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本期主笔头条--散文在21世纪一对话和独白
  • 有一段在北京小住的时光,于是想找几个高人谈谈散文。 到昌平找到丁东住处,巳近中午。他搬到山脚下,住在一个乡村小区。虽说偏远,这里却是文化名人聚集落户的地方,大概大家都相中了心远地也偏的安闲宁静。尽管每个人的心海里依然搅动着风云变幻。
  • 揽镜贪看背后山
  • 《随园诗话》全书之后附《批本〈随园诗话〉批语》,类《红楼梦》之“脂批”,两相比照,茶余饭后,颇可开胃醒脾。
  • 瞬间性和持续性:古典诗歌的两种意境一以咏雪诗为例
  • 中国古典诗论作为诗学理论,最大的特点就是其创作论指向。它不满足于一般的阐释和评价,很看重操作,往往着意于字句、语句的“推敲”。“推敲”作为方法的特点,就是比较,不是笼统的比较,而是便于操作的同类相比。同类相比的优越性就在于具有现成的可比性(异类相比虽然更自由,但是没有直接的可比性,需要更高的抽象能力)。“推敲”典故的起源就是同一诗句、语境中的比较。古典诗话中关于咏雪的比较相当集中,这样的资源有利干作王罩诊卜的深化.
  • 论语片解·之三
  • 慎终追远,民德如何归厚 《论语·学而》第九章,是曾子的又一条语录。曾子日:“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这条语录不长。尽管历代注释有些歧义,单就字面理解,并不特别繁复。一般的白话注释如下:谨慎地对待父母的死亡,追念远代祖先,自然会导致老百姓归于忠厚老实了。
  • 展露风神与品性的苔藓赋——苔藓与中国文学(中)
  • 辞赋之中,自屈原《离骚》到汉代散体大赋,似乎不见写到苔藓。相传西汉班婕妤创作的《自悼赋》云“华殿尘兮玉阶苔,中庭萋兮绿草生”,提到宫殿台阶上的苔藓,但这篇辞赋一般被怀疑是魏晋以后人的伪作。至西晋潘岳《河阳庭前安石榴赋》云“壁衣苍苔,瓦被驳藓”,当是今天见到的最早在辞赋中提到的苔藓。
  • 王维《山居秋暝》的审美意蕴
  • 王维的山水诗善于将诗情、画意、音韵和佛理融为一体,从而创造出自然、真纯而含蓄的审美意蕴。如《山居秋暝》:
  • 张爱玲与香港大学
  • 这次南下深圳,出于对“一国两制”的好奇,先后去了香港和澳门。在香港,游览了海洋公园、迪斯尼乐园以及九龙国际免税店、DFS国际环球免税店,知道香港的繁荣既得益于地缘和政策的优势,又借助了金钱所显示的巨大力量。入夜的维多利亚港湾,你可以看到许多世界著名大企业、大公司用光电打出来的巨大招牌,五光十色,梦幻般地闪烁,仿佛要和沉沉的港夜一试高低。1943年9月,张爱玲借小说《倾城之恋》说出了自己对香港的印象:“那是个火辣辣的下午,望过去最触目的便是码头上围列着的巨型广告牌,红的,橘红的,粉红的,倒映在绿油油的海水里,一条条,一抹抹刺激性的犯冲的色素,窜上落下,在水底下厮杀得异常热闹。”
  • 黎锦光和他的《夜来香》
  • 那南风吹来清凉 那夜莺啼声齐唱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 只有那夜来香 吐露着芬芳
  • 阎连科的文化情怀——评《我与父辈》
  • 如果仔细辨别一下,小说家的散文总归有些小说家的影子,脱不了小说家的追求与笔法。读《我与父辈》,我们首先感到的是,阎连科的散文首先是写人的艺术。作品主要写了三个人物:父亲、大伯和四叔,这三个人物各有其性格特点。先看父亲。父亲是内敛的、隐忍的,为了一小块自留地,他披星戴月,领着一家人硬是在山上开荒,捡僵石,挑土担水,垒出了一小块地种上红薯。然而一夜之间,这块付出了全家人心血的土地却要被收为公有,因为农民不准拥有自留地了,父亲的心痛自然可以想见,但他忍了。当“我”急切地想离开多灾多难的家时,
  • 庾信文章老更成——陈忠实散文简论
  • 陈忠实散文创作的突破和喷发,是在《白鹿原》完成前后。通过《白鹿原》的写作,他不但形成了独特的叙事方式,同时也找到了敞开心扉袒露灵魂的最佳角度。在中国现代散文史上,鲁迅的《朝花夕拾》首次将“乡土散文”推到一个非常高远浑熟的境界,他将简练的叙述和淡淡的抒情融合得恰到好处,开拓了一种“记忆的还乡”的“乡土”散文范式。其后的何其芳、李广田、沈从文、师陀等人都在反复叙述着离开乡土的精神记忆。
