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2年第10期
  • 裕子和李
  • 李拿起自己的牛仔帽,捏了捏变软的边缘,把它立直后戴在硬扎扎的头发上。他垂下眼皮看了看自己脚上的破靴子,推测它还能支撑自己的身体走多久的路才不至于掉了底儿。正午的太阳直对着他,他的裤子被汗水浸透,皱巴巴地裹在腿上。离他曾经熟悉的小镇越来越近了,他甚至听到了稀疏的狗叫。李咽了一口唾液,他感到自己的喉头上下游移了一会儿,接着又安分下来。李拖着皮外套走到小镇近处的大榆树下,
  • 黑鸟
  • 夜幕初降之时,我坐在那里,犹如一条搁浅的鱼奄奄一息趴在吧台上,眼前迷离的灯光恍若蝇虫,跃动不止。DJ放着一曲曲节奏动感的电子舞曲,场子还没有热起来,有人在自己的小吧台旁边站着随着音乐小范围地摇动自己的身体。而我很疲惫,座位随着音乐嗡嗡地震动着,我就像坐在一只晃动的小舟里不停摇曳。我恍惚地摇曳,却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我以为加了冰块的威士忌一定会让我清醒,我抓起口杯一杯杯地下肚,凉意从口腔滚入咽喉,又贯通了我全身,我为此而畅快惬意,脑中却愈见模糊。然而我知道,模糊反而会更迫近清醒,
  • 镜子
  • 在闪闪发光——电脑荧屏在昏暗的房间里闪闪发光。小A移开搭住额头的右手,擦了一把脸颊的汗水,长长吁出一口气。瞳孔反射着屏幕的微光,小A眼帘半垂凝视着显示器。他体会到熟悉的快意,因为又一次获胜而且这是特别困难、来之不易的胜利。长时间的紧张让他的脑子有点迟钝了,眯缝的眼张开了一下:目力所及处一片黑色,被子像一堆稻草蜷缩在床的边缘。快感很快消逝无迹,
  • 学剑
  • "爹,你这么早起去干嘛呀?""放羊。""放羊为啥?""为了养活你娘!""那养活俺娘干啥?""你娘能给俺生娃,就是你。""那爹要娘生娃干啥?"爹用羊鞭指了指他的羊,说:"母羊要生羊崽子,羊崽子会长大,爹也会老,那时候这群羊就是你和你兄弟们的,你们也得放羊,然后娶媳妇,生娃,记住没?"这就是我爹,一个地地道道的陕北羊倌。陕北很穷,土地贫瘠,风沙肆虐,植被稀少,水源紧缺,
  • 青梦
  • 01春天刚刚抵达东南小镇时,蔷薇花已经爬满各家院落,墙角有点点红梅挂于疏朗黝黑枝头。风过处,尽是淡淡的香。青石小道上常有穿蓝印花小褂的女子素面走来,戴青竹编的斗笠,三三两两并肩而行。她们言语清细,落得像丝丝细雨。这般景致自然是美的。我每次在回家途中遇上这些女子,都会停下来驻足片刻,犹如是在观赏精致花纹的青花瓷器。而这当然不是出于一个被繁冗学业困扰的女大学生对简单女子这般闲云野鹤生活的痴迷,亦不是出于女孩对于女人这种成熟群体的偏执向往,
  • 最初的梦想
  • 你知道我的诞辰,我的一生,我的死亡,但不知道我的命。你知道我的爱情,但不知道我的女人。你知道我歌颂的自我与景色,但不知道我的天空和太阳以及太阳的事物。——海子《弑》1十年之后,当重木再次仰望高大庄严的凤凰传媒集团的大楼时,他想起父亲和夏院的话。九月的南京天空万里无云,澄澈无比,仿佛永恒的悲伤。重木看着自己手中厚厚的一沓书稿,莞尔一笑。依旧是十年前的信纸,十年前的笔迹,十年前的题材和十年前的自己,唯一改变的是心境。此时的心情无比平静,
  • 燥秋
