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刘因论王维与道德评价
  • 引言 传统文人值改朝换代或当朝变乱之际,辄面临“亡国或亡天下”与“仕隐”困境,究慷慨赴义、变节附伪,或徘徊挣扎,纷扰攘攘。其出处进退,盖历朝文人之典型问题。王维(701—761)逢安禄山之乱,其行为值得剖析,可为后人鉴戒。然前贤每忽略忠逆行为之道德本质,或未中肯綮。爰自道德评价之角度加以稽考,重新审视王维受安禄山给事中之是非。
  • 为谁风露立中宵——说黄景仁《绮怀》之十五
  • 黄景仁《绮怀》之十五是这组诗中最为人传诵的一首,也是模仿李商隐诗最明显的篇章: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 富有情趣与灵魂的苔藓诗——苔藓与中国文学(上)
  • 清代诗人袁枚的咏物诗((苔》云:“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精警而传神地颂扬了苔藓这种随处可见却绝不平庸的卑微生命。苔藓进入中国人的文化视野并不太早,当在春秋战国时期。(《庄子-至乐篇》说:“得水土之际则为蛙蟥之衣。”“蛙螗之衣”注家一般认为是青苔。《淮南子》说:“穷谷之污,生青苔。”尽管人们有时会把生于石头上的藻也说成青苔,出现藻和苔藓不分的情况,但潮湿环境中生长在石头上的多数是苔藓。我国第一部辞典《尔雅》,记载有“薄,石衣也”,第一部大字典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收入的“落”,释义为“水衣”。
  • 几经删禁为谤书 筚路蓝缕破樊篱——《史记》在汉代的艰难传播
  • 藏之名山,副在京师 《史记》在它诞生的两汉时期流布不广,且命运多舛。但探究太史公的原意,司马迁在著书之始就有着强烈的传播意识,《史记》是一部为传而作的史书。
  • 周小舟早年文学活动管窥
  • 为纪念周小舟诞辰一百周年(2012年11月11日),中央文献出版社于2010年1月推出皇皇一巨册《周小舟纪念文集》,分为“文稿选编”、“回忆与缅怀”和“附录”三个部分。其中“文稿选编”收入周小舟文稿二十四篇,除了他写于1944年6月的回忆文章(《我与一二九》及1943年5月在冀中党政军民整风学习讨论会上的发言节选(《关于整风学习的认识方法和组织》外,其余基本上都是1949年后的工作报告、会议讲话。
  • 以淡写浓,别赋深情——读周作人散文《故乡的野菜》
  • 在中外文学史上,讴歌故乡、怀念故乡的作品太多了,也涌现出了许多名篇。周作人的这篇《故乡的野菜》以自己独特的个性留存于文学史上。作品创作、发表于1924年,后来收入作者的散文集《雨天的书》。
  • 故乡的野菜
  • 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朝夕会面,遂成相识,正如乡村里的邻舍一样,虽然不是亲属,别后有时也要想念到他。我在浙东住过十几年,南京东京都住过六年,这都是我的故乡;现在住在北京,于是北京就成了我的家乡了。
  • 纵情的极限——郭沫若诞生(下)
  • 与安娜的恋爱在郭沫若"弃医从文"的过程中,有一个重要的刺激性因素绝对不能忽略,那就是郭沫若与安娜的恋爱。1916年8月,冈山六高的中国留学生郭开贞赴东京为友人陈龙骥料理后事,在东京圣路加医院与东瀛白衣天使佐藤富子相识,一场可歌可泣的中日跨国婚恋由此拉开序幕。其过程,郭沫若在1920年2月15日致田汉的信中有如下的交代——
