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拆碎七宝楼台:解构陶渊明——以田晓菲《尘几录——陶渊明与手抄本文化研究》为例
  • 陶渊明研究正在走向现代化。突破传统的研究模式,以新理论、新方法解读陶渊明正成为可能,这反映了学术发展的规律。然而,从上世纪初以来近百年的学术史,始终存在着一种不良风气,即唯洋唯新是瞻,这种风气,也影响到最近一二十年的陶渊明研究。陶渊明作为中国隐逸文化,
  • 中国古典诗歌之咏物寄托与西方诗之直接抒情
  • 中国古典诗歌有大量咏物诗,往往带政治、道德影射性质,不是偶然的,这与中国从《诗经》《楚辞》开始的美刺讽喻的强大传统有直接关系。屈原《离骚》中的香草喻美德的象征系统,为中国咏物诗学奠定了思想和艺术基础,拓开了咏物诗数千年的历史。然而,咏物和寄托作为统一体的平衡是相对的,矛盾消长,失去平衡,寄托超越了咏物,理念压倒了感性,实属难免。
  • 林庚《诗人李白》导读
  • 李白是我国诗歌史上最富于传奇色彩的伟大诗人。从惊姜之夕母梦长庚,到采石捉月骑鲸仙去,他的一生,就像一部神话,离奇幻化,恍惚他真是天外飞来的“谪仙人”。然而,他毕竟是个薄命的“凡人”,曾经到东鲁躬耕陇亩,也曾经到皖南采矿铜坑,是有过漂泊升沉不平凡经历的凡间诗,
  • 叙事表意与塑造形象的苔藓小说——苔藓与中国文学(下)
  • 中国古代的小说观念与近代意义上的西方小说观念不同,它一开始并不强调情节和人物形象的塑造,而是强调它的传说性质。班固《汉书·艺文志》首先著录十五家小说,并为小说下了一个初步的定义,他认为小说是“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小说”是短小琐碎的言谈,与严肃的言论相对,是流传于民众口头的不经之谈。汉代的小说几乎全失传了,魏晋南北朝之后才有较多的小说资料流传。
  • 李清照词中的“焚香”意象
  • 李清照才华横溢,宋代王灼称其“自少年便有诗名,才力华赡,逼近前辈”([宋]王灼:《碧鸡漫志》,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78页),套用其词可谓之:“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宋]李清照著,徐培均笺注:((李清照集笺注》,《鹧鸪天·暗淡轻黄体性柔》,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4页。
  • “艺往无前一当代青年艺术现状展”在并举行
  • 由山西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办,兴业银行太原分行、北京威百富艺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承办的“艺往无前一当代青年艺术现状展”于2011年12月23日一12月29日在太原晋商博物馆举行。
  • 传统旅游文学作品审美趣味之妙
  • 历代诗文大家,都以能够遍访名山大川为人生一大乐事,留下的诗文歌赋难以计数。这些优秀的文学作品,成为我国旅游文化传承中不可多得的艺术瑰宝。传统旅游文学对自然L~7.k的审美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可谓“观山观水皆得妙”。唐初诗人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道出了登高遥望的自然之妙,意境的壮阔与辽远令人叫绝。
  • 《古炉》中的“造反派”
  • 借用印度教“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的说法,我们可以称《古炉》中人物如蚕婆、王善人、狗尿苔等人在曳尾于涂的现实世界,从苦难之炉火中升华出了以大慈悲、大关怀为核心的精神境界的人,可称为“神界”;而麻子黑、守灯、水皮等人却是在现实苦难之炉火中,灵魂出窍,
  • 文体与精神内涵的双重探索实验——宁肯长篇小说《天·藏》
  • 2010年,中国小说界一个非常引入注目的现象,就是如同《天·藏》《身体课》这样一批具有突出的现代主义文体特色的长篇小说的异军崛起。如果说((身体课》的文体突破,还可以简洁地表述为秦巴子以心理精神分析为文本叙事核心的方式取代了传统意义上以故事情节为叙事核心的,
  • 物质的想象与现代主义的还魂记——关于董启章的《天工开物·栩栩如真》
  • 时而沉溺、时而失神、时而错愕、时而厌倦,这就是《天工开物·栩栩如真》带给我的阅读感受,这个过程漫长而艰难。记得作者董启章曾经说:“我觉得需要建筑一个不同的经验世界,如果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跟你现实生活一样的世界,那当然读起来很快。所以我希望读者读我的书的时候能,
  • 永远的麦子情结——读温亚军《麦子》
