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现实主义的此岸与彼岸
  • 2011年10月16日,“现实主义的此岸与彼岸”研讨会在天津举行,这是中国文学论坛举行的第八次研讨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鲁迅文学院、天津市和平区文联等单位的专家、学者王彬、肖鹰、李建军、王兆胜、邵燕君、秦岭、臧策、王春林、牛学智等参加了会议。本次研讨围绕“现实主义的此岸与彼岸”这一主题,结合东西方文化阐释现实主义写作的创作手法和创作精神,联系当下我国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实际和现状,对当下文学与社会现实的距离、隔阂与偏向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 论绝句的结构——兼论意境的纵深结构
  • 肯定语气与非肯定语气 绝句的结构不像律诗那样严格规定当中两联要对仗,它比较自由,不要求明显的稳定结构,有第一、二旬对仗的,有第三、四句对仗的,也有全篇都不对仗的。这些都是常见的写法,除此之外,还有第一、二句,第三、四句都对仗的,这样的超稳定结构NbP,较少见。杜甫好用这种两联都对仗的写法,但不及他的其他形式的作品(例如律诗)那样有许多追随者。虽然他的四句全对仗的绝句不乏比较好的作品,例如:
  • 读者来函
  • 第一期拜读了。“语文讲堂”一块,有意思!“语文”比之“文学”可算是重要的多得多的“经国之千秋大业”,容不得“糊涂”。姜文看着貌似有理,却是大不妥。忘了语文接受和文学接受的差别,幼儿教育和成人教育的区分。叶老的功绩在语文教育,而非文学成就,叶老的《文心》是语文教师的必读书。叶老的由“教到不用教”的“理性工具”教育思想,是我当年教书的指南。当年我之放弃教书一职,是因为现实教学生活中,每天面对着天真无邪的学生却又不得不说“谎话”的痛苦和恐惧。
  • 论语片解·之四
  • 被诟病百年的孝道 《论语·为政》中,不少章节专讲孝道。 什么是孝?何为孝道?古往今来的概念定义解释界说很多。最普通的老百姓的理解,孝,就是敬养父母,再扩充一点,还应该敬奉追念祖先。如此而巳。孝,基于人的血缘传承,发乎人的道德本能。古代圣哲提倡孝道,把人的天性本能提高到了伦理的和文化的高度。在整个社会,倡导什么,养成怎样的社会风气,无疑是为政的重大内容。
  • 《拟古》其九:春蚕无食与无怨无晦(上)——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三)
  • 种桑长江边,三年望当采。枝条始欲茂,忽值山河改。柯叶自摧折,根株浮沧海。春蚕既无食,寒衣欲谁待?本不植高原,今日复何悔!
  • 任华《杂言寄李白》“登天台,望渤海”臆解
  • 任华《杂言寄李白》云: 古来文章有奔逸气,耸高格,清人心神,惊人魂魄,我闻当今有李白。《大猎赋汐《鸿猷》文,嗤长卿,笑子云。班、张所作琐细不入耳,未知卿、云得在嗤笑限否?登庐山,观瀑布,“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明”,余爱此两句。登天台,望渤海,“云垂大鹏飞,山压巨鳌背”,斯言亦好在。至于他作,多不拘常律,振摆超腾,既俊且逸。或醉中操纸,或兴来走笔……
  • 精神突围中的苏东坡——《前赤壁赋》的符号性解读
  • 赤壁、明月、美人以及客的箫声:苏轼思想情感的艺术符号 诗人的情感以一般性的语言符号难以表达或根本不可表达,于是就选择某种客观物象作为他们情感的艺术符号,使其主观情感在客观同构物中得到表现,而某种与历史事件和文化人物有关的客观物象也就成了他们情感表现的艺术符号。
  • 东海孝妇故事主题功能的演变
