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晋善晋美
  • 它像画图的圆规/一圈一圈/一环一环/在我脸上进行勾勒/状若蜘蛛/在我的额头织网/于是我成了/一匹穿越岁月的老驼
  • 关于李健吾先生的一次对谈
  • 张新赞(以下简称“张”):作为李健吾先生的学生,您能不能谈一谈您和李先生交往的一些情况?
  • 论语片解·之十
  • 《论语·雍也》第二十六章,记录了学生宰我与夫子的一段对话。我的阅读体会,感觉这是一道思辨题。
  • 《桃花扇》里的《哀江南》与徐旭旦的《旧院有感》
  • 孔尚任(1648—1718)的名剧《桃花扇》有一个脱出俗套的结局。大家都知道,明清传奇的结局几乎千篇一律,无论剧中人物的经历如何曲折,无论剧中的男女主人公经历了怎样的乱世离别,最后大都得以团圆。而《桃花扇》的结尾大不相同:在国破家亡之际,情投意合的男女主人公没有沉溺于绵绵情意,乱离之后没有团圆,而是分别进山人道。《桃花扇》也因而有了一个冷寂凄清、余味深长的结局。而这个结局是以一套名为“哀江南”的北曲套曲结束的。
  • 《拟古》其三:谯国创业与凝乡——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六)
  • 仲春遘时雨,始雷发东隅。众蛰各潜骇,草木从横舒。翩翩新来燕,双双入我庐。先巢故尚在,相将还旧居。自从分别来,门庭日荒芜。我心固匪石,君情定何如?
  • 历史现场:被曲解的鲁迅与北方左联
  • 20世纪的中国文坛,鲁迅大概是个永远无法绕开的话题。一段时间以来,作为鲁研界的热点,解放和还原鲁迅的再研究工作在众多学者多年努力下,已经取得诸多可喜的成果,鲁迅的形象也逐渐清晰和重新确立起来。但是,由于历史的蓄意遮蔽与国人思维的惯性和惰性,一些问题至今仍未得到切实解决,大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之势。而有关鲁迅与左联的关系,近年来虽已成为学界热点,但一些问题至今仍未触及和厘清,这其中就包括鲁迅与北方左联的关系。
  • 民族文化的自信与坚守——以文化保守主义解读孙犁的小说
  • 从孙犁的早期创作到后来的《芸斋小说》,都有一种雍容大度、自信满满的贵族气质。这可以归结为一种文化保守主义思想的支配。通过不间断的所谓“革命”以后,保守主义被固定模式化了,在概念上一直以来也是含混不清,仿佛凡是提到保守就是负面的。其实保守主义是世界三大意识形态(自由主义、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之一。最近以来,在理论界关于文化保守主义的研究非常盛行。孙犁的文化保守主义在小说中,主要是通过以下两个方面来表现的。
  • 灵魂的栖居与守护——藏族作家白玛娜珍的散文创作
  • 西藏,这块离天最近的地方,现在目益成为人们抗拒世俗、寻找心灵安憩的世外桃源。一些到藏区旅行的人,往往会被西藏所吸引,认为这是庸庸浮尘中的最后一块净土。西藏因其神秘而焕发出独特的魅力,在一些文学作品中,或者在朝圣前去的外来人眼中,西藏已经被符号化为与我们现存世界不同的彼岸世界。
  • 唯一
  • 这年藏历中有两个春天,我就盘算暂时放下工作和生活,去到这奇异的时节。这时,我的女友泽宗来了。
  • 复仇,也会闪耀人性的光辉——读马里奥·普佐的小说《通向慕尼黑的六座坟墓》
  • 何谓名作?如果我说,名家的作品就是名作,你肯定不以为然。但美国作家马里奥·普佐的小说《通向慕尼黑的六座坟墓》就是这么一个例子。这部创作于1967年的小说刚问世时是“轻轻的我来了,正如我轻轻的走”,还没有引起任何波澜,就悄无声息地被人遗忘了。但在1969年他的小说《教父》成为美国《纽约时报》第一畅销书,后来又拍成红极一时的电影,马里奥·普佐一夜成名之后,他的其他作品便也受到了关注和好评。
  • 我们都是朗读者——本哈德·施林克的《朗读者》
  • 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的《朗读者》,一本十来万字的长篇小说,我仅用一个晚上就读完了,可为了理解它,竟然花了好几个月时间。在我几十年的阅读生涯中,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它让我见识了当代西方文学的一个实质性的变化:小说不是越写越长,而是越写越短。我再次领略了什么样的小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小说、经典之作。