  • 原下的日子
  • 新世纪到来的第一个农历春节过后,我买了二十多袋无烟煤和吃食,回到乡村祖居的老屋。我站在门口对着送我回来的妻女挥手告别,看着汽车转过沟口那座塌檐倾壁残颓不堪的关帝庙,折回身走进大门进入刚刚清扫过隔年落叶的小院,心里竟然有点酸酸的感觉。已经摸上六十岁的人了,何苦又回到这个空寂了近十年的老窝里来。
  • 藏于暗处的复调——读厚圃之《契阔》
  • 在人们被那些偶然事件以冷冽无常的命运面目碾过之前,叙事的欲望是不会生发的。我们之所以以手扶额,掷头抢地,让那些隐忍或激愤的情感驰骋而上,占据心魄,是因为我们天生无法以泰然的面目面对可憎的厄运,于是,我们试图从别人的悲伤里汲取力量,从而寻求同质化的情感寄托,找到安抚心灵的归宿。叙述的力量便从此中扶摇而起,叙事伦理在小说写作中作为无法绕行的部分显现,读到毕希纳,这位早逝的天才说得好:
  • 契阔
  • 从“大都会”出来已近凌晨,刚刚下过场透雨,到处湿漉漉的,霓虹灯泼洒出一地炫目的绿紫。城市远处的高楼和塔尖构成了一幅溟潆的水墨画。我们的声音像被放大,鼓点般清晰地敲打着耳膜。走到夜总会后面那个空空的停车场,大家止步。我假装执意要送他们,“梦幻谷”的王总还没糊涂,一只胖手又亲昵又狠毒地拍在我的肩上,眼皮跳了跳,仿佛要努力撑开看清前面的东西。
  • 自我放逐中的身份重建——读张翎中篇小说《恋曲三重奏》
  • “三重奏”原是音乐术语,它是指由三件乐器分奏三个声部的室内乐,而张翎的中篇小说《恋曲三重奏》,讲述的就是一个女人生命中的三段感情经历。小说以女主人公王晓楠的感情经历为线索,串联起她生命中的三个男人:初恋情人张敏、丈夫许韶峰、佣工章亚龙。在叙事方法上,作者并没有按照自然时序讲述故事,而是在讲述现在故事的过程中穿插着对过去的回忆;在叙事视角上,作家除用全知全能的视角讲述故事之外,还用限制视角来吸引读者对小说中的人物行为持续关注和不断探寻。在女主人公感情恋曲的背后,更是一个新移民自我放逐和身份重建的过程。
  • 《活着》与《林先生的小孙女》中生命意识的差异
  • 在余华的小说《活着》中,福贵的一生被渲染成不断承受苦难的生命历程。通过对苦难的书写,作家完成了对人类生命意识的再思考。1962年出生于法国洛林区的菲力普·克洛岱尔,在其小说《林先生的小孙女》中,则将战争的幸存者林先生置于陌生的异国他乡,讲述了林先生坚持抚养其“小孙女”的故事,作者由此完成了对生命的重新认知。中法两位作家,通过不同的两个人物形象,传达出他们关于人类生命意识不尽相同的思考,耐人寻味。
  • 中国当代科幻小说中的“故事新编”
  •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与传统资源相结合的科幻小说成为中国科幻界新兴的文学潮流,神话、传说、志怪小说、历史小说等作为写作素材受到青睐。本文以“故事新编”这一术语对该类小说加以概括,并根据其与传统文本之间距离的远近,初步将其分为传统题材科幻小说、戏仿式科幻小说和问题式科幻小说。“故事新编”借自鲁迅的小说集,原意为“神话,传说及史实的演义”(鲁迅:《南腔北调集·〈自选集〉自序》,《鲁迅全集》第四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35年版,第469页),而科幻“故事新编”则是对中国文学传统加以“创造性转化”的科幻小说的统称。
  • “人为他人制造了这样的命运”——纳乌科夫斯卡《椭圆浮雕》绍介
  • 索菲亚·纳乌科夫斯卡(1884--1954),波兰著名女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界限》(1935)等;1946年发表了十分著名、篇幅很小的短篇小说集《椭圆浮雕》。
  • 椭圆浮雕(选登)
  • 铁道旁 属于这些死者的还有一个妇女,铁道旁边的一个年轻女人,她逃跑没有成功。我们得知,也只是通过一个男人的叙述;他虽然目睹,却不能理解。而且,这个女人也只是活在他的记忆之中。被关进铁皮货车车厢前往灭绝营的囚徒有时候在途中逃跑。但是敢于这样奔逃的人不多。这比不存希望、不示反抗、不拼命暴动而赴死,需要更大的勇气。
  • 爱的书写(下)
