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艺术精神的失落及其表情
  • 什么是艺术精神?这种纯乎理性的诘问,把我们引向心灵的世界。首先,艺术是“形式”的,比如建筑的造型与结构、绘画的色彩与线条、音乐的旋律与节奏,都是一种“形式”,这“形式”里面,蕴涵了“意义”,诚如李泽厚先生所言,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它展现生命的境界,提示心灵的幽韵。艺术家“陶醉”于“形式”,他们的使命,就是将“意义”注入美的“形式”;而哲学家则“沉思”于“形式”,于静观中,赋予“形式”美的理念。艺术有形式,思想也有形式;艺术的形式是形象,思想的形式是逻辑。形象也好,逻辑也好,作为一种形式,
  • 酒边说诗之话“旧雨”
  • 多年前,老同学到“来今雨轩”聚会,见到赵朴初先生所题匾额之下两侧挂着的一副对联:“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当时对这熟知的轩名和对联,并不在意,也不曾仔细思索;而今想来,其中的奥妙,还是很值得探索的。
  • 论语片解·之六
  • 与世俗追求的决裂《论语·里仁》第五章,可以看做是孔子对士君子的期待,也可以看成是夫子自道。是与世俗追求决裂的正大宣言。子日:“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富贵,发财当官,人人盼望;不用正当方法得到,君子不接受。贫穷下贱,人人厌恶;不用正当方法抛掉,君子不摆脱。君子抛弃仁德,怎样成就他的名声呢?君子不会有一顿饭的时间离开仁德,在仓促匆忙的时候,在颠沛流离的时候,也一定和仁德同在。
  • 说黄景仁《绮怀》十六
  • 露槛星房各悄然,江湖秋枕当游仙。有情皓月怜孤影,无赖闲花照独眠。结束铅华归少作,屏除丝竹入中年。茫茫来日愁如海,寄语羲和快着鞭。这是(《绮怀》组诗的最后一首,多少带有一点总结的意味。不仅是对整个组诗的总结,也是对一个生命阶段的总结。作此诗时诗人年方二十六岁,离通常所谓的中年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但他感觉中,好似行将结束青年而步入中年了。
  • 西多罗夫油画作品展在太原举行
  • 5月4日,俄罗斯油画大师西多罗夫油画作品展在山西大学美术馆举办。山西省副省长张平出席了开幕式。西多罗夫教授亲临盛会。西多罗夫系俄罗斯当代著名油画大师,俄罗斯当代抒情画代表人物,现任独联体美术家协会国际联盟主席。他的油画作品以描绘原生态的农村风光居多,表达对大自然、故乡、同胞的挚爱,形成了独特的“西多罗夫”风格。本次画展展出的三十多幅油画作品,分别为西多罗夫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展示了俄罗斯浓郁清新的民俗气息。
  • 《典论·论文》:中国纯文学观念的滥觞
  • 建安时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极其重要而特殊的时期,因为文学的自觉始于此,纯文学的观念始于此。这一时期的文学理论突破了儒家以文学为教化工具的功利主义偏见和“发乎情、止乎礼义”的礼教束缚,与政教分离,把文学看做个体的生命体现,为文学确立了自由的审美特质,其重要标志就是曹丕的《典论·论文》。((典论》是曹丕做太子时写的一部学术论著,可惜全书巳失传,现存完整的只有《自叙》和《论文》。《典论·论文》虽不足千字,却对文学提出了许多全新的观念,是中国古代第一篇自觉的文学论文,标志着文学自觉时代的到来。
