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2年第03期
  • 西部头题·台湾小辑 他们说神
  • 他们说,我是神。 青屿村,位金门东北角天摩山下。天摩山一边向海,遥望山后、田埔,另边远眺太武山,以及官澳、西园、吴坑等村。面海的山麓,一尊风狮爷陡然醒觉。才醒着,听着风呼号,以及人声细细密密。人声,风吹不散,且跟风合而为一,风一来,声音渗透,慢慢地,比风还嘈杂、还殷切。我相信,我因此醒转;而且,我马上知道我是风狮爷,我也是神。
  • 泡在福马林里的时间
  • “莎士比亚说‘死亡’是有去无回的未知国度……”“解剖学”的老教授说。 “老师,那您认为‘死亡’的定义是什么?” “那你认为呢?“ “如果我说水晶球是活的,您相信吗?”“当然相信,因为死的东西,都一定活过。”
  • 对窗
  • 我经常站在窗口,凝视着窗外。 不久之前,我才倚着自己的窗,看着对面旅馆。与旅馆二楼房间对望的是我的住屋。那里门窗大敞,电扇还在柜子上嗡嗡转动,好像主人只是暂时离开,随时都可能回到座位继续阅读摊开的书。
  • 酷刑
  • 众所周知,金门在抗战期间也曾经被日本占领过,当地七十岁以上的,多少也知道当时有个抗日组织,叫“金门复土救乡团”。参加者不用说,除了几个同安人外,当然大多是金门人。救乡团本部设在尚未沦陷的大陆内地。救乡团曾突击伪警所;突击沙尾街,擒杀伪区长郎寿臣;以及爆破西园盐厂等等。三番两次下来,日本人知道这类行动必定有内应,因此加紧搜捕。民国三十一年正月初八,救乡团团员许水龙潜返岛上搜集情报,在烈屿联络站青歧洪水尚家被汉奸密告,日警本部会同日本海军派遣队急往逮捕,许开枪,跳楼,不幸被伪警洪启明上前牢牢搂住,日警本部部长小森随即一个箭步欺身上前,抽出武士刀砍断许的脚后跟。
  • 不如歌
  • 平静的无,不如抓狂的有 坐等升温的露珠,不如卷热而逃的泪水 猛射乱放的箭矢。不如挺出红心的箭靶 养鸽子三千,不如拥老鹰一只 被吻,不如被啄
  • 最短诗
  • 空 鸟。飞过—— 天空 还在。
  • 演讲比赛
  • 有人用旗鱼 有人用鲤鱼 有人用熏鲑鱼 证明自己的存在 我才发现 自己并没有鳃
  • 命运与机会
  • 你一直赌大的 大大的输赢才像英雄 “但是。输了怎么办?” “一直输一直输也是一种赢呀!” 你说赌大的就是有个好处 不论输赢都赚到了传奇
  • 爱情是甜的
  • 玛莉叶是甜的,罗卡是甜的。一起喝的孤独 是天然的,糖加绿 色,是甜的 玛莉叶是女的罗卡是男的
  • 议程表演
  • 严谨规矩的学院里 又多了一名失踪人口 她也许在一次评论天空的研讨会 被云拐走 只因没有遵守 和分析对象保持距离的禁忌 她也许在一个灵感暴涨的夜 被大水冲走黎明一滩未干积水
  • 分类作业——致陌生星球。或地球上的非人
  • 我们派最美的人偷东西 我们派强壮的人从楼顶坠落 我们派幽默的人默诵哀歌 我们派青春的人接受囚禁 我们派伤心的人伤害别人 我们派贫穷的人善待贫穷 我们派愤怒的人逻辑重考 我们派有空的入吃糖果 我们派真正的人重生
  • 蛇蜕
  • 有人在我听不到的地方叫我 看不到的地方闪烁 墙外是 踟蹰的风 墙内是 薜荔的青光
  • 外婆
  • 在砂石车气喘的中华路 我每天骑单车随外婆去种菜 她走出老家的猪舍 喂好屋外的鸡鸭
