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09年第02期
  • 混淆的错误
  • 书有各色。有的看了书名就没胃口,有的翻上几页就兴味索然,有的浏览一过再无重读的欲望,当然,也有的会不时有兴拣出再看——虽然未必是从头到尾细读——而且每读都会引发新的思绪。譬如最近,我就又在读孔尚任的《桃花扇》。
  • 老年之忌
  • 说话太多 说话,除了哑巴以外,是每人每天必有的行动。有的人喜欢说话,有的人不喜欢,这决定于一个人的秉性。我在这里讲忌说话太多,并没有“祸从口出”或“金人三缄其口”的含义。说话惹祸,不在话多话少,有时候,一句话就能惹大祸。口舌惹祸,也不限于老年人.中年和青年都可能由此致祸。
  • 瓦联网时代的病毒式传播
  • 为什么突然会想不起熟人的名字?
  • “我想对你妈妈说什么来着?” “等等,让我想想。” “就在我嘴边。”她说道。 “等一等,我知道。”
  • 花和插花
  • 现在的人对于花和插花的爱好这件事,似乎都出之以不经意。其实呢,要享受花草也和享受树木一般,须先下一番选择功夫,分别品格的高低,而配以天然的季节和景物。就拿香味这一端讲起来,香味很烈的如茉莉,较丈静的如紫丁香,最文静细致的如兰花。中国人认为花的香味越文静的,品格越高。再拿颜色来讲,深浅也种种不一。有许多浓艳如少妇,有许多淡雅如闺中的处女,有许多似乎是专供大众欣赏的,而另有些则幽香自怡,不媚凡俗。
  • 最大的管理学:自我管理
  •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在这种情况下要复兴,这个在我们国内的情况叫“复员”,一切要复员,重新恢复,当时美国也在复员,日本也在复员。当年我到日本去看的时候,感慨很大。那是战后二十几年了,我在台湾和何应钦他们一路,代表文化团访问日本。在东京街上看到很多断腿断手的,日本的社会秩序,看了令人心惊胆战。我告诉伺应钦,有问题?
  • 被诅咒的赢家和郁闷的输家
  • 这是一个抽象命题:“一生中的大部分事情都不如你原先设想的那么美好。”诗人、心理学家和哲学家常常谈起这个现象。却很少有人能认识到这是人们以大量事实为依据作出理性决策的必然结果。
  • 外国孩子花钱课程
  • 全世界最会理财的人是犹太人,他们对小孩儿的理财教育有一套特别的方法。
  • 一个医生的救赎
  • 这是一位勇敢的女性跃出酱缸、与发黑的医疗腐败现象搏斗的故事。主人公陈晓兰秉持的良心与责任心,做了大多数人敢想而不敢做的事。她悲壮地以匡正没有是非、没有标准的一团烂泥的医疗秩序为目标。她常常深陷危机,但总是挺直腰杆;她不断面临内心的焦虑和生命的危险,但她代表了这个社会的价值方向,从而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支持……
  • 咬嚼关键词,读懂《静夜思》
  • 反复阅读马未都先生《“床前明月”之“床”》和谢德明先生《“床前明月”之“床”并非马扎,而是井栏》二文(二文先后刊载《书摘》2008年第6期和第8期),发现两位先生的立论有一个共同之处,即“床”在户外,而不在室内;李白一上场就望月思乡,而不是一觉醒来,看见“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而后才“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万里:农村改革是怎么搞起来的?