  • 陈去病写的孙中山诗
  • 陈去病与孙中山关系虽然不算密切,但友谊非常深厚,用孙自己的话来说是“十年袍泽,患难同尝”。陈虽然只见过孙三次,而且时间都很短,但在心里,他一生都追随孙。这种不离不弃的追随心理使他写下了许多感人至深的关于孙的诗篇,总共将近二十首。在同代诗人中,我没有见到比陈写得更多的。
  • 刘呐鸥的《风景》与现代都市人的情爱方式
  • 刘呐鸥的文学活动,主要集中在20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在其小说创作中,除了在《流》中偶然写了一段工人的罢工场面之外,其余所写都是关于有产者骚动不宁、放浪颓废的生活。他的小说创作数量不多,除了收入(《都市风景线》中的作品外,仅有《赤道下》等几篇作品。在其为数不多的小说中,所描绘的几乎都是现代都市男女寻奇猎艳的日常生活。
  • 朱自清和他的《虞美人》
  • 上世纪20年代,朱自清曾提出:“诗的乐曲的基础,到底不容易忽略过去;因为从历史上说,从本质上说,诗与音乐的关系,实在太密切了,新诗若有了乐曲的基础,必易人人,必能普及,而它本身的艺术上,也必得着不少的修正和帮助。”在他的早期新诗作品乃至稍后的散文名篇中,我们都可以体会到他对诗文韵律的讲究。
  • 仰望父亲
  • 我们不止一次地仰望星空、仰望高山,但是我们仰望过自己的父亲吗?我总觉得父亲就是我心中永恒的星空,就是我景仰的高山。父亲去世的那一年,我十八岁。从一岁到十八岁,从咿呀学语到蹒跚学步,从上小学到读高中,我是在仰望着父亲黝黑而偶有笑容的面孔,是在仰望着父亲忙碌的身影中长大的。我出生在吕梁山南端,乡宁县关王庙乡的一个小山村。绵绵不断的大山包围了我们的村庄。
  • 忆明珠散文的精神特征
  • 忆明珠以诗歌登上文坛,而终以散文作为精神栖息之所。在我们所熟知的江南作家中,有两点因素决定了忆明珠多少有些另类的色彩,其一是他出生于山东莱阳,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齐鲁文化氛围中度过的,其二是军人出身。所以,与众多原籍江南文化区域的作家相比,忆明珠之于江南文人文化存在着先天性的不足。但长期生活在江南文化区域,忆明珠受到的后天熏染也是实实在在的,他对江南文人文化的“渐入”同样使我们能够感受到他气质中的江南士风气息。
  • 普鲁斯特三题
  • 普鲁斯特的咒语读普鲁斯特让我受尽折磨。对其文字的抗拒,犹如一个嗜毒者之对毒品,那种难舍的绝望程度令人虚弱。我愤怒地将书合上,四下里寻找深渊,直想将它扔下去。对某种东西,你必须以恨的方式去爱。这就是贾宝玉几次三番在林黛玉面前摔玉的原因:求全之毁。
  • 伍尔夫对时间的掌控和设计——再读《到灯塔去》
  • 弗吉尼亚·伍尔夫是英国小说史上的一位重要作家,也是意识流小说的杰出代表之一,她在理论和实践上都为西方现代文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伍尔夫摒弃了19世纪现实主义小说的常规,倡导主观真实论,对人的主观精神世界进行探索和描写。《到灯塔去》完全展现了伍尔夫的现代主义创作观和时间观,也是她对主观真实论的一次成功实践,正如伍尔夫所说:“感觉是通往真正人生之学的道路。”
