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2年第02期
  • 西部头题·新锐作家 兔子
  • 刺客 1按照事后许多人的回忆,班果是在12月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秘密来到南京的。最清楚这件事的马良在他的回忆录中也证实了这一点。当时他是负责警卫汪精卫的特工队长。
  • 有时候,姓虞的会成为多数
  • 我们租住的地方,理论上应该叫做城乡结合部,但现在很多事情,除了在理论上站得住脚,实践起来都会有些模棱两可,因为实践中的一切,都变得似是而非了,不再像石器时代那么泾渭分明。
  • 上帝——一种在高度上的视觉描述
  • 上帝:一种超验的存在。在地球上大多数人的眼睛里,他老人家越来越没有市场,因为在我们的视界里原来觉得他会在的地方,他却都不在。比如说,我们一开始以为他会住在月球上——至少那儿也该有他的一栋别墅什么的,可是花了不少的时间与金钱上去看了,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后来上去的人为了给没有上去的人有所交待,只好从上面带回了一些石头和泥土。另外,为了给有可能有的其它星球上的生命证明地球人到此一游,还在上面插了一面国旗;另外,为了纪念地球人到此一游,上去的人还拍下了一张有一个巨大脚印的照片,回来后刊登在了各大报纸的头版上。
  • 小说三题
  • 饥荒 史载:明末,关中连年旱灾,城中小儿,旦出,暮多不归。
  • 你们要找的人
  • 红掌住过很多年的疗养院是在X市的北郊。 这是一个略显荒凉的地方,疗养院的后面是稀疏的民房和一片树林。平时没有人记起它,谈论起它来也是讳莫如深,只有在人们相互辱骂攻击时才会恶毒地提到它的名字。因为在他们看来,那里的病人是反常规的、危险的,是一些远离社会常规的“不合时宜”的人。
  • 父亲的画像
  • 父亲让我学画,是我八岁生日后不久发生的事。他领我去见一位姓李的老师,把练习本上的习作和各类涂鸦拿给他看。他笨口拙舌又满怀憧憬地对那位脸上坑凹不平的男人说着些什么,而我,目光早已游离到室外:公交车排放的尾气,红烟囱冒出的黑烟,游戏机房屏幕上“吃豆子”的游戏,远比鲜明却失真的画作要吸引我。不过,决定权不在我手中,李老师说可以一试。此后,我的手中便多了一样东西。
  • 青海诗群
  • 土耳其 突厥的铁蹄 奥斯曼人的弯刀 席卷 像从地图的某个边角开始 世界在经历一次折叠 土库曼的羊皮 铺展 直至爱琴海边 而塞尔柱人的毡帐,最终在 拜占庭辉煌的宫殿之侧 驻扎
  • 风景
  • 物质庞大坚硬 音乐之水绕行远去 千年极寒提前抵达秋天 人们慌乱抢购体温
  • 都兰遇雪
  • 风水宝地中的都兰 云彩独占鳌头 蒙古词语中的温暖 酒中我找到了家乡
  • 脊椎,脊椎
  • 困苦缓慢地、缓慢地上涌掠过荒凉的腹腔,生有裂缝的心脏。喉间一片黑暗,锯齿状的疼痛延绵不绝。谁能拒绝阳光的情意?可是.爱,如此艰难,谁又能承受阳光的情意?脊椎,脊椎。
  • 嘉那嘛呢石上的星空
  • 是谁在召唤着我们? 石头,石头.石头 那神秘的气息都来自于石头 它的光亮在黑暗的心房 它是六字箴言的羽衣 它用石头的形式 承载着另一种形式
  • 青海留言
  • “冥冥中的膏灯为何不亮?”可世俗的黑雪却已覆盖了神的庭院——一对硕大向上的野牛头
  • 雨若琴声
  • 源自天籁,抚过夜晚幽深的湖 树木传导淅淅沥沥的琴音 那是古筝上轻轻跃动的音符 在潮湿的音域里缓缓入城
  • 女湖之美
  • 她是美的。当四季轮转 绿雨到白雪 飘向女神的黛眉青眸
  • 树的伤痛——与MZ君在仙米林间的三言两语
  • 啊?噢。 我是说伤痛树的伤痛你看那棵树半腰分枝的地方一次阵痛之后就连时间也没能愈合的伤口
  • 鱼群是液态中穿梭的飞鸟
  • 翻卷的云朵比之于翻卷的浪花 更宜于营造沉思的情景 诗歌说出秘密的同时又营造秘密
  • 等车
  • 一辆红色的的士 又一辆红色的的士 第三辆红色的的士 ……
  • 乡间邮递员
  • 1980年代初见他时 他是四十开外的老天真 连滚带爬从山上下来 就像一只成精的山猫