  •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就像乌托邦国度一样,虽然美的不切实际,但依然让人倍感温暖。——楔子Part1所谓长大,就是把原本看重的事情看轻一点,把原本看轻的事情看重一点。我想,今年注定是暖冬。秋被夏羁绊着脚步,跌跌撞撞地就来到了人间。一丝凉意都没有,反而闷热异常。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样一个季节我便遇见了你。
  • 一首诗主义 湖州籍诗人
  • "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清·阮元)浙江湖州被元代画家赵孟頫誉为"水晶宫",是著名的"丝绸之府"、"鱼米之乡"。八世纪下半叶的湖州,是中国东南地区的诗歌中心,以一代书法大家颜真卿为核心的文人社团中,有释皎然、陆羽、孟郊、张志和、李冶等诗人、名士。当时的湖州,至少为今人留下了两首千古绝唱:孟郊的《游子吟》和张志和的《渔歌子》。今天的湖州籍诗人,同样在为中国新诗贡献自己的才智和造诣。有人说"湖州籍诗人为中国当代诗歌撑起了半壁江山",
  • 给父亲
  • 在二月寒冷的早晨 橡树终有悲哀的尺寸 父亲, 在你照片前 八面风保持圆桌的平静
  • 给母亲
  • 它在拔毛 拔自己身上的毛 它不拔头部的毛 不拔背部的毛 不拔屁股上的毛 它只拔胸前的毛
  • 多雨的三月,小小的沧桑
  • 又下雨了,三月多情,执意在绚烂和明媚到来之前。垂落一些小沧桑.以敲打、渗进归来的路。烟波江上,雨滴喃喃自语,浅草听懂了。它们染绿一年的马蹄,拉近天涯。可我的天涯仍在雨水之外。
  • 说吧,理由
  • 从瞬间认识永恒.一张木制的犁.从存留它的泥里出土,到小镇的博物馆一串数字的移动。
  • 姜夔:自倚
  • 除了抱怨,我可以容纳一切事物。——布罗茨基 我已厌倦了记忆。未来的日子,我把你们带到了冬天的深处。
  • 罗岕十四行
  • 村民们荷锄挑担从山上下来在这一天临近薄暮的时刻。眼含古老的、现实的、未来的农耕所赋予的泪水。
  • 弯刀
  • 举起的弯刀 寒光被热血擦得更加苍白 你不可忘记草原尽头的明月 不会 忘掉这连绵的蹄声 马还在奔跑 想象却有点迟疑 风更慢
  • 一寸一寸醒来
  • 一寸一寸醒来 就让我靠着鸟吧 好叫儿子们放心
  • 楚吾尔
  • 是哭 所有耳朵都飘下泪水,落下了倾听、遐想、悲咽的过去…… 从过去回来 一个民族咬紧牙床,在骨头缝里,灵魂吹出了一股股冷风
  • 春日
  • 日子有时候像是天堂 飞机从暮霭里斜斜穿过 邻居领着孩子回家 很大的白色花瓣落了一地
  • 天目山采蘑菇
  • 没读过五线谱的森林长满了蘑菇,我采下一个休止符。鹅黄,有毒,急性的斑点随暮光扩大.以至于那尚未抵达的爱来了。踏着单车,全身洋溢着无辜的恨。
  • 倒流
  • 这是冬天的一个傍晚 如果你觉得冷 我们就从东向西走吧 这样,至少还可以望着夕阳
  • 驾车经过318国道遇到一队警车
  • 靠近中午,大雾尚未散去,我在318国道收费站等待通过。茫然中也能感觉时间流逝。
  • 交河故城
  • 残垣如手指。无落日可擎。暮云牵动西风呜呜而去。
  • 燕子和我
  • 气象学家说.4月6号 是南飞的燕子回到江南的日子 年年如此
  • 盐和日子流向西方——纪念父亲
  • 腊月二十八的凌晨,父亲走了。他静静地躺在堂屋里,像一把刚刚油漆过的旧木犁,被放在新翻的土地上。父亲,你走的那个晚上,寒冷在村口苦楝树的枝丫,呜呜地叫个不停,叶子们把风拒绝到无垠的天边。一盏灯亮着.
