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小说派对记
  • 毫无疑问,在文学生产的一系列过程中,一本刊物是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的。围绕一本刊物进行考察和研究,往往可觅寻甚至把握某一时期文化发展的脉络。这已经被一些学者知识考古式的研究所证实(如王晓明对《新青年》的研究,谢泳对《朝霞》的研究)。
  • 长门赋
  • 我怎么会这么无聊呢?和沈安僵持到第九天的时候,小米想。 不过是沈安接了一个女人的电话。要说小米也没有真吃醋,吃什么醋呢?那个女人是沈安的弟媳阿媚,惹小米生气的其实不是沈安,是阿媚,有事没事便要打电话问好,虽说这不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了,可一个做弟媳的用得着常常向大伯问好吗?真想问好的话,想必也应该问大嫂吧?按小米的家教,至多她只应该捎带着问候一声大哥,才合礼节。可阿媚却不,电话哪怕是小米接的,她也会说:是大嫂呀,大哥在家吗?这种时候小米常常二话不说,把电话摔给沈安,心里恶狠狠地骂一句:什么东西!不管小米什么脸色,沈安对电话那头的阿媚依旧会保持当大哥的温和。看着满面春光的丈夫,小米猜想,丈夫或许真的很受用吧。
  • 谁人常为长门怨?
  • 什么是爱情,怎样爱情,怎样值得,爱情?阿袁的《长门赋》尽管有一个轻喜剧的结局,但埋在剧情中的却是长长的、无所始也无所终的吁叹。它是茶中的苦味,作用于舌尖,你品得到。你品到了那种滋味,却难以用另外的语言来表达。阿袁说,天凉好个秋啊。
  • 我爱张曼玉
  • 走进旋转玻璃门,她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这是一家五星级海滨假日酒店,她平时常来这里,有时开会,有时应酬。但是,此时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今天,她为自己订了一间海景房,而且,特地要了一张双人床。
  • 女人哀歌
  • 《我爱张曼玉》写的是女人,是关于女人欲望的哀歌。 阅读《我爱张曼玉》时,我立马就想到了《洛丽塔》,想到了《西西里的美丽传说))o如果说《洛丽塔》口味偏重一些(怪蜀黍作为继父做了很多继父不该做的事),那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则要清新美好许多:“当我还只是十三岁时,1941年春末的那一天,我初次见到了她……那一天,墨索里尼向英法宣战,而我,得到了生命里的第一辆脚踏车。”这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开头,既有少年的洁净,又有过来人的仓皇。那么,《我爱张曼玉》会如何讲述一段老少恋的故事呢?这是我读到第一页时的疑惑。
  • 花好月圆
  • 这家茶楼,藏在一条胡同的深处。生意却是特别的好。沿着胡同一直走,走出去,就是车水马龙的大街。来过的客人都称赞说,这真是一个好地方,闹中取静。 桃叶也喜欢这地方。算起来,来这家茶楼,已经有半年多了。茶楼的工作并不累,无非是端茶续水,迎来送往,洒扫抹擦,对于年轻的女孩子,尤其相宜。桃叶呢,性子又闲静,终日在淡淡的茶香中来去,真是再好不过了。当然了,还有音乐。多是一些古典的曲子。桃叶听不懂,可是却喜欢得很。有时候,桃叶听得痴痴的,不免想,这世上,竟真有这样好的东西。
  • 这城市里有风吹过
  • 这作者对于我并非是完全陌生的。 依稀记得应该是2011年的上半年,一天下午正在熟睡,被电语l京醒。当时还有些糊涂,只听得电话里一位女Jf生以温婉的语气说要选用我的一个中篇。那就选吧,我没有意见。对方顿了一下,略显犹豫地说恐怕需要改一改,做一下删减。那不行,我不太喜欢这种化中篇为短篇的事。告诉对方。那就别选了,太麻烦了。
