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6年第01期
  • 珍珠玛瑙
  • 在这个热闹的夏天,三十岁的老姑娘莎尼雅,最终嫁给了五十五岁的马赫穆提。婚宴在卡斯木满杯的景点举行,是"摇篮苹果园"。当年,卡斯木满杯的朋友问他,你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不怪吗?卡斯木满杯说,我这个苹果园是进去出不来的地方,不是摇篮是什么?朋友说,你以为所有的人都是和你一样的酒辣辣吗?卡斯木满杯的这个景点最早是村里的苹果园。
  • 在仁爱的天下播种仁爱(创作谈)
  • 我总觉得一些故事泛滥了。在人间自在的轨道上,它们不应该是故事。道理不在天上,在人间大地上的人心里。在一些颓废的阴霾里,人心的熔炉昼夜奔波,在黎明的摇篮里不知道那是黎明,不承认一切始于晨光。回顾人心,在那个粮票时代,一些故事是非常坚定的,它们是明镜的朋友。那些杂粮喂养的灵魂,在情爱的锅碗里,熬煮和谐的气脉,衔接人气,不是回报挚爱,而是创造暖人暖心的哲学。
  • 七月
  • 墙上的镜子里。桌上的花。几丛兰草簇围着几大朵牡丹、百合,插在一只酒瓶子里,花瓣上的露珠还未干,娘一大早就在院子里拾掇。娘极端地爱花。七月洗了脸,走到院子里去。娘奔来跑去,跛着脚,她的腿痛病又犯了,看了看七月身上的衣裳,让她换件新点的穿上。七月大声说:"我又不是去做戏子。"那声气儿,有金属的冷硬。娘站在那儿,愁苦地望着七月,扑打身上的土。虽已是初夏,早晨的天气仍有点薄凉。
  • 1曾大木当上局长,正式从803坐到801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吕子木从临江宾馆调过来。没有人知道曾局长干吗要从外边弄一个人进来给他开车,也不知搞营销的吕子木干吗要跑过来当司机。不知道就不知道,那时大家都觉得这事跟自己没多大关系。吕子木调过来不久,他老婆小金就在机关大院旁边开了一家餐馆,只要丈夫用汽车把曾局长载过来,她就用野鸡王八喂他。不久,吕子木便成了车队长。
  • 极乐世界
  • 我是从那个家逃出来的,一开始他还在后面追我,也许是想把我生拉硬拽回去,或是想追上来对我再打骂发泄一通。一出家门我就跑起来了,我能听见身后他的脚步声,还有他的骂声,不知是不是幻觉,我甚至还清晰地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令人恶心的酒味。也许是风把它们传送到我的嗅觉范围之内的吧,要么就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你知道,
  • 燃烧的冰棍
  • 冰棍一直在燃烧,就像我燃烧的青春一样,让我疼痛并快乐着。在我憋足劲,鼓起勇气按下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电话号码时,冰棍又开始燃烧了。确切地说,我又想起了一些陈年旧事,想起了羊驹子花白的头发和她倔强的眼神。"还好吗?"我怯怯地问羊驹子。话筒中没有传来她的声音,而是出现了一个男人磁性的声音:"快,快来接海里麦的电话!"那男人叫优素福,退伍军人,是羊驹子的第六任丈夫。
  • 大海宛若一面广阔而蔚蓝的镜子,瘦长的海岸线如同镶在镜子上的裙边。而蔓荆、肾叶打碗花、紫花补血草、匍匐苦荬菜则是裙边上点缀的小纹饰。村落闪烁在高大的麻栎和松心木间,屋瓦和窗棂的反光就像海面上跳动的点点金色。徐庶闻到的竟是老家初春新鲜的泥土味儿和淡淡的霉腐、腥膻混合的江风气息。姐和小孙子站在二层小楼门前。你猫儿子呢?咋没抱来?大宝贝就等着和他玩呢。
  • 致鲁米