  • 荷花诗抄(十选四)
  • 怎样画出风的姿态 只有叫荷花弯腰 荷叶翻折 发 散在风中
  • 毒虫五语
  • 蟑螂 缓缓,爬行过三亿年的历史 在心灵的阴暗角落 睥睨,两足的灵长类 横行地球
  • 伐木
  • 一斧下来骤痛 再一斧断肠 年轮溢出泪水 根在地里呐喊
  • 天琴座
  • 时间的阴影占满整座天空 如此巨大的琴弓 携着一小袋坚果 我走回短暂的山居 像尘世里每一个逝去的旅栈 天上的琴声为我指路
  • 广场
  • 学校广场.小朋友们划一体操 相同天真灿烂的笑容 相同的礼仪口号与鞠躬 仰望蓝天坚信相同耿昂高远的理想 老师在莘莘学子恭敬的蹲站里 闪烁着相同的自豪与满足
  • 让雨
  • 让月亮微汗 让蟋蟀嗓音压低像书页掀动 让液体落在液体 让墙让禁地让凝固的 裂缝自行迁移让填补 让一只笔寂寞让落叶的涂鸦 星尘爆让记忆
  • 声音
  • 声音回来了,站在门口 它披星戴月,一身风霜 我请它进来 并递给它一杯热茶 它如水烟从杯中 弥漫了整个房间 我迷蒙着双眼 看它忽悲忽喜的神情
  • 诞生
  • 谁决定给你毛发,黑色,不是其他颜色 谁决定给你,这样的肤色 谁决定声音,深夜,将我从睡眠中唤醒的 声音 谁给你力量,紧握拳头的力气
  • 惊异
  • 身为女人的你对做爱总是无比惊异 率将鼓舞欢送冲锋陷阵的兵队精液 在暗湖汹涌的阴道浮沉惊溢 千万支膨胀盛开的鸡毛掸矗立劲屹 用力厮杀出幽暗角落隐藏的不经意
  • 另一种生活
  • 我喜欢变化无常的事物 充足的阳光,不曾开始的 信仰。你想知道吗 安然而坐之时。将会看见什么? 鸽子在远方飞翔.衔来一则 未经修饰的洪水神话
  • 安宁病房的春天
  • 雾来了,病床上一条情诗随风舞。体内复燃的余温,蠢动。皮囊掏空,肺腑受损,水血清寂。所有舍不得离开的正在缩小,酝酿该死的正纷纷死去。有鬼忙着纠缠,有魂穿墙而过,狂野无法入诗的脸谱不必阅读。那带电的幽灵竖起耳膜。莫非,来了又走?肃静。雾来了,逐日坟起一座沙丘。
  • 拾级而上
  • 都忘了为何来到这里,是谁暗中操弄镭射刀,消除记忆回路,我不清楚。只感觉身体倾斜成某种角度.沿着湿滑满布青苔阶梯朝上方移动。有光线从遥远的顶端投射,仿佛从井底仰望飘浮在上方的模糊黯淡的月影。从我看不见的高度俯瞰,也许,这座塔楼是耳蜗状的,我不确定,因手边没有工具,无法量度。
  • 古怪的间隙
  • 影子的斑驳处没有你我 重叠的切片以为 这就是边界 絮絮地躲在界面里 生火煮饭 头发的汗味 说着活过的年代
  • 孔子在我家洗脸
  • 孔子在我家洗脸 一抹是一百条皱纹 毛巾上都是春秋时代的 风霜;毛细孔里还有 战国残留的烟尘…… 舞雩回来之后 他的脸开始发痒
  • 偷娘
  • 消息是宝平带回来的。消息是带给杆子的。麦子黄了,宝平请假回家收麦子。杆子把一包药塞进宝平的包让给娘捎回去。宝平把药送到杆子家,杆子娘留宝平吃过饭,捏着宝平的手说,收完麦出门时来婶家一趟。宝平帮爹收完麦子偷了个懒,缓了半天,睡足了觉,就往城里返。离杆子家远远的就隐隐听见了哭声,上了梁顶就见杆子家院子里高高竖起引魂幡,便知道杆子娘去了。宝平烧了灵前纸,磕过头,起来一问,杆子娘果然咽气不久。
  • 误入省城的牦牛