  • 大大小小的城市在神速地繁华、膨胀。高楼、马路、车流、人群,拥挤得如蚁阵蜂群。超市、餐馆、网吧、公园,到处是及时行乐的人们。城里人已经离自然、山水、清风、明月越来越远。远远近近的乡村在急遽萎缩、衰败。青年、中年人纷纷挤进城市,老年、儿童留守着越来越“空心”的宅院。不多的土地,从种到收都要由外乡的机器来作务,白面大米大多从商店购买。农民同土地、粮食乃至劳动,也渐行渐远了。
  • “性”与“力”的世界读曹文轩的小说《天瓢》
  • 《天瓢》是—部陛欲喷张的情爱小说,是将灵魂和欲望浸润在雨中的佳作,其中满是雄性的角力。曹文轩的小说大多在悲剧场景中徘徊,彰显人性的悲悯,但在这部小说中,没有悲悯,更多的则是人性的卑微和丑陋。
  • 黑色幽默的中国本土化
  • 20世纪60年代,美国产生了一个重要文学流派:黑色幽默。《大英百科全书》对“黑色幽默”的解释是:“一种绝望的幽默,力图引出人们的笑声,作为人类对生活中明显的无意义和荒谬的一种反响。”早在1940年,法国超现实主义作家布勒东就出版了《黑色幽默选集》,
  • 《〈戴茜·米勒〉序》译后记
  • 2011年5月,我尝试翻译了查尔斯·狄更斯的《雾都孤儿》第三版作者序。其原因是突发奇想,如同一个人突然想把藏在心里的有关美景的回忆用自己的语言转述给别人。有了这个想法后,我也作了一些调查,发现现有版本多采用小说1867年版的序,而这篇1841年的序相对更完整些。结果是我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憨气,摸索着译了这篇序。
  • 《戴茜·米勒》序
  • 1877年的秋天,一位当时住在罗马、今已迁往轻盈的南方的朋友无意中向我提起一位美国女士,这位女士前一年的冬天曾旅居罗马。她性情简单,可以说相当无知,由她那正当妙龄的女儿陪伴,从一家旅馆转往另一家旅馆。-k-JL&p是一个自然与自由的孩子,她在罗马街头偶遇了一位英俊的男子,
  • 里尔克墓碑上的玫瑰
  • 里尔克一生给后人留下了许多的谜,而最后一个谜大概是他墓碑上的玫瑰。不久前在网上读到围绕这段碑文展开的热烈讨论,可见对此感兴趣的今天仍大有人在,只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于是我查阅了一些资料,想找出一个谜底来。原文很短,不妨抄录如下,
  • 关于于漪的凝思
  • 对于于漪这样的语文大师,我们只有采取凝视的姿态才能最终决定我们应该仰视她;也只有这种情形下的仰视,才具有了凝视的厚重。于漪是新中国奉献给世界的语文大师,足可与旧时代或过渡时代的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他们相颉颃。
  • 当人民有了读书的自由之后
  • 原谅我不合时宜地用了“人民”这个大词,本来我也可以用低调点的“人们”、“读者”之类,但你往下读就会知道这里的“人民”是有典故的。这个题目其实包含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人民有没有读书的自由?”早在三十年前就有人追问过了:“这个原则问题就是,
  • 稻草人之歌(外一首)
  • 一群向北的斑头雁家族说“认识它吧,不可停留此地”两只下雪前闲逛的乌鸦说“瞧,它还活着”每个稻草人 都先在天空中助跑后再落地 从地平线上归来 冬天来临前,有人会来给它点上一把火 让它安安静静燃烧 一夜之间 平原上稻草人军队
  • 谈80年代诗歌精神(外一篇)
  • 关于80年代诗歌精神,已经作为一份遗产在展开讨论,听起来是有点反讽意味的事。说明80年代诗歌精神在今天可能巳然失去了。在80年代诗歌运动风起云涌时,就有过两种截然不同的争论和评价,一派说“好得很”,一派说“糟得很”。有人认为这是西方“迷茫的一代”、“垮掉的一代”在中国的重演,嘲讽得有点像抬举,有人冠之以后现代主义文化掮客等等。我在想,这
  • 敏捷诗干首飘零酒一杯——怀念诗人、翻译家陈敬容先生
  • 1989年底的一天,我在《文汇报》读到一则讣告:九叶诗派著名女诗人、翻译家陈敬容去世。到晚上,我反复端详这不足百字的消息,觉得越来越冷,只好蜷缩到行军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紧,泪水却不由自主地涌出来,难言的恩情和我的惭愧之心交织在一起,
  • 天生的诗人,歌唱的灵魂
  • 我向来认为,诗人是天生的——任何后天的修炼与模仿可以产生诗作,但诞生不了真正的诗人,有些诗作永远在三流的水平徘徊,那必定因为作者不是一个天生的诗人,这样的人还是不写为妙。天生的诗人即使不写诗也能让你感到诗歌的律动,天生的诗人一旦写作,语词就会散发一种光芒,朴素内敛,不动声色中自有无尽的诗性的绵延,这样的品质不会因岁月的更替、环境的变迁而被损伤。小海就是这样的诗人。
  • 荆棘与玫瑰——三毛和贝拉小说之比较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这首三毛作词的歌曲(《橄榄树》,曾经唤醒了多少人的天涯流浪梦。上个世纪80年代,三毛在港台及海外华文圈里被誉为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女作家。她一生走过四十八个国家,写了二十六部作品,启迪了许多年轻人去追寻生命的意义,深深地影响了一代人的生活情操与理念。
