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失忆年代,文学何为?——从散文创作到小说创作
  • 我们处在一个失忆的时代。普遍的情况是:二十岁的人不知道三十年前的历史真相,三十岁的人不知道四十年前的历史真相,四十岁的人不知道五十年前的历史真相,五十岁的人不知道六十年前的历史真相。权力的总体精神导向是遮蔽和失忆,一般公众从教科书和大众传媒中看到的,不是空白便是假象。这种精神格局令人悲哀。延续民族的记忆,史家自然责无旁贷。文学有无责任?
  • 看似平常最奇崛——谈《鸿门宴》《醉翁亭记》妙著一“而”字
  • 不朽作家对他们的不朽佳作,每一个字都是经过精心挑选、反复斟酌的;它们的佳妙,只有限于水平的我们未能领会的,而不是文本中没有蕴蓄。
  • 论语片解·之八
  • 《论语·公冶长》第二十四章,孔夫子郑重其事谈到有关一壶醋的事儿。事儿虽然不大,但牵扯到孔子对人的品格评价,牵扯到后人对孔子这段话的一些争议。笔者觉得有必要费些笔墨说说这壶醋。
  • “反常俗”的精神前驱——“《红楼梦》与鲁迅”论笔·之五
  • “摩罗诗力”与“正邪二气所赋” 红学与鲁迅学的“诗学”性质,以及其间学术、思想与文学的纠缠,具有最本体的维度。读鲁迅早期的经典文章《摩罗诗力说》等,与曹雪芹的“用写诗的方法写小说”以及“大旨谈情”、“正邪二气所赋”等相联系比照,格外耐人寻味。
  • 《拟古》其二:拒为卜商与鄙斥隗嚣——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五)
  • 辞家夙严驾,当往志无终。问君今何行?非商复非戎。闻有田子泰,节义为士雄。斯人久已死,乡里习其风。生有高世名,既没传无穷。不学狂驰子,直在百年中。
  • “封锁”之间见风骨
  • 沦陷时期的上海,各种背景、身份、倾向的作家一方面无法抗拒自身被无可逆转地嵌入到时代的图景之中,另一方面也选择以不同的方式把图景中的战争现实纳入到各自的文学书写范畴。其中,范烟桥、顾明道、胡山源、谭正璧等老牌文化人将目光投向历史上战乱频仍的年代及其代表性的英雄人物;“东吴系女作家”中的施济美、俞昭明、郑家瑷等致力于披着爱情外衣的战争悲剧㈤;苏青和潘柳黛着眼于紧贴现实的生存拷问;陈汝惠、沈寂等年轻作家则建立起针锋相对的血性抗战叙事㈤。战争期间的高压体验无形中促动了个体的自我表达需求,而这种表达又因其与战争的紧密缠绕而益发显露出非凡的价值。
  • 《娘》:弥足珍贵的亲情书写
  • 有朋友在文章中认为,当下时代的散文创作成就骄人,早已经超越了曾经长期占据着文坛中心位置的小说创作:“21世纪最流行最给力的作品不是小说,是散文。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流行文体,如唐诗宋词明清小说,现在,一种以文学方式记录生活、刻写历史的文体会引领潮流,21世纪,散文将会成为主流文体。”(毕星星:(《散文在21世纪》,《名作欣赏》2012年第1期)我不知道毕星星到底认真地读过多少篇当下时代的小说作品,依照什么样的根据得出了这样一种颇有一些惊世骇俗的结论。实际上,无论小说还是散文,本无所谓哪一种主流哪一种不够主流的问题。
  • 娘(节选)
  • 娘与继父整个家族的战争,是在我十岁时的深秋。跟湘西的每一个深湫一样,那个深秋依旧很美。高山界的深秋,虽然霜天风寒,但还是漫山遍野的野花,漫山遍野的野果,漫山遍野的风景。肥美的湘西,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绽放的。那些野地里的鲜花,都带着野地里的野洼,不计天时,不分地利,不管日夜,尽情绽放。红的,黄的,白的,粉的,紫的,橙的,都从一山一山的绿色里钻出来,挺直腰身,花枝招展。有羞答答、低眉含苞的,有火辣辣、勾人心魄的,有矜持持、不知所措的,有端庄庄、落落大方的,当然,还有温柔柔、含情脉脉的。