  • 致鲁米 托钵僧行囊里的穷乡僻壤。在闹市中心的广场上.兜底抖了出来。这凭空抖出的亿万财富。仅剩一枚攥紧的硬币。他揭下头上那顶睡枭般的毡帽.讨来的饭越多,胃里的尘土也越多。胃飞了起来,漫天都是饥饿天使。
  • 夏末十四行·盛夏
  • 这一切不取决于某种积怨 盛夏里飘逝了沉醉的爱情 那些镌刻于内心的语言如今 都意味深远地昭示着时光不可倒流
  • 给安娜·卡列尼娜——读《安娜·卡列尼娜》
  • 安娜! 你看.泪水蒙住了我的双眼…… 当真诚被虚伪碾成齑粉.风l景扑灭你爱情的火焰。
  • 噩梦复述者
  • 我梦见我死了 洪水把我们冲进了棺材 我穿着袜子,而他们穿着鞋 我梦见袜子在找鞋,鞋在找脚
  • 刺猬论
  • 冬天冷,我们花一天时间讨论刺猬。我们在房子里,开着空调,穿着运动衫,心里柔软。
  • 西凉月光小曲
  • 月光如我 到你床沿 月光怀玉 碰见你手腕
  • 天使之音——致宋琳
  • 与你同行的人越来越少 直到你作为那唯一的人 有时,你不得不向那行走在另一个时代的自己发问
  • 漫状态
  • 我已臣服于命运的安排 它让我低、慢,让我稍稍靠后 我都如实去做了。在那些反复升起的 黎明背后,苦难和屈辱实在算不了什么 我的骨骼冰凉、坚硬,想不起多余的 愤怒和记恨,挟带着过耳的风——
  • 身体的一半已被废弃
  • 三十岁后.心里打鼓 压在胸腔的血液 按时爬过带刺的铁丝网 我拥抱被时间践踏的身体 焐暖.赤裸的宣言 通过心脏,周围的一切在骚动
  • 第三朵
  • 初秋的山顶,风擦亮空气。轻雾遮住下界。我在巨石上睡去,在板栗爆裂声中醒来。
  • 自己的死者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死者 放在贴身衬衫的兜里 日常生活中突如其来地 随时随地体贴他的音容笑貌
  • 天坑
  • 每一栋挺立的高楼下都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天坑 来来往往的车停在它虚空的表皮上 来来往往的人有着带电的速度
  • 间歇
  • 熄灭灯光对视一下星星 沙发松软了酒后的神经 今夜我想睡了
  • 我的申请书
  • 我的申请书写了多年,内容 也无非是,本人自幼丧母,家境贫寒 请上级部门予以支持 小学,中学,大学。每年都写
  • 写下一首你无从读懂的诗
  • 我不知道你在梦中 注视我的脸,内心是欣喜抑或悲伤? 我不知道,在相对无言的沉默里 那些迅疾飘过的,依稀回荡的
  • 薛道衡在隋朝写诗
  • 薛道衡在隋朝写诗 春天刚刚过了七日 握着笔管的手打量窗外 春风还没有爬上北方 那些道劲的树枝
  • 幽微之域
  • 正确的下午,应该从描绘挂在云层中的鹿·角开始。 并在彼端,建造一座露水的城池,去圈养 无家可归的时刻。或者选取街区最纯洁的背面。
  • 风暴招待
  • 一定会有人迟到。他抱紧枕头,感觉自己正在 重复出生。阳光消耗在同一座斜坡上.冰箱里土豆的块茎 发出火焰状的嫩芽。同龄者中还会有更多新鲜的死者。
  • 什么也没发生
  • 一个杀人凶手来到街上 事先准备好的刀 从胸口摸出来切菜一样 把那个人的头砍下来
  • 松树的某种气息
  • 在丛林行走山路虎虎生风 砾石的脆响零碎如空谷传音 松树互相摇摆着“刷拉刷拉”地叫魂 林涛阵阵推搡树木枯叶纷飞
  • 我们害怕无耻地终老
  • “入是一堆无用的激情”,燃烧 一生,唯余灰烬。毫无悬念 我们必将离去。不管有无轮回 下辈子。我们都无法再次相遇
  • 唯心猫和钟的遗嘱
  • 一个零雨其漾的傍晚,我低垂 与水声融合时,绿眼睛猫在一枝火焰里 窥视我的本性。
  • 胡杨树
  • 千百年留守大漠深处 迷失的驼队 疏远相思的亲族