  • 夜黑如墨,零散的灯,像来路不明的子弹,把省城的夜空击出些大小不一的窟窿。卧铺客车一个急刹,刺耳地响动几声,摇晃晃地在下关长途汽车站停稳。司机回过头,说,省城到了,有急事的,赶紧下车办你的急事,不急的,可在车上躺着,继续睡觉,天亮了以后再走。
  • 我也爱美人
  • 我被抓了。警察在审我。 椅子有点破,很多部位掉了漆,露出了原有的木纹。我厚实的身体坐在上面,不摇,椅子都有点晃,我稍微一动,嘎吱得就更厉害了。警察坐在我对面,一张简易的桌子,四条干巴巴的凳子腿上,挂着两个破抽屉,我估计,一拉就得散架。
  • 马力出手
  • 马力的个头和饭桌一般高的时候,天天都想打隔壁的大胡子。马力不想都不行。大胡子要么棍子似地杵在家门口,恶狼一样盯着马力家,要么到马力家找茬。比如,大胡子冲到马力家门口,指着自己家门前的一片树叶,说是马力家故意丢的,把他家门口弄脏了,喝斥马力家的人赶快拣走。
  • 上访记
  • 如果不是白月月那张“糜面嘴”,余美焕那一天是绝对不会走出家门的。早上起来,余美焕的眼皮就一个劲地跳。开始她还觉得很高兴,反复和丈夫论证说,恩川呀,我的眼皮跳得厉害,你说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来了呢?王恩川刚刚送孩子上学回来,也就顺话答话说,现在孩子上学这么远,中午不回家,还得再交午餐费,兴许你出门栽一跤,面前就蹦出一捆百元大钞了!余美焕没好气地说,人家和你说正事,可你总是做梦娶媳妇。
  • 女诗人诗选 画面
  • 中山公园里,一张旧晨报 被慢慢展开,阳光下 和平日,皮条客,监狱 乞丐,公务员,破折号,情侣 星空,灾区,和尚,播音员 安宁地栖息在同一平面上
  • 小暑后
  • 小暑后,国槐树上的知了 多么让人萧索 它那哭丧的嗓音 必定会牵起一个人的闲愁暗恨 必定会让一个人念起另一个人
  • 旧照
  • 背景中的白鹭踮起一只脚站在水里 再后面的芦苇丛,弥漫起十七年的烟霭 那时我喜欢诗经中的句子,喜欢把芦苇叫 做蒹葭 照片中的我穿着白色百裥裙 眼睛稍微眯起来,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
  • 来越像我的母亲
  • 我越来越像我的母亲 对着阳光打盹,在凉衣绳上抚平绸缎 河流、琼枝玉叶都在我的身体里 我的母亲也回到了我的身体 我们打盹,摊开双手那是北方的雪花
  • 我曾去庙里
  • 我曾去庙里,小半天呆坐,看池中锦鲤,鱼戏莲叶。 也曾孤自一人,登那九级浮屠,塔阶上的足音让我宁静 那渐行渐窄的阶梯,又令我生出恐惧,莫名孤独。
  • 傍晚的梁山——给浪子燕青
  • 晴和的傍晚,把《水浒》读透。 直到古老的时光从书页间漫上来。 沿途显现 你唤之为美的事物。
  • 康家石门子
  • 这儿有两座天门 青翠的藤萝缭绕光阴 赭红的崖壁纹满伊甸 那被公布的长卷,记载着三千年前的情爱 一艘陶土大船靠岸,森林渐次明亮
  • 洁癖
  • 她收拾着一间简朴的屋子 地板担取清水冲刷 书籍晒过后分类置放 几盆茉莉花,是窗台的活物 她还年轻,没有更好的自制力 但秋天后逐渐适应枯败
  • 窗前的柿子树
  • 去年它就已经有三层楼那么高了,密密的 枝叶 像一把弧线优美的绿伞,支在高高的半空 邻居从树下经过,我总是愉快地回答她们:那是柿子树!
