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书摘》 > 2011年第04期
  • 卷首碎语
  • 文明的崛起:中国准备好了吗?
  • 中国需要公共外交
  • 文史知汉不等于历史感
  • 是时候了——玩过了政治,玩过了哲学,后来又大规模地玩过了金融,现在轮到玩历史了。某些人的伟大才情即是魔术般地将历史改造成有趣的玩具。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历史是一个令人苦恼的存在。维护历史的遗迹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以至于穷人必,贞掂量一下配不配拥有历史。现在好了,历史光荣地成为一个获利的行业。门可罗雀的历史系一时人声鼎沸。枯燥的历史典籍、乏味的考古材料以及尘封已久的野史笔记无不成为娱乐圈的淘宝仓库。
  • 一个古文化可以复兴吗?
  • 不久前美国的一些老人家朋友,震撼于中国的经济奇迹,认为中国的文化复兴已成定局,是更大的奇迹。他们指出人类历史曾经有五个重要的古文化,皆曾雄极一时:巴比伦、希腊、埃及、罗马帝国、中国。他们指出除了中国,其他的倒下去后没有一个复兴。中国显然是唯一的例外。我认为中国的文化正在复兴没有疑问,但离“定局”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最头痛是学术上的发展太不成话。学术搞不出大成,中国的经济奇迹不可能持久。
  • 中庸是什么
  • 中庸这个思想,以前是受批判的。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当中,中庸的名声很不好。为什么不好呢?因为当时提倡“斗争的哲学”。讲斗争,是谁的哲学?法家。法家是主张矛盾、主张斗争的。矛盾这个词的“著作权”,就属于韩非嘛!而且法家主张的斗争,还是你死我活势不两立的,叫做“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
  • 周有光:我的世界小得不得了
  • 我的生活没有安排,现在离休在家里面,我还讲笑话说:我是无业游民,没有工作的。我的朋友知道我没有事情干,常常买了书送我。我什么书都看,人家送来什么书,我就看什么。
  • 王世襄与故宫博物院
  • 新旧社会的更迭远远没有身边的文物更能引起王世襄的注意,王世襄曾经无数次地表示,自己对政治一点也不敏感。是的,在北洋政府、民国政府等不同政权的走马灯似的更迭中,王世襄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他只是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中。少年时.有鸽子、蛐蛐的相陪,青年时,有自己喜爱的文物事业为伴。在日军侵华战争中,
  • 听风楼里的冯亦代
  • 一 1976年10月上旬某个晚上,约摸十点多钟,我出家门,下楼,行百余步,到一号楼上二层左拐,敲响121室.冯伯伯先探出头来,再退身开门,原来正光着膀子。他挥挥手中的毛巾,说:“来。”于是我尾随他到厨房。他背对我,用毛巾在脸盆汲水,擦拭上身。那时北京绝大多数人家都没有条件洗澡。冯伯伯那年六十三岁,已发福,背部赘肉下垂,但还算壮实。正当他洗得酣畅,我突然说:“四人帮被抓起来了。”只见他身体僵住,背部一阵抽动。他慢慢转过身来,
  • 一场噩梦:被贻误的20年
  • 从被打成右派算起,20年间我几乎没有发表论著。旧著《中国哲学大纲》可谓一个例外。早在1956年时,商务印书馆曾找出过去已制版的纸型,决定将其付印。而到1957年秋,我以言获罪,被打入另册,有人认为不必印了;商务印书馆负责同志仍决定付印,建议用笔名出版。当时王锦第已调到商务印书馆工作,前来询问我的意见。我和王锦第商定,改用“宇同”的笔名。1958年此书总算正式出版了。
  • 延安“三怪”:塞克 杜矢甲 张仃
  • 当年延安有“三怪”之说,流传颇广。作为一名学生,我在这“三怪”的教导与呵护下成长,1949年后在北京,我仍与他们有些接触。
  • 《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创先争优与党建工作问答》出版
  • 由甘肃省非公企业工委组织编写的《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创先争优与党建工作问答》最近由党建读物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以问答形式回答当前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开展创先争优活动与党建工作中的具体问题。全书分为学习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决定精神、基层党组织党务工作基础知识、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创先争优活动、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党建工作以及甘肃省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工作有关规定等五个部分,共计330个问题。在附录部分,收录了一些常用文件,
