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2年第01期
  • 西部头题·诗人小说 乌鲁木齐有点冷
  • 喊的是“米子”,落实在纸面上是“女子”。陈家湾的人口拙,都这么叫自己的姑娘,像嘬了一口气,眯了眼,在吹笸箩中的旧粮食。
  • 风灯
  • 河风有一点腥,还有一点凉。河风吹过阳台,吹过新月婆婆,吹过她身后小小的客厅,关婆婆还没回来。
  • 嚓嚓嚓……
  • 半夜三点,正好磨刀。我要把菜刀磨得锃亮,我用力磨刀,半夜三点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框斜斜射进来,雪白的月光照射在雪白的刀刃上,肯定有一种阴冷的光,一种冰刀一样寒冷的刀光。我狠狠磨刀,我在水池边槽上狠狠磨刀,我不能忍受,我要杀了她!我要一刀砍下她的脑袋,我要看着她的脑袋在我的脚底下翻滚,像踩瘪的皮球一样翻滚,冒着气喷着血像轮子一样滚,我要一脚将她的脑袋踢到污臭的阴沟洞里去。从哪儿出来就回到哪儿去。
  • 去喜马拉雅公园
  • 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高跟鞋的声响停顿下来,李东文从按摩床上侧过身,脑壳像被夯了一下!这不是——
  • 新疆散章(散文)
  • 想象中的南疆,该是满目戈壁、荒漠、土丘。即便是绿洲,想必也疏疏朗朗,星星点点,难成气候。但到了温宿,即阿克苏地区境内,走过大片的沙漠,走过零星的村落,蓦地,就看见前方一个绿色世界,横空出世一般,令我惊愕许久。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天山神木园吗?
  • 柯坪诗篇及其他(组诗)
  • 春天,从江南来到新疆柯坪 一万里。已成为现实。眼前的馒头柳 把我当做陌生人.一动不动 矜持在寒风中,像沿途陌生的风景
  • 天山传江南忆(组诗)
  • 在茫茫的地平线上 穆天子啊,跟随着八骏 它们是英雄的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骅骝和绿耳它们都是你在银做的天闲里喂养大的
  • 白火焰(组诗)
  • 让肌肉和皮毛分离并蒸发,所谓去向哪里。只留下骨骼的骷髅,在荒漠,如一只搁浅的贝螺。
  • 诗集选粹
  • 她走来,递给我一本命运之书 一颗春星——映亮我左手中指的银戒
  • 隐身术
  • 看见的是两棵树,和一根绳子。两棵树是很早以前就种下的。
  • 莲花
  • 莲花喜欢听我的声音 我的嘴里唱出了 莲花 我的心中有一首 关于莲花的歌
  • 飞行术
  • 整整一年,我都在为登上屋后的高山潜修轻功 为涉足门前的大海苦习水性 我不是刻意要让身体在空气或流水中失重 而是想将一场飞翔模拟得更逼真
  • 昨天
  • 整个夜晚我僵坐在那里 我的白天毫无滋味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
  • 论伊拉斯谟
  • 谁能激怒这个人呢。当他不再担心生与死,得与失?那个叫路德的青年刚刚离去.卖盐的人送还被摔破的盐罐
  • 倒立
  • 我把我的脚.抬到胸部以上 手放下来,撑住肩膀 眼睛,颠倒过来 世界也随即
  • 空的衍变
  • 或许从一个洞眼开始 慢慢扩大开来 可这一次是因为一个膨胀的希冀
  • 静福山(选二)
  • 绿色屏障把尘嚣隔在外面 或者说山岭握住了岁月的宁静 只有一条鹅卵石铺成的甬道
  • 艾滋病村
  • 微风把村外茂密的野苇吹得瑟瑟作响。越过 一道道土岗,微风把麻雀的翅膀吹得 瑟瑟作响。微风绕过
  • 外婆
  • 外婆坐在紫藤花下睡觉 她像一只老猫宁静而又气喘不已 正午的日光下她很像院墙上的秋葫芦 枯黄干涩一点也闻不着气味
  • 静物习作之四:阿拉伯水罐
  • 土黄,略带褐色,柔软的外形 几乎让我相信形式独立的存在 远离内容之外。其颈项有弹性的收缩 迥异于我们民族主义的脖子
  • 与鸟有关
  • 飞来飞走 其实是鸟儿们自己的事情 但这一举动总是牵动我的思绪 包括它们有时听起来像唱歌 又像恸哭的鸟鸣
  • 郊外的挖掘者
  • 请求星空下垂 照亮这些黑暗中的身影 这些早出晚归 不留任何痕迹 也没有传出任何风声的挖掘者
  • 雪的怀念
  • 终于开始怀念雪了这么突然的伤悲和痛苦 是出人意料之外的我来不及想那么多的问题
  • 月令小调
  • 一月里失眠 与二月有什么不同 你已经不再到梦里来 我何苦还去做梦。
  • 西藏日记
  • 今晚,在拉萨记下这不平凡的一天。像不可思议的梦一样,两个小时从万米的高度(从成都)跨越了一千三百公里,飞临世界之巅,饱览了千山万水,俯瞰茫茫云海,从群山到群山,从江河到江河,从雪峰到雪峰,从一个世界到了另一个世界拉萨。尔后乘汽车由贡嘎机场沿雅鲁藏布江一路颠簸,沿途藏族男女老少不时闯人我的视野,我终于亲眼目睹了被传说打扮得神秘、陌生、野蛮、古怪的藏族儿女,我为那些传说、歪曲而愤愤不平!