  • 刘易斯·卡罗尔“爱丽丝”童话小说的叙事特征及影响
  • 童话故事不仅拥有象征性的模糊叙事手段,而且最善于用自然随意的方式和不容置疑的语气讲述最异乎寻常的遭遇。例如在格林童话《青蛙王子》中,小公主在王宫附近的大森林里玩耍,这是非常寻常的事情,任何小女孩都可能出现在那里,都可能做同样的游戏。那里有一棵古老的菩提树,树下有一口水井,这是公主时常在其附近抛耍金球的地方。但这一次,
  • 吕叔湘先生的底色(下)
  • 把语法教活吕叔湘对语文教育的意义,是赋予了语文一个最为基本的抓手。应该看到,从吕叔湘开始,语文教育被赋予了很多内涵。最重要的是,在“语言修养”问题上,吕叔湘先生为其赋予了“语法意义”和“修辞意义”,从而使得中国人语言修养的修习方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如果一直以吕叔湘的思路进行语文教学,也许,我们的语文教育便不再有这种“少慢差费”的恶谥。至少,如果近几十年来以吕叔湘的思路进行语文教育改革,则语文的状况肯定是另一种情形。
  • 父子为何成兄弟——杂说汪曾祺《多年父子成兄弟》
  • 还是一种理想《多年父子成兄弟》是著名作家汪曾祺的一篇散文,写得很家常很温馨,但是蕴涵却相当深。文章写了三代人两代父子关系,一开始交代题目的由来,引领全文,然后写作者的父亲与他,接着写作者与自己的孩子,最后写作者对父子间关系的看法,可以看做是全文的总结。
  • 从《论语》解析孔子的个性化教学
  • 《论语·颜渊》中记录了孔子针对颜渊等几位弟子“问仁”后的几种不同回答: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
  • 琼斯敦(外一首)
  • 孩子们可以开始了 这革命的一夜 来世的一夜 人民圣殿的一夜 摇撼的风暴的中心 已厌倦了那些不死者 正急着把我们带向那边 幻想中的敌人 穿梭般地袭击我们 我们的公社如同斯大林格勒 空中充满纳粹的气味
  • 我的几种诗观
  • 1984:我的早期诗观人生来就抱有一个单纯的抗拒死亡的愿望,也许正因为这种强烈的愿望才诞生了诗歌。诗的价值在于它是一种高尚的无法替换的奢侈品,它滋补了那些患有高级神经病的美丽的灵魂。就一般而言,我有些怀疑真正的男性是否真正读得懂诗歌,但我从不怀疑女性(或带有女性气质的男性)。她们寂寞、懒散、体弱和敏感的气质使得她们不自觉地沉湎于诗的旋律之中。
  • 从事件开始
  • 1983年早春,我曾在重庆写下一段最初的诗歌创作谈,一晃,二十八年便成过去,如今再读,仍觉新鲜,并不过时,为此特别再次呈现于此,以做本文开篇引言:诗和生命的节律一样在呼吸里自然形成。一当它形成某种氛围,文字就变得模糊并溶入某种气息或声音。此时,诗歌企图去作一次侥幸的超越,并借此接近自然的纯粹,但连最伟大的诗歌也很难抵达这种纯粹,
  • 臣服于激情的怀想
  • 柏桦这一代诗人是在对朦胧诗的反思之中登上诗坛的。朦胧诗(尤其是其不得要领的追随者)夸张的社会责任感以及使其得以立足的现实的道义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社会阶层分野的模糊而逐渐变得可疑,同时朦胧诗在世俗层面上获得的巨大成功也在纯粹的诗艺上给后来者施加了持续的压力。在此情景下,反对朦胧诗就几乎成了80年代开始写诗的年轻人的必由之路。一些诗人以世俗生活作为对抗朦胧诗理想和崇高信念的武器,