  • 山那边的世界
  • 翻过最后的那座山。那边的世界 一种冷使我感觉不到心跳 一双时间的手不断摧毁城堡 无法计算路程和年月,无法辨别昼夜 没有欲望。所有的灵魂一贫如洗 甚至没有一行美丽的诗句 无尽的黑夜是最真实的世界 罪恶和虚伪呈现原本的面目无法遮掩 无法赞颂或者厌恶任何生灵 甚至无法吟唱与赞美无关的音符
  • 男人的高陆
  • 秋深。青海男子西望:大雪直压昆仑,飓风堆垒寂地。父亲仍在沉默。他的疆域,花开伏地,人往高处。有不可言状的惊悚之象。他直视雪峰一侧睾丸覆盖半个草原的种牛,颇为得意。
  • 来世
  • 秋天过来了。过去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在另外一个人旁边的秋天 我画下了细雨。引发冷风景 却没有什么值得赞美 没有谁的目光掉进水里 飘动起来,经过灰白色的晚上
  • 高处的青稞
  • 七月,金黄金黄的阳光下 青稞的子孙们站在高高的山塬上 被浓醇如酒浆的秋风熏醉
  • 握紧青海高原
  • 怎样用残缺的文字说出唯美 说出拆散的梦和对媚俗时代的拒绝 九月来临我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影子 找不到关于青海高原确切的描述 和那一次梦境里灵魂和大地的默契
  • 属于记忆的蓝湖
  • 初夏已属于记忆 属于与我毗邻而居的——蔚蓝的大湖 属于从笔尖刚刚滑落的那滴湖水 我们就这样在挽歌中相遇了
  • 疯子
  • 从前有个疯子 他吃掉墙根的野草它们在他肚子里小声歌唱 他追逐的女学生在下午的风里狂奔像参加运动会 他住在两面相对的镜子里不需要方向感 他在楼梯昏暗的拐角抚摸那些不肯离开的光线
  • 穿过镜头的马群披光而去
  • 成都市公安局警察训练基地位于双流县牧马山一线。牧马山原名谊城山,因诸葛亮在此牧马、演兵布阵,后演变为牧马山。来自朱提(/4.云南昭通)的古蜀王杜宇娶了一个名“利”的女子为妻,她是从江源(今成都祟州市)的一口井里飘升出来的,这暗示了女人之于井的隐喻。杜宇自立为蜀王,称为望帝。
  • 傻子寓言
  • 影子大厦 有这样一个地方,人的影子落在地上以后,会逐渐加厚、粘滞、变沉,对人形成沉重的拖累。更有甚者,影子把人拖住,造成行走困难,即使费力走了,影子印在地上,许久也不消散。影像学家和地质学家们对此展开了科学调查,共同研究发现,这个地方的土质很特殊,从文化层上分析,土壤中的阴影已经积累了三千多年,非常深厚。人从地上走过所留下的影子,与土壤中的历史积淀产生呼应,在地表上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形成了影子粘滞和加厚现象。
  • 水乡记忆
  • 故乡,在洞庭湖的南岸,是一个十足的水乡。蓝色的资江与浑黄色的湘江在临资口古镇边交汇,缠绕半周后,青黄色的彩带才一步一回头地飘向浩渺的洞庭湖,流入长江,最终投归大海。
  • 微观都市五记
  • 死者的位置 刚到杭州生活不久,住在一个比较老的小区。小区里老年人很多,不免常看到小区单元某间房子的窗外挂着花圈,在不适宜的高度,宣告死神的莅临。楼层低的人家,花圈拴在钢窗外,有时下面还用一根杆儿顶着。楼层高一点儿的,可能就得想别的办法把它固定住。好在,这是一个九十年代初建的小区,楼层都不高。因此,花圈或高或低地挂着,至少可以让路人看到它们的象征意义。
  • 写在城市边上(外一篇)
  • 天津作家冯骥才先生有次在京陪同美国友人参观访问,步行途中,对美国朋友们不无意味地讲了一句话,他说,在中国北京的街头巷尾,很随意地踢到了一块砖头,如果掘起来考究一番,也许都比美国的历史还长。
  • 碾碎的杭城
  • 2006年初,我在杭州定居下来。我的“定”,并非定于“居”,只是被定于这座城市而已。作为一个无新房、无旧产的外来人口(即所谓的“新杭州人”),我居无“定”所,飘蓬辗转于城市的各个角落。所幸,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暂为圆心,让我不至于飘出这座城市。好在也有同类:千百年来,漂泊江湖如我者,岂可胜数?