  • 厌倦所有带来词的人——我读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 西服破得像狼群。/脸像大理石。/坐在堆满书信的森林里,那森林仿佛因/嘲笑和失误而叹息。/啊,心像通过敌对的隘口而/飘动的一张纸。//落日偷偷地来临,像狐狸来到大地上,/转瞬间点燃了野草。/宇宙间充满了犄角和蹄子,地上/双座马车像影子一样/在我父亲亮着灯的院子中奔跑。//彼得堡和死亡处于同一纬度,/(你看见那倾斜的城堡上的美人吗?)/在那冰冻的居民区周围/穿着大衣的穷汉水母般徘徊。//而这里,参加忌斋,他还像昔日一样/被欢快的牲口包围,/不过他们很早以前就已去/树线以上的远方草地。//人类踉跄的桌子。/请看,黑暗怎样焊住了一条灵魂的银河。/快乘上你的火焰之车离开大地。
  • 危险而美丽的平衡:在“我说”和“语言言说”之间
  • “诗歌本身”的胜利 2011年10月,瑞典文学院将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特朗斯特罗姆。授奖词写道:“以凝练而清晰透彻的文字意象,给我们提供了洞悉现实的新途径。”在全球化资讯高度发达带来的“零距离”时代,对于特朗斯特罗姆获奖,我看到的是世界范围内的一片肯定之声,“荣誉来得太迟了”。熟悉“二战”后世界诗歌“乱花迷眼”、“奇思进涌”的发展状况的人们知道,特朗斯特罗姆诗歌的话语方式,尤其是“题材”,巳不算特别“新异”。但为何他的诗能够赢得各路诗人普遍的敬意?比如就当下中国诗坛而言,创造力形态迥异的诗人如北岛、于坚、王家新、伊沙等等,都对特朗斯特罗姆表现出巨大的敬意,其中的奥秘引人深思。
  • 文本戏仿与种族理想——评爱丽丝·沃克的长篇小说《紫颜色》
  • 戏仿又称谐仿,是在自己的作品中对其他作品进行借用,以达到调侃、嘲讽、游戏或者致敬的目的。戏仿的对象通常都是大众耳熟能详的作品。举例来说,香港电影导演兼演员周星驰在《大话西游》和(《功夫》等影片中大量使用了戏仿,引用的来源有《西游记》、李小龙的影片、影片《黑客帝国》等。在后现代文本中,常见源自各种经典文本的典故、角色,被以戏仿的方式重新刻画和改写,多利用谐音、文字游戏、情节颠覆的方式,兼有模仿加反讽的意味。也就是说,戏仿不仅与原典有互文性,更进一步对其进行重塑、再造。
  • 他只愿……——说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与隐喻无关(外一首)
  • 在他那里,语言成为空壳, 所有的话都在寻找另一条出路。 如果他说杏树,那是指一片惨淡的白, 如果他说喝茶,那是表明一个无聊的 下午——而旁观的人,是那些 文学的门外汉,拿着批评的灭火器, 扮演落草的侠客。他们哪里知道 这里面的万千玄机;先是疾病缠上日近衰老的
  • 诗·随便说说
  • 朋友作为某刊物诗歌专栏的特约主持,来信说准备给我做一期,需要我提供如下材料——诗、简介、照片、关于诗的随笔体文章、别人写我的印象记和评论文章。诗我一直在写,简介、照片也好说,文章亦有一些现成的笔记体文字,但别人写我的印象记和评论文章如何准备就让我犯难了。朋友信中说,找人写一下,我搜肠刮肚想了很久,印象记倒是落实了,请我的一位朋友来写,请他写的原因是我们关系很好,再之他心性淡泊,虽然写诗,却对追逐诗名看得很轻,很少在诗坛搅和。
  • 和孙文波有关,或者无关
  • 我和诗人孙文波相识是这几年的事情,这几乎和“诗人的交往”没什么关联。一方面如今的孙文波早已经是历史中的孙文波,而我,顶多是一个诗歌的爱好者;另一方面是孙文波的诗歌历程自有与其相伴的诗人相连接,我和他只是从2008年春天之后才有些断断续续的来往。也就是说无论是从历史的维度,还是从诗歌本身的维度,我来谈论孙文波都有些不合适的嫌疑。但是,这几年来,和诗人孙文波的来往对于我来说确是十分重要的,让我对诗歌这个神圣之物有了许多的新认知,对诗人这个带光环的称谓也有了些许还原性的明了。当然,对于围绕诗所存留的个人化记忆,有的和孙文波有关,有的也是无关的。我不善于写中规中矩的文章,只随意叙述一些若干小事、趣事和无聊的事。
  • 经验重现:现代性体验下的矛盾纠结
