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行云流水 自在文心——汪曾祺《受戒》的叙事艺术
  • 汪曾祺小说《受戒》的发表是1980年代初中国文坛值得纪念的几件事之一。这个篇幅不大的小说一方面"引领中国‘新时期文学’走出了政治话语霸权的阴影"(李锐《:生死与共》,《今日名流》1997年第7期),另一方面也带动了当代小说叙事艺术的变革,成为当代小说叙事方式走向多样化的一个起点。关于这篇小说对意识形态禁锢的冲决,以往的批评多有涉及,本文拟从小说叙事艺术的角度对这篇小说对当代小说的独特贡献作一简要分析。《受戒》采用了第三人称客观叙事的视角。
  • 服饰中的红楼人物
  • 性别、身份和季节讨论《红楼梦》的服饰,是一个颇为复杂而又富有趣味的问题。复杂而有趣味,包蕴这样几层含义:(一)服饰的真与伪。真,是指来源于生活的服饰,从中可以窥见时代的印痕;伪,是指经过艺术加工,使服饰在相当程度上具有戏装色彩。(二)朝服。在涉及朝服,也就是官服的地方,《红楼梦》均一笔带过。如写贾母等人入朝谢恩:"于是都按品大妆起来。""贾赦、贾珍亦换了朝服。"(三)服饰的分组,以及人物的身份、性格等等相关问题。
  • 论语片解·之五
  • 君臣关系的规范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上列《论语·八佾》第十九章,记录了一次鲁定公和孔子之间的问答会话。在整部《论语》中,这是首次谈到君臣关系。而且,我们知道,孔子一生曾经有过短期仕任为官的经历,就发生在鲁定公时代。那么,这是一次君臣之间面对面的谈话,谈话的内容又正是君臣关系。这次对话的现实性和严肃性,可想而知。君使臣,臣事君,是分属不同行为主体的两件事。
  • 《拟古》其九:春蚕无食与无怨无悔(下)——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三)
  • 黄初二年(221),曹丕在《改封曹植为安乡侯诏》中更露出了虚伪的面目:植,朕之同母弟。朕于天下无所不容,而况植乎?骨肉之亲,舍而不诛,其改封植。a可见"骨肉之亲"的作用在于身为皇帝的哥哥没有对"大罪弥天"的弟弟下毒手。更为滑稽的是曹丕在《典论·奸谗篇》对袁氏兄弟因手足相残最后导致袁绍(?—202)彻底失败的历史教训进行了深刻的总结:夫忠臣之事主也,尊其父以重其子,奉其兄以敬其弟。
  • 宋词元曲色彩倾向之比较
  • 色彩是大自然一切事物皆有的属性。视觉传达的两个重要的构成因素是色彩和形状。实验证明,人的视觉器官在观察物体最初的二十秒内,色彩感觉占80%,形状感觉占20%;两分钟后,色彩感觉占60%,形状感觉占40%;五分钟后,色彩和形状感觉各占50%。可见人对事物的第一印象首先来自于色彩。欣赏文学作品是视觉感官接受书面文字后内化为想象与联想的思维认识活动,
  • “盛世”中的末世景象与觉醒者的叛逆形象
  • 《红楼梦》是通过荣宁二府的生活来展开故事情节的。荣宁二府膏粱锦绣的贵族式家庭生活和当时的社会生活是曹雪芹描写的主要对象,作者把封建盛世贵族阶层奢侈的生活场面和繁冗的礼教习俗立体而逼真地展现在了《红楼梦》的艺术世界里。不过荣宁二府只是金玉其外,实已是败絮其中,作者是在华丽的背景下写其没落衰败的。解读四大家族的口碑,其背后是他们在金陵的霸道一方。
  • 唐及先唐爱情诗女性主诉现象考
  • 在唐代及其以前的爱情诗作中,有一个非常突出的诉求特征,即诗歌的抒情主人公多为女性,也即以女性的诉求表现女性对爱情的追求为主,学界概括之为"女追男"现象。中国诗歌的源头应上溯到上古歌谣,在上古歌谣中,《越人歌》是著名的一首。《越人歌》被一部分学者认为是表现楚越人民交往的诗歌,但也有人认为是一位打浆的越地姑娘对鄂君子皙的爱慕。从诗歌的内容来看,应该是一首情歌无疑: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 精读梁衡先生