  • 《茵梦湖》:“穷苦之言” 《茵梦湖》是一篇与《假面具下的爱情》风格迥异的情爱小说。这是德国诗人、小说家施笃姆的中篇名作,历来以富有诗意而为人称道。或许,像这样的抒情型“诗意小说”,是我们中国读者最为欣赏的,因为我们有“诗的传统”,我们的文学堪称“诗的王国”,而施笃姆,正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抒隋诗人,他的诗风宁静而哀愁,如《夜莺》《安慰》和《阖上我的双眼》等抒情短诗,很有几分中国古典诗的韵味。
  • 从模糊到清晰——村上春树小说中的女性形象
  • 村上春树曾说道:“我朋友并不多——就学院的两个。一个是我现在的妻子。另一个也是个女孩。我的朋友只有女孩。”([美]杰·鲁宾:《倾听村上春树》,冯涛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年版,第26页)这是他对自己青年时期社交状态的一种描述,我们显然无法窥知在那之后的岁月,村上究竟又结交了多少位朋友,其中男女比例如何。
  • 父亲和我(外一首)
  • 父亲和我 我们并肩走着 秋雨稍歇 和前一阵雨 像隔了多年时光
  • 随笔三则
  • 以前我写诗有个习惯,没写出来的绝对保密,尤其是短诗,不是题材怕人剽窃,因为在我看来,这就叫酝酿,不在乎酿的是什么,而是时候未到,说出来整个容易变酸变质,所以是大忌。可这半月来,一首题为“白鹇”的诗是我一直想写的,只是至今还没写出来。为应付一份随笔约稿,索性就将这先有了题目但没写出来的东西拿出来说一说。
  • 天下最“笨拙”的人
  • 当同时代诗人在烽火连天、盛唐气象的上世纪80年代纷纷进入诗歌创作的繁盛时期时,吕德安也迎来了他诗歌写作的黄金时段。
  • 享受文本 享受阅读
  • 前年,应某杂志社之约,我和何平合作做了一桩事,就是将文学批评的一些主要的方法作了个比较通俗化的梳理,特别注意这些方法在文本分析时的应用性,在介绍了一种批评方法以后再从初中语文教科书中选择合适的文本进行分析。去年,在这项工作的基础上我们又以苏教版高中语文教科书为对象,选取文本进行分析,结集成《解放阅读》一书。集子出版后我们听到了一些反馈的意见,觉得作好教材的文本分析还是一项值得继续研究、继续做下去的事情。
  • “我并不是叶圣陶的孩子”
  • 叶圣陶——我们心造的一个脆弱的偶像 要坦率地说出叶圣陶这位“语文巨人”与我并无关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但事实的确如此,在很多重要的关头,我都与这位“语文巨人”擦肩而过。
  • 蛙鸣中的悲剧——莫言《蛙》中的意象小识
  • 《蛙》是作家莫言新近的一部长篇小说,它以其题材的独特和思考的深入而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作品以一个乡村妇产科医生的一生作为载体,书写了中国当代乡村复杂的生育史。这无疑涉及了一个十分沉重,却几乎从未被中国文学正视的主题。这里,笔者试图从小说的意象人手,期望能有所发现。
  • 我们缘何欣赏名作——以散文为例
  • 今天很高兴和大家有这样一个交流机会。因为你们是《名作欣赏》杂志,所以我就把今天的演讲题目定为“我们缘何欣赏名作”。
  • 快意之快
  • 去看风子的画展又要经历一次士别三日的眼外科手术了。 进门就吃电视记者一问:“你认为风子今后只画花卉了吗?”至于吗?我说:“他的山水容量很大。”等把话答完用眼角一扫,只见繁花满堂,才发现我的回答有点不对题了。其实画跟诗一样,都是可遇不可求。风子占了便宜,他不用求,触着便是遇,这是天分,天分在灵府里边,艺术的敏感兴味就发自灵府,不给陈法以摆谱的地位,则新意迭出;观众呢,亦无须拿眼睛接受画上说理的折磨,而直接陶醉于再创造的快乐之中。使我想起岩画的作者,他们只要来点兴奋便所向披靡。
  • 为爱落款——读蔡劲松雕塑有感
  • 我常想,如果人生只是现在这般的初秋正午,太阳光躺在池水的下面,一点都不出声,寂静会在这里放牧时间的羊,我们脸上的生动会淡下来,像杉本博司的书名:直到长出青苔。直到这绿褥漫上舌尖,身体就这样枯坐着,闭门谢客,而灵魂却如一阵风,吹过牧场,穿越寂静山岭,染了绿色、携了草香,消失在远方的海面上,于是话匣子打开,纵然没人倾听,也可以说到晨光,说到斜阳。
  • 古道新风 历久弥新——走向21世纪的中国篆刻艺术