  • 孙文波在《祖宅》一诗中如此写道: 今天,我全部的意象朝向你/灰白的山坡,桤树,沟谷中/毫无减弱之势的风,我看见/一位死去多年的人坐在院子的天井里/他苍白的目光把我打量。我将怎样/面对这样的意象,思索生存与死亡
  • 并不枯萎的白玫瑰——我看《子夜》中的林佩瑶
  • 导师荐语:我结识赵楠同学是在2008年春季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课上。随后她选择跟我做本科学年论文,题目是"‘真实’与夸饰的悖论空间——从‘日记文学’看郁达夫自我形象的塑造"。从她对研究对象郁达夫的执意选择本身我就看出她热爱文学的天性与潜质。
  • 王莽新政的“授命说”拷问
  • 一生真伪复谁知班固在《汉书》里,对王莽的形象作了这样的描绘:莽为人侈口蹶颔,露眼赤精,大声而嘶。长七尺五寸,好厚履高冠,以氂装衣,反膺高视,瞰临左右。是时,有用方技待诏黄门者,或问以莽形貌,待诏曰:"莽所谓鸱目虎吻豺狼之声者也,故能食人,亦当为人所食。"问者告之,莽诛灭待诏,而封告者。后常翳云母屏面,非亲近莫得见也。
  • 忆人三篇
  • 怀念伯父馨一先生最近我买到《民国六百家诗钞》一书,该书由《解放军报》原总编辑杨子才先生编注,长征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副题是"民族的哀怨悲歌吟坛的遗音绝响"。
  • 从编辑实践看小小说里的手艺
  • 从事小小说编辑十余年,发现小小说这一新兴文体,因其篇幅短小,作者在创作中会更在意其手艺。阅读小小说时,经常能瞥见作者凝神静气地施展手艺的瞬间。当这些瞬间来临,白纸上的黑字就会熠熠生辉,面孔鲜亮,无论多么短小的文章,它的气韵里就有了魅惑人的生动。
  • 风生水起——20世纪80年代中国新艺术概述
  • 1978年以后,中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改革开放的号角震动了整个中华大地,一个崭新的时代将在这个时候开启。艺术作为这一时代的表意形式,将引领新时代的潮流,从激情的狂想开始,我们看到了一个时代的精神转向。
  • 水之华彩与东方心境——程及的水彩画艺术
  • 我来自东方——中国/以东方的心境,和爱/安静、真诚、友好、自然/谋生作业/我,画画。天地造化,相生相行/我观我感,心物相印/物我,我物,我用我法/我,无我/我,画画。
  • 张索的“三多”
  • 张索常称自己有"三多",即老师多,朋友多,学生多。众多师长提携他跨入艺术殿堂;众多友朋如左膀右臂,相交相知;众多学子后生可畏,教学相长,相得益彰。
  • 柳敬亭:被删改的传奇
  • 一记得那次去钞库街38号媚香楼,在门口见一牌,上书":本馆是省级文保单位,馆内‘媚香楼’及其河厅、水门,是十里秦淮两岸唯一保存的明清时期古建筑。"
  • 表里两层的抒情
  • 代言体是男性代女性言其事、抒其情,而且许多作品将这个主动承担的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那么,男性诗人真的都如此"忘我"、"无私"吗?当然不尽然。
  • 音乐也罢,乐器也罢,爱也罢,性也罢
  • 王:水平,李彦从加拿大回来想做的事情之一就是一定要听你唱民歌,你唱民歌泼得开,有的人是把嗓子放开,而你是泼,能泼洒开,这不是一般人唱歌能做到的。站在这个山头朝另一个山头唱也只能这样。
  • 在拉萨
  • 走进神秘的唐卡世界我再次到达拉萨,是因为贺中的邀请,来参加西藏多派唐卡之旅的活动。在这之前,我并不懂唐卡,更不懂多派唐卡是什么。多派唐卡的创始人是多吉顿珠。
  • 宽容
  • 昨夜很轻易地梦到了瑞士少女峰。没有哪一个地方可以如此温润地紧紧缠绕在我的记忆里,威尼斯做不到,美泉宫也做不到。这种萦绕感不是瞬间的震撼,不是知识的印证,也不是历史的诡谲,只是仿佛在某一刹那,你在它之中成长了。或者说,它给予你某种回应,而你,心领神会了。我想,也许这就是旅行。
  • 他不想活
