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学发展与核心价值观的审视与对话
  • 概念的提出 段崇轩:大家都注意到了,近来理论界、媒体上,正在热烈讨论重建核心价值观念的问题。这是一件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精神文化兴衰的事情。核心价值观念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文化性格,是一个民族团结全体成员的凝聚力量,是一个民族生存与发展的精神支柱。每当社会变革和转型的时期,文化价值观念的重建就会被提出和凸显出来。我们的讨论,并不是要迎合时代潮流,而是深切意识到:文学作为文化中的“尖端”、“重器”,更需要反思和建构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念。而这一根本性问题,我们过去并没有理论上的自觉,更谈不到实践上的自觉。
  • “杂碎”随笔
  • 1.吴云岩家扶乩,其仙亦云邱长春(邱处机)。一客问曰:“《西游记》果仙师所作,以演金丹奥旨乎?”批日:“然。”又问:“仙师书作于元初,其中祭赛国之锦衣卫,朱紫国之司礼监,灭法国之东城兵马司,唐太宗之大学士、翰林院中书科,皆同明制,何也?”乩忽不动。再问之,不复答。知已词穷而遁矣。然则《西游记》为明人依托无疑也。
  • 我国古典诗歌超稳态的基础:双言结构和三言结构
  • 五、七言诗行:古典诗歌节奏的基础结构 我国古典诗歌和民歌的节奏是丰富的。光就诗行形式而言,它就包括最原始的二言诗句(如“断竹、续竹、飞土、逐肉”),(《诗经》的四言诗句(如“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至于《楚辞》,除了我们所熟知的五言或六言诗行以外,还有《涉江》那样的:
  • 论语片解·之十一
  • 收受束修又如何 《论语·述而》第七章: 子曰:“自行束倚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孔子这句话,一般的翻译都是说:只要是主动地给我一点见面薄礼,我从没有不教诲的。
  • “《红楼梦》与鲁迅”论笔·之六
  • “拿来”与薛宝琴其人 “拿来主义”,是鲁迅话语中常被提到的,几乎已经成了一个专有名词,特别是当“改革开放”成了中国的国策和主流意识形态之后,它更成了口头禅。
  • 苏轼的诗性精神与高迈特色——以《定风波》为中心的审美解读
  • 诗意安居与诗性智慧:诗性精神的基本内核 杜勃罗留波夫说过:“每一个人灵魂里都会有诗的感情。”这种灵魂里的“诗的感情”,就是我们所谓的“诗性”。这种诗意情怀,是人的性灵中最柔软、温馨、优雅、浪漫、纯真,最美好的精神品质。这种诗性精神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诗意安居的精神品质,其二是闪烁着诗性光辉的生命智慧。“诗意安居”的精神追求能够为人的现实生存提供超越性的意义。人生是忙碌的、辛劳的,甚至是充满坎坷与困苦的,但比这忙碌、辛劳、坎坷与困苦本身更可怕的是没有诗性之光的照耀。
  • 吴兴华的新诗处女作及其他
  • 处女诗作发表于吴奔星主编的《小雅》 诗人吴兴华是近年来被发掘出的一位“被冷落的缪斯”。关于他最早发表的诗歌作品(或称诗歌处女作),众说纷纭,近十年来见诸文字的有以下几种:
  • 从“悬浮”到“落地”——李洱的个人言说
  • 夏志清先生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中说中国现代作家受一种民族执念的困扰,因此创作上有“集体写作”的特质。李洱认同中国作家其实还是一种从个体出发的集体写作,但他以自己的文学实践试图摆脱“民族执念”,完成自己对生活某一面的表达。他坚持不放过任何一个人生的疑点,表达个人对日常生活的感受和经验。
  • 后结构主义与自由人文主义的博弈——威廉森的戏剧《死去的白种男人》
  • 《死去的白种男人》(Dead White Males,1995)是澳大利亚剧作家戴维·威廉森最具影响的戏剧之一,该剧哲学意义深刻,旨在揭示真理的相对性:世间没有绝对真理,而涉及人类天性的终极真理的确存在。行为受制于思想,世间男女概莫能外。人性对人的驱使,并非囿于社会基础:除了“人造的真实”外没有其他真实。《死去的白种男人》中安吉拉·贾德就身处这两种观点的纠缠之下:一方面斯温博士的观点深深地打动了她,另一方面她也欣赏莎士比亚的论断,尽管莎士比亚只在她脑海中出现过几次。
  • 语文教材的经典性与当代性——兼说铁凝的《文学是灯》
  • 在语文教材的编写中,经典性与当代性一直是个矛盾。总的来说,提倡经典性的肯定要占大多数,而且,这里的经典指的是传统的经典。一般来说,任何一种母语的语文教材都是以自己母语中的经典作品和一定比例的其他语种的经典的翻译作品来构成的。这样的理念基于这样的观念,传统经典代表了我们无法逾越的历史和必须接受的传统。经典是经过几代人的淘洗筛选得来的,卡尔维诺是这样解释经典的,“经典是重读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是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在重温的书”(《我们为什么阅读经典》)。
  • 矢志不移 老而弥坚——屠岸的新诗创作
  • 是学者,更是诗人 屠岸先生现巳遐龄九旬,从1936年十三岁算起,他已在诗歌大地上陆陆续续耕耘了七十七年,而且现在依然笔耕不辍!其对诗歌矢志不移的追求、老而弥坚的创造力,是多么让人钦佩、嫉妒啊!
  • 喀什噶尔老城(外三首)
  • 土城的老街巷,过去的岁月 深入迂回,在清真小寺门口完成
  • 片断集
  • 雨打在建筑工地上,再也不闻雨落一片荷塘的韵味。那时几乎有李清照《声声慢》细雨的韵致。乡下雨天里的一个少年一再地品味过这“愁字”。
  • 一位萨义德意义上的知识分子
  • 耿占春老师是我的博士导师,当初投考到老师门下是出于其人格和学识的巨大魅力,而三年的追随也确实让我获得了远超于最初的期望值。受教于占春老师这件事,对于我以后的学术生涯,是一个初步的、自觉的、遥远的开始。在私下我认为,当年我是一个寻路的人,而老师就是我的指路者,引导了我对学术追求的正确定位。记得当初入学时,占春老师就给我列了一个近百册的必读书目,皆是些中外文学理论领域的典籍,在疏导我学研大方向的同时他特别鼓励自由独立研究和个性创造力的发展。在其良苦的用心和无私的教导下,我所得助益自然丰厚。
  • 西域“采玉人”——读耿占春新疆组诗
  • 不是所有走进的人都能够了解西域,就像不是所有的昆仑石都可能成为和田玉一样,不过诗人仍然看到:“那些修行的石头/躲藏在昆仑深处,/缓慢地走向玉石的核心。”(《采玉》)寻找“玉石”的行为在此当然是一个隐喻:只有怀有修行之心的“采玉人”才可能缓慢地走近西域的核心,并使自身得以某种意义上的转化。