  • 东海孝妇故事是中国民间传说中流传最广、最久的故事之一。从先秦时期的“庶女叫天”到元代关汉卿的《窦娥冤》,经历了两干多年的历史跨越,其间不断为其他地区的孝妇故事吸纳改编,形成了各具地方特色的孝妇故事。虽然东海孝妇故事在全国范围内流传甚广,但无论是齐地的“庶女”、郯城的“孝妇”,还是楚州的“窦娥”、海州的孝妇窦娥,其故事发生的地缘并没有太大改变,总体来看,多发生在以海州为中心的扇形区域。但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
  • 焦虑的对抗与合理化——谈苏雪林反鲁迅
  • 历史回溯:都是傲慢惹的祸? 从现有的包括苏雪林自述的文字记载来看,苏雪林与鲁迅结怨始于1928年7月7日北新书局一次聚会。从1928年到1936年这八年之间,苏雪林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无人知晓,但在1936年10月19日鲁迅逝世之后,苏雪林“义无反顾”向鲁迅发难倒是事实,其《与蔡孑民先生论鲁迅书》将当时文艺界言论攻击鲁迅推向高潮,对鲁迅的身后之论可谓鞭尸:
  • 陈墨,京华——叶广芩近期小说创作
  • 女作家叶广芩以现实主义的低角度叙写,把小说写得浑然天成。她写的老宅门儿自成一家,取向高雅却绝不做作,让人看了觉得很舒服。她的小说像一杯香茗,初入口时微淡,但细品之下却别有一番清醇和幽香,又好似飘散着陈旧的墨香,很是悠远绵长。可能是与其满族贵族叶赫那拉氏的出身有关,叶广芩对贵族生活,对京剧艺术非常熟悉,
  • 关于《福克纳随笔》
  • 《名作欣赏》是我读得比较多的一本刊物,因此我给该刊写去的信中说“获益匪浅”绝非客套。编者来信说希望我能谈谈福克纳散文,这倒是给我出了个难题。不错,我是在若干年前,用了几乎整整一年的工夫,将这本原名为“Essays,Slzaeches&PublicLetters”(《随笔、演说词与公开信》)的书译出来的。译时付出不少心血(稿费仍是千字五十),还蒙上海译文出版社的一位女编辑细心校订,
  • 福克纳随笔(选登)
  • 阿尔贝·加缪(随笔) 加缪说过,诞生到一个荒谬的世界上来的人唯一真正的职责是活下去,是意识到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反抗、自己的自由。他说过,如果人类困境的唯一出路在于死亡,那我们就是走在错误的道路上了。正确的路迹是通向生命、通向阳光的那一条。一个人不能永无止境地忍受寒冷。
  • 沙漏标志下的疗养院——读布鲁诺·舒尔茨
  • 相对于《鳄鱼街》,这一部作品更老练,也更接近于作者的精神自传。其中最精彩、最无懈可击的一篇就是标题篇《沙漏标志下的疗养院》。
  • 吕叔湘先生的底色(上)
  • 有一种观点认为,叶圣陶语文观的核心思想是“语文是工具”,也即著名的“工具论”,以及与此相关的“阅读中心论”,并认为:叶老的“工具论”,以“应需”为目的,在国民文化素质普遍较低的特定时代,对于推动社会进步、普及提高民族文化素养,有着巨大的意义。问题是,后来吕叔湘、张志公等先生,把叶老的思想进一步“发扬光大”,终于使之成为语文教育界占统治地位的思想。
  • 经典的面目与命运
  • 食指的《相信未来》已经成为当代诗歌的经典,经典的特征之一是它能够从当时的语境中脱离出来,并且超越所有具体的语境而通行无阻。在这种通行中,它渐渐成为一个孤立的文本,能为所有人接受。到后来,它就变得符号化了,工具化了,本义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可以用它来表达自己的语义。《相信未来》正在向这个方向发展。由于它被选人多种选本,特别是各类教材,主动地或被动地为新的青年读者所阅读。然而,不要说这些年轻的读者,就是比他们稍稍年长的老师们,又有多少人能够熟悉它诞生的语境,能够真正地走近它呢?