  • 烧制汉语(节选)
  • 江南的大海元素。我识见了大海灌注给江南的秘密气质。我独自沐浴并受熏于此。
  • 父亲的眼光(外二篇)
  • 我的父亲对于哈萨克语、俄语、维吾尔语、柯尔克孜语、乌孜别克语、塔塔尔语样样精通,另外,作为旧时的医科毕业生,对拉丁文也有探究,因为所有的西药必须有拉丁文药名,当时他开处方都是用拉丁文。但是,十分遗憾,唯一让他搞不懂的是汉文。他认为汉文笔画复杂繁多,读音奇异,读出音来却又并不代表词义,
  • 我眼中的今日中国诗歌——在“2011亚洲诗歌节”上的演讲
  • 新世纪以来,随着全球化和市场化的纵深展开,中国文化也经历着新的震荡。与那些惊呼“文学死了”的悲观论者不同,我看到,虽然诗歌的社会影响力在日益缩小,但许多诗歌自身的质地却未必真的走低。一些诗人的心智和技艺,在进一步地成熟与丰富,使中国诗歌发生了某些变化。这些变化可以从不同角度叙述,限于此次亚洲诗歌节的议题“诗歌精神和当代言说”和这篇评述性文字的篇幅,我侧重谈一下在我眼里近年来中国现代诗的外部和内部生长态势,以与在座的其他国家的诗人朋友们对话交流。
  • 诗学笔记(四则)
  • 如果把诗歌节理解为一种古老的庆典,它庆祝的是丰收,赞美的却是劳动。我们知道,很多劳动都是没有收成的,遗憾这也是汉语诗歌以现代诗的面貌在中国诞生以来,一个最为普遍的处境,以至于今天,我们不是在节日里尽情地歌唱,而是力图对汉语诗歌的写作现状有所探讨与开拓。如果这样做我们不是感觉到一份沉重,那么这恰好证明了,我们身上还有诗歌力量的存在。
  • 特朗斯特罗姆诗选
  • 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摆脱令人窒息的旋涡 漫游者向早晨绿色地带降落 万物燃烧。他察觉——用云雀飞翔
  • 他从梦中“往外跳伞”——关于特朗斯特罗姆
  • 特朗斯特罗姆获奖了,我有一种惊喜,但又不惊讶。
  • 杜鹃侵巢的仪式——为李笠译《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而作
  • 当弗洛斯特说,诗就是经过翻译而丧失的那部分……的时候,他大概没有想到,他在也许拒绝诗被翻译的同时,却已经代表诗人——在将一件诗作从一种语言变换成另一种语言的交易中作为出产商的诗人——赋予了翻译家改装其产品的权力。既然另一种语言的读者不可能去感受原作者提供的那被称作为诗的东西,让他们去感受原作者提供的诗,就成了翻译家担当的任务。然而,诗又是不能被翻译的,那么翻译家在翻译一首诗的时候,要做的事情就不仅是翻译了。翻译家还得依据原作者提供的诗,用另一种语言去写出新诗。
  • 相遇特朗斯特罗姆(外一篇)
  • 我等你很多年了,在相遇你之前我一直没有真正的朋友,我的心里有些孤独。虽然我有过很多朋友,从小到大都有,扶我上山的,带我背柴的,陪我逛街的。但他们都是一个方面的朋友,他们大多数只走到我心灵的边上,就停下来,他们说我的心灵坡太陡上不去,然后坐那儿与我聊天。隔着一堵心壁怎么聊天呢?
  • 作家影像
  • 视觉·记忆
  • 大多数读者对乌鲁木齐这个名字不熟悉,中国人也一样。它是新疆首府,官方命名为迪化府、百姓一般称之为红庙子。
  •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