  • 企鹅
  • 1.快!快ll快!一切要决,除了做爱。前面三个字,写在我的橙色冲锋衣背后,写在我的橙色摩托车上,还写在我的橙色挎包与橙色棒球帽上。后面一句话,哈,是玩笑,当然不必写,那是常识与理想,大家都懂,都在努力。
  • 相爱吧,伟大的小人物
  • 大哥,你现在还相信爱情不? 反正我信。说这话的是小叶,东北姑娘,洗头妹。每次剪发之前,半个小时。小叶是个典型的东北姑娘,爱笑,爽朗,自信,大大咧咧,想到哪说哪,什么话题都愿意聊,心情好时一个人能声隋并茂地从头到尾说好半天。小叶最爱聊的就是她的感情经历,她毫不避讳,甚至可以说热衷给我讲她的爱情往事。我平躺在躺椅上,湿漉漉地脑袋涂满洗头液,无法动弹。索l生闭上眼睛,听小州撒也那或刻骨铭心或风轻云淡的爱情往事。
  • 德懋堂
  • 2005年7月20日我的存折突然增额两百万,我没有追查这笔钱的来历,任它如野外的尸体,孳生着利息的蛆。如今我已把这笔巨款连本带息交给了殷勤的售楼小姐,成为德懋堂三号楼的户主,我雕花木刻的名字固定在门楣右侧。坦白说,能在这种迷人的徽派建筑里……哦,建筑,该死的,我又扯上它了。可老天知道,这些年,不管我多么小心地避开这个瘟疫般的名词,终是徒劳无用,它早就成了马墙的化身,如妖魔附我体。他仍然掌控着我,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我的情绪在瞬间变暗,片刻前还在享受湖光山色,晒着早春暖阳,恍惚问竟觉得正穿着马墙的浅灰色毛衣,披覆着他的体温了。
  • 在驾校以及我为什么不喜欢这篇小说
  • 先说题外话。 最近一段时间,我在上驾校,认识了胖子,每天下午,我俩都会结伴回家。顺着长风街往下走时,我一直希望胖子谈谈小百货。我对胖子说,谈谈嘛。胖子说,我心里有数。什么个意思?我问他。胖子把衣服脱了,搭在肩膀上,露出一身黑肉道,我有把握,她跑不了。这样谈,我很不满意,什么叫有把握,怎么个有把握法,我想知道。但,胖子言至于此,不再多说。
  • 物质·生活
  • 一 她又看见了那个男人。 他在浇花,或者说是一些叶子。 他的出现,让她知道了对面公寓的外墙上为什么会突兀地生出茂密的爬山虎来。爬山虎从阳台上一个巨大的塑料桶里生出来,生长的路径十分诡异,叶与茎拼贴出她似曾相识的形状,开始是一个轮廓,慢慢明晰了。这天黄昏,她认出了它,是伏尔泰的头像,石膏的质地。第一次上素描课,当她为一个神情愁苦的老妪头像心下黯然的时候,导师告诉她,这是伏尔泰。
  • 触摸爱情
  • 初读葛亮的文字感觉是安静的,平缓的,还有些许感伤,再风风火火的现代生活在他的笔下依然是不疾不徐的。沉稳淡定的不是他小说里的生活,而是他叙述的腔调。然而读着读着,我发现看似平静的文字下其实暗流涌动,似乎有些情节正在我们的阅读之外发生,或者将要发生。我集中注意力,生旧遗漏了作者埋伏在字里行间的暗示,这是充满了期待的阅读。
  • 海面平静
  • 黄昏是沉闷的。倦怠像—种病毒,渗入了海岛。胡利不容置疑地向那个身影走去。那人站在齐膝深的海水里,背对着海滩。黄昏使海面上的一切都变成了剪影。胡利想问问这个人一动不动地待在那儿干什么。不是由于好奇,在这个奇特的海岛上,没什么值得大凉小怪的,她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
  • 在海岛上
  • 他者 南中国海,一个无名小岛,在沉闷的黄昏里以剪影出现。 对于陆地来说,海洋是异域,海文化预设,开始了沉闷黄昏里自说自话的艳遇。来自陆地的女人,心理埋着这样的文化预设,开始了沉闷黄昏里自说自话的艳遇。
  • 养蜂场旅馆
