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后来
  • 梅朵和西遇是两个不相干的人,我总感觉到他们两个是有故事的。 梅朵1 梅朵是他给我取的昵称,我原名叫李小梅。他是湘西客里山人,姓黄,我们那里的人大都是一个李姓系,仅有几户人家姓黄,他就是那几户人家里的一个。我是他妹妹的老师,是一名初中代课老师,当时是班主任。我任教的中学叫杨林中学。在湘西客里山很远的一个乡镇,需要翻山越岭走很远的路。
  • 腻歪的晶胞
  • 接到舒老师的电话,李晶妈妈开始努力回想前晚的情景。雨是在六点来钟泼下来的,酝酿了一个下午,将阳光一分一分吞进云里,直到被厚墩墩的云层遮得严严实实,空气绷得像要裂开,紧到极致却又有了风,风将阴沉沉的光线满世界挪移,让树喋喋不休地倾诉,以为这雨下不来,可是突然几道闪电,一声轰响,"哗"一下,全世界都被淹在了雨幕里。
  • 最后的宽容
  • 相遇 不久前的一场风暴使林子里百花凋残。舅舅找到男孩时,他正坐在那里,安静得出了神。 那时太阳就要落山了,林子里铺满了纵横交错的、长长的树影。舅舅从那枚浑圆红亮的大太阳后面出现:他踏着那片金色的逆光缓缓走来的情景许久以后仍然使男孩感动不已。
  • 浮桥
  • 我在双合村当指导员那年,刚刚推行新农村合作医疗,要求四月底前完成。因为村民自愿交钱还不足五成,又延长了一个月。村干们只好连续作战,分头去啃那些"硬骨头"。我和村委马主任分在一组,负责拿下浮桥屯。这个四百多号人的大屯,一分钱都收不上来。马主任说,我们啃的不是"硬骨头",而是"钢筋"!
  • 老实交代
  • 一阵叮叮当当的脚步声,像一串慌慌张张的闹铃,惊醒了李志。一分钟前,他还像一个蚕蛹蜷缩在被子里,而此刻他光着脚,投降一样高举双手,把身体紧贴在家里的防盗门前,耳朵严丝密缝般的与门板"接壤"。空气如同一炉正在沸腾的开水,被炙热的阳光搅动得来回翻滚,发出嗡嗡的背景声。一瞬的耳鸣之后,清脆而富有节奏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近,李志心脏鼓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他把头猛转过来,死死地盯着门上的猫眼,像个射击运动员,全神贯注地等待目标出现,整套动作连贯流畅,训练有素。
  • 墨镜
  • 早上,豆豆一到幼儿园走进教室,就看到李劲戴着一副墨镜耀武扬威地坐在座位上。 许多同豆豆一道走进教室的小朋友看到后,觉得新奇极了,都争先恐后地走过去,把李劲围了个水泄不通。小朋友们一面像瞧着个外星人似的瞧着李劲,一面唧唧喳喳地说个不休。
  • 崔立小小说二题
  • 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到来的那天,正好还是新年。 刘蒙读着大二。 那天上午,刘蒙和父亲说,2月14日,他请几个同学吃饭,想要五百块钱。父亲根本不懂情人节。父亲哦了一声,说,行啊,就今晚吗?刘蒙说,是。
  • 寂静芬芳
  • 我和赵敏并不熟。每周我都要去港口的大港学院讲半天课,大港学院是二级学院,招收本三的学生,赵敏是大港学院的会计。每周二,我都会在校车上遇到赵敏。赵敏应该有五十岁了,模样平平常常,搁在人群里就像一粒沙子被丢进撒哈拉一样。我在闭目养神中,赵敏和一群中老年妇女聊天的记录会飘进我的耳朵里,就是凭着这些只言片语,让我对她有了一些了解。
  • 鸭倌老人
  • 桥头渡是小镇新兴的街。每逢圩日,附近的村民就从四面八方来桥头渡赶圩。沿着桥头渡往镇外走,就是一条黄土马路。马路下边是灌江,灌江九曲十八弯,在桥头渡拐了一个大弯,形成一个大大的S形。前几年灌江的一场大洪水,冲毁了河堤,把一江浩浩荡荡的江水引到桥头渡那段S形的马路上来了。河水一冲一刷,冲掉马路上许多沙土。一来二去,马路就塌陷了,两辆车能并排过的马路,渐渐地只能过一辆了,再往后就一辆都不能过了。
  • 山水吟(组诗)
  • 山野记 山野这个不朽的 客厅、陈列馆、殡仪馆里 即将诞生它 惊心动魄的传世之作
  • 领带(外六首)
  • 领带,什么时候,从脖颈,被扒下现在,我把它重新系好。在脖子上把结勒紧。我怕它,再次滑落这是男人谨慎的标志不管是不是梦,带来的慌乱是不是挑逗,我都必须,将领带拉紧像勒紧一匹野兽内心有十匹奔跑的狼,或猎豹他们在血液里奔跑只是这匹领带,能够管住它们系紧、勒死。锁住一群野心
  • 清晨诗(外三首)
  • 清晨改善了我的沉默。我醒来,总有难以释怀的艰涩对于诗艺的可塑性无动于衷,雨滴从天而降,随风消散,而光比想象要快也许是突然骤升的气温,让我变得迟缓,对朗诵失去了兴趣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会顺便想起有害物体,多么浩瀚借助清晨特有的奢华,和咽着唾沫的早餐,对着一面镜子容忍了傲慢就像千疮百孔的修辞,如果不是默不作声,
  • 中央军委作战室(外一首)