  • 1965年(外二首)
  • 那一年冬天,刚刚下过第一场雪 也是我记忆中的第一场雪 傍晚来得很早。在去电影院的路上 天已经完全黑了
  • 电影院的梦(外一篇)
  • 电影院一度是我们心目中的圣殿。在我小的时候,大人们每个星期要带我们去一次那里,庄重得如同西方人进教堂。我们穿戴整齐,排着队进入里面,望着穹顶的吊灯,盼着电影的开映,或是一遍遍地缠着大人们问:怎么还不开演?开演前的十分钟,漫长得如同一个世纪。
  • 诗人张曙光
  • 实诚与孤独 喜欢养小动物的人,多半是因为内心孤独。 这种孤独,从眼睛里能看出来。人在和动物对视的时候,瞳孔会放大,惊奇,变黑,变安静。我注意到,马和牛的眼睛里含着莫大的悲凉。狗的瞳孔很大,几乎充满了整个眼眶,所以显得湿润,像是要哭。人看着它,心里会涌起一阵疼惜。
  • 诗人的黄昏
  • 克尔凯郭尔在那本描写亚伯拉罕在上帝面前痛苦地抉择的《恐惧与颤栗》中说过:“每当个人由于进入普遍性而感到无力将自己作为个体来维护的时候,他就是处于一种精神磨难之中。”亚伯拉罕被深深地围困在一个悖论之中,他无法在信仰和伦理中求得一种平衡,他被一种深沉的悲剧牢牢地控制住了,现实和精神世界那种无法调和的紧张和令人窒息的恐惧,使他不自觉地成了一个悲剧英雄。克尔凯郭尔写道:“悲剧英雄因他的道德德行而伟大,亚伯拉罕则纯然因他个人的德行而伟大。”
  • 沉默的“中国形象”——白先勇小说《谪仙记》与《谪仙怨》新解
  • 蒋一之的《沉默的“中国形象”》通过细读白先勇的两篇小说《谪仙记》和《谪仙怨》,并借助于后殖民理论的相关表述,颇有新意地发掘出了白先勇小说中沉默的“中国形象”,并以此展开了细腻的分析解读。文章论点鲜明,语言流畅,分析细致,是一篇颇有意思的鉴赏之作。
  • POINT人文新知视野——十年诗史证沧桑
  • 世纪末时,有恐慌与恐惧一说;如今,十年已过,蓦然回首,有笑有哭,或平静,或激荡,意味无尽。 这十年,也许值得铭记,也许,就是一段简单时光,但面对生命,亦颇可记录。 “我的十年”,《名作欣赏》敬邀文艺界先锋人物各自抒写各自十年。议叙皆可,图说亦好,或以个人阅读史进入,亦未尝不是一个好角度,三五千字不长,七八百字不短,我们希望,以一思想者个体之视角,透射一个时代的精神演进。
  • 《海港》读解
  • 《海港》能成为样板,搬上银幕,得力于张春桥——他把钱守维从一个保守落后的仓库保管员,变成了一个暗藏的阶级敌人,赢得了江青的心。(顾保孜:《实话实说“红舞台”》,中国青年出版社2005年版,第234-237页)
  • 浸润着草原文化情感的蒙古族民间刺绣艺术
  • 蒙古族是一个热爱生活,向往多彩,喜好装饰,富有自我独特审美意味和情趣的古老民族。美丽而广阔的大草原,逐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培养了蒙古人粗犷豪放的性格和浪漫丰富的生活情调。他们的生活中处处体现着对艺术的执著追求,特别是那种简约、质朴、艳丽、豪放的刺绣艺术更彰显出草原民族昂扬向上的性格。
  • 墨·道·情:在融合中创新
  • 在当代水墨格局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走中西融合、注重形式创新的现代之路,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建院之初,从法国归来的庞薰栗等先辈致力于西方现代绘画形式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嫁接融合。其后力主“形式大于内容”、“中国画现代化”、“抽象美”的吴冠中先生长期执教于此,这条路线由此而壮大和延伸,也因此,清华美院常被业界认为是形式主义的大本营。
  • 真金不镀——黄教奇其人其印