  • 1 摇摇曾对我说过,火车穿过镇子的左山黑夜就要来了。我看见车窗外的黑暗从大地上升起,初秋的天气,要下雨的样子,黑暗也显得格外清凉。第一间房子和第一盏灯出现时,火车已经开始减速,随后在镇子的边缘停了下来。我突然决定下车,手忙脚乱地把背包刚拎下车,火车就开了。一个可以忽略不计Agd\站,停车—分钟。只有我—个人下车,没有人上车,简陋的小车站空空荡荡。我走在落满煤渣的水泥路上,一抬头看到了左边一座昏暗模糊的小山。这就是左山了。
  • 路上的爱情
  • 徐则臣的小说有一种乡愁。在较早期的作品中,这种乡愁伴随着对乡景的追忆、成长时期的忧愁,氤氲在花街的烟雨和运河的水雾之中。他后来写北京,但这城市仍是外乡人眼里的城市,是令他们迷惘、失落的陌生居所,也是他们热切追求梦想的地方。而在最近的《小城市》里,离乡的人回乡了,却发现故乡也已变得陌生。这些人物总处于他们所在的地方之外,他们是已不存在的往昔的回顾者,是不可知的未来的寻索者。
  • 膝盖上的硬币
  • 传说有一种钢叫“风钢”,打成的刀子最锋利,铃盖就是这种钢做成的。我想不清楚笨头笨脑的铃盖怎么会用这么好的钢做?但是铃盖焊上—根链锁,绝对是—件好武器。 我问黑子,“是不是这样?” 黑子眯着小眼睛说:“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 硬币的正反面
  • 这篇小说第一遍读的时候有点儿找不着北。 很多人在这篇小说里面晃荡,“我”、黑子、女生夜、女服务员李渔,这几个主要人物四周还派生出一些相关人物,黑子的父亲和弟弟,夜身边无穷无尽的追求者,李渔的老板,姐姐和孩子,等等,在一个短篇小说里面塞进这么些人物,就像小房间里来了特别多的人,拥挤、喧哗,各种声音和气味涌动着,难免让人晕头转向。
  • 回头客
  • 我家门口的湖也叫雁湖,清澈透明,细波轻漾,像一座浩瀚的瑶池。我们的村庄叫浦庄,还属于穷乡僻壤,藏匿于山林和雾气之中,几乎与世隔绝,外面的世界显得非常遥远和陌生。但近来竟然时有素不相识的外地人出没。他们或三五成群,或母女结伴,或孤身一人,搭乘我父亲的木头船从烟雾弥漫的湖面上来,临近村子的时候总会凉起一阵狗吠。人们往湖方向抬起头,无奈地说,讨饭的又来了。
  • 三个理由说说《回头客》
  • 这个叫朱山坡的小说家 先说说这个叫朱山坡的小说家。毫无疑问,他应该列入被很多人称为“你们”甚至“你”的队伍。这队伍里包括一些很有特立独行范儿、对一切标签f心的家伙。“作家”和“小说家”,在我偏执的审美里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只有那些让我敬慕的“你们”,我才不吝使用“小说家”这个称谓。我觉得相比“作家”,它要更严谨、端庄、苛刻一些。
  • 《九歌》的情感结构与情感表达
  • 关于(《九歌》的创作,东汉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说:“昔楚国南郡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屈原放逐,窜伏其域,怀忧苦毒,愁思沸郁,出见俗人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其词鄙陋,因为作((九歌》之曲。上陈事神之敬,下见己之冤结,托之以风谏,故其文意不同,章句杂错,而广异义焉。”朱熹的(《楚辞集注》也写道:“蛮荆陋俗,词既鄙俚,而起阴阳人鬼之间,又或不能无亵慢荒淫之杂。原既放逐,见而感之,故颇为更定其词,去其泰甚。”可见,(《九歌》是屈原在楚国祭祀乐歌基础上注入自己情感改编而成的,在雍容华贵、庄严肃穆的民间祭祀场面及与之相关的神话故事背后隐藏着诗人那颗充满渴望、痛楚而又动荡不安的心。
  • 锈掉的生活——乔叶小说《锈锄头》的道德诉求