  • 在西柏坡,最使我震撼的是中央军委作战室,27年军旅生涯,我见过数百个作战室,但从未见过如此简陋。一张地图,几把桌椅,穿灰布棉袄和土布鞋的将领聚在一起,三大战役的枪炮声,就从这里开始猛烈轰击!
  • 在樟木头
  • 一 飞机降落在深圳机场,潮热的暖风瞬间黏上鼻孔,南方味,迅疾包裹全身。 车启动,朝向东莞。窗外土壤和植被的颜色渐渐浓郁起来,在荔枝树丛后,陡然闪现出一片五彩的大酒店。我像刚行过成人礼的少年,亢奋起来,感觉的大门霍然敞开,浑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警醒着,伸出无数触角,柔软敏锐。
  • 故乡在别处
  • 至今我所写下的小说,大多数以故乡为背景,每当我写就一篇小说时,内心里不是安然而是长久的惶恐。我的笔端似乎在冥冥之中触及了族人们的灵魂,却拿捏不准族人们是否认可我在小说中构筑的故事,然而我爱我的故乡,我爱我的族人,所以我觉得有必要作出解释,因为我非常忠诚于用我的情感记录下我对故乡对族人们的每一份情爱与忧伤。
  • 少年情怀总是诗——遥远的青春记忆
  • 去年七月,在台湾花莲我遇到了两个高中的同学,自治区国资委的翁思宁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的陈天生。我们同是自治区经贸文化代表团成员到台湾参加桂台经贸洽谈会。因为不在一个分团,到了花莲才见上面。各分团要分开活动,我们匆匆忙忙地说了一下近况和同学,相约回南宁再碰头,便分别登车出发。同在一个城市,一两年见不上一次也很寻常。心里倏地生出一缕感慨,离开学校四十年了,曾经朝夕相处的同校、同届、同班乃至同寝室的同学,见了几次面?
  • 女儿房
  • 伫立故乡黄土地上。 探索故乡文明的根络,默读一个民族文化传承的密码,浏览一个民族的风情,时光剪影里,骆越王朝依然熠熠光彩。 脚下,还是骆越王朝那方圣土,我的血液,自骆越汩汩流来。
  • 牛大好还乡记
  • 一辆黑色轿车从省城的高速收费站徐徐地开出来,车速逐渐地加大。车里有两个人,车主牛大好,驾驶黑色轿车的女子是牛大好的妻子阿玉。 黑色轿车疾驰在高速公路上,轿车的音响正在播放流行歌曲《常回家看看》。 坐在副驾座的牛大好,一边津津有味地听着,一边用手指头跟随歌的旋律轻轻地敲击座位,发出轻微而又有节奏的响声。
  • 村民小组长
  • 中午,陈忠这个刚刚上任的村民小组长,参加完分发救灾粮回到家中,累得全身像散了架似的。他家房屋虽然没倒,但由于只是一层平顶房,所以家中所有的东西也都被水浸了,包括十几包谷子、棉被、蚊帐、电视机,等等。然而最让他痛心的还是那两大架子的书:水把书架推倒,所有的书此时正埋在足有一尺高的污泥中。
  • 江风散文二题
  • 咀嚼一份孤独 去拜访一位十多年不见的老文艺家。入冬,但不算很冷,大街上人们行色匆匆。 他现居的小区离市中心有点远,在站台等待了十多分钟,又在车上站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到了。穿过绿荫掩映的幽径,在楼下摁响他门铃的刹那,我开始想象他的样子,却总也想象不出来,听说他身体不太好,一直窝在家里,于是更多地往瘦骨嶙峋的样子去放大,正想着,电梯已到四楼。推门进去,他正在忙乎烧开水,准备给我泡茶,披了一件羽绒服,没有穿外面的裤子,说如果我不打电话,他还躺在热被窝里,不想起来呢。
  • 牡丹颂(国画)
  • [小说]
    后来(野歌)
    腻歪的晶胞(王芸)
    最后的宽容(刘凤阳)
    浮桥(周龙)
    老实交代(久九)
    墨镜(潘雄杰)
    崔立小小说二题(崔立)
    寂静芬芳(卜伟)
    鸭倌老人(邓焕)
    [诗歌]
    山水吟(组诗)(郁颜)
    领带(外六首)(吴海歌)
    清晨诗(外三首)(阿翔)
    中央军委作战室(外一首)(张耀民)
    [散文]
    在樟木头(丁燕)
    故乡在别处(杨仕芳)
    少年情怀总是诗——遥远的青春记忆(黄德昌)
    女儿房(梦赶夜)
    [内刊选粹]
    牛大好还乡记(谢世烈)
    村民小组长(陆永忠)
    江风散文二题(江风)
    [美术]
    牡丹颂(国画)(梁启德)
    《广西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西文学杂志社

    社  长:罗传洲

    主  编:覃瑞强

    地  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28号

    邮政编码:530023

    电  话:0771-5645703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7629

    国内统一刊号:cn 45-1045/i

    邮发代号:48-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