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1年第12期
  • 隐藏的旋律
  • 1999年9月10日,早晨太阳升起,候鸟盛情歌唱的时候,八十五岁的阿西穆东亚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日。生前,他曾向好友吾布力说过,希望自己能在一个礼拜五离开这个世界。那天正好是礼拜五,吾布力向前来吊唁的朋友们说,我们的朋友瞑目了,真主给了他最后的机会。阿西穆东亚是民间名人里的名人,各行各业,三教九流,在底层里颓废挣扎的各色人等,
  • 瘦猴精图尔迪
  • 瞧,这头不起眼的歪腿黑毛驴就是我们那位瘦猴精图尔迪的知音和难舍难分的朋友。他们何时分开过片刻?只要图尔迪出门,就会给他的驴备上破烂的毛毡鞍子,轻松地骑着就上路了。没走多远,他便声音粗哑地哼起小调“古丽阿依木”,好像只是为了给自己和驴子听似的。他那像手推车的轱辘发出的吱吱呀呀的歌声,可能会让那头驴感到奇怪。所以它会竖起耳朵,大出几口气,轻快地挪动着歪斜的四肢向前疾驰。看到驴子的这种状态,图尔迪心中充满一种难于言表的甜蜜感,心中对毛驴感到十分满意。
  • 彩霞
  • 东方紫霞很久以前不叫东方紫霞,叫霍果果。霍果果的爸爸很早就死了,没有在街坊四邻的心目中留下任何印象。倒是霍果果的母亲在盐湖城的瓦图巷子那一带颇有名气,她有两个绰号,一个叫黑寡妇,另一个叫馋嘴老婆。在瓦图巷子人们的记忆中,她头上常年留着拔火罐的紫印记,细细的眼睛下方有一颗芝麻大的泪痣,天生一副寡妇相,脸上是一道疤痕,就像一只扭曲的红线虫。据说这条伤疤是她丈夫在世的时候和她打架用皮鞭子抽的。
  • 老狼
  • 老狼和公狼在一起已经生活了六年,今年,它们成功地养育了雌雄两个后代。两个小家伙是在塔尔巴哈台山夏牧场靠近哈萨克斯坦国界的一个岩洞里出生的。此前,老狼和公狼只养活了一只小狼,其它的小狼要么被凶猛的金雕杀死,要么病死,要么被人发现抓走或者打死了,还有一只丧命于剧毒的草原蝰蛇之口。
  • 河城的陷落
  • 七月流火。有火洲之称的火焰山下的高昌城,更是热浪蒸腾,像烈焰烘烤过的炉膛。被一丈五尺高的外城墙、一丈高的内城墙和王城墙三重围绕的高昌国王宫,密不通风,照理应该是燠热难耐。然而大可不然,聪明绝顶的高昌人,在毗邻灌溉绿洲的葡萄沟河畔,开挖了一条王宫专用的坎儿井。
  • 人间
  • 我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经过并不复杂的处理办法,利用人类的繁衍程序,来到他们所谓的人间的。
  • 五月街(外一篇)
  • “嗨!安德森,昨晚喝的不少呀。”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背着个袋子迎面走来。我好奇地看着他,用工指指自己,想确定他是不是在跟我讲话。“怎么了?还醉着呢!快把你那身脏衣服换了!明天就是’五月节’了。”
  • 一首诗主义岁末诗会——巴仑台拂晓
  • 巴仑台拂晓 马群浮雕在荒野上 远方几颗冷星闪烁着苍白的微光
  • 眼泪
  • 有一种眼泪 藏在心里 它是炽烈的火焰被一盆冷水 突然熄灭以后 生的 它藏在心里 眼睛是干的
  • 广仁寺的春天
  • 看不见大喇嘛 看不见转世的小班禅 悠哉游哉,放生池里晃动着几尾 穿红袍的金鱼
  • 写诗
  • 给星星写诗.写满天的诗。满天是诗。满天是星星。我也是星星里的语言。
  • 守墓人
  • 守墓人掀开沉重的门帘 在漆黑的石屋里 他的目光掠过四周长满苔藓的墙壁 并在那朵枯败的野蔷薇上稍作停留