  • 从《晋祠》说起梁衡先生是我非常敬佩仰慕的散文大家。季羡林老先生曾经说过,梁衡是一位肯动脑很刻苦,又满怀忧国之情的人。他无论谈历史谈现实最后都离不开对国家对民族的忧心。更为难得的是,他总能将这种政治抱负化为美好的文学意境。在并世散文家中,能追求肯追求这种意境的人,除梁衡外尚无第二人。凡是读过梁衡先生散文的人没有不同意季老评价的。
  • 跟随梁衡先生读桃花源
  • 梁衡先生的创作总是追求新意,又十分严谨。对许多老题材总要重新审视。他在一首谈写作的诗里说:"老树开花沐春风,旧题贵在翻新声。"为写《心中的桃花源》,他已经看了很多书,走了许多地方,又要我在九江代他找资料,我寄去十几本。他读后又不远千里,再访九江,亲临陶渊明故里,实地阅读桃花源。我也有幸随同。庐山东麓的陶渊明纪念馆,是浓缩陶渊明思想和文化的窗口。
  • 心中的桃花源——陶渊明《桃花源记》解读
  • 一个多少读过点书的人,都知道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一篇只有三百六十字的散文能流传一千五百年,家喻户晓,传唱不衰,其中必有它的道理。这篇文字连同作者最流行的诗作,大约是我在孩提时代,为习文识字,被父亲捉来读的。当时的印象也就是文字优美,故事奇特而已。直到年过花甲之后,才渐有所悟。一篇好文章原来是要用整整一生去阅读的。反过来,一篇文章也只有经过读者的检验,岁月的打磨,才能称得起是经典。
  • 你怎么就是得不到爱
  • 南国冬日,冒着凛冽的海风,我来到福建惠安,看一个给全世界留下了永远的爱,自己却没有得到爱的人。三年前,我到川藏交界的康定,无意中知道那首著名的《康定情歌》的发现整理者是一位叫吴文季的人,原籍福建惠安。以后就总惦记着这件事,今天终于有缘来访他的故居和墓地。在抗日战争时期,吴文季一身热血投奔抗日,在武汉参加了"战时干部训练团",后又辗转重庆,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学院停课期间,为生计他应聘到驻扎在康定地区的青年军教歌。
  • 夜曲是一种少有的光辉——从“纯诗”的角度谈陈东东的诗《雨中的马》
  • 有关"纯诗"的观念,源自于法国象征主义诗人。虽然波德莱尔、圣佩韦等也偶尔使用过这一概念,但真正意义上对"纯诗"作确切阐释的是马拉美。作为19世纪法国象征主义诗歌领袖人物的马拉美,他所理解的"纯"是指事物脱离了有所损碍的掺杂物的状态,是其本质上的纯粹性。而诗歌纯粹性的前提是去实物化,也即他在1891年的一封信中所说的,是"以一种中心纯粹性的名义对实物进行充分利用直至将其耗尽"①,诗歌追求的不是对世界内容的感知和反应,而是一种语言与幻想的游戏。
  • 慧眼独具的“普通读者”
  • 阅读弗吉尼亚·伍尔夫的《普通读者》是一种愉快而惬意的体验。这使我暂时忘掉了众所周知的伍尔夫作为意识流小说家的身份。要知道,一直以来,这样的身份是像标签一样贴在伍尔夫身上的,在课堂上、在文学史中、在学者们的论文和著作里,在我们只要说到伍尔夫的时候都会联想到此。当然,名副其实。不要说她的《达洛卫夫人》、她的《到灯塔去》,单是短短一篇《墙上的斑点》,就足以成为意识流小说的经典。
  • 托尔金幻想的第二世界
  • 托尔金的幻想文学作品自诞生以来,一直受到读者与学者的普遍关注。由于对托尔金作品创作目的和文本意义的误解,一些学者对他的创作持否定态度,比较有代表性的是认为托尔金的作品过于理想化,内容肤浅,只适合儿童与青少年阅读。尽管如此,托尔金的幻想文学作品还是受到了许多读者的喜爱,1997年还被英国最大的连锁书店"水石书店"推选为"本世纪最受读者欢迎图书"。
  • 民国语文老课本里有什么?