  • 爱的书写(上)
  • 题目大得要命,但想不出更好的,也没办法。实际上,我只是想谈谈欧美情爱小说的几种主要类型,顺便赏析一下几篇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因为曾编了一部欧美情爱小说选(《暖暖的都是爱——欧美温馨情爱小说精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版),有些话在前言里没说,想在这里一吐为快。
  • 假面具下的爱情(节选)
  • 七 从这时起,德·罗赛里夫人(不用说,那位漂亮的夫人就是她)再也不能保持她那平静的、无思无虑的、自诩能永久保持的高傲和冷漠的心情了。由于听到夫人们的严厉指责,她开始想到自己的过失和贻害可能很大;同时,听到先生们的轻薄言论,又使她意识到莱昂的行为不仅很高尚,而且令人感动。
  • 人与书,及其之间的命运——读庞培《谢阁兰中国书简》
  • 今晨,我的目光再一次决定性地跟随庞培的新诗集《谢阁兰中国书简》慢慢移动。一个多月前,当我刚收到此书的电子文本时,给他回过一封短信。在信中,我说道:
  • 智性的自然之思——读李少君的诗
  • 新世纪以降,观照自然的诗作可谓浩若繁星。诗人李少君之所以能够异军突起,就与其自然文本的深度书写有关。一接触他的诗歌,自然之息与天籁之景即会扑面而至,那天然、率真的语言,低回、流动的音韵,古典、烂漫的诗境,将激活人们对自然的美好向往,温暖现代人麻痹已久的心灵。尤为可贵的是,在他简约、质朴的诗歌中却暗藏无限的意蕴,如若对之深入挖掘、体悟,常有余音绕梁之感。
  • “这悲伤的颠覆者”——读蓝蓝的《从这里,到这里》
  • 2009年夏天,在风景如画的瑞典哥特兰岛上,蓝蓝同王家新等诗人相约写一首“哥特兰岛的黄昏”的同题诗。在诗的结尾,蓝蓝写道:哥特兰的黄昏把一切都变成噩梦。/是的,没有比这更寒冷的风景。
  • 主持人的话
  • 多年来,须一瓜一直在中短篇小说领域展开她的文学人生,她的作品在批评界曾被反复谈论,她是这个时代重要的作家之一。《太阳黑子》应该是须一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考虑到她的经验和积累,对这部长篇处女作我们深怀期待。这是一部险象环生的小说,是一部关于人性的善与恶、罪与罚、精神绝境与自我救赎的小说,是一部对人性深处坚韧探寻、执著追问的小说。在人性迷茫、混沌和失去方向感的时代,须一瓜借助一个既扑朔迷离又一目了然的案件,表达了她对与人性有关的常识和终极问题的关怀。
  • 人道主义困境中的非理性思辨
  • 《太阳黑子》中有这样一段看似闲笔的对话,来自男同性恋杰瑞与辛小丰:我父亲失踪了。我六岁时候的事。我就是觉得她(指母亲)杀了他。长大了,这个感觉淡一点,可是,我在大学的时候,还是会梦到她杀了我父亲。这个糟糕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十年前她入教后才慢慢结束。洗礼的那天,我和我姐姐都去了,我看到她穿着白袍子,下到洗礼池里,当她被牧师后仰到水里再湿漉漉地被扶起来时,我觉得她成了新人……我再也没有做过她杀了我父亲的梦,但是,有时我会想,她也许真的就是凶手,我所以失去了那个感觉,那个梦,是因为上帝原谅了她。她在救赎并获救了。
  • 黑白灰——人性脸谱的三色地带