  • 歉疚与嗟悔:在父子情深的背后——《背影》的心理分析
  • 《背影》是现代经典,经典的意义需要在不断的阐释中生长。前不久,社会上还围绕它是否该从教材里取消有过争论,说法不一。无论怎样,它之所以能够历经几十年依然让人觉得不可替代,说明它自有其非同一般的地方。李广田就认为《背影》与朱自清是“不可分的一体”,它之所以能够“历久传诵而有感人至深的力量”,不在于“宏伟的结构和华瞻的文字”,而是凭了它的“老实”和“真情”①。“老实”是笔法,“真情”就是人们常说的父子情深。
  • 那两尾悠闲自在的鱼
  • 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篇幅短小精致,写景生动精妙,是初中生必学的一篇作品。全文只有八十四个字:
  • 击鼓人的叩问(外三首)——观安塞腰鼓所记
  • 是心动催发了满坡的鼓声 是否是从我胸口扔出了带响声的红色石头 引来年轻的后生和美丽的婆姨
  • 随笔四则
  • 我是在某一天走路,因视力不济掉进了一条壕沟里的,我从容地坐在壕沟里,暂时不想爬出来,因为反正没有什么急事需要我赶快向外界攀援,我从这一刻起,却意外地懂得了中国的山水。
  • 他将如期而至
  • 1988年,我从北京大学文学专业毕业,来到安徽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上班,这个时候,后来自称是“外省诗人”的梁小斌正被看做是“朦胧诗人”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正在这里做一档叫做“文学剪影”的文学节目的编辑,于是我和这个传奇般的诗人成了同事。虽然我在大学遇见过很多著名的诗人,但与一个名诗人共事还是让我感到恍惚。他开玩笑地对我说:一个遥远年代的诗人或许是个美谈,可是一个诗人就在身边也许是另一回事了。
  • 一把悬而未决的钥匙与其他——重读梁小斌的诗歌
  • 关于梁小斌的创作,学者洪子诚在《中国当代新诗史》中作出定义:“1980年以《雪白的墙》《中国,我的钥匙丢了》两首诗引起注意,它们后来不断入选各种当代诗歌选集。诗以刚刚结束的‘文革’的历史作为心理背景,‘叙述者’常以一度道路迷失,但仍坚持追求人生理想的少年身份出现。那面‘曾经那么肮脏,写有很多粗暴的字’的墙,和一个流浪的少年丢失开启‘美好的一切’的钥匙的惶惑,其包含的社会历史内容显而易见。”
  • 与鲁迅坦诚相见——读陈丹青《笑谈大先生》
  • 这本书拿在手中摩挲了好些时日,灰白封面,简洁的几个黑字标题,素朴清淡,也是颇有民国风致的。
  • 管仲经济腾飞中的“百慕大怪圈”
  • 《中国大百科全书·经济卷》这样介绍管仲:中国春秋时期的政治家。又称管敬仲,名夷吾,字仲。颍上(今安徽颍上)人。早年经营过商业。公元前685年被齐桓公任命为卿,相齐四十年,使齐国空前强盛,成为春秋时首先称霸中原的大国。
  • 打开“打不开”的“黑箱”写作解析之十一
  •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写人的另一个难点就是写出人物的心理世界。多难?有旬名言:人的心理世界比海深比天阔。无怪心理世界另有个贴切的称谓,叫做“内宇宙”,比喻准确。宇宙广阔无边,人的心理世界也是没有边沿,深不可测,不可捉摸,以至于心理学把人的内心世界比喻成一个打不开的“黑箱”。
  • 路上的风景与书中的风景——我的山水文学研究
  • 喜欢山水,进而探究山水文学,对于我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宁可让心流浪,绝不模仿别人的生活”,是我一直遵奉的座右铭。我生性不安,渴望漂泊,对约束有一种发自本能的忧惧,虽然这约束我承认有时可能是正当的。为了逃避约束,旅行便成了我个人唯一真正的喜好。
  • 色墨和合艺语通达
  • “在中国美术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有一批卓越的艺术家,长期在不分古今、不分中西的艺术道路上,进行着不懈的探索……”(《墨·道·情画展前言》)这种“不分古今、不分中西”的艺术探索不仅体现在画家对多种绘画工具材料的驾驭能力上,更体现在对绘画观念及绘画语言的探索中,李家骝先生即是沿循此学术文脉进行绘画探索的艺术家。
  • 当代篆刻艺术的发展
