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1年第04期
  • 不谢的花
  • 梅里雪山
  • 进入香格里拉
  • 1933年,处于写作失败边缘的英国小说家詹姆斯·希尔顿完成了一部新的长篇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书中虚构了一个世外桃源般的东方雪域王国——香格里拉。那里的人们信仰佛法,拥有智慧,过着宁静安详、和谐幸福的生活。小说由伦敦麦克米伦公司出版后,在欧洲引起轰动.很快就畅销世界。“香格里拉”一词横空出世,成为英语中最迷人的词汇。
  • 香格里拉心灵
  • 马帮的声音有点像妈妈手里递过来的油灯,在距今如此遥远的童年时代,我们的眼睛在海拔四千多米的藏民居住的山区,领受到了一份远古的温馨。每个人的脸孔似乎都在黎明来临前的黑暗中被放大。大家低声交谈着,仔细听,像是睡意正酣时的一阵嘀咕。马头直直地伸过来,马脖子上的铃铛、马鞍、挽具以及每一匹马的主人的靴子,
  • 写给香格里拉
  • 一 我看见那些在时间里奔跑的人 那些和时间一起枯萎的人 我忘记了我来的时间 我不知道我去的时间
  • 2006香格里拉
  • 4月11日 周四 阴 一大早,卢鲲就把我送到了昆明机场,去香格里拉(中甸、迪庆)的航班都是很早的。
  • 出行
  • 去年春天,朋友帮雷震在深圳联系到一个活儿,是给一家村办企业写厂史。其实这个厂子建厂才不过五年。报酬也还不错。雷震是一个专业作家,正经作品已是写不出来,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决定去。算来写作已近三十年,三十年来,雷震是什么东西都写过的。省里的好几家酒厂征广告词,雷震参加过四次,三次二等奖,一次三等奖。他还参加过音乐家协会主办的歌词征文,获过奖的。也还参加过各类书法大赛,
  • 半熟的苹果
  • 十八年前(我是我自己) 上 我一个人,在长江边上走了三天。第一天,我悲伤过度.有跳江的打算。江水从我的脚背上一次次冲过.鞋子却被我提在手中。鞋子成了第一世界极力挽留我的信物。如果我是一个真想跳江寻死的人,肯定会穿着我的最后一双鞋。可见,收留亡灵的第二世界未必好进。第二天,
  • 短信密码
  • 一 上海站到了——广播里柔柔地提示不要忘了随身携带的行李出几号门到什么地方。汪阳怯怯地下车,穿过地道到南广场乘上去西郊的中巴,将瘪塌塌的黑挎包夹在裤裆中间。沿途看到熟悉的楼宇和巨幅广告,汪阳恍惚间产生了回家的感觉,但那是在山道上汗流浃背地跋涉,正巴望着到家可以痛饮一杯凉茶。
  • 伍顺
  • 张金凤再次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依然挂着略显腼腆的笑容,眼神里充满了希望。因为她讲得太投入,都顾不上正常的话语停顿,所以嘴角两边攒起了白白的唾液。早一些出来的唾液就干在她的嘴角外,晚一些出来的唾液则黏糊糊地牢牢守在嘴角上,不一会儿又被新溢出的唾液推向嘴角外,继续向外延伸,在已经干巴的唾液上继续干巴。
  • 等待
  • 王树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他从汽车上下来,一下子就被寒气包围了,他下意识地把大衣裹了裹,以抵御不可能抵御的寒气——大衣太薄了。由于风的关系,街道显得干净,因而更加宽阔。回到家,他把行李随意地丢在地板上,给自己倒了杯开水,身上稍微暖了一点儿。喝完开水,走进卧室,妻子已经上床了。她的身体越来越差,一到冬天就蜷缩起来,
  • 燃情岁月——山间事
