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1年第05期
  • 但丁故居
  • 没有文艺复兴就没有今天的欧洲,而提到意大利文艺复兴谁也不能绕过但丁。佛罗伦萨是一座诞生了但丁、达芬奇、拉斐尔等思想和艺术巨匠的城市。但丁故居位于市政广场东边一条幽邃的街巷里,
  • 天亮又天黑
  • 叶森家的长子媳妇走向她家牛舍的时候,心里想着丈夫,还有她家的那匹马。今天一早,她丈夫就牵着马走了,现在应该已经到白桦林了。他去给度假村的一个女老板打工。女老板叫玛尔吉娅,是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在度假村里开了好几顶毡房,取名叫桦林农家乐。但桦林农家乐的那些毡房没有一顶是她自己的,都是她从别人那里租来的。其中有一顶,正是叶森他们家的,几天前刚送到玛尔吉娅的农家乐支好。那毡房不仅从今天开始正式营业,而且它的主人,也就是叶森家
  • 月光依旧是月光
  • 风季 无声也是世界的一部分 当无名的词富有,妇女们出现 路上的盛况,好天气 和三十年前一样
  • 继续
  • 收藏 收藏起这八月的金桂与银桂 它们浓重的香 收藏起 这片片阳光与 岩石边的苇草 它们贴肤的暖
  • 寻找北方的路
  • 寻找北方的路 走吧,让我们一起走向天边 你一定知道去北方的路 你是风,从那里吹来
  • 山坡上的马
  • 山坡上的马 山坡上的马,认准的一条路 穿过我的身体
  • 沙子,故乡唯一不变的遗产
  • 一粒沙子就是一个转动的星球 沙子啊 金黄的沙子 你是阳光留在大地上的河流 赤橙黄绿青蓝
  • 伊犁夜话
  • 我深深地爱着伊犁的一草一木。伊犁是一个城市,又是一个诗情画意的乐园。从文化和人脉来讲,伊犁的城乡几乎没有什么差别。这是因为,城市的位置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乡村已经是生活的中心了。这是伊犁独特的地方,是值得我们研究和欣赏的一个风景。在丰衣足食的时代,城市是个花花公子,在艰难困苦的岁月,乡村是个温暖的火炉,是躲避和记忆的摇篮。就是显赫一时的人物,在行将就木的时候,遗言里要长眠的地方,也是他深海记忆里的乡村领地。因而
  • 家园或一个春天的童话
  • 飞翔的鸽群像扇面一样把风送过来过上一两天,我们当中就会有一个人爬上房顶,一手摇着帽子,一手遮着眼睛,昂着头看一群天上的鸽子。实际上天空中飞着不止一群鸽子,有时候两三群,有时候四五群。鸽群有大有小,大的二十来只,小的也就七八只,飞上飞下,左右盘旋,仿佛一面飞翔在天上的扇子,呼啦啦扇过去,又呼啦啦扇过来,似乎有一股股凉风从天上吹下来,让人感受到一种凉爽和惬意。忙里偷闲环顾一下四周,映入视野的几乎都是清一色平房,间或一两座楼房,就像羊群里的骆驼,在我们眼里就算是高楼大厦了。不
  • 我们在稻谷上睡了一个冬天(外一篇)
  • 那一年,地里的稻谷还没有收回来,大雪就像盗贼一样从南山那边扑过来,抢夺了村庄里收割的喜悦。父亲悔得直跳:"嗨,就在地里多放了一夜,谁知道雪这个贼娃子,会趁村庄睡着的时候,把一地壮壮实实的稻谷全给埋起来了。现在镰刀磨得再利,又有啥用。""辛苦了一年的收成,总不能就这样送给雪贼,就是一点一点地挖,一捧一捧地捧,也要把它收回来。不然,娃娃们挨饿不说,连明年的稻种子都有麻达。"妈妈低头看着隆起的肚子叹了口长气。
  • 寻找达斯坦演唱大师