  • 没有完成,或早已被诗人米沃什拆散
  • 严寒过去了,桃花眨着粉红色的眼睛。艺术曾经上山下乡,现在返回城里。我等待夏天的来临,等待那些石头把我逮住,与河底的溺死者交换对生活的看法。
  • 走在雪地上挂念起故乡的村庄
  • 走在雪地上挂念起故乡的村庄。村庄也像一片雪花.飘在你异乡者的梦中。你是梦中回不了家的那个雪人.曾经有月相伴,曾经沿河踏歌:你醉在渔家粗糙的木桌上.木桌也像你.醉惺惺的四根柱子.有如你浪迹天涯的一年四季。
  • 雪地上的乌鸦——在莫斯科
  • 雪地.乌鸦 把整个宇宙的孤独集于一身,“哇”的一声,撕破黄昏老旧的衬衣。
  • 同美做爱将是困难的
  • A、影子裹着影子的头巾,持烛潜行…… B、一条为泪水催眠的河——河边:一间充满羊臊味的合作社瓦房
  • 情人
  • 我们到海上了,亲爱的 岸上的灯火已经熄灭 海马的笛声婉转悠扬 我们到海上了我打开你的盒子
  • 诗人的唠叨
  • 你完全知道.关于世界正在燃烧的话题我们已经谈论了很多遍那些不说话的儿子们把你写进历史掩盖了手指间的灰“没有野兽,所以把你关进笼子充数。”
  • 子夜走过青铜桥
  • 已是午夜,我独自走在青铜桥上 射着耀眼灯光的机器 仍然在我的身旁呼啸来去,把 看不见的尘埃飘落在我的脖颈里
  • 春光·河谷
  • 这一刻无限大阳光裸出的身子那么大 裸 着一篷金色茸毛紧紧挤着 我们的头埋进去河谷磨擦脸颊
  • 夏天撤军以后
  • 夏天撤军以后 沿途有 衰草 深入一窝窝蟋蟀里 刺探 秋天的军情 泄密的雁声是天上的辎重 草色如番号 交换出敌国的风景
  • 病房手记
  • 病房里的一张床 躺在病床上三天了,辗转反侧,没有困觉的时候,就免不了多想,一下子前生后世的想了那么多,潮水般涌来的,竟然是这么些年来差不多被自己快要忘光了的那些"病"。什么头疼脑热、热胀风寒,那些潜伏在身体里的疾病,在没有被发现的时候,总是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欺骗着我们,而我们的肌体里,早已被埋伏了疾病的千军万马,只是时机未到而已。一个人健康的时候,不会想到这些,也不愿意想到这些被疾病缠绕的问题。只有等到这一天,你躺倒在病床上的时候,
  • 人物散章
  • 临终的孤独 随着死期的临近,父亲越来越不安,越来越需要子女们陪伴。此刻,医治无术,生还无望,父亲只是希望子女们围着他,一家人团坐在他周围,只有这样他才稍觉安慰。我知道父亲舍不得与我们分离。一家人一起走到现在,忽然出现了一条岔路。父亲一直是领着我们走的,现在,他要丢下我们,独自去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父亲非常无助、孤独。我永远忘不了父亲的临终状态:骨瘦如柴的他,卷缩在床的一角,眼中含泪,时不时地瞄我们一眼,竭力地呼吸着,
  • 布尔津河
  • 那条河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是2009年6月的某一天。这一天是雕刻家那永刚的生日,但是他又说,他们家的孩子特多,轮到他横空出世的时候父母已经不再有太多的喜悦,好几年都懒得给他报户口。后来要上学了,父母才想起这档子事,但是他们已经想不起他是哪一年哪一天出生的了,他们胡乱给儿子划定了一个年份。至于生日,他们想都没想就随便填了一个数字。雕刻家那永刚给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显得很无奈。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布尔津河在我们的叹息中缓慢地移动着,阳光洒在河面上,布尔津河看上去就像一条银白色的哈达,
  • 估衣廊(外一篇)