  •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岁月
  • 吴小攀:您当时在北京的居住环境如何? 刘再复:在北京的单身生活15年,妻子调到北京后,一间12平方米的房子住了5个人,包括我们夫妻俩、两个女儿,还有我妈妈。后来当了所长,我可以分到4间房,但我们所的房子那么紧张,我不忍要这4间房,仍然住三间小房,一间放书,里面放一架钢琴,还有一张沙发,晚上的时候翻过来当床,我和我太太住在这里。胡锦涛过年来我们家探望的时候,就坐在刘莲钢琴旁边的小板凳上。
  • 叶企孙:最后的大师
  • 钱伟长先生曾用激动的语调谈起了一位老人——他的老师,一位培养大师的大师。 我们只知道中国科技界有“三钱”(钱学森、钱三强、钱伟长),有“原子弹之父”王淦昌,有“航天之父”赵九章,有“光学之父”王大珩,知道中国“两弹一星”的科技功臣,知道华人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知道著名数学家华罗庚等等,却不知道他们与这位“培养大师的大师”都有着密切的联系。
  • “性学大师”张竞生
  • 张竞生是民国初年三大博士之一,他曾执教北大,本是哲学博士,性学也进入他的研究范围,后出版了“使正人君子摇头叹息,而又读得津津有味的《性史》”。更惊世骇俗的是,他提倡女性的“第三种水”。在那时,谈性生活已是大逆不道,何况又写得这样露骨,正人君子怎会放过他,结果被口诛笔伐,为此他一生受性史之累,其实他是“生活严肃的人”(曹聚仁语)。
  • 中国:当心“拉美陷阱”!
  • “拉美陷阱”与社会断裂 拉丁美洲的不少国家,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到21世纪初,人均GDP达到2000美元。这时期,失业率持续攀升,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各种社会矛盾凸显和激化,社会动荡不安,群众的抗争此起彼伏。一般拉美国家的发展都是在传统农业占很大比重的情况下开始工业化道路的。在工业化过程当中,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战略以及中小企业数量少,第三产业严重落后,
  • 医生与患者的“红包”交易
  • 病人为什么给医生送红包 病人给医生送红包,如果是出院后送,那是感激之情,无需多说。我这里说的是另外一种情形:送红包是住院期间送,特别是手术前“暗中”送。很多人马上回答:显然是想换取某种便利。说得对。
  • 美国“梯队”和“食肉动物”窃听全世界
  •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网络监控系统,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梯队”和“食肉动物”。 1998年1月27日,曼彻斯特欧米茄基金会就向欧洲议会下设的科学与技术手段评估委员会递交了题为《政治控制技术的评估》的报告,首次详细完整地披露了一个名为“梯队”全球监听系统的存在。报告称,欧洲大陆所有电话、传真与电子邮件随时随地都处于该系统监听之下。庞大系统的最终控制权掌握在NSA手中。
  • 我们亲眼看到的塔利班
  • 英国《卫报》记者克鲁斯是我们这次在战场上遇到的战地记者之一。他2009年年初通过曲折的联系渠道,获得了一个采访阿富汗塔利班武装的机会,在阿东南部山区,和塔利班武装人员共同生活,他与我们交流了他的罕见亲历:
  • 民办教师:中国教育的奇迹
  • 1968年的中国教育奇迹 历史地看.民办教师制度真正在全国范围内确立起来,两位普通小学老师的倡议起了关键性的作用。1968年11月1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山东省嘉祥县马集公社马集小学教师侯振民、王庆余的一封信。信中建议。“所有公办小学下放到大队来办,国家不再投资或少投资小学教育,国家不再发工资,改为大队记工分,
  • 美国幼儿园的教学活动
  • 孩子在幼儿园学什么? 一位带着孩子刚从中国来到美国的妈妈,在当地为三岁半的女儿寻找合适的幼儿园。她首先来到一家众多朋友推荐的、口碑最好的幼儿园,在了解该园的基本情况后,她问园长:“你们幼儿园会教孩子什么程度的文化知识?”园长回答:“我们主要教孩子正确的行为和规则,老师会读书给孩子们听,但是不会教授具体的知识。”
  • 1950年后梁漱溟与毛泽东几次谈话纪要
