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1年第01期
  • 悬崖猎人的哀歌——世纪之交谈话录(节选)
  • 《悬崖猎人的哀歌》是吉尔吉斯斯坦作家钦吉斯·艾特玛托夫和哈萨克斯坦作家穆和塔尔·夏汗诺夫合著的长篇对话集。他们敞开心扉谈到了故乡的魅力、先祖的礼仪习俗、广施恩泽的伟人们、深陷权力漩涡的帝王将相们、历史和现实中的“曼库尔特”酷刑、性虐待思潮、突厥民族的历史、
  • 第七感觉的魅力
  • 钦吉斯·艾特玛托夫是整个二十世纪以及二十一世纪的伟大作家,他本人就是一个精彩的世界,他的作品在世界上已经被译成一百七十七种文字。尽管在世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世界文学的经典作家,但是,他从没有骄横高傲,从不失去真主赐予的谦逊性格,从不给自己男子汉的高大形象抹黑。
  • 刘阳是在一个阴雨的下午搬来柳荫街的。在此之前,刘阳住在市歌舞剧院的演员宿舍。那时刘阳是独唱演员,经常在一些歌剧中饰演男主角,因此住的条件就比普通的合唱演员要好。这时刚刚度过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市歌舞剧院各方面的条件还很有限,合唱队的演员宿舍都是四人一间,独唱演员两人一间,而像刘阳这样的台柱子,剧院领导出于工作上的考虑,则只安排一人一间。当时刘阳在剧院里的位置的确比较特殊,
  • 稼穑师道
  • 李厚田老师在玉潭中学教学有两年了,此前他呆过几个很不像样的乡校。玉潭中学是一所初中部中学,各年级设五六个班,七八百学生,四十余名教师。玉中近傍洛门镇,人口稠密,生源不愁。玉潭乡也算得上富饶之乡,所以学校硬件建设不错,前后院,大花园,大操场,教室窗明桌亮,除此还有教师居住处,侧旁小院,单身教师每人一间房。
  • 高人
  • 那个鸭舌帽又一次出现在双平的视线当中。来这里听戏的人很杂,像走马灯一样,站着抽一支烟,听一阵戏,走了;坐着嗑一把瓜籽,听一阵戏,走了;依着老槐树谝一阵闲传,听一阵戏,走了。前头的人走了,后头的人又补上了那个空缺儿。在这座古城里,多的就是人,多得挤疙瘩。但也有见天儿必来的老戏迷,
  • 诗集选粹 致父亲
  • 致父亲 只能叫你父亲,这个世界没有别的称谓,哪怕一种狂想也不及递到你手中的一根烟蒂更能够燃烧 秉承着泥土的高坡,沿身上的液体淌成平地双手从四个季节伸出,抱着童年少年的头部高高地投进成人的河流,娶妻生子
  • 旅行小说
  • 勘探者来信说不过是冰 不过是冰——让情境在晨昏间 滑行了将近八万里路程……途中买到过上好的烧酒 奔忙的向导犬,乳头曾变硬 有一艘破冰船,混同于故事里 凝固的细浪……纸张却构成 被太阳裁剪得整齐的白昼 折叠一道,再折叠一道:宇宙之光 几乎跟言辞光芒相重合
  • 类比
  • 自从浪漫遇见了犹豫的星光 我的感伤,便带着成群消极词汇 候鸟般向高空迁徙 每一个晚上,旧事一颗一颗 又从天边坠落,仅为一份怀念 我就看见了星星付出的灵魂 床上,被抚摸过的旧绸缎闪着喜悦 安逸得放弃了思想
  • 我无法忘记一种情绪
  • 七月流火,路灯下,我们赤膊喝啤酒。那夜,没有风,但有月光。你喝了很多的酒。你说,月光下喝酒,有红袖添香的感觉。你醉了。你说,醉后的你像大海,波涛汹涌。但,你又骂大海无聊。你对着自己发飙:大海啊——你真的是自由的元素吗?你又对着灯光下不停扑腾的飞蛾大笑:李太白举杯邀明月,
