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1年第08期
  • 作家影像
  • 芒克的画主要聚焦于风景和花卉。这是像爱情一样常新的主题,几乎贯穿艺术发展的整个历史。他不是一个在视觉语言上冒险的人,不是按照不断颠覆的艺术史逻辑出牌的人,艺术史线索在芒克那里毫无价值,所以,芒克的绘画傲慢之极,而且是日常的傲慢,
  • 西部头题·甘南一座遗址和四座寺院
  • 斯柔古城堡遗址——献给李振翼先生 拨开草丛。寻找那条青麻石铺就的大道。那一度喧嚣、蒸腾尘浊、裹覆红氍毹、迎宾舞乐的大道,充满了刺鼻的草叶腐败的霉味。一堆受惊的
  • 西部头题·甘南甘南集
  • 因为天空.我头盖的内侧似乎也是蓝的马匹.以及我手指的背上似乎都有一名骑手他们行走着。在我抚摸你的时候都唱着歌
  • 西部头题·甘南细雨草地
  • 我感觉我像一根草,有着草的绿色质地和呼吸,感觉我偎依在这异域味的大草地的怀抱里。
  • 西部头题·甘南与甘南有关的一些词语
  • 黄河刚刚进入甘南草原的时候,还是个发育期的孩子,它清瘦,忧郁,独自穿行于阿尼玛卿的深山峡谷中。
  • 西部头题·甘南漫游者的山谷
  • 在渡船逐渐停靠的码头那边,五里山沟进去,一片杨树那边,晚饭后,经常有一个男孩跑出家门,爬上东山,看到麦田睡去,看到月亮出来。村子里,安静而且温暖,偶尔出现吵闹声,狗就会吠叫,有女人和小孩尖声惊叫。这时会有一个飞碟,从远方亮亮地移过来,又悄无声息地飘走了。
  • 小说天下一个女人的终结
  • 何冉裹着条褪了色的蓝布头巾站在尘土飞扬的路上。空气干得发辣。她喘着气,用宽大的衣领擦汗。风刮起的沙砾噎得她嗓子眼儿隐隐作痛。一辆装满了红砖的农用拖拉机突突地开过来,上面坐着一个皮肤发红的农民,戴着没顶的草帽子。车头处喷出的黑色浓烟擦着他的袖口飘过去,
  • 秋熟
  • 八月八,收庄稼。一夜之间,山下一直滚到天头地脚的水稻得了讯息,齐齐俯下穗子,浑身披了金黄。几个月来,悠闲惯了的村子耸了耸肩,一下子忙碌起来,家里施工的人家歇工了,在外打工的男人回来了,小学中学里也放了农忙假。
  • 小说天下复制
  • 一不留神我便睡着了,睡觉是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时间可以打发吗?有的科学家拼命在证明时间压根儿就不存在。其实我并非是为了打发时间而来到泉山的。
  • 一首诗主义陕西诗群——镜子和狗
  • 导盲犬在盲老人去世后便被抛弃独自在街头流浪有一天奄奄一息
  • 深秋
  • 长安的榉树在赞美的目光中 又开始红了 树上鼓满了心事的果子 不知在秋天的掌上还有多远的路程
  • 山陀螺
  • 陀螺很下贱 鞭子抽得越狠 它旋转得越欢快 但我比陀螺还要下贱 鞭子抽了我几千年
  • 冬至
  • 那时我正在写作 忽然怔住了 那是听到一种有 节奏的敲击声 自楼上传来 哦!我听得分明
  • 小镇
  • 暮色中升起的尘土 长途汽车正缓慢地停下来 晚安的杂货店 有人敲门
  • 好运气的人
  • 古代的书上.有许多好运气的人。他们爱一个人。就爱到死。
  • 我只是偏爱左边一点
  • 我只是偏爱左边一点 左眼看报,左手写字 用左边的眼球积聚光线 夜里睡觉我也喜欢睡在床铺的左边 像颗小个子的蚕豆,占据黑夜最小的位置
  • 曾经
  • 我们爱过 做过爱的这间屋子 现在空着 像在回忆 像在等待
  • 异乡人的潮汐
  • 告别的时候 异乡人的潮汐 就是一大缸沸腾的机油 在机器的深处烧灼着铁
  • 创世纪
  • 我来是为了鼓掌,为你们喝彩 请美妙停顿三秒 让我摘下手套
  • 陕北来的消息
  • 有消息传来陕北大地危机四起 下地的种子在黄土中风干 老鼠白天到锅沿上跟人夺食
  • 苦杏子
  • 淡淡的苦味 在我的唇边 为什么久久不散?
  • 疯人院
  • 白色的围墙 在郊外的麦田里 显得格外醒目 对疯狂的定义 并不来自
  • 极度失眠
  • 我在棉花里躺着 棉花是我的身体 但我的肌肉不在
  • 月光下的芦苇
  • 你一夜白头.河湾 因之成为看客们的 景点 而谁又能 真正看见你
  • 甘南印象
  • 僧人是曾经的俗人 青草是曾经的足印 看与被看——谁的手 将人世分为两半?