  • 人文新知视野
  • 格非老师对中国文学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我的“当代小说经典文本分析”课程其中一讲就是专门谈他的《褐色鸟群》。1988年,他写《褐色鸟群》的时候才二十四岁。他二十四岁时出手的作品,就达到了可以说是当时中国小说中的最高水平,在当代文学史上留下了非常精彩的一笔。
  • Best&Worst
  • 狄更斯在其名著《双城记》一开始所说的,“我们这个时代是历史上最好的,同时也是最坏的”(Itwasthebestof1/mes,itwastheworstoftLmes)这句断言,已经广为流传,而且似乎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我后来想,“时代”是一个整体性的概念,谁都很难从整体上对任何一个时代作出纯然客观的评价,事实上也并不存在着这样的评价标准;而且,只要有最好,也就一定有最坏,问题只在从哪个角度看。
  • 重识刘再复“性格组合论”兼及近年文学人性论批评问题
  • 价值取向单一化的时代和众声喧哗的时代,在开始阶段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容易被学术命名。中国新时期初期的“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等,就属于单一化时代被有效命名的文学现象;而刘再复的“性格组合论”以及“主体论”则属于众声喧哗时代的最为突出的命名者。
  • 当前宁夏“回乡风隋”美术作审视——兼及宁夏画家创作的“本土化”倾向
  • 什么是风情?风情是~种韵味,而不是卖弄;风情散发着妩媚和情调,但又是自然的流露。美是风情的一般性特征,而媚则是风情的灵魂,是动态的美,化美为媚,便会诗意盎然。自古至今,许多艺术家都在追求美,但只有极少数艺术家达到了美的极致,化美为媚。达·芬奇画的蒙娜丽莎脸上浮现的神秘微笑,就是媚的浮现。美只是平凡世界难得的一道景色,而媚,却是无法捉摸、无法表现的永恒神秘的幻境;只有媚,才是艺术的巅峰。
  • 《暴风骤雨》:从周立波到蒋樾、段锦川
  • 那天,朋友邀请我去看纪录片《暴风骤雨》。周立波的长篇小说《暴风骤雨》是名著,得过斯大林文学奖。被改编的故事影片《暴风骤雨》半个世纪以来也一直被当做经典影片放映着。现在怎么又出来一个纪录片?原来,这是对电影《暴风骤雨》中人物原型的一次采访。听着老人们追忆当年土改时的“暴风骤雨”,你会感到,历史有另一番景象,并不是传说。
  • 在宗教的时空中穿梭——陶冬冬作品解析
  • 品味旅美艺术家陶冬冬的作品是一次独特的心灵体验。受其个性及宗教信仰的影响,陶冬冬的作品色彩绚烂美丽,内在深邃而富于哲理,手法宏伟、精致,情绪激荡,震撼心灵。在其近作《水的世界》中,内涵与艺术手法的结合几近完美。陶冬冬的艺术是一种无国界的语言,因爱的力量而产生,以美的力量给予乱世中人们的灵魂以启示。
  • “秕思书雅兴,三乐歌清秋”
  • 北京的深秋,我们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研究生毕业班师生作品展。这样的展览我们已经举办了三次。“秋思书雅兴,三乐歌清秋。”这是元代大词人、丞相耶律楚材的诗句。关于“三乐”,孟子有这样的诠释:父母俱在,兄弟无故;仰不愧天,俯不愧于人;得天下英才教育之,称作“三乐”。“得天下英才教育之”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在这里,我把这种“乐事”称之为幸福。
  • 左懋第:一个人的证明(上)
  • 甲申年六月二十三日,弘光皇帝朱由崧召对阁臣,研究对清政策。这时离多尔衮率清军进入北京,已过去整整五十天。其间,明朝未与满清打过任何交道,甚至连这样的意图也未曾表现。考虑到本国首都为对方所占,同时还面临诸多不利的形势,明朝这种若无其事、束之高阁,让人无从理解。事实上,假如不是出现了新的事态,南京可能继续保持着将头埋于沙堆的鸵鸟姿态。
  • 人以什么捍卫记忆
  • 1964年2月13日,正准备去一个朋友家做客的布罗茨基,在自家门前的马路上被突然逮捕。随后,他经历了一场“卡夫卡式”的审判。法官:您的职业是什么?布罗茨基:诗人。诗歌译者。法官:是谁承认您是诗人的?是谁把您列入诗人行列的?布罗茨基:没有人。(并非挑衅地)那么是谁把我列入人类的呢,
  • 肚兜、抽烟及其他
  • 葛:单为了思念起一种颜色,那一份好和俏丽,都在耐得住寂寞下盛开。好,隔着旧时光,它竟是华丽。一张红绣帷幔的檀香木床上,早晨的第一声鸡鸣推醒了她,手环和颈前饰佩叮当,伸一个懒腰,在幽暗的晨光中,所有是静止的,风从一个缝隙挤进来,又从一个缝隙挤走。时光的伤痕像冬,
  • 在漠河胭脂沟
  • 是的,我到了胭脂沟。正和一个叫梅的女子坐在她古老的小屋里。屋里的摆设简陋而整洁,一张罩着浅粉色罗帐的床,床旁边有一只雕花衣柜。柜子对面是木头桌子,两旁各有一条木凳,座椅的扶手上刻着细密的雕花图案,色泽陈旧,像是从古董市场搜集来的。
  • 时间在玻璃器皿里
