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西部》 > 2012年第12期
  • 两位学者的画像(外一篇)
  • 随便翻阅一下世界美术史,我们便能清楚地看到,远古时期的或在传说中出现过的人物形象,现实中没有任何有关他们的信息。然而后期的画家们却将他们形象地再现出来,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传说亚当和夏娃是人类的始祖。生活在后时代里的画家们塑造了他们的形象。意大利著名画家、一专多能的学者雷奥那多·达·芬奇从1495年至1498年,
  • “生命画卷”何以不朽
  • 《不朽的生命画卷》是新疆美术界的领军人物、新疆当代油画的开创者和奠基者、杰出的美术教育家哈孜·艾买提的自传性回忆录。这是一部坦诚而有趣的书,也是一部具有多方面价值的书。正如哈孜人物画中的经典性作品将永存新疆美术史和中国油画史一样,这部记录了画家生命历程的书,也具有久远的历史文化价值和文学审美价值。
  • 追忆父亲(外二篇)
  • 九年前,父亲走了。三十多年前,他铁了心要走,要离开这个世界,但被我们兄弟硬拉了回来。那时,他四十多岁,正值人生壮年,今天的我差不多就是他当时的年岁。那是一个炎夏的午后,天很热,而且是一种裹挟着潮湿的闷热,出了屋子马上就觉得有点儿透不过气。
  • 《心有星光》序
  • 辛生是我同乡文友,早年在沙湾工作时曾一起创编油印文学刊物。那时他写散文,我写诗,我们经常因文学聚会在一起。那是一个难忘的文学时代,许多年轻人怀揣文学梦想,埋头读书写作。文学犹如遥远天际的一缕星光,引领我们走过青春期的梦幻与迷茫。
  • 你不能忘记的地方
  • 一车子是助着力跑的秋千,天山是绑着秋千的悬杆。近三年来,因工作需要,我这种由北向南的悠来荡去,不知有多少趟,先是托克逊,再马兰、和硕,继而焉耆。每次,只要车轮碾上焉耆那条著名的开都河大桥,我都会催化出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情来,都会想起过去那晶莹饱满的日子,那无数斩不断的往事、场景,
  • 顶风万里行——忆“文革”中一次冒险的“大串联”
  • 狂热的新大校园1966年8月的新疆大学校园,可真用得上"红色"逞肆、"黑云压城城欲摧"来形容了。"拿起笔,做刀枪……革命造反当闯将"的战歌响彻云霄,校园里贴满了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大标语,戴高帽、挂黑牌、坐"喷气式",领导和老师被揪斗,从图书馆里搜出的"封、资、修大毒草"堆积成山付之一炬,
  • 搁置在暗夜里的泪水(外一篇)
  • 对于每个人来说,时光都是不停地走动、流淌着的,但我更愿意相信,有些时光是凝固、静止、沉静在无垠的内心里的。它们犹如体内分泌出的盐碱,晾晒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这样的时光,是和那些搁置在暗夜里的泪水联系在一起的,是和累累的伤痛联系在一起的。诚如这对来自阜康的夫妻。
  • 雅玛里克山情结
  • 一雅玛里克山,俗称妖魔山,它环卫在乌鲁木齐市的南边。乌鲁木齐火车站就在它的脚下。火车站是我来来往往探家时的出发点和回落点,也是我迎送亲友必到的地方,那里还住着一个乡亲,四十年间亲戚样地走动着,故而,雅玛里克山就像在我的身边一样。那位乡亲我叫她"大婶",她住在铁西村。
  • 唤作连队的村庄(外一篇)