  • 三月二十九日晨自画像
  • “我的胡子稠密”,头发有些凌乱,遮住了这张脸的一半:它们一直醒着,也在指缝里醒着。我使劲闭着眼睛。再过两天,我就要满三十。我的这张脸也会老得更快,蒙在上面的指缝也会越来越宽。……耻辱正好趁虚而入;……真的,我真想哭!如果能忍到下一个三十年,我的胡子再稀疏些,
  • 基诺山上的祷辞
  • 神啊,感谢您今天 让我们捕获了一只小的麂子 请您明天让我们捕获一只大的麂子 神啊,感谢您今天 让我们捕获了一只麂子 请您明天让我们捕获两只麂子
  • 抒怀
  • 树下,我们谈起各自的理想 你说你要为山立传,为水写史 我呢,只想拍一套云的写真集 画一幅窗口的风景画(间以一两声鸟鸣)以及一帧家中小女的素描
  • 省下我
  • 省下我吃的蔬菜、粮食和水果 省下我用的书本、稿纸和笔墨 省下我穿的丝绸、用的口红、香水 省下我拨打的电话、佩戴的首饰 省下我坐的车辆,让道路宽畅 省下我住的房子,收留父亲 省下我的恋爱,节省玫瑰和戒指 省下我的泪水,去浇灌麦子和中国
  • 美国印象
  • 谁能给善良下一个定义 在一个肥胖的国度 那里天空闪烁着偏执的蓝色 阳光停息在玫瑰的阴影里 嚼着泡泡糖的天使们横过翠绿草坪 对他们而言 一辆辆的汽车犹如合身的硬壳
  • 街道
  • 傍晚的大街上走着六个人 A:一个离幸福有些远的人 B:一个离幸福很近的人C:一个幸福的人 D:一个顶着狂风使劲蹬车的人E:一个鼻子发酸、快要哭出声的人 F:一个拖着旧纸箱疾走的拾荒者
  • 吃饭
  • 胖胖的萝卜 婴儿的腿 切破肚子的瓜 流血的东笕菜 大蒜鼻子手指葱 葫豆眼睛土豆嘴 一颗一颗的饭 谁孵的卵
  • 今天——为杨铭四十岁生日而作
  • 昨天我在滑雪,你在爬山,拍摄冬天的雪景,还有人,还有危险的宁静的树木。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生命需要一个小结,或者一个小小的停顿,回顾一下,或者敛容沉思。以前是怎样的起伏,以后是怎样的流畅。或者颠倒一下。明天是一个普通的日子,琐碎的生活,单调的工作。雨与雪交替挣扎着。步道板光滑而阴鸷,仿佛一部直率的小说。你只是需要克服走路的困难,
  • 软弱
  • 坐在伞叶上,说几句疯话,雨点的断线接通,表达无远近。雨外的人热感冒,急于发言,又找不到消过毒的话筒,所以关闭了声道。青蛙轧扁在车轮下,肇事的眼球一片昏花,雨丝中断,接线员在读琼瑶。
  • 怎样的未来
  • 是一种怎样的失眠,使你铁了心,要嫁给我?是一种怎样的病,让我毁了身子,也看穿了未来?“我们恋爱了这么多年……”你说,像嫩芽儿刚被掐走。省略号似的一天天。苦中有乐。两只生鸡蛋换一份煎饼果子。一口气跑上十四层楼……发烧的心把西北风挡在体外。
  • 蜜蜂
  • 爱了,就把爱情坚持到底。我们的一生短如一瞬,我们采蜜,为爱情偷税 又输血;瞧,我们半透明的阴影,晕眩于烈日的寂静;我们的翅膀为爱情而弯折。谁教我们把爱巢筑在 天堂的高度,好听到风声在下面嗖嗖地吹过去,像不怀好意的预言?大地上,
  • 母羊的悲苦
  • 它跪着前蹄,前颈伸直,哀叫,再哀叫,为了缓和疼痛,它啃吃着青草,哀叫,再哀叫。呵,在蓝天下,在广袤的原野上是一只母羊分娩的悲苦……
  • 一棵葡萄