  • 拿到《名作欣赏》今年第一期,我才知道派给我的活是谈语文教材的文本怎么解读的。我晓得解读文本是今天语文教育中很切实的问题,值得去做,我也很想去做。但想想这个问题有汪政老师谈,我既然已经开了凑热闹谈一些话题的头,还是继续热闹下去吧。写下这个题目,我很怕大家误解我也是个言必称民国的"民国控"。是的,这些年"民国"是个热词,我也曾在一些文章中不能免俗地谈过民国某些文人的骨气和硬气,所谓的"自由思想,
  • 贴着人物读
  • 贴着人物写,沈从文先生早就说过。作家王安忆、毕飞宇也写过这样的创作谈。2011年8月,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曾到笔者所在的学校与我校学生进行互动交流,勒·克莱齐奥说,如果我写的人物是位小姑娘,那我就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小姑娘。显然,贴着人物写已经成了优秀作家的共识。所谓"贴着人物写",就是说人物都有其自身的生活逻辑和情感走向,做什么样的事说什么样的话,都是由人物的身份与性格决定的。作者只有尊重人物、
  • “平行思维”与中学语文文本解读
  • "平行思维"的含义作者与读者是阅读中的两极,文本解读就在二者之间游弋。不管是基于作者生平及其生活时代发现的文本意义,还是基于读者体验建构的文本意义,都必须依托文本才为有效。不管是基于文本、基于作者生平和时代发现文本意义,还是基于文本、基于读者生活体验和审美体验建构的文本意义,都是为了弄清"文本"与"文本意义"(包括发现的和建构的)的关系。
  • 月夜里经过的火车
  • 什么经过,是什么,实在凄凉,实在是沉。有个家伙长久地在钝物上拖铁索载火的车,吃的铁,穿的铁,想的铁。
  • 我的学生们
  • 他们都坐在下面,男女生各一半,新拿到的名单上姓名排列整齐,显示是四十一个人。名单还对不上那些刚被军训晒黑的脸,每个人看起来都差不多,太年轻太青春了。2008的大一新生,统统生于上世纪90年代。我的学生们,历届一样,当中总会有三分之一人木讷寡言,甚至僵硬枯燥。直到学期结束,我都没能找到更自然合适的机会和他们交流,感觉很难和那部分人接近。教室前后各有一扇门,通常,老师的活动区域多在前门,总有学生一听到下课铃立即闷头收拾,快速从后门离开。
  • 王小妮印象
  • 2004年秋的一个下午,耿占春老师在他的诗学课上请来王小妮、徐敬亚、唐晓渡三位诗人与我们交流。那时候诗歌正在重新升温,诗艺、诗情、诗学似乎是那个时代的中心话题,小小的海南岛上突然一下子来来往往着众多的诗人。上课后徐敬亚最先走进教室,他满头大汗,全身湿透,却神采飞扬,三步两步坐在主位上,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我们。唐晓渡跟在后面,胖胖的,憨厚可爱,温文尔雅。王小妮走在最后面,瘦瘦高高的,穿一件长长的白色衬衫,粗棉的,进屋后向我们微微一笑,坐在教室的一角,神情恬淡自然。
  • 锋利 忧郁 低回——王小妮近年诗歌述评
  • 王小妮的诗歌并非如其名字那样:柔媚、温馨。相反,她的诗作总是透射着桀骜不驯的个性,她以某种令人"难忍"的姿态,在传统女性的温婉之外赋予诗歌某种激烈的表达。阅读者更像是在陡峭的诗行中感受词语的侵袭。她将语言搅拌起来,变成一把手术刀,锋利的刀口划开诗歌的世界。接着又以忧郁和优雅的方式低吟悲怆的记忆,产生与诗意相关的所有意象的律动。但是,她的诗意绝非停靠在喧哗和骚动的浮华的表层,在那看似复杂的诗意的尾声,她总是以缓板的方式将思绪复归于另类的柔婉和低回之中。
