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6年第01期
  • “替人读书”——致读者
  • 在新的一年——2016年,我们除了和老朋友再续前缘,不知又要和什么样的新朋友相遇,我们非常期待和更多的爱书人相遇、相知、相敬。书评人绿茶先生曾有一篇文章——《好书评人会一直替人读书》,介绍社科院外文所吕大年先生的同题文章和书:《替人读书》。我们一下子就被“替人读书”四字所吸引。因为用于《书摘》再恰当不过。这位吕大年先生是吕叔湘先生的外孙,吕叔湘先生的“未晚斋”正被大年先生“窃据”着,他在这里“替人读书”。
  • 中国梦·美国梦·欧洲梦
  • 人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时空巨变。这和过去从狩猎转向衣耕,从农耕转向机械生产,从机械生产转向初期信息时代,都是完全不可比拟的。首先,软件和计算机革命、全球互联网、移动通信革新使一般大众成了可以对他人自由发表意见的真正意义上的主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新一代人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继往开来的代际传承。
  • 正直的生活有代价,不正直的生活代价更沉重
  • 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当民众攻陷巴士底狱的消息传到巴黎的凡尔赛宫,路易十六在惊慌失措状态下问道:“什么?造反了吗?”当时的波尔多公爵回答他说:“不,陛下,是革命。”造反与革命,一词之差,不仅是一个语词的转换,更是观念和理念的革命。
  • 腐败不会导致速亡,但会导致必亡
  • 二月河的历史小说红极一时,改编成电视剧后更是受人追捧。有学者指出其作品中的一些缺陷,批评主要集中在皇权文化上,提出作家应向读者提供一个怎样的价值指引。那么二月河自己如何看待他笔下的人物?特别是他如何看待历史上和他自身所处时代的反腐?
  • 凯恩斯预言:人类一百年可解决经济问题——与郑也夫谈凯恩斯
  • 【缘起】凯恩斯,是除亚当·斯密之外,在中国大陆最知名的经济学家了。可他的名声,比起斯密,真是天上人间。对他的攻击,来自左右两个阵营。左营骂他庸俗,右营说他社会主义——他主张政府干预经济。对凯恩斯的蔑视和错觉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凯恩斯出版于1919年的《和约的经济后果》,90年后才有汉译简体字本,斯基德尔斯基出版于1983年的巨著“凯恩斯传》(三卷本),至今无缘中国读者——它的简写本(2003),2006年由北京三联书店推出。这一疏忽是多么不应该。
  • 容忍失败
  • 怎样才能保持中国经济的韧性,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容忍失败,同时还要避免出现致命的失败。从整个社会来说,我们需要警惕各种求全责备的戾气,允许别人犯错,到达成功的捷径就是不断“试错”。停止无端的指责和刻意的丑化,给予鼓励,给予耐心的等待,最终,我们在历史上犯下的错误,终究会被承认的。承认错误,才能改变。
  • 民国文人的新旧之变
  • 人之历史,有高峻之险,有沙滩之静,都是一种必然,未必固定在一个基点上。一欧洲的学说进入中国,在民国初已成不可抗拒之势。留过洋的与未出过国的读书人,谈洋为趣,留学渐渐成了资本。新的东西进来,旧的就要受到冲击,那是没办法的。你看20世纪20年代的北大、厦大、浙大,新派学者往往占了上风。文学也是这样。胡适之、徐志摩、林语堂。
  • 纳粹的“反腐”与民意
  • 自1933年以来,腐败就一直是德国群众热衷的谈资。它在政府宣传的官方渠道越是被视为禁忌,在群众中就越是发展成一种私下里的“热门话题”。尽管纳粹党人对这方面的“民意”的尊重很有限,例如只是在战争后半期象征性地查处了一些腐败党员,但监视民情的政府机关却对群众的批评和不满作了细致入微的记录,正如盖世太保和党卫军保安处的形势报告能够详细证明的那样。
  • 我看中国公益慈善事业
  • 社会保障问题始终是现代国家面临的重要而复杂的问题。方今国际上大体有两种社会保障模式:一种是高工资、高累进税、高福利,几乎覆盖全民,如某些欧洲国家。一种是美国模式,财富先高度集中在私人手中,又通过无所不在的民间机制反馈到需要者的手中,补政府福利之不足(即便如此,至少从“二战”以后,美国的社会保障主要还是政府的责任,政府预算最大的开支是医疗保险)。
