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向长志中篇小说 一台好戏
  • 那天市政府陈副秘书长和开发区的林主任一起吃饭,林主任喝了几杯“五粮液”,脑子发烧,就开始习惯性地数落陈副秘书长:“我当秘书长时,不是吹,文化上多火,又是赴省,又是进京,我们搞的那个戏,你们说,现在还搞得出来吗?现在市里哪儿还有懂文化的人?”林主任是陈副秘书长的前任,跟分管文教卫的孙副市长跑文教卫这条线,后来孙副市长进了常委,当了组织部长,正好赶上那时大建开发区,开发区主任是个新位置,大家都不知道好不好、去不去,孙部长说:“你去吧,先把级别搞起来,吃不了亏的。”
  • 小昌短篇小说 看电影
  • 一个个从红色熊猫1.0版里挤了出来,小汽车跟受了欺负又不服似的哼了哼。我拍了拍车顶,想说它还挺能干的,跑了两个多小时连口气都不喘。我又把脖子斜低下去,脸要贴上后视镜了。看看镜中人,嘴很大,鼻上灰灰的,又龇牙咧嘴起来。口香糖嚼了两个多小时,嘴巴周围的肌肉疲劳过度,僵僵的,下巴颏儿在脸上干垂着。“还不走,我都快憋死了。”大家抬头张望一阵,又低下头跟着说话的人走。
  • 彤子短篇小说 贾科的麻烦
  • 贾明给自己惹了个麻烦。贾明为自己惹的麻烦做出深刻的检讨。贾明的深刻检讨是,给自己的小腹来了一拳。这一拳力量用得很足,疼得贾明当即蹲下来,小腹处像被千千万万根针同时扎了进去,头上的汗刷地下来了。
  • 李柳忠短篇小说 老井同志的那些事
  • 老井同志是我的好兄弟。好兄弟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那种。当然,有时他又很严肃地对我说,女人可不能这样啊。呵呵,我说当然,最起码发财了,我们分半。他说这还差不多。就这样,穷得只剩下一条短裤的老井同志,不断做起他的发财梦。
  • 欧阳明小小说二题
  • 除夕之夜 春晚已开始一个多小时了,女人还没回来。打电话问,说是来了几个同学,非要见面聊聊。问啥时能回,说,估计快了。他早就坐不住了,但担心刚出门女人就回来了,不好解释。他不想让女人知道他出去干啥。他怕女人知道了发火,大年三十的,他不想拌嘴,坏心情。女人有时候小心眼。前不久他儿子的生日,他去了,前妻也在。回来后,女人对他发脾气,咬死说他是对前妻还没死心。
  • 捡到一头牛
  • 确切地说,是一头小牛犊。一头棕黄色毛发、三几个月大的牛犊,不知怎的就出现在了他眼前。喊了几声没人应,便确定是头走失的牛犊。开始也没往心里去。走着走着又不自觉地调转头。天色渐晚,把它丢在这荒山野外于心不忍啊。
  • 酒事
  • 回水湾村极偏僻,越偏僻的地方越穷,越穷的地方人越小气,人越小气越办不成大事儿。这不,选村主任,竞选的只有两个人:原来的老主任张林,从外面打工回来的李信。这天晚上,张林用他家的农用车往各家各户拉东西,一家一件“老烧锅”。
  • 阿毛的诗
  • 树叶 石头砸石头,我喊我 以骨头传声和以空气传声迥异 前院中难看的栅 栏换一个角度是现代 有风时,我当你是铃铛 有光时,我当你是镜子 而此刻,你是整个当代
  • 关于狭隘(外五首)
  • 梅花盛开的日子,寒风吹散了母亲失眠的消息,生活犹如一场噩梦,在噩梦里,我唯一的工作,就是将灯尽油枯的从前拆下来通过回忆,弥补空虚。孤独是枝头上的这些梅花,有一张清澈的面颊,它们在日子里静静坐着遥想花前月下,那些故事的羞涩与浅薄,在流淌的命运之中浮沉,暗香闪烁,让遇见它的人,感到自己的狭隘和自私,让不知能否看到明天的这些风,又痛苦了好一阵子。
  • 我就是这样的人生(组诗)
  • 我就是这样的人生 天空是漂亮的凸面镜 神就透过它来观察众生 我也如棋子被放在地球上 没有谁为我祝福 默默来到静静生活 十八个月后悄悄死去 神有时也调皮 把吃剩的棉花糖丢进来 再轻轻一吹 云丝就稀稀拉拉 再用手指在穹顶搅动 显得很好看 好似我不够米的锅 在沸腾
  • 最后的河流
  • 远古的太阳在倾注它全部的情感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视死如归地一头撞向大地,与云南沾益县的马熊山深情拥抱,将身躯和生命化成血水,四散飞溅,沿着那沟沟壑壑淙淙汇流,曲折迂回,如泣如诉,化身那气势恢弘的红水河,穿梭于高山峡谷间,浩浩荡荡,奔流不息。
  • 霍沃斯的钟声
  • 英国约克市霍沃斯镇,是《简·爱》作者夏洛蒂·勃朗特、《呼啸山庄》作者艾米莉·勃朗特、《艾格尼斯·格雷》作者安妮·勃朗特的故乡。1847年,这三部作品在英国先后出版后,在文学界引起强烈的轰动,并掀起追寻作者的狂潮。在英国19世纪文坛上,三个作者号称“勃朗特三姐妹”。约克市霍沃斯成了英国第二大文学之故乡。所以,到伦敦的人,不到约克市,不到霍沃斯,是一生的遗憾。
  • 张冰辉散文三颢