  • 《棋王》的对称美学
  • 导师荐语:虽然说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但有些作品不仅应被阅读,还应被不断重读,每一个时代的读者都可以从中汲取力量,这类作品被称为经典。阿城的《棋王》可归入此类。这部小说对日常生活进行审美化书写,叙事策略的调度井然有序,语言的运用凝练素朴,浓重的文化韵味氤氲在小说的血脉中,成为文化寻根小说的翘楚。张少禹的《〈棋王〉的对称美学》从小说的叙事布局切入,分析了小说中对称原则的运用,展示出作者具备一定的文本细读功底和"新批评"的基础,
  • 商鞅变法的名实悖论
  • 今年,邓小平南巡已经二十年了。1992年1月到2月间,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再次来到深圳特区,当然不是休养,是身负使命。1978年的春天,"有个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这既是一种"开放"又是一个"限定"。自此而后,中国开始了改革的历程。然而,一路走来"筚路蓝缕",几乎夭折。到1992年还需要"老船长"拨正船头重新起锚。如今又是二十年过去,也许从"经济"而言,硕果累累斩获颇丰;但由于两轮一轮之偏废,双翼一翼之夭折,盛世锦簇之下是险象环生。
  • 仁德大师的人间情怀
  • 2011年,池州文化名人吴昭元先生邀请我参加8月4日在九华山举行的"仁德老和尚示寂十周年纪念法会",我欣然应诺,随后又犹豫再三。乐意与会,一是时值盛夏,九华山满山青翠,林深幽静,正是消暑之圣地,况且我也有四年没上九华山了;二是我对九华山一山之主的仁德大师心存敬意。久居俗世,尘埃滚滚,此行能沐浴莲花佛国之甘露,洗涤尘蒙,岂不善哉!犹豫再三自有原因。昭元兄一再强调,必须写一篇纪念文章,
  • 一个教授的五大快活
  • 徐伯鸿先生于2011年8月15日猝然离世,享年四十七岁。据吾所知,先生治学之余,垂钓为其一大爱好。本文乃其妻胡欣在整理先生遗物时,偶然得之,是为遗文也。在此刊登,一是因文中所谈,皆是真感情、真脾性之率然语,由此可略窥学人别一种心地,二,亦有告慰亡人之意。作为其生前小友,借此聊表寸心吧。另,感谢辽宁大学毕宝魁先生,他对本文的绍介,出力甚多。——编者
  • 家族文化——清代江浙地区精英人才成长的温床
  • 清朝初中期,除了被认为是一个帝王励精图治、国力富强的太平盛世外,还是一个皇权专制的压迫达到封建制度巅峰的时代。此时的文人与朝廷的关系呈现出与前代不同的特点。在铁腕的专制皇权控制下,一直心存异志的文人与朝廷形成了附丽与离立的矛盾关系:一方面强权政治和历代儒家"修齐治平"的政治理想,使得他们不得不依附于朝廷;
  • 《红舞鞋》的诱惑——江青最常看的电影
  • 江青最欣赏的镜头暮霭沉沉,华屋静寂。昏黄的灯光中,莱蒙托夫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一封辞职信、一个堆满了烟蒂的烟灰缸。他两只手交叉在胸前,两个大拇指不停地转动。镜头推进,在他的脸上定格:紧锁的眉宇,紧绷的嘴唇,恨怒交织的眼神……他抓起那封信,站起,踱步,"啪啪",他用力拍打着手中的信,自言自语:"蠢呀!""蠢呀!""真蠢呀!"
