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1年第03期
  • 卷首碎语
  • 成功的人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强烈的成功欲望。而这种欲望慢慢地融化在日常生活中,显现出来就成了一种意识,对财富、对权力,对一切他所追求的东西都变得很有嗅觉力。
  • 大学的困惑与出路
  • 大学要淡化行政权力 目前学校行政化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从政府和学校的关系来讲,政府对学校的管理和控制太多、太强,专业设置、课程开设、经费划拨、教育评价、校长任命等都由政府说了算;从学校内部来讲,行政权力大于学术权力,行政权力控制着学术权力。
  • 迟福林:从国富优先到民富优先
  • 建设一个消费型的社会 建设一个消费型社会应该是我们一个大的目标。我们有7亿农村人口的潜在大市场,中国的城市化正处在一个快速起步的阶段,中低收入群体占的比例还相当大,国民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还比较低,因此中国有潜在的消费大市场。如何能够把13亿潜在的大市场转变为现实的大市场,既是中国市场化改革的目标,
  • 网络问政与政府善治
  • 网络民意“借网出海” 网络问政,是一个双向的过程,即体制内的行政机关、政府部门通过网络问政于民,了解民情,汇聚民智,同时普通老百姓(网民)通过网络反映问题、提供民间智慧。
  • “城二代”与“村二代”的对话——一场关于时代、阶层与心灵的表白
  • 第一幕 找工作呀找工作 辛胜通:2007年,我从人大毕业。回头看我找工作的过程没大家说得那么困难,原因或许有二:第一,我有北京户口;第二,我是男孩子。
  • 中国为什么要减税
  • 与前些年税收问题少有关心不同,有关纳税人权利、政府职能定位及公共服务质量、税制结构及征收量等,目前已经成为人们最为关注的问题。这是因为,由纳税所引起的“税痛”,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必须面对的“诸痛”之一,对纳税人的切身利益构成直接性的影响,无法回避,于是眼下存在诸多争议的“减税”问题也就为“亿众”所瞩目。
  • 转基因:一个美丽的谎言
  • 转基因能增加产量? 提高产量,进而解决人类粮食危机,是转基因推动者最主要的论据。美国生物技术信息委员会(简称CBI)宣称:生物技术的进步,能够帮助我们在已经开发了的耕地和目前不适合农耕的土地上种出更多的粮食。
  • 谁在出卖考研答案?
  • 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互联网在为我们的工作、生活带来许多便利的同时,也为不法分子提供了传播工具。
  • “啃老族”啃掉的是什么?
  • 在“崛起”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的当代,年轻的80后们原本应该像“早晨八九点钟太阳”一样生机勃勃、充满活力,然而却被太多的人贴上了太多的标签,难以活出自我的真风采。在茁壮成长的少年时代,80后不得不接受“思想叛逆、个性另类、性格跋扈、娇生惯养”等评语。在初入社会的时候,80后“天之骄子”的高帽早就已经变成了“刘邦的夜壶”,
  • 曝光私立“黑心”医院
  • 医托产生的根源是,普通老百姓认为公立医院收费高昂一些。为了少掏钱看好病,患者来到私立医院,没想到在私立医院掏了更多的钱,而疾病根本不能得到冶愈,反而耽搁了病情。
  • 陈独秀在江津
  • 暮春时节,长江畔的小城江津,轻雾蒙蒙,细雨霏霏。陈独秀在这座秀丽又冷清的江城度过最后一个春天。
  • 焦菊隐的话还没有说完
  • 焦菊隐先生是北京人艺建院元老,曾长期任第一副院长兼总导演。曹禺这样评价过他:“他不断思索与实践,专心致意地琢磨构思,沉迷于他所理想的戏剧境界。他精心揣摩,着意推敲,不放过任何能说明戏剧核心思想的光色、画面、音乐与情调,不忽略意义精微的台词与动作。他在舞台上纵横挥洒,
  • 我的恩师朱光潜
  • 考入武汉大学 高三时,我决心考大学只填三个志愿:第一志愿是西南联大哲学系,第二志愿武汉大学哲学系,第三志愿西南联大外文系。中央大学因在沙坪坝我家门口所以不填,我希望上大学可以远行独立。据说男中部有人只填一个志愿,当年的南开精神颇为过度自信,但似乎也很少失败。