  • 在中国,在新疆,有一种村庄,唤作连队。这种村庄,种地的不叫做农民,叫做军垦战士。管理人员也不叫做村长或是村委会主任、村支书,叫做连长、指导员。这种村庄,居民点布局合理,大方实用。通连道路、连队内部道路四通八达,均已硬化。渠系配套,以往是"干支斗农毛",
  • 花开时节的游牧(节选)
  • 牧羊犬水塘是平顶山附近的一处天然洼地。春天来了,万物复苏,积雪融化,在洼地汇集成一片不小的水塘。牧羊人惊喜地发现水塘水质清冽,四周牧草丰美,就停了下来,搭蒙古包,安营扎寨,埋锅做饭。那年,水塘周边除了刘家看护的羊群牛群,还有老李头家的羊群。有一阵子,三连的老白赶着羊群也来凑热闹,
  • 402记忆
  • 这是单间,红底板,白窗帘……捧着《我们曾经相约》的书,舍不得打开看一个字,环视一圈我将朝夕相处的卧室,我的新家,总感到在这井然有序的某个角落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壶水还未烧开,邻舍的同学欣玉就喜出望外地进来看,她拉开抽屉,发现一本日记,惊异地说:"哇——留给你的书。"我迫不及待地抢来,先亲吻了一下,随后,
  • 西门町:魔鬼与美女
  • 晚餐时,接待我的"总统府"交际处谭小姐对我说,晚上我陪你转西门町。我精神一震:西门町?就是"田"字旁边一个"丁"的那个西门町?谭小姐平静地回答,台北只有一个西门町啊。她大概看出我的神态异常,便补充道,大陆报刊把西门町妖魔化了,即使书上写的,也是三四十年前的事了。
  • 画模
  • 凭我的身材,做梦也没想过当模特,但是那天,老天爷逼我做了一次"模特"。香梨树捏起画笔素描的时节,我中午下班往家走,穿过一座游园广场,目光被一个地摊拉过去。仔细一瞅,是两张人物素描和人物水彩头像,陪伴两颗头颅的,是几枝画笔和几管颜料。一副旧画架站在一旁,虽然旧,但很有精神,还带几分傲骨。地摊前,
  • 秋无痕
  • 一英子家的苹果树头一年果子结得多,第二年就歇歇枝,少结点儿。今年又是个大年,一棵树上几百只苹果压在枝头,靠地面的那一枝似乎要压断了,英子爸老梁找来一块木板将树枝托起来,又用一根结实的木桩支在木板下面。春天苹果花开时,整个树上花朵挨挨挤挤、密密麻麻的,引得小黄蜂和蝴蝶疯了似地上下飞舞。
  • 骑士的摇滚
  • 一吴为成植物人了。听到这个消息时,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当时我正在吃西瓜,等我接完弟弟的电话回过神来,才发现手中的西瓜掉地板上了。妻子嘟囔了一句,我半天没说一句话。房子里静悄悄的,整个世界都似乎静下来了。我想,我应该去看一下吴为,或者给他的家人一点安慰也好。
  • 春秋
  • 秋收后,宋家庄也进行了土地包产到户。一时间,村外大河滩田里和村后山坡地上,全都是担土挑肥的忙碌身影。村长王满堂倒在自家炕上生了三五天闷气,等他再踩在河滩地中的田埂上时,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怨气来:"狗儿的们,几天前老子把钟都敲烂了也不见出工下地的人,
  • 石头
  • 清晨,六岁的石头睁开眼,小小年纪的他,开始了一天的生活。房子里没有父亲。石头和父亲睡在一个床上,父亲啥时候起来,他都不知道。已经有好几天了,他早晨起来,就见不到父亲。石头想见到父亲。他穿好衣服,出门在院子里找,也不见父亲。石头闻见厨房里有饭菜的香味。厨房的饭桌上,有一碟菜,一个馍馍,
  • 看,这里——读图时代的视觉片段