  • 须一瓜的长篇力作《太阳黑子》是一部借助犯罪问题剖析人性的小说。在这部小说中,作者表现的主题以及基调都是沉重的。可以说,这不是一部使人快乐起来的小说,然而却是一部能够剥开人类心灵的外衣,使人看透灵魂深处的善与恶的好作品。作家须一瓜以女性特有的洞察力,牢牢抓住人类心灵的隐秘性加以挖掘、放大;同时,她又以男性一般的冷静和沉着,把三个罪犯神秘离奇的故事雕琢得滴水不漏、险象环生。无论在主题选择还是结构叙述上,须一瓜都是游刃有余、笔锋健硕。在这个众生狂欢的浮躁时代,须一瓜显示出了一个作家应有的担当——对人类的终极关怀。
  • 道德法庭上的卓生发
  • 《太阳黑子》是须一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延续了须一瓜最擅长的对人性的书写。小说中写了三种人:第一种是清清白白的警察兄妹;第二种是永远洗不掉罪恶的杨自道三人;第三种是内心阴暗却永远不会被现实法庭审判的小人卓生发。如果说,第一种人和第二种人恰好体现了善与恶的两极,那么第三种人则诠释了人性的复杂。
  • 庸常生活中的一脉亲情——读金仁顺《梧桐》
  • 你想象一下:在一个高楼林立、人车涌动的大城市的夹缝里,有一处闹中得静的小院落,正面是几间低矮的砖瓦老平房,院中有一棵枝叶繁茂的梧桐树,树下蹲一只树根做的旧茶几。这里曾经是一个和睦、快乐、安静的普通人家。但是现在,父亲已经过世数年,却还随处烙着他生命的踪迹;女儿也已出嫁,就在本市工作,随老公住在小区的高楼里;母亲刚刚退休,她从丧夫和嫁女的悲伤中振作起来,依然硬朗、精干、漂亮。
  • 梧桐
  • 离好远惠真就听见笑声。在院子里面的梧桐树下面,玉莲背对着大门,和另外三个女人坐在根雕茶几的周围,她们笑得身体打战,仿佛蓬勃的蘑菇从树根处往外蹿。“什么事儿那么高兴?”惠真用自己的钥匙打开大门进去。
  • 历史尘埃中的“灵魂挽歌”——读迟子建长篇小说《白雪乌鸦》
  • 对于历史的书写是文学的永恒主题之一,这是文学对消逝的历史的一种深刻缅怀与永恒追忆。“比起历史政治论述中的中国,小说所反映的中国或许更真切实在些。”(【美】王德威:《想象中国的方法:历史‘小说·叙事》,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1-2页)文学之于历史,就是让我们超越那些冰冷的统计数据、历史年份,以具象的生命个体的存在与呼号来感知历史之脉搏动的温度,倾听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声音,这才是对于历史一种有质感的理解与领悟。迟子建的《白雪乌鸦》便是她继《伪满洲国》《额尔古纳河右岸》之后,又一部以具象的生命个体感知历史的力作。
  • 永不到达,所以永远出发——姚雪雪散文片谈
  • 读姚雪雪的散文,你会发现,由于那些“涕泪滂沱”的回忆而使“时间”在她的笔下具有了一种特殊的力量——“多少年后,我站在记忆的路口,我真的离开了我自己。”而这个“对往事倾情,与现实保持距离”的女子,更使空间的变换在时间的流逝中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意义——“火车的象征是时光的沙漏,是人生茫然的游走,是循环的情感离合,是平凡规则的颠覆。”
  • 时间的刻度(外一篇)
  • 这是一个让人驻足盘点欢喜庆贺的时段。岁月又增添了新的痕迹,而我已没有多少心绪来想一想“新年”这个多少有些意味的词。岁末的一夜,办公楼的人早已走空了,我在做自己还没有做完的事,要把急着参加图书订货会的书稿处理完赶着付印。加班并不表示我有多么勤恳,很大程度上工作是出于谋生的需要。干完活,我把办公楼的灯一一熄灭,然后在电梯的红色指示灯中进入一种堕落的时空旋转中。办公楼的上部是住家,新年的前夜,人人都已归家围坐在橙色灯下。我在空荡荡黑暗的楼梯口,在无意识的仰望中突然感到一阵虚空和冰冷。