  • 中国篆刻艺术是以石材为载体,以汉字为主要表现对象并由中国古代印章镌刻技艺发展而来的中国特有的传统艺术。古代印章是行使和授受国家机构权力、证明个人身份的凭信物,其制作多由工匠采用金属铸造和凿制而成,距今有三千多年的历史。
  • 朱由崧:偶然的谢幕人
  • 我们接触一个人,不论在现实中还是借助于想象,首先会在意他的模样,即平时所谓“音容笑貌”者。究其原因,尽管我们不是相面家,却对来自相貌的各种信息充满渴望,如不能觅得,就有雾失楼台之感,好像难以真正走近那个人。谈起弘光皇帝朱由崧,我便颇有此感。古代为帝王者,御容都要经宫廷画师描摹成图,虽往往加以美化,或者,因刻意比附隆准大耳一类所谓“帝王之相”而流于雷同,却总各有影绘存世。明代凡在南北紫禁城龙床上坐过之人,太祖朱元璋起,几乎都有写真;唯独两位例外,一位是惠文帝朱允坟,一位便是后来庙号安宗的弘光皇帝朱由崧。
  • 真正的影响力取决于价值观
  • 前些天在深圳参加了两个诗会,讨论的话题颇有些相似:一是“当代诗歌写作的现状与传播的可能”,另一个题为“诗神远游——建构当代中国诗歌国际传播力”。两个话题有一种共同的焦虑感,那就是汉语诗歌在当下的影响力问题。
  • 荷花、香及其他
  • 小引 突然想起鲁迅先生的《准风月谈》,人都是喜欢风月的。记得二十多岁的时候得一宋代花钱,上边便是这四个字:风花雪月。这枚花钱总是让我想入非非。非非之年已过,现在已经进入到是是之年。却真正喜爱起令人轻松的“风花雪月”来。
  • 在伊斯坦布尔
  • 抵达 抵达伊斯坦布尔,已是黄昏。混在一群人当中,拖着行李走出机场,像突然踏进一小段暧昧不清的时光里,令人生出一种被光阴分离着的异样的忧伤情绪。
  • 圣安德鲁斯:“世界的尽头”
  • 海鸥简短低哑的叫声,飘着咖啡香气的石头马路,透过教堂彩画玻璃折射而出的阳光,这是圣安德鲁斯的清晨。教堂钟声总是整时响起,九百多年来从未间断,静静守护着这片海角。
  • 狼藉人生
  • 也是机缘巧合,并不知晓松本清张诞辰一百周年的纪念影展,只是到离家最近的电影院随便看一场电影,却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了《零的焦点》。海报上广末凉子、中谷美纪、木村多江三个女人都着红衣,在炫目的红色背景下齐头并进一红到底。三个女人一台戏,红色相对应的不是热情不是火辣,而是血淋淋一出悲剧。
  • 在深度与风度之间徜徉
  • 《名作欣赏》自改版以来整体面貌有不小变化,在我看来,编者乃是努力想要在学术深度和文学风度之间取得一种平衡。刊发的文章大多既不失扎实的考证、细密的论证,又不失枕边或是茶余阅读的乐趣与闲适。2011年第12期上的几篇文章大多具有这样的风致。
  • 不知不愠
  • 每期杂志终了,签字付印前,我的习惯是再扫一遍目录。 很不幸的,竟是从未释然过。可还是要看,哪怕一次次惶惑已累积为无意识的深重焦虑。最初的兴奋虽未完全冷却,一时的得意与满足早巳是无影无踪。那些名字与篇章,如被咒语缠身,变得万分可疑,它们是如何被组织起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一遍遍阅读的熟悉,现在竟是十足的陌生,脑海中留下的,真是帆帆点点了。
  • 崔志强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崔志强,1953年8月生,字苍岩,号水墨樵夫、梦华堂主等。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考级中心主任,北京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西泠印社理事。 研习书法篆刻艺术三十余年,系中国书法家协会资深书法篆刻艺术展览评审委员。篆刻初宗先秦古玺和秦汉印,后学明清流派,对吴让之、吴昌硕以及齐白石的艺术风格极为推崇,并借鉴于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在字法、章法、刀法上的见解独到,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
  • 蔡劲松雕塑作品
  • 盲龙点睛图
  • 我的字画