  • 一定要在街市的霓虹灯亮起之前回到家。她被商场的旋转门吐出来的时候,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是8月末的日子,早已处暑了,天气却反常地酷热。从冷气充足的商场出来,站在黄昏的街道上,灼人的热浪立刻像触角般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仿佛能听到身体被点着时那"轰"的一声。一定要在街市的霓虹灯亮起之前回到家。因为,家里有个小人儿在等她。小而娇嫩的女孩,脸颊泛着玉米一般乳白的光泽,是她的女儿,她唯一的宝贝。霓虹灯亮起意味着天黑了,天黑了还不到家,小人儿会害怕,
  • “如果没有记忆,也就没有事实”
  • 当生活的复杂性超过了想象,虚构的动力以及人们阅读虚构叙事的愿望就大为减低。当生活之恶超过了虚构,纪事就具有了非凡的力量。最重要的是总要有人将故事说出来。讲不出故事就一切都无从说起。叙事的失败是受害者最终的败诉。叙事的失败是压迫者和罪责逃避者所巴望的最终的免予起诉。自"文革"结束至今,在相对松动的环境里,迟迟没有人像《寻找家园》、《夹边沟记事》和《定西孤儿院》这样写下有力的证词。
  • “梭子之声”:集体创伤与个人化修辞
  • "创伤"经验或事件从精神分析学上来讲,是特指经历某些灾难性事件而使心灵和精神遭受强烈伤害和刺激,这种伤害和刺激能够产生深远而持久的影响,甚至是心理发展过程中驱赶不散的阴影。弗洛伊德就是如此定义的。他说:"一种经验如果在一个很短暂的时期内,使心灵受一种最高度的刺激,以致不能用正常的方法谋求适应,从而使心灵的有效能力的分配受到永久的扰乱,我们便称这种经验为创伤的。"(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从二十世纪开始,弗洛伊德的科学研究像是一道谶语,
  • 《夹边沟记事》的生存哲学
  • 自新时期文学以来,1950到1970年代的极左政治文化路线给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所造成的苦难生活,似乎一直是文学创作反复书写、永不厌倦的话题。既有亲历者的现身说法,如张贤亮、王蒙们的挥之不去的"噩梦",也有当年蒙难者的后代,如韩东、方方的"隔代记忆",自1993年以来更有无数纪实性作品纷纷出现,其中杨显惠的《夹边沟记事》以所写内容的真实、深刻,
  • 援疆日记(节选)
  • 2010年9月1日周三喀什到新疆,也就是到喀什,已过一周了。这还是我今生第一次踏上这片广阔而神秘的土地。在上海,市委组织部每年安排厅局级干部疗养和短暂旅游。每年都有新疆线路,有两次在年初就选定了,年中快要出发时,都因为公务忙碌而放弃,甚为遗憾。这一次援疆三年,正值壮年。遥想班超当年,告别家人,投笔从戎,千秋业绩,青史留名。吾辈亦有出征疆场的自豪,比较先人,也就气短许多,
  • 这里的人们
  • 蒙古族歌手和汉子这里是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生活习俗中自然随处带有浓郁的蒙古族风情。有朋自远方来,主人大都会到敖包躬接亲送,以下马酒上马酒礼遇之。大帐,奶茶,哈达,还有层出不穷的祝酒词和敬酒歌。每饮至酣处,必有人对酒当歌,闻歌而舞。蒙古族歌手是草原文化的坚定传播者,《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蓝色的蒙古高原》等等这些以草原、骏马为主题的蒙古长调被他们演绎得高亢、悠扬而婉转,也有像《两只小山羊》和《陪你一起看草原》这样的爱情歌曲。
  • 梦里夏尔希里
  • 旅游界似乎存在一个俏皮悖论:对于一些蜚声扬名的风景名胜地,未去自当终生遗憾;而一旦身临其境、百闻一见了,或许又会因景区包装过度、宣传不实或环保不力,而痛感遗憾终生。在与夏尔希里相逢的一个又一个梦里,这种论调被轻易颠覆。只恨手无生花妙笔,描摹心头翩飞遐思。身边的夏尔希里,梦里的夏尔希里,永远的夏尔希里……让人欲忘不能、欲罢不忍、百感交集!