  • 一个月来第一次用中文写作,新鲜,冲动,摸索不确定之中久违的熟悉感。我像住在热带的人初次邂逅冬日,掌心还留有烈日的灼热,又急切去捧起冰凉的雪花,无畏无知。到达伦敦正是下午五时左右,英国冬日的夜晚来得很早,从四点以后天就渐渐黑下来了。漫漫长夜,人会有一种主宰时间的错觉。各种各样的钟和表——宜家(IKEA)那样廉价塑料的,
  • 罪恶是一片羽毛
  • 凑佳苗听起来算不得一个响亮的名字,乍听简直容易误会是个菜名。虽然我全然不懂日文,却还是觉得这笔名起得不磅礴、不文艺、不书卷、不知性、不可爱,甚至还带着点哪说哪了的不成器。为证明我的感受,举司马辽太郎、三岛由纪夫、清少纳言、吉本芭娜娜等各具特色的名字为例。所以我看了小说看了电影感触颇深却依然不小心忘了作者的名字。
  • 《何澄》有发掘历史之功
  • 据2011年的阅读体会而言,我以为年末所读苏华、张济合著的《何澄》(三晋出版社,2011年10月初版)是一部很有历史价值的书,于学术有贡献。它证明,辛亥革命史、中华民国史和现代地方志里面,有待发掘的人物和问题真是不少。不用理论论证,他们写出的,
  • 本色的光芒
  • 《菜根谭》说道:“文章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翻阅(《名作欣赏》时,这句话在心中来回出现,对其由内而外的精美深以为意,转念又想这原是本然。
  • 学术变作鸟笼子
  • 昨是今非,今是昨非,其实并不容易判断。徒生虚无,其肇端可能正是不可消除的偏见。反求诸己,却是非有一个庞大的自我才可支撑的。若要问,现在的(《名作欣赏》与过去的((名作欣赏》有什么不同,真还是一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过去为何?现在为何?如果让哲学家来分别,即便秉烛夜谈,恐怕也只是开了个小头。如果来个快刀斩,
  • 本期主笔
  • 龚斌,曾用笔名河边拙,1947年5月生于上海市崇明县。1966年高中毕业,1968年插队落户。1970年12月进复旦大学中文系,为第一届工农兵学员,1974年5月毕业。1978年lO月考取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师从王气中、管雄先生攻读中国古典文学。1981年12月毕业,
  • 范正红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范正红,1964年5月出生于山东省济宁市。两泠印社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山东印社社长,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篆刻委员会主任,山东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山东书画学会副会长,山东省艺术,
  • 陶冬冬油画作品
  • 陶冬冬,1959年生于北京。1984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赴美国北卡罗纳艺术学院,获艺术硕士学位。1988年,创作并制作美国第一大型壁画《欢乐颂》,(100米Xl2米)历时三年,获美国总统杰出艺术家奖,美国艺术家特殊人才称号。现生活工作在北京。多次参加国内外的艺术展览。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美术馆、画廊、以及私人所收藏。
  • [LEAD·本期主笔头条]
    拆碎七宝楼台:解构陶渊明——以田晓菲《尘几录——陶渊明与手抄本文化研究》为例(龚斌)
    [TEXT·名作万象通览[古典丛谈]]
    中国古典诗歌之咏物寄托与西方诗之直接抒情(孙绍振)
    林庚《诗人李白》导读(林东海)
    叙事表意与塑造形象的苔藓小说——苔藓与中国文学(下)(李剑锋)
    李清照词中的“焚香”意象(伏涛 李晓絮)
    [[编读]]
    “艺往无前一当代青年艺术现状展”在并举行
    [TEXT·名作万象通览[古典丛谈]]
    传统旅游文学作品审美趣味之妙(王秀琳)
    [[今朝墨语]]
    《古炉》中的“造反派”(李星)
    文体与精神内涵的双重探索实验——宁肯长篇小说《天·藏》(王春林)
    物质的想象与现代主义的还魂记——关于董启章的《天工开物·栩栩如真》(何同彬)
    永远的麦子情结——读温亚军《麦子》(段崇轩)
    “性”与“力”的世界读曹文轩的小说《天瓢》(夏长青)
    黑色幽默的中国本土化(李建峰 骆云梅)
    [[域外文苑]]
    《〈戴茜·米勒〉序》译后记(张惠雯[美国])
    《戴茜·米勒》序(亨利·詹姆斯[美国-英国] 张惠雯)
    里尔克墓碑上的玫瑰(林克)
    [[语文讲堂]]
    关于于漪的凝思(姜广平)
    当人民有了读书的自由之后(何平)
    [[汉诗重镇]]
    稻草人之歌(外一首)(小海)
    谈80年代诗歌精神(外一篇)(小海)