  • 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
  • 从皮里亚特撤离的居民:我们不知道死亡能有多美事情发生在周五。没人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丈夫回家时,我正在准备午餐。“核电厂好像起火了,”他说,“他们说要大家随时开着收音机。”我们住在皮里亚特,就在反应炉附近。我还记得那耀眼的深红色光芒。
  • 一份关于“90后”群像的报告
  • 这份报告来自于一款应用软件后台的大数据统计。吊诡的是报告在向你描述了“90后”的生活方式同时.也在不经意间泄露了大数据是如何窥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的隐私又是如何在不经意间泄露出去。而“90后”们已和网络完美融合。
  • 从“网盲”到“网络阅评员”
  • 有些事情,很难预料。比如,我从未想到一个“60后”的“网盲”会干起“网络阅评员”工作。讲起我的这一经历,不得不先说一下经常挂在人们嘴边的一个词语,叫做“革命”。革命,给人的理解往往是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事情。然而,有一些革命的发生并没有嘹亮悦耳的号角,也没有声势浩大的呐喊。
  • 老年病学家的晚年生活
  • 对菲利克斯·西尔维斯通而言,管理老年生活、改变令人不安的现实是他终身的工作。50年来,他是全美老年病学的领头人。但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自己也已经87岁了。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心智和身体在日渐耗损,他花了一辈子研究的问题,到最后自己也难以幸免。
  • 对传统文化的深厚感情,让我没有沉沦下去
  • 我是很简单的人有许多东西在过去来说,因为没有这些录音设备,过去也就过去了。比如李龟年的歌唱,公孙大娘的舞蹈,曾经令杜甫那样惊叹;珠帘秀这样的伶人,关汉卿这样的大艺术家,都只有一些文字上的描写记录,但是我们现在看不到他们的原貌了。科学的发展使许多事情成为可能,至少谭鑫培这一代艺人的京戏我们已经听到了,也看到了,这应该说是老天爷的厚道吧。
  • 赵珩谈襄平赵家
  • 您的曾祖父赵尔丰、曾伯祖赵尔巽都是近代史上的名人,已经被包括您在内的好多人反复谈过了。他们这一辈还有没有一些不太为人所知的事迹?再往前追溯呢?赵珩:我们赵家一直算不得是望族,而是比较寒素的。我的太高祖叫达纶,是道光癸未科进士,做过知府。高祖叫文颖,是道光乙巳恩科进士。因为我们是汉军旗人。
  • 被“御用”后的高尔基
  • “乐意受骗”的人:“合乎时宜”的高尔基上世纪20年代末,苏联党内斗争的天平很快就明朗化了。斯大林赢得了党内的绝对权力。1929年,托洛茨基被驱逐出境,至于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从来就不是斯大林的对手,他们在国内政治方面也起不了什么重要作用,何时收拾他们只看斯大林的心情了。
  • 王志文:世界可以变,但我这儿不能变
  • 现在提倡和谐,提倡快乐劳动,说摄制组成员开开心心地,每天带着微笑来工作,问题是怎么才能带着微笑走呢?谢晋导演不是说吗,手里一捧水,每个指头松一点,不全漏掉了?就剩开心了。
  • 李香兰,重回《夜来香》盛开的地方
  • 1992年8月i日,李香兰来到了上海。这位当年红遍中国、日本和东南亚的女歌手,战后辗转政治舞台,成为日本参议院议员和外务委员会委员长的女政治家,在阔别上海47年后又重新来到了匕海。
  • 晚年陀思妥耶夫斯基:落日辉煌
  •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生存状态,总使人想到饥渴的奔突:注满着热情之血的生命之舟,在奔腾不息的变幻之河上,忽高忽低,起伏不定,被命运的巨人之手从一个漩涡拽向另一个漩涡,由一次动荡掷向另一次动荡。涉激流,过险滩,降滔天洪浪,驭汹涌波涛……
  • 我写张志新——光明记忆之三
  • 1979年6月5日,经时任中宣部部长胡耀邦审稿批准,光明日报发表长篇通讯(《一份血写的报告——记党的好女儿张志新》,震动全国,波及海外。连续性报道近百天,编辑部收到读者来信来稿达两大麻袋。老一辈新闻工作者卢云说,一个典型报道影响如此之大,在我国新闻史上前所未有。