  • 第一次去福海是2009年的冬天。汽车行驶在白茫茫的阿勒泰雪原上,路边被白雪覆盖的树木飞快地掠过车窗,如我迫切的心情一般。从我听说哈孜木·阿勒曼老人,听说这位能演唱一百多首哈萨克族达斯坦的奇人就生活在阿勒泰福海县的一个小村庄起,我就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这次远行。见到老人是在两天后的下午了。在阿勒泰地区文体局局长和国家一级指挥哈布拉德老人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号称"别墅"的老人的新居。老人正坐在自家的炕上抽着烟,见到我们一行,礼貌地起身打了个招呼,举止间可以看得出他对这样的场面已经司空见惯
  • 散文诗选——冬日漫步
  • 奇异的光。一层冰在平静地总结着北方这片湖水。最后的水鸟,哪里是它们最后的阵地?冬日的时光,心情可以暂时不去荡漾。落叶的飘零,不是忧郁的理由。在寒冷的空旷里,我选择信步。风可以再大些,大到摧枯拉朽;风可以再寒冷些,冷到我觉得这样的冷只与气候有关,它不是人类的一种宿命。是啊,结冰了,起风了。
  • 抵达——《舞蹈》选一
  • 不需要天空俯下身子,大地早已踮高波浪的脚尖。
  • 一朵花从枝头轻轻滑落
  • 那个夏天,我在草原的绚烂中漫步。微风徐徐,洋溢着花香的空气,总是像一坛陈年老酒,在时光深处,把无数疲惫的灵魂重新点燃。
  • 摇篮曲的变奏
  • “意念.在宇宙蓝色的一闪中,我看到了我们未来的星球。”
  • 强迫症
  • 信箱是空的。我推翻这上一分钟才看见的真相,再次点击一个空自的遗址。十月的光线再次离开我。我反复,再反复地点击一具木质的遗体,以指尖剩余的温度。这是最后的柔软。
  • 审判
  • 不知道是一个怎样的事物,促使他开口对我说话。
  • 灰尘
  • 一 甲壳虫在三叶草上,风是吹不走它的。 只有它自己飞走。 我应当也学它一样伏在绿色的大地上,风是吹不走我的。
  • 树桩
  • 像城市说出的半截子病句或谜语,一截短小而丑陋的树桩,在小巷的墙角斜逸而出,挡在抄近路,来来往往的人流过道上。白天,放学的孩子被它绊倒;夜间,大人们被它扯住。人们都因它改变了各自的位置。
  • 零度以上
  • 让我珍爱你,以初冬的名义。在这个午后,阳光垂下柔软的斜梯,从天空这块老银子的反面,给你洗劫般的空,给你熟识的一切攀援的角度,给你绽放后祈祷般的肃穆。
  • 在夜空里钓鱼
  • 夜深人静。我在夜空里钓鱼。以一条长风作钓竿、一弯明月作鱼钩,端坐银河沙滩,看一粒粒星星,慢慢咬钩。
  • 谁与共舞
  • 未知的舞伴站在灯光背后,很像是命运派来和你终生共舞的人。沉默的使者。他不说话。阴影之外的迷离和炫目让他犹豫。他看着你被一个又一个舞伴裹挟着,如同激流中一条快乐而危险的小鱼,不由自主,无法逃脱。而音乐.让欲望和野心都各自找到了体面或风雅的理由。一根琴弦戛然崩断时,只有他听到了。他不安地望向慌乱的琴师,打了一个看见启示般的寒战。
  • 飞云江
  • 我身披雨水与斑驳的灯火,在此等候一个过江的人,等候江边的薄雾和飘过阵阵清香的樟叶。
  • 风牵着落叶
  • 风,牵着落叶,飒飒走过。高于地面的响声,高于落叶,也高于寒冷。冬这一生,开始于寒,形成于冷,在风中缩手缩脚,踩着落叶。单薄的落叶,伏在地面。在风中发出响声,展开的脉络清晰,阳光落在上面,卷着的有紧有松,裹着一丝丝凉风。
  • 秋风辞
  • 秋风刮过田野,大地迅速变矮。过去的缓慢和忧伤被红高粱推上云层,我重新回到蓝的身边。
  • 清唱
  • 风声栖息在每一片阳光走过的叶上,古树林,长着细密的松。古老的根脉连着古老的土地,像海。风动,波起,风平,浪静。
  • ——窗外。雷鸣震落牵挂。母亲,快把晾晒的衣服收拾好,你知道父亲今天正在演习。仅仅是演习而巳,暴风雨并未真正来临。你昨天希望他是英雄,现在又愿他是农夫。我和你一样,不自觉地变成了一个自相矛盾的人。