  • 乌什夜曲(外一章)
  • 太阳他过得很好,人们收工了,他也隐到了天山里休息。晚霞也收得刚刚好,渐变地展示壮阔,美轮美奂甚至令人要莫名哭泣。还想借鹰鹤的翅膀,飞一个酣畅!一缕乳白淡雾的云烟,从山的左边出发,飘浮在灌木丛半空,缓缓地向山庄行进,如冥冥中有魂灵牵引,如一条悠哉的小白龙,晚间做完了功课,出洞来嬉戏,头部与白杨林相接,如被母亲拥抱或裹挟。天色暗了下来,云淡在山巅。这时候,
  • 达瓦昆沙漠之行
  • 记得从小时候起,我就一直向往新疆,新疆是个神奇的地方。她地域辽阔,历史悠久,民族风情古老奇特。而南疆更是少数民族集居地,是最具西域风情的地方。有人说:不到南疆就不算真正到过新疆。如今,我非常有幸地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来到南疆援疆。更有幸的是,我们来到南疆不久就结识了一个江西老乡。他和我同姓,因年纪稍长,我们都亲切地叫他"老张"。
  • 喀什的美丽石子
  • 进入我们住所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由石子铺成的石子路。汽车驶过会咔咔作响,摩托车自行车一路上丁丁当当,路人踩在上面,特别是穿高跟鞋的女士更要小心翼翼——生怕崴了脚。初来喀什时见它,不禁让我惊讶,小区的路为何这么差?可走得久了,它在我眼中已不再只是一条路,因为我发现了它——小石子。那颗颗石子,
  • 首届当代法制文学原创作品大赛
  • 《西部·法制文学》编辑部举办的"首届当代法制文学原创作品大赛",现已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征集参赛作品,本次大赛征集以下类型作品:报告文学、纪实文学、短篇小说(字数在3千至3万字之间)。所有参赛作品,要求主题鲜明,内容健康,发人警醒,引人向善。一、投稿办法:参赛作品一律用A4纸打印,附作品故事梗概,用挂号或快递方式邮寄至大赛组委会办公室。电子稿件发送到以下邮箱:zhenggao666@126com,并注明作品名称、作者和字数。
  • 谷川俊太郎诗选
  • 活着 活着 六月的百合花让我活着 死去的鱼让我活着 被雨淋湿的狗崽 和那天的晚霞让我活着
  • 给世界!