  • 出版之外的父亲——范用
  • 一 说实在话,从小到大,无论是哥哥还是我,与父亲交流并不多。我们小的时候,他整天都忙,顾不上和我们说什么。就连喝酒、吃饭的时候也常是边喝、边吃、边看书看报,不怎么理睬我们。等到退休,不那么忙了,他喜欢一个人看书,看电视、喝酒,吃饭也经常与家里人不同步,
  • 中芭往人往事
  • 初到北京舞蹈学校 火车启动了,十一岁的薛菁华这才有了离家的感觉,随即哭出声来。一个孩子的哭,提醒了车上所有的男孩和女孩,立即加入进来,哭声响成一片。
  • “一失足”而跳舞
  • 在我们舞蹈圈内,不少舞者或编舞者声称“舞蹈是我的生命”或者干脆说自己“是为舞蹈而生的”,很感神秘。我则凡俗,千上舞蹈是“一失足”,不过说不上“千古恨”,干什么不是千,不必“千古恨”。千什么千着千着总会有它令人感兴趣的一面,快乐地干吧。
  • 中国正在告别廉价劳动力时代
  • 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期间,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高速增长,为经济增长提供了人口红利。但是相关部门的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劳动年龄人口的增长率已经开始迅速减缓,每年平均只有1%多,预计在2015年将转为负增长。所以在总体上,劳动力供求关系已经发生变化。一旦出口恢复,
  • 土气与洋气:天壤之别的中美财富观念
  • “土气”的中国财富观念 中国财富观念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土气”,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历来是重农轻商的,历代统治者都把农业作为财富的源泉,各项经济政策的中心总是围绕发展农业。无论手工业和商业如何发达,中国古代统治者始终坚守农业的基础地位。这是为什么?
  • 苏联特权阶层对苏联剧变的影响
  • “职务名册”制度在苏联存在了将近七十年,它对苏联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随着“职务名册”的逐步确立,苏联形成了数量不小的特权阶层。这个阶层存在和发展,对苏联剧变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我们认为,其影响主要表现在:
  • “廉洁奉公”的德国公务员
  • 警察是“朋友和帮手” 在德国普通民众的心目中,警察是一个有着“朋友和帮手”之称的崇高职业。
  • 胡适的家教
  • 早在就读于上海中国公学时,年轻的胡适就写过一篇《论家庭教育》,其中说道: 什么叫做家庭教育呢?就是一个人小的时候在家中所受的教训。列位看官你们不听见俗语中有一句话么:“山树条,从小弯”(这是我们徽州的俗语);又说道:“三岁定八十”,可见一个人小的时候,最是要紧。将来成就大圣大贤大英雄大豪杰,
  • 我的“读博”经历
  • 又到了照毕业像的时候,校园里到处绽放着笑脸与鲜花,空气中荡漾着歌声笑声祝福声,博士袍硕士袍随风起舞,无论生人熟人,全都把善意写在脸上。大学校园里,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刻了。如此盛大的节日,基本上属于应届毕业生;平日里成风八面的导师们,
  • 开明国语课本
  • 翻译“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始末
  • 20世纪50年代,我在苏联驻华使馆工作,曾作为大使尤金的中文翻译多次参加与中国领导人的外交会晤。那时候,苏中两国两党关系还是比较密切的。双方互通对国际共运和两国重大政策的情况与观点。尽管也会出现意见分歧,但双方都还能通过友好协商、交流以达到基本一致。应该说1953年斯大林去世后不久,
  • 《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起草内幕
  • 1956年3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毛泽东提出一项重要任务,那就是写一篇正面阐述中共对斯大林的评价的文章,而且要求在一星期内完成。
