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1年第10期
  • 快时代慢品格
  • 近日,我参加首届“西部作家写作营”,和西部十一省区市的作家朋友们一起登上天池灯杆山(逡里是古代道士每日点灯、为百姓祈福、保佑关下平安的地方),共同签署并发表了《中国西部地区作家天山天弛宣言》。宣言倡导低碳写作,反对地域寄生,强调文学的超越性,十旬格言就是十种沉静的思考,具有直面要害、自指人心的力量。
  • 维度辛亥革命时的南京
  • 1 1911年的10月10日不同寻常,对于绝大多数南京人来说,这一天并没太大的不同。寒露刚过,秋天已有了模样,正是江南最好季节。由于发明了电报,武昌起义的消息很快就传过来,这个城市显然习惯了平静,感觉是迟钝的,无关紧要的,好像千里之外的枪声,与自己没什么直接关系。
  • 欢喜(外一篇)
  • 每走过一个地方,会带回来一些小东西。将它们摆在家里,是静静的欢喜。有一个布艺的团圆鱼。藏蓝底子白花的与大红的土布叠搭缝制,内里填充了棉絮,摸上去有紧实的柔软。两条鱼相对,抱成圆形、并不精致,但有着质朴的欢喜的美。略粗的土布摸上去,心里会有踏实的温暖。从乌镇带它回来,挂在书架上。每每端详,仿佛又见那些错落有致的黑瓦白墙的房子。静静的水波。偶尔飘来沿岸人家细碎的言语。别致的酒吧和咖啡屋,又江南又西洋。只可惜走得匆忙,未曾见到乌镇的夜。
  • 萨巴依,苦修者的表达
  • 这些地方通常都充满现实的尘土,是平民的出没之地。这些地方是人们进行简单物品交易的地方,又是众多民间艺人施展才艺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充满现代与古老的混血气息。他,坐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长发披肩,面容枯槁,两眼平视前方,手持一件乐器不停地摇动,木棒上的铁环撞击木棒发出“沙沙”的乐音,那些尘世的苦难像风一样汇聚过来,又似乎要将苦难尽数驱散。偎依在他旁边的那个孩子,幽深的黑眼睛溢满呆滞,脸上写满幼小年龄不应有的苦涩,瘦小的身体在寒冷中战栗,
  • 门,一直开着
  • 今夜,人都入睡,我悄悄拉开门,走到客厅,半靠在沙发I-,然后定定地看着门,盼望你会悄然走进来,走到我面前,摸摸我的脸,拽拽我的衣说:“妮儿,你咋不睡?”于是,我就安然在你怀中睡去。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等了二十年。妈,你是不是有点狠心?二十年,你让一个女孩等成一个女人,可你还不回来!二十年前你离家出走,你亲眼看见我一个人在黑夜里狂奔,我边奔边呼喊:“妈妈……妈妈……妈妈……”荒野被我歇斯底里的哭喊吓呆了,野兽被我歇斯底里的哭喊吓懵了,
  • 散文什锦
  • 纯懿背靠沙漠的隐语 时间将梦想一遍遍冲洗和筛选。在时光的倒影里,我追寻着我的爱人,一步步靠近草丛,靠近繁茂的枝叶,靠近千年不倒的胡杨,靠近河水,以至靠近致命的沙漠。我清楚地知道。我驻足过的沙土,我的爱人也驻足过。只是我们一直未能相遇。
  • 跨文体泥泞的坦途
  • 一群鸟在雪野中觅食这个冬天,五十年不遇的大雪,淹没了整座山谷。据说,五米厚的大雪,已经吞噬了很多生命。雪崩骤然袭来,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摧毁爱和寂静。山谷里尽是雪的魔影,那些乌鸦,那些秃鹫,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集体逃亡。故乡已经疲惫,饥饿就像一群困兽,把所有的梦埋葬。
  • 跨文体物候记录·腊月
  • 物候记录地点:贵州独山县翁台乡甲乙寨子时间:2010年1月15日——2010年2月9日腊月十五,落日从犀牛口河对岸的打架石顶峰落下,白晃晃地,如同峰顶上的冰块,不可直视,而夏日,它则从更西北边的“朝里”山脊上落下。如果要从今天的落日峰顶走到夏日的落日之脊,要花上三小时,直线距离则有一千米左右。落日从打架石到朝里山脊的路程,便是半年。
  • 跨文体太阳知道我的秘密
  • 梦见辜鸿铭我梦见辜鸿铭,醒后还能清楚记得梦中的细节。这使我感到不可思议。我是很少能够在醒后记得梦中的细节的。现在我要一边回忆这个梦,一边回忆一些往事,看看能不能找到做这个梦的理由。梦中的地点先是我现在租住的家,又突然换到一位朋友家(我租住的家只是一个大房间,不适合外人来探访或留宿)。辜穿着滚黑边的马褂,梳着长辫,戴着一顶清代的官帽。