  • 昙花下的鬼火——以汪曾祺1995年三部短篇小说为例
  • 常思佳同学的《昙花下的鬼火——以汪曾棋1995年三部短篇小说为例》一文,呈现了她对汪曾祺晚年时期文学创作的独特理解。视角新颖独特,在细致的文本分析的基础上富有逻辑性地提炼出自己的观点,具有很强的说服力,较为清晰地呈现了晚年时期汪曾祺对人类情感、婚姻、伦理等问题的超越性思考,“展现出一种新的、终极性的人文关怀”。
  • 读张颔老人的书画题跋
  • 近来三年的春节,我没有去访谒张颔老人了。一到那季节,我也常常咳嗽,怕寒,不敢出门。那以前约有十年我总是在那时去,拜年,看望。我总是同董大中先生一起去,先约好,大约坐半个小时,请教一些问题,闲聊。记得最后一次去时,我才知道,张老每晨是要喝黄酒的。喝多少?他指一个杯子说,一满杯。我问:半斤?他说:不止,有六七两。他酒量真是可以,是当温水喝的,他说,暖胃。我问,喝的是不是瓶装代县黄酒?因为那是山西黄酒的名牌。他笑着说,不是,就是小铺子里的散装货。张老一生自奉甚简,喝酒也如此。我很受感动。
  • 五十年后复得罗元贞先生《流霞集》小记
  • 2012年3月6日,大同大学书法专业冯鑫磊君来访,并告我网上有售吾师罗元贞先生油印本《流霞集》者,为上海某书商,价干元。冯意余少时既向罗先生学诗,必有此书在手,故未予订购。我实无此书。1963年春夏时节,我在太原二中读高三,其时在我的书法老师、校医吕岳挺及初二时的语文老师、诗人陈佩印二先生处见到《流霞集》油印本,因高考在即,并未认真研读。其年我考入山西大学中文系,9月入学后蒙吕老师介绍拜访并结识了山西大学历史系教授、诗人罗元贞先生,这才有了学习这些诗稿的机会。
  • 姚奠中先生的课堂教学
  • 1970年代中期,我作为时代的幸运儿,经贫下中农的推荐走进了大学。因为一心想做文学家,自然首选是中文系。而我上学的那一年,分配在我们县的招生指标中,只有山西大学中文系一个名额,其余那些名牌大学,几乎不招文科生。我没有选择,只有报山大。
  • 陈寅恪诗笺释二十九则
  • 1.《项羽本纪》 陈诗《项羽本纪》:“左转前行陷泽中,沐猴方始叹途穷。如何烂熟仪秦传,未读重瞳纪一通。”本诗作于1952年。胡文辉认为“主旨晦涩难明”,他试解为是对“蒋介石的评说”(胡文辉:《陈寅恪诗笺释》下卷,广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669页),但明确提示为“暂备一说”。
  • 桑弘羊改革中经济与政治的纠结(上)
  •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走近汉武帝,是因了那些荡气回肠、风骨凛然的唐代边塞诗。 王昌龄的《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王翰的《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 当代文化语境中的多元博弈——从茅盾文学奖看新时期的文学评奖体制
  • 茅盾文学奖的评奖标准在第一届由张光年确定为“反映时代、创作典型、引人深思、感人肺腑”,后来经过不断的增补和修订,形成了一整套的评奖条例,不可谓不完备。相对于鲁迅文学奖和其他文学奖项,在这方面它走在前面。但为什么它还会在近十多年来屡屡遭到非议,甚至有学者认为其评奖已起不到正面激励作用而呼吁停颁茅盾文学奖呢?