  • 被命运注定的诗人
  • “你该发现什么呢?”一个纯粹的诗人,如何在这个世间生存?这真是个难题。然而,面对饮酒论诗的柏桦,你不由自主地就忘记了生存的艰辛与繁琐,一起遁入他那单纯而超然的“现实”。
  • 青花里的乡愁
  • 有一方水土叫青花黄山脚下的祁门,在景德镇之北。黄山云奇,祁门水秀,还有景德镇的青花瓷韵,郑云一便生活在这样一方水土里。有人说,山水是中国人的“圣经”。一点不假,云一依山傍水,在一个绘画的江山里颠沛。他曾于北京圆明园画家村的油彩里迷茫,也曾在徽韵十足的宣纸上奔跑,然而,当他落脚在景德镇,绽放一片徽州青花时,他立刻意识到,那与生俱来的水土是他的艺术之母。
  • 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的交响——贾又福山水画的文化精神
  • 20世纪与21世纪之交,中国画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发展机遇,从艺术思潮、创作交流、艺术教育等诸多方面都经历了巨大的变革和发展,并迎来了它的繁荣期。上世纪80年代,由于西方艺术思潮的大量涌入,逐渐形成了当时的新潮美术思潮,一些理论家对中国画的存在与发展提出了质疑,并提出了“中国画穷途末日论”。许多画家对中国画的传承与发展产生了困惑,并欲通过以西方艺术为样板来探索中国画的出路,“实验性水墨”就是例证。当时的美术界普遍对中国传统绘画的前途缺乏信心,使传统中国画的发展面临巨大的挑战。
  • 洪亮篆刻艺术解读
  • 洪亮治印学吴、学黄皆入而能出,他施展几种有效手段。一是规模略具形似。那方“长安”白文印,既有秦代半通印模式,更具黄氏笔致爽健印风。“甘为僧房引清泉”朱文大印,显得笔画瘦劲有神,章法错落有致,学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二是强其骨,坚其线,刀下见笔。如“汪道涵印”、“陆晋楷印”二方白文印,出于汉印格局,“蒋安平”白文印,取法古玺神貌,三印刀工也都学黄,平直中有起伏,刚劲内透灵动。
  • 名姬名士:革命和爱情
  • 余怀《板桥杂记》上卷“雅游”:“旧院与贡院遥对,仅隔一河,原为才子佳人而设。”①旧院,“人称曲中”。曲中,就是妓院。古代青楼有所谓“雅妓”,即色艺双全者。她们的才艺,顶为广泛,可以是诗文、书画、琴棋以至烹饪等,而度曲、演唱是基础(在中国,妓女的古源是“女畏”),所以也称较高等的欢场为“曲中”。
  • 发乎礼义止乎情
  • 《长恨歌》和《琵琶行》代表了白居易的最高成就。二者中我更喜欢《琵琶行》,觉得它更流畅,意境更美,艺术上更成熟,同时去掉了《长恨歌》中教化的“杂质”,有浑然天成之感。不过,围绕《长恨歌》的议论,显然更有趣。
  • 在阶级的边境线上——从萧军的经历看《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 1940年6月,在八路军重庆办事处的帮助下,萧军携妻小与老友舒群一起,第二次来到延安。在此之前的1938年3月,萧军曾只身一人,徒步由山西赶到延安。此行延安只是路过,他原计划到五台山去打游击,但战事相阻,路途不通,未能如愿。毛泽东从丁玲那里知道消息后,很想会会这位鲁迅弟子,特派办公室秘书和培元前往问候。和培元提出安排时间让他见见毛主席,萧军竟然客气地回绝了:“不见了,他挺忙的,我也只住上一两个星期就走!”