  • 听基斯·杰瑞特
  • 在那些阴郁的日子里我第一次听到你的演奏我承认我被打动了当时我正在喝第一杯酒随手把一张CD放进了我的音响。于是我触摸你的思绪和忧伤——世界变小了.但我重新感到了它的存在。而在演奏的间歇.我听到了雨和汽车驶过的声音
  • 在狭窄,不到一米的厨房通道他们把奶奶停放在靠墙一侧的临时担架上。木板散着霉味的潮气两块砖头叠放后分置垫在四角。她穿着黑罩袍。略显肥大裁剪成二三十年代的样式。胸前一排硬结石的布扣,紧口小立领,却在边缘处露出一些鲜红的衬里。
  • 猴子
  • 净明寺游入如织。谁也不会注意对面山上有一只猴子,眼睛睁得圆圆的不停地在树枝上折腾,不停地尝试将自己倒挂起来。然后。将前肢伸进展钟暮鼓。学人类的模样,它也想用双手从菩萨的笑容里走出来突然.山外传来警笛的尖叫一辆警车剑一般从游人中间穿过游入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但山上
  • 晃动
  • 这山、这水、这城池、这人烟这将一座城市分成两半同时又将它们连缀在一起的河流这在河流的两岸生长着的入与树这波光中鳞次栉比的高楼与枝叶的晃动都是虚幻的吧这些必须依赖我们的感官来得以确认的事物的可靠性在哪里或许,我们可以去请教那个曾写下“供黄梅一枝,朝朝写《圆觉》”的诗人而他又去了哪里
  • 作家
  • 你有纸和笔。或者键盘和打印机。你有一个大于你.命令你写下这一切的另一个你和另一双手,他打开你的灵魂.展开你本来规则.但被他弄乱而变得不规则的命运。你有一颗寄存在咖啡厅、酒吧和大街上不愿回家的心,而它,在人群越稠密的地方越孤独。你像蜘蛛一样。盘踞在自我意识的牢笼里,里面爬满了相互矛盾的、概念的昆虫,你将它们一只只吃掉,但并未填满你那饥饿的嘴和虚无的胃。你被越来越多的纸,
  • 浮生与消隐(之一)
  • 夏日.群草为流星坠落而欢呼薄翼却没有长在蜻蜓身上傍晚,没有翅膀的人们向高楼攀爬,犹如深渊天空和血管对于我同样遥远一种困扰正在阴影中发芽逃避低暗。目光向空中升起云上。如何解释我独有的焦虑
  • 冰雪暴
  • 仍旧是1984年,下着暴雪,房门推不开,我躺在床上,看着冻裂的墙角,冰霜聚集的小峡谷,我和妹妹比赛。谁吐出的自雾更远,鼻子更凉。黑白花的大猫,在窗前寻找小鱼,不时舔舐冰花,从昨晚到今天上午,除了永不停止的雪,一切都凝固了。父亲揭开结满冰霜的塑料布,刮下冰条一样的窗户纸,推开笨重的窗户,
  • 虚脱的高寒
  • 你睡了,卧室雕刻着山峦的倒影。睡眠是旋转在天花板的暗夜卫星。冰箱黑得塞满冻肉,猪心、羊腿、剥皮兔子、冻成一团的青蛙、三文鱼。是脱落的视网膜,虹光蠕动着祖国的火车站。你比如大睁的眼睛吞下冰箱。像尘世行军。虚脱的高寒,略微掀开深深的鸟嘴。吴铭越
  • 冬天的早班飞机
  • 其实还是夜里.没有什么行人,只有一辆卡车驶了过去。轮胎与雪的交谈声.路灯听得有滋有味。有头有尾,寒鸦仿佛木瘤。没人看得出来。渐显的天光,首先照顾的是建筑,然后方是公路。早晨是清新,更是冷清。氧气那么多,那么冷酷。口罩管什么用.杨树管什么用.飞机正在除霜,饮水器的下端雕刻着冰锥。
  • 我的小世界
  • 一座雕像矗立在桌子上旁边是一堆翻过的旧书还有一支旧铅笔几张纸带着谦逊的空白随意地放在打印机上墙上挂着老书法家的字迹写它的手已变为灰尘但印章和青铜器的拓印清晰地充满情意宁静一如既往占有着屋子像闭馆时博物馆中的展厅占有着天棚和地板又一个期待的上午如时钟一样准确地到来或许时间将被一行文字捕捉……
  • 想到街对面去
  • 我似乎已等了很长时间,然而恐怕还是要等。我发现我身旁一些人等一阵儿就不再等了,他们从我左侧不远的地方跳着躲闪着过去了。等。等吧——我站在斑马线这边想到街对面去——这么多的车辆。各武各色的车辆闪着开过去。
  • 我梦着
  • 梦到我父亲。一篇左手写字的云有药店玻璃的厚度他穿着一件蓝色的雨衣从一张老唱片的钢针转过的那条街上经过洗染店、棺材行距离我走向成长的那条路不远他蓝色的骨骼还在召唤一辆有轨电车我梦到每一个街口。都有一个父亲投入父亲堆中扭打的背影每一条街都在抵抗。每一个拐角
  • 小说天下仓鼠