  • 1 从过街乡的水雾开始 山洪选择了这一年的出生地 雨是夏季另一张粗糙的脸 带着竹林,从乌黑的风景里跑出来
  • 一滴水 最终还是一滴水
  • 一滴水 一滴自念青唐古拉山冰川出逃的水 裹挟着阳光和高原的神明 一路奔袭长路短途
  • 感激
  • 不必猜测生活的远方在哪里 但我会感激它秘密摧残过我的—— 就像感激 一个无形而阔大的世界
  • 青湖的早晨
  • 博格达峰斜着身子侧卧在远处 绿草拿把刷子沿山坡一路刷来 青湖宽大的衣袖抖动着水面 早晨站在空中身披金色的衣衫
  • 当你最后一次拍摄了自己——致魏顺德
  • 在去库车宾馆的路上 我听到你 和木扎特河一起跳动的心脏 光影,一群飞扑死亡的鸟翅
  • 看一场诗人的聚会——为“新诗写新疆·喀纳斯诗会”而作
  • 踮着脚尖, 伸长脖子, 像穷孩子扒在墙头偷看富人摆宴那样, 看一场诗人的聚会。
  • 诗篇
  • 破晓的云豆 从草窠中伸出带露的花朵 在泛红的花瓣中写下嘈杂的诗句 它用诗歌把我吵醒
  • 听德彪西的《月光》
  • 今夜,冉冉升起一轮银饰的明月 仿佛阿尔卑斯山脉那银灰色的雪光 映照着我的前额。准噶尔大地一派清辉
  • 玛丽莲·梦露
  • 一个穷困潦倒 用五十美元就出卖裸照的女人 一个倾尽心力 要演好每一个角色的女人
  • 归去来时
  • 时间有时是一群羊 我赶着时间就像驱赶 一群没头没脑的羊 我把它们从乡村赶往城市
  • 亲爱的茨维塔耶娃
  • 到黑暗中去.到十六周岁中去 到绝对之我的牢狱中去 到一次恋情再次恋情的婚床中去 除了黄昏——仅有一次——带胎记的便已足够!
  • 河水
  • 他们多么幸福 隔着果园、苜蓿地以及苜蓿上空的空茫 一条河就在那里 庭院没有门
  • 在KTV包厢
  • 昏暗、闪烁的灯光下 坐着几个系真丝领带的男人 他们喝着鲜红黏稠的酒 有的闭着眼睛,有的睁着 各自寻找着上天的梯
  • 姨妈
  • 姨妈提着铁锅耳朵 倾听我风尘仆仆的脚步 弓着龟背的姨妈八十了 她在暮年总爱凄凉地张望
  • 对自己的认识
  • 我无能力也无意 把自己弄成一面旗帜 弄得那么红 又挂那么高 有风的时候 被扯一扯
  • 诵音
  • 一卵顽石 在寂静处 深埋的千年 忽然就有了音讯 一切都显得慌乱:那二月的暴风雪 白色的浑浊砌起的高墙
  • 在马灯下缝补的外祖母
  • 马灯黑色的影子 像一件黑色的长袍 悄无声息地披在外祖母肩上 窗外有雪花
  • 六月
  • 六月 一个过半的旅程 垂直的日光 花掉一生的积蓄
  • 思念
  • 风狂猛地吹动 树的枯叶 为了春天的绿叶 满地滚跑着
  • 克拉玛依诗群--无梦的人
  • 无梦的人不会像落入泥土的种子 生根发芽.甚至开花结果 无梦的人不会像天空中飞翔的鹰 在云端沉思,为自由歌唱
  • 白纸
  • 阳光爬上百叶窗 这是黑夜过后又一个清醒的早晨 背靠桌腿的那个人 还在睡着 他的手耷拉在转椅上 累了一夜
  • 如果春天是一种符号
  • 阳光遣散的风比河水凌厉 以为是三月的胎记,夜晚微缩的一坨寂寥 严密的篷布下面,树权捅破的绿
  • 雪光树影,被谁弹响
  • 卸了秋甲的林莽,连马达的聒噪 也被寂静掩没。其实 疲惫的轮胎,早摁响雪光树影 却始终沐不着琴声袭来
  • 一见如故
  • 你坚信,明月终将归于 脚下的泥土,这泥土必将 与你的脚板合为一体 你不怕再等千年。在每一个深夜
  • 远航
  • 1 睡去了,可以算做智慧的杰作吧 清退四季。尘埃落地,尘埃飘散 所有隐秘 不再需要一桅返航的风帆
  • 深夜的古城