  • 乔叶是河南省文学院专业青年女作家,作为近期崛起的年轻作家,她的((锈锄头》发表当年就在中国小说排行榜和莫言的((生死疲劳》、铁凝的《笨花》等一起进入十部优秀中篇小说榜单,她本人也被中国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推选为年度优秀作家。《锈锄头》以极佳的结构形式,极富戏剧性的故事情节,探讨了当下国民精神迷惘和失落的表现,体现了作者对人的生存状态深刻的道德关注与终极关怀。
  • 《觉醒》:追求与否定
  • 凯特·肖邦的《觉醒》是美国女性文学史上的一部经典著作。小说中的女主人公艾德娜·庞特里耶有着世人眼中的美满生活。然而在一年的夏天,她遇见了劳伯特·赖勃伦,并与之坠入爱河,随之而来的是她在精神上不同层面的觉醒。整部小说以艾德娜的觉醒为主线,体现了女性对自我的追求。与此同时,另外两位女性角色也不容忽视。她们分别是堪称传统女性典范的阿黛儿·拉提诺和孤身一人的钢琴家芮芝小姐。虽然花在这两个人物身上的笔墨不多,但她们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并且和女主人公艾德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 但丁·罗塞蒂和他的《三重影》
  • 在19世纪的英国维多利亚时代,但丁·罗塞蒂(1828-1882)既是一位闻名遐迩的画家,又是一位浪漫不羁、天赋独厚的诗人,其诗画创作往往以女性为主题。《三重影))便是其中的一首: 在你的秀发的阴影中我看见你的眼睛, 好像旅行者在树木的阴影中看见溪流清清; 我说,“哎!我的柔弱的心儿呻吟,要驻停, 并在那甜蜜的寂静中畅饮,沉入梦境。”
  • 学养与书画
  • 中国书画是学养的艺术。是靠作者的“学”“养”出来的。 学养包括专业内与专业外两方面。 从事一门学科首先要具备专业修养。作为书画家,第一方面(专业内)要具备的学养就是对书画史论的掌握。熟谙书画史,知道书画发展的正变,掌握其中的规律。只有了解历史才能找到创新的途径,才不盲目。另一方面(专业外)的学养则包括人的襟抱、阅历、知识、眼界、性情等等。襟抱能决定一个人作品境界的高低。心胸宽广之人,作品方能大气。阅历与见识会提高眼光,分辨美丑。知识面广可以做到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 古县赋
  • 泱泱华夏,江山如画。区区古县,誉满中华。 一县之胜,尽揽天下。山水花木,天造地化。一山雄峙,。五岳不亚。秀丽如衡,尊贵如泰,神奇如嵩,巍峨如恒,险峻如华。四水纵横。,干变万化。一年四季,春美如江,夏奔如黄,秋平如湘,冬赛松花。老爷顶,云外天现;石壁河,渔歌互答。四次山,天然氧吧,凌云洞,地造神话。古木参天,若黄山松海;飞瀑落地,犹匡庐壁挂。壮哉,万绿丛中屹立四大树王。,诚岳阳无处不奇树;神乎,众香国里盛开第一牡丹。,真古县归来不看花。亭台楼阁,妙笔生花。观有延庆,醴泉草绿花红;庙有关帝,殿宇青砖黛瓦;岩有石佛,寺有露崖;张家有院,文笔有塔;试看蕞尔小县,果然如诗如画。
  • 试看蕞尔小县,果然如诗如画
  • 太岳山南麓,沁水盆地边缘。 由灵空山入境向南延伸为太岳山,向东南延伸为乌岭山,“V”字形环抱全县,呈“宝葫芦”状。 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最高海拔2346.8米,位于西北部霍山主峰老爷顶,最低海拔590米,位于西南部涧河滩。
  • 钟秀之地辈出鸿儒俊彦
  • 赵上卿蔺相如为岳阳宝丰里村(今古县北平镇蔺子坪村)人,其河曰蔺河,其村多蔺姓,其坟墓至今巍然独存。——《岳阳(今古县)县志》 张家大院位于古县石壁村,为民国时期古县大地主张庆澜祖上数代人所建。建筑以过庭为主,整体规整,彩绘美观,色彩垫阴,优雅壮观,是古县保存较为完好的古建筑,整个建筑体现了明末清初北方民居院落风格。
  • 干年古县展新颜,不是江南胜江南