  • 篆刻的研究与创作,必须遵循艺术规律来进行。所谓艺术规律,简而言之就是“秦汉为体,明清为用”。所谓秦汉为体,就是要在三代印章遗存中承袭其典雅高古的气息,亦即取精用弘;明清为用,是指继承明清文人篆刻家作品中达其性情、形其哀乐的抒情色彩。在古代印论中,有林林总总的理论和观点,但是总结起来,都可以归结到这一点上。以古今大家的成功经验来看,还不曾见到舍此而卓然有成的。吴、黄、齐乃至当代名家,虽然各擅胜场,大抵走的都是这样的道路。对创作主体而言,自然会明了应该采取的策略与姿态。
  • 左良玉:杀掠甚于流贼
  • 历史视阚有“现场”与“后世”之分。说到明朝最后时刻,我常不禁有此一想:设若17世纪40年代,南京报业发达亦如今天,那么,四百年后我们从那尘封的故纸堆中拣起几份,翻开一看,或将眙愕不解,牢牢占据报纸头条位置的消息,并非虏之将至,而另有其事——左良玉兵变。
  • 桂花飞
  • 杜甫对初唐四杰的评价很高:“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戏为六绝句·其二》)他还叹息:“举天悲富骆,近代惜卢王。”(《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适、虢州岑二十七长史》)他写诗时屡屡向卢照邻学习,前人早巳注意,历代多有论述。
  • 书屋,竹……鞋子丢了
  • 王:水平,我从小画画儿,但我不太喜欢收藏画,因为能让我看上的画儿很少,但我独喜王时敏的一幅画,画面上重山叠嶂,林木相当幽深,当然还有细细亮亮的泉水从山上一级一级很有耐心地跌落。林木之中有小屋数椽,有一眉清目秀书生模样的人正在里边捧着书读。
  • 在南非
  • 到南非第一站,是开普敦。飞机降落大地,一场雨刚刚走过,天空中布满阴霾,风猛烈地吹,提醒我们这里的8月已是冬天。虽然风很大,但这里的冬天却不太冷,只要一件薄外套,就足以抵御冬寒。
  • 回声,麻烦的回声——歌德与德国
  • 在维也纳淘到一盘极好的碟,所以近日总在听莫扎特的C小调钢琴幻想曲,K475号。从学琴起便爱莫扎特,从未改变。小时爱的是神童莫扎特,听到的也只是美妙的节拍与音符;慢慢爱的是莫扎特本人,也听到了他音乐中的天使与魔鬼,天真与绝望。此刻,我分明在莫扎特奇特的中音区琶音中看到了他精美的香烟盒,那个喜爱香烟和珍珠纽扣的莫扎特。名声从未离开过他的生活,他的生命,他的死亡。虽然他早巳在乱草丛生的穷人公墓下被埋葬,被腐化,我们记着的仍然是“莫扎特”,一个从不腐烂的名声。
  • 既是咫尺,又是天涯
  • 春琴九岁失明,那时开始便由十三岁的佐助照顾,他每日牵她的手去学琴,料理她的饮食起居,甚至她多年来上完厕所都没洗过手,因为不管是清理自己还是清理马桶都是佐助代劳的,当然没有洗手的必要。后来佐助更成为她的学生,在她的任性、严苛的打骂中苦练着技艺,乐此不疲与她一起藐视着自己。春琴的孤僻与执拗,在他眼里都是特殊的魅力,她的残暴与欺侮,亦被理解成恩宠和撒娇。他被她凛然不可侵犯的桀骜震慑,生出复杂的同情、畏惧、爱恋、敬慕。
  • 窗里窗外的世界——许平和她的《平儿小窗》
  • 记得琼瑶的《窗外》在大陆流行的时候,我刚刚读初二,情窦初开。一鼓作气把她当时出版的所有言情小说看完后,发现自己开始暗恋班里的一个男生。2011年,林青霞在台湾出版《窗里窗外》,记录了她十九岁以电影《窗外》成名后多方面的人生经历。绕不开的((窗外》,不管是普通人如我,名人如林青霞,我想它不仅仅是影响了一代人。境由心造,不同的人,对作品的解读是不一样的。正如我手头的《平儿小窗》,因为与窗有关系,唤醒了我记忆中与琼瑶、林青霞有关的东西。
  • 李青松《碛口枣事》获第五届“冰心散文奖”
  • 第五届“冰心散文奖”颁奖大会日前在广西北海举行,生态文学作家李青松创作的散文《碛口枣事》获(单篇)奖。以往获得这一奖项的作家有贾平凹、铁凝、陈忠实、韩少功、肖复兴、韩小蕙、陆梅等。
  • 历史感与重读经典
  • 相信很多读者在阅读经典著作与一些批评文章之后,都有一种重释经典的冲动,总觉得别人的诠释不到位,还不如自己亲自上阵操刀一番。然而,对于经典作品多如牛毛的评述,能做到“令人信服”的着实不多。在这里,2012年第9期的《名作欣赏》刊登的多篇重量级的文章,却为经典作品的有效释读带来了新的启示。
  • 快乐快了
  • 有了小孩(名日希希),似乎才知道快乐是怎么一回事情。过去的『董得快乐,似乎很为荒诞,以至于虚假得很。过去的那些,是真的快乐吗?反复地问,就只能反复地问。看到(现在只能是想)孩子初生时静静地睡在摇篮里,她一定还是没有思想的,但那自由的睡姿,清白的面庞,想她是很快乐的,你便也是很快乐的。到后来的翻啊坐啊,爬行,步履蹒跚,乃至今天的跑来跑去,甚至不时的上蹿下跳,我的感觉也只能用快乐来形容;即便哭闹,也是未经沾染的干净,我也是欢喜多过忧愁。