  • 生活透明
  • 我的眼睛开始发涩。当这个冬天第一场雪开始飘落,我就回味那些老歌.还有一些宿命的消息。
  • 灵壁石
  • 沧桑的人体,不仅是裸露美,更是一种意志的刚毅和内心坚守。像澎湃的水,无以名状地让肉体的舞蹈冻结在飞翔瞬间;像绝响的火焰,让痛的过程开出色彩艳丽的绸缪和温暖。
  • 芹菜
  • 要是没有芹菜,菜园的冷清该怎样叙述?一个菜园还成什么样的菜园?泥土的味道更趋于单一,蚂蚁的奔走失去了一种伟岸,野兔也将渐成传说,并继而消失在田野。
  • 彼此相通的房间
  • 梦境的房间在梦境的房间里,物与形的时光川流不息——本雅明我们的单位是一幢数十层高的大楼,站在底下仰头看,常常会让人头晕。每天,为了进入办公室,我都要走非常复杂的路线。先是上电梯到第四层。然后你跨出电梯门朝前走,就会发现来到一个黑暗的田野,闻到了植物和露水的气息。你要小心脚下的水洼,因为一不小心你的鞋子就会搞脏。十来分钟后,你重新看到了大楼,它在一百米开外的地方静静蹲伏着。黑暗的天幕下,唯独它灯火辉煌,就像一艘正
  • 父亲,父亲
  • 我知道,有一种病叫思乡,但我怎么也想不到它的症状是水土不服!当空巢门锁上结满蛛网,当麦子换成药,当我们不得不向农具说再见,当我离开又重新返回故乡,当我与父亲一次一次地生离死别,当我们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当生命暮年只剩下肉体……我不知如何来缓释自己的情绪,如何安妥自己的心灵,正如我不知如何关照暮年重病而孤独的父亲一样。
  • 南山笔记
  • 雅清2005年秋,一天,雅清对我说,她认识的一位师父在法明寺做住持,并且要带我去看望他。我随她去了,就认识了圣照师父。雅清是乌鲁木齐交通广播电台974的节目主持人,此时她和我交往已经有十年了。我对雅清有一种无条件的信任,只要是她说的,我就干,只要是她肯定的人,我想都不要想,就喊好!我一开始做记者就认识雅清了,在我眼里,她是个心中装满了悲悯的人,生活中大多数时间想的都是他人,和利益他人。她不仅是个记者,更是个社会活动家和慈善家。那时雅清年仅二十出头,却在孤儿院认养
  • 创伤与治愈——四部影像的碎片阅读
  • 创伤至少能以两种方式被经历……一是作为无法融入自己经验的记忆,二是作为无法与他人交流的灾难知识……——埃维塔·罗奈尔谁说的,每一场战争都是在重蹈前人的覆辙。每一场战争都在制造屠杀,繁衍创伤。据不完全统计,眼下我们的星球正在进行的就有四十二场战争,它们可被分为三大类:内战、国际战争、独立战争,人类无比讽刺地证明自己是一种连种内斗争都可以细化分类、量化分析并赋之以意义的高级动物。每一次屠杀都在控
  • 文学思想的反面景观是战争
  • 文学的叙述因为瞩目于个人的痛苦而令人感动,即使这些文学或艺术电影所叙述的是战争,比如马其顿独立后的首部电影《暴雨将至》,它拍摄于1995年,时值波黑战争,它最感人心扉的是对战乱中的个人生命及其命运的关切。在疯狂起来的民族主义所导致的丧失理性的战争中,《暴雨将至》展现了她脆弱的生命与爱,她渺小的自身不能左右的命运。仅仅因为有人声称一个穆斯林少女"杀了我的兄弟",一个人就可以不经合法审讯毫无疑问地被杀死;仅仅因为一个人对异族异性抱有好感或者与异族人相爱,就注定了要被自己人杀死;其他民族,其他宗教,一切他者,全部成为贬义和
  • 三千年的孤独,一百年的喧嚣
  • 诗的作者是新罗诗人崔致远。崔致远,字孤云,公元857年出生于新罗王城庆州。十二岁那年,跟随新罗商船远渡重洋来到长安学习。临行之前,他的父亲殷殷叮嘱:"十年不第进士,则勿谓吾儿,吾不谓有儿。往矣勤哉,无惰乃力。"五年之后,崔致远登进
  • 蔚蓝的深夜