  • 终南有余雪
  • 我无数次围绕着一座山岭走来走去 像敬礼,像哀悼。当有余雪的夜里 我呼喊山峦.要把它们一座接一座喊醒 一个人啊.用尽了可能的力气
  • 狂饮
  • 我们的狂饮尚未到达尽头。 这一杯又一杯。 当我们说出冷,但是还活着。这算什么醉 我们在东门口,在关山坡,在鹤游坪,在滨 河路
  • 暮秋
  • 你将体味到一种深长的倦意。腐败的生活 耗尽意义。如我们逃逸的心 又陷入暮年的光景。
  • 白露
  • 这无疑是一次奇迹,吊桥落下,过护城河, 我是欲跃马进城的那个人么? 不不,我只是厌倦了烽火。倾国倾城, 只是又一次冒险的想象。
  • 1988
  • 那年的雪下了三天三夜,外婆用煤油炉煎 土豆片 “有一片总会落在我们家的,雪……” 哐当哐当的铁轨上拉走很多病人.包括母亲
  • 邻人。半蓝眼猫咪
  • 我也爱我的平易友善的邻人们 虽然我,总是神情木讷。我的永久外省口 音的抒情 都仅密送给每一上锁的私人句式
  • 小令
  • 有可能是被遗漏的书信 桃花也是蜂鸟也是 岭南二月粘腻的风和情事也是
  • 春天是个加工厂
  • 春天制造出水南风 使我坐卧不宁。我打开玻璃柜 想到四月,才刚开始 七十二种花儿。还没开到一半 水南风就走不了。就会长期占据
  • 锦官
  • 风暴并未走远,它是最为脆弱的部分。 萦绕,窥伺,上演着皮影戏。 周遭片刻未停的喘息——
  • 紫云英
  • 很多年前的冬日我看到田里开满紫色的 花朵 这些细小的花朵被风举在手里左右摇晃 整整一个冬天 我都坐在它的旁边
  • 白云源
  • 那条从石缝中挤过的小溪 就是我们的生活。落入泥淖 那森林里的疯丫头 有着蝴蝶般的清醒 她赤脚越过山涧 将花瓣放在溪涧顺水流走
  • 凉水寺
  • 今夜清朗。月圆,我踩着细碎的卵石 小径无尘无痕,亦无纠缠迷醉 竹叶擦肩。 石阶渡一层白霜,百会清凉,睡眠垂落
  • 生育报告
  • 2003年秋,第三次来巴黎演出舞蹈剧场作品。第一次是1999年应邀在巴黎的法国国家舞蹈中心演出现代舞蹈剧场作品;2001年、2003年和2009年再来,是参加以当代艺术为展演主题的巴黎秋季艺术节。
  • 一个与太阳有关的比喻
  • 在造反楼跟前的院子里,我们看老木从家里出来,就跟在他身后喊他“阿米巴”,老木闷着头走,越走越快,我们跟在他身后跑起来…… 跑着跑着,我们的个子也就长过老木的肩膀了,再后来我们也就知道了“阿米巴”是个寄生虫了。
  • 邦金梅朵
  • 邦金梅朵是我们在318国道73道班处捡上车的。东风奥丁刚驶出八宿县城,就看见骨感的邦金梅朵站在路边。我们要去波密,前天那里发生了5.2级地震。地震经常造成滑坡,滑坡体波动测试及力学分析是我的研究课题。这个课题我已经搞了六年,前三年的研究重点是第一阶梯青藏高原,2008年汶川地震后,便转入第二阶梯,也就是青海玉树一西藏昌都一左贡县一横断山麓一线。
  • 老其满的玛利亚
  • 2010年初,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组建、该院博士生导师杨镰率队的“塔里木生态环境与绿洲文明考察队”一行十七人赴沙雅考察。沙雅是他们这次考察的第一站。他们到后,提出第二天一早就去踏访八十多年前瑞典传教士恩瓦尔女士曾经生活了十九年的老其满村。
  • 文化复兴自由谈
  • 为写此文,先上网浏览相关话题,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百度搜索出“中国文化复兴”的相关网页高达近百万页。事情就是这样,人人都来谈论文化复兴时,这个问题已经被消解,变成一种特殊消费现象了。如今“复兴”的可能不是文化,是关于文化的言说。而且很可能这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人人都能自由而充分地谈论文化复兴,谈论一个现代公民有权利、有义务谈论的任何话题,也许文化复兴就因此而实现了。
  • 耶稣之死的经济原因(外一篇)
  • 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以为耶稣是被犹大出卖了的;耶稣之死完全是因为当事人执意要为生来就背负原罪的人们代过受罚;耶稣的死因似乎完全出于非理性的精神偏执,因而具有了炫目的神性;《最后的晚餐》上那个表情暖昧的人就是叛徒犹大,等等。我非教徒,也不是《圣经》研究的学者,所以在这方面多少年来都是人云亦云,不明就里。