  • 两只蚂蚁
  • 黑夜是使人疲惫的神.它带来了劳作一天之后的沉沉睡意。我的头渴望它的枕头,我的灵魂却异常清醒地渴望它精神上的伴侣。
  • 坐在高处,雷声近了 雨扑到地上 雨是突然来的。有入在睡梦中听到
  • 迟暮
  • 那时,我不再声嘶力竭 不再面对一页空白 涂抹红色的修辞 那时,我步履迟缓
  • 时光之肺
  • 往前走,再往前走,呼吸减缓 风吹透石头后又被石头堵截 末路牵着目光,寻找流动的根须 辽阔.比石头更硬的时光 在干裂的河床上苍老
  • 但是水,水
  • 黑夜熬出一盏灯光 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下垂
  • 十担麦子
  • 十担麦子金黄外溢 蹲在粮仓的中央 蹲稳了一座虚晃的村庄 灯一样照亮了大地
  • 下一座是谁
  • 过了一座又一座 再过一座…… 到第七座才找到你 春天 我们亲手埋下你苦难的身体 (从此我不会轻易说自己是个不幸的人)
  • 我是百分之百的砒霜
  • 别碰我.我是百分之百的砒霜,只适合.相思刻骨的重症患者。
  • 晒晒沙吾尔的阳光
  • 其实不算一次远行 只是偶尔被沙吾尔山 柔美的夕阳吸引 就像戈壁的一块陋石 暖暖地沉睡守候山丘
  • 光夜里十二点钟,布谷鸟在窗外柳树上叫
  • 我穿过并非最完满 但是最美丽的花园。 一朵粉红色的花儿打开。
  • 开条窗缝儿,留给月光
  • 即便冬夜,我都不愿把窗子关严 哪怕留条缝儿,也足以让月光的手 抚上我梦呓凋残的脸 否则,我担心饱满的雨粒
  • 阿娜尔古丽
  • 杏子黄了,苹果熟了,阿娜尔古丽变成石榴了 石榴一样的阿娜尔古丽,众星捧出你这个红月亮
  • 地铁
  • 一闪而过的车窗 一闪而过的脸庞 忽明忽暗 抓不住的岁月 猝然划过一丝痕迹
  • 比奥莱塔·帕拉——拉丁美洲民歌的母亲
  • 你在拉丁美洲的山河间穿行 孤影被群山遮蔽 河流在歌声中奔腾翻滚 音符在村寨的夜晚肆意流淌
  • 悼昌耀
  • 谁死了 青藏高原的风 这样悲凉 千万头雄牛 狂奔 去参加血酒和狂歌的葬礼
  • 雅玛里克山
  • 在地质年代里 你被造就得如此奇幻 在站立的高度下 在站立的高度上
  • 棉花:北疆大地上最后的贵族
  • 那些灿烂浩荡的白,毫不收敛 白,肆无忌弹地炫耀,在北疆大地 把一座村庄和另一座村庄连在一起 把一个农场和另一个农场连在一起
  • 在和硕特大草原上
  • 一朵马莲花 就是一朵和硕特睁开的蓝眼睛 晨光照射的山峦 成吉思汗的金马鞍
  • 奇妙的小画册(童话四篇)
  • 小娜娜的叔叔从北极探险回来,送给她一本神奇的小画册。它带着一个摇控器,拿着它,对准小画册上的画页一摁,小娜娜立即就进入画页里,经历一个个奇妙的故事。
  • 散文什锦
  • 迷失在古巷道(外二篇) 昨天夜里,我又回到了喀什噶尔,在幽幽的暮色中,我独自走在一条仿佛阿拉伯神话《天方夜谭》的巴格达迷宫般的古巷道里,小时候我无数次地和小伙伴们穿梭于这高低不平错落有致,且紧紧相依的古巷道内。在宽不过三米窄不过一米的小巷上空,还搭建有许多过街楼,为小巷平添了几分古朴与幽深。
  • 时间·时代·我们这一代
  • 关于“当代”和“我们这代人”,我已经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了一套比较成型的说法,细讲起来恐怕要一个上午或者一天才能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今天只能跳跃式地来讲,重点是怎么看“当代”和“我们这代人”。
