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1年第06期
  • 吐峪沟葡萄晾房
  • 吐峪沟的葡萄园如 同火焰山中的翡翠,一 种幽幽的香气令人想起 天上的事物。浅金色,或 清朗的淡绿,吐峪沟葡 萄干是黄金、琥珀和海 绿色的玉粒。
  • 图片新闻
  • 祖父之死
  • 六十年前,初夏,傍晚,阴天。乡城桑披寺上空,一群不知疲倦的燕子正忽高忽低来回翻飞,进行着暮雨前惯常的演出。 一阵急促而低沉的铜号声里,十几个拖着长棒的僧人在蛛网似的僧舍巷道间穿梭,夕阳微光穿透低矮的云层,为僧人们绛红色的僧衣镀上了一层薄雾似的金辉。
  • 川西日记(2007)
  • 11月2日飞往成都 从上海乘MU5504,原十二点十分飞成都,迟至十三点起飞。我的位置居中,不得看窗外云朵光线变化,懊恼。右边坐一西藏女干部,汉装,有长期机关式的笃实呆板黄面孔,说是到欧洲五国考察,一路逮着我兴奋地说,到了成都就感觉回了家,因她的城市就在近川的藏区。左边是一个台湾商人,面白皮细,胡子刮得青净,只是鼻子太尖,下巴和脖子连一块。他一上机就打瞌睡,白净双手紧紧抓着
  • 尼苏的眼泪
  • 在我们平武,尼苏一直是一个神话人物——幸福的神话人物,她是因为接触过神——见到过毛主席,还被毛主席问过话,上过当年的纪录片《光辉的节日》——被神化的。真的是“被毛主席问过话”,不是“与毛主席说过话”——毛主席问她的时候,她羞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但我知道尼苏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白马女人,她体会到的是一个白马女人活在世上的辛酸苦辣,神话不过是人们强加给她的一种想当然的政治抒情。
  • 稻城民歌
  • 相聚 你是黄色的玛瑙 我是红色的珊瑚 虽然来源各自不同 却相聚姑娘头上 你是绿色的檀香 我是繁茂的柏枝 虽然各自生长一方 却相聚同一香炉
  • 木雅情歌
  • 誓言 我和情人的誓言 已刻在石头上了 就是下三年大雨 字迹也不会消失 我恋着的情人神一样 她左右的人们鬼一样 心中虽然热爱着情人 又怕她左右站的鬼魂
  • 康巴民歌
  • 谚歌 美酒虽香,过量便是毒药 骏马虽快,跑乏了便是石头 美人虽好,结交多了便是祸根 朋友 宁为朋友脚下土 不做仇人掌上珠 宁喝朋友淡清茶 不喝仇人香奶酒 千个朋友不算多 一个仇人不算少
  • 和田三记
  • 这都是三四十年前的往事了,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南缘,那偏远、荒凉、贫困却又质朴的和田.我生活了十二年……
  • 无所事事
  • 一觉醒来,欧兰发现已是中午时分。没想到睡眠一向不好的自己竟然能从昨晚的十一点一觉睡到现在,心里不免有几分恐慌,继而又有些释然。
  • 人事
  • 修井公司的苏总是人事科长出身,自信很能识得人。按他的话说,连人都看不准,还怎么在场面上混?人事部主任老赵是苏总信得过的人,眼看着就奔四十了,苏总想给他肩上再压点担子,培养他往副总的岗位上进步进步。
  • 被埋葬的词
  • 我要寻找 被埋葬的词 你们知道 它是母腹的水 黑暗中闪光的鱼类 我要寻找的词 是夜空宝石般的星星 在它的身后 占卜者的双眸 含有飞鸟的影子
  • 慢慢过去的日子
  • 坐在一块岩石上,什么都不想 诺依河的声音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喧响着 一群群岩羊过去了 眼睛折射出群山的影像 蹄子踩落碎石 峡谷一阵骚动不安 看见一只鹰.受伤的 翅膀,拍动长天的苍凉
  • 图案的原始·日蚊
  • 领唱: 赤脚走在烈日下 你可记得支格阿鲁 七天喊日,昼夜混沌 山毛榉没有一片叶子 只听见忧郁正在降落 躁动冰凉的小手 触摸清浊二气
  • 羊皮纸
  • 无数密密匝匝的经文被轻轻叩进 学者幽深的额纹 冷峻的目光看着 将一只活来蹦去的羊胸膛剖开 五脏六腑得体地摆上石桌默哀 面上抹了一层受了咒语的灶灰 学者挥笔将原始猩红的传说 绘声绘色地涂在参天古木上 深深地烙在大山的凝重之中 一条伏满青箭和咒语的小路 茕然地指着另外的故乡雪满庭院小河 被封在门前的泉水里他们走了很远很远的路 然后回来都反复记忆