  • 那天晚上我又业务需要去了,练嗓子的地方全称叫国会娱乐,是本埠最奢华、高档的娱乐场所,美女如云。午夜时分,当我们一帮人从歌舞厅的KTV包厢出来时,一个老头的脑袋像悬挂在城楼上的首级一样挂在我的面前,那张脸像蛇蜕皮一样有白乎乎的死皮飘着,手里一只破烂的搪瓷碗就推到我的胸前。碗底的几个硬币像鲤鱼坚硬的鳞片一样,在我的眼前刺目地晃动。老板行行好,给我点钱!他卑微地说。我晃晃手中的小车钥匙,钥匙发出叮咚叮咚的脆声,乞丐突然兴奋起来,抖索着-T-把那只搪瓷碗直接送到我的下巴前。我一般看到老年乞丐都会习惯性地给他们一枚一元的硬币,兴情好时给两枚或更多,但我摸遍了身
  • 小说天下廖恩的玫瑰花
  • 廖恩最近有点儿烦。以前有点儿烦的时候,她就要求范高回家。这次也不例外。通常她先在电话里诉诉苦,等范高百里之外赶回来,眼泪基本上流光了。没有了源泉,那一夜,天下太平。中午,廖恩等办公室的人走完了,拨电话。老公……听到范高带鼻音的声音,廖恩嘤嘤地哭了起来。你又怎么了?范高说。什么叫又?你怎么了?我心情不好。今天天气不是挺好吗?又不是因为天气。
  • 小说天下像雨像雾像风
  • 张二毛计划利用国庆长假外出旅游。没能好好旅行一趟是张二毛近年来的胸中块垒。她曾多次对我饮恨抱怨,做人怎么能不出一次国呢?打工数年,未能走出国门~趟,张二毛觉得这是她事业不成功,人生不得意的如山铁证。鉴于此,张二毛发狠决定,自掏腰包请自己到国外游一趟,以填补该项历史性的空白。
  • 小说天下后蘑菇气时代
  • 我和老玄乘坐的的士刚进入富区(富拉尔基),早已等在旅店的老邱就打来电话,问,大哥,到哪儿了,是不是该到了?我开玩笑说,还得半小时吧。他说,不可能啊。我随口说,路上有匹马疯了,挡住了去路。他说,这事儿闹的。开的士的大林(也是老邱派来接我们的一个哥儿们)听了直乐。结果,弄巧成拙了,我们到了招待所,老邱和老贾已经走了,他们真相信马疯了,俩人又去了菜市场,打算再买点儿啥。我只好打电话把他们再叫回来。
  • “文学与风景”研讨会发言纪要
  • 高兴(诗人、翻译家。《世界文学》副主编):这两天在天池,我们已经举行了一个别具特色的签名仪式。今天在研讨会开始之前,我们又将举行一个小小的仪式。我特别期待这个仪式。我们今天将举办一个什么样的仪式呢?就是将我们昨天在灯杆上签署的那份《中国西部作家天山天池宣言》赠送给天池管委会。特别荣幸,已经给我们留下非常深刻印象的迟文杰先生今天也已到场。迟文杰先生大家都了解,是阜康市委副书记、天池管委会主任。我以后来这儿,特别希望直接给迟主任打个电话,然后免我的门票,我就会非常开心了。好,我们现在举行仪式吧,将这份《中国西部作家天山天池宣言》赠送给迟文杰主任,而且这份宣言将永久地保存在天山天池博物馆,也就是昨天我们到过的博物馆。(《西部》杂志社社长黄永中、总编沈苇向迟文杰主任赠送《宣言》)
  • 图片新闻
  • 中国西部地区作家天山天池宣言
  • 今天,来自中国西部十一省区市,包括新疆、甘肃、青海、宁夏、内蒙、陕西、四川、重庆、广西、贵州、西藏等地参加“西部作家写作者”的作家们,相聚天山天池,在海拔2718米的灯杄山,共同签署以下文学宣言,以资纪念和相互勉励
  • 我和我的阿拉伯
  • 1995年,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考研面试失败后,我的考试成绩就转到杭大(如今杭大已经和杭州另外几所大学合并成浙江大学)。记不清自己在上外面试的时候说错了什么了,也许是言辞比较激烈(记得我说到了在俄语和英语两列山脉之间的峰巅眺望世界文学的俄罗斯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抑或思维跳跃而混乱,此后我就接到上外拒收的信函。致电问导师,他说我留给面试导师们的印象是适合搞创作,不适合搞中外比较文学研究。我也致电给此前认识并邮寄过诗稿的汪义群导师,他说因为自己要留美一年,那年没时间带学生了。
  • 诗歌与回音里的人生——两位阿拉伯女诗人的肖像
  • 罕撒:诗成鞍马后不觉生死别谁敢与我的部族抗衡?它有众多的人民.还有杰出的骑士和诗人。——伊斯法哈尼:《乐府诗集》从极其有限的史料和文字记载中又或者借助他人的文字踪迹设法去复原和填充罕撒(也译作韩莎,5757—6647)的生平是艰难的,这位阿拉伯古代文学中最杰出的女诗人,凭借其传世的四首诗歌,在伊斯兰教全面征服阿拉伯世界之前,先一步将女性诗人的名字铭记人阿拉伯文学的源头和叙事传统之中。关于她,
  • 诗六首
  • 长笛(之一)当我的词语是泥土我是谷穗的朋友;当我的词语是愤怒我是锁链的朋友:当我的词语是石子我是溪流的朋友:当我的词语是革命我是地震的朋友:当我的词语是苦瓜我是乐观者的朋友;而当我的词语变成蜜糖苍蝇便覆盖了我的双唇!