  • “人是杂色的”——写作解析之十
  • 人物塑造是写作成功与否的关键,也是写作的一大难点。难在要写出人的复杂性,即人的“杂色”。如果把人写成“全白的”或是“全黑的”这样单一,反而容易。小孩的单纯使他们心中的人只分两类:好人与坏人,可爱固然可爱,但把人和生活简单化了;随着生活阅历的加多加深,人逐渐成熟了,几乎每个人都在“看人”上否定了自己,深刻固然深刻了,但也不那么可爱了。绝大多数人是走不出这个悖论的。
  • “世”说秦淮——地域文化视角下张恨水小说中的江南呈现
  • 通俗小说大家张恨水写过近百部小说,他的一生大都是在北京(北平)度过,其小说文本中故事的发生地也大都在北京(北平),而直接以江南为背景铺演情节的故事相对来说比较少,最典型的是《丹凤街))与((秦淮世家》。但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他以北平为背景的小说,其主人公却往往是南来人物;而以江南为背景,具体说以南京为背景的小说,主人公却是带燕赵慷慨悲歌之色的豪侠人物。或隐或显的江南背景,有作者明确的创作意图,有明显的功利追求,另一方面不无作者无意识的文化、心理惯性使然。从地域文化视角考察这些创作,在这些或隐或显的江南书写中,似乎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矛盾重重的张恨水。
  • 喧嚣与寂寞的琵琶亭
  • 近来二毛频生,于“夜深忽梦少年事”七字颇有感触。听说此行会路过九江,心为之一动——因为琵琶亭,因为《琵琶行》,因为白乐天。然而行程手册上没有。一丝寂寞,暗暗升起,又淡淡伏下。一路奔波,终于到了九江,就像要拜谒久仰的尊长,重逢久别的朋友,近之情欲切。或许需要先平静一下,于是被拉到长江迎风晒凉。好在是,好在是真正的长江,就是儿时听到的歌“你从雪山走来,你向东海奔去……”的那个长江,也是诗仙笔下“大江茫茫去不还’’的那个长江,因此浩长的江堤也阻挡不了亲近你的愿望。走啊走,走啊走,终于在几里地之外,和你迎面相撞。那丝寂寞,稍稍舒畅.
  • 你多美,罗斯,我亲爱的罗斯——俄国风景画家列维坦素描
  • 1899年12月25日,伊萨克·伊里奇·列维坦来到其时俄罗斯南方滨海城市雅尔塔,探望正在那里疗养的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久别重逢,多年的友谊使他们自有说不完的话题。
  • 列维坦:在契诃夫心中——录白契诃夫致亲友的信及日记
  • 我们这里真美:鸟在唱歌,列维坦在画茄茄内茨人,草发出香气,尼古拉在喝酒……自然里空气新鲜,仪态万方,简直无法加以形容……每一根小树枝都在吵着要求……列维坦把它们置入画中。——给弗.奥.舍赫捷利的信,1886年6月8日,巴布金诺
  • 当梵高遇见毕加索
  • 1890年的一天下午,天气阴沉,大朵大朵的乌云盛开于天空,一个红头发的消瘦的男人坐在金黄的麦田边,仰望天空。大地静谧得让人心生恐惧,这是一场暴风雨前的宁静,有压抑的气息隐隐渗透出来,好像病者虚弱的身体所透出来的虚冷的汗。黑色的鸟群像昨天一样黑压压地同乌云亲近,翅膀划破天空的声音清晰而锐利,让人不寒而栗。如果不是阴云和乌鸦,那团红色的生命之火是否能一直燃烧下去?