  • 1950年3月12日的谈话纪要 我是1950年1月半从四川到京的,其时毛主席周总理方在奠斯科同斯大林谈判未归。3月10日我在统战部安排下随同党内领导诸公到前门东车站迎接他们两位返京。次日晚间举行欢宴,我亦被邀参加。席间主席语我:明天晚上我们谈谈。12日晚7时后在颐年堂见面,有林伯渠先生(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在座。谈话至深夜12点后用饭,饭后又略谈片时,兹追记留于我记忆中者于下:
  • 蒋经国迈出国民党改造的第一步
  • 一九六八年是躁动的一年,苏军的坦克开进了捷克首都布拉格的街头;法国巴黎爆发了“红五月”运动;越战在升级,而美国国内反对越战的声音越来越大;中国大陆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进入一九六九年,中国和苏联之间战云密布。秋天,尼克松在联合国发表演说,表明美国希望与北京对话。
  • 新中国为何特赦高级战犯
  • 1965年7月20日正午,骄阳照在沉雄的机场上空,一片白光亮得让人睁不开眼。410号专机缓缓停在跑道上。当李宗仁走下机舱时,他看到了涌动的欢迎人群。周恩来身边站了一大批国家及各部门领导人、民主党派负责人及著名民主人士。李宗仁百感交集,两行热泪不由夺眶而出。
  • 20世纪60年代中国智破西方化肥垄断
  •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海外市场的不断扩大,中国与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的贸易联系也日益加强。与此同时,贸易摩擦也随之产生,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面对贸易纠纷,我们应如何保护国家经济利益?发生在四十多年前的中日欧“化肥战”,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 五十年前北大的伙食
  • 我们在北大读书的时候,同学们绝大多数都使用饭盆和勺子吃饭。因为所有学生饭堂都没有椅子、凳子,顶多只有几张四方桌子,所以大家多半都站着吃饭,个别讲究一点的同学,会打饭回宿舍吃。
  • 谁是甲午战败的权首?
  • 满清入主北京以后,经历了九世十帝。它的最后三朝。两世三帝的年号,依次是同治、光绪和宣统。 这三朝开端于帝国第七个皇帝在咸丰十一年七月十七(1861年8月22日)死去,终结于宣统三年十一月初十(1911年12月29日),宣布反清独立的十七省代表,在南京选出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元首。历时四十九年四个月七天。
  • 图说 老手艺
  • 温润大气的牙雕 牙雕。是以象牙为创作材料雕刻而成的工艺品。它,是中国民间一门古老的传统手艺。象牙质地细腻光洁,表面滑润如玉,是一种极好的天然雕刻材料.可以跟宝石美玉相媲美。因此,牙雕工艺品,以其坚实细密、柔润光滑的质地和精美的雕刻艺术.历代都备受世人的喜爱。
  • 美国公务员的工资
  • 美国和欧洲资本主义国家一样,有一系列的法律严格规定公务员的工资标准,总的原则是:公务员工资不得高于私营企业职工工资,任伺公务员工资的变动都要经过人民的同意,即经过人民的代表机构——国会的批准。官员加薪,当任不得受益,从下任开始执行新工资标准。美国国会1789年9月25日通过的一个法案明文规定:“新一届众议员选出之前.任何有关改变参议员和众议员的任职报酬的法律,均不得生效。”
  • 美国大学与国家竞争力
  • 美国教育体系的当前状态似乎自相矛盾——或者至少是奇怪地被分为两个部分。该国享有世界最庞大的高等教育机构,然而它的初、中级学校却如同陷入麻痹状态一样,萎靡不振。尽管这条基础教育的管线是用来向大学输送人才,或者至少是为学生入职做准备的,
  • 黄牛党的“经济学”
  • 相信大家都有过在每年春节前后等着买票回家的经历,在售票口傻站了一晚上,结果等到售票窗口打开时,却被告知票已经卖完了。你正准备破口大骂的时候,旁边就有一猥琐男凑上来说:“小兄弟,去XX的票我这有,你要不要?”没错,这就是让我们恨得牙根发瘁的黄牛党。
  • 谁是通胀的受害者
  • 通货膨胀,尤其是恶性通货膨胀,猛如虎。 通货膨胀如喝酒,喝的时候酣畅淋漓,酩酊大醉了,要醒酒,就会很痛苦。 按照美国经济学家罗斯巴德的说法。通货膨胀就是牺牲一群人的利益来使另一群人获益。真实世界中,通胀往往不是各种商品、服务的价格“比翼双飞”,而是“远近高低各不同”,除非恶性通货膨胀到了极点,才会导致商品和服务的价格齐刷刷地涨。
  • 万恶之原
  • 读者诸位!请猜我说这万恶之原,是什么东西呀!我想大家永不会猜到。既然听见我说出这么凶一个题目来,一定往远的地方想去;却不晓得我所说的,就在目前;是我们一秒钟也离不开的,并且是那些冤人的圣贤,教我们从这里成道正果的。我既然胆敢冒犯众怒.还请大家仔细理会一番,想想还是那些骗人的面具是呀,还是我这直觉的裁判是呀。这么才不辜负我了。
