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0年第06期
  • 中国作家不是缺乏思想,而是思想太多
  • 浅薄的思想太多了,深邃的思想太少了 记者:前一段时间,作家王安忆针对当前中国小说缺乏故事缺乏想象力提出批评。写小说的人需要想象,看小说的人需要想象,编小说的人也需要想象。您对当代中国的文学创作有什么意见?最需要的是什么?最缺乏的是什么?
  • 鲁迅与孔子的根本分歧
  • 鲁迅是为人生的思想家,孔子也是为人生的思想家。因此,鲁迅与孔子,在为人生这一点,有一些共同的思考,鲁迅认同孔子的一些观点,是必然的。不过,鲁迅的为人生,是要改良这人生,疗救社会的病态,
  • 从历史的僵化定义中还原那代人
  • 1970年冬天,唐德刚访问台湾,林语堂请他吃饭。 唐德刚按时抵达酒店,店内喧哗嘈杂,他问衣冠楚楚的总招待:“林语堂先生请客的桌子在哪里?”
  • 毒药、丑闻及其他
  • 有一类书是毒药 曾经有个朋友的孩子找我荐书,我遵命开了一列书目。也不知他看不看,反正后来不再来找。 有一次我去他们家,看见孩子的床头放了一大摞书。随便翻了翻,自然没有我推荐的,倒是有一大堆所谓《职场防身术》、《做人不要太老实》等等。
  • 2009:那些人那些事
  • 一篇名为《一个贫困县女检察长和她的名车》的帖子曝光: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阿荣旗县女检察长座驾是辆途锐。但这位女检察长回答:豪车是朋友的,牌照是临时的,帖子是诽谤的。阿荣旗纪委调查后认定。此举报为“网络诽谤”。
  • 有尊严地生活(外一篇)
  • 美国副总统切尼先生曾经在复旦大学做过一场演讲,具体内容我旱已忘记,但却记住了其中一个说法,那就是开始富起来的中国人应该过上自由且更有尊严的生活,因为“仅靠物质享受本身无法满足人类心目中最深最强的追求”。这个演讲已经过去3年了,但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有些惶惑:我敢说自己的生活是有尊严的吗?
  • “举国体制”淡出正其时
  • 金牌的意义大可不必夸大,更不能政治化。已经摒除了自卑感的中华民族,不需要用不断增长的金牌数字来证明自己。
  • 当“山寨”成了文化
  • “山寨”现象众说纷纭 “向央视春晚叫板,给全国人民拜年。”一场网友策划、参加和制作的“山寨版春晚”与央视春晚时间同步,通过网络直播。山寨版春晚的策划老孟介绍.这场山寨版春晚场地定在一个酒楼,观众面向北京普通老百姓,特别是过年不能回家的农民工、大学生朋友们。
  • 网络世界的“新文化运动”
  •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经过了十多年发展的互联网早已今非昔比。有数据显示,2008年奥运会期间,有46.7%的人通过电视收看奥运报道的相关信息。而有43.8%的人则是通过互联网。互联网实际上已经从“新媒体”逐渐走向了主流媒体的地位。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有庞大的网民数量来支撑。
  • 裸露的呼伦贝尔
  •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我从小就没有见过草原,也不知道大草原究竟有多大!更不知道草原是平平的,还是有低缓的小坡。我对草原的粗浅认识缘于古诗词:“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是我小时候在语文课本上学到的大草原的启蒙知识。
  • 中国自制飞机的幕后故事
  • 1954年7月26日清晨的江西省南昌市附近,3架飞机振翼腾空,在试飞站上空变换编队,做着种种特技表演。两天后,《人民日报》在第一版上发表了新华社的报道《我国自制飞机成功》,这标志着我国航空制造工业的光辉的开端。
  • “阳谋”亲历记
  • 1957年3月初中央即将召开全国宣传工作会议,并邀请党外人士一起参加。 到北京的当天下午.即赴政协礼堂。听毛主席最近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录音,很清晰。最使人兴奋的是下面一段话:国内形势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时代已经过去了。
  • 俄罗斯的道路