  • 另一种召唤(外一篇)
  • 1968年,当俄国人占领了我那弱小的国家时,我的全部书籍都遭到了禁止,我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谋生手段。许多人想方设法帮助我。一天,来了位导演,他建议我以他的名义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改编成剧本。
  • 昆德拉:时间外的脸与超时间的姿势
  • 脸与姿势 在你们那里生活的人有脸吗?昆德拉让他的阿格尼丝羞涩地问一个遥远星球的陌生来客。别再看着我。这是阿格尼丝的父亲弥留时对女儿的最后嘱咐。阿格尼丝知道,他去了一个没有脸的地方。
  • 画画写写,介绍世界文化名人
  • 阿道夫·霍夫梅斯特(Adolf Hoffmeister1902—1973)是一位见多识广,集作家、戏剧家、画家、翻译家、外交家与旅行家于一身的奇才。
  • 参加“新诗写新疆·喀纳斯诗会”的诗人们在白哈巴5号界碑前合影
  • 视觉·记忆
  • 二十世纪中外有关土尔扈特蒙古部落的书籍中,丹麦探险家亨宁·哈士纶的《蒙古的人和神》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在这本书中,土尔扈特自伏尔加河东归,只是它的远景,哈士纶关注的是现代——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土尔窟特人的光荣与梦想。着力表现的是这个古老部落为进入现代社会所付出的与得到的。
  • [西部头题·台湾小辑]
    西部头题·台湾小辑 他们说神(吴钩尧)
    泡在福马林里的时间(许荣哲)
    对窗(凌明玉)
    酷刑(黄克全)
    不如歌(白灵)
    最短诗(林焕彰)
    演讲比赛
    命运与机会(颜艾琳)
    爱情是甜的(李进文)
    议程表演(林德俊)
    分类作业——致陌生星球。或地球上的非人(孙梓评)
    蛇蜕(陈义芝)
    外婆(焦桐)
    荷花诗抄(十选四)(洪淑苓)
    毒虫五语(方群)
    伐木(徐瑞)
    天琴座(罗任玲)
    广场(方明)
    让雨(陈育虹)
    声音(苏绍连)
    诞生(林婉瑜)
    惊异(江文瑜)
    另一种生活(凌性杰)
    安宁病房的春天(紫鹃)
    拾级而上(银色快手)
    古怪的间隙(阿翁)
    孔子在我家洗脸(纪小样)
    [小说天下]
    偷娘(季栋梁)
    误入省城的牦牛(郭发财)
    我也爱美人(草人儿)
    马力出手(毛立新)
    上访记(李康美)
    [一首诗主义·女诗人诗选]
    女诗人诗选 画面(西娃)
    小暑后(沙白)
    旧照(翩然落梅)
    来越像我的母亲(吉尔)
    我曾去庙里(舒丹丹)
    傍晚的梁山——给浪子燕青(苏浅)
    康家石门子(曾秀华)
    洁癖(青蓖)
    窗前的柿子树(施施然)
    终南有余雪(横行胭脂)
    狂饮(金铃子)
    暮秋(婧苓)
    白露(姚月)
    1988(李晓旭)
    邻人。半蓝眼猫咪(李速)
    小令(冯娜)
    春天是个加工厂(陆辉艳)
    锦官(莫卧儿)
    紫云英(红土)
    白云源(刘晓萍)
    凉水寺(余小蛮)
    [跨文体]
    生育报告(冯秋子)
    一个与太阳有关的比喻(周军成)
    邦金梅朵(杨沐)
    老其满的玛利亚(李鹏海)
    [维度]
    文化复兴自由谈(单正平)
    耶稣之死的经济原因(外一篇)(王兆军)
    [周边·捷克小辑]
    另一种召唤(外一篇)(米兰·昆德拉 子苏[译])
    昆德拉:时间外的脸与超时间的姿势(任洪渊)
    画画写写,介绍世界文化名人(阿道夫·霍夫梅斯特 星灿[译])

    参加“新诗写新疆·喀纳斯诗会”的诗人们在白哈巴5号界碑前合影
    视觉·记忆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whoami@mail.xj.cninfo.net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