  • 两颗人头换来的安定
  • 1951年12月14日,河北省委根据调查和侦讯结果,向华北局提出了对刘青山、张子善的处理意见:刘青山、张子善凭藉职权,盗窃国家资财,贪污自肥,为数甚巨,实为国法党纪所不容.以如此高级千部知法犯法,欺骗党,剥削民工血汗,侵吞灾民粮款,勾结奸商,非法营利。腐化堕落达于极点。
  • 向蒋介石铸献九鼎的流产
  • 九鼎是古代中国特有的器物,寓有神圣之意。 1943年,在抗战时期的陪都重庆,这个早已绝迹的器物竞又一次现身。这回铸鼎的一方是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几个下属党部,而献鼎的对象则是该党总裁蒋介石。
  • 民国土匪与日本的联系
  • 战争和动乱时期在传统上正是土匪首领们最为活跃的时候。例如,主要在东北平原上进行的1895年的中目战争和1905年的目俄战争,其中许多战事是由受各派敌对力量装备和煽动起来的红胡子匪帮之间的冲突组成的。尤其是在目俄战争中,得到日本军队支持的日本冒险家们与匪帮取得了联系,带领他们打着“满洲义军”的旗号,炸桥梁、毁铁路。
  • 也说蔡和森“惨烈就义”
  • 最近看到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先生在《北京青年报》发表的《蔡和森:湘才子惨烈就义》的文章,文中提及“1931年6月间,原先负责中央保卫工作的叛徒顾顺章,带特务到香港,抓捕了蔡和森,并由港英当局将他引渡给广东军阀。在广州狱中,蔡和森受尽酷刑,坚贞不屈,最后,他的四肢被钉在墙上,敌人用刀把他的胸脯戳烂。他牺牲的日期已不知晓,殉难的惨烈也是很久后才打探出来的”。
  • 城市低碳建筑
  • 茶马古道
  • 让爱长久之法
  • 中国式饭局
  • 英国人的幽默潜规则
  • 豆腐还是钢铁--读瞿秋白《多余的话》
  • 中国文化之长短
  • 谈美感教育
  • 说死说活
  • 论点头人
  • 美转圜了人间的纷扰
  • 春天的声音
  • 生存在当代截面上
  • 美丽的兰州
  • 昆仑暮色
  • 卷首碎语
    大学的困惑与出路(朱永新)
    迟福林:从国富优先到民富优先
    网络问政与政府善治(汪冬莲)
    “城二代”与“村二代”的对话——一场关于时代、阶层与心灵的表白(李纯 廉思)
    中国为什么要减税(李炜光)
    转基因:一个美丽的谎言(周立)
    谁在出卖考研答案?(吴湘韩 刘万永)
    “啃老族”啃掉的是什么?(黄伟芳)
    曝光私立“黑心”医院(李幺傻)
    陈独秀在江津(袁鹰)
    焦菊隐的话还没有说完(梁秉堃)
    我的恩师朱光潜(齐邦媛)
    出版之外的父亲——范用(范又)
    中芭往人往事(李红[采编] 顾铁流[摄影] 朱秀亮[执笔])
    “一失足”而跳舞(舒巧)
    中国正在告别廉价劳动力时代(谢国忠 曾游漪)
    土气与洋气:天壤之别的中美财富观念(黄伟)
    苏联特权阶层对苏联剧变的影响(戴隆斌)
    “廉洁奉公”的德国公务员(杨佩昌)
    胡适的家教(魏邦良)
    我的“读博”经历(陈平原)
    开明国语课本(叶圣陶 丰子恺)
    翻译“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始末(顾达寿[俄][口述] 郑少锋[执笔])
    《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起草内幕(叶永烈)
    两颗人头换来的安定(王少军 张福兴)
    向蒋介石铸献九鼎的流产(邓野)
    民国土匪与日本的联系(贝恩飞[英] 徐有威[译])
    也说蔡和森“惨烈就义”(散木)
    城市低碳建筑
    茶马古道
    让爱长久之法
    中国式饭局
    英国人的幽默潜规则
    豆腐还是钢铁--读瞿秋白《多余的话》
    中国文化之长短
    谈美感教育
    说死说活
    论点头人
    美转圜了人间的纷扰
    春天的声音
    生存在当代截面上
    美丽的兰州
    昆仑暮色
    《书摘》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