  • 八世纪的日中遣唐使交流
  • 由于井真成墓志的发现,引起了中日双方学术界对于遣唐使的新探讨,并由此出发,重新审视井真成入唐的8世纪上半叶及其前后东亚的外交形势,给已经丰富多彩的中日文化交流史,增添了新的篇章。
  • 当新政权遭遇旧里弄
  • 上世纪50年代上半期,中国共产党对上海基层社会的治理卓有成效,上海里弄迅速换颜。新政权致力的这场大规模里弄改造行动得到了广泛的社会认同,特别是得到了底层社会的积极响应。经历了长期的战争和动乱,获得一个安居乐业的社会环境,总是人心所思、人心所向,尤其是在上海里弄这个人们的安身立命之处。
  • 汉宣帝刘病已:腥风血雨的童年
  • 他是汉武帝的曾孙,但出生几个月便被打入死牢。他的一生充满戏剧性,也充满艰辛。从囚犯到皇帝,从朝中无一亲信到重臣拥戴,一路走来,最终开创了大汉盛事。他就是汉宣帝刘病已。
  • 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和他典雅的时代
  • 苏格拉底和他的学生柏拉图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被并称为“希腊三贤”。他被后人广泛认为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柏拉图对话中的许多人物我们都从别的作家那里读到过,因为当时很多最有名的人物都来参加那些讨论。这些人是否全都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我们已无从知晓,但毫无疑问的是。
  • 方言与文化与娱乐
  • 30年来,普通话的推广,好处极大,今天我们走到中国任何一个地方,交流都变得十分顺畅。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保护方言。今天方言消失得特别快,大部分地区的孩子都处于能听不能讲的状态。等他们成年了,等他们再有了孩子,方言恐怕就要彻底消失了。
  • 书如老婆,是别人的好——清代影抄明弘治本《锦囊集》
  • 北京的藏书圈缺乏一个固定的聚会场所,我跟胡同兄探讨过这件事,胡同兄认为茶馆好办,但阿庆嫂难觅,这确实说到了问题的实质。十年前,我就打过这个主意,当时盯上了一位拍卖公司的经理,因为他的为人有着天然的亲和力,且熟知古书行业的方方面面,但阴错阳差的原因,还是没能弄成。
  • 梭罗的哕唆——重读《瓦尔登湖》有感
  • 对一本书的态度,有时会相当复杂。我不仅一次向人推荐亨利·大卫·梭罗的《瓦尔登湖》,可是我自己,对它就有点望而生畏。有一年长途旅行,打算带上几本适合此行的书,我将《瓦尔登湖》放在行囊里,又取出来,折腾几次,最后还是抛下了,我对自己说:“这书适合在监狱里看,可我是出去玩呀。”
  • 当“二流作家”也不易
  • 我以为,真正有作为的作家,要从史的角度估价自己。当前我们对作家尊崇有加,一作介绍都是“著名作家”,“有重要影响”的作家。因此,现在要是称谁为“二流作家”,那简直就是骂人。干这一行,谁不愿意当一流的呢?我看古今中外皆然。近来读几本董鼎山和冯亦代的随笔集,提到美英作家的此类趣事不少,讲来头头是道。
  • 怪物考
  • 科学时代前的人,到处都见到怪兽的踪迹——在陆上。在水里,在空中。还记得《魔戒》里驮着箭塔的大象,会走路的树人吗?或是《哈利·波特》里一连串的神奇生物:喷火龙、独角兽、人马、凤凰、狮鹫、三头狗等?这些我们看起来匪夷所思、有趣或恐怖的生物。
  • 正体字回家
  •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废除汉字,只是考虑到人心太顽固,陡然改用罗马字母拼音,有些顽民要闹,所以先叫几个专家采制造简化字,作为渡船使用,向拼音的彼岸缓缓过渡。当初设想,简化字一批接一批造出来,政府逐渐推行。这样一简再简,简而又简,以至七八九简之后,一声命令,汉字杀绝,成与拼音。从此腐朽的旧文化失去了载体,全民思想大革命也就指日可待了。熟料到人心太顽固,第二批简化字招来嘲笑抵制,推之不动,行之不得,未及两年即告夭折。当初显然设想错了,对顽固派估计不足。
  • 真相:选股必涨的股票经纪人
  • 我先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有一天,一位巴尔的摩的股票经纪人主动给你发来一份行业资讯,透露了某只股票将要大涨的内部消息。一周之后,这位巴尔的摩股票经纪人的预言应验了,这只股票真的涨了。第二周,你又收到一期行业资讯。这一次,这位经纪人认为某只股票会跌。结果,这只股票真的跌了。