  • 在20世纪,尤其是后半叶,俄罗斯一直是人类的希望:它打破了西方资本主义的一统天下,把一种新的人类拯救的意识带给世界;它用30年的时间完成了西方200年的工业化过程;它把第一颗人造卫星送上太空;它的核武器足以毁灭人类50次;它可以把导弹直接运到美国的“后院”古巴;它的医疗保险、退休养老、国民教育、奥运金牌、芭蕾舞、电影……让整个西方黯然失色。
  • 十九世纪末中国商人反击战
  • 十九世纪末,危机的惊涛袭卷上海。上海各外资银行纷纷收紧银根,从本地钱庄手中回收贷款。而此时,正是丝茶的采购旺季,钱庄的大量资金已经放贷出去,难以立即收回,上海的金融市场出现了全面的惜贷,即使利率高达50%也难以借到资金。
  • “赵娥复仇案”的法律思考
  • 众所周知,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儒家思想渐渐成为中国古代官方立法的唯一正统思想。 但随之而来,一种深具“中国特色”的名为“《春秋》决狱”的司法原则(即用儒家学说的经典教义来指导司法解释和干预司法判决),
  • 什刹海梦忆录
  • 我9岁时迁居地安门外帽儿胡同,20岁迁居炒豆胡同,直到今天,在这一带过了数千年。虽然中间曾经离开北京,但总算北城的老住户了。对于9岁至10余岁时期的什刹海印象,至今还记忆犹新。
  • 义和团杀害了什么人
  • 他们一家一家地把房子点着了,黑暗中火光冲天。 房子里的男人们已经逃走了,只剩下了女人和孩子,在冲天的火光中,传出了凄惨的哭喊声。有女人冲出火海。他们毫不留情地用刀剖开她的肚子,再几个人拽胳膊拽腿把她扔回大火中。
  • 太空一日
  • 我以为自己要牺牲了 9时整,火箭尾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几百吨高能燃料开始燃烧,八台发动机同时喷出炽热的火焰,几秒钟就把发射台下的上千吨水化为蒸汽。
  • 海盗:阴魂不散的海上幽灵
  • 从古到今,海洋从来就不只属于主权国家的海军,还有一种非国家行为体——海盗也一直活跃在这片蓝色的大地上。他们武器简陋,对付民用船只绰绰有余,而且并未因为有装备精良的海军而失去了自己的生存空间。今天,海盗已经成为国际贸易、海上交通的最大威胁。
  • “呓”语道破
  • 备遭诟骂的“丹麦密约”背后
  • 西方为何急于把全世界纳入低碳经济体系中?因为低碳经济背后有着巨大的利益,可见,低碳经济并非仅仅是为了绿色生活、提高能效,也并非是为了开发新能源,
  • “万人迷”芭比娃娃的陨落和活死人娃娃的崛起
  • 一、芭比娃娃的辉煌 芭比娃娃的大名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它曾经是很多女孩子心中的梦想玩伴,是娃娃的终极梦想版本。 1959年首次推出便迅速地成为儿童的宠儿。据《美国玩具制造商》杂志估计,1993年芭比为生产它的美泰公司盈利12亿美元。1994年销售纪录已经突破50亿美元大关,是美泰公司最著名的产品,公司80%的利润来源。
  • 往事烟雨——忆陈占祥与梁思成的友情
  • 梁思成先生家的下午茶 我的父亲是陈占祥。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金风送爽的10月,我们一家在前门火车站下车,被接进了离火车站不远的“解放饭店”。
  • 朱安:我也是鲁迅的遗物
  • 作为鲁迅“父母之命”的太太,一个目不识丁的小脚女人,朱安留下的话语不多,但句句都令人震撼,耐人寻味。本书系鲁迅原配夫人朱安的传记,作者追溯了朱安69年的人生轨迹,重现了一位旧女性的苦闷之声。从中也可感受到朱安的存在对于鲁迅一生的影响。
  • 成舍我,一个报界“狠人”
  • “我一生中最兴奋的一件事” 成舍我大难不死,深知自己在京城随时仍有生命之虞,必须出去避避风头,韬光养晦一时,才是办法。于是把报馆的事托付给老友吴范寰管理,继续出刊,自己则在1927年春上去南京,寻找新的出路。
  • 父亲王大山的艺坛交游
  • 老朋友程十发 1977年秋天的一个星期日,早上7点多,一家人还没有起床,大哥是第一个起床的人,开门来到院中洗漱,只见一人站在院中,像是找人的模样,就问道:“您找谁?”来人问:“这是王大山家吗?”大哥回答说:“是啊!”赶忙回屋叫起父亲。
  • 我和我的作者们
  • 一直做编辑,书、报、刊都编过,主业是图书编辑。先后与几百名作者有不同程度的往来,其中有名家,也有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在我这里,都一样的身份——作者。
  • 为什么读书
  • 书读完了? 偶然在书店里发现了一本名字很狂的书:《书读完了》,作者是高级读书人金克木老先生。我很是纳闷,一生以读书为乐为业的大书生金老爷子为何出此狂言?翻开这本多谈读书的文集。
  • 这样教历史的后果是什么?