  • 深夜的城市已经熟睡 原野空旷。远去的游神回到了 它们一千年前的原始时光 街上有清洁工打扫经年的积雪
  • 作诗
  • 只要能在太阳底下摊开我的五脏六腑…… 夫人不止一次地说我:“看你,干啥都笨,假人一样” 我不聪明,尤其是作诗。像徐源
  • 感悟高速列车
  • 现在,我乘坐高速列车 向前飞行 一闪而过的万物 如梦似幻,朦朦胧胧——
  • 星夜絮语
  • 如果把这样的夜色送给你 我就成了一无所有的人 且听—— 微风梳过春天的林间
  • 鸟自这个季节飞过
  • 鸟自这个季节飞过 影子化为漂移的落叶 自天宇的枝头降落
  • 月光咏叹调
  • 三月.摇醒了月光 泛着漫流的脚步 和风如水 盛夏的花期正待
  • 一滴水滑进我的六月
  • 掰开六月的锐角 阳光,沐浴过我赢弱的身体 你眼里饱满的水滴 成为今年夏天唯一的静物
  • 焰火
  • 夕阳落下 焰火比暮色还要绝望 即使倾其所有,也高不过一粒星子
  • 流沙
  • 心中有过一片花开的灿烂 随波逐流,要到哪里去 答案已被流水抹掉 一朵云不厌其烦地问
  • 塔尔寺
  • 西宁 湟中 鲁沙尔镇 宝莲绽放的花蕊 慈悲 庄严 不空金刚 文殊菩萨化身人间
  • 榆树的春天
  • 方块楼与方块楼之间的榆树 不够高大,不够虬劲 一样地鼓出密密匝匝的小花苞来 我知道
  • 对抗与和解:余华与中国当代先锋文学
  • 八十年代中期登上文坛的先锋们,在八十年代末已大有没落之势。不仅当初风头很劲的作家如马原、刘索拉、孙甘露、北村等很少有新作问世,且多隐于体制做起教书育人、编辑丛书和编剧的工作来。在这些先锋中,余华当是较为特殊的一位。他不仅在先锋中因冷静的暴力叙事闻名,
  • 周涛军旅长诗的文学史意义
  • 作为诗人的周涛,其声名鹊起是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随着《神山》等诗集的出版,生活在新疆的青年军旅诗人周涛逐渐为当时的诗坛所瞩目,苍阔、雄美的西部背景和刚毅、豪放的军人气质在周涛的诗歌中幻化成"永不疲倦的激情"和"永不缺乏的崇高"。正如许多周涛诗歌研究者所探讨,周涛诗歌中流淌奔腾的生命气息浸润着无所不在的西部精神,周涛诗歌中桀骜不驯的力和美折射出浓郁的地域色彩。
  • 巴音布鲁克的彩虹——土尔扈特历史与“东归宝藏”
  • "东归宝藏"丛书(新疆人民出版社,2009年6月)已经出版了四册,分别是《散落的珍珠·土尔扈特民间故事》、《流动的风景·土尔扈特服饰》、《风情万种·土尔扈特风俗》、《深度狂欢·土尔扈特歌舞》。由书名可知,这是一套土尔扈特文化丛书。将土尔扈特文化丛书命名为"东归宝藏",
  • 伊犁杯·第二届西部文学奖获奖作家、获奖作品
  • 小说奖 赵光鸣 中篇小说《江安巴依的金子》载《西部》2009年第2期 乔叶 短篇小说《月牙泉》载《西部》2011年第2期 叶尔克西·胡尔曼别克 中篇小说《天亮又天黑》载《西部》2011年第5期 敬文东 中篇小说《韦小宝自述》载《西部》2010年第10期
  • 伊犁杯·第二届西部文学奖授奖词
  • 小说奖赵光鸣《江安巴依的金子》(中篇)赵光鸣擅长中短篇,被誉为新时期流浪汉小说之父,从1980年代以来,执着于小说艺术的探索,锲而不舍,日久弥坚。《江安巴依的金子》以历史上确有其人的传奇人物为原型,围绕几箱金子扑朔迷离、真假难辨的传言,描划了各色人等复杂多样、离奇玄奥的内心世界,以及他们对贫穷与富有、
  • 西部文学奖简介