  • 象征的形象——读戴顺智的水墨肖像
  • 几年前,在编撰《中国肖像:十年精神史》一书时,我曾对肖像画的现状表示了极大的不满。原因是,当代肖像画过分关注人的世俗品质,流水账般记录了无数个不同的角色和形象,差不多快成了摄影术。作为一般的肖像画,这没什么不好,但从肖像艺术创作的角度上看,失去了超验品质的当代人的肖像可亲而不可敬,易于流行,却无法令人感动。
  • 我的自述
  • 1986年我考入中央美院国画专业的研究生,研究的课题是"中国画的继承与创新",两年后完成了以创新为宗旨的系列组画——《西藏风情》《历史的一页》和与之相关的毕业论文。1988年以来的十几年,除了完成学院的正常教学任务外,以大量的课余时间和精力继续这一课题的研究和探索,经过十多年不间断的努力,应该是所获不多,所思不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
  • 印内为体 印外为用——青花押印与我的创作
  • 我年轻时,喜欢拾碗底,最初是喜欢上面的青花图案、山水人物、走兽花鸟,后对碗底上的画押印款发生兴趣,其凝练的笔画、奇特的章法、生动的边栏深深打动了我,并使我关注陶瓷器上印款悠远的历史。我认为这些青花押印是中国古代印文化的组成部分,不应该忽视。青花押印多为画款,我收集既多,摩挲生思,因突发奇想,以石印临摹。这一临,便一发不可收拾,并尝试把这种艺术语言运用到我的创作中。
  • 四镇:孤城落日斗兵稀
  • 谈明之亡,不能不谈其武力;谈其武力,又不能不谈江北四镇。甲申年五月十五日,朱由崧甫由监国即皇帝位,史可法等即以"设四藩"奏闻。这是对前一日召对的复命。它制订了有关江北的一揽子军事部署,主要内容是:以督师一员,驻于扬州,居中调度。下设四镇,以刘泽清、高杰、刘良佐和黄得功分驻淮安、泗州、临淮(凤阳)、庐州(合肥)。四镇的任务,近期在防务,远期为"恢复"。淮安镇未来沿山东方向恢复,泗州镇未来沿开封、
  • 白居易的色彩
  • 多读几首白居易,就会注意到他笔下的色彩。且不说儿童能诵的名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忆江南》三首其一)和"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问刘十九》),翻开白居易诗集,色彩可谓触目皆是——"绕廊紫藤架,夹砌红药栏。"(《伤宅》)"红蜡烛移桃叶起,紫罗衫动柘枝来。"(《柘枝妓》)"绿油剪叶蒲新长,红蜡粘枝杏欲开。"(《与皇甫庶子同游城东》)"日射血珠将滴地,风翻火焰欲烧人。"(《山石榴寄元九》)"春岸绿时连梦泽,夕波红处近长安。"
  • 戏里戏外,尽是风花雪月
  • 带着面具审美葛:北方的春夜,一想起四月便想起桃花挑开的月色,一壶热茶退隐到呼应的气息之后,一群女子挽腰搭背吆喝着看戏去。戏剧在民间,让历史有一种动感。大幕二幕层层开来,开,好端端的历史开合在人间戏剧里。乡间的风花雪月都是在舞台上和舞台下的,舞台上的行事带风,一言一行一招一式,都程式化,"上场舞刀弄枪,张口咬文嚼字"。"台上笑台下笑台上台下笑惹笑;看古人看今人看古看今人看人"。《三堂会审》剧中苏三受审那场戏中,潘必正问":鸨儿买你七岁,
  • 在埃及
  • 金字塔在埃及,神绝不是虚无的。它不在彼岸,是此在的,它就在身边。只要你抵达埃及,见到金字塔和那些浩浩荡荡建立在城市中心的坟墓群,你就会强烈地感觉到。那天阳光凶猛,感觉能将人晒焦。可在见到金字塔的时候,却浑然不觉周围的热气腾腾。看到的第一座金字塔是昭赛尔法老的阶梯式金字塔,是埃及最古老的一座。塔座的石块好多已剥落,据说是被当地人偷偷挖去修建自家房子了。
  • 哈布斯堡的冬日挽歌
  • 维也纳——音乐,文学,艺术,哲学与哈布斯堡王朝;莫扎特,施特劳斯,克里姆特,弗洛伊德与里尔克,太多的词语附加在这座城市身上。好在,我进入的是这座城市而不是词语。冬天的冷气与落寞的街路,笔直纤瘦的白桦与一尘不染的大理石皇宫,倾听自己踏在冰凉坚硬石板路上的脚步声,既安心又忐忑。也许是因为太安静了。
  • 坏血
  • 从前,在日本仙台,有一对平凡而幸福的夫妇,男人忠厚老实,女人美丽善良,还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儿子,这个美满的三口之家,简直就是五好家庭的最优范本。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种知音体的开头几乎放在所有故事前边都是百搭的,以足量的庸俗和狗血照应着故事的发展,算得上万无一失的开头必备单品。当然,如果你中学语文学得太扎实,并且想象力又过于丰富,一看到仙台就非觉得这是藤野先生的故事,我只能提醒你,作者是伊坂幸太郎,不是鲁迅。
  • 爱情使生命光辉
  • 写下这个题目,立刻发现,这其实是我内心的祈望,与现实不那么相符,与第4期"我们恋爱了"专号也不那么相符。但没办法,对于一个总是混淆现实和理想界限的诗人,很难按现实逻辑说话。现实、现实主义,爱情、爱情小说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第3期《现实主义的此岸与彼岸》引发了我的思考。爱情从来就是内心的、个体的、象征的、寓言的,具有超现实的色彩。爱情是我们生命中极为重要的现实存在,这样来说,写爱情也就是生命存在现实的重要体现。