  • 泪泉和墨写离骚——郑思肖和他的无根兰
  • 兰花以其美德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墨客与艺术家,古往今来赏识兰花而又擅画兰花的画家可谓多矣。其中,宋末元初的大画家郑思肖(1241—1318)别具一格,他画的无根兰将儒家的人格与剧烈动荡的时代揉成一体,其坚贞的操守、张扬的个性和以兰守志的行为,成了后代许多画家效仿的楷模。如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朱耷以及扬州八八怪,都继承了郑思肖画兰的传统,坚持操守、张扬爪.陛成为他们共同的主题,并将其熔铸进各自的画作进而达到极致的境界。
  • 无声的弦音——黄鸣的油画创作
  • 如果按传统绘画的分类方式,黄鸣的油画作品显然要归入静物画的范畴之列。自文艺复兴时期以来,与宗教和历史主题的绘画创作相比,静物画一直不太受画家的重视。静物画是绘画的小门类,它所表现的形象及内容有限,不能充分展现画家雄阔的艺术才能和高超的艺术技巧,因此它不太受画家和赞助人的青睐。然而,艺术史的重大变革和审美经验的改变,却往往能够通过小小的静物画而得以实现。正是因为静物画不需要背负太多的历史、文学和宗教的主题内涵,它才成为更加纯粹的“绘画”艺术。
  • 守住篆刻的文化品格
  • 文化品格来自篆刻家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包含诗书画印、金石考据等。林剑丹先生早年师从当代金石大师方介堪和著名诗人王敬身先生,有着深厚的古典诗文和书法篆刻的根基。先生之篆书从秦篆《泰山碑》人手,积多年之功,上溯下达、左右逢源,得深沉圆融的用笔之道,深契窦氏《述书赋并注》中所言“斯之法也,弛妙思而变古,实后学之宗祖”。同时,他对邓派篆书亦有旁涉,得力尤多。这个时期结构淳古、使转劲逸的篆书为其早年深沉笃实而不失秀雅灵动的篆刻风貌作了充分的准备,而之后以战国古玺文字为基础进行的大篆创作足以体现先生广博精深的文字学修养和“一超直入”的过人艺术才能。
  • 《赫德的情人》:“清晰”的历史观
  • 对中国近代史稍有涉猎的人都知道,来自英国的罗伯特·赫德是个轻易绕不开的人物。他在十九岁那年(1854),抱着去东方传播上帝福音的念头从北爱尔兰乡村来到中国,担任宁波领事馆的一名见习翻译,以此为起点,这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踏入了神秘、诡异的清廷仕途,一步步登上大清海关总税务司的高位。为了在政坛上走得更远,攫取更大的权力,他对自己早年的感情生活作了大量涂饰、删改。《赫德的情人》(赵柏田:《赫德的情人》,世界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便是顺着他没有清除干净的蛛丝马迹展开的,尽管这场烟花般绚烂的半殖民地情爱故事只有短短七年。
  • 论庄子思想中沉淀之“森林意蕴”
  • 庄子的作品在多方面对抚慰人类心灵、人类精神等终极关怀问题进行了阐释,经过梳理我们发现,在其思想中借助于原始的森林意蕴对人类精神的创伤进行弥合的功能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从集体无意识的角度来看,森林是人类心灵庇护所的原型;第二,从文化无意识的角度来看,森林是生命的图腾。本文拟从这两个方面进行探究,挖掘庄子思想中沉淀的“森林意蕴”。
  • 然是中有深趣矣——释读王维《山中与裴秀才迪书》呈现的“空”趣
  • 《山中与裴秀才迪书》是唐天宝三年(744)腊月末王维写给好友裴迪的一封短信,意在邀请裴迪到辋川山中游玩,共同体验其中的乐趣。全文如下:
  • 恶之花绽放出的启蒙意义——评《莎乐美》《卡门》的启蒙色彩
  • 莎乐美——王尔德笔下一朵袅娜多姿、能歌善舞的奇葩,从《圣经》里受母亲唆使和差遣,面目模糊的花瓶摇身一变成为独立自主、离经叛道的女神;卡门——梅里美孕育出的一个风姿绰约,野性、媚性、狂性兼而有之的尤物,在充满道德桎梏的男权社会,她敢爱敢恨、敢做敢当,为爱情赴汤蹈火,为自由孤注一掷。她们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有着大胆夸张的情欲,有着向死而生的魄力,有着自由不羁的性情,打破了男权世界中关于女人的天使般温婉贤淑、乖巧献媚的审美标准。她们用美貌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又保持着自己独树一帜的个性魅力,为实现心中所愿与人格独立不惜以恶的方式毁灭生命。她们像一把尖刀,用摧毁的形式向一切奴役、压迫、控制、独断说“不”。