    敏捷诗干首飘零酒一杯——怀念诗人、翻译家陈敬容先生
    [[汉诗重镇]]
    天生的诗人,歌唱的灵魂(齐红)
    [[文学新青年]]
    荆棘与玫瑰——三毛和贝拉小说之比较(刘蓓)

    人文新知视野
    [[百家茶座]]
    Best&Worst(胨家琪)
    重识刘再复“性格组合论”兼及近年文学人性论批评问题(牛学智)
    [[艺术广角]]
    当前宁夏“回乡风隋”美术作审视——兼及宁夏画家创作的“本土化”倾向(王枰)
    《暴风骤雨》:从周立波到蒋樾、段锦川(邢进)
    在宗教的时空中穿梭——陶冬冬作品解析(王宁)
    “秕思书雅兴,三乐歌清秋”(北京)
    [[专栏]]
    左懋第:一个人的证明(上)(李洁非)
    人以什么捍卫记忆(天津)
    肚兜、抽烟及其他(葛水平 王祥夫)
    在漠河胭脂沟(鲍贝)
    时间在玻璃器皿里(杨好)
    罪恶是一片羽毛(马小淘)
    [NEWS·文瀛每月新报[新书评论]]
    《何澄》有发掘历史之功(李国涛)
    [[编读]]
    本色的光芒(李冠燕)
    [[主编手记]]
    学术变作鸟笼子

    本期主笔(龚斌)
    范正红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陶冬冬油画作品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主管单位:山西省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北岳文艺出版社

    主  编:解正德

    地  址:山西省太原市府西街12号

    邮政编码:030002

    电  话:0351-7183907

    电子邮件:mzxs@bywy.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01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034/i

    邮发代号:22-5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