  • “梁衡小辑”编后所想所记
  • 这期杂志转发了梁衡先生的新作《心中的桃花源——陶渊明〈桃花源记〉解读》,并组合了其他几篇文章,最终而成一个小辑。我的阅读经历与写作《精读梁衡先生》的曹澍先生大致类似,即几乎通读过梁衡先生的散文作品;但也有不同,他的"跟踪"是一贯的,而我的选择则发生自一个特别的机缘——《把栏杆拍遍》上海著名中学师生推荐书系版的热销。
  • 戴顺智绘画作品
  • 本期主笔
  • 我出生在浙江中部的一个小山村。山村贫穷而四季风物如画。一溪碧水,四围青山,窗含绿竹秀,庭驻白云闲,我陶然于这样的环境,在嬉戏中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我对于美的一点颖悟都是这环境教给我的。我的父亲是乡村教师,祖上世代务农,家无孔壁之藏。我第一次感受到文字的魔力,已是上初中以后了。
  • 黄惇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黄悖,1947年生。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导、艺术学研究所所长。现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艺术学)评议组成员,中国书协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西泠印社理事等。
  • 戴顺智绘画作品
  • 戴顺智,北京人。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获硕士学位。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教授、国画教研室主任、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多幅作品被中央美院美术馆、中国美术馆等美术机构和私人收藏。
  • [本期主笔头条]
    行云流水 自在文心——汪曾祺《受戒》的叙事艺术(西渡)
    [名作万象通览]
    服饰中的红楼人物(王彬)
    论语片解·之五(张石山)
    《拟古》其九:春蚕无食与无怨无悔(下)——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三)(范子烨)
    宋词元曲色彩倾向之比较(李雅君)
    “盛世”中的末世景象与觉醒者的叛逆形象(李泓)
    唐及先唐爱情诗女性主诉现象考(赵丽萍)
    精读梁衡先生(曹澍)
    跟随梁衡先生读桃花源(熊瑞芳)
    心中的桃花源——陶渊明《桃花源记》解读(梁衡)
    你怎么就是得不到爱(梁衡)
    夜曲是一种少有的光辉——从“纯诗”的角度谈陈东东的诗《雨中的马》(李彬)
    慧眼独具的“普通读者”(胡艺珊)
    托尔金幻想的第二世界(李墨)
    民国语文老课本里有什么?(何平)
    贴着人物读(余一鸣)
    “平行思维”与中学语文文本解读(刘颖 李文忠)
    月夜里经过的火车(王小妮)
    我的学生们(王小妮)
    王小妮印象(孙海兰)
    锋利 忧郁 低回——王小妮近年诗歌述评(常如瑜)
    《棋王》的对称美学(张少禹)
    [人文新知视野]
    商鞅变法的名实悖论(陈为人)
    仁德大师的人间情怀(王达敏)
    一个教授的五大快活(徐伯鸿)
    家族文化——清代江浙地区精英人才成长的温床(段继红)
    《红舞鞋》的诱惑——江青最常看的电影(启之)
    象征的形象——读戴顺智的水墨肖像(张晓凌)
    我的自述(戴顺智)
    印内为体 印外为用——青花押印与我的创作(黄惇)
    四镇:孤城落日斗兵稀(李洁非)
    白居易的色彩(潘向黎)
    戏里戏外,尽是风花雪月(葛水平 王祥夫)
    在埃及(鲍贝)
    哈布斯堡的冬日挽歌(杨好)
    坏血(马小淘)
    [文瀛每月新报]
    爱情使生命光辉(赵娜)
    “梁衡小辑”编后所想所记

    戴顺智绘画作品
    本期主笔(西渡)
    黄惇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戴顺智绘画作品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主管单位:山西省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北岳文艺出版社

    主  编:解正德

    地  址:山西省太原市府西街12号

    邮政编码:030002

    电  话:0351-7183907

    电子邮件:mzxs@bywy.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01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034/i

    邮发代号:22-5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