  • 跨文体木构简史
  • 我特别怕木匠老拐,路上见了他,也远远躲着。他右脚有些瘸,走路斜斜地晃着身子。他常年光着上身,粗粗的臂膀像毛竹兜,腰间翻出一卷卷的红布条。红布条打个活结,成了腰带。他干不来别的木活,只会做棺材。他若看见哪家小孩不顺眼,便板起脸说:“你不听话,我就把你扔进棺材里。”我怕老拐的凶话,更怕他家的土狗。我读书去学校,要经过他家门口,狗蹲在青苔斑斑的石阶上,吐出长长的红舌头,
  • 马坊书
  • 我那时不懂得,对于所有生命的死亡,如果你看见了,都得有个仪式。就像对这些虫子,要是能做出某个哀悼的手势,我想,这些虫子在简单的一生中,会因此获得一些尊严。
  • 从四月到九月
  • 三月,草长莺飞之后,为四月的到来作了物质的铺垫。 小虫子飞到床单上,细细地蠕动。
  • 维度“诗歌史”的浮躁
  • 一、诗歌选集与诗歌史 撒谎,已被广泛用于治当代史,只要在逻辑上说得过去,哪怕它不真实。因为如果照实直说,就会毁坏和谐的人际关系,一些人就觉得这类著述是行恶。如此深入中国人骨髓的和谐观,几乎指导着一切评论与当代史类著作的写作。这类“操纵”自如的结论,传递到新一代那里,就充满需要厘清的荒谬。
  • 维度声音的饥饿
  • 毋庸置疑,诗歌是有声音的,就如世界中的万事万物,自有他们的声音系统;就像繁盛的树叶,一层层构造自动成为嘴一样。也许近代诗歌批评家在一种批评传统里,由于自身所限、以及知识的过度迷惑或者某些倾向性而有意忽略它,
  • 周边·印度小辑印度之旅
  • 中午去浦东机场,办完登机,突然发现没有带数码相机的充电器。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失误。徒呼奈何。
  • 周边·印度小辑朝向圣河源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地理决定文化。 人类古老的四大文明无不是其地理的赠礼,更简单地说,是大河的赠礼。
  • 周边·印度小辑天竺漫笔
  • 印度历史上的孔雀王国建立于公元前四世纪,其第三代国君阿育王(又译无陇王)的在位期为公元前273年至公元前232年,与我国的秦始皇大致处于同一历史时期。当阿育王于公元前260年征服羯陵伽王国之后,孔雀王国成为印度有史以来第—个统一的大帝国,其版图几乎囊括了整个印度次大陆。
  • 周边·印度小辑人群(外一篇)
  • 任何人群都激发我的兴趣;我常常感觉到,人群是值得我优先注重的事,而原定有什么要办的事,倒在其次了。我时常告诫自己,一个原定要办的事可以缓缓再做,而对于人群,情形则不同了。没准在我沿着老路再回来时,人群已经散去。这样,每逢我看到路边聚集着人群时,我必定会径直而往——这常常引起同伴的不快。但我相信,
  • 小河遗址的木雕人像
  • 在那里(小河墓地),楼兰人沉浸在他们最后的睡眠中,一切都忠实地汇入了竞亡。亲属为他们准备了阴间的给养和维持以疰生活的一切象征性物品。数不尽的风暴在他们的头顶呼号。
  • 作家影像(孙磊)
    [西部头题·甘南]
    西部头题·甘南一座遗址和四座寺院(阿信)
    西部头题·甘南甘南集(李志勇)
    西部头题·甘南细雨草地(邵振国)
    西部头题·甘南与甘南有关的一些词语(李城)
    西部头题·甘南漫游者的山谷(扎西才让)
    [小说天下]
    小说天下一个女人的终结(刘天涯)
    秋熟(甫跃辉)
    小说天下复制(余弃水)
    [一首诗主义·陕西诗群]
    一首诗主义陕西诗群——镜子和狗(高璨)
    深秋(三色堇)
    山陀螺(朱剑)
    冬至(伊沙)
    小镇(黄海)
    好运气的人(周公度)
    我只是偏爱左边一点(李小洛)
    曾经(吕刚)
    异乡人的潮汐(阎安)
    创世纪(之道)
    陕北来的消息(远村)
    苦杏子(第广龙)
    疯人院(杜爱民)
    极度失眠(秦巴子)
    月光下的芦苇(李汉荣)
    甘南印象(沈奇)
    [跨文体]
    跨文体木构简史(傅菲)
    马坊书(耿翔)
    从四月到九月(袁媖)
    [维度]
    维度“诗歌史”的浮躁(黄梵)
    维度声音的饥饿(老梦)
    [周边·印度小辑]
    周边·印度小辑印度之旅(王寅)
    周边·印度小辑朝向圣河源(石岸)
    周边·印度小辑天竺漫笔(石海军)
    周边·印度小辑人群(外一篇)(R.K.纳拉杨[著] 空草[译])

    小河遗址的木雕人像(李学亮[摄])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whoami@mail.xj.cninfo.net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