  • 1他如约在早晨八点钟睁开眼睛。睁开眼睛,伸展硬邦邦的胳膊,看了看手表。正好早晨八点。没有人来叫醒他,即使在疲惫的睡眠中也能敏锐地感知时间的流动,应该说是这种动物性本能在确定的时间发出的闹钟声把他唤醒了。陌生的房间。他还没有完全逃出睡梦,昏昏沉沉地分辨着自己睡在什么地方。他感觉自己就像个视力不好的人又没眼镜去观察事物。所有的东西都模糊,尽管刚从死亡般的睡眠中醒来,脑袋却
  • 关系
  • 恐怕很少有人像我这样工作换了又换,至于究竟换过多少回,十个手指再加上十个脚趾都算不过来了。这样一来,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啦,什么哭笑不得的事啦,什么莫名其妙的事啦,我自然也就没少经历。我在张玄三先生家经历过的便是其中一件。那年夏天,我又失业了,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村里有个当牙子的老汉,那天看见我,就冲我打手势把我叫了过去。"万福啊,你这么游手好闲,还不如找个事做呢,哪怕混几天饭吃也好啊,怎么样?""是不是全家人出去旅行避暑,要我帮着看房子啊?"
  • 反馈录·《西部》改版一周年
  • 蒙编辑朋友们不弃,我每月都会收到一些刊物。坦率地说,因为时间有限,很多刊物只能匆匆翻过,然后处理掉。当然也有少数刊物,有趣、有益、有品位,我会留下来抽暇再细细品味。——《西部》就属于这少数之一。这是一份我出差会带上的刊物;这是一份我睡前枕边放着的刊物;这是一份我去厕所会带着读几页的刊物;
  • 视觉·记忆
  • 但丁故居(黄毅)
    [西部头题·双语作家]
    天亮又天黑(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哈萨克族])
    月光依旧是月光(郭晓亮[锡伯族])
    继续(娜仁琪琪格[蒙古族])
    寻找北方的路(狄力木拉提·泰来提[维吾尔族])
    山坡上的马(艾尼瓦尔·艾合买提[维吾尔族])
    沙子,故乡唯一不变的遗产(萨黛特[柯尔克孜族])
    伊犁夜话(阿拉提·阿斯木[维吾尔族])
    家园或一个春天的童话(艾贝保·热合曼[维吾尔族])
    我们在稻谷上睡了一个冬天(外一篇)(帕蒂古丽[维吾尔族])
    寻找达斯坦演唱大师(阿依努尔·毛吾力提[哈萨克族])
    [一首诗主义·散文诗选]
    散文诗选——冬日漫步(周庆荣)
    抵达——《舞蹈》选一(灵焚)
    一朵花从枝头轻轻滑落(亚楠)
    摇篮曲的变奏(三缘)
    强迫症(弥唱)
    审判(唐朝晖)
    灰尘(章闻哲)
    树桩(方文竹)
    零度以上(爱斐儿)
    在夜空里钓鱼(黄恩鹏)
    谁与共舞(李松璋)
    飞云江(三色堇)
    风牵着落叶(金所军)
    秋风辞(清荷铃子)
    清唱(潘云贵)
    (语伞)
    生活透明(李凌)
    灵壁石(王迎高)
    芹菜(毕亮)
    [跨文体]
    彼此相通的房间(赵柏田)
    父亲,父亲(朱子青)
    南山笔记(宝月)
    [维度]
    创伤与治愈——四部影像的碎片阅读(王敏)
    文学思想的反面景观是战争(阿厷)
    [周边·韩国小辑]
    三千年的孤独,一百年的喧嚣(薛舟)
    蔚蓝的深夜(崔仁浩 薛舟[译] 徐丽红[译])
    关系(柳在用 薛舟[译] 徐丽红[译])

    反馈录·《西部》改版一周年
    视觉·记忆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