  • 红娘,红楼,红睡鞋……
  • 好一个“一身都是月”王:水平,你演过白娘子,我以为白娘子也合你,但以你的风格,我想你演红娘就不会合适,这个角色忽左忽右,是太疯,一会儿这边,一会儿那边。你是比较静,虽然你感情深处亦会波浪万顷。但我以为你若是演张派名剧《望江亭》也一定会合适,因为你心里有民间的情感。红娘这个角色,被荀派和越剧常派演得离原作越来越远,起码在岁数上说,原著给我们提供的信息是她的岁数要比莺莺大,是老丫头,是经惯了风月,什么粗话也都说得出。
  • 在澳洲
  • 考拉和袋鼠到澳洲,考拉和袋鼠是必须要见的,因为在平时见不到。记得某人在我飞澳洲之前对我说:要是你能帮我带只考拉回来就好了,我最喜欢考拉,它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这次行程的第一站是布里斯班,下了飞机就问导游,哪儿能看到考拉和袋鼠。导游说,在布里斯班的公园里就有很多。于是,兴冲冲地奔公园去。在路上,导游介绍了考拉的生活习性和作息时间。考拉平时在树林里,以吃桉树叶为生。桉树叶里有大量的安眠药成分,
  • 五月,遇见“威尼斯”
  • 威尼斯被悬挂在最深处的—个灰色房间里,与我去年冬天所见的无所二致:绿色的海水,白色的圆顶建筑,颜色分明得如同电影布景的蓝天白云,只是那白云多了—抹18世纪风景画中特有的抹不开的笔触。瓜尔迪(rancesoo Guardi)这幅不过半墙大小的威尼斯风景画此时正展放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博物馆。从走廊右面那扇窗户眺望出去,是红砖的维多利亚房子与工业革命遗留下来的灰色烟囱。
  • 远是一个尊贵的方向
  • 吉本芭娜娜写(《厨房》时二十三岁,我读《厨房》时二十二岁,那个姑且勉强可称之为少女的年龄,我与她一见倾心相见恨晚。其实是不同的时空,彼时芭娜娜已年过不惑,我却被人家的处女作招安,生出读者与作者年龄相仿的默契,觉得小雨来得正是时候。
  • 写在《东园公记》的前面
  • 林鹏先生是我敬重的一位长者。打定主意要写个痛快的文章,一起首竟是这么一个平庸的句子,不知将来林先生看了会怎样,此刻我就先觉得别扭,不是怠慢了林先生,先就怠慢了我自己。改吧,似乎也不好改。因为林先生确实是我敬重的一位长者。
  • 学术生长点的踏勘与文学史新思维的创构——评李遇春的《中国当代旧体诗词论稿》
  • 新世纪以来,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界由于研究队伍日趋庞大,学术新领域大都已经被开辟殆尽,于是很快出现了学科危机,学界中人高呼寻找新的学术生长点,苦恼于学科领域的狭隘和逼仄。值此艰窘之际,李遇春的学术专著《中国当代旧体诗词论稿》(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以煌煌五十余万言的厚重篇幅,展开了对中国当代旧体诗词的全面而深入的论述,为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开拓了富有盎然生机的学术生长点,并给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启发了一种文学史新思维,对于推进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具有深远的意义。
  • 文人视觉二十四家——读《名作欣赏》二十四别册有感
  • 2011年岁尾,拿到《名作欣赏》附送的“别册”《一曲微茫》,见封面上标明是“第二十四号”,忽然意识到,“别册”刊行已有两年了。立马来了兴致,翻箱倒柜寻觅,最终竟将二十四本齐齐排在案头。再从头一一翻阅,意趣盎然,与此前每月一本的浏览,印象大为不同。
  • 文学让眼睛插上翅膀
  • 看,是人类的下意识动作。看有多种方式,因看的不同,就有了别样的风景和人生。文学可以使读者看到生活中看不到的世界,看到人类以及自己的可能性。所以,文学不是照相机,而是望远镜,而且是窥视人心灵的望远镜。
  • 谁的自由引导谁
  • 杂志不讲头条肯定是不对的。可讲头条又很让编辑头疼。谁上头条,真像布置会场时摆放座签儿的烦心。“头”真的那么重要吗?不论局外人,就是在编辑自己看来,这多少也有点庸人自扰的意思: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硬着头皮说意义吗?一个词儿:反讽。
  • 青花乡愁
  • 本期主笔
  • 刘刚,独立投资人,自由写作者。著有《中国史诗》《文化的江山——重读中国史》《通往立宪之路——告别晚清的近代史》等。发表多篇历史文化论文、随笔及杂文。李冬君,历史学博士,自由撰稿人,现任教于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家居北京。授课科研之余,大部分时间致力于中国历史文化的普及写作和中西文化比较研究的普及工作。先后在《南方周末》《中华读书报》《中国图书评论》等刊