  • 感恩的心 我梦想新的、更辽阔更和谐的生活,我的故乡,我的父母,我的亲人,我一口气饮尽你们如山似海的爱,饮尽茶园竹林的甘露,饮尽荷池稻畴的芳香,像离枝的乌儿,转身离开你们,奔向不可知的未来。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生命从此与你们剥离,我的生活从此淡出你们的视野,我的心头从此背负起乡愁的十字架。
  • 一个人的死亡
  • 许多年前那个夏天的我正独自趴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暗夜点点滴滴逐渐蔓延到村子里的各个角落,落日的残辉早已不见踪影。年幼的我被黑白电视机吸引着,母亲唤了我几声见我不答应,又独自忙着出去赶鸭子了。几分钟后,突然间,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忽然把我惊醒过来。我朝空荡荡的房间望了望,又转过头继续津津有味地看电视。终于,那痛哭声把电视机发出的声音完全淹没了。我朝夜色浓重的门外望了望,看见妞妞趿拉着凉鞋,朝我做了个快的手势之后便跑得无影无踪。我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忽然感到不知所措。
  • 覃秋盛短篇小说 尴尬周末
  • 下午下班了,谢子雄接到金和民馆长的电话,交代他通知方玉薏留守办公室,不用随队去故宫博物院了。挂了电话,谢子雄仿佛看见金馆长细长的声音正在身边旋转,接着幻化成许许多多无形的绳子,钻入他的身体,在他心中打了无数个结。
  • 爱就要说出来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又不能在一起;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又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种思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种思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而是面对爱你的人,用冷漠的心,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泰戈尔
  • 暮言(外三首)
  • 我们靠得很近 相互看着对方拔节生长 没有声音。在这个城市的夜里 只有泥土的气味游荡 我们的呼吸是相通的 包括所有的昆虫和鸟兽,河流山川 在空气的唇间说着,无语的交谈 让陌生的面孔超出沉默 过去的光阴,燃熄在灰烬里 闪着细碎的光。那些沉睡的爱和忧伤 总在我们的梦中醒来 擦亮它们身上鲜艳的颜色
  • 我该怎样去扬州
  • 好多年了一直想在卖肉的市场买只能飞的鹤 然后 在三月的烟花里 下一趟扬州 但不知道我或者鹤 用不用去考取飞行执照 还是骑马去吧 我有的是驾照 骑汗血宝马
  • 森林里的旖旎时光
  • 在我们桂西地区的农村,木棉树是随处可见的。爬着山梁,占着坡地,雄赳赳的。除了山上天然长的,还有乡亲们种的。木棉树很容易活,用我们的壮话来说,就是“滥生”。斩了几桠粗枝,随便往土里这么一插,几场雨下来,就都活了,绿油油的。村里经常种木棉树来围田地或菜园子。木棉树长得快,主干基部长满粗大的瘤刺,要是不小心被扎了,生疼生疼的。有了它,那些到处打野食的牛马就不敢乱闯了。
  • 林信存书画作品欣赏
  • 他(林信存)转益多师,在书法方面,上宗晋唐下窥明清,近承书法名家张海、欧阳中石,形成质朴典雅、平和简约、道丽天成的书风。其字势静中欲动、刚柔并济,将人工与自然之美和谐地统一,为书法美学打通了一道宽门。他的花鸟画,上承宋元、明清诸家,尤得益八大、徐谓之精髓,近涉齐白石、潘天寿之神韵,一墨笔之,表现汀花野竹、水鸟渊鱼。
  • 《广西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西文学杂志社

    社  长:罗传洲

    主  编:覃瑞强

    地  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28号

    邮政编码:530023

    电  话:0771-5645703

    电子邮件:ls5241@qq.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7629

    国内统一刊号:cn 45-1045/i

    邮发代号:48-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