  • 此人怀一
  • 看怀一做的事,便明白他是一个与主流无涉的人。他编一本书叫“把玩”,其中的风雅之事,现今大多失见。个人的情趣,文人的笔底余暇生活,与当前的各色主义宏旨相距甚远。这样,我就不难把目光移动到他的画上。
  • 行家·戾家·唐勇力
  • 画家唐勇力就像他的作品一样,包含了太多的对立与统一。出生在北方,成就于江南;擅画工笔又提倡写意;推崇宋元用笔兼习西方当代;具有扎实的西方素描基本功,又讲究东方线描意趣;喜读唐画的富贵工谨,同时迷恋剥蚀斑驳的落寞之美……其他艺术家的“个性”在唐勇力的身上融合为一种有趣的“共性”。
  • 从新概念篆刻扯开去
  • 在当代篆刻艺术发展过程中,“96全国新概念篆刻展”是一个里程碑。十年之后的今天再去审视“新概念篆刻展”,就会发现“流行印风”的主力干将,差不多十年前已经聚集在新概念旗帜之下。而新概念时期的许多预言,首先是因为写意印风的主打开拓成为现实,篆刻的形式革命史无前例地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
  • 辛巳、壬午开封之围
  • 前言 尝读某报告文学,其于长春之围这么说:“一座城市,因战争而后活活饿死这么多人,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看来,作者应不知道早三百年,李白成有开封之围。
  • 云破日出好气魄
  • 高适是一位令人格外敬重的诗人。高适(约700或702—765),字达夫,渤海蓓县(今河北景县)人。他是盛唐边塞诗派最负盛名的人物,当时“朝野通赏其文”,“每吟一篇,已为好事者称诵”,连杜甫都赞美他“当代论才子,如公有几人”(《奉简高三十五使君》)。
  • 在悉尼
  • 玩场 悉尼是澳大利亚的发源地,是大洋洲最大的城市,美丽的海滩和森林围绕着悉尼,使得悉尼的空气异常清新,让置身这里的人也时刻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心灵。悉尼的港口拥有着多姿多彩的囚犯流放史。而这个城市的前世今生,都由这里开始,并绵延至今。在这座城市里行走,有点让人可以去醒着做梦的感觉,因为它的自由和浪漫,而且好玩。
  • 布达佩斯,一场永不落幕的电影
  • 也许是本科学电影的关系,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想起某部电影,或许与那个城市同名,或许与她毫无关系。在某一个时刻,那些延展不知何去的街道,那些隐藏不知何踪的拐角仿佛霎时间寻到了另一种属于她们的品性,我们便谓之故事。其实我还是没弄明白电影这回事,就像我没弄明白其他的所有事一样。当学生的时候,我总是绞尽脑汁,穷极天地,想要追出某个意义,想象理性的领域还有某处被深藏的花园。或许这样的秘密之所是存在的,只是它们将更多的秘密再次抛向我,我不得不嗅着这秘密的罂粟气息继续不断追寻,然以有涯随无涯,我有些倦了,倦得极度期待一场永不落幕的电影。
  • 血罪
  • 2012年的夏天,美国娱乐圈分分合合好不热闹,先是汤姆·克鲁斯和谐美满几乎日日占版面的家庭忽然破裂,曝出匪夷所思程度堪比谢耳朵(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的怪咖物理学家)的婚前协议;继而布拉德·皮特又被曝出这次不知道是不是狼真的来了的婚讯,场地、戒指、宾客名单被描述得有鼻子有眼,当事人却一如既往保持着打死也不说的漠然;接着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与已婚导演的劈腿幽会被狗仔逮了正着,接吻、拥抱拍了个一应俱全,于是姑娘又是声明又是道歉,焦头烂额挽回着正牌男友羞愤交加的破碎之心。津津乐道之后为表善意之心,我适时地慨叹一下,做名人果然难。
  • 首届全国大学生名作欣赏征文大赛
  • 为了推动古今中外文学艺术经典作品在校园的阅读活动,全方位地展示高等院校莘莘学子在文学艺术领域的学术研究成果,培养青年一代刻苦、务实、勇于创新的优良学风,《名作欣赏》杂志社决定以具有三十三年品牌的刊物为平台,与全国部分高校通力合作,隆重推出“首届全国大学生名作欣赏征文大赛”。
  • 第32届世界诗人大会在以色列隆重举行
  • 第32届世界诗人大会于2012年9月4日至8日在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隆重举行。本届大会主题为“诗歌,为生命的和平芳香”。
  • 言物求是,叩问灵魂
  • 所谓阅读精神即一种阅读宗旨,它规定了阅读的终极指向。而这种终极指向,也即阅读者的关注点及求解对象无疑是多元的。2012年第10期一些重要文章就具有两种鲜明的阅读精神:言物求是、叩问灵魂。
  • 抄书以剥核仁
