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1年第01期
  • 卷首碎语
  • 苏联的理想是建立没有阶级剥削的社会主义;伊朗的理想是建立地上天国;美国的理想是建立自由民主的世界;中国的理想是“天下为公、世界大同”。你选择哪一种?我选择“大同”。因为:“大同理想”崇高、远大、广博、平易! 周有光:《朝闻道集》——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0.2
  • 再破高房价之谜
  • 在房地产财富游戏下,最大的价格推手不是地方政府,更不是开发商,而是货币和信贷政策。
  • 别让惠农政策走样
  • 新世纪以来,党中央、国务院连续出台多个关于“三农”工作的文件,并加大力度,关心支持“三农”工作,浓浓暖意融入亿万农民群众的心田。在惠农政策的阳光普照下,农民受益匪浅。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地方、一些部门由于执行政策中的偏差,使中央的惠农政策走样变味,导致农民不满。本文所讲的事例,虽非普遍,但却值得引起重视!
  • 看病难,难在哪儿?
  • 看病贵:小病高价看,大病天价看 在笔者的记忆中,过去谁有个头疼脑热的时候,去医院看看开些药吃,花不了几元钱就可以医好。大多数时候,根本不用去烦劳医生,根据自己的症状,吃一些平时感冒时用的药,过个几天也就痊愈了。
  • 为什么我们的蔬菜这么贵
  • 张悟本,怎么就成了“神医” 《生命时报》的记者在2010年5月12日来到奥林匹克中心西南门处的悟本堂,发现他是唯一一个坐诊专家。预约号的价格从过去的两三百涨到当时的两千,翻了好几番,而且已经排到年底了。他是怎么建议这些花了大价钱的人的呢?他建议要多吃绿豆。这个建议实在太有意思了,连绿豆都沾了张悟本的光,价格一路飙升。
  • 2012:重生还是毁灭
  • 玛雅文化与他们的神秘日历 一切好像都源自这样一个信念:根据玛雅教义,世界将会在2012年12月21日(或者23日,这取决于你的民族)结束,这是基于玛雅日历5125年一次的第五次轮回大周期结束日推算出来的。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日子,有人解释说,玛雅人认为世界将在2012年的冬至结束,或者更准确地说,要经历一场大变迁。这会是一场什么样的变迁呢,需要靠你自己猜测了。当然,很多人认为这是凶兆。这样2012年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全人类最为担心的年份。
  • 中国经济的高成本运行
  • “过去20年,中国经济就是靠和美国人的配合。美国人那边花钱,我们帮他们造东西。我们赚钱以后,建设基础设施,再搞点房地产,放大了需求。”(谢国忠语)这个“美国消费+中国制造”的模式,既是个跨国合作的双赢模式,也是个美国的消费引擎跨国驱动了中国增长的“引擎外置”、动力来自体外的模式。但必须提醒你注意的是,中国靠低技术高密集劳动出口创汇的企业,大多不是国企,而是从事加工工业的外企、民企。
  • 实现梦想的华尔街
  • 为什么需要华尔街?要资本市场? 华尔街每天有很多人匆匆忙忙。跑来跑去,他们都在忙些什么?为什么他们赚了那么多钱?不管是高盛、摩根大通,还是大大小小的华尔街公司加在一起,每年赚的钱,达到几十亿、几百亿美元。很多人疑惑他们到底为什么赚这么多钱?
