    成为特朗斯特罗姆(黄礼孩)
    “不能写的”隐喻——特朗斯特罗姆《致防线背后的朋友》赏析(曾思艺)
    《遗瞩集》译选及维庸诗作(杨德友)
    阳光中的向日葵(外二首)(芒克)
    根子(芒克)
    诗人芒克:我完好无损地活到现在(吴虹飞 陈琛)
    芒克:一个人和他的诗(节选)(唐晓渡)
    通往理想的绳索——读海飞小说(李潇树)
    赵邦和马在一起(海飞)
    [人文新知视野]
    《水浒传》江湖人物论(十)——江湖上的芸芸众生·之四(王学泰)
    从诗文中打捞驿站(毛守仁)
    和胡兰成在东京的一段交往(黄天才)
    译文的影响力(李国涛)
    告别战争:“身体写作”的理性回归(王巨川)
    谈戏剧影视中的主题性错位“写在静安寺的戏剧杂谈”之一(濮波)
    我读《夫子情思》——从艺术形象的塑造看文化身份的确认(曹栋)
    小玺创作手记(翟万益)
    原点在“边城”(王开林)
    宋代词话的比较性传播(张彩霞)
    论曹文轩创作的童话色彩(李红叶)
    金庸《神雕侠侣》中的情感塑造(李然)
    [文瀛每月新报]
    民心·头发(下)(李洁非)
    当鲁迅被架上政治的神位(朵渔)
    观点
    “读者评刊”精选
    头条的理由

    翟万益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袁运生绘画作品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2013年
    •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