  • 我读史,收敛坐姿,远山有大美 替我活过的人们都去了 我读到黄昏。那寂寥的红 替我死去的人们都来了
  • 咏怀诗
  • 你碰到身体内的漫游者 他固执、迷醉 忽视生活的界限与危险 他是你的往昔,看不清远处
  • 午夜飞蛾
  • 它落入了光明的陷阱 转瞬又陷入浑沌的迷宫 狭小的方形成了它无限的迷宫 窗帘一角露出的光辉怂恿着它 一次又一次扑打着透明的铁壁
  • 当一切暗了下来
  • 风景不再独好 坏蛋看不出坏 小河仍是弯的动人 隐态的美兼听则明 蠢蠢的翅膀因蝙蝠而生动 而有了尽情舒展的机会
  • 乡村纪事
  • 秋天的田野空旷萧索,一览无余 就像我童年时代众多赤贫的家庭 炊烟稀疏,狗的吠叫寥落冷清 如荆条,一下一下抽打着血色黄昏 和土墙茅屋里一张张饥饿的嘴唇
  • 最初的美
  • 一个孩子,最先是没有了父亲 接着又没有了母亲,没有了 兄弟姊妹,最后没有了自己 成为一堆土,一座坟 直到成为我诗歌里
  • 剩山——观《富春山居图》
  • 1 有雪的山顶 火势来得异常凶猛,但并非 不可揣测,箬笠翁倦了 秋天的最后一批树叶 他要交付给火苗来迎送
  • 偷书贼
  • 是孤独在内心发芽,是充满渴望的月份 悄悄潜回时间之中。那些匆匆离去的人 带走车轮和忠诚,带走童话和唯一熟悉的梦境 他们抛弃书本,影子,和宽恕
  • 故乡
  • 三棵古柏站成时光的苍翠 一行白鹭三五缕炊烟,它们的根 同时抱紧一片热的瘦土 看得出,青筋一样蹦跳的小路
  • 挽歌
  • 假如童年能够站住 能够跳起来 挂在我的脖子上
  • 献给我
  • 我没有梦见祖母 很多年 祖母的红袍子 像凋敝前惊艳绽放的一朵 她爱美
  • 最后的酒意
  • 落日莫名的磅礴起来 倾斜着翅膀的鸟群 撕破了陈旧的寂静
  • 音乐
  • 他自闭,腹腔里塞满病症 一月的草籽长不出绿叶
  • 红色
  • 也许是某个清晨或夜晚,那个躺在沙发上的人 不关心天气,也不再为食物奔劳 现在是冬天,炉子散发热量 屋子里的旧家具,听见温度和窒息中
  • 清晨鸟鸣
  • 天刚蒙蒙亮 居民小区鸟笼里的鸟儿们 就争相亮开了歌喉 画眉、黄鹂、野竹鸡、鸽子、甚至雏鹰……
  • 闪电
  • 闪电骤现。旷野上的歌者 捧着一曲受伤的旋律……
  • 你将去“西藏”
  • 1 你将去西藏。 你只需拨一个电话,旅行社就会把机票送来。
  • 流沙叙事
  • 死沙有毒 黄昏时分,沙一直在玻璃上响。咯吱吱的,一种渗透的声音,一种玻璃被击溃之前的声音。玻璃的反弹之力足以让沙子退却,但沙子无休无止冲来,像执着的登徒子,不惜粉碎自己的身体。于是玻璃上,就出现了一幅写意山水,或一幅看不懂的狂草,这多少有些像阿斯塔菲耶夫在《鱼王》里,刻意描绘的被小孩摁死在候机室玻璃上的蚊子,血在慢慢地流,舒缓而狰狞。
  • 懵懂岁月
  • 我已多年没听到唿哨声了。现在的孩子晚上秘密招呼同伴出去玩,用的是电话,撒的是“去对对计算步骤”的谎。可今天晚上,我突然听到了一声唿哨。我的心被拽了一下,忙奔到窗前,见前楼一鬼机灵的瘦男孩儿,边把食指和中指钩在嘴里用力吹,边抬头望着楼上哪家窗户。
  • 从春天到秋天
  • 早春的气息 一夜南风吹过,早晨醒来,户外的空气留在手上、脸上的感觉,似乎不如从前那样凛冽了。虽然仍是凉嗖嗖的,但喘息之中却没有了腊月里那种透心的干寒,也没有了深秋时那种凄楚的阴冷。站在庭院之中,我使劲地吸了几口清爽的、略带薄荷味儿的空气,突然感到:早春的气息,已是那样深深地沁入肺腑之中了。
  • 你的腹中有一千道光芒
  • 经常有女同学问:你怎么会有那么多力量来承受那么多痛苦的东西?我对她们说:我比痛苦还要强大。
  • 胜利者也不享有豁免权