  • 在地理经验与诗歌传统之间——藏族当代汉诗哲学
  • 吉尔兹在《地方性知识》一文中,反复强调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在文学作品中,群体的玄想如何渲染群体的生活?那么,我们也可以这么提问:藏族的诗歌想象与地方性知识之间,有着何等的关联?考察当代藏族的汉语诗歌,不难发现,
  • 曼德尔施塔姆:爬上钟塔的孩子
  • 北岛说,他是在爱伦堡的《人·岁月·生活》中第一次见到了曼德尔施塔姆。那应该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这套四卷本的回忆录,是他们那代人的“圣经”——当然是在地下偷偷传阅。我也是在这本书里第一次知道了曼德尔施塔姆,还有德斯诺斯、杜维姆等更多的诗人。这已是四十年后,《人·岁月·生活》已经可以摆上各大小书店的柜台,却不被几个人所关注。
  • 谁的洛丽塔
  • 关于《洛丽塔》(Lolita),我们已经不便过多地谈论:道德家就站在我们身后,顺手就可以剥我们的皮。连小说家自己,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化名为小约翰·雷博士,所作的序言,也不得不指认这部小说“无疑会成为精神病学界的一本经典之作”,并进而提请读者注意小说中所有的角色,这些角色提醒我们“危险的倾向”和“具有强大影响的邪恶”。很显然,我们的小说家,哪怕隐身于一个化名,也仍然对那些潜在的道德家心存畏惧。这一点特别好玩:小说家只能通过小说人物实现自己的自由和幻想,当他终于完成全书,就会亲手扼死这种梦游,退后一步,举手投降,一下子变得索然无趣。
  • 秋的旷野里不能放牧 但民谣民俗诞生在秋 秋来的时候 带着朴实的小麦、土豆 秋走的时候 已瘦成千枯的冬
  • [西部头题·维吾尔小说三家]
    隐藏的旋律(阿拉提·阿斯木)
    瘦猴精图尔迪(艾合坦木·吾买尔[著] 哈力甫·哈力克江[译])
    彩霞(阿娜尔古丽)
    [小说天下]
    老狼(李桥江)
    河城的陷落(李宝营[作])
    人间(毕化文)
    五月街(外一篇)(何鑫磊)
    [一首诗主义·岁末诗会]
    一首诗主义岁末诗会——巴仑台拂晓(章德益)
    眼泪(秦安江)
    广仁寺的春天(北野)
    写诗(安鸿毅)
    守墓人(张俊贤)
    两只蚂蚁(吴箫)
    (宋雨)
    迟暮(弥唱)
    时光之肺(王信国)
    但是水,水(孙丰博)
    十担麦子(支禄)
    下一座是谁(肖梅)
    我是百分之百的砒霜(燕红君)
    晒晒沙吾尔的阳光(郭文会)
    光夜里十二点钟,布谷鸟在窗外柳树上叫(曹志岩)
    开条窗缝儿,留给月光(申广志)
    阿娜尔古丽(彭惊宇)
    地铁(贺海涛)
    比奥莱塔·帕拉——拉丁美洲民歌的母亲(洪启)
    悼昌耀(红松)
    雅玛里克山(裴郁平)
    棉花:北疆大地上最后的贵族(刘龙平)
    在和硕特大草原上(谢耀德)
    [跨文体]
    奇妙的小画册(童话四篇)(刘乃亭)
    散文什锦(忽晓梅)
    [维度]
    时间·时代·我们这一代(陈家琪)
    在地理经验与诗歌传统之间——藏族当代汉诗哲学(邱婧)
    [周边]
    曼德尔施塔姆:爬上钟塔的孩子(纪梅)
    谁的洛丽塔(胡亮)

    (姜斌)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