  • 美国历史教科书与历史课程既非心平气和。也不充满激情。所有的教科书作者以及很多教师都似乎没有深入地想一想,我们过去有些事或许值得付出强烈的感情乃至严肃的思考。在这些教科书中,没有真正的情感,甚至也没有真正的自豪感。相反,在男一方面,历史上的英雄事迹却是个例外。
  • 赠与今年的大学毕业生
  • 两年前的六月底,我在《独立评论》(第七号)上发表了一篇《赠与今年的大学毕业生》,在那篇文字里我曾说,我要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赠送三个防身的药方给那些大学毕业生:
  • 夏初
  • 我喜欢夏初的天气。 我爱看树和草的鲜嫩的绿叶子。 古人说:“春秋多佳日。”今人鲁迅先生又说:“北京仿佛没有春和秋。……冬末和夏初衔接起来,夏才去,冬又开始了。”
  • 站在驴子面前看大象——读《星条旗下的驴象之争》
  • “忽然间来了一阵更剧烈的骚动,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咒骂声,各人手里的旗杆都变成了攻击对方的武器,刚才举着的手现在都变成了拳头,到处都是拳头。街上车辆停止了,四轮马车也动不了了。
  • 旧书如美人,哪堪流夏转
  • 陈子善先生到店里来,略微打个招呼,就钻到书堆里去了,我们也不打扰他,任他看书去。上次他到店里时,不断有人进来和他打招呼,毕恭毕敬叫一声“陈老师!”先生站在书架前,身子是侧过来了,脸是转过来了,嘴里也说着“你好你好”,眼睛却始终没离开过立在架上的书脊。
  • 美丽的兰州(14)
  • 西部大开发使兰州综合实力大幅提升,经济发展迈上新台阶 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是党中央、国务院总揽全局、面向新世纪作出的重大决策,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的重要组成部分。西部大开发的10年,兰州作为甘肃省的省会城市和西北地区的重要城市,经济总量和人均水平都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 世界的躯壳
  • 朱朱(以下简称朱):我们从绘画的物质性说起。和当代的其他画家不同,你的绘画材料不是油画、装置、影像之类,而是用了最传统的宣纸。当然,这纸又不属于一般的中国画范畴。这其中的理由是什么?
  • 玛雅人来自于中国?
  • 创造了世界古文明之一的美洲玛雅人在五千年前可能和中国人是一家人。被普遍认同的是,大约在距今四万至两万年之间。由于第四季冰川的影响。白令海峡的海平面下降、海水结冰,成为连接亚洲和美洲的通道,古人类就是从亚洲经过白令海峡进入美洲的。
  • 美丽从雪山走来
  • 2003年,中国民族博物馆承办的法国中国文化年重点项目“中华民族服饰展演”登上了巴黎卢浮宫的舞台,其中一套藏族服装艳惊巴黎。这套服装的价值高达600万元。
  • 美味方丈记
  • 题中“方丈”二字源自《孟子》的“食前方丈”一句与日本平安时期著名歌人鸭长明作品《方丈记》,在此意指“餐桌的大小”。作者以大家较熟悉的各种中式、日武食品为引子,在中日历史的渊源和对比中,深入浅出地将食文化娓娓道来。
  • 平民娱乐的短信“段子”
  • 短信“段子”是一分钟文化,它以民间语文的方式,传承和创新着中国语言文化。大多数段子都是对权力起消解作用的化合剂,很容易获得社会底层人群的共鸣。
  • 文事与读书
  • 老年文字 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叫女儿抄了一下,放在抽屉里。有一天,报社来了一位编辑,就交给他去发表。发出来以后。第一次看,没有发现错字。第二次看,发现“他人诗文”,错成了“他们诗文”,
  • 读书的人
  • 在我国四万万五千万人里,得受教育的,不过百分之二十。在这百分之二十里,受过充足教育的,恐怕不足千分之二十。在这千分之二十里,肯于著书立说的,恐怕不足万分之二十。在这万分之二十里,
  • 我所收藏的是记忆
  • 从小就不自觉地对老东西情有独钟,那些生活中不起眼的小物件总是能引起我莫大的兴趣,像自己的班级名牌、当兵的兵籍名条、学生证、成绩单、朋友寄的明信片、电影票根、具特别纪念意义的发票,甚至只是一张糖果纸,
  • 悼念乔福山先生