  • 上篇 《新约全书》中有言:“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但在政治领域里,这几乎被视为无稽之谈。从古希腊的特洛伊战争和古代东方频仍的战乱,一直到二十世纪各种战争和冲突,“血债血还”几乎成为历史定律。所以,当1994年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黑人政治家在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的时候,历史似乎再一次要检验它铁一般的定律。
  • 石头世界(短篇小说五篇)
  • 在市场街的毕业考试 整个冬天,我都是在一间小耳房里学习的,这间房子是工厂留给我们的,在第一次华沙战役期间被摧毁的房屋废墟上。
  • 贝塔,失望的爱国者
  • 1942年,我遇见贝塔的时候,他二十岁,是一个活跃的少年,有一双黑色的、显出智慧的眼睛。他两只手手心容易出汗,他在行动时候会流露出过度的羞涩,这正好显示出他巨大的抱负。在他的行文之中,可以感觉出豪气和谦卑的某种混合。在谈话中,他内心里对自己的优越感是深信不疑的;他发出猛烈的进攻,但是随即退却,羞怯地藏起利爪。他巧妙的回答充满了浓缩的讽喻。
  • 迷人的音乐——肖邦的故事
  • 客厅里传来了悠扬的琴声,那是尤斯丁娜在教女儿路德维卡弹钢琴。按照当时波兰的传统习俗,女孩子是不能进入学校学习的,只有在家里学习音乐、画画、波兰语和法语,以便将来成为一个大家闺秀。作为母亲的尤斯丁娜便担负起了教育女儿的职责,每天都要教女儿两三个小时的钢琴,有时也教她画画。每当路德维卡学琴时,三岁的弗里德里克便坐在一旁,聚精会神地听着,
  • 二十世纪初流浪的藏族说唱艺人
  • 西藏史诗、其英雄人物和说唱艺人都具有双重意义(他们的形象具有一种跨国或跨地区的特征)。了解和理解这一点就能使尚未最终确定的西藏文明之形象变得更加充实和浑厚起来。但在西藏之外,它们却高度地涉及到了从伊朗到中国中原和从西伯利亚到印度的整个亚洲文明史。其类型学有时皇通过对比,更多的则是通过类比来说明世界民俗学的某些重大内容的。
  • 不谢的花
    梅里雪山
    进入香格里拉(詹姆斯·希尔顿[英])
    香格里拉心灵(庞培)
    写给香格里拉(严寒)
    2006香格里拉(张鸿)
    出行(石舒清)
    半熟的苹果(陈末)
    短信密码(丁建顺)
    伍顺(王啸风)
    等待(马拉)
    燃情岁月——山间事(姚辉[选编] 钟硕)
    咏怀诗(梦亦非)
    午夜飞蛾(李寂荡)
    当一切暗了下来(赵卫峰)
    乡村纪事(空空)
    最初的美(哑木)
    剩山——观《富春山居图》(白沙)
    偷书贼(西楚)
    故乡(伍小华)
    挽歌(陈灼)
    献给我(青红)
    最后的酒意(陈国华)
    音乐(冰木草)
    红色(袁伟)
    清晨鸟鸣(贺建飞)
    闪电(姚辉)
    你将去“西藏”(陈东东)
    流沙叙事(蒋蓝)
    懵懂岁月(陈超)
    从春天到秋天(王黎明)
    你的腹中有一千道光芒(崔卫平)
    胜利者也不享有豁免权(张宁)
    石头世界(短篇小说五篇)(塔杜施·博罗夫斯基 杨德友[译])
    贝塔,失望的爱国者(切斯瓦夫·米沃什 杨德友[译])
    迷人的音乐——肖邦的故事(林洪亮)
    二十世纪初流浪的藏族说唱艺人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