  • 听一位老人谈雪
  • 想起记忆中的人 目光清晰 年老的雪是黑色的 用石头计算空间 泪水是光的泪水 时间在森林里迅捷消失 汽笛声由远而近 老的雪张开远大的灵魂 吞噬石头上温暖的一切
  • 田园中的音响
  • 田园金黄 这是深秋紧束的明艳 我在最黄的尽头把堆积的马车打开 石头的水纹逐渐干枯 迎着朝露 流水就缓缓停下 从父亲的身影漫出 如一匹落地时花朵繁荣的布 把我风雨招展的哀伤 飘扬在田园的八月 让碧空里掀动的双手,猎猎作响
  • 鲜花(节选)
  • 双手合十。我轻轻打开诗集 白玉的汁液淌过花茎 饱含在那未放的营里 我看见,镜子孤独地照耀 它想说什么,要说什么 诗坛的顶端,大师口吐鲜花 我明白,这无异于一面旗帜 猎猎的声响,割断语言 我理解死亡,如同理解 大师额头的白光 千年的爱情只在深处疼痛 疼痛,鲜花的故乡 火一样舐向我的脸
  • 毕摩来了
  • 感到了不祥 去请毕摩 并把东西准备好 树枝、草 当然还有一头羊 毕摩坐在上首 一边照规矩扎草 一边和蔼地闲聊 他的跟前放着一碗白酒
  • 风暴远去
  • 风暴穿过心房,就像 穿过一所巨大的房子 许多窗户,许多门 叫人深感自己的阔大与富有 一所房子 许多窗户,许多门 开启又关闭.关闭又开启 柔软的帐幔噼啪作响 妈妈,他们来了 我说,妈妈他们来了
  • 经卷上的光芒--写在著名诗人伊丹才让辞世之际
  • 生命的大地上,秋天来到 大风吹凉了刚刚打开的经卷 光芒熄灭 酥油灯上.众神哭泣 酥油灯下,众人跪拜
  • 美人·夤夜
  • “虽蓬头垢面。不掩天姿国色。”——题记 夤夜 如此一个美丽的女人 睡在源头之下 如一口荒废的井 同烟蒂一道燃至天明 传来密密匝匝缝合伤口的声音 怀想利刃生锈前 一些光洁圆润的细节 懊恼.女人忍不住的懊恼“ 你已衰竭,我却新鲜。
  • 步与死亡之神对话——给草地天葬师之三
  • 你本来就是这样降临的 又何必再去寂寞的天空 鹰虽然飞向远天 记忆却紧系于你的手上 世界如此冷漠 你也就不留下任何遗嘱 鹰虽无力捎走你的身体 却盘旋于你的周围哀鸣不已 肯定有人会惊恐大叫的 你不必愤怒也无须致歉 你有草地真诚的拥抱 你有鹰的翅膀为你招魂 小草野花抚慰了你的痛苦
  • 蛛经——关于蜘蛛与诗人的呓语
  • 电脑绘制出无数金色的蜘蛛 返回诗人童年的木屋 电脑脱销的日子迫近 蜘蛛无血 而蜘蛛肉丰 托梦表意 依然灵气活现 蛛多 蛛网多 道路与方向四通八达 线形的陷阱毫无破绽 人蜘蛛 气蜘蛛
  • 黑色系列·黑经之二
  • 黑色之人 在谷地行走 影子中潜藏 众人的祈祷与命运 你的翅羽 封住许多植物的目光 太阳被你拾进囊中,成为迷惑的金子 牵住众人的心灵摇响他们的疼痛与欢欣 脚印浮出于云间传递天堂与人间的暗语 经书啊经书 不过是从岩隙间
  • 过赤壁(外一篇)
  • 《孙子兵法》的诸多注家中,曹操是最早、最著名的一位。于是,读到《火攻篇》时,人们的注意力便经常会有意无意地在正文上滑过,转而仔细地搜寻起底下的小字来;每每还有人——比如我,搜寻过程中嘴角还带了一丝揶揄的笑意。
  • 高原上的河
  • 帕米尔高原是一棵老树,喀什噶尔就是挂在这棵老树上的一片叶子。随手捻起一串喀什噶尔老巷里的掌故,依稀能嗅到两千年间飘荡的烟尘,但却很难找到判断帕米尔高原的凭据。
  • 观鸟笔记
  • 野鸭的角逐 早晨的天空开始是简单明了的,一派湛蓝,澄明透彻,没过一会儿,从看不见的地方游过来丝丝缕缕又轻又软的云,消解了湛蓝的深度,使天空变得微蓝,然后是粉蓝。
  • 八方共域异姓一家---读《水浒》
  • 在凹凸不平、宽仄相间、前后相继的中华版图上,同宫廷官衙、江湖山林鼎足而三的,也只能是嘈杂、喧闹、鸡鸣狗吠和家长里短的乡野闾巷。作为一种规模庞大、广被四野,除宫廷官衙、江湖山林之外无所不包的空间形象,乡野闾巷自身所认领和接管的意识形态与价值内容(或称乡野间巷的自我管理学),允许“信步漫游或驾驶马车巡游的人的节奏”存在,同意“有时间和雅兴去苦思、冥想,是体验和讲述人的节奏”(马尔库斯语)安然存活。
  • 一只猴子挑大梁——孙悟空形象解读