  • 大水
  • 很久以来 这种晶莹细腻的物质 就聚拢在我们的心头 像艳丽的鲜血 起伏着我们生命的源泉
  • 村人小像
  • 曹箍桶曹箍桶没有给出嫁的姑娘箍过一只桶,但村里人还是很慷慨地叫他曹箍桶。谁家都有七桶八桶,如粪桶、洗脚桶。七桶八桶肯定有七痛八痛的事,曹箍桶便是给桶看七痛八痛的人。村人把散了、豁了的桶拿到曹箍桶那儿,过几天便能取回来一只正常的桶。有人说,这桶经过曹箍桶的手变得很听话。曹箍桶用铁或竹把桶的嘴巴拴牢了。对此,曹箍桶很满意。用他的话说,人活着要有成绩。
  • 八月三十日
  • 早晨六点即醒,看看窗外,也无风雨也无晴。凉飕飕的,晦暗、低垂的厚云拖曳残余的夜色往西缓慢飘去,给我剩下的,是一个低矮而阴霾的蜀国初秋。云在天空壅塞,当云被风撕开时,蓝色的天穹灵光乍现,突然以我难以想象的阴沉状态出现。阴霾之后是阴云,云又像是漂洗过的,在河沙一般的天空逐渐洁白。给父亲的灵位上香,他在九年前故去。母亲现远在加拿大汉密尔顿市的姐姐那里休养,她昨晚打来电话问我好。
  • 饥饿之噎与少更之事
  • 一根肠子的狗人字就是两根肠嘛。是人,都是岔肠子。据说,狗只有一根肠,而狗身上最好吃的东西,就是狗肠。狗肠也是所有肠肴中最棒的肴。人如果真是两根肠子,其中一根,一定去心里边绕了几圈,九里十八弯后,才与另一根肠子会师;或者两根都去绕了,心上心下心心相印地绕成了花花肠子。一根肠子的狗的耿直我是亲见过的。小时候,我见过邻家男人杀一条老黄狗。邻家男人是这条老黄狗的主人。
  • 亚马孙河漂流日记
  • 古老神秘的亚马孙河从儿时的地理课中就走入了我的梦境,这条世界上流量最大、流域最广、支流最多的河流,分布在距离我们十分遥远的南美洲的大片土地上。多少年来,我对亚马孙河充满了向往和种种猜想,也一直渴望将来有一天我能有机会和这条河流相逢。今年八月,我有机会随杭州钱塘航空公司组织的探险小分队横跨太平洋、大西洋,穿越亚洲、欧洲、南美洲,前后飞行几十个小时,几乎转了半个地球,走近亚马孙,
  • 朱马拜小说四人谈
  • 由作家出版社、新疆文联《西部》杂志社主办,塔城市委宣传部、市文联承办的朱马拜·比拉勒作品研讨会,于2015年8月28日在塔城市举行。来自北京、新疆乌鲁木齐以及伊犁州、塔城地区的三十多位评论家、作家,围绕作家出版社新近推出的朱马拜·比拉勒的长篇小说《光棍》和中短篇小说集《黑驼》,进行了深度研讨。
  • 朱马拜:一个被忽视的小说大师
  • 阅读朱马拜,惊喜而愧怍。他写了几十年,发表了很多作品,影响也不可谓不大,而我却迟至今年八月,才读到了他的作品——长篇小说《光棍》和《黑驼》《蓝雪》两个中短篇小说集,才认识到了他的成就和价值。《光棍》的结构颇具匠心。作者在主人公卓拉曼一天的活动时间里,展示了他几十年漫长而纷杂的人生图景。
  • “知”与“不知”——朱马拜小说的创作特色
  • 近现代以来,由于受到唯物主义和科学主义思想的影响,中国文学创作和研究更崇尚"懂"与"知",于是现实主义成为主潮,知性与智性得以突显。不过,"不懂"与"不知"却受到忽略、遮蔽甚至批判,从而导致了文学创作与研究的简单化、表面化、直线思维,尤其失去了"神秘感",这是一个文学被暴晒的过程,
  • 朱马拜的语言与他的民族文化经验
  • 朱马拜·比拉勒是新疆知名作家,曾获得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天山文艺奖,新疆哈·柯文学"飞马奖",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阿克塞文学奖"。朱马拜先生从1956年开始文学创作,到现在已经先后出版五部长篇小说、六部中短篇小说和散文集,
  • 萌萌,你真的“萌”过吗?