  • 1997年10月10日,万里同志接受有关单位、学者、记者的联合访问,以下即是这次谈话的部分内容。
  • 1980:“感情破裂”可以离婚了
  • 1980年,“感情破裂”作为法定离婚理由,写入新的《婚姻法》。新的《婚姻法》第25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 1988:商潮涌起
  • 1988年是一个开放的年度,多年以来受到轻视的商人成为本年度最具光彩的象征。私营企业开始悄然兴起,国家统计局统计表明,雇工8人以上的私营企业已达2215万家,而全民所有制工业的比重由1978年的80%下降到57.5%。
  • 我的丈夫溥仪去世的时刻
  • 在溥仪最后的历程中,他活得很顽强。当时溥仪食欲不振,身体虚弱,一走路就喘,但他还是挣扎着天天看病,有时到协和医院复查,有时到人民医院输液,有时到中医研究院找蒲老开药方。因为政协机关处于停顿和无人管的状态,派不出车来,而出租车又叫不到,只能高价雇人力三轮车,有时我搀扶他,一步一步走着去。
  • 鲁迅爱过的人
  • 都是月亮惹的祸? ——鲁迅与高长虹之间的一段公案
  • 黔军总司令王文华之死
  • 盟军情报局的诞生
  • 1942年6月。正值澳洲阴冷潮湿的冬季,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想出了一个主意,他要选择一条洋面与丛林相结合的路线打到澳洲以北5000英里处的东京。他不打算直攻日本的要塞,而是跳过这些据点,让沿途的各个要塞自动衰败下来。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曾是西点的一个棒球明星。他引用“击虚蛙跳”来形容他的这一战略。
  • 李鸿章出国游
  • 甲午战争中国军队惨败,北洋海军全军覆没,宣告了使李鸿章位望日隆、进行了三十余年的洋务运动最终失败;而他代表清政府赴日“和谈”,签订了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更是万夫所指。中国政治文化中“反贪官不反皇帝”、“骂昏官不骂昏君”的传统,使他几乎是独自承担了整个王朝、起码朝廷本应承担更多却丝毫都不承担的罪责。
  • 江丙坤的人生岁月
  • 陈水扁竞选时曾自称是“台湾之子”,连战则说江丙坤才是真正的“台湾之子”。一个赤贫农家子弟,依靠个人奋斗、才华和机遇,一步步成为台湾经济起飞的幕后推手之一,并在晚年达到人生的最高峰——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海基会董事长也许是这位76岁老人最后一次担任的公职了,在他的人生岁月中,有50年的光阴都花在公职服务上。
  • 实说冯友兰
  • 冯先生与清华文学院 清华大学的文学院有二十多年的历史,在绝大部分时间内是由冯先生执掌的。那时的文学院,除了外语系外,还有中文系、历史系和哲学系。我是1948年转学到清华文学院的,1951年毕业,在那里读了三年书。当时文学院的院长就是冯先生。当时清华大学的名教授们都有自己非常鲜明的个性,谁也很难说服谁。在这种情况下,冯先生能够执掌清华大学文学院这么久的时间,
  • 我心中的汤用彤先生
  • 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汤用彤先生是在1952年学生毕业典礼上。当时他是校务委员会主席,我是向主席献花、献礼的学生代表。由于我们是解放后正规毕业的第一届学生,毕业典礼相当隆重,就在当年五四大游行的出发地——民主广场举行。当时全体毕业生作出一个决定,离校后,每人从第一次工资中,寄出五角钱,给新校址建一个旗杆。目的是希望北大迁到燕园时,学校的第一面五星红旗是从我们的旗杆上升起!
  • 马云融资传奇
  • 巧融资,搭上高盛顺风车 融资关是每一个创业者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广义的融资是指资金在持有者之间流动以余补缺的一种经济行为。这是资金双向互动的过程,包括资金的融入和融出。狭义上的融资只指资金的融入。马云在创立阿里巴巴的时候。曾经面临过极度窘困的资金危机。当初,马云创办阿里巴巴,他就是想创办一家中国人自己的电子商务网站,
  • 广告与公益:我生活中的另一角色
  • 我的艺术生涯
  • 为了生活,加上个人又有一点小聪明,我年轻时便走上了仿画这条路。仿画不仅可挣饭吃,有趣的是,临摹别人的字画,几乎可以达到以蒙人为能事。临摹时以明清各家名迹为本,有原作、有照片、又可练习书法,何乐不为。记得那时写一个画的题款,我收入3到5块银元。临几张古画,一年的生活费就解决了。但是人总不能满足于吃饭,天天和画商打交道,在心灵深处留下了一种不光彩的心理,那就是假、应付。失去了学画初期那种真诚朴素的心情。