  • 《书摘》杂志社创办人之一、第一任主编乔福山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0年4月27日与世长辞,享年78岁。 惊闻此讯,杂志社全体同仁深感悲痛,原主编彭程特为此写了一篇追忆文章,文章饱含深情,同时也道出了《书摘》同仁的心声。
  • 最后的演讲
  • 我是3个孩子的父亲,娶了一位称心的妻子。我时常为自己罹病感到难过,而这对于我的家人或我自己都毫无益处。 那么,我该怎么度过这余下的有限时光呢?我 可以和我的家人终日厮守,给他们以呵护。我要珍惜和他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以便帮助他们更平稳地进入我离开后的生活。
  • 快乐阅读 快乐生活
  • “为何读书?”“读什么书?”“怎样读书?“读书与不读书又能咋样?……”这些问题困扰着许多人。因为现实中的事例告诉人们,读书不是惟一的出路,也不一定是最好的出路,有些读书少或者不读书的人,他们生活得未必不好,而这对于处在社会最底层的普通人而言,更具有迷惑性和说服力。
  • 读第4期《书摘》有感
  • 2010年第4期《书摘》我仔细阅读了50页至59页一组教育文章,其4篇。问题揭示了不少,有些也还算深刻,但悟不出改进的方向。看来是问题太大了,积重难返。但贻害无穷,令人心焦。
  • 开设好栏目 泛选出版社
  • 由于平时工作和生活的拖累,我没有太多的时间用在读书上。《书摘》正好弥补了这个缺陷,它每期摘录了好多关于社会热点和前沿的书籍,读者可以用最短的时间获取最多的知识。
  • [人文频道]
    中国作家不是缺乏思想,而是思想太多(莫言)
    鲁迅与孔子的根本分歧(王得后)
    从历史的僵化定义中还原那代人(许知远)
    毒药、丑闻及其他(胡野秋)
    [社会广角]
    2009:那些人那些事(鹅毛笔尖)
    有尊严地生活(外一篇)(魏剑美)
    “举国体制”淡出正其时(胡舒立)
    当“山寨”成了文化(李征李宗桂周志强)
    网络世界的“新文化运动”(李良忠 景皓洁)
    裸露的呼伦贝尔(风信子)
    [历史回眸]
    中国自制飞机的幕后故事(王凡 东平)
    “阳谋”亲历记(徐铸成)
    俄罗斯的道路(王康)
    十九世纪末中国商人反击战(雪珥[澳])
    “赵娥复仇案”的法律思考(余定宇)
    什刹海梦忆录(朱家溍)
    义和团杀害了什么人(郭老学徒)
    太空一日(杨利伟)
    [军事天地]
    海盗:阴魂不散的海上幽灵(邵永灵)
    [轻松一刻]
    “呓”语道破(杨志强)
    [经济生活]
    备遭诟骂的“丹麦密约”背后(白海军)
    “万人迷”芭比娃娃的陨落和活死人娃娃的崛起(郎咸平)
    [人物春秋]
    往事烟雨——忆陈占祥与梁思成的友情(陈愉庆)
    朱安:我也是鲁迅的遗物(乔丽华)
    成舍我,一个报界“狠人”(张功臣)
    父亲王大山的艺坛交游(王衍)
    我和我的作者们(杨葵)
    [教育经纬]
    为什么读书(莫斯)
    这样教历史的后果是什么?(詹姆斯·洛温[美] 马万利[译])
    [旧文悦读]
    赠与今年的大学毕业生(胡适)
    夏初(顾随)
    [书里书外]
    站在驴子面前看大象——读《星条旗下的驴象之争》(萨苏)
    旧书如美人,哪堪流夏转(扫红)

    美丽的兰州(14)
    [艺苑文坛]
    世界的躯壳(徐累 朱朱)
    [百科视野]
    玛雅人来自于中国?(苏晓)
    美丽从雪山走来(韦荣慧)
    美味方丈记(陈舜臣[日] 蔡锦墩[日] 余晓潮[译])
    平民娱乐的短信“段子”(谢麟振 倪健中)
    [品味人生]
    文事与读书(孙犁)
    读书的人(宣永光)
    我所收藏的是记忆(方文山)
    悼念乔福山先生(彭程)
    最后的演讲(兰迪·鲍许[美] 杰弗里·让斯罗[美] 邹戆玲[译] 张林[译])
    [读书感悟]
    快乐阅读 快乐生活(王明瑞)
    [编读往来]
    读第4期《书摘》有感(爱秋)
    开设好栏目 泛选出版社(王金勇)
    《书摘》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