  • 朋友跟我抱怨看了场让人风中凌乱的电影,两小时的时间里,他被一众花痴女粉丝包围,听着她们在咀嚼爆米花的间隙慨叹男主角多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诅咒所有参演女演员怎么粗鄙丑陋上不了台面,甚至在电影即将结束的时候,还有人窃窃私语为什么她们可爱的男主角要死掉,而那些丑陋的老女人却只死了一个。这部电影是《人间失格》。
  • 引领风尚 传承精粹——《〈名作欣赏〉精华读本》总序
  • 1980年金秋十月,改革开放,大地重光。历经"文革"十年惨烈荼毒所制造的文化荒漠上,一份厚重的大型文学杂志,在其封面的居中,以遒劲的老宋方笔"名作欣赏"四字组成方正阳文大印,赫然标示刊名,引人注目地拂浴着新时代的曙色,在娘子关内的三晋黄土高原上破土而出。
  • 品读名作 余香在口
  • 2010年秋天,《名作欣赏》度过了它的三十周年生日。在座谈会上,前几任主编都说,三十年来,《名作欣赏》发表了许多高水平的文章,构建起了文学欣赏的理论框架.许多文章都因有较高的学术水平而有着长久的生命力,如果能编辑出版《名作欣赏》名人名篇的精选本,从杂志到书,既能满足广大读者的阅读、收藏要求,又能对((名作欣赏》有个回顾总结。
  • 高尚隐士,田园诗者,经典文人——接受美学视域内的陶渊明形象三重奏
  • 《解读陶渊明:历史接受中的范式转变(427—1900)》(Reading Tao Yuanming:Shifting Paradigms of Historical Reception〔427—1900〕)是哈佛大学亚洲中心2008年出版的一部研究陶渊明的力作。该书运用接受美学的理论系统地研究陶渊明及其作品,横跨了从其逝世到清末一千五百年的漫长时期,曾被美国图书馆联合会《精选》(Choice)杂志评为2008年度优异学术著作奖。
  • 鉴赏的常识与风度
  • 在《名作欣赏》2012年7月号上旬刊的扉页上,印着刚去世不久的红学家周汝昌先生的一句话:"鉴赏的标准,一个是深致,一个是韵致。"这一标准,对于杂志来说,正是其策划和选稿的关键。而对于写作者来说,这也是努力的目标:我们作文就该如此要求自己。
  • 《名作欣赏》让经典在普及中传承
  • 现在的人,大多讲"文艺",不言"才情";现在的年轻人,被社会"绑架",多关注发展,罔顾内心。伴随着传统的远去,人们以各种形式怀旧,正因为害怕离开得太久,才渐渐地开始追寻那些遗失的美好。5月25日,《名作欣赏》在南开大学举行了津门校园文化节。
  • 两期头条编后
  • 新年第一期,杂志头条发了一篇《散文在21世纪》的文章。头条嘛,大家可能总是要看一看的。于是,我也就听到了一些意见。一个意见引发另外的意见,乃至更多的意见,我想总是好的。
  • 程及水彩画作品
  • 张索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张索,原名纯凡,号石头记者,别署蛛砚斋、秦汉十张印馆。1962年生于浙江省温州市,师承林剑丹先牛。现任温州大学校史博物馆研究员、浙江省书协副主席、西泠印社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导师委员会委员、温州市书协主席、会文书社总干事。
  • 程及水彩画作品
  • 程及(1912—2005),生于无锡,1930年开始研习西画,1947年应邀赴美举办个人画展,同年定居纽约。曾在美国各州画年会上获得金奖五十余次,1953年受聘美国国家画院,1962年选入终身院士,1965年又当选为美国国家艺术院终身院士。1999年,程及先生还应邀参加由法国总统希拉克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共同策划的第一届世界文化高峰会,并作为东西方文化交融的视觉艺术惟一典型,入选凡尔赛宫举办个人画展。200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其家乡无锡于2005年建立“程及美术馆”。程及将中国画的特色和西洋水彩画、油画技法融为一体,开拓了中西合璧,充满诗意的画境。著名作家赛珍珠评价:“水彩画家程及先生将是属于世界的”。
  • 扁鼓
  • 壶非壶——读张正中紫砂艺术心得一二