  • 卡罗琳的婚礼
  • 这是个凉快的九月天。我从布鲁克林的一个法庭走了出来,手里握着我的人籍证。站在法庭外的台阶上,我想挥舞着这一纸证书一路跑回母亲的住处,恰似理所应当地打败了战场上敌军的首领。
  • 潮声:德里克·沃尔科特
  • 因为文明是有限的,所以在每一种文明的演化过程中,都会有中心不再能撑持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刻,那保护文明使之不至于分崩离析的,不是军团,而是语言。罗马的情况是这样,在那之前,希腊也是如此。在这样的时刻,承担这种坚守工作的,是一些来自外省和郊野的人。跟人们普遍相信的观念正好相反,郊野不是世界终结之地——恰恰是世界展开之处。这对语言的影响不亚于对视野的影响。
  • 魔术工业:约瑟夫·布罗茨基
  • “八月,”一位俄罗斯移民诗人向我解释,“是一个说俄语的男人,”“因此当你在诗里说‘女仆,八月’……他抱怨。”在俄语里,月份有性的区分。名词有阳性或阴性词尾,但除非在拟人的情况下,月份只是名词。当然,在田园生活传统中,月份有传统的化身。五月是阴性的,一位身着白衣的白皙女子站在开满白花的草地里;六月的玫瑰在雷声中颤动,叶片舒卷,向她的情人敞开心扉;十二月是个毛发灰白,胡须如冰柱的老人。但这些化身只是月历意象,
  • 作家影像
  • 是时候了,我必须出发了 在不可能的季节,去一个 不可能的地方,在冬天,朝着喀纳斯 朝着零下二十多度,出发 带着皮肤下的凝冰,鼻尖上的白霜
  • 视觉·记忆
  • [西部头题·新锐作家]
    西部头题·新锐作家 兔子(裴指海)
    有时候,姓虞的会成为多数(弋舟)
    上帝——一种在高度上的视觉描述(汪建辉)
    小说三题(向祚铁)
    [小说天下]
    你们要找的人(南子)
    父亲的画像(刘小骥)
    [一首诗主义·青海诗群]
    青海诗群(班果)
    风景(曹有云)
    都兰遇雪(葛建中)
    脊椎,脊椎(郭建强)
    嘉那嘛呢石上的星空(吉狄马加)
    青海留言(江洋才让)
    雨若琴声(刘大伟)
    女湖之美(梅卓)
    树的伤痛——与MZ君在仙米林间的三言两语(马丁)
    鱼群是液态中穿梭的飞鸟(马钧)
    等车(马非)
    乡间邮递员(马海轶)
    山那边的世界(撒玛尔罕)
    男人的高陆(宋长玥)
    来世(肖黛)
    高处的青稞(杨廷成)
    握紧青海高原(衣郎)
    属于记忆的蓝湖(赵秋玲)
    疯子(张正)
    [跨文体]
    穿过镜头的马群披光而去(蒋蓝)
    傻子寓言(大解)
    水乡记忆(李清明)
    [维度]
    微观都市五记(颜炼军)
    写在城市边上(外一篇)(刘军)
    碾碎的杭城(王诗客)
    [周边·加勒比海小辑]
    卡罗琳的婚礼(艾薇菊·丹提卡[著][海地] 林文静[译])
    潮声:德里克·沃尔科特(约瑟夫·布罗茨基[著][俄罗斯] 北塔[译])
    魔术工业:约瑟夫·布罗茨基(德里克·沃尔科特[著][圣卢西亚] 程一身[译])

    作家影像
    视觉·记忆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