  • 肺癌是能治好的
  • 渡边淳一(日本著名作家兼医生,以下简称渡边)患者发现肺癌一般是通过体检吗?森川利昭(日本东京惠慈会医科大学教授,以下简称森川)肺癌的发现有三种情形:一种就是您说的体检;第二种是有血痰和长时间持续咳嗽等肺癌症状出现;第三种则完全是因为其他的疾病去医院做X光透视时发现了肺癌。
  • 没有人类之后的巴拿马运河
  • 巴拿马运河始建于1903年,是人类以人力对抗地壳板块构造,将300万年前漂浮在一起的两块大陆硬生生拆开形成的,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尽管苏伊士运河在巴拿马运河建造的30年前就已经凿通运营,将非洲与亚洲一刀截断,不过跟巴拿马运河相比,这个工程简单得多。它只是在一片空旷、没有疾病也没有山丘的沙漠上,沿着海平面的高度划了一刀而已。
  • 中西红茶的不同
  • 世界四大红茶,有三个都出自印度洋海域:印度的大吉岭红茶、阿萨姆红茶和斯里兰卡的锡兰高地红茶。另一个则是中国的祁门红茶。印度洋海域对于整个欧美殖民世界的饮茶消费市场来说,重要性可想而知。
  • 扑朔迷离的上海小校场年画
  • 上海的本土年画——上海小校场年画,可以说已经不复存在,短短一百年,小校场年画作为一种产业已经消逝,作为一种技艺已经失传,是中国各产地年画中少有的没有传承人的一种。
  • 胡适的雅量
  • 胡适有坚持写日记的习惯。有一天,梁实秋、徐志摩和罗努生去家中访胡,胡恰巧接待别的客人。三人便去胡的书房等候,徐在书房率先发现了胡的日记。三人便毫无顾忌地阅读起来。胡送客后来到书房,看到此番情景,并未恼怒,而是笑容满面地说:“你们怎可偷看我的日记?”随后半严肃半风趣地告诉三人:“我生平不治资产,这一部日记将是我留给我的儿子们唯一的遗赠,当然是要在若干年后才能发表。”
  • 不识字的好处
  • 人能用符号表达意思,到底是福还是祸?其实并不是一个有确定答案的问题。传说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天上往下掉小米是好事,知识可以带来财富,殷墟甲骨文多为巫师的手笔,“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缠兮?”人家识字。但是鬼夜哭则不是什么好事,小时候听大人讲鬼故事,听到鬼夜哭八成祸事来了。知识既可以带来财富,也可以带来灾祸,就人类整体而言如此,个体的人也如此。
  • 金岳霖的幽默
  • 金岳霖在清华教书时,与陈岱孙都住在清华学务处。一次,梅贻琦校长外出,委托陈代理校事。一天,金准备上厕所,发现没了手纸,他并不赶紧去找,反而坐下来向陈写了一张讨手纸的条子:“伏以台端坐镇,校长无此顾之忧,留守得人,同事感追随之便。兹有求者,我没有黄草纸了,请赐一张,交由刘顺带到厕所,鄙人到那里坐殿去也。”
  • 一卷情谊
  • 看黄裳的一篇文章,看到一个很沧桑又很温暖的人间故事,惘然情味,萦绕心间,久久不散。这是三个朋友和一幅书法长卷的故事……30年前,黄裳托靳以写信给远方的张充和,请她写几个字留作纪念,那是1949年4月的事。10月之后,变化很大,远在外地的人因为种种原因,字没有写成。一晃30年过去,风风雨雨,说是一场春梦,不见得了无痕迹;说是一场噩梦,又怕过于伤情。
  • 慢才是活着
  • 慢才是活着,在快速的现代世界里,我想很多人都能感受到其中的真理。当人们像杂技艺人般,看到手中抛甩的小球越来越多、运行得越来越快时,所有人都明白,终有失手崩溃的那一刻。然而又不敢停止,害怕停下就会被社会抛弃。他们每时每刻,都被各种计划、约定和责任填满,在疲于奔命中,眼看时光与自己擦肩而过,真正的幸福和快乐却渐行渐远。于是,开始有人提倡一种慢生活。
  • 我看男人与女人
  • 我喜欢狼一样的男人我从不会对长着一口好牙的男人动心。我常常会疏远他们。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一定跟我认识的这类男人有关。除了牙齿,他们别的方面可一点都不完美。我也绝对不会喜欢另一种类型的男人——那种唯恐伤害你的人。结果,他们往往伤你最深。我更喜欢狼一样的男人,只要他决意来挑逗我,跟我翻云覆雨一番。
  • 2015年好书榜