  • 断片与瞬间——芥川龙之介作品的特点及其成因
  • 日本学者细田源吉曾经批判芥川龙之介的作品:“完全是将人生之断片的事件,手段巧妙而且依旧断片地切取出来,因而从他的作品中无法找到宏大的气魄和深沉的心灵。他的作品唯一的兴趣,不过是,从无限广大的人生截取一片事件,然后再考虑怎样将其巧妙地形象化。”而菊池宽则认为,芥川的文学是“用银镊子翻弄人生……观照的清澈方面也出类拔萃”,佐藤春夫也说芥川的艺术创作“精巧而俊敏,与人以最新式的铭感”。
  • 曲终·筵散
  • 1 有关清之代明,我们一直强调要纠正一个知识错误。崇祯死国、北京易手,并非明、清两朝交割的时刻。亦即,我国史上明朝段的结束和清朝段的开始,时间点不是1644年。满清立国,以努尔哈赤创建后金为标志在1616年,1632年皇太极改国号为“清”。它作为国家,非自1644年始,之前已存在近三十年,唯相对于中国乃是另外一国,并未取得对中国的统治权——即便甲申年李自成败走以后明都北京巳落彼手,这一点亦不宜认为已有改变。
  • 《名作欣赏》编读恳谈会召开
  • 为进一步提升刊物整体质量,确定2012年杂志发展方向,名作欣赏杂志社于2011年11月4日召开了一次深入、务实的编读恳谈会。张仁健、张石山、傅书华、原琳、王春林、介子平等著名专家学者及出版界同仁应邀与会。会议由我社总编赵学文及副总编续小强先生主持。
  • 著名画家、我社副总编、名作欣赏书画研究会会长赵际滦应邀参加“探索、探索、再探索——纪念庞薰栗先生诞辰105周年艺术作品展”
  • 为纪念我国现代美术运动的先驱者、现代设计艺术教育的开创者、著名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庞薰栗(1906—1985年)诞辰105周年,继承庞薰栗的学术思想,践行由庞薰栗等前辈艺术家开辟的艺术道路,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庞薰栗美术馆、常熟美术馆联合主办的“探索、探索、再探索——纪念庞薰栗先生诞辰105周年艺术作品展”于2011年11月9日至12月8日在常熟美术馆展出。
  • 岁末小记
  • 前几天听诗人李杜讲座,许久不见,还是一贯的轻松风趣。他讲诗歌的发展,每到“历史的转折点”,就来一句“时间过得真快啊”;结束收尾了,大概有点不好意思,但顿了顿,还是说:“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诗歌就到了我们自己身上。”
  • 《名作欣赏》(上旬):2011年总目录
  • 林剑丹: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林剑丹,男,1942年出生于浙江省平阳县(今分隶苍南县),师承金石大师方介堪先生和著名诗人王敬身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历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创作评审委员会委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温州博物馆副馆长,温州书画院院长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西泠印社理事。著有《林剑丹古玺文字印联选》等。
  • 张充和别册——一曲微茫
  • 张充和 1913年生于上海,少年在安徽会肥老家接受传统教育。1934年考入北京大学国文系。1936年任《中央日报》副刊编辑。抗战初期,在昆明为教育部编中学教科书。1940年转往重庆,任职于教育部音乐教育委员会。1947年,应北京大学之邀,教授书法和昆曲。1949年移居美国,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工作。1961年受聘于耶鲁大学美术学院,讲授中国书法。1985年退休。擅长诗词、书画、昆曲,并长期担任美国海外昆曲社顾问。
  • 黄鸣绘画作品