  • 华盛顿拿破仑异同论
  • 波拿巴刚刚去世。既然我刚闯进了华盛顿的门,合众国的创立者和法国人的皇帝之间的比较自然地出现在我的思想中;再说,华盛顿本人也已不在。在智利歌唱和战斗过的爱尔西拉在旅途中停下,叙述狄东之死;我则在我的宾夕法尼亚之行的开始停下。比较一番华盛顿和波拿巴。我本来可以在会见拿破仑的时候谈论他们;但是,
  • 三个爸爸
  • 姥姥说:“有一碗米给人家吃,自己饿肚子,这叫帮人;一锅米你吃不了,给人家盛一碗,那叫人家帮你。” 姥姥因为我没有“父爱”而格外地心疼我。
  •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
  •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 小男孩走出大门。返身向四楼阳台上的我招手,说: “再见!”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个早晨是他开始上小学的第二天。
  • 一员官
  • 济南府的同知姓吴,刚正不阿。当时有一个官场陋习:凡是贪官因为太过分了,导致巨大亏空,只要有上面的官员庇护,就把因为贪污而亏空的公款转嫁到其他官员名下,换句话说就是让他人帮着“背黑锅”,分摊偿还。大家是敢怒不敢言,打碎了门牙往肚里咽,反正没人出来反抗。有一天这项分摊摊到吴公头上了,
  • 我的女儿
  • 我总担心我的女儿会出事。她一不在我身边,我就心里发慌,幻想着她出了车祸,躺在陌生人的怀抱里,淌血。于是我就写了很多小纸条,塞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其中一张小纸条上写着:菩萨保佑女儿平安回来。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我已顾不上我是个无神论者。女儿一不在身边,我就变成了自我的失踪者。我的祈祷发生了灵验,我无数次的祈祷被从幼儿园回家的女儿打断,
  • 活出人间好时节
  • 无门慧开禅师有一首偈,开头两句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是说世间的事皆是闲事,没有什么不得了,更不值得挂在心头,若能如此,你便能过上人间最赏心悦目的好时节。慧开禅师是得道高僧,悟道成佛的人,自然境界不同。以这样的心境过日子的,虽不一定都是得道高人,但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
  • 中国人的节气
  • 惊蛰 第一声春雷过后,窗外桃枝上,一粒花蕾缓缓开放。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春日里的桃花总会让人想起娇柔的笑靥和年少的爱情。甚至羞涩的黄鸸,也觉得这缱绻的气息了,它站在高处的柳条上,迎着风,开始歌唱。
  • 藏缅语族的兄弟姐妹
  • 在如今中国西南边陲的青山碧水之间,生活着13个古老得不留一点痕迹、遥远得望不到尽头的民族,他们的民族服饰五颜六色,他们的生活习俗千奇百怪,但他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来自于同一个语族藏缅语族——都是中国西部的氐羌后裔。
  • 优雅的巴黎女人
  • 像巴黎女人那样优雅 优雅可以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传统,这和出身有关;优雅也可以是后来养成的一种生活习惯,这和自身的努力有关;当然也可以装优雅,尽管容易露出马脚,这就和周围的环境有关了。法国女子既有传统又有环境,加上自身的修养,优雅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了。
  • 暖昧的日本人
  • 喜怒无常的日本人 “日本人的脸就像日本的天气,说变就变。”在东京时,常听中国留学生这样抱怨,就自己的经验而言,也相当真实。
  • 气场是个什么东西
  • 12月,惊觉一年又将结束,匆忙点数一年来的得失成败,似乎总有些不尽人意。有人笑说,气场不足,遇事不顺,这原本只是自嘲之言,然而却真有这样一本书,在强调“气场”的改变。所谓气场,是某种渴望,使你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就像希望某件事得偿所愿一样,你的渴望之强烈会使那个成功的结果不由自主地向你跑过来。
  • 美国的仿真数字之战
  • 1991年春天,美国第二装甲骑兵团上尉麦克马斯特走过一片静谧的沙漠战场。沙漠上布满了碎石,如同一个月前他刚来这里时一样安静。而扭曲的伊拉克坦克残骸也保持着几周前他离开时的模样,只是不再燃烧着熊熊的烈火。感谢上帝,他和他的部队都活了下来。但是伊拉克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个月前,交战双方都不知道他们所进行的是沙漠风暴行动中的关键战役。