  • 《每一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l这是中国城市化与农耕文明之间的冲撞,在文人和学者心底激起对文化护持问题的深层反思。作者冉云飞抱着对故乡不绝的热爱,潜心在故纸堆中,摸索巴蜀历史文化的细纹,同时也揭示了文人精神家园沦陷这一实质。
  • 2015年最美图书
  • 《正体字回家:细说简化字失据》(稿本) 本书是流沙河先生晚年说文解字系列的收官之作。老先生从字的音、形、意出发。剖析了简化字的无理、荒诞与霸道,语言准确犀利、妙趣横生。我们没有把本书归入“好书榜”并不是因为书不够好,而是我们更被手稿本所吸引。
  • 书衣·插图选登——张光宇作品选(之一)
  • 在中国美术的历史长河中,张光宇是一位独特的艺术家,“毕加索加城隍庙”,是高度概括张先生的传神之语。仅称张光宇先生是美术家、漫画家、出版家、书籍艺术家……是不够的,他所涉及的领域更为广阔。我们这里选登的是张光宇先生早年创作的部分书刊封面、封面画及插图。
  • “替人读书”——致读者
    [观点阅读]
    中国梦·美国梦·欧洲梦(乐黛云)
    正直的生活有代价,不正直的生活代价更沉重(周濂)
    腐败不会导致速亡,但会导致必亡(二月河)
    [经济天地]
    凯恩斯预言:人类一百年可解决经济问题——与郑也夫谈凯恩斯(刘苏里)
    容忍失败(何帆)
    [读史心得]
    民国文人的新旧之变(孙郁)
    纳粹的“反腐”与民意(弗兰克·巴约尔;陆大鹏)
    [社会图志]
    我看中国公益慈善事业(资中筠)
    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S.A.阿列克谢耶维奇;方祖芳;郭成业)
    一份关于“90后”群像的报告(吴丽玮)
    从“网盲”到“网络阅评员”(王开忠)
    老年病学家的晚年生活(阿图·葛文德;彭小华)
    [人物春秋]
    对传统文化的深厚感情,让我没有沉沦下去(程千帆;张伯伟)
    赵珩谈襄平赵家(郑诗亮)
    被“御用”后的高尔基(金雁)
    王志文:世界可以变,但我这儿不能变(李宗陶)
    李香兰,重回《夜来香》盛开的地方(陈刚)
    晚年陀思妥耶夫斯基:落日辉煌(曾嘉)
    [历史内幕]
    我写张志新——光明记忆之三(陈禹山;周华)
    八世纪的日中遣唐使交流(荣新江)
    当新政权遭遇旧里弄(张济顺)
    汉宣帝刘病已:腥风血雨的童年(贺俊杰)
    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和他典雅的时代(伊迪丝·汉密尔顿;葛海滨)
    [在水一方]
    方言与文化与娱乐(马未都)
    [围炉话书]
    书如老婆,是别人的好——清代影抄明弘治本《锦囊集》(韦力)
    梭罗的哕唆——重读《瓦尔登湖》有感(刀尔登)
    当“二流作家”也不易(李国涛)
    [图与话]
    怪物考(王慧萍)
    [新知旧雨]
    正体字回家(流沙河)
    真相:选股必涨的股票经纪人(乔丹·艾伦伯格;胡晓锐)
    肺癌是能治好的(渡边淳一;程长泉)
    没有人类之后的巴拿马运河(艾伦·韦斯曼;刘泗翰)
    [留白生活]
    中西红茶的不同(嵇东明;卢葳)
    扑朔迷离的上海小校场年画(张伟)
    [品味人生]
    胡适的雅量
    不识字的好处(张鸣)
    金岳霖的幽默
    一卷情谊(小思)
    慢才是活着(叶匡政)
    我看男人与女人(玛丽莲·梦露;宋慧)
    [书摘荐书]
    2015年好书榜
    2015年最美图书
    书衣·插图选登——张光宇作品选(之一)
    《书摘》封面

    主管单位:光明日报报业集团

    主办单位:光明日报社

    主  编:彭程

    地  址:北京市宣武区永安路106号

    邮政编码:100062

    电  话:010-63047292

    电子邮件:digest1992@sohu.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296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039/g4

    邮发代号:82-492

    单  价:8.00

    定  价:9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