  • 江青与毛泽东的婚姻
  • 江青1937年8月奔赴延安。1947年3月随中共中央离开延安。转战陕北。在延安十年间。她经历着堪称甜蜜的爱情,美满的婚姻,幸福的革命家庭生活。相夫教女,淡泊宁静,此前的风言蜚语逐渐消退。此后的风生水起、恶谥骂名尚未登场。
  • 为蒋介石保健——蒋介石私人医生的回忆
  • 由疗伤养成清晨运动的好习惯 蒋介石做事一贯认真,对于医疗这种关乎健康的事情更是如此。对于医生为自己制定的医疗保健方案他总要求证一番才会决定是否接受。每当他身体感觉不适。找来医生诊断时,他都问得非常仔细。如果医生建议做某些检查,或提出饮食起居方面的注意事项,或开出药方,蒋介石都要问明原因。
  • 千家驹论胡适
  • 唐德刚序 1985年4月中,李又宁教授打电话给我说,千家驹教授抵纽约访问,并指名要约我碰碰头。我想与又宁联合做东,请他伉俪午餐,而又宁不许——她坚持“独请”,不过她倒要我开车去接他们一下。我因为知道千君是胡适之先生的得意门生之一,所以就顺便带一本拙著《胡适杂忆》请他指教。
  • 老舍的吃喝喜好
  • 老舍用自己的笔,用自己的心,以自己对北京的无比热爱,描绘出一个真实而又理想的北京,一个现实而又诗意的北京。于是,老舍的名字,老舍的文字,老舍的饮食,也因此成了北京的象征、北京的符号。
  • 走向艺术之路
  • 我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市一个书香门第。据家谱记载,先祖上溯可至北宋范仲淹先生,而有史书详尽可稽考的,则可从明末清初我的十二世祖范应龙先生算起,直到我的父亲范子愚。这十二代人里,出现了数以百计的诗人、文学家、画家,而足可彪炳于中国文化史的巨擘大师至少有范凤翼、范伯子、范仲林、范罕等人。范伯子肯堂先生是我的曾祖父。
  • 电话的故事
  • 萨弟的文章 我的弟弟也是一名工程师,不过,作为一个工程师,对比他三心二意的哥哥,萨弟在事业上的成就让父亲十分欢喜。父亲去世后,弟弟的这份成就成了我们兄弟共同的极大欣慰。然而,我这个弟弟其实也是很喜欢写东西的。于是,有一天,他写了一篇关于父亲研究所的回忆文章。
  • 我与中国
  • 我是那么渴望阅读毛的著作 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开始执政几个月后,也恰是朝鲜战争爆发前夕。父母将家从澳洲丛林搬到了墨尔本。这是为了我、姐姐和哥哥能够进更好的学校读书。我无奈地穿上了皮鞋,我戴着帽子,打着学校的紫色和黄色相间的领带。我推测了我的未来,放弃了自然科学,选择了历史和政治。
  • 让错误停止我们
  • 几个概念:传统、城市、建筑、人。 先说人吧!人是一个什么东西,这个概念其实并不确定。今天的人和以前的人是不一样的,和十年后的人也一定不一样,没有抽象的人。生活在北京的人和生活在东京的、印度的都不一样,基本点都不一样,比如痛苦、焦虑、快乐等,这是挺不清楚的一件事。
  • “革命”与中国思维方式的改变
  • “革命”一词在汉语里倒也古已有之。《书》曰:“革殷受命”;《易》曰:“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于人”。但此词在汉语中虽然古老,地位实在可怜,偏僻得近乎无用,而甲午战后却突然崛起,一跃而为声名最显赫、使用率最高的汉语词汇。
  • 乡绅与精英(外一篇)
  • 中国这个国度,自秦汉大一统,建立官僚型帝国以来,朝廷用来平衡官民关系的法宝有三:一是强调官员的自律;二是朝廷对于官员的监管,因此特别设置了别的国家所没有的监察系统,官小权大,替皇帝盯紧了官员;三是逐渐形成了半官半民的乡绅阶层,通过这个阶层的制约,抗衡官权的无限扩张。
  • 禁止、封杀与解禁
  • “流行”的禁止与解禁 或许。今天的人们很难想象,三十多年前,“改革开放”已经开始,李谷一曾是“低俗”的代表,《军港之夜》被禁,小歌手程琳被“中央大报”严厉批评为“台风不正”……“流行歌曲”当年怎样“被禁”又怎样“解禁”,或成笑谈。不过,三十年后,仍不能仅以笑谈,仍有引人深思的必要。
  • 藏书票——书间精灵
  • 李平凡 1922年生,天津人。1950年后,曾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将日本水印木刻技法引入中国。后多次赴日,与日本版画家一同在两国举办多次展览。其作品《我们要和平》获莱比锡国际版画竞赛银奖。后任《版画世界》主编。
  • 申博舆论的外围战
  • 韩国是启动媒体舆论宣传最早的申办国,并且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在美国、英国的大报以及法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上买广告版,图文并茂地宣传申办城市丽水。2002年,国际展览局第131次成员国代表大会上,韩国花费200万美元委托英国的世界卡克公司制作的十分钟宣传片很有影响力。