  • 砚藏王耀
  • 从维熙
  • 从维熙,1933年出生于河北玉田县。年轻时曾任教师,后任《北京日报》记者、编辑。十八岁开始发表作品。1957年反右期间,因直言被打成“右派”分子;划右后又对党的总路线及大跃进提出质疑,沉沦社会底层为囚近二十年。
  • 冷旭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冷旭,辽宁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辽宁省政协委员、西泠印社社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篆书专委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导师委员会委员,曾任全国首届篆书展、全国第三届扇面书法展以及中国书协百里杜鹃书法展评委,辽宁省美术专业高级职称评委,辽宁省书协理事、篆刻艺委会副主任,太阳石印社社长。
  • 李家骝绘画作品
  • 李家骝,1957年生于安徽合肥。1983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基础绘画、装饰艺术的教学与创作实践.
  • 想王耀
  • 第一次见王耀,是在大同。其实其时,我并不知道他就是王耀。张铁林、怀一的书画展来了许多人,热闹是非常的。他靠在角落里,和一个长得颇有古意的朋友在聊天。我挨得近,也听不出他们在聊什么。应该很有意思吧,他们不时轻轻地笑着。
  • 尘封之下——王耀的作品
  • 时代对传统似乎有着格外的热情。无数人们的追求和“艺术”无所不在的景象,已让我们无法探究这种热情的初衷。一次可蘸十多斤墨汁的如椽大笔、上吨重的巨砚、几十万各种级别的书画家……分明进入了一个艺术复兴的伟大时代!
  • [本期主笔头条]
    晋善晋美(从维熙)
    [名作万象通监]
    关于李健吾先生的一次对谈(郭宏安 张新赞)
    论语片解·之十(张石山)
    《桃花扇》里的《哀江南》与徐旭旦的《旧院有感》(李玫)
    《拟古》其三:谯国创业与凝乡——春蚕的故事:曹植的人生低谷与精神高原(六)(范子烨)
    历史现场:被曲解的鲁迅与北方左联(商昌宝)
    民族文化的自信与坚守——以文化保守主义解读孙犁的小说(张铁荣)
    灵魂的栖居与守护——藏族作家白玛娜珍的散文创作(徐琴)
    唯一(白玛娜珍)
    复仇,也会闪耀人性的光辉——读马里奥·普佐的小说《通向慕尼黑的六座坟墓》(杨振同)
    我们都是朗读者——本哈德·施林克的《朗读者》(王达敏)
    歉疚与嗟悔:在父子情深的背后——《背影》的心理分析(王本朝)
    那两尾悠闲自在的鱼(宋晓民)
    击鼓人的叩问(外三首)——观安塞腰鼓所记(梁小斌)
    随笔四则(梁小斌)
    他将如期而至(朱彪军)
    一把悬而未决的钥匙与其他——重读梁小斌的诗歌(邱婧)
    与鲁迅坦诚相见——读陈丹青《笑谈大先生》(崔秀霞)
    [人文新知视野]
    管仲经济腾飞中的“百慕大怪圈”(陈为人)
    打开“打不开”的“黑箱”写作解析之十一(孙武臣)
    路上的风景与书中的风景——我的山水文学研究(高建新)
    色墨和合艺语通达(薛书琴)
    当代篆刻艺术的发展(冷旭)
    左良玉:杀掠甚于流贼(李洁非)
    桂花飞(潘向黎)
    书屋,竹……鞋子丢了(王祥夫 葛水平)
    在南非(鲍贝)
    回声,麻烦的回声——歌德与德国(杨好)
    既是咫尺,又是天涯(马小淘)
    [文瀛每月新报]
    窗里窗外的世界——许平和她的《平儿小窗》(吕绘元)
    李青松《碛口枣事》获第五届“冰心散文奖”
    历史感与重读经典(陈华积)
    快乐快了
    砚藏王耀

    从维熙
    冷旭 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李家骝绘画作品
    想王耀(续小强)
    尘封之下——王耀的作品(晓中)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