  • 在我老家的方言中,“核”字读“胡”音。我们那里,儿化音很少,读“核”也就不像许多地方读作“hú er”,而是把“胡”音拉长,“胡一”,像模拟风刮的声音一样。有点像吓唬小孩子。一次在书橱里乱找书,母亲问,找什么呢,我说找一本作家胡正的书,她连说这个人名字好古怪,我愣了一下才突然明白她的意思。
  • 沧海佛国
  • 田沧海1940年生于广州。1956年考入中南美术专科学校。196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师从郭绍纲、王肇民、冯玉琪先生。
  • 蔡树农——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 蔡树农,1964年8月出生,杭州人。现为西泠印社社员,浙江省书协副秘书长兼艺术指导委员会秘书长,杭州市书协副主席,浙江省楹联学会副秘书长,《美术报》编辑、记者。篆刻作品曾十余次入选由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展、中青展、专项展,印学文章一篇获奖,篆刻作品数百件。书法篆刻评论数十万字发表在国内许多权或书画专业传媒上。
  • 重构、穿越与探索——田沧海佛教题材绘画解读
  • 佛教题材绘画有着悠久的历史。自佛教东渐中土以来,佛教绘画在逐渐中国化的演变发展过程中,既有过史册称道的辉煌,也有过门前冷落的寂寞。田沧海的画作,给沉寂已久的佛画创作投下了一抹亮色,带来了新的活力和启示。也许,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 唐勇力中国画作品
  • 唐勇力,1951年生于河北唐山。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国画专业毕业,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修班。1985年考取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毕业后留校。2000年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任教,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 [本期主笔头条]
    文学发展与核心价值观的审视与对话(段崇轩[1] 王春林[2] 陈坪[3] 傅书华[4])
    [名作万象通览]
    “杂碎”随笔(韩羽)
    我国古典诗歌超稳态的基础:双言结构和三言结构(孙绍振)
    论语片解·之十一(张石山)
    “《红楼梦》与鲁迅”论笔·之六(梁归智)
    苏轼的诗性精神与高迈特色——以《定风波》为中心的审美解读(赵松元)
    吴兴华的新诗处女作及其他(吴心海)
    从“悬浮”到“落地”——李洱的个人言说(戴瑶琴)
    后结构主义与自由人文主义的博弈——威廉森的戏剧《死去的白种男人》(张贯之)
    语文教材的经典性与当代性——兼说铁凝的《文学是灯》(汪政)
    矢志不移 老而弥坚——屠岸的新诗创作(北塔)
    喀什噶尔老城(外三首)(耿占春)
    片断集(耿占春)
    一位萨义德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苗变丽)
    西域“采玉人”——读耿占春新疆组诗(纪梅)
    昙花下的鬼火——以汪曾祺1995年三部短篇小说为例(常思佳)
    [人文新知视野]
    读张颔老人的书画题跋(李国涛)
    五十年后复得罗元贞先生《流霞集》小记(殷宪)
    姚奠中先生的课堂教学(刘毓庆)
    陈寅恪诗笺释二十九则(谢泳)
    桑弘羊改革中经济与政治的纠结(上)(陈为人)
    当代文化语境中的多元博弈——从茅盾文学奖看新时期的文学评奖体制(常世举)
    此人怀一(靳卫红)
    行家·戾家·唐勇力(陈蕾)
    从新概念篆刻扯开去(蔡树农)
    辛巳、壬午开封之围(李洁非)
    云破日出好气魄(潘向黎)
    在悉尼(鲍贝)
    布达佩斯,一场永不落幕的电影(杨好)
    血罪(马小淘)
    [文瀛每月新报]
    首届全国大学生名作欣赏征文大赛
    第32届世界诗人大会在以色列隆重举行
    言物求是,叩问灵魂(魏娜)
    抄书以剥核仁

    沧海佛国
    蔡树农——中国当代篆刻名家
    重构、穿越与探索——田沧海佛教题材绘画解读(崔元和)
    唐勇力中国画作品
    《名作欣赏:鉴赏版》封面
      2013年
    •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