  • 每当春秋佳日,明窗净几,笔者最喜赏读豆庐贤师的印册,于谱中常见有一方鸟虫篆精品“平斋”。贤师所作线条缭绕,疏密相映,气韵生动,令人不忍释卷。“平斋”者,为吾百乐斋同门师兄黄教奇之别号。辛卯岁阑,他自东瀛归来重晤于海上,谈起两年前在三天之内一起连续北上京华、南下杭城,路遥千里,心系一处的只是那篆刻艺术,虽时光匆匆,犹如昨日之境,
  • 左懋第:一个人的证明(下)
  • 在张家湾,左懋第一行终于结束两个半月的漫长旅程。然而,上岸后却裹足不前,一果十天,不动如山。原因就是与清廷争“礼”。面对满清所派“通事”,左懋第斩钉截铁地表示,“命以夷馆处使”绝对不可接受:“若以属国相见,我必不入。”①这一点,不容商量。只要不答应,使团便永远留在张家湾。他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是,“礼节辞气屈则辱。”②谈到“礼”字,我们现在极少好感,觉得它充满迂腐的气息。这里,不妨试着把它换成“国与国交往的准则”,就能理解左懋第的锱铢必较。
  • 感伤的力量更强大
  • 能背诵的最长的诗,是白居易的《琵琶行》。无聊时在纸上默写唐诗,往往会选李商隐,若是烦闷时要大声背诵,则一定是《琵琶行》。写乐声的那一段:“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银瓶乍破水浆进,铁骑突出刀枪鸣……”朗朗诵出,实在令人愉悦。
  • 驼驴,梅酒,嗑忧伤
  • 畜牲眼里,人生几何? 王:中国的女作家里边,台湾的林海音年轻时候算是美女,她的《城南旧事》写得真好,其中写骆驼的那几行文字特别的能让人动故都之思。作家老舍的《骆驼祥子》也写到了骆驼,主人公祥子在外边拉了几天骆驼,挣了那么几个钱,算是乱世中的幸事。过去拉骆驼,一个人一拉就是七八驮,或十来驮,骆驼不说一头两头,而是说驮,一驮两驮。骆驼比人高得多,走得很慢,
  • 在印尼
  • 未曾想到的旅行 我从未想过,会到达印尼。 走在雅加达的街道上,看着穿梭而过的印尼男人,他们一个个皮肤黝黑,双眼深陷。偶尔几个穿着裹布长裙的男人与我擦肩而过,足上拖着一双橡胶拖鞋,步伐沉实,目光坚定。他们是伊斯兰教徒,和华人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可是,在他们中间,却有一位男人狂热地爱上了中国女子。那中国女子,和我一样生活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上,是我在旅途中认识的。
  • 鸽子,老桥与狮子铭文
  • 小船划过威尼斯水面时,我一直将信将疑地问自己,这就是意大利吗?绿色的亚德里亚海水与蓝色的亚平宁天空,白色的大教堂与青铜色的纪念碑,文艺复兴的踪迹与通心粉的香气,这是一座小径分叉的花园。在这里,你仿佛找到了所有灵感的源泉,仿佛所有的路牌名都深藏着古老的暗示。又在一瞬间,这些暗示快速掠过了参差不齐的石板,路边蜷缩的乞讨的人们,就像那些随处可见的鸽子,以迷人的速度扇动着自己的翅膀,向一个似乎知晓又从未被预测的方向飞去。
  •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 我一度惦记文身,持之以恒地想了三四年,翻来覆去推翻过几十种纹样,最终却连个黑点也没舍得往身上招呼。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怕疼,被蚊子叮了,我都很郑重地挠上几小时,很严肃地把自己当伤员。另外我也不敢,我害怕变得特殊。虽然我一直向往变成别人都看不惯的样子,但还一直保持着和大家一样的安全模样。
  • 把学术呈现得多彩灵动些又有何妨
  • 在2012年第2期的“主编手记”中,主编续小强提到《名作欣赏》现在与过去的区别,其实也即改版之后的办刊特色的问题。尽管我对小强说的这“真还是一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深有同感,但我还是想勉为其难,以此为话头说开去。