  • 容·器·容器 “容器”按词典释义为:盛放物品的器具。容:容纳、宽容、内容;器:器物、器官、器具。“器”是物化实在的语言修辞结构,它更倾向于一种技术指标。“容”有包容、流动的意味,是多向能指的气场,表示一种不固守状态。“容”使“器”产生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正是“容”的概念,在“装入”与“倒出”的行为中使私人生活与社会文化和人际交流建立了联系;
  • 失忆年代,文学何为?——从散文创作到小说创作(邢小群)
    [名作万象通览]
    看似平常最奇崛——谈《鸿门宴》《醉翁亭记》妙著一“而”字(金志仁)
    论语片解·之八(张石山)
    “反常俗”的精神前驱——“《红楼梦》与鲁迅”论笔·之五(梁归智)
    《拟古》其二:拒为卜商与鄙斥隗嚣——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五)(范子烨)
    “封锁”之间见风骨(王羽)
    《娘》:弥足珍贵的亲情书写(王春林)
    娘(节选)(彭学明)
    厌倦所有带来词的人——我读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朵渔)
    危险而美丽的平衡:在“我说”和“语言言说”之间(陈超)
    文本戏仿与种族理想——评爱丽丝·沃克的长篇小说《紫颜色》(包丽丽)
    他只愿……——说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汪政)
    与隐喻无关(外一首)(孙文波)
    诗·随便说说(孙文波)
    和孙文波有关,或者无关(阿西)
    经验重现:现代性体验下的矛盾纠结(李海英)
    并不枯萎的白玫瑰——我看《子夜》中的林佩瑶(赵楠)
    [人文新知视野]
    王莽新政的“授命说”拷问(陈为人)
    忆人三篇(王尚文)
    从编辑实践看小小说里的手艺(王彦艳)
    风生水起——20世纪80年代中国新艺术概述(石珩伯)
    水之华彩与东方心境——程及的水彩画艺术(赵思有)
    张索的“三多”(金丹霞)
    柳敬亭:被删改的传奇(李洁非)
    表里两层的抒情(潘向黎)
    音乐也罢,乐器也罢,爱也罢,性也罢(王祥夫 葛水平)
    在拉萨(鲍贝)
    宽容(杨好[1,2])
    他不想活(马小淘)
    [文瀛每月新报]
    引领风尚 传承精粹——《〈名作欣赏〉精华读本》总序(张仁健)
    品读名作 余香在口(赵学文)
    高尚隐士,田园诗者,经典文人——接受美学视域内的陶渊明形象三重奏(张月)
    鉴赏的常识与风度(刘波)
    《名作欣赏》让经典在普及中传承(赵新乐)
    两期头条编后(续小强)
    程及水彩画作品(程及)

    张索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程及水彩画作品
    扁鼓
    壶非壶——读张正中紫砂艺术心得一二(周啸虎)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主管单位:山西省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北岳文艺出版社

    主  编:解正德

    地  址:山西省太原市府西街12号

    邮政编码:030002

    电  话:0351-7183907

    电子邮件:mzxs@bywy.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01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034/i

    邮发代号:22-5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