  • 西部文学奖是新疆文联《西部》杂志的期刊奖、新疆汉语言文学的最高奖,也是新疆设立的首个全国性文学奖。它以繁荣中国当代文学、特别是西部文学和新疆文学为己任,肯定文本与精品的价值,助推当代作家的创造性劳动。
  • 伊犁杯·第二届西部文学奖获奖作家
  • [西部头题·新疆散文]
    两位学者的画像(外一篇)(哈孜·艾买提)
    “生命画卷”何以不朽(陈柏中)
    追忆父亲(外二篇)(辛生)
    《心有星光》序(刘亮程)
    你不能忘记的地方(张燕生)
    顶风万里行——忆“文革”中一次冒险的“大串联”(夏冠洲)
    搁置在暗夜里的泪水(外一篇)(李红)
    雅玛里克山情结(黄进业)
    唤作连队的村庄(外一篇)(蒋晓华)
    花开时节的游牧(节选)(杨春)
    402记忆(陈霞)
    西门町:魔鬼与美女(高炯浩)
    画模(李首峰)
    [小说天下]
    秋无痕(王天丽)
    骑士的摇滚(朱子青)
    春秋(冯龙学)
    石头(俞敬元)
    [一首诗主义]
    看,这里——读图时代的视觉片段(郭晓亮)
    一滴水 最终还是一滴水(黄毅)
    感激(南子)
    青湖的早晨(秦安江)
    当你最后一次拍摄了自己——致魏顺德(吉尔)
    看一场诗人的聚会——为“新诗写新疆·喀纳斯诗会”而作(权丽)
    诗篇(刘涛)
    听德彪西的《月光》(彭惊宇)
    玛丽莲·梦露(李东海)
    归去来时(杨钊)
    亲爱的茨维塔耶娃(杭江)
    河水(程静)
    在KTV包厢(徐和平)
    姨妈(王晖)
    对自己的认识(孟蒙)
    诵音(蒋晓寒)
    在马灯下缝补的外祖母(王伟林)
    六月(马涛)
    思念(张东明)
    克拉玛依诗群--无梦的人(刘龙平)
    白纸(刘乙蘅)
    如果春天是一种符号(郭志凌)
    雪光树影,被谁弹响(申广志)
    一见如故(潘伟)
    远航(顾伟)
    深夜的古城(谢耀德)
    作诗(王荣胜)
    感悟高速列车(杨国显)
    星夜絮语(李雪松)
    鸟自这个季节飞过(杨勇)
    月光咏叹调(石桂霞)
    一滴水滑进我的六月(晚亭)
    焰火(刘琼)
    流沙(刘仪)
    塔尔寺(薛雅元)
    榆树的春天(朱凤鸣)
    [维度]
    对抗与和解:余华与中国当代先锋文学(张春梅)
    周涛军旅长诗的文学史意义(洪芳)
    巴音布鲁克的彩虹——土尔扈特历史与“东归宝藏”(董炳月)
    伊犁杯·第二届西部文学奖获奖作家、获奖作品
    伊犁杯·第二届西部文学奖授奖词

    西部文学奖简介
    伊犁杯·第二届西部文学奖获奖作家
    《西部》封面

    主管单位:新疆文联

    主办单位:新疆作家协会

    社  长:董为清

    主  编:董为清

    地  址: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22号

    邮政编码:830000

    电  话:0991-4515235 4520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311

    国内统一刊号:cn 65-1222/f

    邮发代号:58-65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