  • 一萌萌做梦都不会想到,她的大名——"萌",在二十一世纪某个不经意的一天,"忽如一夜春风来",竟成了华语世界中最潮、最热的网络用语和生活用语。和萌萌认识多年,"萌萌,萌萌"地这么一直叫着,对于"萌"这个字的初始意涵早已失去应有的感知和体悟,"萌萌",对于我(也许还包括了许多萌萌的朋友们)来说,只是萌萌本人的一个符号,仅此而已,直到有一天……
  • 克拉丽斯·李斯佩克朵小说选
  • 爱心安娜有些累了,买的东西把那个新的针织网兜撑得变了形。她上了电车,把网兜挂在脖子上,电车开始行驶。她身子向后倚了倚,让自己坐得舒适一点。她惬意地叹了口气。孩子们都挺好,让安娜心里很踏实,充满甜蜜感。他们在长大,已经可以自己洗澡。他们还有些行为不当需要调教,越来越多地占用着她的时间。
  • 作家影像
  • 自由是孤单的。我知道这一点,所有曾经在核反应堆待过的人都知道。那种感觉就像是身处于最前线的战壕里一样。恐惧和自由同在所有东西郡可以成为你活下去的理由。
  • 视觉·记忆
  • 语言文字都是人类达意表情的工具,达意达得好,表情表得妙,便是文学。文学有三个要件:第一,要明白清楚:第二,要有力、能动人,第三,要美。……文章写得明白清楚,才有力量,有力量的文章,才能叫作美。如果不明白清楚,就没有力量,也就没有美了。
  • [西部头题]
    珍珠玛瑙(阿拉提·阿斯木)
    在仁爱的天下播种仁爱(创作谈)
    [小说天下]
    七月(王晓燕)
    (学群)
    极乐世界(王棘)
    燃烧的冰棍(川宇)
    (高君)
    [一首诗主义·诗集选粹]
    致鲁米(欧阳江河)
    夏末十四行·盛夏(林莽)
    给安娜·卡列尼娜——读《安娜·卡列尼娜》(张烨)
    噩梦复述者(张执浩)
    刺猬论(余怒)
    西凉月光小曲(古马)
    天使之音——致宋琳(泉子)
    漫状态(宋晓杰)
    身体的一半已被废弃(蒋志武)
    第三朵(徐俊国)
    自己的死者(李宏伟)
    天坑(谢湘南)
    间歇(王学芯)
    我的申请书(杨康)
    写下一首你无从读懂的诗(浪子)
    薛道衡在隋朝写诗(邱新荣)
    幽微之域(徐萧)
    风暴招待(肖水)
    什么也没发生(刘大毛)
    松树的某种气息(周承强)
    我们害怕无耻地终老(吕历)
    唯心猫和钟的遗嘱(苏明)
    胡杨树(狄力木拉提·泰来提)
    大水(李东海)
    [跨文体]
    村人小像(干亚群)
    八月三十日(蒋蓝)
    饥饿之噎与少更之事(凸凹)
    亚马孙河漂流日记(袁敏)
    [维度]
    朱马拜小说四人谈
    朱马拜:一个被忽视的小说大师(李建军)
    “知”与“不知”——朱马拜小说的创作特色(王兆胜)
    朱马拜的语言与他的民族文化经验(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
    萌萌,你真的“萌”过吗?(文能)
    [周边]
    克拉丽斯·李斯佩克朵小说选(克拉丽斯·李斯佩克朵;丁晓航)
    作家影像
    视觉·记忆(胡适)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