  • 日子过得真快,竟然五十九岁了,阴历的二月二十一是我的生日,《古炉》已经出版一月,空闲下来了,就编一本书画集吧,可以给读者汇报一下我的余事,也权当自己送自己个寿礼。书画确实是我的余事。
  • 看别人的梦之贾平凹
  • 看老贾平凹的画作,印象更像是在做梦,黑乎乎的虎啊,满面宿墨的人啊,还有鱼非鱼人非人,注定是只能出现在贾氏笔下的新物种,一都从他的纸上跳将出来。那棵华山松,枝干真是有力,用笔真是老辣,下边横躺一裸女,旁竖坐一猴子,不知是什么故事,令人想入非非,这便也是一梦。老贾的《老屋》更是一个梦,那屋子分明太暗,要暗出鬼魅。
  • 何时再去上书房
  • “文人气质风雅别册”,为《名作欣赏》杂志2010年改版后新设,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一望而知。对文人传统的守持,我想一定是不能够忽略的。
  • [本期主笔头条]
    本期主笔头条--散文在21世纪一对话和独白(毕星星)
    [名作万象通览]
    揽镜贪看背后山(韩羽)
    瞬间性和持续性:古典诗歌的两种意境一以咏雪诗为例(孙绍振)
    论语片解·之三(张石山)
    展露风神与品性的苔藓赋——苔藓与中国文学(中)(李剑锋)
    王维《山居秋暝》的审美意蕴(谢虹光)
    张爱玲与香港大学(高建新)
    黎锦光和他的《夜来香》(孙良好)
    阎连科的文化情怀——评《我与父辈》(晓华)
    庾信文章老更成——陈忠实散文简论(王鹏程)
    原下的日子(陈忠实)
    藏于暗处的复调——读厚圃之《契阔》(李潇树)
    契阔(厚圃)
    自我放逐中的身份重建——读张翎中篇小说《恋曲三重奏》(张银)
    《活着》与《林先生的小孙女》中生命意识的差异(俞世芬[1] 常套叶[2])
    中国当代科幻小说中的“故事新编”(张谷鑫)
    “人为他人制造了这样的命运”——纳乌科夫斯卡《椭圆浮雕》绍介(杨德友)
    椭圆浮雕(选登)(索菲亚·纳乌科夫斯卡[波兰] 杨德友[译])
    爱的书写(下)(刘文荣)
    从模糊到清晰——村上春树小说中的女性形象(刘蕾)
    父亲和我(外一首)(吕德安)
    随笔三则(吕德安)
    天下最“笨拙”的人(子梵梅)
    享受文本 享受阅读(汪政)
    “我并不是叶圣陶的孩子”(姜广平)
    蛙鸣中的悲剧——莫言《蛙》中的意象小识(汪雨萌)
    [人文新知视野]
    我们缘何欣赏名作——以散文为例(范培松)
    快意之快(黄永厚)
    为爱落款——读蔡劲松雕塑有感(杜文涓)
    古道新风 历久弥新——走向21世纪的中国篆刻艺术(骆芃芃)
    朱由崧:偶然的谢幕人(李洁非)
    真正的影响力取决于价值观(朵渔)
    荷花、香及其他(王祥夫 葛水平)
    在伊斯坦布尔(鲍贝)
    圣安德鲁斯:“世界的尽头”(杨好)
    狼藉人生(马小淘)
    [文瀛每月新报]
    在深度与风度之间徜徉(冯雷)
    不知不愠

    崔志强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蔡劲松雕塑作品(蔡劲松)
    盲龙点睛图(黄永厚[作])
    我的字画(贾平凹)
    看别人的梦之贾平凹(王祥夫)
    何时再去上书房(续小强)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主管单位:山西省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北岳文艺出版社

    主  编:解正德

    地  址:山西省太原市府西街12号

    邮政编码:030002

    电  话:0351-718390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01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034/i

    邮发代号:22-5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