  • 现实主义的题外话
  • 在《现实主义的限制——革命时代的中国小说》一书导言的最开头,美国学者安敏成引述了鲁迅的一篇杂文《扁》。其中有这么几句:看见作品上多讲自己,便称之为表现主义;多讲别人,是写实主义;见女郎小腿肚作诗,是浪漫主义;见女郎小腿肚不准作诗,是古典主义。在革命文学的“紧要关头”,鲁迅先生还能抽着烟斗,翘起二郎腿,插科打诨,这可说是他一贯的行文风格,又未必不可说是其心底弃绝主义缠绕的无聊与自嘲。“各各以意为之”,也一定是包含他自己的吧。
  • 黄教奇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黄教奇,号平斋,1950年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第二教育学院中文系,修业于日本国立静冈大学研究生系书法专业,职业书法篆刻家。现为西泠印社社员、日本篆刻家协会常务理事、全日本华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日本墨乐印社社长。作品曾入选或得奖于国内外各类正规大展。1994年获日本政府“艺术家”签证,并应梅舒适先生之邀任日本篆刻家协会唯一中国籍理事。先后在静冈、名古屋等地举办个展二十余次,并在横滨、大阪等日本各大城市作过现场表演。
  • 墨·道·情——艺术生命精神探索水墨展
  • [本期主笔头条]
    现实主义的此岸与彼岸
    [名作万象通览]
    论绝句的结构——兼论意境的纵深结构(孙绍振)
    [文瀛每月新报]
    读者来函(朱小如)
    [名作万象通览]
    论语片解·之四(张石山)
    《拟古》其九:春蚕无食与无怨无晦(上)——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三)(范子烨)
    任华《杂言寄李白》“登天台,望渤海”臆解(卢燕新)
    精神突围中的苏东坡——《前赤壁赋》的符号性解读(杨朴)
    东海孝妇故事主题功能的演变(李传江)
    焦虑的对抗与合理化——谈苏雪林反鲁迅(邢红静)
    陈墨,京华——叶广芩近期小说创作(刘树元)
    关于《福克纳随笔》(李文俊)
    福克纳随笔(选登)(威廉·福克纳[美国] 李文俊[译])
    沙漏标志下的疗养院——读布鲁诺·舒尔茨(残雪)
    吕叔湘先生的底色(上)(姜广平)
    经典的面目与命运(汪政)
    1965年(外二首)(张曙光)
    电影院的梦(外一篇)(张曙光)
    诗人张曙光(蓝蓝)
    诗人的黄昏(欧南)
    沉默的“中国形象”——白先勇小说《谪仙记》与《谪仙怨》新解(蒋一之)
    [人文新知视野]
    POINT人文新知视野——十年诗史证沧桑(梁归智)
    《海港》读解(启之)
    浸润着草原文化情感的蒙古族民间刺绣艺术(王红川)
    墨·道·情:在融合中创新(韩朝)
    真金不镀——黄教奇其人其印(张炜羽)
    左懋第:一个人的证明(下)(李洁非)
    感伤的力量更强大(潘向黎)
    驼驴,梅酒,嗑忧伤(王祥夫 葛水平)
    在印尼(鲍贝)
    鸽子,老桥与狮子铭文(杨好)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马小淘)
    [文瀛每月新报]
    把学术呈现得多彩灵动些又有何妨(王晓瑜)
    现实主义的题外话

    黄教奇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墨·道·情——艺术生命精神探索水墨展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