  • 以项目建设为抓手,打造煤、焦、化转型发展的旗舰企业;以园区建设为依托,提速农业产业化的发展进程;以文化强县为载体,打响文化旅游产业的知名品牌;以创建国家园林城为契机,提升城乡共同发展的整体水平,以改善民生为目标,构建宜居宜业、平安和谐的社会保障体系,全面推进转型跨越、领先发展,建设富裕古县、优美古县、文明古县。
  • 古县归来不看花
  • 相传古县三台牡丹为唐代牡丹,距今已1300余年。据花卉专家考证,古县三合村的这株白牡丹是我国现存最大的野生白牡丹,株高2.3米,冠幅33.2平方米,丛围16米,白牡丹每年“五一”前后开花,花瓣白色晶莹,蕊似金屑飞舞,花底带血色红晕,香气逼人,远观如玉树临风,近赏如仙女起舞,暗香浮动,四株芍药花环伺四周,亭亭玉立。
  • 历届牡丹节回顾
  • 1997年 首届牡丹花会 游客达1.5万人次 2005年 第八届牡丹花会 游客首次突破10万人次,始具大型花会规模 2006年 第九届牡丹花会 游客16万人次 2007年 第十届牡丹花会 游客25万人次,增设大型文化活动
  • 打响牡丹文化品牌 谱写产业转型华章
  • 古县,古称岳阳,位于山西省临汾市东北部,因地处太岳山南麓而得名。是战国名相蔺相如故里,著名的太岳革命老区,也是闻名华夏的核桃之乡,这里有全国单株最大的“天下第一牡丹”。全县总面积1206平方公里,辖4镇3乡,总人口9万余人。县城距首都北京800余公里,距省会太原260公里,毗邻大运高速公路和国道108线,交通十分便利。每年的“中国·古县牡丹文化旅游节”以“天下第一牡丹,和谐魅力古县”为主题,以宣传推介“天下第一牡丹”旅游品牌,推进产业转型为目标,节庆内容丰富,颇具文化品位,吸引着众多游客和文人墨客来此观光旅游,彰显出蔺相如故里丰厚的人文景观。
  • 远去的古镇
  •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 石板街,三间桥,清代民居,大戏台;说到古县岳阳镇,人们都会对这渐渐远去的物事一往情深。 岳阳镇历史久远。现今的古县岳阳镇之名是从原岳阳县城所在地岳阳沿革而来。古岳阳县始建于隋朝,因县城所在地岳阳而名,岳阳镇建于何时,史志无存,无从考证,历史更当悠久。
  • 张公者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张公者,亦署旭光、弓者,号容堂,1967年生于辽宁兴城。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语言大学兼职教授、硕十研究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张公者工作室导师,北京大学书法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四川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书画》杂志副总编辑,中国传媒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曾在“第四届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中获奖,在“第五届全国书法篆刻展”中获“全国奖”。多次策划主持学术论坛、书画活动与展览评选,主编艺术类图书。曾发表数十万字的学术论文及创作随笔。著有《一印一世界》《艺林人物》《面对中国画》《坐而论艺》《容堂艺语》《张公者诗文书画印选》。出版作品集有《张弓者篆刻选》《张公者书法篆刻作品精选》《张公者画集》《西泠印社中人·张公者》《张公者篆书集词牌百联》等。
  •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