  • “酒鬼”皇帝高洋
  • 说起中国历史上喜欢饮酒的皇帝有很多,比如东晋五胡十六国时的前秦国主苻生就“沉湎于酒,无复昼夜”,有时一连数月不临朝处理政事。大臣进上的奏章不审阅,常常搁置不理,有时在醉酒后处理政事。有时到申时酉时才出来临朝视政,乘着醉意杀了许多人。还有我们非常熟悉的汉高祖刘邦。史书就记载说他只好酒与女色。但却没发现记载他们有酒后发酒疯、
  • 旷世奸雄——戴笠
  • 戴笠字雨农,又名春风,1897年春出生在浙江省江山县硖口镇,是蒋介石的同乡。1946年3月17日,因飞机失事,撞死在岱山,这个搞了大半辈子特务活动的旷世奸雄,一向夸口他的情报网不但遍布全国,还遍及全球五大洲,而结果他被摔死之后,在特务密布如麻的南京附近地区,暴尸3天之后才被发现。
  • 中国被忽视的成就
  • 如果我们同意教育对于生活的重要性,就应当为中国在西藏进行的教育改革喝彩,而不是就那些发展过程中必然出现的问题来进行指责。
  • 揭密国际金融大鳄
  • 欧洲人看中餐
  • 当最早迎合西方人口味的中国餐馆在英国出现的时候,也为英国人提供了一种异国风味的美食体验,但是随着炒杂碎餐馆和提供价格便宜且适合西方人口味的中餐外卖店数量的猛增,很多原先的美味佳肴也随之不见了。也正是在这些提供廉价中餐的地方,少数顾客的粗鲁行为以及多数顾客对中餐乃至中国丈化(至少是部分中国文化方面)的无知和冷漠态度:都显示出了他们的殖民主义立场。
  • 雷词盘点——当代网络流行语集成
  • 我眼中的耶路撒冷
  • 扬·聂鲁达是捷克伟大的诗人和文学家,受到捷克人民的爱戴和崇敬。智利著名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聂鲁达因为非常崇拜他,所以也改名叫聂鲁达。我们特摘选其文,以领略他那优美的文字和精神。
  • 鼓励青年做大事与司法行为的道德导向
  • 丁东(以下简称丁):青年是社会进步的主体。现在“80后”甚至“90后”已经进入和将要进入社会,但因为这个时期出生的青年普遍被升学和就业压力所困惑,就整体精神状态而言,我感觉这代青年人的主要精神气质中好像普遍缺乏做大事的准备。一个社会的青年,如果普遍没有做大事的准备,那会影响社会的整体风貌。
  • 书讯
  • 《赢在金市——黄金投资宝典》
  • 《1910,莫理循中国西北行》
  • 本月书讯
  • 国粹与欧化
  • 在《学衡》上的一篇文章里,梅光迪君说:“实则模仿西人与模仿古人,其所模仿者不同,其为奴隶则一也。况彼等模仿西人,仅得糟粕,国人之模仿古人者,时多得其神髓乎。”我因此引起一种对于模仿与影响,国粹与欧化问题的感想。梅君以为模仿都是奴隶,但模仿而能得其神髓,也是可取的。我的意见则以为模仿都是奴隶,但影响却是可以的,国粹只是趣味的遗传,无所用其模仿,欧化是一种外缘,可以尽量的容受他的影响,当然不以模仿了事。
  • 母亲年轻的时候,一把青丝梳一条又粗又长的辫子,白天盘成了一个螺丝似的尖髻儿,高高地翘起在后脑,晚上就放下来挂在背后。我睡觉时挨着母亲的肩膀,手指头绕着她的长发梢玩儿,双妹牌生发油的香气混着油垢味直薰我的鼻子。有点儿难闻.却有一份母亲陪伴着我的安全感,我就呼呼地睡着了。
  • 生命的品格
  • 人来到世上的时候,是自己在哭,别人在笑;人离开世间的时候,是别人在哭,自己在笑。人赤条条来到世间,也赤条条离开世间,生时没有带来任何东西,死时也带不走任何东西,无论你是君主还是囚徒,是富豪还是乞丐,概莫能外。所以,要有一个明白头脑,把人生想透彻。
  • 谈吃
  • 曾祺受托为中外文化出版公司编一本“作家谈吃”的书,写了一封很漂亮的征稿信。思之再四,决定不应征。检点旧作,除了一篇涉及豆汁,一篇因花而说到槐花糕,还有一篇引用了渤海老乡认为天下美味是“天鹅地稿骡子肉”的俗谚以外,很对不起灶神,枉吃了几十年自饭,谈不到“会吃,而且善于谈吃”,没有资格谈饮食文化,更不足以言什么“生活艺术”了。
  • “一切是一,每一个都在另一个之中”
  • 截至目前为止,我们不断地强调人具有的矛盾方面:伟大和可悲。现在我们需要用另外一份辩护词来试图了解复杂人性中相互矛盾的组成要素。事实上。人内在的二元性最终化为一个奇特的一体性。
  • 开学致词
  • 亲爱的小朋友们,现在你们按姓名的字母顺序或按个子大小,坐在这里,第一次坐在这些坚硬的长板凳上,我希望这只是出于季节的原因,你们使我回想起那些茶褐色的、金黄色的、串起来去晾干的黄磨菇,而不是像理所当然地那样回忆起那些幸运儿。你们中有的小朋友,好似坐在炉盖上,滑来滑去很不安定;有的像被胶粘住了似的,坐在位置上一动也不动;还有的在暗暗地吃吃发笑,而坐在第三排座位上的那个红头发小朋友,目光战战兢兢地凝视着黑板,他好像在观察那异常朦胧的未来。
  • 赵明诚和李清照:藏书、读书、著书的年轻夫妇