  • 洪亮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洪亮,号九牛,祖籍安徽绩溪,1961年4月生于浙江安吉。2005年至2006年北京大学访问学者,2007年至2011年《中国书法》执行编辑。2012年开始在国内外大学讲授中国文化与中国书画篆刻艺术,编著《大学书法教材》。现为九三学社中央文化委员,中央书画院副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院导师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授课专家,美国费佛尔大学孔子学院名誉教授,首都师范大学客座教授,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 贾又福山水画作品
  • 贾又福,生于1941年。中国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理论家。中央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中国当代艺术经典大家入史研究与传承工程设立:北京大学贾又福艺术研究基金、北京大学贾又福艺术研究会和北京大学贾又福工作室。1960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师从李可染、叶浅予、李苦禅、宗其香、何海霞,私淑潘天寿、石鲁。苦心力学,矢志不移.致力于中国山水画的教学与创作,将哲学引入画学,开创了观化山水。继黄宾虹、李可染之后,为当代中国山水画的开拓与创新作出了突出贡献。199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授予贾又福在文化事业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和特殊津贴。1993年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1994年中国文化部授予贾又福优秀专家称号。1997年国家人事部授予贾又福有突出贡献的国家级专家,并颁证。
  • [本期主笔头条]
    中国艺术精神的失落及其表情(刘刚 李冬君)
    [古典丛谈]
    酒边说诗之话“旧雨”(林东海)
    论语片解·之六(张石山)
    说黄景仁《绮怀》十六(蒋寅)
    [编读]
    西多罗夫油画作品展在太原举行(王朝军)
    [古典丛谈]
    《典论·论文》:中国纯文学观念的滥觞(孙博)
    [现代回眸]
    陈去病写的孙中山诗(北塔)
    刘呐鸥的《风景》与现代都市人的情爱方式(王爱松)
    朱自清和他的《虞美人》(孙良好)
    [今朝墨语]
    仰望父亲(加天山)
    忆明珠散文的精神特征(肖玉华)
    [域外文苑]
    普鲁斯特三题(舒羽)
    伍尔夫对时间的掌控和设计——再读《到灯塔去》(徐闻)
    刘易斯·卡罗尔“爱丽丝”童话小说的叙事特征及影响(丁素萍 舒伟)
    [语文讲堂]
    吕叔湘先生的底色(下)(姜广平)
    父子为何成兄弟——杂说汪曾祺《多年父子成兄弟》(汪政)
    从《论语》解析孔子的个性化教学(储建明)
    [汉诗重镇]
    琼斯敦(外一首)(柏桦)
    我的几种诗观(柏桦)
    从事件开始(柏桦)
    臣服于激情的怀想(凌越)
    被命运注定的诗人(周东升)
    [艺术广角]
    青花里的乡愁(蝜蜥)
    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的交响——贾又福山水画的文化精神(许华新)
    洪亮篆刻艺术解读(杨鲁安)
    [专栏]
    名姬名士:革命和爱情(李洁非)
    发乎礼义止乎情(潘向黎)
    在阶级的边境线上——从萧军的经历看《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朵渔)
    红娘,红楼,红睡鞋……(王祥夫 葛水平)
    在澳洲(鲍贝)
    五月,遇见“威尼斯”(杨好)
    远是一个尊贵的方向(马小淘)
    [新书评论]
    写在《东园公记》的前面(韩石山)
    学术生长点的踏勘与文学史新思维的创构——评李遇春的《中国当代旧体诗词论稿》(李雪)
    [编读]
    文人视觉二十四家——读《名作欣赏》二十四别册有感(孙春旻)
    文学让眼睛插上翅膀(刘志华)
    [主编手记]
    谁的自由引导谁

    青花乡愁
    本期主笔
    洪亮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贾又福山水画作品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2013年
    •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