  • 黄鸣,1963年出生于湖北省黄石市。198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浙江油画家协会副秘书长。现为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 张充和的生平与艺术
  • 1913年,张充和生于上海,祖籍安徽合肥。淮军将领出身的曾祖张树声为晚清名宦,官至两广总督、通商事务大臣。辛亥革命后,张充和的父亲张冀牖迂家到苏州,在那里办乐益女中,倡导新式教育。但张充和出生后不久即被祖母抱养,在安徽老家接受传统教育,九岁时在吴昌硕弟子、精于楚器研究的考古学家朱谟钦(拜石)先生指导下学习古文和书法,直至十六岁才回到苏州接受新式教育。
  • [本期主笔头条]
    刘因论王维与道德评价(梁煌仪[台湾])
    [名作万象通览]
    为谁风露立中宵——说黄景仁《绮怀》之十五(蒋寅)
    富有情趣与灵魂的苔藓诗——苔藓与中国文学(上)(李剑锋)
    几经删禁为谤书 筚路蓝缕破樊篱——《史记》在汉代的艰难传播(赵明正)
    周小舟早年文学活动管窥(吴心海)
    以淡写浓,别赋深情——读周作人散文《故乡的野菜》(贺仲明)
    故乡的野菜(周作人)
    纵情的极限——郭沫若诞生(下)(李兆忠)
    爱的书写(上)(刘文荣)
    假面具下的爱情(节选)(巴尔扎克[法国] 刘文荣[译])
    人与书,及其之间的命运——读庞培《谢阁兰中国书简》(柏桦)
    智性的自然之思——读李少君的诗(罗振亚 邵波)
    “这悲伤的颠覆者”——读蓝蓝的《从这里,到这里》(冯强)
    主持人的话(孟繁华)
    人道主义困境中的非理性思辨(赵坤)
    黑白灰——人性脸谱的三色地带(谭飞菲)
    道德法庭上的卓生发(孙小棠)
    庸常生活中的一脉亲情——读金仁顺《梧桐》(段崇轩)
    梧桐(金仁顺)
    历史尘埃中的“灵魂挽歌”——读迟子建长篇小说《白雪乌鸦》(周会凌)
    永不到达,所以永远出发——姚雪雪散文片谈(张雅玲)
    时间的刻度(外一篇)(姚雪雪)
    [人文新知视野]
    “人是杂色的”——写作解析之十(孙武臣)
    “世”说秦淮——地域文化视角下张恨水小说中的江南呈现(魏宏瑞)
    喧嚣与寂寞的琵琶亭(陈才智)
    你多美,罗斯,我亲爱的罗斯——俄国风景画家列维坦素描(李亮)
    列维坦:在契诃夫心中——录白契诃夫致亲友的信及日记(契诃夫[俄罗斯])
    当梵高遇见毕加索(邹军)
    泪泉和墨写离骚——郑思肖和他的无根兰(耿法)
    无声的弦音——黄鸣的油画创作(周爱民)
    守住篆刻的文化品格(王客[1,2])
    《赫德的情人》:“清晰”的历史观(祝红波)
    论庄子思想中沉淀之“森林意蕴”(潘静)
    然是中有深趣矣——释读王维《山中与裴秀才迪书》呈现的“空”趣(肖国荣[1,2])
    恶之花绽放出的启蒙意义——评《莎乐美》《卡门》的启蒙色彩(吴娱玉)
    断片与瞬间——芥川龙之介作品的特点及其成因(赫雪侠)
    [文瀛每月新报]
    曲终·筵散(李洁非)
    《名作欣赏》编读恳谈会召开(王朝军)
    著名画家、我社副总编、名作欣赏书画研究会会长赵际滦应邀参加“探索、探索、再探索——纪念庞薰栗先生诞辰105周年艺术作品展”(王朝军)
    岁末小记(续小强)
    《名作欣赏》(上旬):2011年总目录

    林剑丹: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张充和别册——一曲微茫
    黄鸣绘画作品
    张充和的生平与艺术(白谦慎)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主管单位:山西省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北岳文艺出版社

    主  编:解正德

    地  址:山西省太原市府西街12号

    邮政编码:030002

    电  话:0351-718390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01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034/i

    邮发代号:22-5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