  •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 戏剧杂谈
  • 看了不少“音配像”觉得京剧支离破碎,已非旧观。此一时期,唱词歧字太多,唱腔难免受损,尤其是新编的戏,与唱歌无异。唱句也失常规,实在刺耳。
  • 琐忆《译文》
  •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译文》(《世界文学》前身)创刊已满五十周年了。从个人角度说,也就是自打年纪轻轻的我跨过草厂胡同《译文》筹备处办公室那道凹陷的木门槛,足足半个世纪已经过去了。那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宛如昨日呢。例如,我一闭上眼睛,就仿佛见到胖胖的庄寿慈先生,穿了件汗背心,坐在窗前办公桌前,时不时拿起一只纱铁丝拍(那种有红布边框的),挥打窗玻璃前乱窜的苍蝇。
  • 西风不识字
  • 他们为什么要匿名出书 “据说约翰·洛克的《政府论》最初的法译本书名叫《梅毒研究》,译者用这个书名掩饰其政治性,这让洛克显得很幽默——毕竟,在斯图亚特王朝时期的英国,梅毒和专制都被认为是法国人独有的苦恼。可是洛克虽然也会开这样的玩笑,他却坚持要匿名出版这部作品。”这种要求现在看来很奇怪,但是伦敦大学英语系教授约翰·马伦在他的新作中提醒我们说,
  • 天下情怀 文化行远
  • 历史如果仅仅是事件的集合,那毫无疑问是干瘪的,只有具有文化的历史才是饱满的。当《诗经》被谱成音乐,当苏轼被尊为词家,当武术传遍世界,当孔子风靡全球。一切的一切,因为有了中国元素而更加灿烂、辉煌。 一脉相承的思想,两岸同源的文化,在崇尚竞争力的社会里,所有的底蕴以其独特的角度切入,形成具有品牌效应的强有力的文化亲和力和政治感召力,然后幻化成东方特有的情怀,将绵延的文化传遍四方。
  • 诗人是什么?
  • (一) 屈原,一出生就没有踩踏在《诗经》的土地上。
  • 世界公民——胡适日记检读
  • [陈文黄画]
    混淆的错误(陈四益)
    [百科视野]
    老年之忌(季羡林)
    瓦联网时代的病毒式传播
    为什么突然会想不起熟人的名字?(丹尼尔·夏克特[美](著);李安龙(译))
    花和插花(林语堂)
    最大的管理学:自我管理(南怀瑾)
    被诅咒的赢家和郁闷的输家(史蒂文·兰兹伯格【美】(著);董宜坤(译))
    外国孩子花钱课程(李明荆)
    [长篇速读]
    一个医生的救赎(朱晓军(著);脚印(选编))
    [编读往来]
    咬嚼关键词,读懂《静夜思》(张教诚)
    [历史回眸]
    万里:农村改革是怎么搞起来的?(韩钢(整理))
    1980:“感情破裂”可以离婚了(陈煜;钱跃)
    1988:商潮涌起(宋强)
    我的丈夫溥仪去世的时刻(李淑贤(忆述);王庆祥)
    鲁迅爱过的人(蔡登山)
    黔军总司令王文华之死
    盟军情报局的诞生(威廉·布鲁尔【美】(著);廖根福(译);俞惠(译);邓晓宇(译))
    李鸿章出国游(雷颐)
    [人物春秋]
    江丙坤的人生岁月(张欢)
    实说冯友兰(资中筠)
    我心中的汤用彤先生(乐黛云)
    马云融资传奇
    广告与公益:我生活中的另一角色
    我的艺术生涯(何海霞)
    “酒鬼”皇帝高洋(苗祺辉(译))
    旷世奸雄——戴笠(李章(主编))
    [社会广角]
    中国被忽视的成就(克莉斯汀·司徒阿特【美】)
    揭密国际金融大鳄
    欧洲人看中餐(J.A.G罗伯茨[英](著);杨东平(译))
    雷词盘点——当代网络流行语集成
    我眼中的耶路撒冷(扬·聂鲁达【捷】(著);万世荣(译))
    鼓励青年做大事与司法行为的道德导向(丁东;谢泳)

    书讯
    《赢在金市——黄金投资宝典》
    《1910,莫理循中国西北行》
    本月书讯
    [旧书悦读]
    国粹与欧化(周作人)
    (琦君)
    [品味人生]
    生命的品格(国风)
    谈吃(邵燕祥)
    “一切是一,每一个都在另一个之中”(以马内利修女[法](著);华宇(译))
    开学致词(凯斯特纳【德】)
    [艺苑文坛]
    赵明诚和李清照:藏书、读书、著书的年轻夫妇(奚椿年)
    戏剧杂谈(吴藕汀)
    [书里书外]
    琐忆《译文》(李文俊)
    西风不识字(薛巍)
    [人文频道]
    天下情怀 文化行远(许长荣;朱秋德)
    诗人是什么?(余秋雨)
    世界公民——胡适日记检读
    《书摘》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