  • 古人行事为人,首先讲“价值观”,《左传·襄公二十四年》中说道:“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此话既出,古人认为这个价值观可以为万物之楷模,遂处事行文终以“立德立功立言”为入世信条。往上追溯先周文武,近时看至给其弟写下“千秋邈矣独留我,百战归来再读书”的曾国藩,可以说,做不好立德的功夫,便没有立言的资格。
  • 《红楼梦》的女孩儿
  • 黛玉篇 她“爱使小性儿,行动爱恼人”,说话又尖酸刻薄,总是人前人后地艾艾怨怨、多愁善感,“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能经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儿,成为文学史上最令人难忘的形象。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会对她生出这样的感情,这感情连着心,连着痛,好像身体发肤都会被她传感——像巫术的驱灵,咣的一声进人了我的身体,看到她言语失度,为她捏把冷汗,为她感到尴尬,好像我自己失态了。
  • 东瀛之伤——东日本大地震亲历记
  • 2008年,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了《天灾》(刘学礼编)一著,述及威胁人类生存的自然灾害。编著、出版的宗旨是纪念“5·12”汶川大地震遇难的同胞。此等图书跟进真快,出版日期是2008年6月1日,编书、出书半个月,少了点儿必要的文化沉淀的时间。
  • 手中的宇宙——论茶道
  • 喝茶的习惯是在镰仓时代由禅宗寺院传到民间的。十三世纪初,荣西从中国带回了临济宗和茶。他在《吃茶养生记》中写道:“茶为养生之仙药。”喝茶的习惯很快从寺院传到民间。室町时代,民间盛行洗澡、喝茶的娱乐生活,被称为“淋汗茶汤”。上流社会的人们汇聚高阁,竞相展示所持茶具和书画,同席畅饮。
  • 浮世绘中的女人
  • 日本的女人 日本的女人在上千年的日本绘画史中,作为抵抗男人的主人公三次成为重要的主题,即平安时代描绘贵族女人的绘卷、德川时代初期描绘京都庶民女人的风俗画以及描绘江户艺妓和町人女子的浮世绘。这三个时期绘画中的女人,皆为大都市或首都圈的女人而非地方上或农村的妇女。
  • 视觉·记忆
  • 闻捷出生于江苏丹徒县一个名叫巫冈的小山村,那个村子的人都姓巫,闻捷出生后起名巫子禄。十六岁参加革命时改名赵文节,闻捷是他发表作品时的笔名。
  • 吐峪沟葡萄晾房(王兆军)
    图片新闻(耶米[摄影])
    [西部头题·川西]
    祖父之死(洼西)
    川西日记(2007)(耶米)
    尼苏的眼泪(阿贝尔)
    稻城民歌

    木雅情歌
    康巴民歌
    [小说天下]
    和田三记(夏冠洲)
    无所事事(李红)
    人事(李建学)
    [一首诗主义·彝藏诗选]
    被埋葬的词(吉狄马加)

    慢慢过去的日子(沙马)
    图案的原始·日蚊(巴莫曲布嫫)
    羊皮纸(阿黑约夫)
    听一位老人谈雪(阿苏越尔)
    田园中的音响(桑丹)
    鲜花(节选)(旺秀才丹)
    毕摩来了(吉木狼格)
    风暴远去(阿来)
    经卷上的光芒--写在著名诗人伊丹才让辞世之际(嘎代才让)
    美人·夤夜(阿堵阿喜)
    步与死亡之神对话——给草地天葬师之三(列美平措)
    蛛经——关于蜘蛛与诗人的呓语(阿库乌雾)
    黑色系列·黑经之二(发星)
    [跨文体]
    过赤壁(外一篇)(郑骁锋)
    高原上的河(刘湘晨)
    观鸟笔记(戴江南)
    [维度]
    八方共域异姓一家---读《水浒》(敬文东)
    一只猴子挑大梁——孙悟空形象解读(金炜 董夏青青)
    《红楼梦》的女孩儿(何英)
    [周边·日本小辑]
    东瀛之伤——东日本大地震亲历记(魏大海)
    手中的宇宙——论茶道(加藤周一 彭浩[译])
    浮世绘中的女人(加藤周一 彭浩[译])

    视觉·记忆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