  • 在街上,一个美丽的妇人 向我抱怨她单调的梦,而我告诉她 应该在她常梦到的地方 植一株葡萄 我说:它将长势旺盛 抽出新芽 并且会很快攀上旁边一棵年老的榆树要么,缠住一块石头 因此一切会有所不同
  • 正月初六,春光明媚,独坐偶成
  • 宽衣、躺下、在河边、在早春的阳光下 啊,光阴、阅历、旧雨新枝 此时此刻,无山可登 无乳房可以裸露 无用而颓废 借光、借风、借祖国之一隅 借农历之一日 醉生梦死
  • 猫头鹰的歌声
  • 夜已黑,夜已黑 蹲踞在核桃树上 我那值得信赖的眼 像核桃一样滚圆坚硬又明亮 乌云背后的月亮 密不透风的枝桠 能奈我何,能奈我何
  • 解词
  • 大地的理喻。大地的理喻,或地理,决定、隐喻着一个种族一方地域的命运情怀。比如,大陆国家往往容易四面受敌,危机感强烈。“在一千年之内,一系列从亚洲兴起的骑马民族,穿过乌拉尔山和里海之间的宽广空隙,踏过俄罗斯南部开阔的原野,取得了欧洲半岛的中心匈牙利……”(哈·麦金德《历史的地理枢纽》)古代中国北方游牧民族数度南下,
  • 梦散文
  • 梦与梦境的元素(一)早晨的阳光在窗外铺张,已经成为记忆的夜晚的黑暗开始变灰。世界是寂静的,虽然世界已经明晃晃的,像一颗熟烂的桃子。阳光照在对面房子的墙壁上、窗户上,房子里的人还在沉睡。阳光是从东边照过来的,隔在中间的花椒树无法把它的影子投在墙壁上,它半边在阳光里,半边在阴暗里,也像是在沉睡。去年秋天人们打完它身上的花椒,它就开始沉睡,到了前几天,别的树都在发芽开花长叶了,它却纹丝不动。
  • 海娜(外一篇)
  • 院子里的海娜花开了,犹如一只只落在枝叶间的蝴蝶。可是站在大丽花、夹竹桃和刺梅旁边,海娜花就会陷入它们摇曳多姿的阴影,仿佛成长中的女孩子,在仰望成熟的女人的瞬间,产生一种模糊的艳慕。人们总是以花朵形容女性,可是如果以花朵对应不同年龄段的女性,我觉得玫瑰好比女性的成年,花瓣如同裹在曼妙身体上的丝绸,散发深处的诱惑与芬芳。
  • 江南城市
  • 当我生命的春天,点亮一盏太阳的灯。世界像一扇窗户,在我渴望的眼前开启。一个诗人命之为“眼睛的清晨”。于是我看到了少年的苏州。那时南门的城墙尚在,城门洞的砖壁穹窿每日回响我最初听到的“吴依软语”。我的速写本还留着插花的乌亮的髻髻细部,一群围蓝布竹裙的女人,担着赶早市的春笋进城来。
  • 历史经验的重量——往事随感三则
  • 我1956年进北大中文系,因为政治运动不断,从57年下半年开始的三年中,许多课断断续续或被取消。到了60年的五年级(当时是五年制),才补上一些基础课。这样,在北大系统听课的时间可能不到一半。不过,有一些先生的课还是让人难忘。印象较深的有吴组缃先生讲明清小说(《红楼梦》、《聊斋》、《儒林外史》)。从他那里,见识了生活阅历、写作经验、
  • “当代文学”的理解
  • 关于“当代文学”的理解,至少有几个方面的含义:一是“十七年”所理解的“当代文学”,二是80年代意义上的“当代文学”,再就是90年代以后的“当代文学”。即使是90年代以后的“当代文学”,人们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那么对它的辨识和分析是不是必要呢?这就是我关心的一个问题。
  • 胡尔胡特父之书