  • 苏联:五花八门的窃听器
  • 谍报人员必须借助一定的技术装备才能顺利开展窃听、窃照、行动、联络等行动。适当的谍报装备能提高情报获取能力,保证情报网的安全。因此,谍报装备是谍报工作中的重要手段。
  • 2012:中国经济当心“再危机”
  • 2010年中国经济已经有不祥之兆,5月之后投资、消费、工业增长率、工业用电量和PMI指数等一系列主要经济指标都出现了下滑。来看一个关键指标的对比:2009年前5个月新上项目投资增长率是95.9%,而2010年1月到5月新上项目投资增长率为26.5%,降低了近70%。新上项目投资增长率的大幅降低意味着未来的投资增速大幅降低,这意味着4万亿元投资的效用已经基本耗尽,
  • 编读往来
  • 探讨:贵刊在2011年第1期刊载史生荣的《给孩子起名也是门学问》一文,读来颇有趣味,也很受启发。其中说道:“起名最好要独特一点,让重名的人不要太多。”重名太多的确是个问题。这里我想就这个问题补充说几句。
  • 兰州明天更美好
  • 兰州是甘肃省省会,全省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商贸中心。兰州悠久的历史无处不承载和展示着黄河文化的灿烂文明。历史的千年重托,环境的自然选择,城市发展的空间,科技文化、经济力量的种种优势,都决定着兰州在西部必须承担起区域支撑和辐射四周的作用,并且要以加速度的方式发展。自古就是“丝绸之路”上的商埠重镇和著名的“茶马互市”的兰州,
  • 中国·淮阳
  • 卷首碎语
    文明的崛起:中国准备好了吗?
    中国需要公共外交
    文史知汉不等于历史感(南帆)
    一个古文化可以复兴吗?(张五常)
    中庸是什么(易中天)
    周有光:我的世界小得不得了(丁晓洁[采访])
    王世襄与故宫博物院(荣宏君)
    听风楼里的冯亦代(北岛)
    一场噩梦:被贻误的20年(张岱年)
    延安“三怪”:塞克 杜矢甲 张仃(灰娃)
    《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创先争优与党建工作问答》出版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岁月(刘再复[叙述] 吴小攀[访问])
    叶企孙:最后的大师(邢军纪)
    “性学大师”张竞生(李伟)
    中国:当心“拉美陷阱”!(杨绪盟)
    医生与患者的“红包”交易(农卓恩)
    美国“梯队”和“食肉动物”窃听全世界(东鸟)
    我们亲眼看到的塔利班(邱永峥 郝洲)
    民办教师:中国教育的奇迹(李风华)
    美国幼儿园的教学活动(蔡真妮[美])
    1950年后梁漱溟与毛泽东几次谈话纪要(梁漱溟)
    蒋经国迈出国民党改造的第一步(陶涵)
    新中国为何特赦高级战犯(尹家民)
    20世纪60年代中国智破西方化肥垄断(金点强)
    五十年前北大的伙食(王则柯)
    谁是甲午战败的权首?(朱维铮)
    图说 老手艺(矫友田)
    美国公务员的工资(刘植荣)
    美国大学与国家竞争力(小理查德·埃尔克斯[美] 程海荣[译])
    黄牛党的“经济学”(关晶奇 曲利华)
    谁是通胀的受害者(艾学蛟 于一)
    万恶之原(傅斯年)
    华盛顿拿破仑异同论(夏多布里昂[法])
    三个爸爸(倪萍)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张晓风)
    一员官(张绍刚)
    我的女儿(胡赳赳)
    活出人间好时节(赵伯异)
    中国人的节气(申赋渔)
    藏缅语族的兄弟姐妹(高洪雷)
    优雅的巴黎女人(车耳)
    暖昧的日本人(李兆忠)
    气场是个什么东西(皮克·菲尔[美] 章岩[译])
    美国的仿真数字之战(凯文·凯利[美])
    苏联:五花八门的窃听器(闻敏)
    2012:中国经济当心“再危机”(陈润 光明顶)
    编读往来
    兰州明天更美好
    (李子玉)
    中国·淮阳(边走边摄[摄影])
    《书摘》封面

    主管单位:光明日报报业集团

    主办单位:光明日报社

    主  编:彭程

    地  址:北京市宣武区永安路106号

    邮政编码:100062

    电  话:010-63047292

    电子邮件:digest1992@sohu.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296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039/g4

    邮发代号:82-492

    单  价:8.00

    定  价:96.00