  • 缅甸共产党覆没的根由
  • 听过20世纪60年代后期国内政治宣传的人,对报纸和电台上曾大力宣传的缅甸共产党武装都会记忆犹新。部分红卫兵还曾凭着一时冲动搞过“国际支左”。改革开放后,国内报道对缅共不再提及,其灭亡情况也不为人所知。
  • 谢老纵论古今谈“潘汉年案”
  • 潘汉年案是中央交办的案件,在当时的情况下,最高人民法院只需按侦查起诉材料写个判决书,办个法律手续就行了,但是由曾汉周(刑庭庭长)、丁汾(审判员)、彭树华(助理审判员)三位同志组成的合议庭却仍认真地审阅了案卷,仔细核对了证据,以法官敏锐的观察目光、缜密的逻辑思维、做人的良知,对已经定案的材料提出了八个问题的质疑。可惜的是当时人治盛行,法治不申,审判不能真正独立。实行“先批后审”,法官和法院只能按上级的决定办案。
  • 国民党“宪兵节”的由来
  • 在1934年阅兵大典上闪亮登场后,宪兵部队很快又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两年之后,因为一场意外,宪兵部队“声望”突然形成井喷,让其他国军部队翘首莫及。
  • 夏末秋初闲笔
  • 闲笔不闲,这是邵燕祥写作的风格。这两篇小文章更能给人从这样的感觉,其话中体现着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感和对文化的爱心.当然我们透过文字.还能感到邵蒸祥笔下隐隐的呐喊与批评.不仅还历史以真实.更是对现实的警策。
  • 吵出来的燕京大学
  • 1918年年末,我受邀离开金陵神学院,去北京创立一所新的联合大学。我当时本想一拒了之。因为神学院的工作做得很开心。教学和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我对课题有了真正的主导权,还有几个文学项目也在筹办之中,不想就此离开。
  • 巴格达:血腥死亡中的每一天
  • 巴格达的郊区舒艾勒(Shu·ale)发现了一块金属片,虽然只有一英尺高。但是上面的数字却是巴格达最近这宗暴行留下的线索。
  • 1937:被煽动的日本民粹
  • 1937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就上海局势发表“惩罚暴戾之支那军队”和迫使南京政府下台的宣战声明,并在国内进行征兵总动员。陆军大臣杉山元对日本报界狂妄宣称:三个月灭亡中国。
  • 考生的悲哀
  • 我是一个投考大学的学生,简称曰考生。 常言道,生,老,病,死,乃人生四件大事。就我个人而言。除了这四件大事之外,考大学也是一个很大的关键。
  • 孤独
  • 一 一位真正的学者,必须要有一颗孤独、勤劳、谦逊、仁慈的灵魂。他必须要像拥抱新嫁娘一样拥抱孤独,独乐其乐,独忧其忧。他自己的评价足以成为衡量的尺度,他自己的赞美足以成为丰盛的奖赏。
  • 我读清华大学
  • 清华,是被很多很多人艳羡的所在。北京的市语说,“北大老,师大穷,清华、燕京可通融”。这说的是丈母娘选女婿的标准。是的,历届清华学生是比较少年英俊些,风流倜傥些,但也肤浅些,或多或少带着一股洋味,更具体说——美国味。
  • 我们需要怎样的教学评估
  • 据报道,教育部在早先试点的基础上,于2003年正式宣布,对普通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建立周期性的评估制度。按照安排,从2003年至2007年,将对592所本科高校进行评估,到2007年底止,已有五百余所大学接受了评估。这意味着,教育部安排的首期本科教学评估工作业已告一段落。
  • 高考引伸出的话题
  • 高考制度不能轻言改变 现在对于高考制度众说纷纭,反映了大家对高考制度严肃性、公平性、公正性这些基本精神的漠视。这恐怕是近几年来。我们过多讨论高考制度不合理而引发的。但是,请千万别忘了,我们还没有找到一种比现行高考制度更稳妥的制度,在这之前我们就不能轻言改变,否则就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 素质教育——生命之树的培育
  • 素质是生命之根。如果一个人能够具备很好的素质,即使他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也同样能够在所处的领域里取得骄人的成就。
  • 味儿
  • 关于北京,首先让我想到的是气味儿,随季节变化而变化。就这一点而言,人像狗。要不为什么那些老华侨多年后回国,四顾茫然,张着嘴,东闻闻西嗅嗅——寻找的就是那记忆中的北京味几。
  • 背景
  • 有那么一个人突然走向了我们,倒也平平常常,并未见有山有水。但有人对这个人的底细却有所了解,说道:“这个人是有背景的。”于是,人们再去看这个人时,就用了另样的眼光——仿佛他不再是他了,他加上背景,所得之和,却要远远地大于他。
  • 天上的爱情
  • 山顶上还住着人,不过不是《桃花源记》里的避秦遗民,而是多年前迁来的一对私奔男女。