  • 亲爱的孩子,你好!前一封信里,我们讲了有关乌古斯人盛宴的话题。根据考证,曾经的乌古斯人不仅把举办各种仪式看得很重,而且还把一些事关大局的问题,都放在盛宴上解决或达成一致。不知孩子你是不是关注过有关这方面的史料,并研究乌古斯人盛典活动的相关细节?乌古斯——克普恰克时期的盛典十分有趣。有些史料不是传说,也不是故事,是八世纪留下的真实的史料。有一段关于乌古斯人的盛典这样记载道:“巴彦可汗每年都要请来乌古斯的别克们,为他们举办一次盛宴。
  • 最后的炮弹
  • 不知道在你们村子那边的风,刮起来是什么样的?反正,在我们马木尔村这边,风不刮,草是不会动的。要我告诉你为什么吗?好,那你听着。听村里人讲,我们村的贾孜勒大叔临死前的两天,邻家大嫂曾诅咒过他,说:“该死的贾孜勒,上帝总是护着你,死神也总是宠着你。
  • 阿尔达克·努尔哈孜诗选
  • 城市中的河流 小河绕流 像穿透历史的血脉 流过城市的大街小巷 河中流淌着泡沫、塑料、泥巴和垃圾 看着河水 好像遇见五十年前的父亲的童年 他也在笑,像你 看着太阳,眯着眼睛 很像你,望眼河水 虽然他的小纸船没有漂向远处 身影却在流淌
  • 文艺广告志·大成国际
  • 关于新疆的所有梦幻,带着她神秘而浪漫的面纱,在我们的记忆中渐渐清晰。时尚和繁华,早已经开始在都市节奏紧张和忙碌的工作中弥散。新疆入的豪迈和粗犷,新疆人的骄傲和自尊,如今已经被一种商业化的宽容、高效、平和所取代,一个中西文化相客而不矛盾的时期正在形成。大成国际,就是这样一个时代的见证。
  • 作家影像
  • 视觉·记忆
  • 我想象着一幅幅感人至深的画面和热气腾腾的生活情景,憧憬着技术进步将给这片土地带来的灿烂前景,幻想着人的创造力将得到空前发展,使人为之目眩。
  • 悬崖猎人的哀歌——世纪之交谈话录(节选)(钦吉斯·艾特玛托夫[吉尔吉斯斯坦] 穆和塔尔·夏汗诺夫[哈萨克斯坦] 哈依夏·塔巴热克[译])
    第七感觉的魅力(穆和塔尔·夏汗诺夫[哈萨克斯坦] 哈依夏·塔巴热克[译])
    (王松)
    稼穑师道(邵振国)
    高人(和军校)
    诗集选粹 致父亲(陈勇)
    旅行小说(陈东东)
    类比(冯晏)
    我无法忘记一种情绪(黄纪云)
    三月二十九日晨自画像(蒋浩)
    基诺山上的祷辞(雷平阳)
    抒怀(李少君)
    省下我(李小洛)
    美国印象(刘翔)
    街道(刘希全)
    吃饭(冉冉)
    今天——为杨铭四十岁生日而作(桑克)
    软弱(森子)
    怎样的未来(树才)
    蜜蜂(西渡)
    母羊的悲苦(杨健)
    一棵葡萄(叶辉)
    正月初六,春光明媚,独坐偶成(余笑忠)
    猫头鹰的歌声(赵四)
    解词(汗漫)
    梦散文(阿贝尔)
    海娜(外一篇)(程静)
    江南城市(许淇)
    历史经验的重量——往事随感三则(洪子诚)
    “当代文学”的理解(程光炜)
    胡尔胡特父之书(尼玛特·哈勒木别托夫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译])
    最后的炮弹(热合木江·沃塔尔拜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译])
    阿尔达克·努尔哈孜诗选(古丽娜尔·阿汉[译])
    文艺广告志·大成国际
    作家影像
    视觉·记忆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