  • 一具死尸,横躺在天地之间,被亘古不变的太阳照耀着,一具时时刻刻腐烂着的死尸。对于他,诗为何物?这个问题让我痛苦。虽然他微睁着双眼,但已经什么也看不见。对于他,诗为何物?无数白蛆从他的鼻孔里爬出。对于他,诗为何物?他的阳具徒然下垂,已经气力丧尽。对于他,诗为何物?他沉默着,已经永远不再回答。无论怎样美丽的挽歌,也不再属于他。现在,诗歌对于他已什么都不是。因此,
  • 写诗是我的天职——谷川俊太郎访谈录
  • 田原:回顾您半个多世纪的创作历程,准确地说,您步入诗坛是出于被动式的"被人劝诱"所致,而不是来自自我原始冲动的"自发性"。从现象学上看这是"被动式"的出发,但恰恰是这种偶然的诱发,使您走上写作的道路。从您受北川幸比古等诗人的影响开始写作,到您在丰多摩中学的校友会杂志《丰多摩》(1948年4月)复刊第二期上发表处女作《青蛙》,以及接着在同仁杂志《金平糖》(1948年11月)上发表两首均为八行的诗歌《钥匙》和《从白到黑》时为止,作为您还不满十七岁,那时,
  • 跨越世纪的天才——《天空——谷川俊太郎诗选》序言
  • 一谷川俊太郎不仅在当代日本诗坛是最重要、最有影响力和家喻户晓的诗人,而且在国际文坛上也是被公认的最生动和最具有代表性的诗人之一,这早已成为毋庸置疑的事实。即使对于一百年甚至是五百年以后的读者,我们都可以断言:那时的他(她)们一定会从他的作品里找到依据——即谷川俊太郎是一位跨越世纪的天才。在众多的诗人逐渐被读者和时间淘汰时,谷川俊太郎的作品却在时间和读者中为诗歌赢得尊严,
  • 日记
  •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今夜我只在戈壁
  • 敦煌马夫驯马 西魏 莫高窟第288窟
  • 莫高窟位于敦煌市东南二十五公里的呜沙山东麓,前临宕泉,东向三危山,全长一千六百八十米。石窟分为南北两区,鳞次栉比地开凿在十五至三十米高的断崖上。其中存有塑像、壁画的洞窟多集中在南区,为古代僧侣信众礼佛的场所。现存洞窟四百九十二个(其中五个洞窟位于北区),塑像两千余尊,壁画四万五千平方米,以及木构建筑五座。北区是僧侣修行、居住、死亡后掩埋的场所,有洞窟遗址二百四十三个。
  • [西部头题·90后小说]
    裕子和李(刘天涯)
    黑鸟(苏笑嫣)
    镜子(朱雀)
    学剑(公子长)
    青梦(潘云贵)
    最初的梦想(宋杰)
    燥秋(韩瑞珂)
    [一首诗主义·湖州籍诗人]
    一首诗主义 湖州籍诗人(沈苇)
    给父亲(北岛)
    给母亲(陈夫翔)
    多雨的三月,小小的沧桑(陈美霞)
    说吧,理由(胡加平)
    姜夔:自倚(胡桑)
    罗岕十四行(柯平)
    弯刀(李浔)
    一寸一寸醒来(梁健)
    楚吾尔(梁晓明)
    春日(马越波)
    天目山采蘑菇(潘维)
    倒流(潘新安)
    驾车经过318国道遇到一队警车(沈方)
    交河故城(沈健)
    燕子和我(沈泽宜)
    盐和日子流向西方——纪念父亲(施新方)
    没有完成,或早已被诗人米沃什拆散(舒航)
    走在雪地上挂念起故乡的村庄(屠国平)
    雪地上的乌鸦——在莫斯科(汪剑钊)
    同美做爱将是困难的(王平)
    情人(王寅)
    诗人的唠叨(小雅)
    子夜走过青铜桥(徐峰)
    春光·河谷(杨炼)
    夏天撤军以后(章德益)
    [跨文体]
    病房手记(郁笛)
    人物散章(胡澄)
    布尔津河(萨朗)
    估衣廊(外一篇)(章红)
    [维度·非虚构叙事]
    “如果没有记忆,也就没有事实”(纪梅)
    “梭子之声”:集体创伤与个人化修辞(李海英)
    《夹边沟记事》的生存哲学(刘瑞欣)
    [援疆干部散文]
    援疆日记(节选)(安谅)
    这里的人们(雷华)
    梦里夏尔希里(余军)
    乌什夜曲(外一章)(郭艺文)
    达瓦昆沙漠之行(张景辉)
    喀什的美丽石子(张秋云)
    首届当代法制文学原创作品大赛
    [周边·谷川俊太郎小辑]
    谷川俊太郎诗选(田原[译])
    给世界!(谷川俊太郎[著] 田原[译])
    写诗是我的天职——谷川俊太郎访谈录
    跨越世纪的天才——《天空——谷川俊太郎诗选》序言(田原)

    日记(海子)
    敦煌马夫驯马 西魏 莫高窟第288窟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whoami@mail.xj.cninfo.net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