  • 二锅头颂
  • 听说北京的二锅头酒,进了人民大会堂,上了国宴,此事是否属实,不得而知。我也没有荣幸遇到吃国宴的人物,因而无从查证。但这个传说,表明人们对二锅头酒的一个良好评价。至少认为该酒的内在质量.已经达到了,或者不亚于那些被人民大会堂采用的其他名酒的水平,是很让二锅头酒徒们振奋的。
  • 不是“关系”,是“因缘”
  • 星云大师:要想建立良好的人脉关系,必须积聚许多因缘。平时你有慈悲道德,经常给别人因缘,人家才会亲近你、佩服你,彼此才能有深厚的交往。所以,人脉关系应从恭敬中建立,从谦虚中建立,从知识交流中建立,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情来往中建立。
  • 了解一点中医
  • 中医是我们祖宗传下的宝贝。它作为一种自然疗法,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显示出其强大的生命力,并在世界上广为传播。
  • 燃烧的石头
  • 我第一次接触到罗丹的原作是在中国,时间为1992年。把罗丹的作品搬到东方文明的古国来展出,一时惊动了世界。前往中国美术馆的参观者人山人海。好像是去看罗丹本人。我怀着景仰之情挤在人群里,伸头探颈去搜寻罗丹的每件传世名作。可是,这“第一次接触”给我的印象却十分意外。
  • 少林功夫是“武术禅”
  • 在人们心目中,少林功夫是第一位的,一些武侠小说里的描写更是神乎其神了;其实,再神也神不到小说中的程度。
  • 给孩子起名也是门学问
  • 孩子的名字.虽然只是个呼叫的符号,却关系到孩子的一生。好听或者意思好的名字会使孩子感到自豪,也会使孩子充满信心和勇气;而不好听或者意思不好的名字则使孩子感到沮丧委屈,甚至产生畏惧和怕人叫名字的心理,长久下去,孩子甚至会害怕见人或者不想见陌生人,从而影响孩子的心理,影响孩子的成长。
  • 编读往来
  • 感受:贵刊2010年第10期摘录了几篇有关教育的文章,看了令人震凉,令人心酸。因为凭分数升学,让年轻的孩子苦苦攻读,甚至使一些学生、教师、校长陷于心理变态。而结果只是选了一些“解题高手”!现在提出“推荐”,推荐的仍然是“解题高手”,又能如何!“我们呼吁为孩子减负,其实是在呼吁高考制度的改革。”
  • 建设兰州新区 加快兰州发展
  • 开发建设兰州新区是中共兰州市委、市政府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和甘肃省委、省政府的一系列指示、决策和战略,作出的加快“大兰州”发展,发挥中心带动作用的重大战略和举措。开发建设兰州新区是国家统筹区域协调发展的一项重要决策,促进甘肃经济加快发展的重大举措,是发挥兰州中心带动作用的迫切需要。
  • 卷首碎语
    再破高房价之谜(刘杉)
    别让惠农政策走样(爱新觉罗·蔚然)
    看病难,难在哪儿?(钱民辉)
    为什么我们的蔬菜这么贵(郎咸平)
    2012:重生还是毁灭(J.A.丹尼雷克[美] 袁丽伦[译])
    中国经济的高成本运行(杨连宁)
    实现梦想的华尔街(陈志武)
    江青与毛泽东的婚姻(朱鸿召)
    为蒋介石保健——蒋介石私人医生的回忆(熊丸[口述])
    千家驹论胡适(唐德刚 千家驹)
    老舍的吃喝喜好(王志坚 卢小溪)
    走向艺术之路(范曾)
    电话的故事(萨苏 北宸)
    我与中国(罗斯·特里尔[美] 刘庆军[译] 许道芝[译] 萧延中[审校])
    让错误停止我们(艾未未)
    “革命”与中国思维方式的改变(李洁非 杨劼)
    乡绅与精英(外一篇)(张鸣)
    禁止、封杀与解禁(雷颐)
    藏书票——书间精灵
    申博舆论的外围战(陈志兴)
    缅甸共产党覆没的根由(徐焰)
    谢老纵论古今谈“潘汉年案”(彭树华)
    国民党“宪兵节”的由来(谭笑 李虹燕)
    夏末秋初闲笔(邵燕祥)
    吵出来的燕京大学(司徒雷登[美] 常江[译])
    巴格达:血腥死亡中的每一天(罗伯特·菲斯克[英])
    1937:被煽动的日本民粹(邓贤)
    考生的悲哀(梁实秋)
    孤独(爱默生[美])
    我读清华大学(赵俪生)
    我们需要怎样的教学评估(刘道玉)
    高考引伸出的话题(钱文忠)
    素质教育——生命之树的培育(崔宇)
    味儿(北岛)
    背景(曹文轩)
    天上的爱情(韩少功)
    二锅头颂(李国文)
    不是“关系”,是“因缘”(星云大师 刘长乐)
    了解一点中医(董洪涛)
    燃烧的石头(冯骥才)
    少林功夫是“武术禅”(释永信)
    给孩子起名也是门学问(史生荣)
    编读往来
    建设兰州新区 加快兰州发展
    《书摘》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