  • 要甘地,不要格瓦拉
  • 阿多尼斯(Adonis,1930一),享誉世界的阿拉伯诗人、思想家、文学理论家。阿拉伯诗歌现代化最积极的倡导者。也是成就最卓著的实践者。原名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伊斯伯尔。出生于叙利亚拉塔基亚省一个海滨村庄。从小喜欢诗歌,大学期间曾以“阿多尼斯”(希腊神话中的关少年)为笔名发表诗作。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叙利亚军队服役.期间因为曾加入过左翼政党而入狱一年。1956年移居黎巴嫩,开始诗歌创作.并与黎巴嫩诗人优素福·哈勒共同创办在阿拉伯新诗运动中具有重要影响的刊物《诗歌》,后又担任《立场》主编。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长期在欧美讲学、写作。现定居巴黎。
  • 失败者笔下的辛亥革命
  • 斯大林,或者还有其他人说过,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如今读到的绝大多数有关辛亥革命的著述,同样也是胜利者书写的。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相当于满清帝国及其至死不渝的忠臣,都是胜利者或曾经的胜利者。失败者也写历史,这种历史有两种:一种是失败之后的书写,比如溥仪的《我的前半生》、周作人的《知堂回想录》、舒芜的《舒芜口述自传》之类。这类不乏“后见之明”,不无辩解、攻讦、悔悟之意的文字,很难真实再现当年当事人的心理。张国焘、王明等人的回忆录尤其如此。相当程度上,他们写的是时过境迁之后的追述,而追述往往被刻意或无意的隐瞒、遗忘,被强烈的感情和丰富的想象左右,很难说是“高保真”的历史记录。另一种是失败者在其并未失败时
  • 快时代慢品格
    [维度]
    维度辛亥革命时的南京(叶兆言)

    欢喜(外一篇)(纸片儿)
    萨巴依,苦修者的表达(李凌)
    门,一直开着(潘美玲)
    [跨文体]
    散文什锦
    跨文体泥泞的坦途(亚楠)
    跨文体物候记录·腊月(梦亦非)
    跨文体太阳知道我的秘密(黄灿然)

    听基斯·杰瑞特(张曙光)
    (侯爱波)
    猴子(黄纪云)
    晃动(泉-3=)
    作家(韦白)
    浮生与消隐(之一)(冯晏)
    冰雪暴(吴铭越)
    虚脱的高寒(张伟栋)
    冬天的早班飞机(桑克)
    我的小世界(朱永良)
    想到街对面去(文乾义)
    [一首诗主义·《剃须刀》精选]
    我梦着(张曙光 多多)
    [小说天下]
    小说天下仓鼠(朱和风)
    小说天下廖恩的玫瑰花(杨帆)
    小说天下像雨像雾像风(刘静好)
    小说天下后蘑菇气时代(阿成)
    [西部头题]
    “文学与风景”研讨会发言纪要

    图片新闻
    中国西部地区作家天山天池宣言
    [周边·阿拉伯小辑]
    我和我的阿拉伯(倪联斌)
    诗歌与回音里的人生——两位阿拉伯女诗人的肖像(嘉木)
    诗六首([巴勒斯坦]穆罕默德·达尔维什 薛庆国[译])
    要甘地,不要格瓦拉([叙利亚]阿多尼斯 薛庆国[译] 尤梅[译])
    [维度]
    失败者笔下的辛亥革命(单正平)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